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奇幻玄幻 > 正文

主角叫袁恒聪梁媛媛的小说[时秋]免费阅读

编辑:聚橙为海 2019-02-12 23:13:21

主角叫袁恒聪梁媛媛的小说[时秋]免费阅读

《时秋》已上架微信公众号:轩轩文学,关注后回复:时秋 即可阅读全文

《时秋》小说简介

《时秋》一本很用心,也很值得去看的书,肥龙用他的笔,描写出了一个不一样的世界。阴司有序,黄泉渡命一家深夜的书店一个等着你来品味的书。小说主人公是袁恒聪梁媛媛的小说叫做《时秋》,这本小说的作者是夏季雨写的一本奇幻灵异风格的小说,内容主要讲述:这个世界有许多缘分,它是巧合或必然,它是交点或离散。我想说说我遇见的缘分,让大家看看这是巧合还是必然。我的父母是国家生物研究中心的研究员,主要从事植物药业研究工作,他们曾在国际上发表过一篇关于莼菜,麒。新书推荐,《时秋》是夏季雨最新写的一本奇幻灵异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袁恒聪梁媛媛,书中主要讲述了:一场跨越空间和时间的恋爱,是什么促进了这一切?持续不断的探寻下,一重重谜团解开了。

精彩章节试读:

父母走了一个月了,一点音讯也没有。

我的日子说平淡也不平淡,说特别也不特别。主要是多了两个活宝。女生真的可以为了一点小事而吵架,经常吵的不可开交,而且总是把男生丢在一旁。

我们去商场购物或给哪个姑娘买衣服的时候就是战争的时候,这时我会有一点存在感。除了拎东西,还要做评论员。思雨某天换了一件青旗袍,媛媛搂着我的胳膊说道:“老阿姨。”

“小屁孩!”思雨生气地回答。

“老阿姨。”

“小屁孩,小屁孩!”

......

他们这么吵完全不顾及一下自己的年龄大小嘛?

“哥你看他像不像老阿姨啊?”媛媛一脸呆萌地望着我问道,同时搂我胳膊的手臂更紧了。

“嗯,思雨这身衣服,嗯,我觉得...”我看着思雨她瞪着大眼,怒气冲冲的样子结巴地说道。

“阿聪你快说啊!”

思雨急了起来。

“是呀哥哥,你快说啊!”

媛媛使劲晃着我的手臂。

这时服务员走过来说:“先生你看看你妻子多漂亮,这件青旗袍就是绿叶衬鲜花啊。哇!这里还有一个可爱的女孩子啊,您女儿和妈妈一样美丽,给她买一件粉红旗袍怎么样?”

我刚想摆手说不需要,媛媛就蹦蹦跳跳地跑到服务员那里说:“阿姨帮我拿一件!”

看来这下子我要下血本了,不过帮我摆平了一场争吵。但是我有那么老么?服务员哪只眼睛看出来思雨是我妻子,媛媛是我女儿?

付款时我压上了我攒了好几年的钱,建行卡上的数字从3000变到0,我的手在付款,我的心在滴血啊。

那天回家,两位姑娘轮流给我递水,按摩,当天晚上也没有吵架。这3000块钱花的也值了!

让我无法忍受的一件事情是,思雨会偷拍我睡觉时的某些奇怪姿势,比如说航母飞机出发时引导员的出发姿势。

人睡着了怎么会知道自己的睡觉姿势是什么样的啊?她还拿给媛媛看,和媛媛笑嘻嘻的。我这个哥哥的形象荡然无存。

她们只有聊到关于我的事情才会非常友好,非常温和。我渐渐习惯了她们的性格和生活方式,感觉缺少了她们,生活会不圆满。

某一天,思雨在我家阳台叫我,我跑去一看,一件脏裤子躺在地上。

“我在你裤子里翻到了一个信封和一枚戒指,是哪个女生给你的吗?为什么把裤子藏在洗衣机和柜子的缝隙里,当我看不到是吗?”思雨开玩笑说道。

“怎么可能,这裤子肯定是洗衣服的时候掉进去的,以前这事也发生过。这信封和戒指是一个乞丐给我的。”

“哈?乞丐给你的东西你还拿着?”

“他几乎是硬塞给我的。当时我和媛媛盯着信封的时间内他就不见了,而且戒指突然发烫。这些事情很奇怪,我就收着了。这段时间裤子也没找到,这信封我都快忘了。”

“我劝你赶快扔掉吧,你就是好奇心强。阿聪你要知道......”

“好奇心害死猫。”

“敢抢我台词!看我不打死你。”

“女王饶命啊。思雨,那是笔记本啊,你慢点。”

......

信封的红色印记还在,当我打开的时候我下身一凉,冷汗直冒。一张A4大小的折叠好的硬卡纸上印着五张红手印,仔细一闻,一股血腥味。看来思雨说的话是对的。我故作镇静,将信封裁开,一段地址在信封内部。

金灵门东唐大街210号。

我熟悉这段路,它的那片区域是我们城里面公开的秘密,因为政府不承认它那片区域是贫民窟。而它是贫民窟的主干道,是被政府遗忘的地方,是乞丐纵横的地方。

我被地址吸引住了,决定去看看。这个决定是冒险的,我完全没必要去那个地方,但想起我的父母抛弃了我,我内心的叛逆小火召唤着我,野心给它助燃,它越烧越旺,它占据了我整个心灵。

第二天我和思雨说出去一下,得晚上回来。思雨挺着胸,抿着嘴,脸蛋微红,走过来拉着我的手。她的身子一靠前,两人嘴唇相处。

我愣了一下,然后情不自禁地伸出舌头,一下子就碰到了她的舌头,软绵绵的,甜甜的。听见她微微哼的一声,接着她身子一软,扑到我怀里,抱住了我。我又一次闻到那种沁人心脾的香味。

“早点回来,今天晚上我等你。”

思雨的右手摊在我的左胸,她的头靠在我的右胸。

“我知道,我一定早早回来。再见,思雨”

“嗯。”

换上运动鞋,然后开门出去。门外站着媛媛。

“哥哥你是要出去么?”

“嗯,是的,晚上回来。拜拜!”我挥挥手说道。

“等一下。”

媛媛背着手,小脑袋低着,扭扭捏捏地走过来。靠近我时,踮起小脚亲了我的脸颊。这一亲我感觉我的脸发热。

“哥哥也亲我一下呗。”

我犹豫了一下,凑到她脸颊上一亲。媛媛立马嘟嘴说道:“我说是要亲嘴。”

“不可以。”

我心里一慌。我一直将媛媛看作是自己的妹妹,而对于妹妹,做出亲脸的事情已经出格了,亲嘴是不可能的。

媛媛急得直跳脚,用双手拉着我的手使劲往下按,想把我的头按下来。我拗不过她,直接把她用右胳膊拦着她的小腰抱起,然后夹在我的右侧腰上。媛媛身体动弹不得,只好双脚双手摆动,像被从中间隔断的鱼。

“放我下来,放我下来了,臭哥哥。”媛媛大叫道。

“你说什么?”我开玩笑地回答。

“好哥哥,好哥哥,饶命啊!”媛媛用娇小的声音说着,时不时大喘着气。

我玩够了,放她下来。她立马抱住了我。

“你真把我当妹妹看么?”媛媛有些失望地说道。

“是的。”

我说完有些后悔。

媛媛立马跑回家,使劲甩门,留下的只有我衣服上的泪水,还有我复杂的心情。

《时秋》 ①初 免费试读

这个世界有许多缘分,它是巧合或必然,它是交点或离散。

我想说说我遇见的缘分,让大家看看这是巧合还是必然。

我的父母是国家生物研究中心的研究员,主要从事植物药业研究工作,他们曾在国际上发表过一篇关于莼菜,麒麟菜提取物对于抗癌的促进作用的论文。那篇文章已经石沉大海,我的父母也不再研究。

事情到2014的一天下午,父母带着行李等从中学出来的我,他们说他们要去一所村庄做草药研究,那个地方很偏远,在中国的最角落里,要去个四五年。

那天我们谈了好久,时光在愁苦中度过。

他们把我托付给邻居家的阿姨,并且出奇地抛下了我苦苦哀求要和他们一起去的话语。他们那天很冷酷,然后就把我抛弃。

我在啼哭中安睡,一双明澈的眼睛注视着我吵闹的鼻子。

那是邻居家阿姨的女儿,她和我上同一所中学。

大概因为她年幼时她的父亲在工厂爆炸中身亡,这个阴影一直伴随她,所以经常看到她在班级里双手端着瓜子脸无神地望着前方。

她的内心世界是多么地空荡,从小失去父爱,她的渴望父爱到不再相信爱,到冷漠。

醒来时,我朝四周伸伸头,发现自己躺在一间朴素的房间里,房间的陈设十分简单,化妆台加衣柜,还有我躺的这张床。

我的心里已经知道八分了,这就是辛阿姨的房间。这个地方应该已经好久没有男人进入了。到处是清香,我的身体一阵子一阵子地舒服。

咔嚓,门被打开了,辛阿姨左手开灯右手开门地走了进来。

她说:“小聪,醒啦!”

我点着头回答:“嗯,阿姨,我醒了,”

她招着手说:“那就快来吃饭吧,媛媛在外面等呢。”

我说:“知道了,阿姨。”

她的小名是媛媛,我记住了。

辛阿姨家的客厅也很简单,沙发,电视,餐桌,厨房。没什么华丽的吊灯,装修也只是贴贴壁纸。

餐桌边坐着媛媛,她正看着手里的碗发呆。我坐到她的对面说:“你好,我是小聪,全名是袁恒聪,你应该不认识我。”

媛媛呆呆地抬起小脑袋,双眼迷离地看着我,同时微微张开小嘴,然后又放下。

“媛媛你这样可不礼貌,你也得介绍一下自己啊。”阿姨手里端着菜,慢悠悠地走着。

媛媛还是看着手里的碗不说话。

“媛媛平时也这样,小聪你不要见怪。”辛阿姨十分抱歉地说。

“哈,没有,安静的女生会思考。”我赶忙说道。

“他爸爸去世了,她就一直这样了,唉,我说话她不听,又没人和他说说话。”阿姨说到这里双手相握。

“嗯,那我以后陪陪她说说话。”

“那谢谢你啦!”

“没有没有。”

就这样,我们那天在桌上吃了很久,全程我说的话最多,阿姨只是交代了我父母托付给她的事情,并没有多说什么,这搞得我有点反客为主,内心有点不好意思。

媛媛在饭后拉拉我的衣角轻声地说:“我叫梁媛媛,我们一个学校的。”

“我叫袁恒聪,很高兴认识你!以后多多指教!”我内心愉悦地说道。

媛媛低着头,拇指和食指捏着我的衣角出神了,从我的高度看到,她头上的顺发从她的上耳廓一点点出来,顺着脖颈下滑,滑到胸前。这一幕我看得也出神了。

她抬起头,我们的双眼对视,短暂的一秒钟恰似一分钟,我的大脑经历了极大的思考。她好像要躲避我的眼神,但想扭头却卡住了。还是小嘴微开,但这会,小脸微红,直到通红,她转身跑走了。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