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奇幻玄幻 > 正文

[绝品败家系统]全本免费阅读 主角叫吴良李薇的小说全本免费阅读

编辑:青莲白雾 2019-08-25 23:41:25

[绝品败家系统]全本免费阅读 主角叫吴良李薇的小说全本免费阅读

《绝品败家系统》已上架微信公众号:敏轩文学,关注后回复:绝品败家系统 即可阅读全文

《绝品败家系统》小说简介

《绝品败家系统》描写的很细,还很热血沸腾,特别是主角的爱情令人唏嘘不已,但结局写的过于潦草,也算不错,是一本经典之作。就是不知新出的电视局是咋样,是否毁书。主角叫吴良李薇的小说是《绝品败家系统》,是作者梅子酒最新写的一本都市异能风格的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支付流程稍稍有些繁琐,毕竟这对于普通人来说,不是个小数目了。华夏国从来不缺幸灾乐祸的人,吴良周围已经围满了人,对吴良指指点点,有人嘲讽,有人可怜。但是,过了一会儿,主办方负责人却转过身来冲着吴良一笑,。主角是吴良李薇的小说叫《绝品败家系统》,这本小说的作者是梅子酒所编写的都市异能风格的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穷三代得神豪系统,从此纵横都市,建立金钱帝国!

精彩章节试读:

“坑爹的系统,三小时消费五百万,有点难度啊!”

这时候,微信群里还在叮叮叮响个不停,有同学在聊天。

四年没有聚了,大家都很兴奋,微信群里还在热聊着。

吴良扫过一眼,发现大家正在聊他。

“你们还记得吴良吗?唉,真可惜,当初可是我们班里的尖子生,现在竟然沦落到在家务农。”

“谁说不是呢,听说为了十万块彩礼,全家砸锅卖铁操碎了心。”

“在家种地还不如出去打工,他这是想打一辈子光棍吧。”

“可怜,可怜,真的可怜!”

“咱们这样谈论别人不太好吧,让吴良看到就不好了。”

看到同学对他的议论,吴良放下手机。

如果以前看到这些,他的心态肯定会爆炸,但是自从有了“极品神豪系统”,他看的很淡了。

当同学们还走在赚钱的道路上时,吴良已经开始败家了,这就是差距!

三小时之内败光五百万,吴良表示,压力山大!

俗话说得好,穷玩车,富玩表,吊丝玩电脑。吴良心中萌生了一个想法,去奢饰品店买块表。

只是县城的奢饰品店真的不多,正好顺路,就去万达广场看看吧。

他站在一家奢饰品店门口,悠然说道:“江诗丹顿,就这个了。”

江诗丹顿,是国际大牌,在县城里也仅有这么一家,而且看起来生意不怎么好。

刚走进店里,年轻女店员就笑着打招呼,十分热情。

吴良那辆豪华轿跑在店门外停着,女店员可不是瞎子,

“先生,请问你喜欢哪一系列呢?”女店员微笑着问,态度极好。

别以为是奢饰品店就高大上了,其实在这种小城市,奢饰品店并不怎么受欢迎,因为市民的消费水平上不去,所以吴良来了,女店员不会放过机会。

“把你们店里最贵的拿出来。”吴良用一种平静的语气说道。

他心里有分寸,在县城这家江诗丹顿店里,不可能有天价名表,毕竟消费群体摆在那里。

听了吴良的话,年轻女店员心中一惊,转而惊喜。

她看得出来,吴良是个有钱人,开着几百万的豪车,非富即贵,所以那句话从吴良口中说出来后,她虽然觉得惊讶,但确信吴良有实力购买。

“好的,先生,请稍等。”

年轻女店员到柜台取表,她低下头,玻璃柜台上倒映出她的脸,她兴奋的吐了吐舌头。

这可是一笔大单啊,没想到县城里也有如此豪爷!专挑最贵的买。

很快,女店员就取出一个包装精美的盒子,轻轻打开,这是一块奢华名表。

果然不愧是江诗丹顿,一眼看上去,就显得逼格很高,低调奢华,极具优雅,没有半点而土豪气,反而给人一种很绅士的感觉。

“先生,这是江诗丹顿传承系列腕表,是我们店里最贵的一款表,是江诗丹顿极致优雅的象征,凭借其独特的**表壳与超越时空的经典设计,反应出其根基于高级制表业最纯粹的传统,价值二百二十万。”

女店员耐心的给吴良介绍此表如何低调奢华有内涵,如何高逼格,但吴良关心的不是表的逼格,而是表的价格。

“哦,说了这么多,才二百多万啊,你们这里有五百万的表吗?”吴良问。

女店员一愣神,她被震撼了。

二百万的表都嫌便宜,这是真壕啊!宝宝表示二百万能让我买两套房子了。

女店员深呼吸一口气,平复了一下激动的情绪,然后说道:“这……很抱歉先生,这是我们店里最贵的表了,如果先生您去省城的话,可以买到三百万以上的表,我们店里暂时没有,但这款腕表,很符合先生你低调的气质呢。”

“好吧,那就来两个。”吴良说完,就直接付款了。他准备回家的时候把另一块送给老爸。

其实并不是女店员会说话才让他有了购买的欲望,而是他实在不想太麻烦,完成败家任务就行了。

女店员感到深深的无语,听吴良的语气,就像是在街边小摊上买俩煎饼果子一般随意简单。

这可是几百万的表啊!

吴良将其中一块,戴在手腕上,果然气质不同,他在心中默默说道:“表嘛,用来看时间而已,其实都一样。”

惊喜万分的女店员,赶紧去给吴良包装好另外一块同样价值不菲的奢华名表。

当吴良走的时候,全店的女店员都齐声说道:“先生慢走,欢迎先生再来消费。”

吴良淡定的走出去,掏出一盒廉价的红塔山香烟,想要抽一根,却发现没有带火机。

“剩下的六十万,就去买个火机吧,只是不知道有没有六十万的火机啊。”

吴良皱起眉头,一脸愁苦,在本市,消费真的太低了,他想要消费都没地方,改天去大城市逛逛。

他扭头走进一家Zippo品牌店,扫了一眼柜台里的火机,问道:“你们这里最贵的火机是哪个,拿出来瞧瞧。”

虽然打着奢饰品的名号,但是店里也并非都是几万几十万的奢饰品,也会有几千块的火机。

一位青年男子店员,赶紧走了过来,询问:“先生,请问您需要什么价位的火机呢?”

“几十万的吧。”吴良淡淡的回答。

青年男店员,重重挑了下眉头,他当时的第一想法是面前的这个人在装逼。

可是看了一眼门外停靠的那辆豪华轿跑,顿时说服了自己。

“先生,店里最贵的,是一款十万块的,先生要不要看一下?”男店员说。

Zippo是国际打火机奢侈品牌,除了实用性和防风之外,最重要的一点是每一款Zippo都是一件艺术品,每一款Zippo都具有收藏价值。

虽然这是奢侈品牌,但由于面对的消费群体不同,这家店里的打火机,最贵的也才十万块。

最贵的才十万,要买六个才凑够六十万,吴良认为要这么多打火机也没用。

“没有再贵的了?”吴良又问。

《绝品败家系统》 第13章 毫无竞争力 免费试读

支付流程稍稍有些繁琐,毕竟这对于普通人来说,不是个小数目了。

华夏国从来不缺幸灾乐祸的人,吴良周围已经围满了人,对吴良指指点点,有人嘲讽,有人可怜。

但是,过了一会儿,主办方负责人却转过身来冲着吴良一笑,并伸出手来握手,“先生,很抱歉,之前是我们工作人员的失职,请问先生有要求,尽管提出来。”

围观的人都被负责人的这句话给震撼到了。

“怎么回事?这小子真的能拿出一千万?”

“看来这小子是个扮猪吃虎的富二代啊,是我看走眼了!”

“这脸打得我好疼!他竟然真有这么多钱!”

而现在最懊悔和惭愧的当属保安和之前羞辱过吴良的工作人员了,他们俩都低着头,恨不得赶紧找个地缝钻进去,最担心的还是丢了饭碗。

吴良回答负责人:“没什么太多要求,让人把我青花瓷瓶的碎片捡起来,装进袋里,我拿回家收藏。”

负责人说:“先生,我看这青花瓷瓶碎的也不是太厉害,我们这里有修复师傅,可以给你简单复原一下。”

吴良摇头,“不必了,一试才知道,我发现摔碎的瓷片更有一种残缺的艺术美感,可惜这里没有我喜欢的瓷器了,不然的话可以再摔几个。”

吴良此言一出,围观人们都很震惊,这他妈的到底是哪号人物?这口味真独特!

就连主办方的负责人,也一脸诧异的望着吴良,他心中在想,这个年轻人出手如此阔绰,一千万随便挥霍,到底是省城谁家的富家大少爷?

省城有三少,分别是宋家宋有玉,李家李牧之,赵家赵传。

这三位富家少爷,是省城富二代的代表,他们的父亲都是省城很有名气很有实力的企业家,也是大富豪。

作为拍卖会的负责人,他与省城的权贵,也有过不少接触,但是他对吴良,却没有任何印象。

负责人带着疑惑问道:“先生,请问您贵姓?”

吴良淡定回应:“口天吴。”

这时,负责人轻轻挑眉,心中暗忖道:“吴?省城三个最有名的富二代也没有姓吴的,而且其他圈内富豪,也没有姓吴的,突然杀出来这么一个人,难道是外地的?”

吴良的身世,负责人暂时无法查清,所以他也不敢怠慢,毕竟能轻松拿出一千万的人非富即贵,做朋友比做敌人要好。

竞拍大会马上就要开始了,负责人也不便多说,“先生,如果你对刚才工作人员有意见,我可以立即开除!”

此话一出,保安和工作人员立刻被吓得浑身哆嗦,看来饭碗马上就要不保了,这年头找个工作太不容易了!

这两人的心,凉到了极点!

然而,吴良却是轻轻摇头,说道:“没这个必要,这些生活在社会底层的人活得很辛苦,压力很大,只有口嗨才能让他们找到存在感,这种人就是网络喷子的原形,其实他们也很可怜,但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开除是不必了,就扣他们半年的工资吧,毕竟我也是个宽宏大量的人。”

听了这话,那个工作人员和保安顿时倒吸一口凉气。

好狠啊!

扣除半年工资,相当于半年没收入,白给公司打工,特么还不如直接开除!

主办方负责人点点头,笑道:“好的先生,我们待会儿就要开始竞拍了,有几件藏品很不错,先生记得参与。”

能随意拿出一千万的人,绝对也会舍得花钱竞拍,这对主办方来说,又是一个生意资源。

吴良微笑着点点头,然后转身去别处逛了。

马上就要竞拍了,他的小钱钱已经等不及了。

而现在吴良再逛的时候,别人再也无法对他进行嘲讽和冷眼相看。

这个社会,一切靠实力说话,有钱就是爷。

当吴良在展柜旁闲逛的时候,主办方的负责人正在和一个身穿西装的人在聊天。

“刘老板,你给我分析分析,咱们省城有吴姓富豪吗?”主办方负责人问道。

那个被称呼为刘老板的中年人,真名叫刘山,也是省城的一个富豪,虽然不及省城三大富豪,但也是圈内有头有脸的人物。

刘山摇头说:“没有,圈内没有姓吴的,怎么了,为什么突然问起这个?”

接下来,主办方负责人便把吴良摔碎青花瓷瓶的事情简单给刘山说了一遍。

刘山问:“这个年轻人在哪里?”

负责人回答:“估计这个时候正在挑选他想摔碎的瓷瓶吧。”

刘山微微挑眉问道:“这么任性?”

负责人尴尬的笑了笑,“谁说不是啊,都快比得上咱们省城的三大少爷了,刚才与他聊了下,差点把我也给惊着。”

“有意思,我倒是想认识一下。”刘山说。

“不着急,待会儿他肯定要参与竞拍,不过刘老板你也是有备而来,相信那块古玉非刘老板莫属。”负责人笑道。

“这次我确实有备而来,前年看中一把青铜古剑,被宋家人抢了去,太遗憾了,这次省城三大富豪都没来,我的机会很大,几乎是信心满满。”刘山说。

“那就好,竞拍马上开始了,请吧刘老板。”负责人说。

而这次,参与竞拍的人,就不是鱼龙混杂了,都是有实力的人。

竞拍会终于开始,完全按照流程走,先是签到、发号牌、登记。

然后,主持人致欢迎辞,介绍竞标须知,介绍公证员、律师、拍卖师。主办方宣布拍卖规则,介绍拍品。

最后,拍卖才开始。

罗里吧嗦的,跟念经差不多,吴良都快睡过去了。

他依稀听到,有人在喊价。

一千五百万?不行,太少了,怎么着也要凑个两千万整数啊,不然积分上就亏了。

两千万?这个吧,还是太低。

两千五百万?我的天,能不能再高点,这样喊太累了吧。

三千万?不行,还要再高点。

四千万?太低!太低!

五千万?还是算了,毫无竞争力,我还是等下一件藏品吧。

吴良懒洋洋的打了个哈欠,继续打盹。

然而,坐在他身旁的几个人,听着吴良的嘀咕,却暗暗腹诽。

“有毛病,这是哪号人物啊?这么装逼!”

“简直神经病一个,这货是怎么混进来的,真恶心!”

“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一个土包子也敢大言不惭!”

面对嘲讽,吴良看得很淡,他一直在心中告诫自己,他来这里不是以装逼为目的,只是来消费的,来赚积分的。

半小时后,三件藏品,已经被拍卖了两件。

第一件以五千万的价格被拍走,第二件以四千万的价格被拍走。

现在,只剩下第三件了。

工作人员宣读:“下面我宣布,第三件藏品,也就是我们这次竞拍的压轴藏品,古玉猪龙。起拍价三千万,竞拍开始!”

在迷迷糊糊中,吴良听到起拍价三千万,顿时来了兴趣。

他坐了起来,轻声自语:“起拍价直接到了三千万,不过,我喜欢!”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