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奇幻玄幻 > 正文

主角叫弥辰雪曈的小说[崩仙逆道]完结版免费阅读

编辑:十八岁的梦 2019-03-16 10:34:23

主角叫弥辰雪曈的小说[崩仙逆道]完结版免费阅读

《崩仙逆道》已上架微信公众号:金毛文学,关注后回复:崩仙逆道 即可阅读全文

《崩仙逆道》小说简介

《崩仙逆道》有情节,有计谋,有幽默,故事人物刻画分明。好书!。独家完整版小说《崩仙逆道》由雨暮浮屠倾心创作的一本玄幻风格的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弥辰雪曈,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第四章真正的考验,开始!一切,果然和弥父说的一样,这看似无比巨大,沉重万分的石门,竟然只是轻轻的推动就彻底的打开了。不过,就在弥辰想要看清楚里面是什么的时候,他却猛然被彻底的吸纳进去了,一瞬间,天昏地。精品小说《崩仙逆道》是雨暮浮屠所编写的玄幻类型的小说,主角弥辰雪曈,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古老洪荒大陆,埋葬了多少秘密。曾经仙道的文明已经逝去,而如今是科技的横行时代!有强悍天穹战甲,动辄屠神灭魔;有憾世时空要塞,泯灭圣灵妖皇。人族,以科技的文明对抗洪荒大陆诸多强悍种族,无往不利。而他,就

精彩章节试读:

第三章弥辰的决定

很快,学堂的那位授师出现在了众人的面前。

他微笑的扫视了诸多学院子弟一眼之后,轻轻的点了点头,而后开口说道:“大家都来了。”

那些学员都是知道,这一次恐怕是最后一次来到这里了,所以他们都是异常的严肃,这时候听到授师的话,他们同时应是。

轻轻的叹了一口气,看着这些学员,授师的声音再一次响起。

“今天之后,你们就已经完成了初等学院的知识传承了,这不是完结,而是开始!”

“以后,你们的未来就是以后,从走出这里的那一步开始,你们就不再是曾经年幼的你们了。你们,要学会成熟,学会勇敢,要学会…”

曾经的这位授师,除了必要的内容之外,从来不会多说一句话的,可是今天,他却是说起来没有一点停下的意思。

弥辰知道,这是授师对于大家的不舍,所以这时候,他们都是异常认真的听着…

“最后,我在嘱咐你们一点,那就是选对自己未来的道路。”

“未来的道路,很关键,如果选错了道路,那么即便你有在多的优势,也要失败的。所以,你们一定要认清自己,选择最适合自己的道路才行。”

说话间,那位授师不自觉看了弥辰的方向一眼,弥辰的事情,对于他而言真的就是天大的遗憾。

“好了,大家都走吧,如果未来有一天,你们还有心的话,就来这里,在看看你们的授师…”

转身,没有丝毫的停留,那位授师直接离开了这里。

毕竟是小孩天性,这里的学员基本上都是十四岁的孩子,所以悲伤只是短暂的,在看到授师离开之后,他们很快就从那种沉重的气氛之中恢复了过来。三三两两,开始结伴离开学堂,只是他们没有看到那角落之中,微微低沉着脑袋的孤单身影…

看着周围那些人都已经离开,弥辰终于缓缓的抬起了头,这一刻他的眼中,已经是无比的复杂了。

终于,似乎是思考了无数的时间之后,弥辰轻轻的吐了一口气,眼中出现了坚定的神色。

转身,他最后一个离开了学堂…

看着弥辰离去的背影,之前已经离开的那位授师悄悄的出现在了门口之前,他眼神复杂,最终深深的叹了一口气。

“这是最后的一次机会了,弥辰,你也已经长大了,我希望你能够做出正确的选择…”

这一次回家,弥辰用去的时间十分短暂,他心中已经想到了,所以他也就决定不再犹豫什么。终于,一步之下迈进了大厅之中,看着那静静坐在座椅之上的弥父,弥辰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直接开口说道:“父亲,我决定了…”

弥父的那端着茶杯的手臂,在这一刻微微抖动一下。下一瞬间,他深深的吸了一口气,郑重的看向了弥辰。

“小辰,我已经知道了,你随我过来吧…”

听到父亲竟然已经知道了自己的想法,弥辰也没有任何的惊讶的表情,对于自己父亲的神秘,弥辰是感触最深的了。

跟随在父亲的身后,直接朝着大厅的后面走去。

这是弥家,弥辰从小就在这里生活,对于周围的一切自然是无比的熟悉,而随着弥父的走动,弥辰终于知道他要去哪里了…

走了不短的一段时间之后,弥父在一座古老的建筑面前终于停下了脚步。

看着面前这充满了斑驳岁月痕迹,似乎一阵风就要彻底崩溃的宗祠,弥辰微微吸了一口气。

这里,是整个弥家的禁地,从小到大,弥辰只是知道这里的存在,却从来没有进去过一次。当然,按照弥父的说法,在他刚刚出生的时候,曾经被弥父抱着进去过吧。不过那时候的他,能够知道记住什么呢。

所以,真的说起来,这是弥辰第一次来到这里。

弥父看着面前的宗祠,充满了复杂的神色,他渐渐的走到了那古老腐朽的石门之前。

这石门的存在,高达几丈,看上去无比的庄严肃穆。站在它面前,不自觉的就要产生一种敬仰的感觉。

弥辰眼神闪烁的站在原地,他看着面前无比沉默的弥父,没有着急开口。

等待了许久之后,他才终于缓缓的叹了一口气,看着弥辰开口说道:“小辰,这就是我们弥家的宗祠,正如你看到的感受到的,它的存在,真的就是无比的古老。可以说,自从不知道多久之前,我们弥家搬迁来到了这小镇之后,宗祠就始终是这样,从来没有改变过。”

弥辰轻轻的点了点头,可是心中却绝对不平静的。他们弥家来到这清潭镇多久,弥辰不知道,但是他却清楚一点,那就是弥家,就是清潭镇最古老的家族,几乎在清潭镇出现之后,他们弥家便在这里扎根了。所以弥家来到这里的时间,绝对不会是一个小数字。可是经过了这样长久的时间,弥家都已经翻修了不知道多少次了,可是这宗祠却依然存在,静静的伫立,这就不能不让弥辰震撼了。

似乎是感受到了弥辰的震撼,弥父只是轻轻一笑,他继续说道:“其实,这宗祠本身就是一件法器,属于我这一分支传承下来的最重要器物。”

这样一说,弥辰倒是微微释然了。如果是法器的话,那么能够存在那么长的时间而不损坏,也是种正常的,毕竟这在器物之中,也是属于非常顶级的存在了。

“小辰,你最终的决定,就是放弃仙道修炼吧。”

弥辰沉默,虽然没有明确表示什么,可是这样的态度已经说明了一切了。

轻轻一笑,弥父说道:“你这样的选择,父亲不怪你,毕竟家族的枷锁,不应该让你承受的。而且,这九年的时间之中,你付出的已经足够多了。”

转身,看向了弥辰,弥父眼神异常严肃。

“小辰,家族的传统,我已经决定废除了。昔日整个至尊弥氏的沉重枷锁,不应该由我们一个什么都不算的分支去承担!”

弥辰能够看到父亲眼中,那跳动的光辉。他知道,弥父这是已经决定了一切。他没有说话,只是静静的,认真的看着自己的父亲。

“不过,我家族的传统,始终如此,虽然废除,但这毕竟是传承了无数时间的传统,这一次,既然你已经决定放弃,那么也算是废除家族传统的直接人。小辰,你进入到宗祠之中,向祖先忏悔三天吧。”

弥辰看着父亲,最终轻轻的点了点头。

其实,在弥家的家法之中,就有着进入宗祠忏悔这一项,不过一旦进入宗祠忏悔,那么代表犯下的错误,就是非常巨大了。而进入宗祠忏悔三天,这几乎就是最重的刑罚!

虽然不知道为何进入宗祠会成为最重的刑罚,可是这样的传统却已经延续了无数的岁月了。当初他的父亲就是因为犯错进入到了宗祠之中,不过那时候也只是被惩罚了两天的时间而已。

终究弥辰还是没有忍住,他看着弥父开口问道:“父亲,这里面到底是什么,为何进入宗祠之中会成为最重的刑罚呢?”

弥父看来弥辰一眼之后,重新看向了那古老的门户,眼神之中,是一种弥辰永远看不懂的色彩。

“这,确实就是最严酷的刑罚了。小辰,如果你扛不住,那么就出来吧。三天,或者真的太长了。”

弥辰微微一愣,让他进入其中的是弥父,可是此刻说出扛不住让他出来的也是弥父,这实在让弥辰有些不解了。

“父亲,您到底怎么了?”

弥父重新看向了弥辰,眼神之中异样的郑重。

“小辰,你是弥家的血脉子弟,所以就要遵从弥家的家规。本来,这传统落在了你的身上,你就要坚持,这就是弥家子弟的责任。如今,你选择了自己的道路,不管是什么原因,你都是违背了弥家的家规,既然如此,你就应该得到惩罚。”

“可是,可是这惩罚实在…”

轻轻吐了一口气,弥父眼中是一种不忍的色彩。

看到这一幕,弥辰微微沉默,而后轻轻一笑,他看着父亲坚定的点了点头。

“父亲,我明白了。”

弥辰,只是说自己明白了,却没有在说什么其他的话。

弥父轻轻的点了点头,他知道,自己的儿子是什么性格,所以到后来他也只是点了点头。最终深深的看了弥辰一眼之后,转身朝着来时的方向离开了。

“这石门,只需要你轻轻的推动就可以打开了。在其中,如果你真的无法承受下去的话,那么只要你碰触到石门的边缘,你就可以离开了…”

声音消失的时刻,弥父的身影也彻底的消失,只留下弥辰独自留在了原地。

弥辰表情也渐渐的恢复了平淡的色彩,他看着面前的石门,犹豫了一下之后,终于还是缓缓的朝着前面走去。

几步之下,弥辰已经来到了门户之前,看着面前这古老的石门,他的眼中是无比异样的神色。

“这,就是我弥家的宗族宗祠了,实在没想到,它竟然是一件法器,看来昔日至尊弥氏,确实很强悍啊,随便一个分支,都可以拥有法器传承下来…”

法器,那是属于仙道文明时代的器物,虽然仙道文明已经没落,可是这却不代表仙道时代的那些文明也同样没落了,恰恰相反,很多仙道时代的文明,到如今都是成为了异常珍贵的东西。其实严格说起来,这如今的科技文明,就是属于仙道文明的一种延续!

这些战甲战舰,时空要塞等等,它们最开始基础蓝本,就是仙道文明的器物!

正是因为这些原因,现在对于战甲战甲等的划分之中,也是采用仙道文明的划分方法进行的。

最初等的,是元器,然后分别是真器,灵器,法器,地器,天器。哪怕就是最低等的元器,也足以成为清潭镇上一个大世家的传承器物。而至于说真器,更是可以引动腥风血雨!

“法器的存在,放眼整个天都郡中,恐怕都是属于十分珍贵,是唯有那些天都郡中大世家才能拥有的了。可是我们弥家竟然就有,这实在不可思议啊!”

“难怪,我弥家祖祖辈辈都将这里化为了禁地,不允许任何人接近…”

想通了这些,弥辰也就不在犹豫什么了,走到了石门之前,深吸一口气之后,终于缓缓的推开了这无比巨大的门户…

《崩仙逆道》 第四章 真正的考验,开始! 免费试读

第四章真正的考验,开始!

一切,果然和弥父说的一样,这看似无比巨大,沉重万分的石门,竟然只是轻轻的推动就彻底的打开了。不过,就在弥辰想要看清楚里面是什么的时候,他却猛然被彻底的吸纳进去了,一瞬间,天昏地暗,什么都看不到了。

这样的情况却只是一瞬间而已,因为很快,弥辰就看清了面前的一切了。

周围发出光芒的,是上百的晶石,这些东西弥辰也知道,它们叫做星光晶石,除了能够不断的发出光芒之外,并没有任何的用途。可就是这能够无限光芒的特性,却让它们成为真正奢侈的材料,几乎拳头大小的一块星光晶石,就要上万上品灵币。而这里的星光晶石,最小的都是人头大小,数量更是如此巨大,这真的让弥辰震撼了。

当然,最震撼的还不是眼前的这些晶石,而是弥辰看到的,在他周围放置的那无数的灵位!

在这广大的空间之中,密密麻麻的全部都是昔日弥家他们这一脉的先祖。对于自己的先祖,弥辰知道的不多,可是知道的那些,他却都是找到了。

“这里,果然是我弥家的宗祠啊,昔日先祖的灵位,都是摆放在这里,静静的陈列着。”

对着这些灵位,弥辰恭恭敬敬的行了一礼之后,就站在了原地。

等待了不短的时间之后,弥辰终于露出了一丝迷惑的色彩来。

“按照父亲所说,在这其中应该会非常难以忍受的,不然这宗族宗祠也不会成为我弥家最重的刑罚了。可是进来到现在,似乎没有什么不一样的…”

弥辰真的很迷惑,他来回看了一下,除了那些灵位之外,再也没有什么其他了。

不过,就在他静静思考的时候,弥辰终于感受到一种不同了。

一瞬间,弥辰感受到周围的空间似乎不同了。作为修炼仙道的人,他对于天地至理的感悟都是很深的,哪怕就是没有在这条道路上拥有什么成就,可是这九年不断的修炼,还是让弥辰对于周围的感知,十分的敏锐。而这一次,他清楚的感受到了!

“这,这就是宗祠的惩罚吗…”

压力,无穷无尽的压力,这些压力的存在无处不在,似乎从一切的空间之中出现,缓缓的袭来,强势的压迫在了弥辰身体的每一个角落!

开始的时候,弥辰还能够比较淡然的面对,可是随着时间的推移,弥辰的身体已经开始了微微的颤抖了。

“好难受啊!原来,这就是父亲说的刑罚,这样的刑罚,果然很让人难以承受啊…”

冷汗顺着脸颊流了下来,身体颤抖的幅度也是越来越大。

“不过,在这样的压力之下承受三天的时间,我还是能够做到的!”

“我弥辰,怎么可能是随随便便就认输的人呢!”

眼神之中,是夺目的光辉。在外人面前,弥辰一直都是一副风轻云淡的模样,哪怕就是在受到羞辱的时候,他也从来没有过分的激动,一切似乎和他走的仙道一样,讲求万法自然,讲求随和平淡。

可是有些人却不这样认为,那就是弥辰的那些亲人!

他们知道,弥辰表现的那些淡然,只是他的一种外在的表现而已!真正的弥辰,是一个执着到有些疯狂的人,他一旦认定了一切,那么没有任何可以改变他的信念!

当初的弥辰背负天才的名头,却被众人嘲讽,但是却依然能够坚持九年的仙道修炼,这其实就是一种执着的表现!

如今,更是如此,更是这样!

虽然外在的压力很难受,让十四岁的他真的难以承受,可是弥辰却不想放弃,不会放弃!

他选择的,就是面对,最强硬的面对!

“痛苦,我不怕!我弥辰,从来不怕!!”

眼神之中,是无比坚定的色彩,这样的色彩,哪里应该是属于一个十四岁的少年应该拥有的啊…

宗祠之外,皓月当空,弥父一人静静的站立。

此刻的他,和白天的时候完全的不一样了。白天的时候,他很少露出什么情绪的波动来。可是此刻的弥父,却是一种无比的激动。

他看着面前这闪烁着异样光辉的宗祠,朦胧间,眼中是无法形容的夺目光彩!

“伟大的始祖,您终于还是选择了小辰!”

“沉寂了无数的岁月,我仙道一脉,终于还是要迎来那昔日上古时代的辉煌了吗!”

“成功,我们,一定会成功的!”

无比的激动之后,弥父却又微微的低沉了下头来,下一次,当他在看向宗祠的时候,带上了一种歉意的色彩。

“小辰,如今的痛苦和折磨,确实不应该是你一个十四岁少年去承担的。可是,不经历这无尽的痛苦折磨,你又怎么可能蜕变呢!”

“总有一天你会发现,你今天经历的一切,都是那么的值得,你如今经受的所有,终究都会成为你未来强者霸主道路之上,不可磨灭的基石!”

痛苦,真的就是无穷无尽的痛苦,这一刻的弥辰,已经感觉快要迷失自己了。他从来没有想到,自己竟然还有无法坚持的时刻。

周围空间的压力,似乎已经将他的身体彻底的挤压到了一种圆点。弥辰自小没有经历过什么痛苦的折磨,可是他却有着同龄人所不具备的坚定意志,但是此刻当经历了这些之后,他却真的感到自己无法在继续下去了,眼中出现了迷茫的色彩,终于弥辰看向了背后,看向了那巨大的石门。

他,真的想要放弃了…

“放弃吗…”

狠狠的咬了咬牙,弥辰坚持又转过了身来,可是没有多久,他却实在坚持不住了。

终于,弥辰朝着门口艰难的移动了脚步,他想要放弃了。

隐约间,手臂已经就要碰触到石门了,弥辰知道,按照父亲的说法,等待自己碰到石门的时候,他应该就可以出去了,眼中闪过了一丝解脱的情绪。可是,就在他即将碰触那石门的时候,隐约间,弥辰似乎听到了一道声音!

“难道,你已经忘记了自己的坚持吗?你答应过父亲,你会坚持下来的,难道,你忘记了自己许下的诺言了吗…”

“你可以承受无尽的屈辱,坚持九年的世人冷眼。那无数的嘲讽都没有将你击倒,难道如今,只是这一点身体上的折磨,就让你,放弃了吗…”

手臂微微的颤抖,这不是痛苦带来的,而是弥辰内心深处的颤抖!

是啊,他可以在九年之中,面对那样的屈辱坚持下来,那样的心灵折磨是多么的痛苦,可是为了承诺,他却坚持了。而如今,只是这些身体上的短时间的折磨,他就无法坚持了吗?!

不!怎可能呢!

他,还能坚持!

“我弥辰,可以…”

转身,继续朝着宗祠中心的位置走去,每一次的动作,都是一种痛苦的袭来,可是这时候的弥辰,却是那么的坚定,他是从来没有过的坚定!

双眼,已经看不到任何,可是却依然睁大,因为他,可以面对任何!

只是弥辰没有看到,在他坚定意志的那一刻,自己的身体周围,一些微微闪烁的光芒,那些光芒,不断的深入到弥辰身体的每一个角落,似乎,在和他的肉身融合一般…

时间,不断的继续,转眼之间,已经过去了大半天了。渐渐的,弥辰已经可以逐渐适应这样的折磨了,他甚至已经可以重新看到眼前的一切了。不过,就在他以为自己真的可以坚持到最后的时刻,猛然传来的一种更加痛苦的经历,让他眼前瞬间一黑!

“啊啊…”

“啊…”

这一刻,弥辰发出了痛苦的咆哮。刚刚经历那么多,他可以咬牙坚持,但是此刻,仅仅只是一瞬间的痛苦,却让他痛苦失声,不断的吼叫!

因为,这实在太过痛苦了…

这时候弥辰感到自己的血液似乎都在燃烧,都在蒸发!这种感觉,让他真的无法形容。如果之前的压力是对于肉身压制的话,那么如今,就是对于他身体内部血液的一种强制的摧残!

真的,太过痛苦了…

无尽的痛苦,让弥辰似乎要迷失自己。这一次的痛苦比之第一次来,还要多出太多太多了,让他根本就不想在坚持哪怕一刹那的时间。

可是,就在他打算放弃的时候,耳边,那声音,再一次缓缓的响起…

“你的心中,有着那么坚定的信念,而你的信念,就是你的存在。后退,那么,你就是在否定你自己的存在。”

“你,真的放弃自己了吗…”

放弃自己…

这,怎么可能…

这声音就是一种心灵的拷问,当弥辰想要放弃的一刻,它总是出现,让他重新鉴定信念,不断的坚持,坚持,在坚持!

血液的沸腾,让他失去了自我,在弥辰还没有完全适应的时刻,更加的痛苦到来,那一瞬间,五脏六腑在撕裂,在重造,那一瞬间,骨骼在扭曲,在粉碎!

一次次的想要放弃,可是当弥辰面对自己灵魂深处,那种拷问的时刻,他却一次又一次的坚持。

如今的道路,是他自己选择的道路,他坚持,所以他走到了现在。他坚持,所以他至今没有放弃。

痛苦袭来,连续的折磨,已经让弥辰忘记了一切,他早就已经看不到任何了,如今他甚至连声音都已经无法发出,之前长达两天多的时间,让他连呐喊的力气都已经没有。现在的他,能够做到的,就是一种坚持,一种下意识的去坚持。

可是,就在下一瞬间,弥辰那已经茫然的瞳孔之中,竟然出现了一种剧烈的颤抖!

这是一种无意识的颤抖,是一种痛苦到极限,是连身体自然做出的一种反应啊…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