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武侠仙侠 > 正文

主角叫无咎紫烟的小说[寻仙道]免费试读

编辑:柠檬味拥抱 2019-05-21 19:33:31

主角叫无咎紫烟的小说[寻仙道]免费试读

《寻仙道》已上架微信公众号:金毛文学,关注后回复:寻仙道 即可阅读全文

《寻仙道》小说简介

写得不错,对事件描述条理清晰,环环相扣。中间有不少哲言,名句,使人受益非浅!如有值得推荐的好文章,请多指导!。主人公叫无咎紫烟的小说是《寻仙道》,这本小说的作者是曳光所编写的仙侠类型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第十七章做梦来着感谢:QQ302714859、赏秋胜地、阿健宝贝、书友15506910、及嘿嘿、981nanhai的捧场与月票的支持!…………………………不知过去了多久……兰芝翠柏与白云缭绕之间,一道。火爆新书《寻仙道》由曳光所编写的仙侠类小说,主角无咎紫烟,书中主要讲述了:今朝修仙不为仙,只为春色花满园:来日九星冲牛斗,且看天刑开纪元。

精彩章节试读:

第八章撒回野吧

感谢:傻鸟我去、醉书风雪歌@百度、云枫来也的捧场与月票的支持!

……………………

走廊尽头,十余丈外,头前带路的廖财竟然慢慢停下脚步。

不知何故,他突然伸着脖子探听了下,这才回头悄声道:“掌柜的听说我找了一个年轻的记账先生,临时起意要见上一见。她正在房中调养,你且稍候片刻。”

无咎不明所以,暗暗有些好奇。

什么掌柜的,当我没见识呢,不就是个青楼的老鸨吗,真是好大的架子!

廖财似有忌惮,转身默默离去。王贵则是远远守在楼梯口,继续着他看守的职责。

无咎站在走廊里前后张望,须臾,抬脚奔着尽头唯一有亮光的那间屋子走去。而才将走到门前,便听屋里有女人在痛苦嘶叫。他吓了一跳,忙往后退了两步。那嘶叫声却骤然一缓,接着便是男子的笑声与喘息声响起……

无咎愕然片刻,忽而明白了什么,不禁翻动着双眼,并颇为晦气地暗啐了一口。

恰于此时,屋里有人说话——

“谁在门外,滚开……”

“先生且慢,许是我家新买来的奴才……”

“既然如此,我改日再来……”

“先生真是好本事,怪不得如意坊的姑娘们都称赞不已……”

“呵呵,此乃仙家手段,不仅有双修之妙,还能延年益寿,便宜你个骚蹄子……”

“……”

无咎听着屋内的动静,禁不住摇头怪笑。而他咬牙切齿的样子,怎么看怎么都像是到了怒不可遏的地步。

屋里竟然有位先生,而屋外的先生则成了奴才?

随着说笑声渐隐,房门“吱扭”打开。闪动的灯光中,有人踱步而出。

无咎顿时恢复了常态,趁机凝神看去。

从屋里走出来的是个相貌俊秀的年轻人,大袖飘飘,举止洒脱,浑身透着淡淡的异香。他站在门前神态端详,略显妖冶的眼光中尽是不屑,随即又昂首呵呵一笑,接着晃晃悠悠飘然而去。

“进来……”

无咎正自打量着那个离去的年轻人,闻声迟疑了下,转而慢慢挪动脚步,才将踏进房门,又禁不住微微愕然。

这是一间装饰精美的屋子,随眼看去尽显奢华。

明亮的烛光下,有个三、四十岁的女子斜躺着在锦榻纱帐之内,犹自发髻凌乱而衣衫不整,并带着狂欢之后的慵懒。只见她眉眼含春,似笑非笑道:“你便是新来的无先生,模样倒也周正……”

无咎站在门前,眼光一掠,低下头去,拱手道:“读过几年书而已,不敢当先生之名!”他始终以先生的身份为荣,今日忽而觉得这个称谓很无趣。

“咯咯,奴家就是喜欢青涩的后生!据木申先生说,纯阳补阴,方为妙趣……”

女子躺在榻上,笑得花枝乱颤,接着又道:“若不嫌弃,唤我桃花姐便可。从明儿起,你便随伺左右,容我慢慢**……”

木申先生,应该就是才将离去的男子。他倒是个快活人,不管诗词歌赋,专教纯阳补阴,这先生与先生之间,差别咋就这么大呢!

无咎抬起头来,顿时旖旎一片。那**的肢体,浓郁的香味,荡漾的眼神,挑逗的话语,直叫人无所适从。他的眼角抽搐了下,挤出几分笑容,却还是没能喊出“桃花姐”三个字,随即又颇为羞涩般地神色躲闪。

榻上的女子愈发得意,又是一阵“咯咯”媚笑。少顷,她舒展着丰腴的双臂,吩咐道:“奴家倦了,有话明儿再说……”

无咎如蒙大赦,慌忙举手致意,转身退出门外,紧走了几步之后,这才长长吐出一口闷气。

想我无咎,也曾是都城有名的公子,如今却沦落到如此境地,还真是命运无常啊!

此前的虚以委蛇,不过是暂缓之计。青楼妓院的奴才?当我好欺负不是。即便早已见惯了生死荣辱,也不能在这么个破地方呆下去了,一刻都不能……

转眼之间,到了楼梯口。

正在守候的王贵转身下楼,一张不耐烦的脸上还带着妒忌的神情。或许与其想来,得到掌柜的青睐,那是叫人朝思暮想的美事儿!

无咎脚下不停,踏入楼道,却突然伸手撩起衣摆,竟是抬起一只脚狠狠往下踩去。

王贵没有提防,猛地一头栽了下去,又“砰”的一下撞在墙壁上,接着“扑通”摔倒在楼梯间。

无咎连蹦带跳出了楼梯口,而才将跑出几步,又匆匆返回。

王贵抱着脑袋惨哼着,犹自晕头转向,忽见有人去而复还,急忙伸手挣扎并作势反扑。

无咎冲过去又是一脚,并趁势抓取一把钥匙而转身狂奔。不过几个喘息的工夫,便已到了来时的屋里。他从榻上拎着包裹,出了屋子,穿过院子,直奔库房而去。

此时,有叫喊声在院子里响起:“有贼,快来人呀……”

教书先生,记账先生,再又奴才,最终为贼,一日之间,本公子终于完成了一个难以想象的蜕变。而这一切,皆拜那个廖财所赐。还有该死的王贵,方才真该一脚踢残了你!

无咎到了库房前打开门锁,扯开门闩,“咣当”一脚踢开门扇,喊道:“快跟我走……”

昏暗的油灯下,杏儿与枣儿正依偎在一起打着瞌睡,忽被惊醒,双双站起来不知所措。

无咎不由分说,上前抓过两个孩子便往门外推搡。

院子里渐渐有人影晃动,还有火把的亮光在四周摇曳。

无咎脸色微变,抬脚便往院门处跑去,却又猛然回头,诧异道:“杏儿、枣儿……”

两个女孩子竟然甩脱了无咎的手,并往后退了几步。其中的杏儿摇头道:“多谢先生好意!我姐妹俩无处可去……”

无咎急道:“可怜的丫头,再不跳出火坑,一辈子都毁了……”

杏儿却是不为所动,伸手搂着枣儿,带着惊慌的神情哀求道:“即使为婢为奴又如何,总好过家中的苦日子,先生莫要多事,以免殃及无辜……”

无咎看着两个柔弱无助的女孩子,不禁瞠目诧然。他只得长吁了下,自言自语道:“好吧,算我多事……”

几道人影跑了过来,皆手持火把,大呼小叫。其中的王贵更是拿着根木棍,一边擦着鼻子流出的污血,一边气急败坏地骂骂咧咧。

无咎不再过问两个孩子的命运,却忍不住暗叫倒霉。

这要是被抓住,不被打死才怪。罢了,本公子既然成了贼,也别斯文了,且尽情撒回野吧!

无咎并未趁机远逃,而是再次冲进库房,抱起墙角的几个陶制油罐便摔了下去,并摘下油灯随手一丢,霎时间火光蹿起。他趁机跳出屋子,撒腿便跑。

王贵迎面扑来,才要抡棍拦截,却见库房火起,不由得停顿了下。

无咎见机得快,一记撩阴腿便踢了过去。王贵冷不防中招,惨嚎着栽倒在地,使得几个逼近的伙计吓了一跳。他借机突破重围,再次奔着院门跑去,却见有人伸手阻拦,正是黑着脸皮的廖财、廖管家,还难以置信喊道:“无先生,你竟敢纵火行凶……”

纵火行凶?你敢逼良为娼,逼我为奴,便是拆了你的如意坊都不解恨!

无咎伸手从包裹中抽出了短剑,二话不说,抡圆了横扫,“啪”的一记脆响,剑鞘狠狠砸在一张黑脸上。只见廖财的脖子一甩,口飙污血,似乎还有两颗牙齿飞了出去,并“哇哇”惨叫着往后退去。看守院门的伙计吓得愣在当场,一时不敢阻拦。无咎趁势蹿到了院外,却又左右张望而踌躇不定。

左侧是来时的方向,右侧通往易水河边。总不能走回头路,且乘船远渡而去。

无咎稍加计较,循着街道一路狂奔。

此时,库房浓烟滚滚,火焰四窜,所幸独立存在,倒不虞火势蔓延而殃及四周。不过,整个如意坊早已是鸡飞狗跳,那救火的、奔跑的、哭喊的,还有光着**要跳楼的,此起彼伏而混乱不堪。

一个衣衫半掩的女子倚在二楼的栏杆上瞠目骇然,还有伙计在旁边急声禀报。转瞬间获悉原委,她顿时怒不可遏,返身回屋,抓起桌上的文书嘶喊着:“老娘有卖身契在手,还怕跑了他不成……”而其喊声未止,似乎察觉到了什么,忙又借着烛光俯身细瞧,禁不住猛拍桌子咒骂道:“男人没有一个好东西!速速派人去抓,老娘饶不了他……”

文书的画押签名处,潦草写着:无此人。

铁牛镇的街道不长,约莫有两里多路。离开了如意坊,拐个弯便到了易水的岸边。百余丈宽的河水由北往南,在淡淡的月色下波光粼粼,舒缓流淌。

无咎一口气跑到岸边,随即又匆匆停下。

应该戌时已过,夜色渐深。几只小船停泊在岸边的黑暗中,像是睡着了般而毫无动静。浅而易见,大半夜的根本无人行船。想要渡河而去,此路不通啊!

“抓贼……”

随着叫喊声,街道上涌出来一群人影,皆打着火把、拎着棍棒家伙。

是如意坊的那帮人追来了!好汉不吃眼前亏,接着跑呗!

无咎不敢留在原地,顺着河堤继续奔跑。看这情形,只能躲到深山老林里去。而他才将跑出不多远,忍不住扭头看去。

恰于此时,有停泊的小船亮起了灯笼,并缓缓驶离了岸边。

还有人在夜间起航?

真是瞌睡送枕头,天无绝人之路啊!

无咎将短剑塞入包裹,转身跑向岸边,抬手呼唤道:“船家且慢,捎我一程……”

小船没停,兀自晃晃悠悠飘向河水当间。船头的灯笼随之摇摆,在夜色中煞是耀眼。

无咎跑得太快了,一个收脚不住,直接趟进河里,顿时水花四溅。

“贼人在此,抓住他……”

叫喊声愈来愈近,火把的亮光已照得河边通亮。

无咎人在水里,却如火烧火燎般的慌张,恰见小船相隔不远,索性“扑通、扑通”继续往前。转眼间河水漫腰,他猛地往前一纵,手脚并用、连踢带划,竟也趁势接近了小船,旋即奋力搭着船帮,扔上包裹,“哗啦”出水,终于爬到了船板上。

如意坊的伙计们不肯善罢甘休,随后涉水猛追。而小船渐去渐远,河水渐深。众人追赶不及,叫骂声响彻连天。

无咎依旧是撅着**趴在船尾的甲板上,虽然气喘吁吁,狼狈不堪,却是面带笑容,并暗呼侥幸。那帮家伙乘船来追都晚了一步,今晚总算是逢凶化吉!

便于此时,船上有人笑道:“呵呵!我该称呼你为奴才,还是记账先生呢……”

…………

ps:几天后孩子要去外地上学,有些忙,心不静,要调整一下。天刑纪也上新书榜了,感谢大家的支持,一起努力!

《寻仙道》 第十七章 做梦来着 免费试读

第十七章做梦来着

感谢:QQ302714859、赏秋胜地、阿健宝贝、书友15506910、及嘿嘿、981nanhai的捧场与月票的支持!

…………………………

不知过去了多久……

兰芝翠柏与白云缭绕之间,一道婀娜的身影踏剑而来。她人还未至,便嫣然一笑,随即又咬着嘴唇,眼眸流转,风情万种道:“自从风华谷一别,公子无恙否……”

一块鲜花簇拥的崖石之上,有人青袍飘飘,恰如玉树临风般英俊不凡。只见他昂首一笑,不失温柔的洒然道:“纵有千山万水,难挡一往情深。为我紫烟妹子,此生永不言弃!”

仙子飘然而至,神色赧然,欲迎还羞,含嗔道:“公子……”

青袍男子心怀大动,急忙张开双手:“妹子……”

而仙子尚未应声,突然变成披头散发的恶鬼模样,狰狞冷笑道:“你一个妓院的账房先生,敢与我斗?还我宝物……”

青袍男子猝不及防之下,惊恐大叫:“啊……”

与之同时,一缕日光穿过洞口落下,原本黑暗的洞穴,终于变得明亮了许多。而才要动身外出的四位修士却是愣在原地,一个个不明所以。其中的木申更是后退两步,手中暗扣法诀而神情戒备。

只见原本酣睡的某人突然跳了起来,并一手持着带鞘的短剑,一手抓着两张符箓,癔症般大叫不止:“天灵灵,地灵灵,过往大仙显神灵……”好在他才叫了两嗓子,便已看清了所在的情形,随即清醒过来,讪讪一笑:“嘿,做梦来着……”

原来是虚惊一场,吓死人了!

无咎独自在黑暗中熬了许久,不知不觉睡着了,却突然惊醒过来,这才明白是在做梦。他暗暗松了口气,顺手藏起符箓与短剑,已然恢复从容,煞有其事般又道:“梦里但闻号角声,斩妖除魔动雷霆,侠肝义胆为正道,看我一剑破苍穹!”他见众人依然不做声,尴尬了片刻,转而好奇道:“此时何时,是否动身?”

古离摇了摇头,说道:“一夜过去,正当赶路时分。”他转身便要走出洞口,又忍不住回头说了一句:“兄弟,你方才所念的口诀,非我道中法门……”

无咎不予辩解,有些心虚地耸耸肩头。当然不是,那是凡俗中神棍巫婆常念的咒语,而本公子只记得这个,奈何?他趁机便要跟着走出洞口,身后的木申出声笑道:“呵呵!好诗句、好才情,无道友果然是道义为先,侠义为怀,梦里也不忘斩妖除魔呢!”

哼,好好的一个美梦,都让那家伙给毁了!他该庆幸本公子不懂法术,不然有他好看!

无咎不理木申,继续往洞口走去,身后的笑声却在继续:“呵呵,想不到你梦见的紫烟妹子成了妖魔,真乃红颜骷髅,令人不胜唏嘘……”

那家伙真是可恶,竟然偷听梦话?

无咎忍不住回头瞪了一眼,转身匆匆走出洞外……

……

正午时分,五道人影先后落在一片荒坡之上。

其中除了无咎之外,古离、木申,以及陶子、红女,皆是风尘仆仆而又神色疲惫。一行接连赶路五日,途中又掘洞躲了两日,终于越过了千里“黄天荡”而抵达此处。

只见前方山峦叠嶂,丛林莽莽;来时的方向则是大漠戈壁,黄沙万里。

而那挡住去路的高山峻岭,便是此行的最后一道险关,云岭。

据说,云岭八百里,奇花异草无数,珍禽异兽繁多,却山高林密,路径崎岖。稍有不慎,便会迷失方向,运气差点,丢掉性命也属寻常。且此处人迹罕至,遇难的时候只能自认倒霉!

歇息之际,古离与众人交代了相关事宜。而木申与陶子、红女也是互通有无,以便赶路途中相互照应。

无咎在获悉了云岭的大概情形之后,独自站在荒坡上背手远望。他兴奋之余,又不禁暗暗担忧。

兴奋的是,翻越云岭便可见到紫烟仙子。而若是借机躲入灵霞山,或许便可从此避开追杀而高枕无忧。担忧的是,想要穿越八百里的深山老林并不容易,再遇上个豹子、老虎啥的,不见得再有侥幸……

古离在稍事歇息之后,催促着几位同伴动身赶路。

无咎正在不远处溜达,忙跑了过来要一起同行。谁料那四人只管往前,根本没谁停下等候。他急急尾随,喊道:“古兄,且等上一等……”

古离扬声道:“我可是有言在先,只能将你无兄弟带至此处。接下来的吉凶祸福,各安天命!”

陶子与红女则是头也不回,双双去势如风。

木申倒是回头了,不怀好意笑道:“无道友,要不要我带你一程……”

无咎慢慢停了下来,一脸的沮丧。

那个古离看似豪爽,却难免小家子气。便是将我带到灵霞山,又能如何!莫非真的以为我深藏不露,这才有意如此?我说了我尚未入门,何必呢……

而木申那家伙也跟着离去了,则是不幸中之万幸。他还是怕我揭他老底,以免与古离三人撕破脸皮。哼,不就是八百里云岭吗,纵然千里万里,看我如履平地!

不过,还是跟在那几人的身后才好,至少有个方向……

无咎斟酌了片刻,奔着前方小跑了过去。

脚下满地的碎石头,奔跑起来很是不便。石缝间的野草渐渐浓密,一直蔓延到几里外的山谷之中。由其看向左右,则是山林郁郁而连绵起伏。所谓的八百里云岭,或许只是一个大致的称呼。详情究竟如何,尚不得而知。

不过盏茶的时辰,山谷到了眼前。记得清楚,古离四人正是由此而入。

无咎喘着粗气,不敢停歇,翻过一道山岗,转眼之间来到山谷之中。而他尚未看清山谷的情形,便已被参天的古木给挡住了去路。

山谷或也开阔,却因树木的阻挡而难辨端倪,且藤蔓牵扯而林荫蔽日,更有无数的小径四通八达。而那四位修士的身影早不见了,即使有心追随也一时不知所向。

无咎挠了挠头,神色迟疑,不过少顷,又眼光一亮。

前方不远处的林间,有折断的新鲜草茎。不用多想,定是那几人在疾行中无意所留。

呵呵,在这逃亡的两年多来,本公子真的今非昔比。从与人交往中的察言观色,到置身凶险时的临机应变,乃至于循形辨迹,以及谋生的手段,等等,都有了不少的长进!

无咎暗暗得意了一番,抬脚走向密林之中。

许是树荫的遮挡,林下过人高的野草稍显稀疏,其间的小径虽然纵横交错,而所去的方向倒也明朗。一路上不时出现草茎折断,或是被风吹乱似的痕迹。

无咎不再急着追赶,而是悠闲自在慢慢往前。少顷,他站在一株古树下抬起头来。

那树干该有几人合抱粗细,且笔直耸立而高不见顶。偶尔一只没见过的鸟儿飞过,悦耳的啼鸣传得老远。几只小巧的异兽在枝干间缩头缩尾,平添几分野趣盎然。还有一只斑斓的手臂在缓缓蠕动,两粒冰冷的眼珠子透着阴寒,蛇……

无咎正在仰望,忽见一条蛇顺着树干缓缓滑落,吓得抬脚就跑,还不忘顺手折了一截树枝拿在手中壮胆。而走了没多远,他再次慢了下来并暗暗叫苦。

前方是片林间的空地,有数百丈的方圆,一片青翠,看起来煞是养目。而那野草长不过膝,且自然倒伏。若是常人行走其中,不免留下异常。换作几位御风而行的修士,则再难有所发现……

无咎看着来处,猜测着古离等人的去向,转身慢慢继续往前,并以树枝抽打着草丛。

这是山中老猎人教的本事,打草惊蛇!

直待穿过了林间的空地,并无蛇虫出没。而令人沮丧的是,那四位修士的踪迹也跟着消失了。即使左右寻觅,还是一无所获。

无咎左右无奈,只得继续赶路。他手中树枝敲敲打打,脚下寻觅而行,抬头四下张望,渐渐走入山谷深处……

半日过去,前方渐渐开朗起来。片刻之后,一道山梁出现在数百丈外。

走出了云岭?不能够啊,八百里呢,依照眼下的脚程,至少要将近一个月才能翻越这崇山峻岭。

无咎将手中的树枝当成了拐杖,好不易爬上了山梁,急忙寻了块石头坐下,并喘着粗气、擦着汗水。

天近黄昏,落日西坠。来时的山谷终于显露峥嵘,在淡淡的霞光笼罩之下而旖旎如画。前方则是群山苍茫,晦暗无尽。而无论前后,依然不见半个人影!

几个瞧不起人的家伙,也不知跑到什么地方去了。懂得几招法术而已,很了不起呀!

无咎歇息了片刻,肚子里一阵叫唤。又是大半日没吃东西,这是饿的。他从包裹中摸索了会儿,无力地叹了声。

最后的馒头、牛肉以及桃子,皆被拿来讨好古离。眼下什么东西都没有了,挨饿的滋味不好受啊!

无咎见天色已晚,无意赶路,放下包裹,在四周寻觅起来。

少顷,他从左近的林间捡了几个松果返回原地,又拾起几根树枝、枯叶,摸出火折子吹了吹。待点燃一小堆火,将松果扔在里面烧烤。没过多久,扒出烧焦的果子,磕出其中的松仁,倒也吃的喷香。松仁吃完了,腹中饥饿得以缓解。四下里也不见有水喝,暂且只能忍着。

此时夜色降临,弯月如钩。除了那阴暗幽深的山林之外,山谷四周以及远近的山峰则是笼罩在朦胧的月色之下。掐指算来,离开风华谷已近半个月。虽说途中惊险不断,而在如此短的日子里便已来到此处,想必祁散人也是没有想到吧,嘿嘿!

无咎站在山梁上远眺夜色,吹着山风,回想此前种种,一时颇为惬意。见所在甚为凉爽,便想躺下来歇息。而他迟疑了片刻,心头忽而有些不安,忙抬脚踩灭了尚在燃烧的火堆,接着背起包裹,走到不远处的一株树下并抬头打量。少顷,其顺着树干,手脚并用爬了上去。

这是一株古柏,合抱粗细,四五丈处有开叉分枝,恰好可以躺下一人。如此高处,至少可以远离蛇虫的侵害。而独自出门在外,不得不多个心眼!

无咎爬上树杈,安置好了包裹,尚未安稳下来,禁不住低头俯瞰。

便与此时,山梁一侧的丛林之中,突然冒出一道鬼鬼祟祟的黑影……

…………………………

ps:点击、收藏、投票,别忘了哈!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