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奇幻玄幻 > 正文

主角叫齐诺的小说[我在异世界闹革命]完结版免费阅读

编辑:清晨的小鹿 2019-04-24 18:20:14

主角叫齐诺的小说[我在异世界闹革命]完结版免费阅读

《我在异世界闹革命》已上架微信公众号:轩轩文学,关注后回复:我在异世界闹革命 即可阅读全文

《我在异世界闹革命》小说简介

作者对于把握文字的控制情感能力非常好,牵发一动全身。全程高糖,牙疼不赔。。主人公叫齐诺的小说是《我在异世界闹革命》,是作者孟晓寒所编写的科幻风格的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十四“泰坦尼克号?!”“怎么可能,别开玩笑了!”齐诺几乎尖叫起来。一下子他明白了齐景然脸上无法相信的吃惊神情。每个人都听说过那场发生在巨型客轮处女航时的可怕灾难。它连同船上的一千五百名乘客沉没在冰凉的。小说主人公是齐诺的小说叫《我在异世界闹革命》,是作者孟晓寒最新写的一本科幻类型的小说,内容主要讲述:齐氏集团的长子齐诺在父亲发生意外后成为公司的重点栽培对象,然而他却无心经商,为了不将重担压给妹妹才勉强坚持。在暑假期间一次难得的出国旅行中,齐诺与他的朋友们遭遇到一系列怪异的事情......

精彩章节试读:

半个小时的等待时间在齐诺看来很是漫长。

当他对蓝汐和齐巧儿两人讲述完中午发生的意外后,结果被妹妹大大地嘲讽了一番。尽管他提前说明了自己是因为身体突然不受控制,可这个理由果然没人相信。

“好啦,哥哥,我不怪你,我先回去收拾东西了哈!”齐巧儿一边朝他扮着鬼脸一边走出房间。

齐诺无奈地摇了摇头,转过身突然发现蓝汐从刚才谈话到现在都一直保持着沉默,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你怎么了?”他问道。

“啊……没什么,我也先回房间去了。”蓝汐回过神来回答道,急匆匆地站起身。

“果然,你也认为我在说谎对吗?”

“不是,我只是想快点回房间整理东西,这几天买的零碎有点多。”蓝汐边走边说。

“何止是有点多?”齐诺调侃儿道。老实说,齐诺此刻更希望对方能留下来,但他以为对方正在生自己的气。然而蓝汐刚刚走出门口时竟真的停住了,飞快地又退了回来。她看上去很是紧张,探出一点身子偷偷地看向门外,然后朝齐诺轻轻招手,小声说道:“齐诺,你快过来看一下!别出声音。”

齐诺不明所以,急忙跑了过去,在蓝汐的示意下小心翼翼地将头探出门外,只见走廊对面的拐角处有一个黑色身影若隐若现,仔细观察可以看出对方正在极力掩藏自己的存在,而他探出身子的模样分明是在监视齐巧儿的房间!

“是温特曼?”齐诺心中思索着,“为什么江嘉晨先生的下属要监视我们?这是他本人的意思还是……”

“齐诺!”蓝汐突然叫到,使劲拉扯他的衣角。齐诺猛然抬头,发现黑色身影已经面朝向他们这里,他戴着一副与温特曼、哈尔斯一模一样的面具,但体型似乎要比那两个人矮小许多,双方以滑稽的方式互相对视着,尴尬的气氛似乎让空气都凝固了。三秒钟后,黑影突然缩回身子消失在他们的视线里。

“别想跑!”齐诺大吼一声追了上去,蓝汐紧随其后,两人来到刚才的拐角处,转身向前方望去,正好看到那个身影穿过侧墙上的的一扇小门消失了。奇怪的是,齐诺还是无法看清楚那个人,只看到一团深色的、云雾般的东西,好像根本就没有一个确切的形状。那团影子很快就不见了,小门发出低沉的咣当声,关上了。

“走,追过去看看!”齐诺说道,他已经飞快地冲过去,还没等蓝汐反应过来,就追到了门那里,把门拉开了。

“齐诺!”蓝汐焦急地喊到,“别!先等等我!”

虽然她知道齐诺从小练过武术,独自对付几名成年人毫无问题——尽管第一眼可能看不出来,因为齐诺的体型偏瘦,不像是多么强壮的样子。不过她的担忧显然和那个她也没看清的影子有关,那个影子与她对温特曼、哈尔斯的感觉一样,很奇怪,难以用语言描述……

小门前,齐诺也停了下来,向她招招手,蓝汐急忙跑过去。齐诺当然知道自己有多少分量,他可不是多么莽撞的人,不过他确实急于追过去看看对方究竟是何方神圣。但是眼下他更希望身边多个值得放心的人——黑影已经跑下了门后的台阶,彻底融入一片无法看清的昏暗中。齐诺隐约听到下方某处传来窸窸窣窣的摩擦声。

这片莫名的黑暗吓住了蓝汐,她猛地站住脚步,有好几秒迟疑不定,不敢向前追去。齐诺也犹豫不决,他向里面使劲一跺脚,以为会有声控灯能照亮通道,可惜什么也没发生。齐诺心里一紧,好像挡在面前的不止是黑暗,不止是缺少亮光,而是存在什么其他难以描述的东西,它吸走了光线,如果他敢靠近的话,也会吞没他。这种感觉如此强烈,齐诺和蓝汐有好一会儿都无法抗拒。

然后两人又听到了轻微的声音,齐诺拍拍蓝汐的肩膀,小声道:“你赶快回去,通知叔叔他们,我一个人追上去看看。”说完他鼓起勇气,冲下台阶。

然而身后也传来脚步声,他回头一看,蓝汐并没有离开,反而紧紧地跟着他,“你……”

“少废话,我要是走后你不见了怎么办?两个人一起互相也好有个照应。”蓝汐低声说,极力表现出很冷静的样子,但她微微颤抖的声线还是暴露了她真实的内心。齐诺勉强一笑,也不再说些什么,走在蓝汐前面开路。

眼前什么也没有——没有撞向他们的无形幽灵,没有无底的深渊,除了黑暗之外什么都没有。但是……齐诺很快就强烈地感觉到,黑暗中还是有什么东西,就像看不见的蛛网,在触碰他的脸和双手。他最初还以为是自己过度紧张、胡思乱想,后来却几乎能肯定这种感觉。就好像……他越过了一道看不见的界线,突然不在他的世界里了,而是在……

是在哪里呢?

齐诺突然有点庆幸有蓝汐陪在自己身边。这感觉异常恐怖,如果不是身后的人不断的喘息和坚定的脚步声,自己根本就不敢动弹了。

“这条路……感觉有点长过头了吧?”大概在黑暗中前行了几分钟后,蓝汐害怕地说。

“是啊,咱们的房间在二楼,按理说走这么久的话都快到地下二楼了,不过……我记得这家酒店没有地下楼层啊……”齐诺低声说。

“那咱们还追不追呀?这里有点不对劲。”

“等会儿,前面有亮光!”齐诺眯眼望向不远处,黑暗中有一团红光微微闪烁。他们急忙往前紧走几步,突然齐诺脚底一滑,没察觉到自己已经走到了台阶的尽头。他差点栽倒,蓝汐连忙扶了他一把。

“你怎么了?”她惊慌地问。

“没事,绊一跤而已。”齐诺摇摇头,无法相信地环顾四周。他和蓝汐似乎正身处一个小小的大约十步长的地下室里,这里既没有第二个门口,也没有窗户,墙体古老而坚固,正对的墙面上点着一个火把,刚才那一团闪烁的红光就是来源于它。

“那个人……在哪儿?”齐诺迷惑不解地问。

蓝汐茫然地摇摇头。她没有说话,齐诺从对方脸上看到和自己同样的困惑——那个人不见了。

《我在异世界闹革命》 第十四章:争斗 免费试读

十四

“泰坦尼克号?!”

“怎么可能,别开玩笑了!”齐诺几乎尖叫起来。一下子他明白了齐景然脸上无法相信的吃惊神情。每个人都听说过那场发生在巨型客轮处女航时的可怕灾难。它连同船上的一千五百名乘客沉没在冰凉的海水里,尸骨无存。

“不,我是认真的,”江嘉晨先生悲伤地说,“泰坦尼克号沉没的时候,宝藏就在它的货仓里。是的,现在还在那里。世界上只有艾尔罗号才能找到它并把它带回来。”

齐诺如同遭到当头一棒。江嘉晨先生到底知不知道他在要求什么?泰坦尼克号的残骸躺在海底的某个地方,也许是几千米深,有可能已经解体了。那么深的地方,水压、环境问题他们一无所知。还有,泰坦尼克号是1912年遇难的,那么眼前的这个人,究竟活了多久啊……

“嘉晨,我……我很遗憾,”齐景然迟疑地说,“恐怕你高估了我们以及艾尔罗号的能力。没有人知道那艘船的深度艾尔罗号是否承受得了,我哥虽然造出了它,但也没实际测试过吧?”

“这个您可以放心,”江嘉晨先生说,“我们知道船的确切位置,艾尔罗号足以应付的来。温特曼和哈尔斯他们也会陪你们去,给你们指明地点。”

齐景然摇摇头说:“恕我直言,嘉晨,你想的都太简单了。就算我们找到那艘船,也没法进入船体发掘你的宝藏。”

“我告诉您了,温特曼和哈尔斯会陪你们去。他们会做到的。您和您的朋友只需要带他们去那里,这就是我的全部要求。”

“可我不能那么做,”齐景然坚持说,“太危险了,那下面什么情况都有可能发生。我对艾尔罗号的操作水平也只限电脑模拟操作,第一次操控就去那种地方我做不到,更何况齐诺还要帮**控,我不能冒这个险!”

“我了解景瑞造的船的情况,”江嘉晨先生说。他的声音还是那么友好,但是能听出一丝强硬,“艾尔罗号一切性能正常,您和齐诺确实可以先提前练习一下它的控制方法。艾尔罗号最迟可以在五天后出发。”

“不可能!”齐景然抗议道,“去水下五米的地方航行和潜到五千米的海底,那是有区别的!”

“泰坦尼克号在大约两千米深的地方,”江嘉晨先生回答说,“这对于艾尔罗号来说不成问题。”

齐景然愤怒地说:“但那只限于理论!理论!如果我哥的计算有一丁点儿错误,或船体有一道肉眼看不到的不密封的接缝,或者一道细微的裂痕,整艘船就会像个罐头一样被压扁,到时候我们怎么死都不知道。我需要几个月的时间来保证艾尔罗号能承受这种压力。”

“我们可没有那么多时间,”江嘉晨先生冷冷地回答,“温特曼和哈尔斯必须在两个星期内完成他们的任务。”

“不可能!”齐景然坚决地说。

“是有一些风险,我承认。”江嘉晨先生说,“但恐怕你们必须接受。”

“我不信你会做出这样的决定,”齐景然说,“醒醒吧,嘉晨。我的回答是不,绝不!我不能为了根本不清楚的目的而把孩子们的生命连同艾尔罗号当儿戏。”

“如果我坚持这样呢。”江嘉晨先生皱起了眉毛。

石洞中气氛有些紧绷起来,齐诺感觉到季舒燕走到他身后,不易察觉地绷紧了身子。

“你想干什么?”齐景然眯起双眼问道。

“真的很遗憾,我不得不坚持把你们留下来。”

“到底是什么意思?”齐景然握紧了拳头,“难道我们是你的囚徒不成?”

“我并不喜欢这样的解决办法,”江嘉晨先生严肃地说,“但是看来只好如此了。”

“不行。”齐景然回答。他向江嘉晨和他的两个陪同走近一步。哈尔斯马上向前一闪身,站到江嘉晨面前保护他。

“求您了,先生,”江嘉晨说,“看在景瑞的份上,不要把事情弄得更糟。”

“如果你真的当我哥是朋友的话,就应该对我们放尊重点!”

后来的事情发生得非常快:季舒燕闪电般地从齐诺身边跳了过去,试图用一招太极擒拿手的动作抓住哈尔斯。尽管外表不起眼,但这名保镖的搏斗技巧相当出色,齐诺曾亲眼看到季舒燕单挑五个对手,并且很轻松地打败了他们。

但是他没有跟哈尔斯那样的人交过手。

他们谁也没看清楚哈尔斯做了什么。有一秒钟他好像变成了一团阴影,在那一瞬间,他们只看到面具露出的一双湛蓝瞳孔宛如闪电般游移。随着“咚”地一声闷响,当齐诺重新看清对方的时候,季舒燕已经趴倒在地,大口大口地喘着气。

“季舒燕!”齐诺等人惊叫起来,连忙围上去查看他的情况。

这位强大的保镖咬紧牙关摆了摆手,他捂着胸口勉强说道:“还好,我没事……”

齐景然粗略检查了一下季舒燕的伤势,然后转身愤怒地瞪向江嘉晨,对方面容渐冷,脸上不再挂满笑容。

“那么,这就是您的答案咯,先生。”他严肃地说,态度很是坚决。

突然他右手一挥,用手指向齐巧儿和蓝汐。齐诺等人还没反应过来,哈尔斯就一个箭步跨向女孩们,粗暴地抓住她们并举了起来。

蓝汐两人吃惊地大叫,季舒燕发出愤怒的呼哧声,再一次冲向哈尔斯,却被对方一脚踢得哧溜滑出几米开外。齐巧儿拼命挣扎着,用脚狠狠踹着哈尔斯的身体,她发现自己简直就像在踹一团空气,起不到一丁点儿作用。而哈尔斯的力气实在是恐怖,一手抓一个女孩根本毫不费劲。

“**!”

齐诺、孟子墨和叶瑾几人都跳了起来,季舒燕也强撑着站起身。哈尔斯迅速地闪到后面,那名导游上前挡在了他和众人之间。齐诺愤怒地盯着对方,全身的肌肉开始紧绷,而导游面具后的一双蓝色瞳孔也越发变得瘆人。

“住手!”在这千钧一发之时,齐景然厉声吼道。他飞快地挥了下手,警告地看看齐诺,然后转向江嘉晨先生。

“江嘉晨!你这是什么意思?”他低吼道。

“您和您朋友们的反应让我很不安,”江嘉晨先生说,“我很失望,我们无法进行一次愉快的交流了。”

“那你指望什么呢?”齐景然倔强地问,“我会向一个**的勒索者低头?”

“不是,”江嘉晨先生说,“您这样误解我真让我心痛,我不是您的敌人。如果还有其他选择的话,我是绝不会使用这最后一招的。但是我们没时间耗在谈判上了。很抱歉,你们逼得我只好做一件本来想避免的事。”

“什么事?”齐景然咬牙问。

江嘉晨头一歪指着蓝汐两人,眼睛却一刻也不放过齐景然。“我必须让您满足我的心愿,下潜到泰坦尼克号的残骸那里去,”他说,“为了保证您不会食言或者背后耍花招,我留下蓝汐和齐巧儿。只要您把我需要的东西带到这里来,就可以把他们两个完好无损地领回去。”

“你想把她们当做人质?”齐诺低吼道,他瞪大眼睛,仿佛能从中喷出火来——他已经恼怒到极点了。

“我更喜欢用客人这个词,”江嘉晨先生认真地说,“我保证没人会动你女朋友和你妹妹一根头发。”

“没门儿!我特么决不答应!”齐诺说,“决不!”

江嘉晨先生不予回答,因为在他看来齐诺根本没有什么资格和他对着干。

“如果我们不回来或者回来晚了怎么办?”孟子墨问,“你会怎么对待她们?杀了她们吗?我不信你会那么做!”

“当然不会,”江嘉晨先生回答,“我既不会让她们死也不会让她们受一丁点苦。绝不会。但是只要我活着,你们就别想再见到她们。”

“什么!你这个**!”齐诺大怒,“我特么要……”他说着就要冲过去动手,齐景然见状急忙拉住了他。

“噢,齐诺少爷!”江嘉晨先生打断他,“不要让事情变得更糟。你肯定不相信,但我这么做真的很难过。”

“那你就别这么做啊!”

“那不行,”江嘉晨先生回答,“我别无选择。泰坦尼克号上的东西必须要带回来,不管发生什么情况,也不管以什么为代价。你们以后也许能理解我为什么要这么做。”

齐诺火冒三丈,他恨不得冲过去把哈尔斯他们撕成碎片,但是潜意识不停的在提醒他,他没有那个能力。

江嘉晨先生击了下掌,哈尔斯应声转过身,把还在死命挣扎的蓝汐和更为激烈挣扎的齐巧儿带出石洞。

“你们有五天时间准备一切事物,”江嘉晨先生说,“导游会带你们进入艾尔罗号并为你们找出所有操控资料。当然,越快出发越好,我相信你们可以做到的。”

“等一下!”齐诺喊到。江嘉晨先生已经转身要离开这里,听到齐诺的叫声便停住了,回头看着他。

“我……我想和蓝汐她们告别一下,”齐诺说,“求你了行不行?!”

“她们什么事也不会有,”江嘉晨先生淡然说,“我向你承诺过,你不用担心。”

“但我只想说声再见而已!”齐诺坚持道,“别的没有!”

齐景然望了望面前的走廊,然后摇摇头,“恐怕这不行,我很抱歉,少爷。”

有什么不对劲。

“蓝汐?巧儿!”齐诺大喊道,“你们能听到吗?他把你们带到哪里去?”

“齐诺!”蓝汐的声音很是惊慌失措,“我不知道,我什么也做不了!他——”

“哥——”

两人的话突然中断了,像被生生掐掉了一般。齐诺的脑袋里嗡地一声,突然一片空白,就好像里面有扇门给关上了。有什么可怕的事情发生了。

“不,不要!蓝汐!巧儿!”齐诺大声叫喊。恐惧给了他强大的力量,就连导游也没来得及抓住他。他发疯似的冲过面具人的身旁,飞快地闪开对方伸出的双手,跑到了走廊上……

然后他像被雷劈中一般愣在原地。

哈尔斯消失了!他面前有数十米长的楼梯,从哈尔斯离开石洞开始计算时间,他根本就来不及走到楼梯尽头,即使是用跑的也不行。

但他就是不在那里了。他和蓝汐以及齐巧儿一起消失了,无影无踪,好像从来没存在过。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