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奇幻玄幻 > 正文

[无双相师]免费试读 主角叫石小天的小说免费试读

编辑:夏风不燥 2019-02-11 23:27:10

[无双相师]免费试读 主角叫石小天的小说免费试读

《无双相师》已上架微信公众号:金毛文学,关注后回复:无双相师 即可阅读全文

《无双相师》小说简介

《无双相师》《无双相师》老套的故事情节,无聊的主人公性格,无聊的内容。文笔差,完全是意淫出来的小说吧。。。经典小说《无双相师》由飞雪连天倾心创作的一本玄幻类小说,主角石小天,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第十七章不服我就打服你几个人在经过了一番短暂接触后,就知道了刘跃进的厉害。地上躺着的那四个鬼号不止的人就是证明。经过短暂的慌张之后‘吴头’第一个反映了过来。“所有人都不要慌张,咱们一起上,别分散,咱们。《无双相师》是一本非常不错的玄幻小说,小说的作者是飞雪连天,主人公叫石小天,小说内容精彩丰富,情节跌宕起伏,非常的精彩,下面给大家带来这本小说的精彩内容:生长于山村,被武当道士收为弟子,得相师传承,究天人之际,通古今之变,为往圣继绝学。铁口直断,一卦千金,一次意外当中,石晓天得到古老传承,从此开启了他的辉煌人生。

精彩章节试读:

第五章周一仙

“你个小孩子,怎么会气血亏得这样厉害?”

周一仙纳闷的问着石晓天,希望得到些答案,实在是要周一仙百思不得其解,一个小孩子怎么会这样虚弱。石晓天一听这个心里的火再次被点燃了,一下子那个虚弱的劲头就全没有了。

“还说呢,还不是你的那个馊主意,想要把那扇破门固定住,你用点结实的绳子,弄了一根已经糟了的绳子,结果昨天晚上风大,门挣断了绳子,把我的鼻子给拍破了,结果血流不止!”

石晓天简明扼要的说着事情的经过,但是周一仙还是觉得不对,因为就算是流鼻血也不可能留到这种程度,当然他的腿短是正确的,石晓天有一件事情没有说,那就是他躺在那里神智迷糊的时候,发生的事情他没有说。

昨天晚上,石晓天躺在那里,眼皮一合上,就说什么也睁不开了,石晓天努力的想要放松自己,可是不管怎么做就是身体不听使唤了,然后就开始神智模糊,他感觉到有一阵强光闪过,他什么都看不见了。

当强光过后,就是一个大概只有几寸大小的小人儿,脚踏他从房梁上打下来的东西出现在他面前,他们彼此对望了好久,再然后就什么也没有了,当小人儿消失的时候,石晓天觉得全身那个累啊,就像是被掏空了一样。

石晓天半夜醒过来的时候,却发现身边的圆盘已经不见了,这下可好,弄断了祖师爷的脚趾头换来的东西却是不见了,所以这个事情石晓天自然是不会跟周一仙说的,不是因为别的,对祖师爷不敬那可是大罪过,周一仙平时没有什么,但是真事上可是从来不惯着石晓天,所以这也就成了石晓天自己的秘密。

石晓天作为孩子王,自然不是婆婆妈妈的人,小脑袋一转就又想到别处去了。他可是对师傅昨天晚上的去向很好奇,于是问道:“好了,好了,你还是跟我说说昨天晚上你去哪里了吧,这总可以吧!”

“无量天尊,徒儿,你看看咱们这个道观,已经年久失修,实在是再也扛不住几个年头了,于是为师只好下山,广结善缘之人,请人来重修一下道观……”

其实以前国家拨下巨款修葺武当山的大殿的时候,周一仙就厚着脸皮跑到武当山主峰上,去找人家施工队给他这道观也修一下,可是刚上山,说明来意就给人家主峰上的道人给轰了下来,当时要不是看他们人多势众,周一仙非给那几个道士暴揍一顿。

石晓天白了周一仙一眼,阴阳怪气的说:“行了师傅,人家那可是道家文化,谁像你这个啊,歪门邪道,装神弄鬼的!人家不给你抓起来你就知足吧!”

“无量天尊,罪过啊,不能生气,不能生气……”周一仙听着石晓天的话脸都憋得通红,忙着诵念发文,来平和自己心血。

“你个小**知道个屁,什么我就是装神弄鬼,所谓易相起源都可以追溯到三皇五帝,到周文王演算八卦,编写《周易》以成型,衍生出来的何止天文、数学、历法,就是堪舆、符咒、杂占,这都是先人的智慧结晶,这是你们在学校里学的自然科学。”

周一仙平稳了一下自己的情绪,开始给石晓天讲道理,好不容易才度过了那黑暗的十年浩劫,好不容易才看到了曙光,本来打算重镇旗鼓,要易相一派走向光明,却没有想到第一个给自己打退堂鼓的竟然是自己徒弟,还说自己是装神弄鬼。

“师傅,咱不说这个了,我现在渴得不行了,你给我弄点水呗,我的嗓子都开始疼了……”石晓天可是没有心情跟这个没正行的师傅闲扯了,有气无力地挥了挥手示意师傅快点去,本来周一仙还打算再说点什么,可是看到石晓天那发白的嘴唇,周一仙于是把一些话留在了嗓子眼里,哼唧着愤愤不平着。

周一仙嘴里是不饶人,可是手里却没有慢下来,提着从水井里面打上的水,直接就去后院开始烧水了,原因很简单,本着道家养生的说法,受伤的人是喝不得凉水的。周一仙贵这个徒弟那可是宝贝的不行,想当初第一眼见到石晓天的时候,周一仙惊为天人。

周一仙当时以自己多少年的相术本领,从八字、手面相、骨骼、神情举止各个方面,足足算了小半天的时间,竟然算不出其天性与归属。周一仙作为易相一派的嫡传弟子,就算是在全国来说,他也干说一句比他本是在搞得人还没有呢。

可就是这样一个本事高的可以放大话的人,竟然算不出一个小孩子的天性与归属,最后周一仙只能无奈的总结了一下,定的结论就是:“此子性情不在五行之中。”所以就冲着这份不确定,周一仙非要收他为徒,

“小子,今天你就躺那里休息吧,为师去为你弄点吃的……”

昨夜的雨水可是不小,老道自然之道里屋还不见得比这里干爽呢,于是找了个相对好点的地方,要石晓天躺下,好在是夏天,不用为了会不会着凉而烦恼。

“哎,想我周一仙怎么说也是百岁高龄之人,到了这个年纪还要伺候你,哎,命苦啊……”

石晓天可不管这些,自顾自的继续睡觉,实在是此刻他的身体太虚弱了。老道虽然发着牢骚,但是还是返身又下山去了,过了大约半个时辰左右,老道就左右一只鸡右手一条鱼的回来了,瞥了一眼,见到石晓天睡得很是香甜,于是自行开始忙活起来,准备饭菜。

“好香啊,师傅没有想到你还有这样的本事!!!”

一夜的折腾再加上失血过多,本来虚弱的石晓天睡得很香的,可是怎奈这饭菜做得太香了,把睡梦中的石晓天给拽回了现实,石晓天顺着香气就走到了后院,好在正是顽皮的时候,身体恢复力很强,休息了一会儿虽然身体还是比较虚弱,但是精神头却是又上来了。

“那是,要不是看你受伤,老神仙我才懒得亲自下厨呢!”虽然山上少粮缺柴的,但是武当山却是草药多如繁星,本着养生的理念,周一仙自然是不会在里面不放补药的。

周一仙的相术不见得说算什么就是什么,但是这养生的本事那可是了得,简单的几味补药作为食材,弄熟了给石晓天一吃,石晓天那苍白的脸色总算又有了红润的色泽,于是八卦之心又回来了,问道:“师傅,你不是说下山化缘吗?你化到没有啊,我看要是像昨晚那样的雨水再来几次,你恐怕……”

“咳咳……你这个小兔崽子,没有完了是吧。说,昨天什么时候来的,看到祖师爷的塑像倒了都不知道弄一下,还有你知道祖师爷的那根脚趾头跑到哪里去了吗?”周一仙一看这个样子,立马开始打岔。

石晓天一听到“祖师爷的那根脚趾头”,马上就跟触电一样,心里那个普通普通的直跳啊,所以他又把话题前回到自己这里。

“师傅,你就说说嘛!”

“这几天你偷懒没有啊,把易相给为师背诵一下!”

老道要自己这个宝贝徒弟气的够呛,要是平时非要教训他不可,可是今天不行,只好转移话题,免得这小子在说什么自己不爱听的话。石晓天看到周一仙脸色不对,也就不再乱说了,随口背了起来,多年来周一仙对他的要求,现在终于成效出来了,背诵那些相书可谓是信手拈来。

《无双相师》 第十七章不服我就打服你 免费试读

第十七章不服我就打服你

几个人在经过了一番短暂接触后,就知道了刘跃进的厉害。地上躺着的那四个鬼号不止的人就是证明。经过短暂的慌张之后‘吴头’第一个反映了过来。

“所有人都不要慌张,咱们一起上,别分散,咱们人多一下子弄趴下他就行了,谁要是退了,回头别怪我收拾他!”‘吴头’短暂的打气之后,所有人明显也是这样想的,所以在‘吴头’暗示了一下之后,所有人再一次群起而攻之。刘跃进身手敏捷,一侧身让过了身后面的攻击也要前面的人扑空,趁着这个时机,一个肘击就实实在在的砸在了面前扑空者的后背上,那人一下子就失去了战斗力。

这个时候侧面上的人已经扑了上来,抱住了刘跃进的后腰,而另外一侧的人拳头已经到了,刘跃进明显‘战斗’经验要比这些人更加丰富,他一打眼就知道自己比这个攻击人的臂展要长不少呢,所以快速挥拳,当刘跃进那个砂锅大小的拳头实实在在打在那个人胸口的时候,那个人的拳头还差四五公分才能碰到刘跃进的衣服。

那个‘吴头’见到刘跃进对付侧身的人,一脚就冲着刘跃进的肋骨下去了,‘吴头’也是一个身强力壮的大小伙子,这一脚下去,稍微细点的树枝都能一下踹折了。刘跃进一看实在是躲不过去了,但是实实在在挨上这一下自己也一定不好受,所以腰部用了,搂住他后腰的那个小子就把留给了‘吴头’的大脚。

借着‘吴头’的冲力,刘跃进顺势一个侧仰,就把那个抱着后腰的哥们儿给丢了出去,自然刘跃进会在他的攻击范围内给那个哥们再补上一下。转眼间在场的**个人都被刘跃进放到了,就剩下‘吴头’了,正所谓识时务者为俊杰,这个‘吴头’绝对是俊杰中的佼佼者,一边说是误会一边往外跑。

刘跃进也懒得追他,在他眼里这一群狗一样的东西,要不是惹得自己爱妻生气,他才懒得跟他们动手。围观的人们有摇头的,又暗暗喝彩的,也有默然走开的,但是不管哪一种,都知道,这个小子要倒大霉了!

“谁那么大胆子,敢在这里闹事!”随着一声怒喝,一群人向刘跃进走了过来。

说话的不是别人,正是这县城的大人物吴天。他本来在公安局只是挂一个职位,却是从来不去上班,但是配枪可是从来都是带在身上的,不为别的,没有事他就会出去转一圈,打点东西回来,不为别的就是练枪法,所以吴天的枪法在县公安局那是一等一的棒,今天刚好枪里没有子弹了,正在领取子弹的时候,有人慌里慌张的跑进来。

“吴大少,出事了,有人在客运站闹事,看样子还要和我们的动手,‘吴头’打电话来要求我们支援一下,他怕是有人故意来闹事的!”

“什么?还有人敢在我的地盘上闹事,反了他了,带上人马上去客运站,我倒是要看看,到底是谁有这样大的本事敢在我这里闹事,我今天一定要他知道马王爷有几只眼!”吴天话一出口,一种流氓就已经跟着吆喝起来,中国人几千年的奴性暴漏无疑,连几个闲着没有事情的警察都起身,看样子也是要在吴大少表现一把,好讨好一下自己的直管上司。

刘跃进正在要和张思雅离开客运站,几辆军用吉普车已经携诸天雷电不当之势来到了,一个急刹车,一众十几个人,手持各种武器就已经围住了刘跃进,当然大部分都是穿着警服的流氓地痞,这样亲近吴大少的机会又有谁愿意放过。

吴天一下车就看到人群中好似百合花一样的张思雅,那种高贵的气质是不用金钱可以堆砌出来的,他跟刘跃进站在那里,用鹤立鸡群来形容一点都不过分,完全都可以忽视那些人的存在,吴天有商业头脑,但是有本事的人可不见得都不好色。

“好大的胆子,穿着军装是犯法的知道吗?在这里扰乱社会公共场所治安也是犯法的知道吗?殴打执勤警员也是犯法的知道吗?你现在已经是多罪在身,你知道吗?来人,给我抓起来,带回局里再说!”吴天虽然骄横,但是不代表他只是蛮干,抓人一定要他心服口服。

刘跃进可是不吃他那一套,从善一口袋里面去吃自己的军官证,丢向了吴天,出于本能反应,吴天顺手接了过来,那是一本军官证。刘跃进不急不慢的说道:

“我必须要说的是,第一我是军官,这私穿军装的罪名别给我乱扣,公共场所有人实行违法行为,任何人都有权利预期斗争,至于殴打警员嘛,我就不用解释了吧,这几个看样子就是到不是好人,既然公安局的同志们已经到了,那就麻烦你们把这些人带回去,好好审讯吧,我还要着急回部队,就不在这里耽搁了!”刘跃进可不把吴大少当一盘菜,因为这些人在他眼里实在是身份太低为了。

吴天看着手里的军官证,脑子飞快地转着,他看向张思雅的目光都放着幽蓝的光茫。正所谓酒壮英雄胆,色相胆间生。吴天人如其名,只要自己想要的,哪里还有得不到的,他的动作立马镇住了傲气的刘跃进。吴天邪恶的笑了起来,然后顺手把刘跃进的警官证撕了一个稀巴烂。

“你以为我是谁,小孩子嘛!拿一个家的军官证就可以骗过我,来人啊,把这个冒充军官扰乱公共秩序的犯罪分子给我抓回去!”吴天的话越说越狠,但最后眼睛都仿佛看穿了刘跃进,直接看到了张思雅,一个**着身体的张思雅。

“**,好大的胆子!”刘跃进进吴天撕毁了他的军官证,还出言要抓他回去,就已经知道事情不妙了,眼下看样子脱身是很难了。所以刘跃进当即展开架势准备抵抗,并且示意张思雅马上打电话回部队,调集人手帮忙。

描述有的是很很是无力,这些事情就是电光火石般瞬间发生的事情,七八个穿着警服的人员已经把刘跃进围在了中央,张思雅想要跑到一边岗亭去打电话,可是还没有动就给人控制住了。吴天自小也是拳打南山敬老院,脚踩北头幼儿园的主,那里等的了别人动手,自己已经一个前冲冲了上去。

吴天可不像是别的流氓,不到一个照面就要人家给人打得起不来了,刘跃进跟吴天两个人厮打在一处,好半天吴天终于再也不往上冲了,因为吴天已经被刘跃进打得鼻青脸肿了,这口恶气,要吴天都快气炸了。

“还等什么,都给我上,弄死他!”吴天已经像是发疯一样的吼叫着,其余的人虽然已经知道了刘跃进的厉害但是还是不得不往上冲,又是一番激烈的打斗,刘跃进虽然也负了伤,但是相对来说,那十来个人都已经被他打得只能徘徊,不敢上前。

石晓天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心里知道吴天要倒大霉了,但是怎么样可以阻止他们伤害刘跃进成了他头疼的问题,显然他要是过去,还不要那些人一脚给踹回来。小孩子心细,一眼就看到地上那个撕烂的军官证,石晓天在人群里挤了过去,拿起军官证,看了一眼,心里就有了办法。

“你再动一下我看看,老子打爆你的头!”吴天的叫喊声把石晓天的目光再次引了过来,原来石晓天去捡军官证的时候,吴天那一帮流氓已经被刘跃进给放到了,吴天情急之下拔出了配枪,刘跃进即使身体素质再好,也不可能跟手枪对着干,于是刘跃进就被五花大绑的捆成了一个粽子,捆人的哥们刚才被揍得不轻,所以在捆人的时候不免做了些小动作。

眼见十几个被打的鼻青脸肿的流氓押着刘跃进和张思雅离开,石晓天就知道没有办法了,只能尽力解决了。于是石晓天撒开丫子就是一通狂奔。

二十里的路程对于机动车来说,简直不值一提,但是对于跑步行进的人来说可就不是一个玩笑的距离,因为关系到人命,石晓天又跟周一仙练过功夫,所以仅仅半个多小时就到了军营驻地。

“站住,干什么的,别再往前了,再往前我们可要开枪了!”站岗的士兵见到一个小孩子,没有命的狂奔向军营门口,还以为发生了什么突**况,端起枪随时准备射击,正巧这个时候一个值班的班长在,于是他带着一个战士走了出来,示意他先过去看看,一旦有什么情况再射击,不要引发什么不必要的伤亡。

石晓天一看到有人来接他,手里举着那半张军官证,摇晃不已,但是嘴里却是怎么样也说不出话来,只能大口大口的喘气,值班的班长接过那半张军官证就傻眼了,刘跃进正是他们排的排长,虽然刘跃进刚来没有多久,但是为人豪爽,所以大家都很爱戴他。

“小朋友,我们排长他怎么了,是不是有什么危险啊?”值班的班长很是焦急,可是不管他怎么着急石晓天却是实实在在说不出话来,好半天石晓天才把那口气喘上来,断断续续的说道:“解放军叔叔有危险,被县公安局的人给抓起来来了,现在可能已经送达县公安局了!”

“什么,是不是有什么误会啊!”值班的班长听得一头雾水,但是出于自己的老道经验,还是先派人去一趟县公安局问一下最好,于是吩咐道:“刘东涛你马上向上级汇报这个情况,王向阳你开车跟我去一趟县公安局!”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