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奇幻玄幻 > 正文

[修真杀神]全本免费阅读 主角叫潇杨的小说全本免费阅读

编辑:悲伤在舞蹈 2019-02-12 23:27:20

[修真杀神]全本免费阅读 主角叫潇杨的小说全本免费阅读

《修真杀神》已上架微信公众号:金毛文学,关注后回复:修真杀神 即可阅读全文

《修真杀神》小说简介

《修真杀神》作者非常具有想象力!情节吸引人,好看。喜欢的女人是多了点儿,但这么优秀的男人现实中没有,所以也没办法。还是很好看的书!。《修真杀神》是北冥鱿鱼最新写的一本东方玄幻类型的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潇杨,书中主要讲述了:第二章潇杨之死钟队在临死前看到一颗尖尖的类似弓箭的箭头旋转着钻进了他的头颅,同时感觉到一瞬间的剧痛,这是他在这个世界上看到的最后景象和疼痛体会了。这么近的距离下,潇杨将钟队一枪爆头一点都不奇怪,奇怪的。主角叫潇杨的小说叫做《修真杀神》,是作者北冥鱿鱼所编写的东方玄幻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修真路上残酷无情,只有无尽的杀戮才能存活,杀亿万人可成杀神。

精彩章节试读:

第六章鬼煞宗的秘密

潇杨在操纵着邙刹的化形体前往鬼煞宗的路途中通过他们师兄弟二人的记忆对鬼煞宗做了一番了解,鬼煞宗在罗阴星上属于一个中型门派,门派中弟子众多,邙刹师兄弟属于门派中第五代弟子。

鬼煞宗的门规很简单,甚至就相当于没有门规,所有弟子只听命自己的师傅,每个弟子在宗门内都有自己修行的洞府,在自己洞府内修行不会受到外界干扰,宗门内禁止斗法。

但是很诡异的一点是:潇杨搜寻了邙刹和他师兄的所有记忆都没有他们拜入鬼煞宗的这一段,仿佛他们一存在就是鬼煞宗的弟子、就拥有一个师傅。

潇杨没有想通这一点,但是此刻的潇杨对任何事情都有了防范之心,从不久前发生的事来看,邙刹的师兄为了一本炼体术竟然弑师、杀害同门师弟,修真之路危机重重,何况自己还身处在一个以鬼修星球,更应该加倍小心。

潇杨小心翼翼的向鬼煞宗赶去,好在路上没有再出现差池,过了大概有半天的时间潇杨到达罗阴星,刚一进入就被厚厚的浓雾包裹,仿佛整个星球都是由灰蒙蒙的雾气组成,潇杨知道这就是罗阴煞雾,这种雾气是由无数的灵魂消散之气组成的,如同水蒸气聚集成云一样,无数的灵魂消散之后便会聚集于此,久而久之便成了煞雾。它的作用是阻止阳气进入罗阴星,若是人类修士想进入罗阴星也要做些准备防止被雾气所伤。

但这些雾气对现在灵魂状态的潇杨没有任何伤害,相反潇杨的这种灵魂状态也适合在这种雾气中存在。

在确定鬼煞宗的坐标后,潇杨很快就到达了鬼煞宗的宗门前,潇杨抬头望去看到的是四根黑色大柱子,柱子上面横架着一块巨石上面写着“鬼煞宗”三个大字,除此之外就再没有其他特别之处了,大柱子后面就是一片开阔之地,空空如野。

穿过这片开阔地就是连绵的黑色大山,潇杨知道这就是鬼煞宗宗门的洞府所在了,他很容易就找到属于邙刹的那座,此时邙刹的化形体也接近崩溃的边缘了,潇杨没有犹豫释放出邙刹的印记后直接进入了洞府。

在潇杨刚进入邙刹洞府的那一刻,邙刹的化形体也崩溃了,邙刹的灵魂和躯体彻底从这个世间的消散了。没有了邙刹的化形体潇杨的灵魂也暴露出来了,一股倦意袭来,潇杨的意识陷入了沉睡之中。

潇杨沉睡了很长很长时间,在沉睡的时候做了很多梦,在梦中时而回到了地球过着现代人的生活,时而在修真界修行,时而又化身邙刹过着邙刹的一生......

当潇杨还在沉睡的时候却不知道有人正在寻找他这个当事人,邙刹的师祖在邙刹的师傅被杀之后从闭关中惊醒,他的意识种子消失了一个,意味着自己的一个徒弟被杀了,他震怒,并非因为他对弟子喜爱,而是他失去了一个自己培养多年的灵魂容器。

身为宗门的第三代弟子,他知道宗门高层的一些秘密,在鬼煞宗根本就没有师徒关系,徒弟就是师傅的仆从或者说就是自己的灵魂容器。

在招收徒弟之后,师傅会在徒弟的灵魂中种下一丝自己的意识留作种子,这丝意识也可掌控徒弟的生死,在师傅没有打算使用徒弟的灵魂时就会任由徒弟灵魂的意识存在,师傅也会不遗余力的去帮助徒弟修行,如同圈养一样,等到养肥了之后再进行宰割。

自己也有师傅,自己的灵魂也掌握在师傅手中,幸运的是他可以在师傅打算使用自己灵魂之前就可以把自己灵魂中的意识转移到自己徒弟的灵魂中,先将选定的徒弟灵魂中的意识抹去,然后以徒弟的灵魂作为自己意识的容器,把自己的意识融合到徒弟的灵魂中去,这样就实现了重生。

重生后必须不断的需找和培养更多的容器,因为融合的毕竟是他人的灵魂,肯定有排斥作用,导致自己的意识不能长时间的在里面存在,或者是因为融合的灵魂本身太弱,也会使自己的意识在里面存在的时间减短。

这就是为什么到现在为止,师傅还没有使用自己灵魂的原因,自己灵魂存在的时间越长,师傅留在自己灵魂内的意识就会越适应自己的灵魂,融合后的排斥就会减弱。

自己的灵魂越强,师傅融合后的意识在自己灵魂中存在的时间就会越长。不过作为师傅是不会放任自己徒弟的灵魂无限变强,因为当徒弟的灵魂强于师傅的灵魂后,徒弟就会抹去师傅种在自己灵魂中的那丝种子意识,不再受制于师傅恢复自由之身。

邙刹的师祖在确定死的人是邙刹的师傅时显得更为愤怒,因为他很疼爱这个徒弟,非但没有选他作为自己以后的灵魂容器,还将鬼煞宗的一些秘密告诉了他。

这个徒弟对自己特别孝顺,他在知道鬼煞宗的秘密后决然的对自己说:“师傅,徒儿的灵魂永远是师傅重生的保障,我会努力修行,让自己的灵魂变强,让师傅的意识在我的灵魂里存在更长的时间。”

在这个无情的修真界,能碰到这样的至情之修也算是难得,于是他将自己所有的功法倾囊相授给这个徒弟,甚至为了着重培养他,把从师兄那里花很大代价换来的阴傀炼体术送给他修炼。

他的做法连他师兄都不能理解,因为一旦他的徒弟修炼成阴傀炼体术后,就会拥有一具完整的身躯,那时候灵魂和躯体就会合为一体。

换句话说,如果再想把他的灵魂当作容器使用的话,这个容器就只能变成一次性的,一旦意识进入到灵魂就永远无法再出去了,根本不会再有人冒险选择他的灵魂做容器了,他便恢复了自由之身。

此术在鬼煞宗的高层可谓是禁术,但对底层弟子而言确是护身符,因为一旦成功修炼此术,自己将摆脱被人控制的命运,可想而知邙刹的始祖花了多大代价才获得此术。

《修真杀神》 第二章 潇杨之死 免费试读

第二章潇杨之死

钟队在临死前看到一颗尖尖的类似弓箭的箭头旋转着钻进了他的头颅,同时感觉到一瞬间的剧痛,这是他在这个世界上看到的最后景象和疼痛体会了。

这么近的距离下,潇杨将钟队一枪爆头一点都不奇怪,奇怪的是潇杨开枪射杀钟队时候的沉稳和冷静。

在他看来,打死这个人似乎理所应当,心中甚至没有感觉到一丝恐惧。

潇杨在把钟队杀死之后,又将枪口指了指其他的警察,那帮警察全部被吓的呆住了。

看到那些呆若木鸡的警察,潇杨冷冷的笑了笑,在这些人在得势的时候嚣张跋扈,但在死亡面前全都变成了懦夫,这样的人民警察怎么保护的了人民。

不过也正是因为这些警察的懦弱,才使得潇杨带着刘大生的尸体从容离开派出所。

离开派出所的时候,天已经完全的黑了,在黑夜的掩护下,潇杨把车开到了一个水库边。

把车停下后,潇杨下车给家里打了一个电话,告诉他爸妈今天他不会回去了,明天是周末要和朋友出去玩,后天再回去。

打完这个电话后,潇杨已经泪流满面了,听到母亲亲切的声音,潇杨再也忍不住瘫软在了地上。

虽然他在杀刘大生和那个警察时冷酷无情,但是在他的父母面前,潇杨永远都只是他们的孩子。

潇杨知道自己已经无法再回头了,他现在的处境是被刘大生一伙人逼得,也是被这社会的黑暗逼得。

他只能被迫去杀掉刘大生,那两个警察是帮凶,潇杨也算为世间除害了。

潇杨听过这样一个传说,但凡是非正常死亡的人,他的灵魂就不会进入轮回,因为不会被三界承认,只能游荡于人世间做一个孤魂野鬼。

潇杨不想就此死去,他想守护自己的父母,但若去自首只能在牢中度过余生甚至会被枪决,与其这样,他宁可做一个孤魂来守护自己的父母和家人。

潇杨把载着刘大生尸体的车往后面倒了一段距离,开始猛然向前加速,车就像离弦的箭一样冲向了水库。

不知道过了多久,潇杨被一阵哭泣声吵醒,但无论潇杨怎样努力睁开眼睛都无济于事,他看到的只是血色,就像跳进了一个装满鲜血池子里一样。

他通过声音辨认出,正在哭泣的人是他的母亲,还有其他一些嘈杂的声音。

潇杨的第一反应是自己在做梦,可是他明明已经开车冲向了水库中怎么会活下来,而且死了的人怎么可能还会做梦。

正在潇杨思索的时候,潇杨的母亲停止了哭泣,带着愤怒的声音大吼:“你们害的我们家还不够么?难道连我儿子的尸体也不放过么?”

有一个个嚣张的声音答道:“放过他?难道我大哥就白死了么?他的尸体至今没有找到,我要把你家的这个小畜生毁尸灭迹,来呀!给我倒硫酸”

接下来,听到潇杨母亲歇斯底里的喊叫声和一阵打闹声。

没过多久,潇杨又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老婆子你怎么了?你不能死啊!你们还有没有王法?”,这是潇杨父亲的声音。

潇杨到现在已经明白了,是刘大生的弟弟带人过来寻仇,可是潇杨现在根本无法动弹,他的眼前只有血色,好像只有意识是活的。

他很着急,但根本没有任何办法,突然听到他父亲大吼一声:“我跟你们拼了!”

然后声音就渐渐的小了,直到整个世界静了下来。

这时候潇杨也猜到结局,父母肯定不是那帮败类的对手,估计也凶多吉少了。潇杨恨自己,因为自己的冲动害死了父母,他悔不当初,不应该杀死刘大生,但现在一切都为时已晚,潇杨痛苦的闭上了双眼。

当潇杨闭上双眼的那一刻,他突然发现眼前不是血色,他能看到东西了,他看到一个灵堂,看到一个人盖着白布躺在里面,看到母亲的背影在微微颤抖在哭泣,看到......

正在这时,突然有一个阴森森的声音传到潇杨的耳中:“小友你醒啦?不要发问,我先说,你刚刚在肉体里面听到的事情即将要发生,现在你的灵魂已经离开了你的肉体,成为了一道单纯的意识,虽然能够看到和听到人世间发生的事,但却无法去干涉”

潇杨被这突如其来的声音吓了一跳,吼道:“你是谁?别在这里装神弄鬼,给我出来!”

那声音再次传来:“小友莫急,你的肉体已经死了,这是老夫的灵魂在与你交流,现在的你还算不上灵魂体,只是属于人类残存的意识而已,若无寄宿体便会渐渐的消散的”。

“我现在没有太多的时间给你解释,现在需要你去做一个决定,你刚刚听到的事情也是将来要发生的事情,我可以帮助你救回你的父母,但前提是,你必须答应我一个条件。”

潇杨沉默了,他根本不明白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现在也不知道如何回答,但有一点他必须要做,保护他的父母。

潇杨回答道:“如果你说的都是真的,为了能救回我的父母,我什么都答应你”,那声音回答了一个好字,就没有再做声了。

时间仿佛静下来了,过了一会儿,或许是一秒钟也或许是一天,没有计时工具根本无法判断,潇杨看到有一群人挤进了灵堂。

为首的一个大肚翩翩,跟在他身后的几个人手中,各拎着一个塑料桶。

看到此刻,潇杨明白了,刚刚在自己尸体内听到的事情是真实的,父母将会被这几个恶霸害死。

潇杨刚要大声呼喊那个声音,那个阴森的声音却自己出现了:“跟随我念,吾潇杨之魂愿永远奉邙刹为主,永不背叛,以吾魂为誓。”

潇杨心中急切,根本不做考虑,照着那个声音念了一遍。

在他念完之后,潇杨突然感觉头部剧痛,好像被掏走了一部分灵魂。

于此同时,潇杨看到了那个邙刹,只见那人长相阴森,眼睛赤红,如同厉鬼一般。

不过此时的潇杨也顾不上那么多,看到父母即将被那群恶霸伤害,急忙向邙刹开口吼道:“我答应你的事情做到了,该你实现你的承诺了”

邙刹狠狠的瞪了潇杨一眼,致使潇杨本身就很虚弱的意识又虚弱了几分,随时可能会消散于这世间。

邙刹开口对潇杨说道:“以后你只能尊称我为主上,下次再敢以下犯上,我直接将你吞噬!老夫答应你的事情自然会去做,哼!”

过了很久之后,潇杨的意识才从那混混沌沌的状态下恢复,他的眼前变得越发模糊了,如同近视眼没带眼镜一般。

潇杨心里明白那是邙刹对他的惩罚,更明白这天下没免费的午餐,要想得到,必先付出。

不过潇杨很知足了,他本来就是必死之人,现在可以救自己的父母,他付出什么都已经无所谓了。

邙刹盯着刘大生的弟弟开口道:“小子,你且看好!”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