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奇幻玄幻 > 正文

[凰倾天下:娇宠腹黑妻]完结版免费阅读 主角叫意柒然的小说完结版免费阅读

编辑:倾城花音 2019-09-16 23:40:52

[凰倾天下:娇宠腹黑妻]完结版免费阅读 主角叫意柒然的小说完结版免费阅读

《凰倾天下:娇宠腹黑妻》已上架微信公众号:轩轩文学,关注后回复:凰倾天下:娇宠腹黑妻 即可阅读全文

《凰倾天下:娇宠腹黑妻》小说简介

故事虽短,但里面的人物、情节链接的很好,很虐人也很煽情,看完久久不能抽离。。主人公叫意柒然的书名叫《凰倾天下:娇宠腹黑妻》,这本小说的作者是金盏和月最新写的一本玄幻言情类型的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这种草的叶子很厚,意柒然沿着叶子的边缘纹理将叶子撕开漏出里面的红色汁液,意柒然又将屏幽草根部生的果实嚼碎后放在手中将刚才的红色汁液倒在嚼碎的白色果实上,待白色果实完全变成了红色后意柒然将之敷在了流血处。主角是意柒然的小说叫《凰倾天下:娇宠腹黑妻》,本小说的作者是金盏和月最新写的一本玄幻言情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曾经,因为一个神秘花纹,意柒然在她20岁时就死于非命,再睁眼,伤痕满布,在一种必然的磁场下意柒然遇到了一个美人儿,结果意柒然以为坐在河水中一动不动的美人儿是个“假人”,对其上下其手,吻亲摸捏,还在想美

精彩章节试读:

“哎呦哎呦,疼,疼……”意云深一手拿着云绡花,头被扯向一边,喊叫着。

“下次能不能换个耳朵扭啊,两边耳朵都不一样大了。”意云深揉着被意柒然扯红的耳朵委屈道。

“那你说我平常是什么样子。”意柒然幽幽道。

意云深不假思索,竹筒倒豆子般,“脾气大,爱动手,不爱劳动……”意云深一激灵,突然意识到是谁问的自己这个问题,脸色慌张,立刻转换画锋坚定道:“心地善良,尊老爱幼,福泽心灵,礼贤下士,不耻下问……”

意柒然看意云深越说越离谱,忙打断他,一脸嫌弃,“够了够了,留着等你以后查查字典后再夸吧。”

“快干活吧。”说完意柒然就越过意云深搬着花盆走向内院。

意云深嘴角纨绔的笑容变得有些苦涩,还是躲避了啊。

意云深搬完了最后一盆花,就见意柒然看着花儿发呆,便走在意柒然身边问道:“在想什么呢?”

意柒然指着面前的一盆花,鲜艳张扬的大红色诉说着它艳丽的故事,风中摇曳的身姿如摆柳般飘逸,娇嫩的花瓣如初生婴儿般柔嫩,这是只有在“死亡沙漠”才能见到的花。

意云深随口回答,“很漂亮”。

“你不觉得这很像我后背的花纹么!”意柒然无波无澜道。

意云深嘴角的笑陡然僵住,扭头看意柒然,没反应过来,“什么?”

意柒然自顾自的说道:“如果是这朵花的模样的话,好像也不错,至少挺漂亮的,纹在身上也不丑。”意柒然的语调没有任何起伏,却在意云深的心里掀起了惊涛骇浪。

意云深突然想到了什么,“如果是这朵花的话,那岂不是……”岂不是花纹快长合了!那小柒……

意柒然轻笑,声音缥缈,“我快死了呢。”

意云深心脏一阵抽疼,想说些什么却被走来的老板娘打断了话语,“意姑娘,意公子,做完了吧,要不进屋喝杯茶,消消暑?”

真的不怪意柒然的思想不纯洁,刚才才“浓情蜜意”了一番,现在这个字实在是有点敏感啊。

意柒然早就在听到老板娘脚步声的时候就换了一副神情,现在的她又犹如古时知书达理的大家闺秀一般,轻声细语,“咳咳,就不麻烦老板娘了,等会儿我和相公还想去别处看看,只是我看这花开的这么好看,就是不知道这是什么花,我还从未见过这么好看的花。”

等了这么久老板娘终于寻得了一个话头,可以释放她的才能了,一股脑的说起来了,“咱们这个地方啊,叫潇湘凝绿,这种世间顶漂亮的花叫红绡花,只有在潇湘凝绿才能生长,传说这红绡花是陌上游的圣花,所以这家家户户都养了20盆红绡花,日日供养者,以向陌上游表达我们的敬意和感谢。”

意柒然一副乖巧的样子做聆听状,老板娘看意柒然挺爱听她说话的,活儿又做的差不多了,不待意柒然说话就又兴致勃勃地说:“你们刚来还不知道,红绡节就是我们为了感谢陌上游而设的一个节日,这是我们潇湘凝绿最盛大的节日了,每个人都非常重视,就连刚出生的小娃娃都会被大人念叨着红绡节盛会,盛会持续三天,在这三天里陌上游的人会到潇湘凝绿来,家家户户都会将自家养的20盆红绡花放在房前,以能引来陌上游的人送来祝福,每家每户都要收拾的干干净净的,把自己也得收拾的漂漂亮亮的,给陌上游呈现潇湘凝绿最好的气象,让陌上游知道在他们的庇佑下潇湘凝绿的生活是富足的,几乎每一家都会在门前挂上红绡花的装饰品,要说这编制红绡花的手艺在潇湘凝绿就没有能赶上你大娘的,编制红绡花这第一步就是……”

意柒然看老板娘越说越离谱,忙抢过老板娘的话说:“大娘,大娘,我看这镇上的人都说这陌上游,我们来了虽不久但是这片地方我们也走的差不多了,就是没见过这陌上游,还不知道这陌上游是什么地方?”

老板娘原本好不容易能逮到个肯听她说话的兴高采烈的神情一听到意柒然的话脸色瞬间沉了下来,声音都提高了几个调,不可置信地问道:“你们没听说过陌上游?!”

意柒然一看到老板娘这个神情就知道大事不好,或许是潇湘凝绿的人以为她们和陌上游有关系才会对她们如此亲切,意柒然急中生智,忙接口道:“我之前脑袋受过伤,以前的事情有些都不清了,我都忘了我是怎么到这里来的了。”

老板娘怀疑的眼神在意柒然和意云深身上游离,这时意云深开口道:“我是和小柒一起受的伤”。然后指了指自己的脑袋,“我的情况和小柒的差不多。”

在老板娘思考的时候意云深和意柒然对视一眼,眼神传达出只有他们两个才懂的信息。

意云深夸赞:反应挺灵敏呀。

意柒然傲娇:那当然,也不看看姐是谁,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

意云深:……夸她两句就不知道东南西北了。

老板娘纠结了一会儿似是终于相信了,脸上的神情缓和了一下,“今天在准备法事,等明天陌上游的人就来了,到时候你们就知道陌上游是什么地方了。”老板娘说完就走了,也不管还站在她家院子里的意柒然和意云深。

……

他们两人走到了潇湘凝绿边缘,四周都是黄沙,有些建筑也是断壁残垣,隐匿不了人,这个地方是最为空旷的,说出的话随风飘散,不用担心隔墙有耳。

“老板娘已经对我们起疑了。”意云深皱眉道。

“没错,之前我还怀疑这里为什么对外来者这么和善,看来他们是以为我们和这个什么陌上游有关系,所以才对我们诸多照顾。”

“就是不知道这个陌上游是什么地方,刚才那一问已经引起了老板娘的怀疑,估计不出一会儿我们两个失忆的事情就会传遍整个潇湘凝绿了。”意云深沉声道。

《凰倾天下:娇宠腹黑妻》 第十二章:密林生存 免费试读

这种草的叶子很厚,意柒然沿着叶子的边缘纹理将叶子撕开漏出里面的红色汁液,意柒然又将屏幽草根部生的果实嚼碎后放在手中将刚才的红色汁液倒在嚼碎的白色果实上,待白色果实完全变成了红色后意柒然将之敷在了流血处。

屏幽草的叶子被截断后也会流出一种白色汁液,这种白色汁液会让屏幽草失去药性,而且这种白色汁液单独用的时候有剧毒。类似蛇毒,见效快,毒性大,所以打开这种叶子的时候一定要注意按照其中纹理,才不会使叶子流出白色汁液。

不过片刻意柒然身上的血就止住了,要想救命就得接近死亡,真可谓是“生死相依”。

这里未经开采的条件决定了这里的危险,但是同时也决定了这里资源的丰富,只要再去掉身上的味道,意柒然还是有信心过个十天半个月的。

果然,这里就是个天然宝库,意柒然很快就找到了能遮挡气味的东西。

香满意挽,味道奇特无比,只要沾上了,水洗不去,火烤不去,但是这种草是双生子。阳生臭,阴生香,意思就是香满意挽向阳生长的那面所生汁液散发出来的是臭味,而背阴生长的那面所生汁液散发出来的是香味,臭气熏人香气袭人,就像屏幽草,两种药性正好可以相互中和。

且香满意挽只有沾到肌肤上才能散发味道,意柒然取了阳面的汁液涂抹在身上,拔了阴面的香满意挽一些放在身上,一些涂抹了阴面汁液,做成了两个鼻塞,这样意柒然就闻不到自己身上散发出来的臭味了,不然不等招来野兽她就先被臭晕了。不用怀疑她为什么会认为她会被臭晕,因为这都是她的亲身经历。

或许是因为香满意挽的原因除了脚底下靳柯草有点多,意柒然走的有点艰难外,这一路上倒是没遇到什么危险。

远方隐隐传来野兽的吼声,虽然传到意柒然耳中的声音很小但意柒然能明显感觉到这吼声中带着的凶悍。

意柒然倚在一棵大树旁,皱着眉头,面露疑惑,意柒然心想:走了这么远才听到兽吼声,且听此声极为凶悍,而这一路意柒然却是连平时最常见的小飞虫都没有遇到,只能说明这森林中有着极其严格的等级制度。

那么意柒然现在身处的定是森林中上层的猛兽领地,说不定会是顶层!

毕竟意柒然这一路走的也实在是太顺利了些!

现在的情况有好处也有坏处。好处就是意柒然只需要搞定森林最顶层的动物就可以了,就像她现在躲在这个地方一样,只要小心躲着不要遇到此地的领主,她的情况还是很乐观的。坏处是万一她不小心惹了什么大家伙,到时候就是整个森林追着她跑,她想躲都没地方躲。

远方传来的凶猛的兽吼声想比就是此地的领主了,细细听去兽吼声似是有两道,一道就是意柒然刚开始听到的那道凶猛异常,蕴含极其凶狠力道的声音,单凭这声音排山倒海的气势,就足以让人驻足,不敢上前。

另一道的声音就弱了许多,也仅仅是相较于第一道来说,这一道倒更像是困兽之斗下强撑着发出的摄人之音,虽也是力道十足但是外强中干,缺少了真正摄人的力量。

意柒然虽然是一个杀手但她只是组织里最下层的散杀。

若是把意柒然所在组织比作一个庙堂,那散杀就是庙堂的信徒。平常组织会挂一些任务,都是一些稀松平常的小任务,无非是杀一些普通人,拿人头换赏金。散杀的人数众多,但是却井然有序,就像意柒然虽然只是一个小小的散杀提前也经过了极其严格的训练。

所以严格来说意柒然并不是一个完全合格的杀手,因为她无法做到真正将自己献给组织,她在组织的目的也仅是想要生存。

其实意柒然一直很奇怪能真正在组织内部的人就像是把组织当做了一种信仰,宁愿身死也绝不泄露组织半分,到底是什么力量才能成为这么多人的“信仰”。

意柒然的能力不弱可能就是因为她一直是为自己而活所以这些年才没有在组织升到更高的位置吧,但这样对意柒然来说反而更好,因为她只是想活下去而已,走的越高反而越危险。

有句话叫: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有动物的地方必有水源。意柒然虽然喝了些汁液,能暂时止渴,但是她身上的伤必须要处理,首先就要清洗干净,她必须要去找水源。

怒吼声一直传来,意柒然的身体轻颤,毅然转身走了相反的方向。听声音那两只兽很可能在打架,也许就是为了水源,但是意柒然必须放弃,再靠近,意柒然很可能就会被发现,就从这一大片地域都没有其他动物来看,此处领主必是极其灵敏,现在它还没有发现她这个入侵者,她可不想自己上赶着送死。

不过意柒然凭借自己惊人的第六感,硬是给她找到了一条可能会找到水源的路。

意柒然循着前世的经验,向地势高的地方走,感受空气中湿气的不同,越来越接近水源了。

意柒然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身为女人的缘故,她对外界的感觉一直很灵敏。无论是味道、温度还是别人周身的气场,她总是能清晰的感觉到一些细微的差别。

也正因为意柒然对别人周身危险的敏感让她选择性的接一些任务,而接了那些意柒然直觉危险任务的散杀,无一例外牺牲了。

意柒然这一路根本就不像野外生存,除了身上有伤之外,她更像是在自家后花园行走,意柒然看着眼前的温泉,实在是没想到居然这么顺利!

她带着一身血污和重伤行走在一座原始森林中,找到了一切她所需的应急药草,这还比较正常,不正常的是她走了这么远居然在没有遇到任何动物的情形下找到了一处天然温泉!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