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武侠仙侠 > 正文

主角叫墨岭的小说[墨生武道]全本免费阅读

编辑:森花 2019-01-23 15:19:40

主角叫墨岭的小说[墨生武道]全本免费阅读

《墨生武道》已上架微信公众号:轩轩文学,关注后回复:墨生武道 即可阅读全文

《墨生武道》小说简介

加油,静静地等爆更,弱弱问句,爆更大概是几千字或几章节,嘻嘻。主人公叫墨岭的小说叫《墨生武道》,这本小说的作者是巴力西普写的一本武侠风格的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秃瓢脸色立刻变成了鄙夷。他从鼻子里哼出句话来:“老子还以为啥稀罕玩意呢!一包破铜币!喝口酒都不够!”墨岭却是在那一瞬间捕捉到了小孩眼睛里的心痛,一副快要哭出来的样子。墨岭心里动了动,是了,这个孩子估计。新书推荐,《墨生武道》是巴力西普所编写的武侠类型的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墨岭,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一本太上雪,半入无情道。墨岭从地狱中爬回,邪教神傀门随之死灰复燃,十五年前的恩仇,世世代代的宿命。所谓侠义背后,不过红血白骨一江淋漓!看着笑靥展颜,却是衣冠禽兽吞心噬骨!真相是什么?前路茫茫无归期,生

精彩章节试读:

秃瓢脸色立刻变成了鄙夷。

他从鼻子里哼出句话来:“老子还以为啥稀罕玩意呢!一包破铜币!喝口酒都不够!”

墨岭却是在那一瞬间捕捉到了小孩眼睛里的心痛,一副快要哭出来的样子。

墨岭心里动了动,是了,这个孩子估计不过是个穷苦人家,一分一厘的钱都是要紧,所以看到秃瓢糟蹋钱才会这么难过。

想来也是,这小孩把钱拿出来的时候,就已经是心头割血了吧?

洛博忍住想哭的冲动,慢慢地弯下腰,捡起了地上滚得到处都是的铜币,在衣服上蹭干净,才小心翼翼地递给了墨岭:“大哥哥,我替你付钱。”

偏偏洛博的语气又带着一股子倔强,让人不忍拒绝。

墨岭深吸一口气,本来打算袖手旁观的他,因为洛博的态度而爆发了。

“秃子!”墨岭大呵一声,“马上给小爷滚!小爷我现在还不想揍你!”

秃瓢一愣,脸色猛然涨红了。他马墒最讨厌的就是被叫成秃子,因为他没有头发,他两小无猜的青梅竹马才会跟那个小白脸跑了。

而面前的这个小娃娃居然敢挖他伤疤!

马墒愤怒地抄起**底下的板凳,虎虎生威地挥舞着朝墨岭砸过去。墨岭看在眼里,秃瓢用的力气不小,要是普通人,这一下估计就得魂飞天外。

这秃子也是个狠角色。

墨岭心里有了计量,昨晚修炼出来的内力虽然不多,但是撂倒一个人还是绰绰有余的。

一枚铜币从墨岭手里飚射出去,在主人的控制下狠狠地打中了马墒的手腕。

“哐!”板凳甩了出去,把旁边的桌子砸得稀里哗啦的,粉碎的盘子碟子混着汤汤水水噼里啪啦地掉到了地上,场面一时很是混乱。

墨岭趁马墒吃痛,利索地冲上前去,根据之前练习过的防身术,毫不客气地把马墒的胳膊在背后拧成了麻花,“碰”地一声把他死死地摁在墨岭刚刚吃馄饨的桌子上。

“你刚刚是不是想杀了我?”墨岭冷哼,在马墒背后阴气森森地问道。

马墒额头青筋暴起:“你他娘的小兔崽子!***养的!**……”

墨岭脸黑成一片,虽然他算是脱离了那个毫无亲情的家,但是听到有人这样骂,他还是做不到内心毫无波动。

“是吗?”墨岭冷笑,“你再说一遍试试看?”

马墒已经气昏了头,想也不想得骂道:“说你这个**生的**……”

没等他说完第二句,一个大耳刮子扇得他眼冒金星。墨岭放下左手,平静地问道:“你再说一遍?”

“你个王八犊子……”

“啪!”又是一个大耳刮子。

墨岭活动了活动打得有点发麻的左手,面无表情地陈述道:“再说一遍。”

被扇得肿成了猪头的马墒悻悻地闭上了嘴。

“啪!”墨岭又给了他一巴掌。

“你干什么!”马墒不乐意了,“我没骂你!”

“骂谁也不行。”墨岭呲牙,嘿嘿地笑道。

“我骂人还不行?”马墒顿时觉得很冤枉,“我跟你无亲无故,无冤无仇,你为什么这么针对我?”

墨岭一愣,认真地思考了一下,呲着一口洁白的大牙笑着说:“哦,反正我现在看你不顺眼。”

马墒:我……

端坐在一旁的一个中年人突然一口茶喷了出来,那人身边站起来一个年轻人慌忙地问道:“宗……师父,您没事吧?”

那中年人摆手,示意自己没事。

只是……这个孩子一身的痞气也是让他一时间有点接受不了。

墨岭不咸不淡地向那个方向瞥了一眼,心思活络起来。他没记错的话,刚刚向他投以了然的目光里,好像就有那个桌子上的中年人。

马墒觉得自己的脸被人拍了拍,刚刚回头一看,就对上了墨岭一脸的狞笑,吓得他一个机灵。

“嘿!”墨岭见这人吓得面容扭曲,心里不屑更甚,“我又不能吃了你!”

被压在桌子上无法动弹的马墒,这个头皮锃亮、肌肉盘匝的汉子,在听到墨岭的这话后又抖了一抖,突然发出了一声惊天地泣鬼神的惨叫。

“大侠饶命!我上有老下有小一家十八口全靠我养活!”

这一脸他要“杀人灭口”的样子是怎么回事?!

墨岭额头青筋暴起,阴测测地反问道:“我还没做什么呢,你叫个甚?”

马墒心里暗自翻了个白眼:就是你啥都没干他才叫!大丈夫能屈能伸该不要脸就不要脸!

真把你得罪死了,他还求什么饶啊!等死吧?!

“您是大侠!”马墒能在活到现在,脸皮那也是厚得跟城墙一样,从肿成猪头的脸上挤出非常难看的笑容来,“谁见了您,都会觉得您风流倜傥、玉树临风、翩翩公子、温润如玉、人中龙凤、栋梁之才……”

墨岭:……

这还是他吗?!

“噗!”右边桌子的那个中年人又是一口水喷了出来。

“大侠……可以放过我了吗?”秃瓢讨好地看向墨岭,一副奴才的样子,“小的做牛做马,日后一定感激大侠不杀之恩!”

墨岭摸了摸胳膊,心里更不爽了。

既然他不爽了,怎么能让这人爽了?

“你!把地上所有的铜板一个不落地全部捡起来!”墨岭哼了一声,“敢少一个,让你好看!”

话音一落,马墒立刻屁滚尿流地钻到了桌子底下,整个人毫无形象可言地拱来拱去,丑态毕露。

过了好一会儿,地上的铜板才被全部捡了起来。墨岭居高临下地看向小心翼翼地捧着铜板的马墒,一把夺了过去,全部塞给了站在一边瑟瑟发抖的洛博。

“收好,别再弄丢了。”墨岭摸了摸小孩的头,“别怕。”

洛博好不容易憋回去的眼泪被墨岭的这一句话一下子打开了阀门,趴在墨岭怀里嚎啕大哭起来。

“那个……少侠我可以滚了吗?”马墒恶狠狠地瞪了洛博一眼,讨好地向墨岭问道。

墨岭扫了他一眼,嘴角露出一个玩味的笑:“你说呢?”

《墨生武道》 第五章 我乐意 免费试读

秃瓢脸色立刻变成了鄙夷。

他从鼻子里哼出句话来:“老子还以为啥稀罕玩意呢!一包破铜币!喝口酒都不够!”

墨岭却是在那一瞬间捕捉到了小孩眼睛里的心痛,一副快要哭出来的样子。

墨岭心里动了动,是了,这个孩子估计不过是个穷苦人家,一分一厘的钱都是要紧,所以看到秃瓢糟蹋钱才会这么难过。

想来也是,这小孩把钱拿出来的时候,就已经是心头割血了吧?

洛博忍住想哭的冲动,慢慢地弯下腰,捡起了地上滚得到处都是的铜币,在衣服上蹭干净,才小心翼翼地递给了墨岭:“大哥哥,我替你付钱。”

偏偏洛博的语气又带着一股子倔强,让人不忍拒绝。

墨岭深吸一口气,本来打算袖手旁观的他,因为洛博的态度而爆发了。

“秃子!”墨岭大呵一声,“马上给小爷滚!小爷我现在还不想揍你!”

秃瓢一愣,脸色猛然涨红了。他马墒最讨厌的就是被叫成秃子,因为他没有头发,他两小无猜的青梅竹马才会跟那个小白脸跑了。

而面前的这个小娃娃居然敢挖他伤疤!

马墒愤怒地抄起**底下的板凳,虎虎生威地挥舞着朝墨岭砸过去。墨岭看在眼里,秃瓢用的力气不小,要是普通人,这一下估计就得魂飞天外。

这秃子也是个狠角色。

墨岭心里有了计量,昨晚修炼出来的内力虽然不多,但是撂倒一个人还是绰绰有余的。

一枚铜币从墨岭手里飚射出去,在主人的控制下狠狠地打中了马墒的手腕。

“哐!”板凳甩了出去,把旁边的桌子砸得稀里哗啦的,粉碎的盘子碟子混着汤汤水水噼里啪啦地掉到了地上,场面一时很是混乱。

墨岭趁马墒吃痛,利索地冲上前去,根据之前练习过的防身术,毫不客气地把马墒的胳膊在背后拧成了麻花,“碰”地一声把他死死地摁在墨岭刚刚吃馄饨的桌子上。

“你刚刚是不是想杀了我?”墨岭冷哼,在马墒背后阴气森森地问道。

马墒额头青筋暴起:“你他娘的小兔崽子!***养的!**……”

墨岭脸黑成一片,虽然他算是脱离了那个毫无亲情的家,但是听到有人这样骂,他还是做不到内心毫无波动。

“是吗?”墨岭冷笑,“你再说一遍试试看?”

马墒已经气昏了头,想也不想得骂道:“说你这个**生的**……”

没等他说完第二句,一个大耳刮子扇得他眼冒金星。墨岭放下左手,平静地问道:“你再说一遍?”

“你个王八犊子……”

“啪!”又是一个大耳刮子。

墨岭活动了活动打得有点发麻的左手,面无表情地陈述道:“再说一遍。”

被扇得肿成了猪头的马墒悻悻地闭上了嘴。

“啪!”墨岭又给了他一巴掌。

“你干什么!”马墒不乐意了,“我没骂你!”

“骂谁也不行。”墨岭呲牙,嘿嘿地笑道。

“我骂人还不行?”马墒顿时觉得很冤枉,“我跟你无亲无故,无冤无仇,你为什么这么针对我?”

墨岭一愣,认真地思考了一下,呲着一口洁白的大牙笑着说:“哦,反正我现在看你不顺眼。”

马墒:我……

端坐在一旁的一个中年人突然一口茶喷了出来,那人身边站起来一个年轻人慌忙地问道:“宗……师父,您没事吧?”

那中年人摆手,示意自己没事。

只是……这个孩子一身的痞气也是让他一时间有点接受不了。

墨岭不咸不淡地向那个方向瞥了一眼,心思活络起来。他没记错的话,刚刚向他投以了然的目光里,好像就有那个桌子上的中年人。

马墒觉得自己的脸被人拍了拍,刚刚回头一看,就对上了墨岭一脸的狞笑,吓得他一个机灵。

“嘿!”墨岭见这人吓得面容扭曲,心里不屑更甚,“我又不能吃了你!”

被压在桌子上无法动弹的马墒,这个头皮锃亮、肌肉盘匝的汉子,在听到墨岭的这话后又抖了一抖,突然发出了一声惊天地泣鬼神的惨叫。

“大侠饶命!我上有老下有小一家十八口全靠我养活!”

这一脸他要“杀人灭口”的样子是怎么回事?!

墨岭额头青筋暴起,阴测测地反问道:“我还没做什么呢,你叫个甚?”

马墒心里暗自翻了个白眼:就是你啥都没干他才叫!大丈夫能屈能伸该不要脸就不要脸!

真把你得罪死了,他还求什么饶啊!等死吧?!

“您是大侠!”马墒能在活到现在,脸皮那也是厚得跟城墙一样,从肿成猪头的脸上挤出非常难看的笑容来,“谁见了您,都会觉得您风流倜傥、玉树临风、翩翩公子、温润如玉、人中龙凤、栋梁之才……”

墨岭:……

这还是他吗?!

“噗!”右边桌子的那个中年人又是一口水喷了出来。

“大侠……可以放过我了吗?”秃瓢讨好地看向墨岭,一副奴才的样子,“小的做牛做马,日后一定感激大侠不杀之恩!”

墨岭摸了摸胳膊,心里更不爽了。

既然他不爽了,怎么能让这人爽了?

“你!把地上所有的铜板一个不落地全部捡起来!”墨岭哼了一声,“敢少一个,让你好看!”

话音一落,马墒立刻屁滚尿流地钻到了桌子底下,整个人毫无形象可言地拱来拱去,丑态毕露。

过了好一会儿,地上的铜板才被全部捡了起来。墨岭居高临下地看向小心翼翼地捧着铜板的马墒,一把夺了过去,全部塞给了站在一边瑟瑟发抖的洛博。

“收好,别再弄丢了。”墨岭摸了摸小孩的头,“别怕。”

洛博好不容易憋回去的眼泪被墨岭的这一句话一下子打开了阀门,趴在墨岭怀里嚎啕大哭起来。

“那个……少侠我可以滚了吗?”马墒恶狠狠地瞪了洛博一眼,讨好地向墨岭问道。

墨岭扫了他一眼,嘴角露出一个玩味的笑:“你说呢?”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