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奇幻玄幻 > 正文

主角叫花初七鸿蒙的小说[绝世风华之帝尊的狂妃]全本免费阅读

编辑:久夏青 2019-02-12 22:34:17

主角叫花初七鸿蒙的小说[绝世风华之帝尊的狂妃]全本免费阅读

《绝世风华之帝尊的狂妃》已上架微信公众号:轩轩文学,关注后回复:绝世风华之帝尊的狂妃 即可阅读全文

《绝世风华之帝尊的狂妃》小说简介

《绝世风华之帝尊的狂妃》首先故事情节是很吸引人的,作者文笔流畅,故事结构清晰,但是到了后面的故事有点审美疲劳了,明显有种为了赶稿而粗制滥造的感觉.....。完整版小说《绝世风华之帝尊的狂妃》由是花火啊i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风格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花初七鸿蒙,内容主要讲述:一轮明月静谧的挂在天际,无声的洒落着皎洁的光芒。而此刻漆黑一片的房内,一个小小的身影却“忙”的不亦乐乎。花初七挽着袖子,顺快麻溜的把蒋氏珍藏多年的稀奇珠宝扔进自己的储物戒中。项链,耳环,朱钗……统统拿。主角是花初七鸿蒙的小说是《绝世风华之帝尊的狂妃》,它的作者是是花火啊i创作的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前世的她,是何等的仙姿佚貌,绝世无双。凰珠融身,破天五段,堪称古武世家后辈第一人!不料在修炼之际被信任的师妹暗下杀手。原以为就此香消玉殒,却不想一朝穿越重生!人人皆知相府嫡女,花初七。废柴一根,红斑遮

精彩章节试读:

要说东曜的首都苍凤城,最热闹的地方莫过于城南的锦瑟街。这条街云集了全国各地的商家,特色商品琳琅满目,各方世家亦有势力驻扎此处,可说是异常的热闹非凡。

而今天的锦瑟街,似乎比平时更为嘈杂。大批的少女少妇们聚成一个圆形人群,嘈杂的中心却俨然是两个清秀少年。

其中的绿衫少年,小脸白皙圆润,一边双眼溜溜地好奇看着街头的特色甜点,一边又在接收到某个路边女子的暗送秋波后,以白扇捂脸。这么个可爱少年,顿时吸引了大批妈妈粉。

而更吸引人注意的却是他身前的白衣男子,虽说戴了一副银面,看不清长相,但那清秀的身姿,潇洒的一抬手一投足,如行云流水般,再加上他时不时几个魅惑的挑眉。

天哪,好一个俊俏的少年郎!

绿衫少年见人群越来越多,扯了扯白衣男子的衣袖,道:“小……”,话还没说完,被白衣男子一记白眼瞪回去,立马改口:“小……少爷”

“小绿柯,喊本少爷作甚。”某人一把折扇轻衫,大摇大摆,一副浪荡公子样,好不得意。

不是偷溜出府的花初七是谁!

旁边的绿柯一脸哀怨,想到今天一大早自己迷迷糊糊中,被小姐从床上脱下了换衣梳妆拉上街,本来满心欢喜。结果等自己回魂了才发现,换的,竟然是男装!

花初七哪能看不成她的小心思,手勾过绿柯圆润的下巴。

“要想变强,咱得先有这个呀~”说完,手拍拍腰间金线制的钱袋子,眼睛瞄了瞄绿柯手中满满的包裹,笑的像只得逞的小狐狸。

绿柯再看到前面不远处的地下卖场的标志,顿时大悟。啊,原来小姐要把这包裹的东西卖出去换钱啊。

花初七心里偷笑,她可没把这包裹的来源告诉这个小丫头,等东西卖出去了再说,省的绿柯知道了又在耳边不停念经。

想到此,花初七更是加快了去地下卖场的脚步。

然而,再宽敞的大路,也有挡道的拦路狗。

比如眼前这只大胖狗,更确切的说是大、肥、猪。花初七冷眼看着盛气凌人的蒋富贵,身后的一群走狗正毫不忌惮的收着路边小摊的保护费,不顺从的就是一顿暴打。

绿柯一见此,下意识地就要挡在花初七的前头,圆润的小脸上难得的严肃,道:“蒋少爷,你又要干什么?”

又?看绿柯这架势,再看看围观群众敢怒不敢言的样子,花初七顿时明白了。

原来是头地头蛇啊。

将这个忠心护住的丫头拉到身后,花初七挑挑眉,活动了下筋骨,丹田暗自运气,星眸闪过一股厉气。看着这群人中最高不过赤阶高级的灵者,邪恶一笑,

嘿嘿,不知道本少最爱打蛇了吗。

而此刻的蒋富贵显然还没有被坑的认知,一根金灿灿的金链子大大咧咧挂在粗壮的脖子上,口里流着哈喇子,眼睛色眯眯的看向这主仆二人,淫笑着说:“哟,这是哪儿来的俊俏公子哥,怕是第一次来第一大街——锦瑟街吧,来,大爷带你们逛逛。”

说着,肥胖的身子作势就要扑向花初七。

围观的群众见此一阵惋惜,纷纷感叹道,

“哎,这锦瑟街谁不知道蒋富贵这个地头蛇的厉害,仗着自己的姐姐是当今丞相的二夫人,又根整天收保护费不说,还强占民女,有时竟连俊秀的男子都不放过。”

“是啊是啊,看那白衣公子风姿翩翩,面具下的容颜必定惊为天人啊。”

“这不,看那身后的小厮都这等可爱,主子必定不凡,可惜今天落入了蒋富贵手里,肯定是糟蹋的不成样子了。哎。”

花初七一个灵巧的转身躲过蒋富贵的恶扑,就听到身后众人的讨论,眼里的笑意更深了。

原来是蒋氏那个毒妇的弟弟,啧啧啧,一个在相府为虎作伥,一个在街头鱼肉百姓,还真应了那句,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

银面下的双眼闪过一丝狡黠的意味,故作惊讶地就大呼:“呀,怎么是蒋公子你啊。”

蒋富贵一听这话有些疑惑,转眼又乐呵呵的要扑上来:“既然相识,不如小公子和家仆再到我府中叙叙旧”说着,色溜溜的眼睛还上下打量着眼前的人儿,恨不得就地蹂躏一番。

围观众人一阵担忧,有几个还小声地提醒花初七。可是某人却像是什么也没听到,一脸无辜的继续说道:“蒋公子,你怎的不在家好好养病,本公子这几日正巧寻得几个名医,可以带他们过府给蒋公子看上一看。”

养病?蒋富贵挠了挠油头,抓过一个家仆恶狠狠地问;“本公子有什么病?”

瘦弱的家仆被抓着衣领,颤颤摇头,被蒋富贵一把扔出去,转而谄媚的问向花初七:“小美男怕是误会了,我身子好得很,那档子功夫更是好,小美男还是随我去府里叙叙旧吧。”手一挥,身后的一种走狗就要上前。

“哎呀蒋公子,你就别瞒着我了,这不举之症虽有些难以启齿,却也不是什么不治之症,家姐最近不是遍访名医吗,想必蒋公子最近老来‘募集’钱财也是为此,何必隐瞒呢。我东曜百姓都是善良之人,岂会袖手旁观。来来,我这里有一文铜币,你且拿了用去。”

说着,花初七真掏啊掏的从口袋中扔出一枚铜币,满眼真诚,双眸如琉璃般眨呀眨的,好像在说,哎呀别难过我都知道了。

蒋富贵堆满横肉的脸上此刻是青一阵紫一阵,伴随着厚重的喘息声,衣服被蹦的紧紧的。

什么狗屁不举!什么不治之症!最重要的是自家姐姐暗中寻医的事,也不知哪个天杀的伤了他姐姐,又不知道怎的被眼前这个臭小子知道了去,竟被曲解成这般!

幸好有银面遮挡,否则她都要破功笑出声了。那晚她去蒋氏房中,凭她前世对药学的精练,从呼吸中便知蒋氏必定有伤在身,且不轻。于是她临走偷偷给她房中加了把料,嘿嘿,疼不死你。果然第二日就见府中来了好几波带着药箱来去匆匆的人。这等阵仗,外人岂能毫不知情。

嘿嘿,这不举一事虽是编造的,但若是有真实的蛛丝马迹穿插其间,再加上众人平日里对蒋富贵的憎恶,假的也能成真的。

果然,围观众人纷纷露出一副原来如此的讥笑表情,更有甚者也学着花初七掏出一枚铜币扔出来,然后越来越多的人扔钱,众人仿佛说好了一般,全都扔了最廉价的铜币。

这摆明了侮辱他啊。瞧瞧蒋富贵那张猪脸,都快变成酱紫色了。

《绝世风华之帝尊的狂妃》 第七章 新的开始 免费试读

一轮明月静谧的挂在天际,无声的洒落着皎洁的光芒。而此刻漆黑一片的房内,一个小小的身影却“忙”的不亦乐乎。

花初七挽着袖子,顺快麻溜的把蒋氏珍藏多年的稀奇珠宝扔进自己的储物戒中。项链,耳环,朱钗……统统拿走!就连那锻金的熏炉都没放过。

小偷?不好意思,这叫物归原主。

这里的每一样的东西,不是原来她母亲慕容倾的物品,就是皇后姨妈赏赐之物。最后,所有珍宝都被蒋氏母女私吞不说,自身还被驱赶至荒芜的砚菊阁!

花初七手指来回轻抚着手里的储物戒,这是个外观普通的木戒,更为重要的是,这是她的母亲慕容倾留下来的唯一遗物。若不是这戒指外像普通,甚至说得上是粗糙。否则肯定一并被蒋氏强吞了去。

只是这戒指似乎不止储物这么简单,里面应该大有玄机。可惜自己现在实力太差。

不过……花初七眼里寒意凛然,看向床上鼾声震天响的蒋氏。

蒋氏的这笔账她早晚会讨回来。只是实力问题。

没错,她现在最最迫切需要的其实是实力!

只有拥有实力,才能保护自己和自己要保护的人,只有拥有实力,才能打的敌人满地找牙,也只有实力,才能让她重登顶峰,睥睨天下。

她,注定是要站在顶峰之人!

正在花初七苦苦思索间,忽然余光瞥到一处异样。咦,这个花瓶不对劲……

凭借前世对奇门遁甲机关之术的通晓,花初七敏感地发现了这处的玄机,顿时心里满是得意。

嘿嘿,有机关?说明藏了好东西啊。

花初七快步上前扣住瓶身,一个利落的抓移,不远处墙壁上便应声出现一个小暗格。

眼露喜色,花初七三步并作两步,果然看到暗格内静静地放着一个雕花白玉的匣子。

光看这匣子,是由价值不菲的琉璃白玉,锻造且加以雕刻,便知道这里面放置之物也必定不凡。

花初七怕里面还有机关,将匣子谨慎的取出,轻轻揭开。

一股清香怡人的药香味顿时溢满鼻尖!

痛快!光这一嗅,花初七便觉得神清气爽,就连堵塞的筋脉都隐隐有打通之势。这必是不低于珍品的药物。

捡到宝了哈哈,才想着怎样恢复实力,便得来这瓶珍药。这身体的淬炼是恢复实力第一步,也是最为重要的一步。

看来,天都助她!

墨发轻扬,眉眼带笑,快速的将这瓶珍药连同匣子一并打包进储物戒中,花初七最后瞥了一眼床上睡得像死猪的蒋氏,又回头看了看这几近空落落的房间,嘴角轻勾,扬长而去。

……

回到砚菊阁内,绿柯还是和她离去之前一样,嘴边挂着可疑的液体,趴在桌上憨憨地做着美梦。

花初七叫醒流哈喇子的某人,嘱咐了一句:“绿柯,我要连夜修炼,帮我守门。”虽说这砚菊阁荒芜,但万一有人闯入也不得不提防。她可不要重蹈上一世的覆辙。

可怜的小绿柯,刚被喊醒魂儿还没归位,就被自家的小姐拎去守门了。

山中无甲子,寒尽不知年。

天际堪堪冒出了一丝霞光,初生的太阳仿佛下一刻就要跳出天际。床榻上的素衣女子,眉眼轻敛,五官清绝,青山远黛,除却右脸上一块斗大的红斑,这分明是个绝世美人。

这时,床上的人儿悠悠的睁开了双眼,而从她睁眼的那刻,仿佛全身都有了质的变化,就好想一块美玉剔除了内里的渣滓一般,更加的清粹纯炼。

三个时辰,于修炼中的花初七而言,不过是弹指一挥间的事。伸展了下四肢,顿感一股久违的畅快。

这蒋氏的珍品药还真是好用,虽不能尽数打通筋脉,不过有她体内的白凰珠相助,却另身体内相当一部分杂质排出,灵气可聚!如今的她已经可以肆无忌惮的吸收空气中的灵气。

不妨试试?

身随心动,花初七阖上双目,识归丹田,白凰珠像是有灵识一般,自发的从她体内飞出悬于头上,吸收这清晨上好的灵气。不过一会的功夫,花初七的周身已呈现红色的光芒,赤阶初级,中级,高级……橙阶中级!

此时若有高手在场必定惊的眼珠子都要掉了。要知道,正常人修炼都是循序渐进,且要看天时地利人和,必要时还需要辅助药物才能晋级。

像花初七这样,随便在一个荒芜的小院落,随便的一个聚灵,更是随便的一个晋阶……短短一刻钟就从一个零级废柴成为小有实力的橙阶中级灵者,这速度,简直是变态啊!

花初七心中明白,前世的她正是因为被白凰珠自发的从千人中,认自己为主,从此自己的修炼从来都是超级无敌的加持开挂啊喂。羡煞了一众同门。却也因此,自己遭到了最信任师妹的暗下杀手。

世事总难料。花初七心中轻叹。

这时闻声冲进来的绿柯,一看到自家小姐浑身散发着橙色的灵气,冷傲如斯,气质凛然,心下顿时又惊又喜。

也顾不得一夜未眠乱糟糟的头发,绿柯冲上去就给了花初七一个大熊抱,嘴一瘪,泪汪汪的说道:“小姐,我们终于熬到头了。”呜呜。小姐身材真好。

花初七低头看了看胸前这个抱着自己还趁机揩油的小丫头,哭笑不得。看来,有些事,是时候改变了。

想到此,花初七将绿柯从怀里拉出,一本正经的望进她的眼,道:“绿柯,你觉得从前你家小姐我,是个怎样的人。”

绿柯一脸蒙圈,以为自家小姐修炼不成反受到了打击,圆圆地小脸蛋红扑扑的,眼神有些躲闪的说:“小……小姐……小姐虽然是相府的大小姐,但是总是被……二夫人和二小姐欺凌……所以人人都认为小姐懦弱没用,又丑还是个废物。”

绿柯吞吞吐吐地说着,眼睛瞄到面无表情的花初七,又立马急急地安慰道:“但是小姐不要难过!在奴婢心里,小姐是最好的小姐!就算修炼不成,小姐也别气馁。有奴婢护着你呢!”说完,还挥了挥自己的小粉拳。

“噗嗤——”本是在规划着日后的修炼大计,自己随意问了一句,却不想这个丫头竟以为自己是修炼失败,还安慰自己。真是可爱得紧。

花初七当下灵力运至丹田,周身立即散发出橙色的气。

橙阶中级!

绿柯惊的下巴都快拉到了地上,眼睛瞪得比铜铃还大。天哪,小姐什么时候不声不响的成为橙阶高手了啊喂。

花初七眼里带笑,周身仿佛镀了层光,浑身气势顿生,黛眉微蹙,低喝:“绿柯,现在你家小姐我要逆天。怎样,陪我吗?”

一旁的绿柯何曾见过这等有气场的花初七,像是看到仙姿翩然的神人,心里眼里满是仰慕,心中也立刻有了决断。

“小姐,绿柯愿一世追随!”绿柯的小脑袋重重的点了点头。

是的,不管从前的小姐,还是现在的小姐,都是那个我要永远追随的小姐!

花初七心中划过阵阵暖流,这个世上,有一个真心相待之人,真好。

忽地,像是想到了什么,某人嘴边漾起一抹意味不明的笑容:嘿嘿,真想看看蒋氏明天,一睁眼看到“家徒四壁”时的表情呢。

绿柯一看小姐露出这般的笑容,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遥望窗外,初生的太阳已然越出天际,暖阳肆意的笼罩整个大地。

新的一天,新的开始。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