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奇幻玄幻 > 正文

主角叫袁恒聪梁媛媛的小说[时秋]全本免费阅读

编辑:冷情绪 2019-03-15 23:33:43

主角叫袁恒聪梁媛媛的小说[时秋]全本免费阅读

《时秋》已上架微信公众号:轩轩文学,关注后回复:时秋 即可阅读全文

《时秋》小说简介

《时秋》《时秋》老套的故事情节,无聊的主人公性格,无聊的内容。文笔差,完全是意淫出来的小说吧。。。经典小说《时秋》由夏季雨倾心创作的一本奇幻灵异类型的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袁恒聪梁媛媛,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这个世界有许多缘分,它是巧合或必然,它是交点或离散。我想说说我遇见的缘分,让大家看看这是巧合还是必然。我的父母是国家生物研究中心的研究员,主要从事植物药业研究工作,他们曾在国际上发表过一篇关于莼菜,麒。经典小说《时秋》由夏季雨所编写的奇幻灵异风格的小说,主角袁恒聪梁媛媛,书中主要讲述了:一场跨越空间和时间的恋爱,是什么促进了这一切?持续不断的探寻下,一重重谜团解开了。

精彩章节试读:

每一个地方混沌之初,都充斥着凌乱,无秩序。这些地方从原始文明一点点发展,直到今天的现代文明。而文明的发展又将一切拉回到重前。那些凌乱只是不那么表面了,它需要考究才能被发现和纠正。

被催眠药物强熏下,我倒地不起。大脑时而闪现媛媛在我离家之前的哭泣,那哭声一直敲动我的心灵,使我变得脆弱不堪。

我被绑在桌椅上,一个大探照灯冲着我的头照着。闭着眼皮也能感受到探照灯灯光对眼球的强烈刺痛。

我下意识用手遮挡,可手被绑得结结实实的,动弹不得。光将我完全淹没了,我又想起了思雨的那个吻,还有本来美好的夜晚。我后悔没有听思雨的话。

“这个死聪怎么还没回来?说好了我等她呢,让我急死了。”思雨此刻正穿着内衣,手里抱着袁恒聪平常用的枕头,埋怨地说道。

思雨急着想到,不行!得打个电话给他。等她碰到手机的时候,她又想到,这种事情打电话催不好吧。思雨的脸蛋唰一下红了,下身不停地躁动。或许这是处女早期的思春吧。

“醒啦?带你去个好地方。”一个沉重的声音说道。

“你们,你们是谁,为什......”

一个大黑麻袋将我套住,我在麻袋里挣扎。随后感觉到整个人腾空,又重重地落下。

”你们轻一点,受体需要健康的身体,你们别给他弄伤了,一点点也不行!”沉重的声音再次响起。

接着是一阵巨响,然后......

右手里还留有媛媛的余香,这香味我是一辈子忘不了的。左手攥着信封,我朝金灵门方向前进。

街道旁的景观从繁华到破落,一点点地变化着。曾经有过多少次,我感觉自己会遇到人生中很重要的人。现在我觉得那个人离我不远了。我像是带着使命前进,绝没有回头的想法。

金灵门果然名副其实,路上这一块那一块堆着脏菜,黑色的污渍,烂泥水。路上更是没有任何交通线,看来政府真的抛弃它了。

路的两旁有堆满垃圾的蓝色,黄色塑料垃圾桶,垃圾桶有的横躺,有的直接翻个底朝天。臭味夹杂许多杂七杂八的味道和空气中的热浪扑面而来,一阵一阵的。这种地方让人怎么生活?

可就是这样的地方还真有人可以生活下来,穿着破烂衣的乞丐,他们的棉衣芯子从里面翻出来,走路带着特效,一刀刀絮子伴随着他们行走。他们身上的味道更是冲人。

看来环境是被动者,这里的乞丐是主动者。

东唐大街就在金灵门的正北方,这里的景象比初入金灵门时的景象要好很多。马路更整洁,乞丐更少。

当我从某个桥上走下时,我突然感觉到有杀气,心弦莫名地紧绷。周围的人虎视眈眈,他们的眼神带着杀气,直勾勾地望着我,让我紧张地屏气。

我以前从没有被人这样看过,也没有感觉到有杀气过。此刻我的意识正在增强,我内心有打斗的欲望。

此地不妙,赶快撤防。我心里这样想着。可当我转身时身后早已围上了几十人,他们挡住了我的去路。

前后的人慢慢靠近,慢慢将我紧逼。我右侧的巷子居然是空的,我想都没想就跑了进去,只听到身后的嘲笑声。

完了,中记了。

巷子是一条直长的,没有其他分支或门。我不停地奔跑着,身后不再有人。我心里清楚这会逃不掉了,我运用浑身解数,想到一个逃脱的办法。

观察到巷子两楼房之间的空隙不大,我运用脚部的摩擦应该可以蹬上去。

这个招数在以前我是想都想不到的,可今天为什么会有这个想法?或许是因为我现在紧张害怕,肾上腺素的作用吧,狗急了还要跳墙呢!

想法有了,接着就是实践。房子上的砖块十分粗糙我的身子卖力一蹬就有一个腾空时刻,连续几下尝试我习惯了两步连续上瞪再腾空的动作。轻轻松松地上房了。

最后一个腾空动作,我双手握住了房檐。只听到媛媛大叫一声:“哥哥!”

我确定是媛媛的叫声,心头一惊,失手从高空坠落。

下面的气垫早已铺好等待着我,气垫上面还跪着媛媛,还有她的哭泣声。媛媛挪着双膝,一点点地靠近我,扑通一下抱紧我就哭。

“哥哥对不起,对不起!我不应该跟你过来的,现在拖累了你。”媛媛边哭边说道。

”唉,你怎么跟过来的啊!没关系啦!”我心里又好气又好心疼地说道。

媛媛跟我到金灵门来我是真的意料之外,现在的情形还不是责怪她的时间。

我揉着她的小手,摸了摸她的小脑袋说:“你身上没伤着吧?他们对你做什么了吗?”

“没有没有,哥哥我现在很好,只是你没事吧!”媛媛带着哭腔说道。

“当然没事,我要是有事怎么保护你啊。”我回答道。

“嗯嗯。”媛媛用小脑袋蹭着我的胸口说道。

突然,一个拿着M4A1的魁梧黑衣男子把媛媛从我身边抱走,我猛地起身,一拳出去在半空中停下来。此时媛媛的太阳穴被M4A1的枪口顶着。

黑衣男子跳下气垫大喊道:“快进那笼子里,否则我就毙了这小妞。”

我朝左手一看,的确有一个铁笼子。

“好,可以,你要是动她一根汗毛,休怪我不客气!”我生气地说道。

“呵呵,你看看你还有喘息的机会吗?还对我不客气!”黑衣男子轻蔑地回答道。

就在他说话的空荡我已经走到笼子旁,以惊人的力量和速度拔下一根铁棍,然后用右手端持铁棍前端,左手做拧瓶盖之状将铁棍推旋出去,黑衣男子随即倒地。

我迅速夺下黑衣男子的M4A1,熟练地拔下弹夹查看子弹,再插入弹夹,然后打开保险,最后上膛。

巷子外的人看见巷里不对劲赶紧冲进来。我的M4A1可是不长眼睛的,几枪下去弹弹命中要害,一个个身体躺了下去。人群不敢再往前冲了。

“哥哥你好恐怖。”媛媛捂着眼睛说。

“我也不知道我怎么会开枪的,还那么准。现在不是思考这个的时间,赶紧想想怎么出去才对。”

媛媛双手握着我的腰,随我走动。

巷口的人看见我出来了,纷纷后退,他们可不想吃枪子。

出了巷口,一阵阳光来袭,十分刺眼。我下意识地反身将媛媛扑倒,将她护在我的身下。也就在这个时刻,我刚刚待在的地方的前半米的泥土飞溅。

有狙击手。

人群见状向前冲来,我的枪可不是吃素的。又是几枪下去,弹弹爆头。人群又向后退去。

我将媛媛横腰抱起,枪背在身后,以奇怪的走位移动着,一块块泥土在我脚边飞溅,直到我确定了狙击手的位置。而在这紧要关头,我看见媛媛的小脸蛋红彤彤的。

啊,我的右咸猪手竟然握住了媛媛的胸部,怪不得软绵绵的。我刚想松开,媛媛的小手就压在我的右手上,死死地压着。同时她哼了一声,小脸更红了。

找到一处木箱,我将媛媛放下,迅速架枪,用对于远距离射杀敌人来说十分鸡肋的机械瞄具将狙击手干掉。

媛媛站在木箱后面,还没有回过神来。她的双手捂着自己的右胸,小脸还是红彤彤的,眼神迷离。

唰三声,子弹穿越木箱将媛媛击倒。我丢开枪扑到媛媛身上。

“媛媛你怎样,子弹打哪了?”我带着哭腔和焦急的心情说道。

“哥哥,我,我,我不想只做你妹妹。”

“好,好!媛媛你说子弹打哪了?”

我扯开媛媛的衣服。媛媛的右胸乳房上方中弹,她整个右臂全是血。我扯下衣袖,变成布条给媛媛包扎。我感觉到媛媛的生命在我手中的颤抖,她的胸口一点点地起伏,一点点地变弱。

“哥哥,我好困,我想睡觉。”媛媛的声音越来越弱,弱的像一支蜻蜓在田野上飞舞时翅膀扇动的声音。

“媛媛你不能睡觉啊,是我害了你,我要带你出去,我要和你结婚,你不是我妹妹,你是我的妻子。”

“哥哥,你说的是真的吗?”

“当然是真的,我们明天就结婚,然后去国外度假。”

“哥哥,媛媛想你亲我一下。”

我的嘴唇带着泪水和汗水和媛媛带着泪水和血的唇相触。可两者还没碰到,我手下的小生命已经停止颤抖。媛媛不再呼吸,胸口不再起伏。只有她脸上的微笑迎着风,越吹越美。

“你们TM给我出来,要抓我是不,来啊,我给你们抓!”我攥着媛媛的衣袖咆哮道。

突然大脑一片空白又恢复,但是眼皮子闭合,怎么努力也张不开。

我被人强熏了催眠药。他们用手帕作为药物的载体,然后将手帕趁我不注意时捂在我的鼻子上。

......

每一个秩序,都必须经历混乱,才能变得可贵,才能被普世接受,尊重和遵照。每一个文明都必须拥有秩序。这样,文明才得以发展下去。

《时秋》 ①初 免费试读

这个世界有许多缘分,它是巧合或必然,它是交点或离散。

我想说说我遇见的缘分,让大家看看这是巧合还是必然。

我的父母是国家生物研究中心的研究员,主要从事植物药业研究工作,他们曾在国际上发表过一篇关于莼菜,麒麟菜提取物对于抗癌的促进作用的论文。那篇文章已经石沉大海,我的父母也不再研究。

事情到2014的一天下午,父母带着行李等从中学出来的我,他们说他们要去一所村庄做草药研究,那个地方很偏远,在中国的最角落里,要去个四五年。

那天我们谈了好久,时光在愁苦中度过。

他们把我托付给邻居家的阿姨,并且出奇地抛下了我苦苦哀求要和他们一起去的话语。他们那天很冷酷,然后就把我抛弃。

我在啼哭中安睡,一双明澈的眼睛注视着我吵闹的鼻子。

那是邻居家阿姨的女儿,她和我上同一所中学。

大概因为她年幼时她的父亲在工厂爆炸中身亡,这个阴影一直伴随她,所以经常看到她在班级里双手端着瓜子脸无神地望着前方。

她的内心世界是多么地空荡,从小失去父爱,她的渴望父爱到不再相信爱,到冷漠。

醒来时,我朝四周伸伸头,发现自己躺在一间朴素的房间里,房间的陈设十分简单,化妆台加衣柜,还有我躺的这张床。

我的心里已经知道八分了,这就是辛阿姨的房间。这个地方应该已经好久没有男人进入了。到处是清香,我的身体一阵子一阵子地舒服。

咔嚓,门被打开了,辛阿姨左手开灯右手开门地走了进来。

她说:“小聪,醒啦!”

我点着头回答:“嗯,阿姨,我醒了,”

她招着手说:“那就快来吃饭吧,媛媛在外面等呢。”

我说:“知道了,阿姨。”

她的小名是媛媛,我记住了。

辛阿姨家的客厅也很简单,沙发,电视,餐桌,厨房。没什么华丽的吊灯,装修也只是贴贴壁纸。

餐桌边坐着媛媛,她正看着手里的碗发呆。我坐到她的对面说:“你好,我是小聪,全名是袁恒聪,你应该不认识我。”

媛媛呆呆地抬起小脑袋,双眼迷离地看着我,同时微微张开小嘴,然后又放下。

“媛媛你这样可不礼貌,你也得介绍一下自己啊。”阿姨手里端着菜,慢悠悠地走着。

媛媛还是看着手里的碗不说话。

“媛媛平时也这样,小聪你不要见怪。”辛阿姨十分抱歉地说。

“哈,没有,安静的女生会思考。”我赶忙说道。

“他爸爸去世了,她就一直这样了,唉,我说话她不听,又没人和他说说话。”阿姨说到这里双手相握。

“嗯,那我以后陪陪她说说话。”

“那谢谢你啦!”

“没有没有。”

就这样,我们那天在桌上吃了很久,全程我说的话最多,阿姨只是交代了我父母托付给她的事情,并没有多说什么,这搞得我有点反客为主,内心有点不好意思。

媛媛在饭后拉拉我的衣角轻声地说:“我叫梁媛媛,我们一个学校的。”

“我叫袁恒聪,很高兴认识你!以后多多指教!”我内心愉悦地说道。

媛媛低着头,拇指和食指捏着我的衣角出神了,从我的高度看到,她头上的顺发从她的上耳廓一点点出来,顺着脖颈下滑,滑到胸前。这一幕我看得也出神了。

她抬起头,我们的双眼对视,短暂的一秒钟恰似一分钟,我的大脑经历了极大的思考。她好像要躲避我的眼神,但想扭头却卡住了。还是小嘴微开,但这会,小脸微红,直到通红,她转身跑走了。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