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武侠仙侠 > 正文

主角叫张浪林三娘[重生之刀霸天下]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编辑:柠檬味拥抱 2019-05-20 16:47:29

主角叫张浪林三娘[重生之刀霸天下]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重生之刀霸天下》已上架微信公众号:轩轩文学,关注后回复:重生之刀霸天下 即可阅读全文

《重生之刀霸天下》小说简介

《重生之刀霸天下》这本书还是很合我口味的,不像现在大多数网文一样内容空洞、贫乏,千篇一律,还是很有自己的思想、格局的,猫腻的水平还是值得肯定。主角叫张浪林三娘的小说叫《重生之刀霸天下》,它的作者是八景宫中客创作的武侠类型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张浪和张雪涧星夜兼程,在云州官道纵马。三日之后,官路的尽头一座繁华的郡城出现在二人眼前,这便是张家所在,灵页郡,乃是云州一府四郡之一。云州乃是位于大梁国最偏的西北角上,北连大晋,西接西岐。在天下纷争战。完结小说《重生之刀霸天下》是八景宫中客所编写的武侠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张浪林三娘,内容主要讲述:张浪意外从沉浸式全息武侠游戏《天下》穿越到真实的天下武侠世界。天下江湖,各方势力风起云涌,武道强者各领风骚,正是百舸争流,群星闪耀之时。有剑道高手跨海而来,剑试天下,但求一败;有太行仙人以山为名,睥睨

精彩章节试读:

两人又过了十余招,周寨主始终拿不下对方,心中有了一丝急躁。

这时,张浪一刀收回,恰好露出一丝空当。

机不可失!

周寨主心中一喜,猛然跃起,手中鬼头大刀带去呼呼风声,向着张浪砸去。

“我这一式白虎跳涧可是杀招,配合我的内力威力无穷,施展起来,犹如饿虎扑击,碾轧而下,一个连凡境都未到的小子,尽管难缠,也休想抗衡的住我的攻击。”

他长得粗犷,心思却是不差,鬼头大刀砸出的瞬间,心里亦是冷笑一番。

“白虎跳涧!”

几乎瞬间,张浪便认出了这一招刀法。

前世之中,云州秦家寨被灭以后,秦家的家传武学五虎断门刀便开始在江湖上流传甚广,作为北地刀王,这一套刀法他怎会不识?

故意卖个破绽,却没想到此人还有如此杀招?

张浪心思急转,知道此招不能硬接,手腕翻转,一个妙招陡然使出,手中大刀便反手拂去。

正是张家连环刀中,最为精妙的三刀之一,分花拂柳。

“呲啦!”

周寨主心思笃定。

然则,在与张浪手中大刀碰撞的瞬间,兵刃相交,发出刺耳之声。

跟着,他就感觉到,在这双刀交汇之处,突然间爆发出一股巨大力量,这种力量猛的传递到自身的鬼头大刀之上,随后传到自己体内。

强烈的震荡之力,震的他浑身血肉都在剧烈的颤动,仿佛要即将生生崩碎一样。

于此同时,张浪眼睛露出一股深寒之意,嘴角微微一扯,这一瞬间,又是两个妙招瞬间使出。

流星闪电。

八方风雨。

拂开的大刀猛然变化,化作一抹刀光从鬼头大刀上闪过。而后猛然探出,斩了开去。

“砰!”

周寨主招式已老,身体又受到冲击,哪里还来得及阻挡?

张浪手中的厚背大刀猛然斩在周寨主的天灵盖上,斩得他的头盖骨带着蓬乱的头发斜斜飞起,鲜血脑浆喷涌而出。

周寨主瘫倒在地上,死透的身体之上,眼睛里犹自带着不可置信之意。

这连环三刀劈出,张浪几乎用出了全部力量,一切都到了极限。

刀身之上的震感让他手腕一抖,虎口裂开。手中大刀亦是拿捏不住,摔了开去。

“呼!”

张浪猛然吐出一口气,左手揉了揉右手手腕,这才向着张雪涧看去。

张雪涧此刻亦是难掩震惊,檀口微开,双手紧掩,竟是连微微走光的身体也顾不上了。

“七哥……”

过了片刻,她才反应过来,轻声的唤了一句。

张浪微微点了点头,冷然说道:

“听你今夜这两声七哥,我这回救你倒是也没救错。”

张雪涧听他此言,稍稍有些尴尬。

她心里也是明白,张家老爷张旭七子三女十个孩子中,张浪最不受待见。其余子女,从来没有一人真正将张浪当成自家兄弟,好一些的直呼其名,更过分的暗地里还叫他贱种。

便是自己性格柔弱,偶尔唤声七哥,实际心里,真的有把他当兄长对待吗?再想起此次商队出行,他一路上颇为照顾自己,自己一路上却对他都有些爱理不理…这次自己被掳上山,他还连夜来救…说起这么多年,竟是都不知道七哥竟然如此厉害……这般刀法简直……只是他的眼睛,为何这般冷漠?是因为我们冷落了他吗?

张雪涧心中想着,有些愧疚,有些惊讶,一时间竟是呆住了。

她在那边发呆,张浪也不管她,自顾在房间衣柜里找了两件稍微像样的长衫,一件自己穿上了,一件扔了过去。

“换上吧。”

衣衫落在身前,张雪涧才恍然惊醒,又想起自己衣衫破碎的模样,小脸一红,赶紧拿起衣衫披上。

不过经此一遭,他此番遭变惊疑不定的情绪倒是稳定了下。

外面山匪喝酒打闹之声隐隐传入屋内,她看着张浪瘦削的身影,心中竟然无比踏实起来。

心有所感,嘴上便不由得又弱弱的唤了一声。

“七哥……”

张浪看她模样有趣,倒也心里一乐,又想起她前世的赫赫声名,不由得起了逗弄之心,开口说道:

“我来时潜藏行迹,倒是没人发现,此时外间山匪正在饮酒,倒也不虞发现此间打斗。只是我若带你出去,你这般小样,怕是那帮醉鬼也能看出行迹,倒时候又将你截下,留在这寨中压寨,行那新婚之喜,可如何是好?”

“啊!”

张雪涧听闻此言,急了一声,随后看到张浪似笑非笑的戏谑表情,猛然醒转。

随后她开口说道:“七哥莫要取笑……”

说完这句,她似乎想到什么,脸上露出一丝悲恨,接着说道:“对了,七哥,这次我们张家商队受此劫难,并非这黑风寨单独出手,好像还有几个寨子在其中帮忙,而且我听这老狗说起,好像是有人在后面指使……”

张浪点了点头:“此事我心中有些猜想,倒是不急,不过这外面还有诸多山匪,你看要如何处理?”

张雪涧见她如此,也就止住话头,随后表情有些犹豫,有些仇恨。

过了一会才说道:“这帮匪徒,坏事做尽,全都死不足惜。”

张浪听她此言,倒是笑了:“这样倒是有些赤练魔女的模样了……”

“七哥你说什么赤练魔女?”

张雪涧听之不懂,疑惑问道。

“你稍等片刻,等我出去杀个一圈,便带你下山。”

张浪洒然一笑,摇头不答,说完便走上前去,拾起周寨主掉落的鬼头大刀,拿在手里掂了掂,便走了出去。

这黑风寨的山匪都喝得迷迷糊糊,到了此刻,竟然连山门之处两个守卫被杀都没发现,哪有还有抵抗能力。

不过片刻光景,这黑风寨的诸多匪徒就被张浪杀了个干净。

而后不久,张浪找了找,便在角落之处,发现张家商队里几个丫鬟使女的赤果尸体。

他知道被掳上山的女眷约莫只剩下张雪涧一人,也就息了救援之心。

随后张浪又在山寨中搜索起来,这黑风寨不是什么大户,他遍搜全寨,也不过找到一千三百两银票,外加一百多两银子,并没什么喜闻乐见的武功秘籍,绝世心法以及宝藏图之类。

跟着,他又在在黑风寨内找了些干粮,米酒,打了个包袱,到马厩里牵出了两匹马,随后又搬了些柴火,找了些火油烈酒之类,一把火将黑风寨点了。

而后才携着张雪涧,两人纵马下山而去……

烈火烹油,火借风势,整个黑风寨很快便覆盖在大火之中。

两人不知道的是,熊熊烈火之上,一个黑衣蒙面的女子虚空浮立,她缓缓摘下下自己面巾,露出妖冶的面容,望着两人离去的身影,眼中闪过一道寒芒,随后却是不断摇头,口中叹起身来:

“该死,在西岐花的时间有点多,竟是来晚了一步。”

“这小子倒是杀伐果断,心狠手也辣,可惜是个男的。”

“还有那小妮子,聪明灵慧,体量匀称,也是个苗子,本想让她受此劫难,完成蜕变,绝情绝性,正好能入我圣门,如今却这少年将她所救,真是可惜一番布置……”

“罢了,罢了,今日杀得也是够了,便放他们去吧。我圣门要复起,我这灭情一脉也要继续搜罗好的苗子,此处不得,还是去别处寻吧……”

《重生之刀霸天下》 第十二章 家族聚会派对 免费试读

张浪和张雪涧星夜兼程,在云州官道纵马。

三日之后,官路的尽头一座繁华的郡城出现在二人眼前,这便是张家所在,灵页郡,乃是云州一府四郡之一。

云州乃是位于大梁国最偏的西北角上,北连大晋,西接西岐。

在天下纷争战乱的年代,云州乃是三国必争的四战之地,烽烟四起。不过近二十年,十国会盟一直在持续进展,天下已是承平日久。

十国会盟期间,各国大军都依约收入京畿腹地,以示和平之意。

因为这个,在云州境内,梁国亦是只在云州首府宁山府驻扎了一营军队,便是由梁国上将‘铁笔勾魂’楼无痕领袖的虎踞营。除此之外,其余四郡都只指派文官,管理文事,税收,而一干武事尽附于武林大派,世家大族。

类似此种情况,整个大梁除了京畿与周边几州外,几乎偏远州郡都是如此行政。

如此政策,大梁官方美其名曰:无为而治,还政于民,庙堂与江湖共治天下。

这般做得结果便是,大梁皇室虽然失去了诸多直辖之地,但也收获了诸多武林大势力的支持,统治倒是更加稳固起来。

另外就是,似灵页郡这种地方,几乎等于没有朝廷管制的三不管地带,整个江湖武林说得上活跃非常了。

张家作为灵页郡三大家族之一,张府的宅邸占据了城东最中心的街面,而整个城东都是张家的地盘。

所以张浪和张雪涧一路纵马进城,张家自然早就得了消息。

二人刚到张府门口,朱红镶金的大门便被人重重推开,一名管家引着一位看上去三十出头的的贵妇在丫鬟仆人的围绕下迎了出来。

张雪涧看到她,神情就是一喜,直接从马上跃下,冲了过去,一下扑在她怀里,喊道:“娘亲!”

“乖女儿,回来就好,回来就好,担心死为娘了。”那贵妇宠溺的拍着张雪涧的后背,连连说道。

张雪涧靠着她轻声的说着些话。

这时,张浪亦是从马上下来,将缰绳甩给门口的护卫,笑眯眯的拱了拱手道:“见过大娘。”

这中年贵妇正是张家第二号人物,大夫人秦若兰。

她背景深厚,来历不凡,她是云州大派九华派大长老‘双掌开碑’秦广杰的女儿,亦是如今九华派掌门‘百胜神拳’徐元平的嫡亲小师妹。

背靠这九华派的两大高手,秦若兰虽然修为不过通脉境,却是张家举族轻重的人物。

张家能有如今的发展,大夫人秦若兰有着起码一半的功劳。

秦若兰看着眼前笑眯眯的张浪,眼神中露出一丝诧异,虽然总觉得女儿的话夸大其词,但她还是勉强自己露出了笑容,点了点头道:“回来就好,老爷他们都在里面等你们呢。快进去吧。”

张浪眨了眨眼睛,记忆里这还是大夫人第一次给自己这么好的脸色吧?心里明白,定是张雪涧眨眼的工夫就跟秦若兰咬了耳根,说了些什么。

心思转着,人却不慢,跟着秦若兰就跨入了张府的大门。

张家作为灵页郡城三大家族之一,宅邸理所当然的大气堂皇,雄伟壮观。

天籁阁位于张府正中,不仅是张家老爷张旭的外书房,亦是张家议事之地,权力中心。

张浪和张雪涧跟着二夫人来到天籁阁,厅内座椅已经坐满了人,最上方是一名面容儒雅,身材魁梧的青年男人,一身衮金黑色锦衣,威严大气。

正是张家家主‘金刀秀才’张旭。

要说起张旭,在灵页郡也算一个传奇人物。

此人乃是秀才出身,三十多年前,孤身一人从乡间去宁山府城赶考,适逢战乱,途中遭遇劫匪,侥幸逃脱之后竟是得了山中奇遇,从此便弃文习武,混迹草莽。后来十会会盟开始,天下渐渐和平,他便带着一帮兄弟来到灵页郡,白手起家,建立起了家业。再后来娶了秦若兰,得到九华派的支持之后,发展更为顺遂,到了如今,已是能和灵页郡另外两个老牌家族赵李二家分庭抗礼。

张旭是张家唯一的先天高手,已经开始摸索冲击地境的道路,现在四十八岁的人,看上去却和三十多岁一般,与长子张保站在一起,看上去都似兄弟一般。

人境的武者在江湖上已经算是好手,先天高手在天下也勉强算得上有些薄名,在灵页郡这种地方,更是称得上数一数二。

而张旭下方坐着六个中年男人,看上去约莫四十余岁,这是张家的六位长老,都是跟着张旭白手起家的兄弟,算是张浪的叔伯长辈。这六大长老加入张家之后,也都改姓了张,他们武道修为虽然不怎么样,但是都分管这张家的一些事务,算是张旭的左右手。而他们的子女有些在张家担任管事守卫的职务,有些还没有成年,这些都算作张家的旁支,往后便渐渐会融合在一起。

再下面便是张旭的四位夫人,大夫人秦若兰,二夫人严菲,三夫人卞紫,四夫人黄莺,以及其他子女。

张旭的夫人除了秦若兰之外,其余夫人也都有些背景,二夫人严菲是灵页郡郡丞严钟的侄女,三夫人卞紫出身灵页郡周边月门镇的卞家,四夫人黄莺出身宁山府大商人黄家。这三位夫人都没有修为在身,看上去倒还没有秦若兰年轻。

而张旭的子女此时基本都也都领了一些外事,此时便有些出外事去了,如今只有长公子张保,三公子张林,四公子张纹和二小姐张玲玲在此。

张保生母是张旭秀才时的妻子,在战乱中便已经过世,他身材魁梧,长得与张旭有七八分相像,只是显得更豪迈些,他的实力在张旭的子女中最为强劲,如今业已化力为气,勉强跨入了人境之中。

张林身形瘦弱些,脸上总是带着似有似无的笑意,是三夫人所生,武道修行到了凡境中阶的层次。

张纹也是三夫人所生,和张林长相差不多,只是更为瘦削,他从小体弱,在武学上也没什么进度,算是张家唯二的读书人,最近张旭正在找严钟给他谋划个职位,显然是准备往官场上发展。

张玲玲是四夫人的女儿,如今才年方十七,她也没什么习武天赋,内力还没入门,跟着四夫人学习些管帐和生意上的知识,张家子女,也就她和张纹未曾习武,所以一直留在家中。

张浪走到大厅正中,向着众人施了一礼,道:“孩儿拜见父亲,大娘,二娘,三娘,四娘,各位兄长,叔伯长辈。”张雪涧亦是如此行礼。

张旭淡淡点了点头,伸手一指,说道:“坐吧,如今你们两个也算出去见了些市面,这天籁阁也该有你们的位置了。”

张雪涧眼睛一亮,跑得秦若兰身边就坐了下来。

张浪却是眼睛一扫,就发现张旭的指向正是,天籁阁西测,离张纹不远处有张簇新的凳子,这是新为他添置的。

他如今已经十六岁,按理说早该进这天籁阁旁听了,像张旭其余儿子,都是十五岁便在天籁阁有了位置。

不过张旭方才已经一句将此事揭过,他自然也只能下坡。

他轻轻点了点头,却并未往那簇新的凳子上去,而是心中一转,便跟着张雪涧来到秦若兰身边的凳子上坐了下来。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