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武侠仙侠 > 正文

[仙踪:寻师不见]免费阅读 主角叫楚弦一的小说免费阅读

编辑:一抹晨曦 2019-04-28 23:27:16

[仙踪:寻师不见]免费阅读 主角叫楚弦一的小说免费阅读

《仙踪:寻师不见》已上架微信公众号:轩轩文学,关注后回复:仙踪:寻师不见 即可阅读全文

《仙踪:寻师不见》小说简介

比起几部成名作文笔稍显稚嫩,但是有几篇让人看到了一个不一样人物。主人公叫楚弦一的小说是《仙踪:寻师不见》,本小说的作者是蹉跎未烬所编写的仙侠奇缘类型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陌弦是无语的:“......”算了,好歹是一个办法。陌鸢看陌弦默认了,再度问到:“是今天开始挖还是......”陌弦黑着脸头也不回的就先行离去,陌弦愣了片刻才听到自家徒儿的声音传来:“今天要挖的话你自。楚弦一是小说名字叫《仙踪:寻师不见》里的主角,本小说的作者是蹉跎未烬,小说主要的讲的是:这是一个清(疯)冷(疯)高(癫)贵(癫)的师父身后跟着一个负责收拾烂摊子徒弟的故事。有难,徒儿上。有苦,徒儿吃。势必把师父宠上天!……等等,这到底是徒弟还是夫君?(这是作者的第一部长篇,希望不会太惨。

精彩章节试读:

艰难的吃完了一顿饭,小徒弟都要怀疑他明天能不能平平安安的去参加测试了,反观自家师傅,没有一点不适,自家师傅果然异于常人。他忍不住问出口:“师傅,你一般什么时候会做饭?”

陌鸢空出一只手撑着下巴:“我做饭大多数时候都是实验来着,做好了就端去给你漠遥师叔尝一下,记得他每一次都是赞不绝口,然后为师才会自己吃,毕竟为师不敢用自己的生命开玩笑,所以只能把你师叔当小白鼠了。”

小徒弟不禁对这位师叔肃然起敬,无论是真的喜欢吃这种口味还是为了讨师傅开心,他都是被自己仰望的存在。

“那师傅,你的糕点又是怎么回事?”

换一只手撑住下巴,“这个,为师不喜欢在糕点上创新,所以所有的糕点都是安书上的做的,我觉得书上的糕点味道挺不错的,所以没有花心思。”

这下小徒弟放心了,只要不让自家师傅做饭,做做糕点还是可以的,他现在想说,师傅,您老做饭也不要创新好不好?

晚上,陌鸢帮自己小徒弟临时抱了一下佛脚,不过那个一系列的事项都是自己想出来的,所以说这个佛脚抱得好啊!

教了小徒弟在明天极有可能会用到的东西,顺便吧唧了小徒弟两下,陌鸢觉得自己圆满了,虽然最近烦心事比较多,但是自从千年前变得有点性格古怪,陌鸢就很少将任何烦心事放在心上超过一晚。

由于这次测试是陌鸢主持的,所以很少出门的陌鸢也不得不到场。抱上小徒弟一番腾云到了另一个山头,即使平时很淡定的小徒弟也一愣一愣的看着迅速变化的四周,显然还沉浸在自己飞起来的喜悦中,陌鸢欣慰,这才是一个小孩子该有的表情,整天一个小大人的样子不利于心理健康。

停在了观心峰顶端,那里已经站满了弟子,看着自天而降的青衣少女,老师级别的微微拘身,而弟子都跪倒,就像一棵棵被风吹倒的小树苗,没错,长渊门的统一服装就是绿色的,当初陌鸢才来的时候喷了这件事很久,这他妈就是一棵棵大葱啊!最后在她的师傅的**下不得**上一身大葱外套,是的,在这个长渊门唯一能镇压住陌鸢就这样他们的师傅,长渊元尊,不过陌鸢来了一百年他就云游去了,至此陌鸢再无压力,可以祸害四方。

如今看到那一棵棵大葱陌鸢有了一种熬出头的感觉,终于是她看着这些弟子变二货了,不过……自家小徒弟似乎没有穿这个统一服饰,呵呵呵,等他出来一定要给他搞一件来穿上,而小徒弟还在毫不知情的看着跪倒的小树苗。

“起来吧,今天大家知道是要干什么吗?”踱步到正前方的太师椅上坐下,尾指轻轻的叩响扶手,眯着眼平静的看着下面众人。

“这个我们都知道,这次是由仙尊定下的新规矩吧,刚刚入门弟子要通过这次测试才可以留在这里,过不了即使是世家子弟也要赶回家。不过我们就不明白了,明明闯过了迷踪林,为什么还要来一个测试,不是说只要能在三个月以前到达长渊门主峰就可以入长渊门门下吗,现在又来一个测试是不是耍我们啊。”此人语气中尽是不满,陌鸢勾起嘴角,这个人就是当初在自己徒弟受伤时幸灾乐祸的家伙吧,果真是不知天高地厚。

不等陌鸢教训就有人帮忙教训了,“大胆,尊者可是你能质疑的,尊者做这个觉得自然是有她的考虑,哪里容的下你在这里放肆。”司徒岳已经训斥出声,他那本来俊秀脸上满是不容侵犯的严肃,陌鸢觉得有趣,她那个吊儿郎当的师兄竟然教出了这么一个正经徒弟,果然是奇事一件。

陌鸢也缓缓开口,“竟然你们质疑我的决定,那么就请过了这次测试再来和我讨价还价。”语气依旧是不温不火的,丝毫感受不到她的愤怒。

陌鸢:“那么……现在测试正式开始了,皓诀,开启临渊之门,送他们过去吧。徒儿,你过来,为师再交待几句。”毫不掩饰她的护短。

那边已经有弟子陆陆续续的进入临渊门,小徒弟迅速走到陌鸢身边,“师傅,不知还有什么需要徒儿谨记的?”

“现在为师告诉你之前送给你的那个项链的作用,为师可以通过它与你联系,所以遇到困难时不要慌,实在是撑不下去了就告诉为师,为师会指导你的,莫慌,一切有为师。”陌鸢只是告诉了他这个项链的其中之一的作用,其他的……不急,而且这一次还不可以使用守护功能,要不然师兄他们一定会到她的无妄宫唠叨,所以无奈,只能暂时封印了这个功能。为了确保小徒弟的安全,自己还需要一直盯着,唉,这又当师傅又当娘的,着实累人。

跟随大部队进入临渊一界,然后楚弦一就一个人慢慢地闲逛起来,因为自己经常待在无妄宫,所以基本上不认识什么人,朋友也没有,他也认为朋友不太重要,因此现在是真的找不到人一起了。

昨天师傅普及了一下各种妖魔的特征,幸好自己记性不错,记了一个七七八八,也不太担心这些个妖魔,而这里最大的麻烦就是各种阵法和迷林,一不小心就会丧命在此。不过昨天师傅有预先警告,不能走的地方已经告诉过他了,现在只要按一定的路线,撑过七日就可以了。

最先看到的是一汪湖泊,水中清澈见底,可是有一个不太寻常的就是水中竟然没有生物,这就奇怪了。楚弦一猜想水中是不是有古怪,不然为什么一种生物也没有,太不寻常了,不由得守在这里想探个究竟,师傅说只要熬过这三天就好了,并没有什么任务。

不知不觉已经从早上呆到了晚上,这里也没有人来,看来找个地方不太好找,如此想着楚弦一也觉得可以睡一觉了,他才刚刚从仙门派发的储物袋中拿出装备准备睡觉,那边就一群人冲了过来,直接往水里跳,激起了一片浪花,而他们后面是一群变异的飞天蟑螂,蟑螂在水面上停了下来,然而还没有等卫止垣做好防御准备,那群蟑螂就被吸到水底不见踪迹了。

楚弦一诧异了好久,这里……有什么问题?之前跳入水中的人也不见出来,真是奇怪。

幻境之外,陌鸢捂脸让一旁的老者把人带出来吧,这几个真是……不想说了,才一天就不得不出来了,没错,在里面身死就要被带出来,也就是说他们不能继续参加测试了。出来的人一脸黯然,他们,没有过。

陌鸢看不过他们那个死气沉沉的样子,“好了,不要摆一张死人脸,现在出来也不一定就会被赶出去,还要看你们在里面的表现,还是有机会的。”只不过不能作为关门弟子,如果人品不错外门弟子还是可以留下的。

《仙踪:寻师不见》 第十六章 原来挖坑需要工具 免费试读

陌弦是无语的:“......”算了,好歹是一个办法。

陌鸢看陌弦默认了,再度问到:“是今天开始挖还是......”

陌弦黑着脸头也不回的就先行离去,陌弦愣了片刻才听到自家徒儿的声音传来:“今天要挖的话你自己来。”

好吧,竟然是徒儿动手当然是徒儿决定啥时候挖,她可不愿意自己搞得一身土。

第二天一早,陌鸢和陌弦坐在客栈大堂吃饭,客栈掌柜无声无息的走了过来站在陌鸢身后:“你们昨天晚上出门了吧,院子里的狗和我说了,怎么样,有发现吗?。”

陌鸢转过头,入眼的就是客栈掌柜那张老肉横生的脸,吓得她一个踉跄,差点从凳子上摔下来。

那掌柜的也不等她回答又悄无声息的走了,回过神来的陌鸢拍拍胸口:“妈呀,吓死我了,这人怎么没有声音,还有,徒儿啊,我们竟然被发现了。”

陌弦:“我还以为师傅你不怕任何东西了,没想到一个人就把你吓到了,昨天被发现了以后小心点就是,他还为我们提了个醒。”

陌鸢:“我是没啥怕的东西,不怕鬼不怕妖魔,但是,这突如其来的惊吓还是很吓人好不好。徒儿啊,看来今晚上不能再翻墙了。”她忘了她怕蝙蝠……

“不翻墙就走大门啊!”

“说的也是,隐身就走出去了。”陌鸢摸了摸下巴。

离晚上还有一段时间,陌鸢决定利用白天补觉,晚上做偷鸡摸狗……啊呸,除暴安良的事,于是乎又睡了一个白日。

夜幕降临,街道上开始变得寂静,虽说白日也不热闹但好歹还有人,晚上嘛,真的是鬼影子都见不到。陌鸢影身去到自家徒弟的房间,没想时机不对,自家徒儿正……光着上半身,吓得陌鸢隐身术都忘了,陌弦看到突然出现的师傅,淡定的随手拉了一件衣服披上,如果不是那微微抖动的手和隐隐变红的耳根还真让人以为他淡定得很。

陌鸢也发现了,不由得感叹她这徒儿还真是闷骚得很啊,啧啧啧,总是装的一副什么都不在乎的样子,不过她也不好揭穿他,不然徒儿恼羞成怒今天挖坑,喔不,是挖地道的就是她了。

陌弦:“师傅你下次进来的时候请敲门,徒儿已经长大了,毕竟男女有别,还是注意点的好。”

陌鸢笑道:“就你那小身板,为师不知道多少年前就看过了,不打紧。如今其实也没有变化多少,而且为师敲门不就暴露了吗?”

陌弦想起当年他洗澡时一回头看见自家师傅站在他身后的场景就咬牙切齿,虽说自家师傅偶尔行为古怪了点但好歹也算知晓分寸的,怎么就做出光明正大看别人洗澡的事了,要看也偷偷看好吧,不是,被带歪了,他师傅就不应该看别人洗澡好不好,要是他知道了他家师傅经常在他漠遥师伯洗澡的时候去找他不知道会做何感想。

陌弦还是用淡淡的语气说到:“那师傅你就别看啊,反正没看头,所以你为什么不转过身去。”

“......”陌鸢觉得最近徒儿的脾气是越来越大了,难道脾气和年龄相关?当年那个对她言听计从,从不反驳她的话的乖徒儿一去不复返了,她好怀念那时候的徒弟啊,让他做什么脏活累活从来毫无怨言,试吃自己做的菜也是欣然接受,如今却各种藐视她,她好心酸。

陌弦系好衣带理好衣服,就自己使了隐身术先行离去,陌鸢没法只能循着徒儿留下的气息尾随,去了昨晚蹲了许久的地方。

陌弦看着空手而来的陌鸢:“师傅,工具了?”

陌鸢不解:“什么工具?”

陌弦无语:“师傅你是想让我用手挖还是用脚挖,我是做不到,要不你来?”

陌鸢这才恍然大悟,不能怪她啊,她又没有挖过坑,怎么会考虑到这个问题,可是看徒儿这架势,如果她不给他工具的话,估计今天挖坑的就是她了,于是飞快的遁走,偷偷摸进一家卖农具的店里顺了一把铲子,本来她想是不是还可以多顺两把,但是一想,要是徒儿看见两把铲子会不会把她也叫过去挖坑了?毕竟最近的徒儿她是真的琢磨不透。

陌鸢用了她平生最快的速度赶了回去,把铲子往徒儿手中一扔就蹲下等着欣赏徒儿挖坑了。

陌弦看着手中的铲子又无语了一阵,最后还是说到:“师傅,你难道不知道挖坑不止需要铲子吗?锄头了?没有锄头只有铲子你来挖给我看看。”

陌鸢愕然,原来还需要锄头,原谅她没有做过村姑没有挖过坑,于是只得再跑一趟,这一次她不仅拿了锄头回来,还有一些她认不到的,当然全部都只拿了一个,她才不会给徒儿奴役她的机会。

其实陌弦根本就没有想过让自己师傅动手,虽说这几年他长大了,有自己的想法,但是尊师重道还是一直坚持着,只能说陌鸢真的是想多了。

陌弦把袖子挽起来,拿过锄头先松一松土,才用铲子铲去松了的泥土,而陌鸢则是看的一脸恍然大悟的样子,原来是这样操作,又学到东西了。

陌弦动作很快,一个时辰已经挖到他那么高的深度了,而蹲着欣赏徒儿挖坑的英姿的陌鸢已经毫无形象地坐到了地上,眼睛一眨一眨的,已经快睡着了。再过了一个时辰,陌弦已经将坑挖到了可以挖地道的深度了,准备往结界的方向挖,等他从坑里爬出来跟师傅报备的时候才发现自家师傅已经睡死在地上了。

陌弦叹口气,走过去将自己的外衣脱下来,使了个清洁术然后铺到地上,然后将陌鸢抱了上去,又走回去挖地道。

又是两个时辰,陌弦总算把地道挖通了,这才回去摇醒陌鸢,陌鸢睁开眼时眼中尽是迷茫,脸色也被睡得红润了,陌弦心里一颤,自家师傅睡醒的样子他还是第一次见,竟然意外的动人。

陌弦强装镇定:“咳咳,师傅,地道已经挖通了,只是天也快亮了,我们还进去吗?”

陌鸢先捂了一下眼睛帮助自己清醒,才站起来:“去,怎么不去,白天对我们更有利。”然后她抬了抬腿,感觉自己脚下触感不太对,一低头发现自己脚下的东西不正是自己徒弟的外衣吗?顿时感动的,看来是她想多了,徒儿还是一如既往的体贴孝顺啊。

钻过结界,离那被荆棘围绕的小院就没有多远的距离了,怕惊动里面那人两人都不敢动用法术,只能躲躲藏藏的摸过去。等到了小院,陌鸢伸出手指了指里面,示意他先进去,而她则在后面使了个封闭术将小院围了起来,这下可以不用担心那人逃了。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