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武侠仙侠 > 正文

主角叫楚弦[大仙官]最新章节完整版阅读

编辑:森鹿姑娘 2019-04-28 22:47:39

主角叫楚弦[大仙官]最新章节完整版阅读

《大仙官》已上架微信公众号:轩轩文学,关注后回复:大仙官 即可阅读全文

《大仙官》小说简介

作者对于把握文字的控制情感能力非常好,牵发一动全身。全程高糖,牙疼不赔。。主人公叫楚弦的小说叫《大仙官》,它的作者是暗黑茄子倾心创作的一本仙侠小说,内容主要讲述:安城向东三十里是灵县,楚弦的家就在这里。灵县是一个小地方,东城门到西城门穿城而过,也刚刚够走千步。因为是小城,所以就连城墙都是土墙,混合了杂草黄土,常年风吹日晒,里面的草絮已经是暴露出来,有的地方,更。完结小说《大仙官》由暗黑茄子最新写的一本仙侠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楚弦,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执笔仙路写长生,笑谈天地任逍遥。一场黄粱梦,让寒门士子楚弦拥有了后世记忆,在这个神佛为尊的大世界中,想要不为蝼蚁,不被奴役,唯有自强不息。

精彩章节试读:

白子衿所指胡说八道之人,自然就是冯侩。

这下在场的学子不吭声了,刚刚他们也只是人云亦云,起哄跟着嘲笑楚弦,但如果有真凭实据,证明楚弦是真的因病缺考,那再拿这件事做文章就不妥了。

尤其是能被主考官以‘品德端正,学子典范’这八个字来评价的,那可是很少很少,这是一份荣耀,他们若再嘲笑,岂不是在抨击贡院主考官,那才是自讨苦吃。

当然也有人怀疑,但他们的身份地位,自然是无法印证这件事,更何况,看样子学堂蔡先生也能证实这件事,所以不吭声为妙。

冯侩不置可否的冷笑一声,也没有再说话,而是转身就走,不过走时回头看向楚弦的一眼,带着明显的恨意。

“楚兄,这冯侩不会善罢甘休,而且刚才,若不是蔡先生及时赶来,你就麻烦了。”苏季这时候小声说道。

楚弦一笑:“是啊,若非蔡先生赶来,我倒也能狠狠揍那冯侩一顿。”

苏季一听,心中暗笑楚弦在说大话。只是他哪里知道,楚弦还真没说大话,现在他要揍冯侩,还真不费什么力气。

刚才的风波过后,不少人都知道,冯侩不会善罢甘休,楚弦虽逞了一时之能,但以后肯定会倒霉,在灵县,楚弦又怎么可能斗得过冯侩。

他们却不知,从今天开始,不是冯侩会不会对付楚弦的问题,而是楚弦,会不会放过冯侩。

楚弦躬身与蔡先生道谢,后者摆摆手,也没多说什么,只是叹了口气便转身离去。楚弦又看向那边的白子衿,然后走了过去。

这一次来,楚弦就是为了见白子衿。

梦中相隔三十载,又见白子衿,楚弦自然是感触良多,毕竟眼力和心境已经完全不同,所以此番楚弦再看白子衿,总觉的有什么地方不对,只是又说不出什么地方不对。

一时之间,竟是有些失神。

倒是对面白子衿开口道:“楚兄今日有些不对劲啊,我脸上有什么?”

说着,还用手指摸了摸脸。

却是楚弦刚才想事情,一直盯着白子衿,此刻反应过来,急忙笑道:“是我想事情入迷,走神了,对了,刚才多谢白兄仗义执言。”

楚弦知道白子衿很神秘,只不过没想到他连贡院的纪录文案也看过,一般人,能轻易翻阅吗?

一时之间,白子衿在楚弦心中越发的神秘起来。

但楚弦的性格是,对于真朋友,对方不说,他是绝对不会问的。

白子衿果然只是笑笑,什么都没说,也没解释,一如既往。

偏偏楚弦并不觉得有什么不对,相反,他很喜欢这种感觉,知己的感觉,有些事情无需多言,一切尽在不言中。

一旁的苏季估摸也熟悉了这种气氛,他没说话,因为苏季知道,白子衿看样子对谁都很友善,但偏偏这份友善内包含的却是那种拒人以千里之外的冷傲。

可这一份冷傲,并不包含在对楚弦上。

说白了,楚弦在这里有两个朋友,一个是他,一个是白子衿。而白子衿则比楚弦还惨,他只有一个朋友,那就是楚弦。

至于自己,苏季还是有自知之明,知道白子衿‘看不上’自己。

苏季很识趣,此刻他借故和另外一个相熟的学子攀谈,离开了。

这时候白子衿少见的主动说话:“只考了一科,虽说理论上还有入榜的可能,但难度之大,非常人能及,还希望楚兄不要气馁,大不了,来年再考!”

楚弦知道白子衿是在安慰自己,对于一向少言寡语的他来说,已经是让人颇为意外了,楚弦点头:“读书求圣之道长远,又何必在意一朝一夕,多一年,说不定下一次还能博个榜生第一。”

听到这有些自恋的话,白子衿笑了。

说实话,他笑的很好看,别人可是笑不出这种惊艳,这时候楚弦心中不知怎么的居然冒出一个念头。

可惜是男儿,若是女子,这般笑容足以倾国倾城了。

楚弦突然觉得自己这个想法很可笑,当下又正色道:“况且,白兄也说了,一科成绩,或许也能创造奇迹而入榜,我楚弦便是有这般机缘也说不定。”

这次白子衿摇头:“一科入榜,难度太大,至少百年之内没出过这种惊才了,人说百年惊才,千年神才,若是那么好出,也不会有这一句话,但,还是希望楚兄交上这好运。”

楚弦这时候又道:“白兄这一次,应该可入榜了。”

这话楚弦不是胡说八道,梦中的白子衿,这一次乡试在灵县是第一,安城第二,的确是入榜成了榜生。

白子衿笑笑,没有说他自己,在楚弦看来,这是一种自信的表现。

两人相视一笑,沉默许久。

也不知道白子衿想到了什么,原本的笑脸当中,居然是带着一抹忧色,换做是以前的楚弦是看不出来的,但入梦三十年,楚弦早已经学会察言观色。

白子衿显然是有什么烦心事。

就在楚弦想着要不要问问的时候,外面走进来一个老者,楚弦认得,这是白子衿的车夫,平日里经常见,也算是熟人。

见到老车夫进来与白子衿悄悄说了几句话,后者轻叹一声,与楚弦告辞,只说家中有事,需要立刻赶回。

楚弦一肚子话没问出来,但也没有阻拦,看了一眼老车夫,楚弦眼睛一眯。此时今日,楚弦眼光不凡,以前看不出,但是今次再看着老车夫,居然发现对方看似衰老,甚至有些驼背,但行走稳健,生机盎然,吐息浑厚,观穴,气血强横。

这老车夫,居然是一个武道大家。

一直回到家中,楚弦依旧在想着这件事,梦中的东岳府君,那可不是白叫的,二十多年的‘鬼门腾云拳’,也不是白练的。

在天唐圣朝当官,有一个好处,那就是一旦有了品级,便可以名入官典。官典有名,可得圣力洗髓增脉,得官术加持,甚至成就‘法身’。这是其他世俗之修无法比拟的,而且有官典庇护加持,愿意修炼的,可事半功倍,不愿修炼也能施展官术,远超普通人。

梦中楚弦入仕之后,一路摸爬滚打,才成就不凡,天唐圣朝尊仙道,所谓仙道,便是人有山岳之力,比肩神佛鬼神,乃是大道。

而武道,楚弦就了解不少,至少以他的眼力,是能看出一个武道高手的深浅。

白家的老车夫,就是一个武道大家。

对方有多厉害,楚弦暂时不好妄下评论,但至少也得有二十年以上的功力,甚至可以和梦中习武多年的自己相提并论。

这样的人物,若在灵县这小地方,那必然是顶尖人物,但偏偏,对方却只是一个车夫。

对于白家,楚弦越发觉得深不可测。

但此时楚弦没有太过放在心上,当务之急,乃是弄到银两,买药材,替母亲调理身体。

《大仙官》 第四章 母亲 免费试读

安城向东三十里是灵县,楚弦的家就在这里。灵县是一个小地方,东城门到西城门穿城而过,也刚刚够走千步。

因为是小城,所以就连城墙都是土墙,混合了杂草黄土,常年风吹日晒,里面的草絮已经是暴露出来,有的地方,更是塌了一部分,剩下的就像是一个孤零零大土堆,平日里一些家里没钱去上学堂的毛头小子就在这里吱哇乱叫爬上爬下,好不欢乐。

此刻,几个玩的灰头土脸的半大小子看到楚弦,立刻是嚷嚷道:“书呆子回来了,书呆子回来了。”

书呆子!

楚弦自嘲一笑,的确,自己以前还真的是只知道读书的书呆子,一心想要入仕,想要出人头地,想要让辛苦带大自己的娘亲在亲戚和乡亲那里有面子,过上好日子,如此,反倒是为人木讷,被人叫了这么一个‘贬义’的绰号。

换做入梦之前,楚弦多半会训斥几句,加上一些圣人的引言,说一些你们不学无术之类的话。

但是现在,楚弦入梦三十年,梦中的东岳府君,心境已经不同,此刻只是笑笑,便朝着这土城东巷自家小院走去。

临近家门,楚弦居然是忐忑起来,胸腔里的心也是咚咚乱跳。

梦中,他的母亲楚黄氏在他这一次乡试之后就患了重病,最终坚持了不到半年便撒手人寰。

对于从小丧父,母亲便是天的楚弦,打击不可谓不大。

也因为如此,梦中第二年的乡试楚弦因为思母,同样没有考过,直到第三年发愤图强这才考过成了榜生。

虽是梦,但真实。

之前种种已经证明梦中的事情会发生,自然,等同于重新开始的楚弦不会让梦中的悲剧重现。

破败的围墙,院子的门因为年久失修,还得用手托着一些才能推开,这里便是楚弦的家。虽然只是隔了两天,但再回到这里,仿佛是隔了很久很久,恍若隔世。

听到动静,屋子里走出来一个妇人。

妇人四十岁不到,已经是两鬓斑白,饶是一声粗布衣,但也能从眉宇之间看出当年的风韵美丽,仔细看,还能看出和楚弦有些相像。

她就是楚弦的母亲,楚黄氏。

在灵县里,她被人称为‘寡妇’,历来寡妇都被人瞧不起,可想而知这些年她一人带大楚弦,是何等的辛苦,不然也不会容颜未老就熬白了头。

看着自己的娘亲,楚弦忍了一路的眼泪终究是没有忍住,此刻是夺眶而出。

梦中三十年,娘亲头一年不到就去世了,可想而是楚弦是有多么思念她,若无慈母省吃俭用供自己读书学法,楚弦也只会像那些庄稼汉一样,从此平凡一生。

再见到活生生的娘亲,别说是楚弦,换做任何一个人都难以自抑。

日落山头,土墙头的熊孩子已经回家,只有几条老黄狗趴在土墙上,享受残存在土里的温热,民家炊烟,家家围坐桌前,或锦衣玉食,或粗茶淡饭。

屋舍内,楚弦吃完母亲亲手做的面条,这是他梦醒之后,吃的最好的一餐。刚刚收拾了碗筷的母亲还笑话楚弦,说儿子啊儿子,乡试的确是难考,一般十考八不中,你若是没考好,来年再考便是,何必哭鼻子。

楚弦自然不能将实情道出,毕竟太过匪夷所思,等到嘱咐母亲早点休息之后,他却是没有像往常那样秉烛夜读,拥有神海书库,任何书,只读一遍便足矣。

此刻,他坐在院子里想事情。

梦中的楚弦,读过《回春医典》,也因为曾在县医馆担任一个无品的小吏,而钻研过医术。即便是后来官做大了,楚弦也没有将医道拉下,而且是越学越精,尤其是后来融合仙道之术,创立诸多著作,救死扶伤,也因此,东岳府君最出名,不是他的文采,也不是统御鬼神之法,反倒是他的医术。

自然,望闻问切他是熟悉的不能再熟悉。

刚才在没有引起母亲怀疑的前提下,楚弦就完成了对母亲的诊断。

结果是让楚弦心惊不已。

母亲的身体果然是出了问题,而且是大病前兆,很快就会病发。好在,还有时间挽回和弥补。楚弦此刻想着的,就是如何医治母亲。

若是梦中那种修为所在,要医治母亲倒也不是什么难事,但现在,他只是普通人,想要重新修炼,也不是一日之功,所以只能用普通人的法子。

正所谓病来如山倒,病去如抽丝。

可这重病也不是说来就来,那也是经过长年累月积劳成疾,母亲多年一人操劳,已经是将身子熬垮了,这种情况,只能是慢慢调理,日常饮食上也得增加营养,当然,若是每隔一段时间,加持一些养生祛病的术法,那效果会更好。

治疗的法子,楚弦经过思量已经是心中有数。

用这法子,先压制重病,然后慢慢治疗调理,三五年,就可以将母亲的身子完全调理好。

但很快,楚弦就想到了一件尴尬无比的事情。

他这法子的确有用,毕竟梦中,他可是医道大家,他开的治病调理的方子,一些人甚至是会花重金来求。

可问题是,无论是药补还是食补,祛病的药方,甚至是调理的术法,这都是要花钱的,而且价格不便宜。就以现在家里的情况,别说一个方子,就是方子里的几味药,怕是都抓不起。

这是一个大问题。

巧妇难为无米之炊,楚弦医术再高,没药也不成。

当然若是自己最终能入仕,哪怕只是有一个最低的官位,每个月都会有不错的俸禄,倒是勉强可以支撑一下。

天唐官员的俸禄很高,这是最好的法子。

但楚弦显然不能干等,一来能不能入仕,这件事现在真的不好说,崔焕之大人能不能看到自己的卷子,就算看到了,能不能品味出里面的价值也是未知之数,万一看不出这一篇一科五术的谋术文章,那一切都是妄想。哪怕是能看出来,因为自己之前四科成绩都没有,崔焕之有那种引荐自己入仕的魄力吗?

这不确定。

除此之外,万一自己算错了,很可能自己的文章,都不一定能到了崔焕之手里,如果是那样,入仕之事就更没戏了。

若是这一次不成,就只能再等一年。

自己能等,母亲能吗?

所以绝对不能一棵树上吊死,得想其他赚钱的法子。

……

灵县是个小地方,但地方再小,五脏俱全。饭馆私塾学堂,一应俱全,更有一个练武场,平日里县衙捕头衙役也会来习武练拳。

鸡未鸣,瓦晨霜,楚弦已经起床。这是楚弦梦中形成的习惯,读书文采虽然重要,但后来楚弦在入仕之后,修仙道,学医法,但却是忽略了一件事。

那就是最开始肉身的锻炼,梦中楚弦虽为东岳府君,但却是遇到了难以突破的瓶颈,缘由,就是他年少时,忽略了武道锻体的重要性,虽说后来他也学拳锻体,但效用就差了太多,所以他起早,是为了练拳。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