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武侠仙侠 > 正文

主角叫花百茵的小说[小仙儿]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编辑:微笑听雨 2019-01-23 15:33:55

主角叫花百茵的小说[小仙儿]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小仙儿》已上架微信公众号:轩轩文学,关注后回复:小仙儿 即可阅读全文

《小仙儿》小说简介

《小仙儿》不错的书,其实小说主角都是无敌天赋异禀的,作者这种写法就是把这个特点明显的展现出来,路线新颖,大致与一些爽文类似。主角是花百茵的书名叫《小仙儿》,本小说的作者是绿浅半窗所编写的仙侠奇缘风格的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第二天一早,一阵惊天动地的哭声把我惊醒,我正做梦啃着大馒头呢,就这么被人打断美梦!阳光透过窗子照进来,柴房里好多枯枝都发了新芽,这就证明我的状态不错,我的心情也不错。哭声!一早就传来恼人的哭声!细细听。主角叫花百茵的小说是《小仙儿》,本小说的作者是绿浅半窗最新写的一本仙侠奇缘类小说,内容主要讲述:她——金木双灵根,被糊涂父母分别注入自己元精,两股元气分别效命两根高级灵根,险些丧命。他——五百年前为情所困,五百年后许愿下凡,破军贪狼双命格,史上最无所适从的纠结帝。她要揭开自己身世之谜;他因当初的

精彩章节试读:

重九云爽快地应下来,把我领到那天揪着我肩头的暴躁男人前,原来他是贺管家!

“贺管家,月儿是我妹子,之前伺候过淳爷,刚才手臂摔伤了,放个轻巧活计给她。”

贺管家点头哈腰连连称“是”。

夕阳西下时,我就随着贺管家往宅子深处走去。

“九月,伺候爷的规矩都懂么?”

我没作答,心里说了句不懂。

“记住,不该问的不问,不该看的不看,不该听的不听!爷不问话,就不要说话。”

我点头。

贺管家在前头走,没看到我点头,就停下来扭头望着我。

我又使劲儿点点头。

他终于转过身,继续说:“咱家爷可是做大事的人,刚出生那年就有人给算过命,说是天……”

他哼笑了声:“天机不可泄露。”

“既然你手臂有伤,这几天就不用在爷屋里值夜,偏房住着就行。等你好了,就跟玄秋轮流值夜,这几天趁着休息,好好跟玄秋学学。”

我依旧点头,他依旧看不见,但是他也不再回头看我,大概知道我在点头。

“下人们有不安分的,否则安府也不会一下子死了三个主子,本来人口就稀薄,这下子就剩淳爷自己,你虽然是九云的妹妹,也不能触了淳爷的逆鳞,懂么?”

逆鳞?

“什么是逆鳞?”我问。

贺管家依旧不回头,轻咳了声:“到底是新来的。爷不碰妇人,爷的床榻也不让别人碰,打扫的时候手脚利索些。看在你是九云的妹妹,我可告诉你,最好别去淳爷卧房里间儿,他叫你打扫时再去,懂了?”

“哦,月儿知道了,谢谢贺管家。”

贺管家微微转身,满意地笑了下。

看来重九云教我的句子,比“你娘没教你”好用多了。

经过那天失火的书房,夕阳给残垣披上一层炫目的金色,七八个人正在叮叮咚咚地修葺,我在心里叹口气。

沿着石子路又走了一箭之地,我们停在一个半砖半白的月门前,往里望去,草木幽深,却看不到一朵儿花儿,和府上别处不大一样。重重的草木后面,隐约可见一栋房子。

“松萧苑?”我看到月门上匾额的字。

“到了。”

这里我来过,那晚被他救起来后,我就是从这个院子中被他再次拖走扔到柴房里的。

“嘿嘿……”我傻笑了下。

贺管家抬手在唇边咳了下:“你去吧,记住我说的话。玄秋在里面呢,你直接告诉她你是新来伺候爷的就行。还有,如果爷不用你,就赶紧离开,相信我,那绝对是你的造化。”

造化?

我的造化可不止这些,我是仙儿诶!

贺管家怜悯地看我一眼,就转身离开了。我独自进去这个幽深的宅院。

眼看天要黑了,找个遮风避雨的地方睡觉就行,重生秘籍……明天再说吧。

我打了个呵欠,伸了个懒腰。定睛一看,正房一左一右两个偏房,我该住哪间?

“两个小仙儿吃馒头,你一口来我一口,先吃的小仙儿不算数,后吃的小仙儿跟我走!”

念叨完,我的手指停在左边这间。

我推门进去,里面静悄悄的。

没有床,只有一个桌子两把椅子,再往里望,有两个金丝楠的屏风,一左一右遮住视线。

床一定在里面咯!

越过屏风,我边打着呵欠便往里走。

“什么人?!”傲霜寒梅的声音,而且带了十分杀气。

呼啦一声。

我想扭头,可是右边肩头被冷冰冰的东西压住,还冒着寒光。

竟然是一把剑!

我……太阳,救我,你快回来!

晚上,我没有仙气护体,和凡人无异!

我瑟瑟扭头,勉强挤了个笑容:“老爷万福!回老爷,我是月儿。”

他……只穿了条裤子、没穿衣服?!

娘呀!

我大叫着抬手捂眼睛,可是忘了受伤的右手臂,疼的我咧了下嘴,但是我脖子怎么好像热热的……

我伸手摸了下,拿到眼前。

娘呀!

我竟然流血了!

“啊!”我听到一声尖叫,来自我的嗓子眼儿。

“你、你娘没教你……小孩子不要随便玩剑?!”我怒气冲冲问身后这可恶的男人。

我伸手往怀里摸手帕时,脖子上的剑也抽走了。

“是你乱动。我没想伤你。”他冷冷地回我。

他左手还提着剑,右手则背到身后。

我捏起他的剑,提到他眼前质问:“没想伤我?你看看、睁大你的人眼看看,这是什么?这叫血!这是我的血!玩什么不好,学我大哥玩剑!”

他表情复杂,愣愣地望着我捏着的剑:“我学?”

“呀!”我忙松开剑又捂上眼睛:“你没穿衣服!”

然后我感觉到手指一阵钻心疼。

娘亲!我的手指也划破了!

我捂住眼睛跑到屏风另一侧,终于看不到他了。

我伸手往怀里掏帕子,却不小心触到血珍珠,捏在手指上时,只觉得血珍珠不受我控制,越来越热。

穿过血珍珠的红线竟然也断了,血珍珠就从我手中滑到我衣服里,直到我心口窝,之后我感觉那里越来越热。

然后是一阵钻心痛。瞬间,我身上就渗出一层细汗。

我再伸手去摸,发现血珍珠竟然嵌在我的心口窝处,随着心跳一蹦一蹦的!

这……血珍珠成精了?

娘!师傅!我不要做宿主!

我是仙儿,我不是妖!

心口窝越来越痛,我额头冒出豆大的汗珠,我踉跄地往后退了几步,瘫到椅子上。

“你、你别过来……”我喘着粗气对里面的人说。

现在,我一定是最脆弱的时候。

里面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和他寒凉的戏谑:“你还入不了我眼。”

***,容许我骂句从墨竹那学的腌臜话。

我这么大的个头儿,当然入不到你眼睛里,以为自己如来呢!

算了,不叫劲了,疼!

我摸了摸脖子上的血,又摸了摸心口处的血珍珠,忽然,那血珍珠又往里拱了拱,我感受到前所未有的疼,比小黑那次踢我心口还疼!

“出来!”我声嘶力竭地大喊一声。

我不做妖的宿主!你不过一个破珍珠,被我师傅圣英点化了而已,休想占领我的身体!

“你想我出来?”傲霜寒梅竟然凑热闹地问。

慌乱中,我手掌全是脖子上的血。不出来,看我不把你抠出来!

我伸手去抠那个不要脸的血珍珠:“别以为你救过我命,就能霸占我!”

我感觉手指尖已经触到它了,猛地一用力,我以为可以将它抠出来,哪知在触到的一瞬,那血珍珠竟然倏地钻的更深。

我只觉得心脏猛然砰砰地有力跳动,疼痛也随之消失,全身忽然完全放松,才发觉浑身都被汗湿透,闭眼前看到傲霜寒梅有些复杂的鹰眼,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我不做妖……”这是我留给自己的最后一句话,最后一句有印象的话。

《小仙儿》 第四章 我要自由 免费试读

第二天一早,一阵惊天动地的哭声把我惊醒,我正做梦啃着大馒头呢,就这么被人打断美梦!

阳光透过窗子照进来,柴房里好多枯枝都发了新芽,这就证明我的状态不错,我的心情也不错。

哭声!

一早就传来恼人的哭声!

细细听来,哭的是“老夫人……老夫人……”

“少夫人……少夫人……”

“二少爷……二少爷……”

哭声撕心裂肺,愁断仙肠,头皮发麻。

从窗子望出去,整个宅院都挂满了黑白的布条;往来的丫鬟也头顶白布条。

望一眼那片桃花林,似是少些灵气,多些哀怨。

“唉……”我重重叹口气。

这是死人了。

我盘腿坐下,静静在心里念着百花咒,这是让百花的芳香萦绕在一定范围内的咒语,虽然没有实质作用,却是令人静心的最好办法。

可是外面的嚎啕大哭并没有停止和减弱。

这不对啊?!

除非、除非这些人根本不是真的伤心!

我恼怒地站起来,这院子里的人都好奇怪!

咕咕的叫声又从肚子里传出来。

秘籍看来找不到了,算了,随便找点什么送给师父,回去再晚师父怕要出来寻我了。

院子里假山的水池里,有个大家伙,正悠然晒着太阳。

这老龟,真不识好歹,明明吃的饱饱的,心里却骂主人只给馒头不给肉。

我是会些读心术,但只能读“行走的肉”的心,就是那些心思简单的动物。遇到小孩子,我也能读出几分,但凡有点心思的,就读不出来了。

师父说,这也是因为我心思单纯的缘故,等我长大了,想的多了,就能读到更多。说这叫什么……由己及人。

老龟啊老龟,跟我回去吧,当我送给师父的贺礼。

俗话说千年王八万年龟,也不知这老龟几岁了。

我又去借了条裙子,把这老龟兜住,这老家伙竟然在心里骂我。

骂就骂吧,反正也发不出声音,权当不知道。

这里所有人都悲戚戚的,压根也没人注意到我,顺顺利利地从门开溜。

小黑果然不在门口。

在集市上又借了些银子,买点喜欢的玩意儿——一个漂亮的荷包,好闻极了。

上次下山不懂,直接去借人家摊子上卖的什物,竟然被人好顿打,好在三哥在一旁施了蔽术,那些棍棒落在身上也没觉得怎样。从此我便知要先借银子的好。

我高高兴兴地回到筑荣庄,墨梅正在修剪作为大门的翠柏,一见我,他就放下手里的活计,笑着迎过来。

我递上手里的包袱:“大师哥,快,沉死了……”

大师哥笑吟吟地接过来,打开看过后皱着眉头,似笑非笑:“茵儿,你下山一趟,寻来这老龟作甚?它可比你年纪还大……”

什么?比我还大?

难怪一路都喋喋不休地骂我。

我忙合掌作揖给它道歉:“龟哥哥,小女不懂事,怠慢得罪了……”

我和大师哥一边往师父的云烟阁走,一边给他讲我路上的见闻。

大师哥是筑荣庄里法力最强、最懂事的。他很少离开筑荣庄,其余的师哥们都喜欢下山,唯有他不喜欢。

我讲了两个人打架、重生术;我因没得到重生秘籍而叹气时,大师哥忽然绯红着脸要我答应他,这件事不要再跟任何人讲。

也许是天机,毕竟人间有这种法术还是特别匪夷所思的。

我点头答应他。他放心地呼噜呼噜我发,对我微笑,霎时,我就感到一阵蔷薇的香气在我发上散开来。

我答应大师哥的事总会说到做到。我不是对谁都这样,我常常表面答应师父,背地里却总禁不住三师哥和四师哥撺掇,偷偷和他俩去挖耗子洞、逮兔子,还去山脚下的小溪里捉过几次鱼。

三师哥说师父为我太费精气神了,必须多给他吃些好的。

我们七个人里,他们六个都差不多,唯独我最特别。

云烟阁里,师父正在高台上打坐,闭着双眼沉着脸。

其实是睡着了。

我上前扑通一声跪在师傅面前,师傅被我惊醒,迷迷糊糊地望着周遭,终于看到我后才悄悄揩去胡子上的口水,甩了下拂尘,挺了挺腰背,再闭上眼睛,让自己看上去像个仙儿。

“师父,昨晚徒儿贪看星星,睡在山下也不知,醒来就赶快回来了。”

我低头说完,悄悄抬眼看。师父正偷偷睁开一只眼瞧着我。

好嘞,他才没生我气,不过是担心我一晚。

我又低下头对师父说:“师父,徒儿送师父一个特别的礼物做贺礼!”

师父扬了扬佛尘,清了清嗓子道:“茵儿,你日落前未回,可知该受何惩罚?”

我忙答:“徒儿知错了……”

师父瞧了眼一边紧张的大师哥,继续道:“好,自己去吧!”

大师哥在一旁忙替我求情,还把我准备的贺礼送上前。

师父看了一眼险些没从莲花台上掉下来。

稳住后,师父轻盈地跳下,看眼一动不动的老龟,一脸焦急和无奈道:“茵儿,你……送为师此龟何意?”

“想送给师父作伴儿……”我站起来,蹦到师父面前。

师父叹口气道:“唉!这等俗物带来,岂不是要我点化它……罢了罢了,你一片心意,我收下便是,还不去闭门思过!”

我央求地看眼大师哥,大师哥向我挥手,意思是让我先回去,他来想办法。哈哈,每次只要他求情,师父必然关我个一日半日地就放出来。

我在冷香小筑那石头房子里闭门思过,桌子上放了本“仙法”。这书就是师父写的,他把所有的小法术都集中在这一本书中,是单独送给我的,看来,今日就要悉读此书了。

大师哥不知搞什么鬼,天都黑了也没把我放出去。

三师哥墨竹和四师哥墨菊偷偷给我送来好些吃的喝的,还在窗户底下陪我聊了会儿,直到四师哥困的直打呵欠才回去。

等我一觉睡醒,天都亮了。桌子上摆了好几件法器,都是我下山前被师父没收的。

看来,师父准许我出屋了。呜呼!

玉佩——我娘留给我的,据说可以帮我当大灾大难,可是我从未遇到过大灾大难,所以还没见它显灵过。

玉笛——师父送我的礼物,师父说有很多用途,可至今我只用它帮枯萎的野百合复活过。

血珍珠——用红线穿好挂在我脖子上的,每当我精气神不足、师父又不在身边时,我就只能含一会儿血珍珠。

血珍珠是师父呕心沥血练就的仙丹,这也是他必须吃荤的原因,里面聚集他大量的精气神,至今我只用过一次。

那次和三哥捉鱼时,掉到瀑布下面,我用尽精气神也没让自己脱险,等三哥寻到我时,我已经奄奄一息,含了血珍珠才活过来。

那次,三哥被师父关在修仙洞足足三个月,为表示抗议,我也陪三哥关三个月。从此以后,三哥都不敢当着师父和我亲近,不过师父不在的时候,哈哈,我们比从前还亲近些。

今日,大师哥见到我不如从前那么爱笑了。

他说师父云游去了,我们心里都明白,师父是去找二师哥墨兰去了。二师哥因为和大师哥比法术输了,污蔑大师哥和师姐,被师父打了一巴掌,负气下山,已经走了两个月了。

我还有个小师弟怒水,只过了三十五次生日,一直都是师姐照顾他。我是照顾不了他的,他日日都寻机会与我拌嘴,骂不过我时就说要用水淹死我

现在,老乌龟被师父养在莲池里,小黑也自己跑回来了。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