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奇幻玄幻 > 正文

[生而为龙]免费试读 主角叫刘北苏丽丽的小说免费试读

编辑:绿水染清风 2019-09-23 23:27:34

[生而为龙]免费试读 主角叫刘北苏丽丽的小说免费试读

《生而为龙》已上架微信公众号:敏轩文学,关注后回复:生而为龙 即可阅读全文

《生而为龙》小说简介

我非常喜欢《生而为龙》这本书,人物个性鲜明,故事情节曲折感人,很有逻辑性。既好看又励志。《生而为龙》由苍耳子所编写的玄幻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刘北苏丽丽,内容主要讲述:张华没有再说什么,我也不知道他同不同意我的看法,反正我心里是这么想的,已经弄到了这个地步,如果认怂了,以后就别想抬头。那还不是让人家见一次打一次。张华打上点滴之后也没有什么事,我就趴在一旁的病床上睡了。甜宠新书《生而为龙》是苍耳子所编写的玄幻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刘北苏丽丽,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我妈在破庙避雨就莫名其妙怀了我,我一出生就是一个怪胎,是一个会变身的怪胎~~~rn

精彩章节试读:

“以后事以后再说吧,反正今天是出了一口恶气,对了,你都准备了家伙,也不告我一声,我也好准备一把,但是板凳腿杀伤力太小了,明天我去买两把砍刀,我们一人一把,我看哪个孙子还敢惹我们。”我对着张华说道,我心里是怎么想的。

“用砍刀会出人命的。”张华却是一惊,说道。

“不狠点,我们永远会被揍,再说了,用砍刀也不一定非要往死里砍,凡事都有个度,就是馒头吃多了也会撑死人,只要我们砍人时候注意点就行。”我说道。

“好,那就听你的吧!”张华点点头说道。

“明天我就去买砍刀。”我说。

“刘北,你不是也想在学校做一霸吧!”张华突然对着我问。

“当然不是,我只想不被别人欺负。”我说道。这是我的真心话。

张华没有再说什么,只是点了点头。

“你们几个起床,把房间里这些血都弄干净,要不然我们怎么睡?”我对这一直生蜷缩在墙脚观看热闹的其他几个室友说道。

我话说的很大声,吓了几个人一跳,一个最机灵,从床上爬起来就跑到了水房,拽来一个墩布,就开始收拾。

其他的同学,也忙爬起来去帮忙。我撇撇嘴,爬到了铺上休息了。

也不知道到了什么时间,我正睡得香,突兀的就感觉被人从上铺拽到了地上,然后就是劈头盖脸一顿揍,但这次不是用脚踹我,而是用棍棒砸我,短短不到5秒钟,我就失去了意识。

等我醒过来的时候,发现宿舍里只剩下我和张华,他和我一样,都躺在血泊中。

我想动一下,但是动不了,我才发现我的腿已经被打断了。

我又看了一眼张华,他一动不动,生死不明,我心里有点儿急了。

也不顾其它,心意一动,身体肌肉一阵扭转,变成了蛇。

之后就秒速的变了回来,身体上的伤全部好了之后,我忙穿好衣服,跑到张华身边,试了一下他的鼻息,还好,没死。

我又查看了一下他身体上的伤,其他地方我看不出有什么伤害,在他的头上有一道长长的血口,不过现在血液已经凝固,没有在流血,但是他身体周围的血液已经流了不少。

我忙拿出手机打了120。

直到救护车来了,还才惊动了老师。

忙把张华台上担架送往医院急救,老师也陪着一起去了,我也上了救护车。

一边赶往医院的路上,老师问我怎么回事?

我说我和张华正在睡觉,就有人闯进宿舍把我们两个打了。

老师问我是谁?我说我也没看清楚,不知道是谁,有好多人。

事实也确实如此,我当时正在睡,之后很快的就会打的失去了意识,根本没看清楚是谁。

但是我知道这事一定和黑子有关系。

我想到过他们会过来报复,没想到会过来的这么快。

老师说,先顾张华的伤,这件事回学校之后,她会报告校长调查的。

到了医院,医院让交押金,老师拿出了200块,说她只带了这么多,就只好先把200块交上。

我摸摸自己的兜,除了几十块零钱外,还有一个100的,把100块也交了上去。

医院说这点儿这些钱可不管事,让我赶快去筹钱,他们则是推着张华去做检查。

老师要打电话给张华的家长,让我给拦住了,我和老师说,这事先等等吧,看张华的伤是怎么样再说。

虽然这次我和张华是被打了,但是我们两个也打人了,我从心里是不想惊动家长,都是上高中的大男人了,自己事自己解决。

但是老师说,医院的钱怎么办?

听她的意思,我也明白了,她已经出了200块,这意思是她不会再出钱了。

不过我想想也是,她一个老师,一个月才挣多少钱?我们学生打架本来就是给学校添乱,现在还让她出钱,也没有这个道理。

其实应该出钱的是打伤我们的那些孙子,但是现在是谁打的我们都明确不了。

我对着老师说,钱的事情我再想办法吧。

要是之前我真就没办法,不过现在我把注意打到了,我弄到了那几只野味身上。

我想那几只野味应该能卖些钱吧?

很快的,张华的片子结果出来了,最重的伤就是头上,拍片子出来的张华也已经醒了过来。

之后张华就被推进了手术室去缝合头上的伤口,我这才有时间看了一下手机,已经是夜里1点多。

我对班主任说:“要不你先回吧?老师。我在这守着就行。”

她想了想了想,点点头说:“也好,那你多照应着点张华,这件事回去后我会告诉校长,以后你们也不许再打架,给学校惹麻烦。”

我点点头说知道了。

老师没有再说什么就走了。

张华缝针出来之后,医院说还要打点滴,要不然伤口会感染,而且张华失血太多,最好有输血,但是鉴于血太贵,可以不输血,但是,要补充能量营养液体。

反正医生是说的一大堆,我也搞不明白说的都是什么。

就只好说让他看着办吧,但是医生又催让去交押金,我只好告诉他,钱要明天才能拿过来,今天太晚了。

医生这才罢休,让护士去给张华打点滴。

病房里只剩下张华和我的时候,张华对着我问:“刘北,我看到你也被打了,你没受伤么?”

“我被打的不厉害,而且你知道的,我伤口好的快。”我对他说道。

张华没有再纠结这个话题而说道:“我说过惹不起他们,你不信,现在知道了吧。”

“你不是想认怂了吧?”我对着张华问道。

“那倒不至于,不过我们两个人单势孤,真斗不过他们,这次幸运,没准下次真被他们打死了。”张华说道。

“那也不能就这样算了,要不然,以后也铁定会被他们见到一次打一次,我们越认怂,他们就会越打的肆无忌惮。”

“等你伤好了,我们再去堵一个,这次做个狠的,要让他们知道,打了我们也要付出代价,那样他们才会有所顾忌,除非,他们真的打死我们,不过他如果真打死我们,警察会找他们麻烦,所以你不用担心被他们打死。”

《生而为龙》 第8章 挣钱之道 免费试读

张华没有再说什么,我也不知道他同不同意我的看法,反正我心里是这么想的,已经弄到了这个地步,如果认怂了,以后就别想抬头。

那还不是让人家见一次打一次。

张华打上点滴之后也没有什么事,我就趴在一旁的病床上睡了一觉。

第二天,医生说张华还要继续打点滴,我就没有在医院再陪着。

我也没去上课,现在急需用钱,我跑到了矮山上,把自己弄到的那几只野味,提上下了山。

一边走一边想到哪里卖这些野味比较合适?

想了半天,我想到了早市。

但是山城我并不熟悉,我来这里上高中才有一个多礼拜。

现在时间已经是早上6点多,如果我再晚点早市就散了。

没办法,我只好忍痛打了一辆出租车,让他拉我到最近的早市。

附近的一个早市离我们学校并不太远,司机师傅把我拉到地儿的时候只要了我10块钱。

早市上很热闹,但大多以卖吃的东西为主。

我就再早市口找了一块空地,把几只野味扔地上。

时间不长就围上了许多人,但是都是一些大爷大妈,大多都是问问,根本就没有要买的意思,不过后围上的人多了,终于有的人问价。

我没告诉他卖多少钱一斤,而是告诉他要的话就全部都要,我心里想的是,能在早市上找到一个做饭店之类的主顾,大批量的收购野味,因为我已经想好了,就我的特殊情况,绝对不会只卖一次野味,但是经常来卖野味我也没那个时间。

只有找一家收购野味的地,哪怕价格低点也无所谓。

早市上人流量大,即便是饭店,也会到早市来采购食材,所以我才会选择早市。

而且我所站在这个路口,距离卖猪牛羊肉都不远,那些饭店采购食材也会从这里路过。

刚开始我说全部都要,吓跑了不少人,但是后来真有人来商量价格,说是都要了。

他说,他是做饭店的,特色就是做野味,不过野味要是活着的才行。

我告诉他,我猎到的野味全部是活着的,之后给他看了看我扔在地上的野味,眼睛已经能动,如果是动它一下的话,它也会挣扎着蠕动动几下。

但是他却说,我的野味看起来像是病了,快要死了的样子。

我说那是被我打晕了,没缓过劲儿来,之后会越来越欢。

不过他显然有点不信,我说,我说的绝对是真的,如果我说的是假话,就把脑袋拿下来让他当球踢。

他听了我的话,反而乐了,看样子越发的不信了。

我气的都想大嘴巴子抽他,我说的是真话,特么的他就不信。

但是后来却是说,这5只他全要了,即便是上当也就这一次。

我对他说,他绝对不会上当,这些野味一定会越来越欢,如果再给它们几个小时,它们就能跑。

他没再说什么,问我价格。我说让他看着给,他想了想说,也别论斤了,就论只吧,一只100块,如果以后还有,只要是活的,照这价,他还要。

一听他这话,我差点没乐尿了,忙点头说行,还要了他的电话。

野味被他拿走,我换来的是500块,高兴的我跟什么似的!之后他告诉我他的店就在复兴路,店名叫赵记老店,或者打电话也行。

兜里有了500块,我瞬间觉得像大爷,打了一辆车,直奔医院。

又交了300块钱,收费处说,这才刚刚把拖欠的钱补齐,让我在交些押金。

无奈的又交了100块,听说医院是黑洞,进来就是吞钱的,果然不假。

交完钱我去病房见张华,张华一见我就火急火燎的说:“医院在催钱,已经欠医院200多块了,我的头已经没事了,赶快出院吧!”

我告诉他钱经交了,他不用担心,安心养伤就行。

张华问我哪来的钱?我说这个他就不用操心了,我自有办法。

张华见我不想说,也就没再追问,只是说,他想出院,不想呆在医院里了。

我知道他是怕花钱,就和他说我问过医生,七天拆了线之后就出院,要不然伤口长不好会出事情的。

我这样说张华就没有再坚持,我让他一个人呆在医院,有事情就给我打电话,之后就回了学校。

我回到学校的时候,我和张华被打的事情已经在学校传开,回到了教室,张远凑上来问我没事吧?

我说我没事,不过张华住院了,苏丽丽也在微信上问我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回复他说这事太复杂,以后有时间再说给她听。

她又说,听说张华被打坏了?

我说,就是住了院,也没多大事,缝了针,过几天就回学校。

她问我要不要到医院去看看张华?

我说行,那就中午吧,中午我带她过去。

中午一起去看着张华的时候,张远也听说了,也要一起去,而且苏丽丽又是和刘娜在一起。

于是我们一起野炊的5个人又凑齐了,我们到了医院的时候,张华感动的都哭了。

他没想到会有这么多人来看他,这个时间,他也打完了点滴,我们就一起出来吃个饭。

一边吃饭的时候,喝了点儿酒之后,张远说,如果以后再打架喊上他,他想跟我们一起混。

我指着张华的头说:“你难道不怕被打废了吗?张华的头上足足缝了十多针,这是命大,如果点儿再背点,小命就没了。”

张远却是说:“脑袋掉了碗大个疤,怕个毛啊!”

我说行,既然你这样说,那就算你入伙了。

但是苏丽丽却是一脸担心的说,让我以后别打架,好好的读书不好么?

我对她说,不是我们想打架,是有人想打我们,我们是在自保,我们是在为尊严而战。

气得苏丽丽,直跺她的小脚。

我们这一顿,是在医院旁边的馆子里吃的,我点的菜,一共吃了100多块,等结账的时候,张远翻了自己的口袋,拿出了30块,说道:“大家凑凑吧,我只有30块了。”

其他人也都是在摸钱,我制止了他们,让张远把30块也收回去,告诉他们,这钱我来掏。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