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奇幻玄幻 > 正文

[一切从超神学院雄兵连开始]免费试读 主角叫梁舍予的小说免费试读

编辑:一抹晨曦 2019-03-15 13:26:49

[一切从超神学院雄兵连开始]免费试读 主角叫梁舍予的小说免费试读

《一切从超神学院雄兵连开始》已上架微信公众号:轩轩文学,关注后回复:一切从超神学院雄兵连开始 即可阅读全文

《一切从超神学院雄兵连开始》小说简介

幸好我长得帅,不然都没勇气看这本书了。主角是梁舍予的小说叫做《一切从超神学院雄兵连开始》,这本小说的作者是梁舍予所编写的科幻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经过三周的调查,警方至今没有掌握确凿的证据。现在由我们的记者来采访一下,贝尔法斯特的第一安全副部长莱姆汉尼斯先生!”在人海茫茫的英国伦敦街道上,一个身穿黑色大衣脸上带着墨镜,脚下踩着一双厚重的军靴的。小说主人公是梁舍予的书名叫《一切从超神学院雄兵连开始》,是作者梁舍予所编写的科幻类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我有系统,我能超越,我知晓剧情,我要改变一切的悲哀,一切对于剧情的不满。《一人之下》中我是龙虎山的亲传弟子。《秦时明月》中我是秦国国师,《狐妖小红娘》中我是涂山三位小姐的姑爷,也是天下第一的高手!而这

精彩章节试读:

自从梁舍予与关玉明达成协议后,这几天一直在帮关玉明配制炸弹。

除了关玉明炸掉汉尼斯办公室旁边的卫生间所设置的炸弹外,,梁舍予还学习到了如何在敌人启动车子的一瞬间引爆的炸弹。

自己简单的液体炸药,所有的材料都是世面上非常常见的物品,所以梁舍予并不担心回去后,没有足够的材料来制作炸弹。

而学习的时间往往极其短暂的,距离关玉明炸掉汉尼斯的办公室已经两天了。

这天梁舍予已经和关玉明将复仇所需要的炸弹全部制作完成了,正在他们商量如何使用这批炸药进行复仇的时候,楼下传开了一阵急切的上楼声。

而听到声音不对劲的梁舍予,开启了从系统抽奖得来的见闻色霸气。

无形的感知将梁舍予所住的宾馆全部覆盖,在感知中梁舍予发现了四个身体素质远超常人的人。

于是他立马反应了过来,汉尼斯的人来抓他和关玉明了。

而关玉明也从窗户中发现了两个来抓他们的人。

而他立刻将所有已经制作完成了的炸弹,通通藏在了床底下。

而在他藏炸弹的同时,也不忘提醒梁舍予有人来找他们麻烦来了。

“你先走!我来拦住他们!”梁舍予说完便从桌子上将斩天拿在了手上。

虽然梁舍予这两天不仅仅是与关玉明光学习了制作炸弹的方法,该学习了比较基础的格斗,但是碰上了这四个持枪的人,梁舍予还是觉得用剑更适合自己。

“好!我去打破房顶,从房顶离开。如果你解决了他们,我们就在左边的路口见面。”

显然关玉明在这两天也大概的了解了一下梁舍予的本事,不然以他的为人,断然不会让梁舍予自己一人面对对方的。

注视着关玉明的离开,梁舍予将目光转向了正在被外面两人撞击的房门。

看着还算结实的房门,梁舍予站着也是无聊,便搬了一把椅子坐在了上面,等待着对方将门撞开。

对方大概撞了半分钟,终于将门给撞开了。

看着刚刚才将门撞开的两人,梁舍予一脸戏拟的说到:“真的不得不说,这家旅馆的老板真的很良心啊!

如果你们能活着从这里出去的话,记得帮我给这家旅馆老板颁个奖。

奖的名字就叫做最佳房门旅馆奖,如何?”

梁舍予说完便不等对方二人回过神来,就拔剑向对方杀去。

而刚刚从外面撞门进来的两个人,刚回过神来便看见了一个身穿黑衣的年轻华人男子,手持一把黑色的中国剑劈向自己。

他们的第一反应就是立刻拔枪射击,当然他们的身体也是这样做的。

但是没等刚好将枪拿出来的二人瞄准梁舍予,梁舍予的长剑便先一步的斩向了其中一个人。

长剑如同热刀切黄油一般,的将对方的手与枪全都切成了两半。

而对方的队友并没有被自己人因为手被切成两半而吓到。

反而是在梁舍予攻击自己队友的这一刹那,开枪射向了梁舍予。

刚刚斩断对方一臂的梁舍予,在见闻色霸气的感应中发现了射向自己子弹。

而他并没有收剑挡子弹,而是直接向后一仰,右脚为轴左脚蹬地。

他深刻的记着关玉明这两天一直教导他的战斗经验。

“在与多个人对敌的时候,千万不要让对方一部分的人牵扯住自己的主要攻击手段。”

梁舍予如同一个陀螺一般,将手中的长剑向对方的腰部横扫过去。

没有任何的阻力,长剑直接将对方腰斩了。

而对方也不可思议的看着自己被长剑划过的腰部,大概过了一两秒,一阵剧痛穿了过来。

对方的上半身掉在了地上,但是却没有立刻死去。

而是在地上大喊大叫着,而他另一旁的同伴却被这一幕惊呆了,忘记了自己因为失去手臂的疼痛,而张打了自己的嘴巴,看着自己因为被腰斩的疼痛**着神经的朋友。

在这一刻,他觉得自己来找关玉明麻烦是一个巨大的错误。

梁舍予解决了二人,便将斩天收回了剑鞘。蹲在地上对着还活着的那个人说到:“请你回去告诉莱姆汉尼斯先生,如果他继续坚持不肯告诉关玉明想要的名字。

那么我敢保证,他办公室旁边的爆炸只是一个开始。”

说完便不顾对方想说的话,从楼顶的窗口跳了下去,消失在了旅馆附近。

离开了旅馆的梁舍予,向着他与关玉明约定好的地方走去。

来到了路口,他看到了车上的关玉明向他招手,于是他便上了关玉明的车。

“都解决了吗?”

关玉明问到。

“放心吧!那么狭小的空间对付两个人足够了。”

“对了,接下来我们该怎么办?直接去找汉尼斯吗?”

梁舍予问到。

“不,经过这次的突袭,对方想必也已经心慌了,按照我的经验他一定会转移居住地点的。

我们先暂时跟踪他一段时间,看看能否抓住他的一些把柄!”

关玉明计划到。

另一边。。。。。

“怎么回事!四个人去抓两个人,还死了一个,重伤了一个!你们是怎么搞得!

我难道养的是一群猪吗?回答我问题!”

得知了自己派去驱逐关玉明的人,死了一个重伤一个汉尼斯心中烦闷不安。

大声的斥责着这次行动的负责人。

而就在这时,汉尼斯的大门突然响了起来,手下打开大门后发现是汉尼斯的侄子肖恩,于是便叫肖恩进去劝劝汉尼斯,让他别再发火了。

“哦!我亲爱的叔叔,这是怎么了?为什么你会发这么大的火,能不能告诉我原因?

或许我可以帮你解决你现在的困扰。”

汉尼斯看到了自己侄子的到来,于是为他和肖恩一起到了一杯酒。

他将酒递给肖恩,并同时说到:“肖恩你来的正好,我最近正在被一个中国人威胁着,我派去的手下都已经被打败了。

所以我现在非常需要你,你会帮我的对吗?”

“当然!”肖恩回答道。

“在你解决那个中国人的这段时间内,我会和你婶婶到郊外的农庄躲一阵,这段时间就拜托你了!

具体的自己我会让詹姆斯交给你!好吗?”

“没问题!叔叔!我一定会帮你抓住那个中国人的,你就放心吧!”

肖恩肯定的回答道。

《一切从超神学院雄兵连开始》 第三章初见关玉明! 免费试读

“经过三周的调查,警方至今没有掌握确凿的证据。

现在由我们的记者来采访一下,贝尔法斯特的第一安全副部长莱姆汉尼斯先生!”

在人海茫茫的英国伦敦街道上,一个身穿黑色大衣脸上带着墨镜,脚下踩着一双厚重的军靴的年轻华人,正看着对面商店中电视里的新闻。

“爆炸已经过了三周了吗!按照剧情关玉明应该已经开始怀疑莱姆汉尼斯了吧!

现在是时候刷波存在感了!”

看着新闻自言自语的年轻人,正是刚刚穿越到这个世界的梁舍予。

只见他的眼光已经离开了正在胡吹毛料的新闻,转身来到路边顺势拦下了一辆出租车。

出租车司机是一名黑人,只见他问到:“你好!先生您要去哪里?”

“你知不知道有一家叫做孔雀的中餐厅店,那家餐厅的老板姓关。”

黑人司机听到梁舍予要去的地方后,不假思索的说到。

“哦!我知道!我当然知道了!那家餐厅的老板叫做关玉明,他们家的中餐最适合我的口味了!”

黑人司机仿佛很了解关玉明的餐厅!没有多余的费话,直接发动车辆开向了孔雀餐厅!

不到十分钟,梁舍予便来到了关玉明所开的孔雀餐厅。

直接推开餐厅的大门,梁舍予看了看餐厅的布置,然后便直接的走入了餐厅当中。

而正当梁舍予进入餐厅,准备开始寻找关玉明的时候。

一个四五十岁,长得十分像梁舍予前世明星当中,一个叫做刘涛的人,来到了梁舍予的面前询问道:“先生我们现在还没有开始营业,如果想用餐您得等到十二点才行。”

这位关玉明的知己,明显将梁舍予当成了不知道餐厅营业时间,而误闯入餐厅当中,备用餐的顾客。

梁舍予知道了这位姓刘的餐厅负责人误会了自己也不打算多做解释。

而是直接坦白地对这位餐厅的负责人说道:“我并不是来用餐的,而是来找关玉明先生的。

我有一些事情需要对关玉明先生说!你能带我去见他吗?”

只见这位姓刘的负责人叹了一口气,直接对梁舍予说:“关现在在楼上,你可以直接上楼找他。”

说完便从新回到了厨房当中。

显然,她是将梁舍予当成了又来安慰关玉明的人。

她知道别人来见关玉明是好心劝慰关玉明,但是身为关玉明的知己她也知道,每当别人劝慰关玉明当下的时候,不仅不能让关玉明安心,反而会重新地揭开关玉明心中那已经长好了的伤疤。

但是她却不能直接将对方赶出去,因为毕竟对方也是好心。

显然这位姓刘的餐厅负责人明显是误会了梁舍予来到这里的目的。

但是这并不影响梁舍予接下来的行动。

而梁舍予顺着那位餐厅负责人指的路,上了楼梯来到了关玉明的房门前。

梁舍予轻轻的敲了一下门,没过多久就听到房间里传来了一阵苍老的声音。

“进来吧!门没有锁!”

听到了回复的梁舍予推门而入,看到了背靠着他,坨废的躺在躺椅上的关玉明。

只见关玉明缓缓的转过头来,看到了陌生的梁舍予,然后疑惑的问道。

“这位先生,您来找我是有什么事情要告诉我吗?”

显然关玉明把梁舍予误认成是警方派来告诉他爆炸案凶手的人。

而梁舍予也知道了关玉明的误会,于是他调整了一下自己的状态,用一种比较低沉的语气说:“非常抱歉,关先生!我觉得你应该误会了一些什么,我并不是警方派来的人。

根据我的了解,警方至今没有掌握三周前那场爆炸案的凶手的详细资料。”

关玉明听到梁舍予的话,一下子又从新躺在了躺椅上。

刚才那出现在眼中的希望有重新熄灭掉了。

看到关玉明的状态,梁舍予并没有停止自己要说的话。

只见他继续说着自己的话,并没有管关玉明是都停了进去。

“我知道您的女儿在那场爆炸案中丧失了自己年轻的生命。对此我对于这件事情深表遗憾。

但是关玉明先生,如果您只想靠着警方帮您找到还是你女儿的凶手的话,我想您还是不要抱太大的期望。

如果你真的十分想知道害死你女儿凶手的人的话,我可以告诉给你一个人,您去找他这个人,他一定知道爆炸案的策划人。

这个人现在是北爱尔兰贝尔法斯特安全部的副部长。

莱姆汉尼斯他曾是CDI的狂热分子,只不过30年前他自首了。

而现在的他已经成为了北爱尔兰贝尔法斯特的安全部副部长。

我想这个人应该知道关于爆炸案策划人的一些消息。”

梁舍予说完了自己的话,没有多做停留就转身准备离开。

而就当他将门已经打开了的时候,一个带着希怡的声音从背后传了过来。

“你是谁?你为什么要帮我!你想要从我这里得到什么?”

听到关玉明的疑问,梁舍予并没有回头。而是直接说到:“对于这场爆炸,是政客和恐怖分子的讨价还价,是为了彼此的利益,是为了彼此所谓的革命理想。

而在这场爆炸中死去的人,对他们来说,只是一个小小的“错“,是可以用来交换,可以用来利用的一个个筹码。

连TM棋子都不配,只是TM可以随时抛弃的筹码,数十个人的死,可以换特赦令,可以换几个恐怖分子的人头,可以换选票,可以换舆论。

就是没有人去问问那些死者的亲人,他们要什么?

你先是找了警方,然后去找政客,我知道你想要的很简单,就是法律和正义。

然而没有人会把你当回事。上层们忙于高级的政治斡旋,谁会在乎你一个小老百姓怎么想。

这便是你身为一个弱者的悲哀。而我只是一个看不惯这样事情发生的普通人罢了。”

梁舍予说完便直接离开了关玉明的房间,而关玉明丝毫没有阻拦梁舍予的动作。

他还沉沦在梁舍予刚才所说的那些话中,不时的嘴角还抽搐一下。

那仿佛是在嘲笑自己的天真,还是再笑别的什么似的。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