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奇幻玄幻 > 正文

[帝宠成欢:绝色神后太霸道]免费试读 主角叫纪非攻的小说免费试读

编辑:衍夏成歌 2019-03-15 13:05:23

[帝宠成欢:绝色神后太霸道]免费试读 主角叫纪非攻的小说免费试读

《帝宠成欢:绝色神后太霸道》已上架微信公众号:轩轩文学,关注后回复:帝宠成欢:绝色神后太霸道 即可阅读全文

《帝宠成欢:绝色神后太霸道》小说简介

从凤帝九倾追过来的,一季流殇的书都好看,情节文笔都没得说,文风不小白不套路,是古言中的清流。《帝宠成欢:绝色神后太霸道》是作者紫甘蓝.CS最近创作的玄幻言情类小说,故事很有深意,值得一看。《帝宠成欢:绝色神后太霸道》精彩节选:她惊觉除了第一次之外,她对自己的身体状况其实从来没有做过详细的打算。事实证明,她下起手来只顾得上“狠”,分寸是次要的东西。气流散去,遍地尸骨。苍于归没有修为,夜色掩盖下看不到那些,苍郁却嫌恶地挥了挥袖。小说主人公是纪非攻的小说是《帝宠成欢:绝色神后太霸道》,本小说的作者是紫甘蓝.CS倾心创作的一本玄幻言情类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她是神灵转世,一朝失忆重生,谁料家族覆灭,筋脉断尽。再度归来,她是天赋超绝的灵族强者,一身青衣飒飒,有神兽契约,报灭族之仇、履灵皇至尊!这一次,她要站在云海之巅,从此这世上欺她辱她者,休想苟且偷生!他是神帝转世,却在前世今生与她痴缠不休。从此她逃一步他追一步,她回头时四周尽是他的痕迹。终于,她挑眉一笑:“男人,你成功让我动心了。”他揽她入怀,“夫人,以后你办事我撑腰,你杀人我递刀,你放火我添柴……只有一点,你是我的。”

精彩章节试读:

“……”九霄沉默片刻,“说起来,你何必冒着暴露身份的危险教训那样一个混混。”

苍于归揉了揉几乎失去知觉的右手,说道:“时隔三年,穹氏应该已经放下警惕了。何况那样的混混被逼急了说不准会对小姨做出什么事情来,与其等他上山闹得更麻烦,不如趁现在敲打敲打他,免得他不知死活。”

九霄无奈道:“你说得好像他现在没被你逼急一样。苍于归,你究竟是怎么想的?镇门口的通缉令还在,别告诉我你不知道。”

“我三年来没下过山,还真不知道通缉令在不在。”苍于归忍不住笑了。

九霄:“……”

“好吧,我承认,我就是见不得小姨被这样的人折辱。”苍于归叹了口气,“你知道我听到他在大庭广众下侮辱小姨的时候,都想直接用黄豆打穿他的脖颈。小姨那么年轻,要不是为了我和于欢怎么会用‘寡妇’这样的身份在这里生活,那**……要不是在镇里不能杀人,他现在已经魂归西天了。”

“你还知道镇里不能杀人?”九霄冷哼一声,“你还是年轻,你小姨都能忍得了这些,你为什么忍不了?小不忍则乱大谋知不知道?”

“好吧,是我错了,我年轻,我不能忍,”苍于归只好顺着他说。

“……”九霄瞬间没脾气了。

“好了,你尽管放宽心,”苍于归笑道,“我现在都这样了,又是女扮男装又是戴了面具,面貌比起过去又有所变化,谁认得出来?再说了,穹氏嫡系远在穹府,经历苍穹一战后穹氏领地版图扩大,处理自己领地里的事情怕是都不够时间,哪里有空来管这边境小镇。”

九霄无言以对。

“退一步来说,当初苍氏大小姐是何等的惊才绝艳,我体内空空荡荡没有丝毫灵气,怎么可能被认出来。”

“……”九霄只好说:“会好的。”

苍于归揉了揉依然无力的右手,笑说:“我也希望能好。”

然而他们谁都知道,筋脉寸断的灵族想要好起来唯有两条路可走:一是用生之力或神力修复筋脉,二是找到洗灵果。

苍于归因为种种原因,灵魂缺失,生之力已经自发堵住了缺口;而九霄的神力充当的正是生之力和她灵魂的粘合剂。数年前九霄的力量已经因为一些原因动用过了,如今再动用只会让她魂飞魄散、得不偿失。

要说她本身的神力,原本经历亿万年已经凝聚成了神珠。神珠当初是存储在她的紫府里的,只是如今不知所踪,依照梦境显示,大约是在那自称“罪”的魔族手上。

——也就是说,三股能够修复她筋脉的力量,她如今一股都不能动用。

而洗灵果……洗灵果拥有洗筋伐髓的奇效,是天地灵物,一般而言千百年才有那么一颗得天地造化诞生,有多难找不必多说。原本在她周岁宴那天,苍郁曾经带回过一颗,只是随着苍氏覆灭,这颗洗灵果也已经到了穹氏手中。穹氏这一代嫡系血脉偏偏天赋又不好,洗灵果多半已经被穹氏的嫡系用掉了。她要想修复自己的筋脉,实在困难重重。

但不论怎么说,还是不能灰心丧气。毕竟她历经三年都能够从一介废人到正常行走,要从正常行走到重新修炼……似乎也不是多么困难的事情。

她悄悄叹了口气,心想这世道还真是好人命途多舛,恶人千年不朽——虽说她也算不得多好的人。

等她回到青竹居已是日上三竿。屋内阵阵飘香,想来是早膳已经备下了。苍郁大概是发现她已经回来了,恰巧在此时推开门。一时四目相对,不知为何有些难言的尴尬。

“……小姨。”苍于归轻咳一声,将盐袋交给苍郁。

苍郁接过盐袋,侧开身子,“你先吃吧。于欢还在竹林里修炼,要过会儿才来。”

苍于归在桌前坐下,“还在修炼?”

苍郁也坐下,“这地方木灵、土灵之气浓郁,于欢是天生的火灵体,在这里修炼并不容易。”

“也是。”苍于归笑了笑。

苍郁看了苍于归一眼,也不问她为什么笑,似乎并不在意一样。苍于归却轻声道:“她修炼只是因为自己喜欢,这很好。”

确实很好。苍氏覆灭之时,苍于欢年岁还小,加上苍氏把她保护得很好,她对此事只是留有印象,心中憎恨的情绪并不浓烈……不像苍于归,有时午夜梦回,看见的都是一张张在火光与血色中扭曲的面孔。

苍郁只道:“吃吧。”

苍于归笑道:“我等于欢。”

苍郁一顿,并不说话,只加快了进食的速度。不过须臾,她便用完早膳离开了。

苍于归叹道:“小姨总是这么别扭。明明是个很温柔的人。”

九霄:“……”说实话,苍郁这姑娘,善解人意是有,体贴也马马虎虎……但温柔他是真的没看出来。苍于归对温柔怕不是有什么误解。

诡异的沉默之后,九霄说:“你妹妹来了。”

“这么快?”苍于归有点诧异地站起身,刚走到门口,就见一道娇小的身影如乳燕投林一般撞进了她怀里,脆生生地喊道:“姐姐!”

“小家伙……”苍于归哭笑不得,“你是不是发现我回来了就没好好修炼了?”

苍于欢还有点委屈地在她怀里蹭了蹭,“姐姐还说我。姐姐今天早上走得那么早,我醒了之后都没找到你,只好自己去修炼了。现在你回来了,第一件事居然是怪我不专心。”

“你也说我走得早,怎么好打扰你。”苍于归笑叹,“早饭吃吗?”

天生灵体可以自发修炼满足需求,按理是不用进食的。但苍于欢不可能放苍于归一个人用膳,因此点了点头,拉着苍于归在桌边坐下。

面前的少女天庭饱满、目光清澈有神,眼尾眉梢斜斜上挑,透露出少年时独有的意气飞扬。她脸颊有肉,看似是个有情有心的人,只是唇色浅而形薄,透出锐利的锋芒。纵然她只有十三岁,脸庞已经初见艳丽之色了,而右眉骨上一点浅褐色的小痣将将压下了艳色中独有的轻浮,显出几分大将沉着。

苍于归对九霄说:“你看看她,转眼都这么大了。”

《帝宠成欢:绝色神后太霸道》 第6章 深夜谈心 免费试读

她惊觉除了第一次之外,她对自己的身体状况其实从来没有做过详细的打算。事实证明,她下起手来只顾得上“狠”,分寸是次要的东西。

气流散去,遍地尸骨。苍于归没有修为,夜色掩盖下看不到那些,苍郁却嫌恶地挥了挥袖,刹那间连空气中的血腥气都洗净了。

苍于归抬了抬眼。

苍郁见她不说话,蹙了眉靠近她,“他伤到你喉咙了?”

她摇了摇头。

“那你为什么不说话?”

“我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苍郁闻言冷哼一声,抬头看了眼青竹屋的方向,说道:“你回去,这里没你的事。”

苍于归心知是苍于欢听到动静出来了,回头笑笑:“于欢。”

苍于欢的脚步顿了一下,看着像是有些无措。

苍郁:“我和你姐姐有些事情要说。她今天的行为太荒唐了。你先去休息。”

“姐姐她……”苍于欢不知想到了什么,说到一半就停下了,只看了看苍于归,担忧道:“好吧,我先回去了。小姨,你不要过多苛责姐姐。”

苍郁冷哼一声:“她犯了错就该受教训。”

苍于归只好苦笑。眼见苍于欢还想说些什么,赶紧道:“你快回去吧。今天这事是我不对。小姨说的没错,犯了错就该受教训。”

“那……我先进去了。”苍于欢一步三回头地走了。

直到苍于欢进了屋,苍郁才开口说话:“今天的事,给我一个解释。”

还能有什么解释。苍于归无奈地道:“小姨,你才是,为什么你以前到镇里去采买的时候从来不管那些风言风语?”

九霄一听她说这话就知道要糟,果然下一秒苍郁就怒道:“我现在在问你话!”

苍于归:“……”

九霄:“……”所以他是真的没看出这暴脾气的姑娘哪儿温柔了。

“苍于归,你从小就聪明,不要告诉我你不知道我为什么放任那些人的流言蜚语。”苍郁缓了缓语气,“你应该比任何人都懂:现在不是强出头的时候;现在恰恰是应该收敛的时候。”

苍于归心道“小姨果然把那大汉认出来了”,只好点头。

“既然如此,你告诉我,你今天听到看到了什么?”苍郁看着她,“见识过那些之后,你又做了什么?”

苍于归观她神色,似乎不像是想追究责任的样子,可见苍郁也忍得够久了。此次洗白,总归是利大于弊。但苍于归看不懂苍郁的眼神,那眼神太过复杂,她一时竟然辨别不明。

“是这样,小姨,”她叹了口气,“我今日下山,见他侮辱你,实在忍不了就在大庭广众下教训了他一顿。当时我看他态度不对,所以特意留了一手。果然他觉得丢脸,夜晚就来找我寻仇了。”

苍郁:“……你自己的身体状况你不知道吗?胡乱动手也就罢了,居然妄用灵力。你是忘了那三年间的苦痛了吗?我好不容易把你从鬼门关拉回来,你自己却不珍惜这条小命!”

“是我的错,”苍于归从善如流地垂下脑袋。半晌她又飞快地觑了苍郁一眼,见苍郁没有发怒的迹象,这才又接道:“可是小姨以前从来不会委屈自己。”

以前的苍郁神采飞扬,一身红衣如火凌冽,凤眸一瞥间无数人肝胆俱裂,何曾有如此宵小胆敢垂涎于她;她又何曾强迫过自己顺从任何折辱于她的人或事。

苍郁的骄傲是高高挂在天上的,从没有人敢挑衅。而如今……苍郁竟然为了求全,委屈了自己整整三年。

苍郁像是噎住了不知如何回答,苍于归则抿了抿唇,说道:“小姨,我是个废人,活着是幸,死了是命。我的命不值钱,却总算能够拿来换你们活得自在一些。小姨,这些你能忍,我不能忍。”

没有回音。

苍于归瞥见苍郁的手在颤抖,便明白这些年来看似冷漠的苍郁其实也并不好过。她的压力并不比卧榻的苍于归要小,因为如今偌大一个苍氏只剩了三人,三人中她辈分年岁最长,苍氏遗孤的生死几乎全系于她一身。为了责任,她不得不顺应世俗,只有回到了家才能用更冷漠的外表伪装成无坚不摧的模样。

这世道何其残忍,尤其是对一个美貌的女人。

苍于归知道苍郁一直都很冷漠,但她内心深处却比任何人都要柔软。燕凌的存在几乎毁了她的一生,但面对苍于归,她依然选择无怨无悔地照顾并抚养她——事实上,只要她将苍于归的身份暴露出去,她和苍于欢可以少很多忧患,尤其那段时间苍于归几乎是任人宰割。

苍郁活得太苦了。

苍于归只是想在力所能及之内,稍稍帮她松一松肩上的担子。

良久,她听见苍郁叹了口气。她刚想抬头,苍郁就伸手摸了摸她的脑袋,轻声道:“你比我想象的更懂事。”

苍于归以为苍郁至少还要再说一些类似话,但等了很久,只等到苍郁把手拿开。她困惑地抬头去看,只见苍郁已经背对着她,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了。

“小姨,我不懂事的。”她笑了笑,“在小姨面前,我永远都不懂事的。”

苍郁沉默地站了一会儿,没对她这句话作出回应,转而道:“你还记得于欢出生那会儿的事吗?”

苍于归愣了一下。

“你母亲怀胎十二月,仍然毫无胎动的迹象——全因于欢原本其实是个死胎。”苍郁轻声道,“但是于欢不能死。那时所有人都认为于欢的血脉纯净,未来会是苍氏族长,她不能死。可她天生灵魂缺失。她无法降生。”

苍于归抿抿唇。

“所有人都手足无措,而你父母想尽一切办法,甚至快要走投无路动用禁术,哪怕要以生命为代价。但最终,是于欢的姐姐救了她和所有人。”苍郁说着,转头看了她一眼,“是年仅三岁的你选择了撕裂自己的灵魂补全于欢,最终苍于欢成功降生,而你命不久矣。”

“……”苍于归只好笑了笑。

苍郁却说道:“你那时候也是像现在这样笑。苍于归,你总是这样笑。”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