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武侠仙侠 > 正文

[狐戏之妖倾天下]免费阅读 主角叫桃夭君南无的小说免费阅读

编辑:森屿麋鹿 2019-01-23 15:40:02

[狐戏之妖倾天下]免费阅读 主角叫桃夭君南无的小说免费阅读

《狐戏之妖倾天下》已上架微信公众号:轩轩文学,关注后回复:狐戏之妖倾天下 即可阅读全文

《狐戏之妖倾天下》小说简介

《狐戏之妖倾天下》这书就是一个平凡人靠自己臆想生写出来的,跟一些对军事题材狂热的作者没法比,写的俗套也没有做好主刚方向。介意作者看一些佣兵方面的书,了解多一些。。精品小说《狐戏之妖倾天下》是阿笔大人倾心创作的一本玄幻仙侠类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桃夭君南无,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君南无以前说过,沈烨和苏青衣的姻缘是天注定。而此时,桃之却糊涂了。苏青衣说她要去寻找自己今生爱的人,难道她爱的人不是沈烨?而且,君南无以前给她说过的那个故事,阿烨已经死了……“你是要去找阿烨?”桃之瞪。小说主人公是桃夭君南无的小说叫《狐戏之妖倾天下》,这本小说的作者是阿笔大人所编写的玄幻仙侠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纵使最后一败涂地,也要爱得惊天动地。我为狐,使得天下为我倾之披了别人的皮,代替别人去爱,哪怕遍体鳞伤!——桃之。我有我的傲气,别用你的自私来包装你。——轩辕宜你娶妻,我出家!——凉颜看群妖如何倾绝天下

精彩章节试读:

“天不老,情难绝,心似双丝网,中有千千结……”台上又是苏青衣的身影,桃之安安分分地坐在下面听着,难免有些触动。

现在的她又恢复了那张倾国倾城的面貌,应该是被那些和尚打回了这副面貌。只是醒来第一眼看到的是沈烨,倒是让她挺震惊的。

“苏青衣真美……”桃之有些感叹。看向身旁看得入魔的沈烨,桃之又有些泄气。

“嗯!”冷冰冰的声音响起围绕在桃之耳边,让她顿时又脸红起来。

今天的苏青衣比平时美了更多,因为她特意在眉间描了一朵妖冶又妩媚的牡丹。看得出来,她的心情挺不错。

一颦一笑中,苏青衣好像注视的都是同一个地方,那就是台下的最后面右下角。

是消失了很久的君南无!

君南无静静的看着台上,眼里虽然没有什么波澜,但看得还是很认真。

“愿化比翼双双飞,愿化比翼双双飞……”

苏青衣好像一个随时都能飞上天的鸟。只是,她爱的那个人不肯与她一起双宿双飞。

桃之感到苏青衣有了一些哭腔,那些音调好像能带动人的情绪。无意间,她感觉到好像有人在看着她。

可是往四周一看,别人的目光都落在苏青衣的身上,并没有人看她啊?

曲必,人们开始退散。桃之不知道被挤到了哪里。一只手抓紧了她的手臂,又突然松开,桃之刚想收回手,却又被紧紧的抓住。

回头看,是凉颜!

“跟我来。”

被凉颜拉扯着的桃之像一只纸鸢似的被拽进了凉颜的房间。

“喂喂喂,我认识你吗?”桃之装出很陌生的表情看着凉颜,心里却在暗想着,看你猜得出猜不出我来。

没想到却被凉颜赏了一记糖炒栗子:“不认识?桃之,别忘了我也是妖。”

被识破了。桃之露出两排洁白的牙齿无辜的笑着,心里默默的叹了口气。

凉颜呆了一瞬间,这只狐狸的真身是真的很美,完全可以和自己从前的样貌相提并论。能惊艳住整个人间。

可惜,自己的脸……

“咳咳……你被和尚盯上了。”凉颜不好意思地空咳了两声,转而有恢复正经脸对桃之说。

说起和尚,桃之到现在都还有些后怕,如果不是沈烨,可能她现在都去见佛祖了。桃之的脸色变得煞白,眼神里也充满了恐慌。

看到桃之这幅样子,凉颜也有些心疼,好歹都是妖族的,并且还挺有缘的了。

“好了好了,别怕了,我送你一样东西。”说着凉颜便从自己的锦囊里拿出一片非常坚硬的桃花。至于为什么说她它坚硬,因为一接过桃花,桃之的第一反应便是将东西扔进嘴里。

“咯吱”的一声,桃之带着快要哭了的表情看着凉颜,差点没把凉颜笑死。

“桃之,你究竟是有多笨啊?哈哈。”凉颜捂着嘴笑得花枝乱颤的,一边还不忘数落委屈得快要死的桃之。

“以前,桃姐姐经常做桃花粥给我吃……所以……”桃之低着头,眼泪也控制不住地流了下来。

凉颜这才想到,其实桃之现在还只算是个孩子。

“我陪你回去看看,好吗?”这个想家的笨蛋。

《狐戏之妖倾天下》 第十七章 凉颜凉漪 免费试读

君南无以前说过,沈烨和苏青衣的姻缘是天注定。而此时,桃之却糊涂了。

苏青衣说她要去寻找自己今生爱的人,难道她爱的人不是沈烨?而且,君南无以前给她说过的那个故事,阿烨已经死了……

“你是要去找阿烨?”桃之瞪大双眼,一脸的不可置信。

很显然,听到阿烨,苏青衣变得异常激动:“你知道阿烨?”

“阿烨已经死了,你找不到的。”

“谁告诉你阿烨已经死了的?”

“君南无!”

时间仿佛已经停息,房间里顿时一点声音也没有。苏青衣不可置信地看着桃之,颤抖着对桃之说:“他真的说阿烨已经死了?”

桃之被此时苏青衣恐怖的模样吓到了,不知道是该点头还是该摇头。

只见苏青衣死死的盯着桃之,眼睛里满是让人看了就能被震慑到的心碎,还有能杀死人的怨恨。

桃之想逃,却像是被苏青衣的眼神死死的绑住,让她动弹不得。

然而苏青衣却笑了,笑得让人不寒而栗。“桃之,你知道《盗仙草》吗?”

桃之摇头,苏青衣好像是猜到她不知道,笑了一会儿又道:“待你和沈烨在一起后便去看看吧。”

非常莫名其妙,桃之的恐慌渐渐消失,苏青衣不止一次这样了,还有上一次她认出自己是妖……

她不敢去深究,便叹了口气:“你呢?准备怎么办?”

“还有人需要我去唤醒呢!桃之……不,苏青衣。”

一切成了定局,苏青衣自此不见踪影,而剩下的,便是披了一张戏子皮的桃之。

一年后,烟柳河旁依旧没变,戏班子还在,沈烨还在,苏青衣还在。

但还是有什么东西变了。

比如苏青衣以一曲《盗仙草》而名声大震,不仅各个地方的公子哥们来此聚集,还有不少王孙贵族屈身来这小地方居住,皆是为了苏青衣。

再比如苏青衣身旁突然出现了一个翩翩少年,据说是苏青衣失散多年的弟弟。

如果还有更重要的事,那便是沈烨和苏青衣纠缠不休的故事了。不少人传言过不了多久沈烨就会将苏青衣娶进门。

但是传言依旧是传言。

只是,有人回来了。

看着已经布上灰尘的木屋,君南无不由自主地皱眉。看来桃之已经离开这里很久了,不知道那个丫头去哪里了,该不会是回青玄山了吧?

空落落的感觉从心口传来,这是一种他从没体验过的感觉,仿佛有成千上万只蚂蚁在啃咬他的心脏,让他只感觉到心口上那钻心的疼。

自己这是在期待着一些什么吗?君南无自嘲地想。

罢了,不过就是一段过往。等再过几年,心里应该就会空了。

按照以往的性格,每一次回来,君南无都会去戏班子听苏青衣唱一出戏,久而久之,竟成了习惯。

这一次依旧没有变,君南无独自行走在街道上,听着百姓们张家长李家短地唠嗑。

顺便也听一听烟柳河旁的最新新闻。

“听说了吗?苏青衣身旁的那个少年好像惹到了李家公子,差点儿被人堵截在巷口暴打,还好戏班子的班主彦页路过搭救……”

“不知道谁还记得一年前出现在烟柳河旁的那个粉衣少女……”

“只要见过她一面的人,必定都不会忘了她长什么样子!”

“……”

君南无知道他们在说的粉衣少女是桃之,所以他没法再听下去。他知道那个名字一出现就能扰乱他的心神。

戏班子很快就到了,君南无进了门后也不找个位置坐下,而是只站在角落,静静地看着苏青衣在戏台上绽放。

只是……君南无看见苏青衣后,只觉得有哪里不对!

苏青衣的眼睛怎么可能同桃之的一模一样?

除非……苏青衣不是苏青衣!

这个想法将君南无吓了一跳,但是直觉告诉他,在他不在的这一年里,烟柳河旁肯定是发生了一些他不知道的事。

不经意间,君南无看到了沈烨,一种奇怪的感觉油然而生。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他总觉得沈烨看起来很眼熟,但是却又想不起来自己身旁有谁长这个样子。

在戏台上的桃之也看见了君南无,她原本非常想扑上去,但是又一想,大师肯定都认不出她来,便按捺着心里的激动,一声不响地继续唱戏。

“君南无?”一个黄衣女子从身旁跳了出来,君南无大吃一惊,急忙看去,却见一个少女弯着眉看着她,脸上满是欣喜。

“姑娘是?”他的这三个字刚说出来,那名女子的笑容便僵硬了。

不识,竟真的不识!

君南无越来越觉得眼前的女子很眼熟,好像在哪见过?那双眼睛,很像……苏青衣!

少女的指甲紧紧地陷入了掌心中,随后又将手打开并恢复了笑容:“我叫苏璃,我认识你。”

也罢,一切都该重头来过。

其实苏璃便是苏青衣!

只是,现在的苏璃没有了苏青衣的疯魔状态,眼睛里也干净和清澈了不少。

“苏姑娘很像我的一位故人……”至于是哪个故人,他想不起来了。

但是苏璃却激动得不行,她猛地扯住君南无的衣袖,双眼放光道:“你再想想……”

君南无撇了一眼扯住自己衣袖的手,不由得皱眉。

“姑娘请自重!”不着痕迹地抽回衣袖,君南无便不再与苏璃纠缠,转身便走。

戏腔戛然而止,桃之想追上去,但是一看自己现在这模样,便垂下头。

大师会不会怪她?

抬起头,桃之刚想追上去,却被沈烨阻挡:“青衣,别去……”

似乎是祈求,沈烨盯着桃之的眼睛,最终还是垂下头。

虽然不知道沈烨为什么不让她去,但是沈烨这个样子让她看了很心疼。

桃之最终还是没有追上去,她抓住沈烨的手,露出一个大大的微笑:“沈烨让我不去,那我就不去好了。”

沈烨微微愣了一会儿,这是苏青衣第一次这样对着他笑,也是苏青衣第一次这样对他说话。

他反握住桃之的手,轻轻勾起嘴角。

不得不说,沈烨笑起来非常好看,这是她第一次看到沈烨笑。

可能,沈烨也只会这样对苏青衣笑……

想到这里,桃之有些心虚,也有些尴尬。毕竟她不是苏青衣,

只是,一种苦涩的滋味从心里传来,让她非常难受,却又不得不强撑起微笑。

这一年来,她见识到沈烨对苏青衣的好。沈烨会每天守在戏班子外,只为保护她。沈烨会给她煲汤。沈烨会任她发脾气任她耍小性子。沈烨会……

她已经快要被沈烨宠坏了,真不知道苏青衣为什么会不喜欢沈烨。

“早上醒来时我在房里煲了汤,估计现在煲得差不多了,一起去尝尝吧!”桃之有些脸红,沈烨经常为她煲汤,而她却从没给沈烨煲过汤,所以……

一双强劲有力的手突然将她拉入一个温暖的怀抱,桃之闭上眼,感受着四周传来的温暖。

“以后我为你煲就好了,不用自己动手。”

耳边传来的暖气让她的耳根痒痒的,而她的脸也更加红了。

只是睁开眼后在她眼前一闪而过的身影让她猛地推开沈烨。

“怎么了?”沈烨皱着眉,看到桃之一副惊慌失措的样子,心一软,便也不再说什么了。

“没,没什么。”难道还要说她看到苏青衣了吗?

压下心中的慌乱,桃之牵着沈烨的手向自己的房里走去。

而在戏班的角落,苏璃看着远去的那两个人,露出了一个非常怪异的微笑。

说起凉颜,他也发生了很多变化。

除了那一张接近中年的脸已经变得非常年轻,而且还挺不赖。还有便是他现在的另一个身份。

几个月前戏班班主彦页去世,而班主的一个远房表弟接管了戏班。其实什么班主和远方表弟都是同一个人,便是凉颜。只是他现在叫凉渊。

“阿漪,你说桃之真的要守在沈烨身旁直到沈烨老死?”凉颜翘着二郎腿躺坐在房里的椅子上,吊儿郎当地看着在一旁盯着他的凉漪,偷偷地勾唇。

见凉漪不说话,凉颜坏笑着对凉漪调戏道:“在人间,你这个年龄都该娶妻了。”

凉漪瞥了他一眼,冷淡的回道:“在人间,你这个年龄都应该有不少儿子女儿了。”

“也对,改天我便去成亲。”凉颜偷偷扫了一眼凉漪,郑重地点点头。

却不知凉漪原本毫无表情的脸总算松动了。

“你若是敢,待我回到青玄山后便要我二哥绑了所有桃妖,无论男女全部送去承欢洞。”

承欢洞,按照人间的说法,应该是叫青楼吧!

凉颜无赖地摸了一把凉漪的脸,也不在意凉漪说的:“去吧去吧,保不准我看我的小弟小妹们去那里受苦,心里不忍便跟了他们一起去。”

凉漪冷哼一声,不打算再搭理凉颜,拍了拍衣服便转身离开了。

看着凉漪离去的背影,凉颜勾唇:嗯哼?跟我斗?你还嫩了一点……

而走出房门的凉漪阴沉着脸,向青玄山的方向抛去一只信鸽。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