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武侠仙侠 > 正文

主角叫白凝安洛城[暗香浮动月黄昏]最新章节完整版阅读

编辑:暮草兮 2019-04-28 23:47:03

主角叫白凝安洛城[暗香浮动月黄昏]最新章节完整版阅读

《暗香浮动月黄昏》已上架微信公众号:敏轩文学,关注后回复:暗香浮动月黄昏 即可阅读全文

《暗香浮动月黄昏》小说简介

《暗香浮动月黄昏》我不否认这本书,无论是情节文笔都算很好,只是在生动方面稍微差了一点点,有点副本流感,不过修仙类的本身不好写,可以理解!!。主角是白凝安洛城的书名叫《暗香浮动月黄昏》,是作者月下风花最新写的一本仙侠类小说,内容主要讲述:白凝安看到洛城的时候,脸色骤变的苍白如纸。她瞬间明白过来,刚才的狐若故意激怒自己,硬生生的演了这样一出好戏。洛城在狐若即将落地啊的时候,一个轻功就将狐若接到怀里,眼神里对怀中的女子满是怜爱。“你闹够没。主角是白凝安洛城的小说是《暗香浮动月黄昏》,这本小说的作者是月下风花创作的仙侠类型的小说,内容主要讲述:“你是什么样的人,本君比你更清楚,即便你是天之娇女,四海八荒的第一美人又如何,本帝君不爱你,你什么都不是。”

精彩章节试读:

“好,我说,我说。”壮汉猛地向洛城磕头,不再看狐若。

壮汉用手指着身上只裹着嫁衣大氅的白凝安,唯唯诺诺的说道:“是她,是她勾引我的。”

洛城看着抱头疼哭的白凝安,一个劲的摇着头,手掌骨节握的咔咔响,恨不得要将她撕碎。

“继续说下去。”

壮汉看洛城的表情有些缓和,壮着胆子继续道:“白凝安想要逃出死牢,就勾引属下,让属下放她出去。”

在狐若带他进来之前,狐若就警告过他,如果出了事情,就往白凝安的身上推,保管他一点事情都没有。

“你说谎,洛城,他在说谎!”白凝安抱着洛城的大腿哭诉道。

洛城嫌弃般的将脚边的白凝安踢开,生怕她脏了自己的衣服一样。

“还请君上相信属下,属下对君上忠心耿耿,可白凝安这个贱妇竟然扒光自己来勾引属下,狐若夫人好心前来探望还被捅了一刀。”壮汉连连扣首,添油加醋的将事件编造出来。

洛城在他的话音刚落,抬手一挥,壮汉整个人都飞起来撞向石壁凸起的的地方。

片刻间,壮汉血肉模糊的死在角落。死牢里弥漫着血腥的气味愈发浓烈,白凝安忍不住呕吐起来。

洛城抱着受伤的狐若,转身离开了死牢,哪怕再多待一次,那怒气就压抑不住将白凝安杀了。

原本,洛城来死牢是为了看一下白凝安,内心的怜悯让他心里竟然有一丝不安。

可没想到的是,在死牢里竟然有这样一出好戏。先是慕辰,现在连狱卒都不放过,白凝安啊白凝安,本君真是看错你了。

不知何时,洛城的眼眸中的杀伐决断更加冷酷。

死牢里的白凝安却心神凄然,她再次拿起那把匕首。

‘咣当’匕首掉落,刀光掩映中,白凝安看到自己的模样,吓得浑身颤抖,原本想自杀的匕首都拿不稳了。

这些年她爱的辛苦,爱的义无反顾,爱的太狠以至于想亲手解决自己葬送这份爱。

当夜,白凝安被拖出死牢,从新扔回幽冥殿。

待丫鬟婆子们粗鲁的将她梳洗一番,就被人带到琼华殿。

“君上,人给你带来了。”

白凝安跪在殿前,绝望的低着头,不去看床前的洛城正温柔的拿着毛巾给狐若搽脸。

洛城走下殿去,掐着白凝安的脖子:”你的命是狐若的,你活着的意义就是为了狐若,本君不会轻易的让你死的。”

白凝安惊恐的看着眼前的男子,真如地狱发狂的罗刹般让人害怕,也不知道自己当初怎么会爱上他。

“来人。”

洛城的一声令下,白凝安顿感不妙,想要逃离这个富丽堂皇的大殿。

一位身穿黑袍的白胡子的老者,带着两个丫鬟向白凝安走来。丫鬟还端着一个小碗和一把锋利的尖刀。

白凝安往后退去,她知道那个老者是魔族的鬼医,看着这阵势,怕是要取她性命。

“你们要干什么,不要过来。”

丫鬟道:“狐若夫人需要您的龙鳞。”

白凝安冲着洛城大吼道:“你违背诺言娶她为妻,我不给,滚开。”

眼看鬼医拿着刀子就要向白凝安的身上划去,逼她现出龙身。

白凝安的双手被丫鬟紧紧的抓住,现真身,一个尾巴扫去,将鬼医受中的刀打落,挣脱双手的束缚,拿着刀架在自己的脖子上。

“你不是要龙鳞吗?那我就死给你看,让你的狐若再也的不到。”白凝安癫狂的笑着,势必要与这薄情的男子一刀两断。

鬼医看向洛城,刺客除了洛城谁也不敢进一步的去靠近白凝安,万一有个闪失啊可真是一刀两命啊。

洛城淡定的为狐若盖上薄衾,一个弹指就将白凝安受手中的匕首打落。

他一步一步的走向白凝安,将白凝安扯进怀里,讥笑道:“是啊,本君知道怎样你才能心甘情愿的将龙鳞拿出来。”

白凝安慌了,知道那意味着什么。粉拳狠狠的向洛城砸去,可还是被洛城扯去偏殿。

这回的洛城却近乎温柔的压在她的身上。

可白凝安知道,洛城绝对不会这么温柔的对她。

“你可满意了,白凝安,本君忘了,你最爱的就是本君。”

“是不是只有这样你才能心甘情愿的把龙鳞拿出来。”

“你不是喜欢与本君欢好吗?本君会就把对待狐若的好好对你。”

……

洛城的话句句带着讥讽,像淬了毒的钢针,一针一针的刺痛着白凝安。

白凝安扭过头去,不想看到此刻洛城的脸,她无法想象自己在洛城的心里是怎样的一个dang妇。

“狐若。”

白凝安听到洛城的呢喃。

终于,一切结束。

洛城低头看着床上的白凝安,“本君唤着狐若的名字,与你交欢,你竟然这般享受,白凝安,你这回可以心甘情愿的献出龙鳞了吧?”

白凝安眼神迷离,情yu退下之后的是受日日夜夜折磨后的痛楚,而这痛楚却无法与外人言表。

洛城未曾对白凝安仁慈过,即便是白凝安死也要在为狐若的性命做牺牲。

《暗香浮动月黄昏》 第二章好戏 免费试读

白凝安看到洛城的时候,脸色骤变的苍白如纸。

她瞬间明白过来,刚才的狐若故意激怒自己,硬生生的演了这样一出好戏。

洛城在狐若即将落地啊的时候,一个轻功就将狐若接到怀里,眼神里对怀中的女子满是怜爱。

“你闹够没有,白!凝!安!”

一字一顿的从口中咬出的字眼,生生的如炽热的利剑般灼烧着白凝安。

白凝安身形一震,几欲跌倒。

她总在盼望和他见面,可最终盼来的,却永远都是这样的伤害。

“我没有,洛城。”白凝安知道自己无论说什么也不会使洛城信服,可她还是忍不住想要解释。

狐若见状,故作娇弱的吃痛道;“不要怪姐姐,她不是故意的。”

见着怀中的女子眉眼低垂,梨花带雨的委屈模样,洛城一掌将眼前的白凝安推开,却不知着一掌力度之大,白凝安撞到了红漆雕花的门框上,骨头撞击的声音让在场的人为之一惊。

洛城眼底越过白凝安,冷漠的不去看她,“你好自为之,以后你就不要再出现在琼华殿,莫要脏了狐若的眼。”

“洛城,洛城!”白凝安因那一掌,趴在地上呕出一口鲜血。

在洛城的眼里,白凝安的出现就是一个错误,就是横跨在他和狐若的一条鸿沟,也是仙魔两界之间的隐形裂痕,

三年前的群仙宴上,桃花灼灼,开的正旺。

白凝安带着狐若在宴会上,看到闯入的洛城。倾城绝世的身姿,俘获了一大批仙娥,即便是与天宫中的最俊朗的慕辰君上,也丝毫不逊色。

“明明是我先遇到的你,为什么你会喜欢她。”白凝安一直不甘心自己一片痴心不被接受。

洛城抱怀中的女子,轻轻的屈身将狐若放在堂内的卧榻。那种温柔是白凝安从未有过的对待,别说是拥抱了,一个亲吻都不曾给予过。

“是吗?你先见到的本君?可本君为曾喜欢过你半分,你自己以你的身份和狐若来要挟我,这些你比我更清楚吧。”

狐若紧紧的搂住洛城的脖子,仿若想白凝安炫耀着自己的胜利,红唇轻吐“姐姐,当初如果不是你,今天我将会是君上的妻,哪还有你在幽冥宫耀武扬威的份?”

下人们眼巴巴的看着地上的白凝安,却没有一个人去帮扶。魔族的人都知道她们的君上对白凝安的厌恶,碍于她的身份,一直不敢动她。因此也不会有人为了天庭来的奸细敢忤逆君上。

白凝安苦苦的笑了一声,而后笑愈发的狰狞,三年来自己一直坚信,在群仙宴上,喝下自己敬过酒的温润男子如此残酷的对待自己,这份情可真是爱错了吗?

白凝安终是体力不支,昏了过去~

“若,你好生静养,本君有些事要去处理。”说罢,洛城方命人将白凝安带回寝宫。

狐若还想说些什么,可感觉背上一空,浑身变得冷的紧了。抬眼瞥去白凝安被带回的背影,眼神中闪过一丝凶恶,鼻子闷哼了声,脸上充满了杀气。

白凝安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五天之后。

她痴痴的看着床上的纱幔,轻盈洁净的荡着,可身上的剧痛沉重的将她束缚在空荡荡的床上。

她目光呆滞,眼神迷离,仿若回到那个大婚前,身着大红色嫁衣的白凝安,脸上挂着喜气,心里想着那个将要嫁的人。

“你竟然为了嫁给我,伤了狐若。”洛城的剑抵着白凝安白皙的的脖子。

白凝安的笑容停滞了,大脑一片空白,剑的寒光倒映着苍白的面容。

“不说话是吧?本君就如你的愿,让你好好的做本君的妻子!”洛城面露凶狠,将手中的剑重重的扔在白凝安的脚边,转身离去。

喜房内一片混乱,谁都不知道,大喜的日子,新郎官竟然对新娘刀剑相向,一时间,白凝安不知所措。

即便如此,洛城和白凝安还是拜堂成了亲。

洞房花烛夜,白凝安被洛城无情的拔下一片龙鳞为狐若续命,看着本属于自己的洞房花烛也,红泪偷垂,空空如身上的新伤一般寂凉。

“姐姐,你可好些了?”狐若那狐媚的声音将白凝安的思绪拉回现实。

白凝安艰难的翻了个身,殊不知,身上一动,变是刺骨般的钻心之痛。

狐若见白凝安扭过去,不理她,也不恼,兀自坐在了床边,看着她。

“你来这里干嘛?滚回你的琼华殿。”白凝安看她泰然自若地坐在自己身边,不由怒道。

“啊,好冰。”白凝安脸上一片透心凉,是狐若用她的手指去探自己的脸,“你滚,狐若。”

“是吗?也不知道是谁该离开,三年了,你还不死心吗?”狐若看着白凝安的反应,邪魅的掩面笑道。

白凝安目光凌厉的瞪着眼前的狐媚女子,悔恨自己当初养了一个白眼狼在身边。

“如果不是我当初救你,你早就被狼给吃了。”

“是啊,我的好姐姐,可是对亏你的就命之恩,给我庇护,让我找到君上这么好的夫君。”

白凝安听到之后,喉咙里一股腥甜的为道弥漫在整个口腔,咳了起来。

“你不过是我的贴身婢女,不知用了什么办法迷惑了洛城,你不配唤他夫君。”白凝安捂着胸口疼苦的说道。

“哈哈哈,我不配,这三年来我用你的龙族最要紧的龙鳞续命,君上时如何对你的你还不知吗?”

听到狐若口口声声的唤着君上,白凝安叫苦不迭,无力的想去掐她的脖子,可自己的体力不支,又再次的昏睡过去。

狐若满意的看着苟延残喘的白凝安,嘴角过着满意的笑容。倘若不是碍于白凝安的身份,狐若早就暗中对她痛下杀手,也不会等到现在,慢慢的折磨了她三年。

幽兰殿内在狐若离开后又恢复了之前的寂静,只有白凝安一人瑟瑟发抖的躺在冰冷的床上,周围清冷的如死一般的阴森。

爱一个不爱自己的人,当真是要卑微到尘土里。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