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奇幻玄幻 > 正文

[符篆召神]全本免费阅读 主角叫陈津的小说全本免费阅读

编辑:青莲白雾 2019-02-11 23:41:08

[符篆召神]全本免费阅读 主角叫陈津的小说全本免费阅读

《符篆召神》已上架微信公众号:金毛文学,关注后回复:符篆召神 即可阅读全文

《符篆召神》小说简介

他还有一本书极品护花兵王,也很不错,不过这里没有,大家可以去找一下。真的挺不错的。小说主人公是陈津的小说叫《符篆召神》,这本小说的作者是发呆的蚂蚁创作的玄幻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第十章封印邪典苏文芩放下手中书卷,吹灭灯烛,斜依在床头,细柔的月光透过窗户,如水一般洒落在她身上,宁静而美丽。“明天就该是门试的时间了,今年的这批新弟子又会出现几个惊才绝艳之辈呢?”说到惊才绝艳,她的。主角是陈津的小说叫做《符篆召神》,这本小说的作者是发呆的蚂蚁倾心创作的一本玄幻类型的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画符不知窍,反惹鬼神笑,画符若知窍,惊得鬼惊叫。掐诀施符,吟念咒语,各路神仙听我召唤。“呃,土地老头,怎么是你?我召的是门神神荼,你出来干什么啊?你打得过他吗?”陈津抓狂。“哥们儿,不要泡我身边这位美

精彩章节试读:

第六章水中参悟

陈津向来怕蛇这种生物,想想那冰凉的身子和腹下带鳞的皮肤心中就泛起寒意,更别说它还会咬人了。

他惊呼着从石头后游出来,才发现有人比他更怕蛇。

水潭中央的年轻女子惊慌的从水中一下窜到空中,虚浮在空中。她肤若凝脂,身材凸凹有致,线条匀称优美,晶莹的水珠从黑色长发上滴滴嗒嗒落下,浸湿的短裤和一抹胸衣虽然遮在她身体致命的诱惑部位,不过被水浸透后那若隐若现的朦胧感觉更是让人血脉贲胀。

当她看见水中的陈津正痴痴看着自己时,羞怒到了极点,雪白的玉臂一圈一引,搁置在水潭边上的衣服快速飞到手中。

手腕再一抖,衣衫张开,唰唰唰几下,翩飞中她已经干脆利落地在半空中穿好了衣服,像动画片中花仙子的变身,看得陈津一阵目炫。

“你——**!”虚浮在空中的美貌女子穿好衣服,冷冽地盯着陈津,绝美的脸庞上布满浓浓的杀意,“竟敢偷看我洗澡,我要杀了你!”

这女人说出手就出手,手掌向着陈津一挥。

陈津早有预见,急忙闪身躲回石头后面,刚才处身的水面砰然巨响,炸起一丈多高的水柱。

这女人一掌的威力真够恐怖的,我要是躲晚了一点,此时恐怕就血肉纷飞了。陈津心有余悸,躲在石头后大声辩解:“仙女,我不是故意要偷看你洗澡,是我先来这里洗澡的。”

“你先来的?那我来时怎么没看到你?”天空仙女冷声质问。

“我躲起来了。”孙津继续辩解,可是话一出口就后悔,这女人肯定认为我躲起来的目的是为了偷看她洗澡,这不是不打自招吗?

“**!”美女冷冷吐出这两个字,脸上杀机更浓,“居然还声称水中有蛇,把我骗起来,该死!”

陈津急道:“水里是真的有蛇。”

“哪儿?”

“好像……好像跑了。”那一声炸响,水蛇早吓跑了,陈津底气不足,知道说出去这女人肯定不会相信。

“你当我是小孩儿?”天空中的美女手掌再次扬起,这次手掌上居然泛起淡淡的蓝色毫光,“别以为你躲在石头后就安全了!”

陈津知道她要下重手了,不敢再躲在石头后,手脚并用的拼命的向岸上逃,边逃边喊:“你是太霄门弟子吧?我也是,我是独秀峰的大师兄,长弓院主十分嚣重我,你要是杀了我,他肯定会制裁你的。”

“长弓院主的徒弟?”仍旧悬浮半空的美女秀眉微蹙,暗忖道:长弓难得收到一个徒弟,如果我真把他废了,哎……

见女人迟迟没动手,陈津知道自己的威胁奏效了,继续喊道:“仙女,我不会和任何人说起今天事情的,再说你也并非**,我看我们就此和好吧?”

“和好?哼,死罪可免,活罪难逃!”天空中的美女长袖一甩,袖中飞出一根黄色绳子,绳子向有灵性一般,向还没逃上岸的陈津卷去。

绳子沾身,自动将陈津捆住,还牢牢地打了一个结。

陈津想再逃,却已经跑不动了,回头一看,绳子的另一端拽在飘浮在半空的女人手里。

美女面带寒霜,说道:“我不杀你,不是因为我害怕长弓院主制裁我,而因为长弓院主好不容易收个弟子,我若再把他杀了,我怕他会伤心。”

“那……那你想怎么样?”既然逃不了,陈津便冷静下来,“我现在可是**,你难道敢把我提出水面?”

“有何不敢?”女人一抖手,轻易就将陈津从水中提了起来,不过在陈津出水的那一瞬间,她扭头转身,牵着绳子带着陈津向着瀑布飞去,接近瀑布时,她一甩手,连绳带人一起向瀑布掷去。

哧——

绳子的端头还连着一把半尺长的飞镖,飞镖破水射入瀑布后的岩壁里,将陈津像腊鱼一样头下脚上地倒挂在瀑布中段,任由瀑布的水流冲击。

女子将陈津倒挂在瀑布上,飘然落在潭边,转头看了一眼不断挣扎的陈津,喃喃自语道:“我好像听说长弓院主收的徒弟一种灵气也感应不到,还在太和大殿上扬言要把所有人打爬下,这个弟子怎么能感到应两种灵气?”

“仙女,啊——噗——咳,”倒挂在瀑布中的陈津刚一开口说话,水流冲入口鼻,将他呛得连连咳嗽,“咳——快放我下来!”

“瀑布水流遮住了你的身体,没人会发现你的,你在此好好挂着,明天晚上我来放你下来。”话音落下,女子迈开脚步,身影闪了几闪便消失不见。

呜呼哀哉,太霄门的女人都是煞星!陈津忍受着瀑布冲击的痛苦,心里不自觉地将想要折磨自己的莫愁和刚才那个女人进行比较,两人都是冷,不过罗刹女莫愁是恶冷,而刚才那个女人是清冷,相比之是,还是刚才那个仙女可爱……不过,也有可恨之处!

谁来救我下来啊?这次洗澡可真是洗干净了。

由于身体经过岩石灵气的淬炼,变得结实不少,陈津最初还能忍受瀑布的冲击,可是滴水能穿石,到了最后,他感到身体皮肤生疼。更难忍受的是,到了半夜,水中寒气侵袭,冷的他哆哆嗦嗦。

“如果能感应到水的灵气,与水成为伙伴,会不会就不这么痛、不这么冷了?”陈津心中燃起希望,急切去感应水之灵气,期望感应到水之灵气后可以减轻水流给自己身体带来的痛苦。

身处水流之中,又经过几个时辰的冲刷,陈津身体已经变得格外敏感,对水的认识也越发的深刻。皎洁的月光下,他能感到水的轻柔,亦能感到水的凶猛,能看到水泡的诞生和破灭,更能隐隐嗅到蕴藏在水中稀少的氧气……

“哈哈,我终于感应到水的灵气了。”陈津兴奋不已。

经不一夜的努力,在林中鸟鸣啾啾、朝阳洒向大地时,陈津清晰地看到了从瀑布和水潭上散发出的水之灵气。

水之灵气,并不是水雾气,它的数量极其稀少,比水雾气更有质感,就像笼罩整片村庄的迷雾中袅袅升起的一缕炊烟。

感应到了水之灵气,陈津立刻便感到身体上的痛苦减轻些,不过他心中清楚,这只是喜悦感带来的心里作用。别说此时还不能引动水之灵气,即使能引动水之灵气也不能阻挡水流冲击给自己身体带来的痛苦,就像能引动岩石灵气,但石头砸在头上依然会起大包。

但是人不能在痛苦中只会痛苦!

“清晨这里的环境是如此的好,怎么没人来晨练?真是浪费了这良辰美景。”陈津十分郁闷,天布峰的弟子都死哪里去了?来一个把自己救下来也好啊!

他不知道,天布峰的弟子这几日并不在这里修练。

见不到人来,陈津开始尝试引动水之灵气。由于每种灵气的本性不同,所以引动的窍门也不尽相同,不过也有相通之处。有了引动草木灵气和岩石灵气的经验,陈津仅用了半天时间就掌握了引动水之灵气的窍门。

日过正午,几顿没吃食物的陈津饥肠辘辘,偏偏水流的冲击加速了他体内能量的消耗,饿的都快无力动弹了,照这样下去恐怕会昏过去,进而在水流中窒息而死。

“得想想办法。可是这鬼绳子既解不开,也挣不断,能有什么办法呢?”在困境中一向乐观向上的陈津此时也感到一丝绝望,两眼无助地望着那些飞溅的水滴落到水面上砸出一个又一个水泡。

滴落,出泡,涨大,破灭。

看着这单调而又常见的现象千万次的演变,陈津心中忽然像抓住了什么,可要去弄明白想法时,心中又空空。

“我要想什么?想要寻找想法时却为什么找不到?是不敢想吗?”

水泡继续生出,破灭,像下雨天,雨滴落在水面上产生的水泡。

“水泡,水泡……”陈津神情一震,脑海中顿然清明,他终于弄明白了心中所想,“我是想,如果我能制造出一个水泡包裹住自己身体,会不会阻挡住瀑布冲击带来的痛苦呢?因为这个想法在以前的世界太过荒诞,所以,我不敢去想,可是在这个世界行不行……不试又怎么能知道?”

“水泡是如何产生的呢?”陈津开始思考:水滴落下,撞击水面,水面张力,形成气泡……

分析完水泡产生的必要条件,陈津开始尝试着控制水之灵气在身体周围形成水泡,这是一种疯狂的想法,是一种全新的道路,没人教导,没书指引,一切都需要靠自己摸索、参悟、创造。

“水泡,生……”陈津在心中默喊,无奈,身体周围没有任何变化。

《符篆召神》 第十章 封印邪典 免费试读

第十章封印邪典

苏文芩放下手中书卷,吹灭灯烛,斜依在床头,细柔的月光透过窗户,如水一般洒落在她身上,宁静而美丽。

“明天就该是门试的时间了,今年的这批新弟子又会出现几个惊才绝艳之辈呢?”

说到惊才绝艳,她的嘴角逸出一个优美的弧度,眼前浮现出那个裹在泡泡中的少年:“一回门派就听说他把太霄闹的鸡犬不宁,不知道他现在又学会了什么功法?即使什么功法也没学会,以他能自创功法的天赋,完全有资格通过门试。”

叮铃铃——

窗外忽然传来一阵**,紧接着有人喊道:“师姐,睡着了吗?快醒醒,有紧急事情!”

苏文芩止住暇想,拉开屋门,看见站在竹篱墙外的是师父跟前的小弟子,清冷问道:“出什么事了?”

小弟子火急火燎道:“师父让你赶快到参上峰集合,师父带着两名师兄已经赶过去了。”

“去主峰集合?”苏文芩听出事情的严重,秀眉微蹙,问道,“所为何事?”

小弟子面色凝重道:“独秀峰的弟子陈津好像偷走了……封印邪典!”

“封印邪典!?”冷静如苏文芩此时也忍不住惊叫出来。

※※※※※※

参上峰上,除了独秀峰院主长弓外,其余三十五峰院主各带着几名第子整齐地列在太和大殿前,脸上神色各异,或怒,或惊,或忧。

太霄长教贞吉天师负手而立,沉凝如岳,狭长的双目精光闪烁,一轮明月悬挂在他身后,映衬的他越发的仙风道骨。

“掌教师尊,陈津三番五次扰乱太霄,我们念及他是太霄弟子,并没有严惩于他,没想到今次他竟闯下这般大的祸端。”一个院主忿忿说道。

另一个院主道:“封印邪典中是前代掌教封存的邪恶术法,若被人学去,就要为祸一方了。”

“如果封印邪典落入妖魔手中,那就大事不妙了。”

“他这个刚入门的小弟子,是如何知道本门封印邪典的?”莫愁一甩拂尘,眉头紧锁,“是不是他暗中已经与邪魔外道有所勾结?”

听见众人议论,贞吉天师双目陡然睁大,坚定的目光中透着“不惜一切代价”的意味,他大手一挥,道:“抓住陈津,寻回封印邪典!”

各大院主和其带来的弟子们知道事态紧急,便不再多言,各施本领,或展身法,或骑灵兽,开始在霄琅山中搜寻陈津的踪迹。

霄琅山密林中,座落着一处平素无人居住的小小殿宇,悬挂在门口的灯笼此时却被人点亮,散发出的昏黄灯光,照亮了两丈许的范围。

“终于是到手了,我来看看这里面记载的都是些什么厉害的功法?”灯光下,陈津一脸期盼的打开一本两尺长、一尺宽的厚重典籍。

“开头记载的是,魔影千重,……嗯?这个需要金丹境界方可修炼?看看下一个,傀儡秘术,嗯?这个三目珠境界方可修炼。”刷刷的连翻好几页,陈津失望地发现,以自己目前的修为,根本无法修炼这本典籍所记载的秘术道法。

修炼这些秘术功法门槛都很高,最低也需要达到三目珠境界。

“怎么会这样?”陈津不死心,继续往后翻看。

忽然,两张纸从书页中脱出,这是夹在书中的两张纸,一张是泛黄的空白纸条,另一张上面则绘有一幅图篆和几行字,陈津看清文字,眼中放出光芒,“符篆术——五百灵官大满符?”

“在太霄门,我虽然是主修符篆术的弟子,可至今我也不知何为符篆,今次我倒要好好看看。”就着灯光,陈津逐字往下看,却发现这记载的并不是符篆术的入门,而是写着:绘制五百灵官大满符,需耗精力甚巨,今有己灌输精力符纸一张,领会符之道韵者可画符于纸上,口念‘五百灵官显灵’,即可施符显效。

“领会符之道韵?”陈津用心去看那幅图篆,图篆繁杂、深奥、曲曲折折,看似毫无章法,但从那转折不定的线条中,又透露出召唤、请求、崇敬的意境。

陈津用心领会符之道韵之际,各大院主和弟子正分头四处搜寻他的下落。

月夜之下,莫愁坐在白羽雕背上,在树林上空飞掠而过;大衍峰的院主许大友骑着一头双尾野牛在树林中穿行……没有灵兽坐骑的弟子则展开迅捷的身法,仔细的在林间收索。

嗖嗖嗖——

孟川一脚蹬在树干上,身子如离弦之箭向前飞去,力之将竭时,又一脚蹬在另一树干上,借力再次前飞,如此在林间飞掠。

“只要除去陈津,封印邪典就是我的了!”孟川目光贪婪,向前飞掠,留下一道残影,消失在林间。

“陈津,你在哪里?”苏文芩面色焦急,足尖点过树梢,一边如临尘仙子般飘然向前,一边俯视林间,“你为什么要偷封印邪典呢?那可不是你目前能学的。我不信你会勾结邪魔外道。”

外面惊涛骇浪,陈津却全然不知,在静溢的环境中细细揣摩那幅五百灵官大满符的道韵,越是揣摩,越是觉得道韵非凡,许久之后,他终于心有所感,仿佛进入到当初绘制这幅符篆之人的心中,清楚地看到了他当时心中的所想、所感、所意。

就像以前模仿名家字画时,只有切身感受到作者当的心境,方可模仿出画之神韵。

“如果此时手中有笔,我一定能够模仿出这幅五百灵官大满符的道韵。”陈津信心十足,露出欣喜微笑。由于以前模仿的可以以假乱真的名家画作太多,此时的他早已没有当初那种领会画作神韵后欣喜若狂的冲动——这是自我实力的体现。

蓦然,在灯光映照下,地上出现一道人形影子,影子向陈津靠近,笼罩在他身上。

正全神贯注的陈津感觉眼前光线一暗,此时方才惊觉有人来到了跟前。

“师姐。”

陈津抬头,发现站在跟前的是苏文芩,她静静注视着自己,即有关怀,又有慎怒,还有不解。

“你在这做什么?”苏文芩瞅了一眼厚重的封印邪典,然后又将疑惑的目光落在陈津脸上。

合上典籍,陈津尴尬地挠挠头笑笑,轻松道:“没人教肯教我功法,我就借这本典籍看看,希望学会一种厉害功法,好在明天通过门试,嘿嘿,没想到这么快就被师姐找到了。”

“无知!”苏文芩又有种被打败的感觉,这家伙一脸的云淡风轻不像是装出来的,那他肯定是不知这本封印邪典的内容和重要性,真是无知者无畏。

陈津耸着眉头兴奋道:“师姐,我刚刚领悟到一种符篆,明天能通过门试吗?”

“你犯下如此大的过错,还妄想通过门试?”苏文芩俏脸生怒,有着一丝痛心,之前他已经有通过门试的实力,可如今……还不知他将受到什么样的惩罚。

“不就是偷偷拿了一本功法典籍吗?即使你们不找来,我看完之后也会还回去的,同是一个门派,为什么本门的功法我就不能学习?”陈津无辜的摊开手,表示难以理解。

苏文芩突然有种暴力冲动,真想把这家伙的脑袋砸开,不过她还是忍住了,严肃问道:“这本典籍只有本门高层和核心弟子才知道,你是怎么知道的?”

陈津充满感激道:“这秘密是孟川师兄对我说的,他告诉我这本典籍中的功法一旦学成,必可通过门试,还告诉我了这本典籍的存放位置,并且帮我出主意偷到典籍。”

“孟川?”苏文芩眉头一皱,一种可怕的猜测浮现在脑海。

就在这时,一阵尖锐的破风声从背后传来……

有人暗器偷袭!苏文芩心中大惊,斜眼看去,只见几十枚铁棘藜飞射而来,忙慌中,她一掌推开陈津,自己却闪躲不及,腿上和肩上各中两枚铁棘藜,鲜血瞬间染红了月白的衣裙。

“你居然比我先找到这里,这倒是出乎我的意料。”

循着声音,苏文芩抬头冷眼看去,只见一棵高树的横枝上蹲着一个人,正是天布峰第二弟子孟川。

“原来如此……”苏文芩咬牙拔出射入肌肉中的铁棘藜,随手掷在地上,这个沉静如水的女人此时表现出的坚决凶悍让陈津为之瞠目。

“这……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啊?”陈津看看孟川,又看看苏文芩,一脸的迷糊,孟川给他的印象极为亲和,此时为什么要对同门下毒手呢?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