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武侠仙侠 > 正文

主角叫莫悠然洪无痕[霸王的恶后]最新章节完整版阅读

编辑:梅幽香更远 2019-06-27 15:48:25

主角叫莫悠然洪无痕[霸王的恶后]最新章节完整版阅读

《霸王的恶后》已上架微信公众号:轩轩文学,关注后回复:霸王的恶后 即可阅读全文

《霸王的恶后》小说简介

《霸王的恶后》文笔各方面都描写得很好,虽然套路依旧,但好得文笔补偿了不足。比起那些套路又老文笔又差的小白文来说,这本书可以打80分了。独家完整版小说《霸王的恶后》由蜜糖_倾心创作的一本玄幻仙侠类型的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莫悠然洪无痕,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三人都跟着莫悠然走了出去,可是还没走到莫悠然的屋子。她就停住了脚步,现在可不能让任何人跟自己回屋子,要是让他们看到无痕那就麻烦了,而且那小子还被自己绑在床上呢!搞不好可会完全败坏了自己的名声,虽然开妓。主角是莫悠然洪无痕的小说叫做《霸王的恶后》,本小说的作者是蜜糖_倾心创作的一本玄幻仙侠风格的小说,内容主要讲述:哇!好大的珍珠,挖到宝贝了!挖到宝贝了!她莫悠然做了这么多年的盗墓者,今天总算有出头之日了,可只听见磅的一声石门关上了,地面震动,山石崩塌,她害怕地抱住脑袋蜷缩起来,然后眼前一片眩晕,这下完了……

精彩章节试读:

无痕还从来没有跟一个女人厮打过,身下的还是一个凡间女子,不过凡间女子做成了这么粗鲁的女人还真不知道她娘是怎么教育的?不管了!虽然打女人一向不是他风度翩翩的妖王行为,可现在完全是为了自卫,他也只有迎接这个疯女人的挑战了。

“王八蛋!你居然敢咬我,明天我要去打狂犬育苗!”莫悠然感觉到手被某人狠狠地咬了一口,她大声呼呼地说道,忘记了这里好像没有医院。

无痕反正听不明白莫悠然说什么?只顾着不停地防备、攻击!再防备、再攻击!

好大的一场雨,还是特别的雨天,因为院子里又一次上演了,人欺负妖的好戏!

连续五天,莫悠然都黑着脸,蓝月娘可是问都不敢问。那天下午蓝月娘去找莫悠然,一进屋子就看到莫悠然脸上一条一条的血痕,而无痕脸上更是不能看,而且还是蓝蓝的几条。蓝月娘还以为是那家伙在脸上涂了什么东西止血呢?

今天可是初八,听说是城里有一年一度的庙会,莫悠然还真是有点坐不住。可是看着镜子里面的自己她就来气,***!那天以后的第二天早上,自己骨头就像散架一样,脸上也写满了自己的光辉历史。

不过想到无痕,她心里又乐了!那小子第二天好像到下午才爬了起来,而且第二天看到那脖子上全是自己的牙印,到了第三天的时候,那小子居然给自己围上了一条围巾。就这样的不到秋天的季节,估计跳蚤都能呕出来。

不过就这院子里的人,都不把无痕当成正常人士,哪个不当他是脑子进水的那种啊?但换个方向来想,他也不是正常人。嘿嘿!想到这里她对着镜子笑了笑。

咚咚咚!一声粗鲁的敲门声,不要想莫悠然就知道是蓝月娘那个欧巴桑,她慢悠悠地起身去给开门。

蓝月娘手里端着吃的,一脸笑容地走进了屋子。放下东西,她转身就顶着莫悠然脸上瞅。还好脸上的都是皮外伤,否则这张脸可就毁了。

“怎么了?我脸上的还有一些痕是不是丑死了?”莫悠然就知道这样子没办法出去见人,都是给那死小子给害的!

“老大,你这脸上的伤到底是怎么来的?”蓝月娘担却地问道。

“看到无痕那家伙没有?”莫悠然好像几天都还没看到那死家伙了,该不是他真地开溜了吧?

“前两天看到他围着围脖,我还在那里大笑,不过这两天听说他都闷在屋子里,怎么叫都叫不出来,估计又在偷懒了。莫不是……”蓝月娘看着莫悠然,瞪大了眼睛简直无法相信。

“就是他!姑奶奶那天跟他在雨中疯狂地干了一架,还真是够爽的,好久没有怎么对付一个人了,还是个男人!还是个奇丑无比的男人!”莫悠然咬牙切齿地说道。

不过她忽然想到了一个问题,那小子可是妖,自己也被他咬了,不知道会不会有像被狗咬了一样后果?又或许有更恐怖的结果,那可是妖哦!她浑身颤抖了一下,要去找那小子问个清楚才行!

“他到底是什么人?老大为何老是让着他?”蓝月娘可一直都藏着好奇心,想一次性问个清楚。

“关系不一般,这个你被问,也别管,反正那小子做错了什么?该打就打,该骂就骂,也不用给我什么面子。”莫悠然横着眼睛看着蓝月娘,这欧巴桑还真是个好奇宝宝,这东西是她问的吗?

“是是是!”蓝月娘看到莫悠然的脸色都变了,心里多少有了些底,看来以后要不就把那小子给虐死,要不就把他给供着。

“听说今天是大庙会,姑奶奶也想去凑个热闹。”莫悠然对着镜子左看右看,长长地叹了口气。

这张脸怎么出去见人嘛?要是让外面的人看到悠然阁的老大丑成这样,那自己的美女称号可就要拱手相让了,不行!绝对不行!现在自己可算是这个城的名人,一定要注意自己的言行。

“那还不简单,戴上面纱不就行了!”蓝月娘说着从腰间取出了一条丝巾,这可是她特别为莫悠然准备的,就是为了过来讨个好。

“对哦!这样也行的。”莫悠然拿着丝巾在脸上比了比。

可是脸上的抓痕是被覆盖了,可是额头上还有一道大的,她又拿着丝巾比了比,还是挡不住,难看!真是够难看的!那小子真是够狠的,专门选者这些挡不住的地方抓。

“老大,你额头上的那条没法挡了,不过你都蒙上了脸,外人也不知道是莫老大你啊?就算多一条痕也不打紧。”蓝月娘甩着手中的丝巾,来了一个非常职业的动作。

“好像也是这么回事,那就这样好了!你也跟我一块去,这地方我来了这么久还真没出去走过,不知道有没有什么特别的东西看?”莫悠然喃喃地说道,希望今天出去可以满载而归。

以前她可是最喜欢石头,每次盗墓回来都会积攒下来很多,等自己不开心的时候就会拿着那些石头出来翻看,可以调节自己的心情。现在自己可是富婆,每天有那么多凯子给送钱,她的腰包可是够鼓,所以要乘着庙会多买些古董回来。

“那倒是,老大可是为了悠然阁劳碌辛苦,也该出去走走了。”蓝月娘的马屁可一下拍了起来,现在自己只要好好伺候着这个财神,那白花花的银子可追着自己来。

“你这马屁还真是越拍越到位了!”莫悠然可是毫无保留地说出了自己的心里话。

她现在明白了,为什么那些老总身边都是由拍马屁的?原来感觉还真是不错,不过身边有这么一个就够了,在多一个那自己可能就要飞起来,等哪天摔下来可不是开玩笑的事。

“嘿嘿!让老大笑话了。”蓝月娘拿着丝巾蒙住了最,假意地笑了笑,那脸上那层厚厚的东西一下落了很多。

啧啧!莫悠然摇了摇头,如果自己的妆化成欧巴桑这样子,估计会把身边的朋友全给笑死,真是亏她做了这么多年的老鸨,连打扮自己都不会。不过庆幸手下的那些姑娘都没像她发展,否则这悠然阁关门算了!

艳阳高照,庙会的人还真是不少。到处都是吆喝声,有不少的小贩们摆着那些精致的民间工艺品。有糖葫芦,有面人,还有一些香包,看得莫悠然眼花缭乱。

看看莫悠然今天的打扮,一条非常显眼的紫色纱裙,脸上围着一条黑色的纱巾,额头上的那些痕被她用粉扑了一脸,隐隐约约地看不清楚。虽然是一身淑女打扮,可是她大大咧咧的样子依旧不变。

蓝月娘跟在身后,一身红纱裙,摆弄着兰花指,跟在莫悠然身后,就怕那女人出点什么差错。

莫悠然一会儿看看小摊上卖胭脂水粉的,一会儿又看看那些卖古玩字画的,不到几个时辰已经卖了很多东西。可怜的蓝月娘就在后面捧着,她都不知道莫老大买这些东西做什么?

“老大,您可别买了,月娘就这有这么两只手,已经抱不动了。”蓝月娘眉头紧皱地看着莫悠然,抱东西的手已经为物品太沉已经开始发抖。

“那给我先抱回去,然后叫几个家丁过来。”莫悠然眼神还盯着小摊上的那些字画,头也不转地说道。

她可不管这么多,好不容易这么爽快地大购物一次,她不买心里就觉得不爽,而且要买就要买个痛快,反正自己现在有钱!赚钱就是拿来花的,现在自己身上的钱可以花上几辈子都花不完。

“可是……”蓝月娘迟疑了一下,这人这么多,要是莫老大走丢了怎么办?那可是自己的财神哦!

“少嗦!快去快回!”莫悠然可是看得正起劲,听着蓝月娘一唠叨火就上来了。

小摊的老板瞪大了眼睛,用奇怪的眼神看了一眼这奇怪的主仆,蓝月娘他可是认识,难道这蒙着脸的姑娘就是悠然阁的姑娘不成?悠然阁的姑娘们可是出了名的温柔,可这姑娘未免有点太过于火爆了吧?

“看够了没有?”莫悠然一抬头就发觉小摊老板看自己的眼神不对,不会穿成这样也有人认识吧?

小摊老板刷一下脸红了起来,慌忙低下了脑袋。

“还不去!愣在这里做什么?”莫悠然看到蓝月娘还站在这里傻等着,冲着她就吼了起来,可别扫了今天的心情。

“是是是!”蓝月娘马上抱着手中的东西,经快消失在人群中。

可人走出来她才想起,刚才好像忘记说见面的地方,转身又钻了进去,却已经看不到莫悠然的人影。

唉……

蓝月娘长长地叹了口气抱着东西就往悠然阁的地方跑去。

莫悠然这回可是逛得更开心了,她看到什么都去摸摸,去看看。前面忽然有很多的人,她也一脸好奇地往人群里挤。忽然感觉到身上有人伸了手,她知道有小偷想偷东西,于是她把刚才买的一个小刺球放在了小偷准备摸的地方。

可怜的小偷刚碰触到刺激马上把手收了回来,眉头紧皱地看着莫悠然,莫悠然则笑了笑继续往人群里挤,小偷识趣地走开了。

开玩笑,姑***钱也敢偷!还不知道姑奶奶以前是做什么的?哼哼!她笑了两声,手里抖动着一个小钱袋,刚才小偷身上的钱已经到了她的手里。

唉!这回小偷可是亏大了,真是赔了夫人又折兵啊!

莫悠然继续往里面挤,里面刚好在唱大戏,她可是喜欢这种名间戏曲,聚精会神地起码站了快一个时辰。刚准备走出来的时候,却发现刚才那个小偷带着一帮的人开始寻找自己。

糟糕!麻烦来了!

于是她从另一个方向钻出了人群,正想开溜的时候,却被那个小偷看到了。莫悠然看了一眼小偷带来的托,啧啧!绝对是丐帮的人马!不是烂裤子就是烂衣服的,看看自己面前现在站的那个,估计已经大半个月没洗澡,洗头了,那叫脏的,她感觉自己一身鸡皮疙瘩都,冒了起来。

“姑娘!听说你欺负我们家小弟?”带头的大哥手上还拿着半只缺了口的碗,碗里还有剩饭,那苍蝇在饭碗上到处飞着。

“他先偷我钱的,为什么你不先管教一下他?”莫悠然满不在乎地说道,估计今天要动手了。不过她也准备好了,反正那天跟无痕打得还不过瘾,她心中的闷气还没出完。

“大哥,少跟她废话,把她拉去妓院买了就行!”小偷在带头大哥旁边大声吆喝着。

“你们打算把我买到哪家妓院啊?”一听到妓院,莫悠然可就来劲了。

“当然是悠然阁了,谁不知道那里的生意是最好的!”小偷理所当然的样子,还在大家面前比划了一下。

“姑奶奶可是记得,现在悠然阁的姑娘们可都是自愿沦为青楼的,外面买来的姑娘可是不收!”莫悠然很清楚地说道,这些家伙居然还想把姑娘买到悠然阁。

“是这样吗?”带头的老大有点疑问地看着旁边的那个小偷。

“大哥,别听她胡说,哪有妓院不收妓女的。”小偷哈哈地大笑起来,虽然还没买过姑娘,可是却从来没听说过,妓院不收妓女的。

围观的人越来越多,大家都为莫悠然在心里捏了一把汗,这些都可是牛高马大的男人,她一个弱女子怎么可能对付得了呢!

“那小哥试试看!别忘了就你那偷盗的技术,连被偷的人都不怕,你还敢站在这里,不觉得丢脸吗?”莫悠然冷冷地一笑,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对付那么多个,偷偷数了数人头,老天!不少,有八个。要不然干脆让他们把自己卖到悠然阁算了,回到家再收拾他们。

“给我!”小偷来火了,大声地吼了起来。

只见人群中发出了叹息,那些男人一拥而上。

我的老天爷,她莫悠然今天算是领教了什么叫做打群架?所谓群架就是一伙人打一个,这就是群架!莫悠然好不容易找了个缝隙钻了出来,再继续下去估计自己快要顶不住了。娘的!古代的人真不厚道,这么多人在旁边看热闹没有一个出手帮忙的。

她终于还是挤了出来,摸了摸脸,糟糕!丝巾掉下来了,抬头一看,那些欧巴桑们正对自己指指点点的,这回真是丑大了!

“原来是个丑女人,害我们在这里打斗,听着兄弟们不要把她当女人看待,给我往死里打!”带头的看到莫悠然的面貌,心想买到悠然阁肯定不行了,为了出这口恶气,就算打也要打狗本。

古代人真没素质,连女人都要动手,哼!莫悠然这回可是不客气了,她捞起了袖子,嘴里嘀咕着晚上回去要找无痕那家伙算账!

人群中一个斯文少爷打扮得人挤出一个脑袋,他摇晃着扇子定睛一看愣了愣,这女人脸上的伤疤不像被人类抓的,难道她有不一样的奇遇不成?于是,他一个翻身站在了莫悠然的前面。

“几个大男人欺负一个弱女子,你们还算是个男人吗?”少爷潇洒地摇晃着扇子,在那帮男人面前走动着。

莫悠然算是喘了口大气,总算有大侠出来帮忙了,看来仗义的人还是有的。她一下装出了一幅可怜巴巴的样子,帅哥哎!她往后退了一步,咦!打耳洞的?再仔细打量了一下,原来还真是个女人,怪不得看上去这么俊?下次自己出门也要试试男扮女装的滋味,看上去好潇洒啊!

“哟!来了个小白脸,不知道悠然阁收不收小白脸啊?”带头的大哥贼笑了几声。

他走上前去想用手去摸少爷的脸,少爷直接把脑袋一转,一脚踢了出去,带头的大哥一下被飞了出去,那人群也是会看方向,大伙集体往后一闪。带头大哥啪一声落在了地上,谁都能感觉到地的震撼。再看他脸上那痛苦的样子,估计内骨也就断了那么七八根而已。

“上!一起上!小白脸竟然欺负大哥!”刚才猥琐的那个小偷一下站在了最前面,想继续煽动人群。

这回可到莫悠然大出手了,她一个健步加上转身,一脚踢在了小偷的胸口上。哇!一声,吐出了一口鲜血,他直接爬在了地上,连叫唤的声音都听不到了,光是手在比划着。

那些男人看到他们的下场,也纷纷往人群里逃去,剩下几个讲义气的把地上的两个人给拖走了。

人群中一下响起了轰轰烈烈的掌声,蓝月娘从人群里面冒了出来,虽然来得太晚没看到发生什么?不过看到莫老大脸上的面纱已经掉了下来,估计肯定跟她有关系,她扭动着腰走了过去。

人群见没戏渐渐散去了,莫悠然则手撑着脑袋不住地打量着面前男扮女装的姑娘。灵机一动,要是自己悠然阁里找几个像他这么帅气的男公关,不知道生意会不会更好?相信古代应该也有那么些欲求不满的款姐吧?

少爷对莫悠然的直视有点不好意思,这姑娘怎么这么看人那!难不成喜欢上自己这身打扮?

“月娘啊!下次出门我也男扮女装好了,免得惹出太多的事情来。”莫悠然这句话是对面前的少爷说的,那是证明自己的慧眼。

“姑娘果然好眼力,想不到一眼就看出来了。”少爷挥动着白扇子,那潇洒的样子估计已经迷死了刚才过来看热闹的姑娘们。

“多谢大侠相助,不然今天我莫悠然可就要有大麻烦了!”莫悠然想了想做了个姑娘家的动作,她欠了欠身,也学着蓝月娘一样,往后甩着丝巾,就像电视剧里的那些姑娘们行礼一样。

“相见是缘分,小女子黎雪儿。”黎雪儿本想也欠欠身,可是看着自己的打扮也只有拱拱手。

“原来是雪儿姑娘,我叫莫悠然,不介意叫我悠然就行了!”莫悠然嘿嘿两声,眼睛还是直瞅着黎雪儿。

莫悠然在心中叹息,为何老妈就没生自己一个这么好的皮肤呢?那颗真叫白,被说男人,就是女人都会妒忌,再看那柳叶眉,双凤眼,啧啧啧!真叫漂亮!

“悠然这脸上的伤……”黎雪儿还是一心记挂着这伤口的来源,她此次来人间可是身负重任的。

“无意中被狗抓的!”莫悠然看了蓝月娘一眼,那个死无痕也就是疯狗一条,说被狗抓的也是情理之中。

“被狗抓的?”黎雪儿眉头紧皱了起来,看上去好像不像,那伤后还散发着妖味,这个女人在有意隐瞒什么?

“姑娘不介意可以到我的悠然阁去坐坐,我可要好好谢谢你的仗义相救。”莫悠然又斯文地欠了欠身,看得旁边的蓝月娘直偷笑。

“悠然阁这名字挺优雅的,那是个什么地方?”黎雪儿虽然经常在人间走动,可是这个地方确是初次驾到。

“嘿嘿!嘿嘿!”听黎雪儿这一赞美,莫悠然觉得有点不好意思,她把脑袋凑到了黎雪儿的耳边。

“妓院!”

“什么?”黎雪儿咽了咽口水,怎么也不相信莫悠然是开妓院的?那里可是男人们去的地方。

“都敢男扮女装,妓院都不敢去!那算了,我莫悠然在这里谢过,告辞了!”莫悠然假装生气地一个转身,还在对蓝月娘挤眉弄眼的。

黎雪儿想了想,这要是不跟着去,或许线索会这么断了,这央央天下,要再找出个妖来可不是容易的事情,还是去看看好了!

“悠然,你别生气,我跟你去就是了。”黎雪儿跟在后面追了上去。

莫悠然已经觉得自己孤独得太久,今天总算是交上了一个正常的朋友。她在家里的后院可是大摆宴席,山珍海味全上来了,希望今天能好好地招待这位贵宾。

蓝月娘则是忙得满头大汗,今晚上所有的饭菜可都是她一个人全包,老鸨以下升职为厨娘,她心里多少还是有那么点欣喜。在厨房里边哼着曲,边快乐的劳动着,那做好的菜还有几盘放在桌子上面,她一个转身出去拿点东西。

一双眼睛,一双贼亮贼亮的眼睛,然后就是半个脑袋,慢慢到一个脑袋,最后整个人都踏了进去。看到桌子上的美食无痕也掉口水,那个老女人虽然长成那个德行有点抱歉,可是这一手的好菜绝对可以迷死众妖,就为这个他决定等自己法力恢复以后,把她弄回去做自己的玉厨去。

“你这个脏东西,是不是要偷吃?”蓝月娘从门一进来就看到了无痕坐在了桌子面前,于是她两手插腰大大咧咧地走了过去。

无痕白了蓝月娘一眼不说话,拿起筷子夹菜就往自己嘴里塞,真是好吃,他满意地点了点。

“丑男人!这是你吃的东西吗?再不给我滚开,我可不客气了!”蓝月娘说着抄起了旁边的擀面棍,再一次给了无痕一个警告。

无痕还是继续吃东西,根本就不理会蓝月娘。

于是,蓝月娘气愤地一根擀面棍就打在了无痕背上,可怜的无痕吃的东西全都喷了出来,脸也都侵到了盘子里。不用想就知道,那是什么狼狈样?

这回可把无痕惹火了,他恶狠狠地等着蓝月娘。自己可是妖王!如今在人类的地盘上,给个没脑子的女人欺负就算了,这样的下人都敢对自己动手了,还不知道法力什么时候能完全恢复?如果不给点颜色看看,估计下面的日子可就没法过了。

“瞪……瞪着我做什么?这可是莫老大招待贵宾的东西,都让你给糟蹋了!”蓝月娘有点害怕无痕的那种眼神,有一种非常邪恶的感觉。

无痕还是瞪着她,用力一把把桌子都给翻了。他在手上已经开始拒绝一股内力,估计这一掌打出去可能会送蓝月娘送西天。

此时,莫悠然见到太久没上菜,特别过来看看,可一进门就看到了无痕跟蓝月娘大眼瞪小眼的。再看那厨房,老天!该不会这两个动了手吧?那些桌子上的菜肴,全都翻在了地上,莫悠然不用脑子想就知道,肯定是那个丑男人做的好事!

“老大你可来了,你看看这臭男人,我说了他几句,他就把桌子给翻了,看看!看看!他抓着拳头还想动手打我呢!”蓝月娘亮起了尖锐的嗓音,看到莫老大的到来,走过去用手指搓了搓无痕的脑门。

真是忍无可忍!无痕一下向蓝月娘挥出了拳头,莫悠然一个健步一脚踢在了无痕的拳头上,莫悠然一下被震了出去,哐啷一声!刚好被飞到了挂着锅的墙上,然后连人带锅一起掉在了地上。

莫悠然觉得奇怪?为何自己连痛都没感觉到,这可是被飞出去的?还从上面掉了下来?爬了起来,她看看那个被自己压在身下的锅,老天!锅已经扁了,她拿起锅鼓着腮帮子走到了无痕的面前。

然后听到,乓乓乓!几声,那锅就打在了无痕的脑袋上。

无痕感觉眼睛好象看到了星星,他摸了摸头,再看了看莫悠然,这个粗鲁的女人居然敢用锅敲自己的脑袋!而且对上自己一拳她还能毫发无伤,他直瞪瞪地看着她。

这可把蓝月娘看傻了,刚才好象莫老大被飞了出去,然后从墙上掉了下来,这么大的重击她居然一点事都没有,神仙!真是神仙!还有那个无痕,被锅这样敲脑袋都没有出血,那是脑袋吗?怎么感觉自己的脚有点发软?

莫悠然觉得手开始累了,为何这么用力敲他的脑袋?他居然一点反应都没有,只是瞪着两个灯笼瞅着自己。或许妖的脑袋跟人还真是不一样,要是人,脑袋早就开花了,这古代的郭可是铁做的,别说被敲到会多一个洞,就是自己拿着手都已经快受不了了。

“打完了!打完了我要去睡觉。”无痕说完用力地拿住了莫悠然的手,抢过了她手中的锅,顺手一飞,锅砸在墙上马上多了一个大坑。

莫悠然和蓝月娘同时震了一下,蓝月娘可是额头上冒着冷汗,以后还是少惹这个男人比较安全。

“你给我站住,你是个男人,你怎么可以这样?”莫悠然一个快步拦在了无痕的面前,这个男人的脾气还真是奇怪,是不是妖都是这样?她觉得自己要开始学会适应,否则以后怎么去对付那个妖王?

“让开!野蛮的女人!”无痕一把把蓝月娘给扒开,竟自走了出去。

“月娘你继续做吃的。”莫悠然说着跟着无痕走了出去。

无痕直接就往后院走,莫悠然在旁半边喋喋不休地骂着,跟着一块儿来到了后院。

黎雪儿已经换上了一条粉红色的纱裙,微风轻拂,花丛中似乎站了位美丽的仙子。无痕愣在了原地,远远地看着这美景。

“少作梦了,就你那德性,想这些也没有用!”莫悠然用力地扭了扭无痕的脸,气呼呼地说道。

无痕特意走下了台阶,迎面向黎雪儿走了过去,就在擦肩而过的时候黎雪儿看到了他,他也紧盯着黎雪儿。这女人不是人!无痕已经闻到了女人身上的妖气,转脸再看了黎雪儿一眼,是她?

黎雪儿觉得男人的眼神有点不对,可是擦身而过的时候却没闻到妖气,但总觉得这个男人的眼神在什么地方见过?

莫悠然已经注意到了他们擦肩而过的眼神,难道他们认识?该不会这个女子也是妖吧?不过想了想这么漂亮的女子就算是要那也正常啊!可是如果这样,那自己还真是跟妖太有缘分了,可这些妖频繁地在人类的地盘出现又意味着什么呢?

黎雪儿一下回过神来,走到莫悠然的身边笑了笑。

“悠然,敢问一下这位公子在这地方多久了?”黎雪儿说话的时候,眼睛却还在往着那块消失的背影。

《霸王的恶后》 第三章 天!这不会就是个妓院吧! 第7部分 免费试读

三人都跟着莫悠然走了出去,可是还没走到莫悠然的屋子。她就停住了脚步,现在可不能让任何人跟自己回屋子,要是让他们看到无痕那就麻烦了,而且那小子还被自己绑在床上呢!搞不好可会完全败坏了自己的名声,虽然开妓院的名声不是很重要,可毕竟自己还是个处,还是小心点为好!

“别再跟着我,本姑娘困了,现在要回房间里睡觉。独孤少爷想留下来寻欢作乐可以到前厅,月娘去给雪儿姑娘安排住的地方。”莫悠然这才把袖子给拿了下来,转身看了看身后的三个人。

“姑娘如果累了,那独孤风告辞,有时间再来拜访!”独孤风拱了拱手,他知道今晚可是把莫悠然给惹得生气了,他回去一定要找些奇珍异宝来哄哄她开心才是。

“今天可是悠然阁花魁开包的日子,独孤少爷不去看看?”莫悠然故意说到,还看了一眼旁边正在偷笑的黎雪儿,刚才本来想偷听说点什么?可是刚把耳朵竖起来,蓝月娘就来了。

“独孤风只喜欢独特的女子,那些佣脂俗粉可入不了我的眼。”独孤风非常直白的说到,看着莫悠然的眼神还冒着强烈的火花。

好高傲的男人!完了!这个男人盯上自己了,莫悠然低下了头,可不能让男人坏了大事!自己未来可是皇后的命,千万不能为了一棵普通的大树,放弃一片大的森林,那可是亏本的生意。

“看来独孤少爷眼光挺高的,不过凡间只有庸脂俗粉,你好像来错地方了。”莫悠然眼珠子一转,抬头就来了这么一句,希望独孤风能够知难而退。

独孤风没有再说话,只是笑了笑,他不能再惹莫悠然生气了,否则以后她真的不理自己就不好了。

“我要去睡觉了。”莫悠然不再说什么,刚一转身又想起了什么,又把脑袋转了过去。

“对了!独孤少爷,麻烦你下次来的时候走正门,别忘了这里可是姑娘家的地盘,虽然是妓院,可这里不是前面男人们寻欢作乐的地方,这里是本姑娘的后院。”说完这次她头也不会地往自己院子走去。

蓝月娘不敢再追上去,她知道今天晚上莫老大可是生气了,可是无痕那小子后来都没见到人,难道是他先把莫老大给惹毛的?

“雪儿,我要先离开了,你竟快回去吧!这地方不适合你呆。”独孤风看着黎雪儿认真地说道。

他说完本想一个转身离开,可是看了看身边还有一个凡人,他又想起刚才莫悠然对自己说的话,只有甩了甩衣摆往前面的院子走去。

黎雪儿吐了吐舌头,看了一眼旁边有点心不在焉的蓝月娘,她觉得自己可不能现在离开,线索可是一点都没有,回去非被自己的姐姐笑话不可!

……

莫悠然拖着疲惫的身子回到了自己的房间,打开门一看,还好人还被绑在了床上。于是她把大门一关,走到窗边坐了下来长长地喘了口气,然后把脚上的鞋子一飞,转身把无痕的身子转了过来。

她一下呆住了!

这不是上次救自己的那个完颜无痕吗?可刚才自己明明绑的就是那个丑陋的无痕,可现在……现在居然变成了一个帅得让自己掉口水的男人。

对了!本来不是想看看这个男人还有什么秘密吗?既然完颜无痕和无痕是同一个人,那么他们身上肯定有标志,先看看再说。

于是她小心地松开了完颜无痕身上的麻绳,解开了他身上的腰带,然后解开了他身上的衣服,很快露出了那男人味的胸膛。她咽了咽口水,干脆爬在了床上。

她忍不住伸手摸了摸那结实的胸膛,手一滑到了腰间,再解下去可就到了裤头了,这可是男人的关键部位,莫悠然有些迟疑了。自己可还是个处,虽然这段时间被那些姑娘们的XXOO污染了眼睛,可是也不能太过于随便了。

可是如果乘机让两人有了肌肤之亲,那以后这个男人就没理由不帮自己了。还有那个肩负的重任呢!不能这么错过了机会,今晚上就当自己不知道他变回了原样好了,估计他也还不知道,就让大家糊涂一次。

嘿嘿!她奸诈地笑了一声,依然把裤腰带给解开了,这男人的肚脐下居然也有一只蝴蝶,看了看自己胸前的,竟然是一模一样的。难不成这是前世的印记?

以前听老爸说,有些人前辈子是夫妻,可为了下辈子可以再做夫妻,然后在身上各自秀好了图案,以便今生相认。该不会自己跟这个男人前辈子也是冤家吧?她有点怀疑,虽然很不想去相信是这么一个结果,可是答案已经刻在了彼此的身上,而且这辈子他还肩负着为自己复国的大任。

莫悠然决定为了大事,就算委屈一下自己也算了,反正这个男人长得那么帅气,如果在现代,这样的男人可是无数女人心仪的对象,而且他还是个王哦!多么诱人的身份,可不能便宜了别的女人。

接下来她直接把完颜无痕的裤子给脱了下来,这回可就剩下一条裤衩了,脱还是不脱呢?莫悠然想了又想,好像这么有点像强暴的性质,就算强暴也要勾引这个男人强暴自己,到时候可以顺水推舟。

为了保持自己的一点点淑女形象,她决定就这么着吧!明天睡醒了,看看那个男人什么样的表情再做决定,反正一定要赖上他就是了!

可怜的完颜无痕啊!还因为刚才那一棒子,现在还做着好梦,都不知道自己已经一步步走进了这个女人设好的陷阱里了!

太阳把温柔的光射进了屋子,无痕揉了揉眼睛感觉身边好像有人,动了动身子睁开了眼睛。只见莫悠然正甜甜地睡在自己身边,手还圈住了自己的脖子,自己则紧紧地抱着她。

再看了看自己,竟然还光着膀子,身上只剩下一条裤衩,而身边的莫悠然则穿着一条裤衩,还有一件肚兜而已。昨晚上自己到底做了什么?为何自己却一点都想不起来了,摸了摸后脑勺,好像有点隐隐作痛。看着身边的女人,他忍不住在她脸上轻轻地吻了吻,其实她不暴力的时候真地挺不错的,可惜啊!这女人就是个暴女!

莫悠然感觉到有点不舒服,动了动身子,一睁开眼睛就看到无痕在看着自己。不行!不能让这个家伙知道自己是心甘情愿个的,否则下面就没戏了。

于是她恶狠狠地瞪着无痕,坐起身来啪一巴掌打了过去,然后把被子全都拉了过来,卷成了一团。

“你为什么要打我?”无痕有点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的感觉,昨天好像自己是被人打晕的,难道他们躺在一张床上也是别人设计的不成?

“你看你都做了点什么,你吃我的穿我的,现在还要上我?”话一出口,莫悠然觉得好像有点粗鲁,现在自己要装作委屈一点才行,否则这个男人死不认账,那自己就白费心机了。

“我们昨晚上有做什么吗?我怎么一点都不记得了?”无痕用力地去想着,但除了想到自己被打晕之前他们两个在斗气外,好像其他的什么也想不起来了。

哇!一声,莫悠然假装委屈地大哭起来,对着无痕的胸口又是锤,又是打的,活像一个被人甩了的泼妇。

“你这个混蛋,今晚上的事情你要敢说出去我杀了你,我可还是没出阁的姑娘,要是败坏了我的名声,那我们怎么办?”莫悠然抽咽着,脸上还真多了几滴泪水,感觉好像已经把无痕哄住了。

无痕没有说话,人呢!的却是躺在了身旁,虽然没脱完,但还是脱了衣服,自己真的抱着她睡了一个晚上。照理说这个女人这么讨厌自己也不会爬到自己的床上来,莫不是自己真的对她作了些什么?喝多了酒忘记了。

“听到没有,不许你把这件事情给说出去,那个独孤少爷现在可是要追求我的,要是让他知道了,我还有什么市场啊?”莫悠然偷偷地又看了一眼无痕脸上的表情,这小子在想什么?难道在怀疑自己的话吗?

“那个独孤风有什么好?那可是个妖,不是人!”无痕一听提到独孤风就大声地吼了起来,那个男人是不是给莫悠然灌了迷魂汤了?左一声独孤风,又一声独孤风的,听起来感觉就别扭。

“你也不是人,不也把我骗上了床!”莫悠然说着撅起了嘴巴,心里却在笑着,这回看他还不上钩?

“我们不一样,不要把我跟那个男人做比较!”无痕气呼呼地逼近了莫悠然,把她身上的被子抢了过来,然后躺了下来准备继续睡觉。

“有什么不一样?你不也是妖吗?”莫悠然觉得全身凉飕飕地,赶紧来个包心卷,几个翻身又把被子卷到了自己的身上。

她爬在床上看了一眼上半身光溜溜的无痕,好强壮的胸膛,看得她心惶惶的,脑海里又多了许多幻想。

“你看够了没有?”无痕看着莫悠然的眼神有点色,这个女人也不是省油的灯,估计她比自己还色,或许她真是看中了自己的身材,昨晚上才把自己拉上了床。

麻烦了!那小子好像看出了什么?莫悠然开始往下缩,直到看不到自己的脑袋,把自己全都圈在了被子里面。感觉到自己的脸现在是滚烫的,她告诉自己不要再去乱想,否则那小子真地假戏真做那自己就亏大了。

咚咚咚!咚咚咚!

“悠然起来了吗?”门外传来了黎雪儿的声音。

莫悠然飕一下从被子里串了出来,跪在床上开始心慌起来,要是让她进来看到现在的情形,那可就没戏了!

无痕不知道她到底惊慌什么,慢悠悠地坐了起来,下床拣起了地上的衣服,迅速地穿上了。然后又把莫悠然的衣服给拣了起来,并帮她套上了衣服。

莫悠然傻傻地看着无痕,这男人到底什么意思?为何现在对自己那么温柔?想到这里,她自己不知道为什么,一身鸡皮疙瘩全都冒了出来。

无痕已经感觉到莫悠然皮肤的变化,皱着眉头看了看她,这女人到底是什么怪物?昨晚上还拥着睡了一个晚上,可现在自己不过给她穿件衣服,她还起鸡皮疙瘩?

咚咚咚!咚咚咚!

“悠然在里面吗?”黎雪儿已经把耳朵贴了上去,想听听里面有什么动静?

“雪儿来了,等会儿啊!我在穿衣服。”莫悠然这才撑着无痕的手从床上站了起来。

无痕又把裤子给莫悠然套上,给她系好了腰带。奇怪!这些事情以前可都是那些女人帮自己做的,可是今天自己对眼前的女人动了手,他自己有些想不明白。

莫悠然忽然笑了,因为她觉得好像这些动作都是夫妻之间才会作的,或则是一对在热恋中的男女们。可是他们算什么?不是恋人,也不是夫妻,还是对大冤家。

“笑什么?我饿了,要去吃东西。”无痕帮莫悠然理了理衣服,然后打开了后门的窗,像做贼一样从窗子里爬了出去。

莫悠然呆住了,这男人到底什么意思?好像对自己有点过于温柔了,难道这么快就被自己的‘温柔’给迷倒了?

“悠然,穿好了吗?”黎雪儿在门口问道。

“好了!好了!”莫悠然这才光着脚丫子,走过去开了门。

看着莫悠然还光着个脚丫,黎雪儿忍不住笑了起来。莫悠然也看了看自己脚上,摸着脑袋嘿嘿地笑了起来。

“你怎么这么早就过来了?”莫悠然有点不好意思让黎雪儿进屋子。

昨晚上折腾了一个晚上,椅子凳子都还倒在地上,床上的被子还凌乱地不能见人,对了!还有那些麻绳,不知道刚才无痕有没有注意看到?如果让他看到,那自己可要露馅了。

“还早啊!你看看太阳都已经到挂到哪里了?”看着莫悠然一直把在门前,黎雪儿觉得有点可疑,想看看里面是不是藏有男人?

莫悠然才没那么傻,不用脑袋都知道黎雪儿的意图,她只是拉着两扇门,懒洋洋地看了一下天,根本就没看到什么太阳。

“看到了吗?”黎雪儿又补上了一句。

莫悠然这回干脆走出了门口,然后把门给关上,拉着黎雪儿走出了屋檐下,装作认真地抬头看了看天空。

“悠然,你屋子里藏人了?”黎雪儿转动着眼珠子,心里在猜想这肯定就是个男人,否则莫悠然也不会一副神秘兮兮的样子。

“藏人?为什么?”莫悠然装傻子。

她睁着眼睛定定地看着黎雪儿,难道刚才她在门口捅了个洞偷看了?应该不会吧!古代的女子可都是很淑女的,像黎雪儿这样的女子估计应该不会做这样的事。

“那你为何不给我进屋子?”黎雪儿也歪着脑袋看着莫悠然。

“里面实在太乱了,我哪里好意虽让你进去看?不行,你过来看看。”为了不引起黎雪儿的怀疑,莫悠然还是决定让她去看看好了,反正无痕早就走了。

于是,莫悠然拉着黎雪儿又打开了大门。

屋子里一片狼藉,哪里像姑娘家住的屋子?椅子凳子都躺在地上不说了,那被子也都已经被扔在了地上,莫悠然一眼看过去刚好看到一双鞋,那是无痕的鞋,这小子居然没有穿鞋就走了。她一下就把门给拉了过来,希望黎雪儿没看那一幕。

嘿嘿嘿!莫悠然看着黎雪儿傻傻地笑笑,不知道自己该说些什么了?

“的确是有点乱,可是地上那双那么大的鞋子好像不是你穿的吧?”原来黎雪儿已经看到了那双偏大的鞋子,一看就知道是个男人的鞋,这女人果然在屋子里藏了男人。

“你说地上那双大鞋啊?”莫悠然假装恍然大悟,拍了拍手掌,眼珠子一转悠就想到了借口。

“雪儿啊!最近我在学习做鞋,昨晚上在床上做完了,然后睡觉的时候随手就扔在了地上。”说着她还在黎雪儿面前走来走去,怕自己一下说漏了嘴,估计这个借口应该没有问题了。

“真的吗?”黎雪儿皱着眉头非常质疑地看着莫悠然,好像这个理由有点说得过去,可是看她说话怎么像在说别人的故事一样?

“嗯!”莫悠然非常确定地对着黎雪儿点了点头,上前一步拉着她的手,往前面院子的方向走去。

可两人刚走到前面的院子就看到了无痕,而且无痕还光着脚丫,看着莫悠然和黎雪儿,他低着头走到了一边。他跑出了院子才记得自己没有穿鞋子,想想决定回去看看,没想到就碰上了。

黎雪儿可是注意了,无痕是光着脚丫的,再看看莫悠然一副眉头紧皱的样子,说没问题,谁信啊?

“死小子你给我过来!”莫悠然已经感觉到黎雪儿的怀疑,于是她先将一次军。

无痕转身就打算离开,怎么说?明摆着莫悠然是故意问的,如果说是回头拿鞋子,这个女人非拿菜刀追杀自己不可!

“你听到我说话没有?”莫悠然看着自己在喊,可是无痕却还往前走。

于是她又作了一个粗鲁的动作,直接脱下自己的鞋子砸了过去,鞋子不巧就砸在了无痕的脑袋上。

无痕怒火四射地转过了身,摸着后脑勺,看了一眼地上的绣花鞋,这女人还真是粗鲁得可以!鞋子也脱下来。

莫悠然看着这招有效,于是把另外一只鞋也脱了下来,一把给砸了过去,看这个男人再用这样的眼神看自己。

无痕伸手接住了,然后又拎起地上的另一只鞋子,一个大的转身,直接把两只鞋子飞到了房顶上,两手一摊笑了笑,转身就往前院子走去。

“啊!姑***鞋!”莫悠然抓狂地大声喊了起来。

她双手抓着拳头,咬牙切齿地瞪着无痕的背影。看了一眼自己光着的脚丫,她嘴巴一下憋了起来,该死的男人!太过分了,真是太过分了!

“悠然,这个男人是不是跟你有仇啊?”黎雪儿看着莫悠然生气的样子,想笑,可却又忍了下去,就怕她生气。

“实不相瞒,昨天晚上我偷了他的鞋藏了起来。”莫悠然脑子一转,另一个借口又说了出来,偷偷地看了一眼黎雪儿。

“你为什么要偷他的鞋?”黎雪儿就不明不白了。

无痕在这里不过是个下人,难道莫悠然本来就知道无痕的真实身份,可是她到底想做什么呢?是想得到那个男人的宠幸吗?

“因为他老跟我过不去,我就是看他不爽,可是受朋友所托又不能把他给赶出去,所以就想办法折腾他,可每想到这小子比我好要倔,真是气死我了!气死我了!”莫悠然说着抬着头张开了手臂,发泄着自己心中不快。

那双鞋可是自己刚刚买回来的,昨天才刚穿了一天,可现在却要躺在屋顶晒太阳了,她傻傻地看着屋顶上的鞋子。

黎雪儿笑了笑,一个漂亮的飞身就上了屋顶,轻而易举地就把鞋子给拿了下来,然后扔在了地上。

“穿上吧!可别着凉了。”

“谢谢!”莫悠然高兴地道了声谢。

可惜啊!自己只不过偶尔占占玉佩的光,偶尔能飞飞而已。觉得有武功就是好,想爬哪就爬哪,想飞哪就飞哪?自己要是也会这些就好了,绝对不会再受拿小子欺负。

一抬头,莫悠然又看到那一脸浓妆的蓝月娘慌慌张张地跑了过来,这一大清早的不会又出什么事情了吧?

蓝月娘喘着大气,这回可真是天塌下来了,昨晚上是有人砸场子。今天一大早才刚开门,又来了一个美女要来这里做姑娘的,还大大咧咧地坐在厅堂里,说还要当这里的花魁。可是后面街的那个梅香苑的老鸨子,居然抢人抢到家门口来了,这到底是什么世道啊?

“欧巴桑你又怎么了?”莫悠然很不耐烦地看着蓝月娘,就她这样还做了那么多年的老鸨,真亏了在自己来之前没把这个场子给填出去。

“什么?什么叫欧巴桑?”蓝月娘不知道这个称呼是什么意思?歪着脑袋等着莫老大的解释。

“欧巴桑?欧巴桑就是老鸨的意思。”莫悠然看蓝月娘想都不想就说了出来,不过好像意思也差不多,那就这么解释好了。

一旁的黎雪儿明白了莫悠然是在说谎,不过她还真没听过这个称呼,就算在人类地盘带姑娘的也就是老鸨而已,哪里有欧巴桑这样的称呼?她在心里还真是有点好奇,一会儿等有机会再问问。

“你就为了问欧巴桑是什么?一天到晚都想赶着投胎一样,是不是又出了什么大事?”莫悠然斜着眼睛看了一眼蓝月娘。

她摸了摸肚子,发觉自己肚子已经开始咕噜咕噜地乱叫起来。想想,估计雪儿也没吃东西,看这叫什么待客之道嘛?

“有位姑娘来做姑娘,梅……梅香苑的老鸨子来抢这个姑娘,然后我就跟老鸨开始抢……抢那位姑娘,那老鸨现在还在大厅里,身边还带了不少打手,看样子不单单来抢人,好像还想来砸场。”蓝月娘一急,说起话来就开始有点含糊起来,只看到她手不停地在比活着。

莫悠然瞪着眼睛看着蓝月娘,耳朵已经竖了起来,根本就没听明白她到底说了点什么东西?咿咿呀呀地,好像在说鸟语一样。

“老大,你……你听明白了吗?”蓝月娘咽了咽口水,看着莫老大的样子,小声地问了一句。

“雪儿你听明白了吗?”莫悠然看了看旁边也眉头紧皱的黎雪儿,估计她也没听明白。

黎雪儿非常肯定地摇了摇头,她只听见蓝月娘一直在说姑娘,其他的什么也没听明白。

“麻烦你再说一遍。”莫悠然面无表情地看着蓝月娘。

“还说一遍?”蓝月娘看着莫老大的脸色,那就再说一遍好了,于是她做了个大大的深呼吸,免得她们再听不明白。

“有位姑娘来做姑娘,梅香苑的老鸨子来抢这个姑娘,然后我就跟老鸨开始抢那位姑娘,那老鸨现在还在大厅里,身边还带了不少打手,看样子不单单来抢人,好像还想来砸场。”蓝月娘这回可是把速度放慢了半个节拍,她相信这回她们一定能听明白了。

可是莫悠然和黎雪儿两人还是不明白地摇了摇头,还是没听明白。

“哎……!”蓝月娘长长地叹了口气。

“梅香苑的老鸨要来砸场子,老大听明白了吗?”蓝月娘这回可是不客气地吼了起来,然后害怕地往后退了几步,就怕老大一个巴掌拍过来。

“听明白了,又有人要来砸场子。”莫悠然的声音显得很平静。

可是一说完,她的心可就平静不下来了。一天到晚都有人来砸场子,这样怎么做生意?那可以要关门的预兆,不行!绝对不行!可不能有场子在自己手上倒了,那说出去多没面子啊?

“还不带我去看看!”莫悠然一下又捞起了袖子,感觉就像要去跟别人决战一样。

黎雪儿看着她的样子,又乐了。还真是第一次见到这么粗鲁的女人,而且还是开妓院的,别人说妓院的姑娘们可都是温柔漂亮的,可眼前这位,啧啧!区别有点太大了,这样的女人那个男人敢娶回家?

蓝月娘又老实地跑在了前面,带着莫悠然和黎雪儿走到了前面的大厅。

美女啊!果然是美女!莫悠然一进大厅眼睛都开始发亮了,不过眼前的这位美女好像不比自己斯文,瞧她坐的动作就知道了。

只见一个穿着蓝色肚兜,粉色纱衣的女子,撩着个二郎腿,大腿有一半已经露在外面,看得旁边那些打手们可都在掉口水。那女子还眉眼一飞,看到莫悠然她们的到来换了个姿势,一下旁边的几个打手以下撞到了一起。

“我说俏儿,我们梅香苑可是很不错的地方,你看看就这么个破地方,你不觉得太有损你的形象?”说话的正是梅香苑的老鸨?花娘娘,她可是当着莫悠然的面故意说的。

蓝月娘听得气呼呼地,可是她就是怕这个花娘娘。年轻的时候,她们曾经在一个地方做姑娘,可每次争客人自己都是输给她。到了后来她们每人开了一家妓院,一个在前街,一个在后街。莫悠然没来之前,蓝月娘的生意还只算是一般,可现在生意看着就好了起来,花娘娘心里当然不爽起来。这不!找着借口上这里来闹事了。

“什么叫做破地方?什么叫做有损形象?你什么东西啊?居然敢到姑***地方闹事?”莫悠然走去过就用手指搓着花娘娘的脑门说话,直把人逼到了角落里。

看到那些打手们更是眼睛发直,早就听说了悠然阁的莫老大很厉害,今日一见果然不同。花娘娘可是这条街出了名的泼辣女人,可今天去被莫老大搓着脑袋,一个字都不敢说。

“说话啊?哑巴了?不是很厉害吗?听说你做了很多年的老鸨,这点规矩都不懂,做生意有本事就做,没本事就回家等别人养去,不过看你这德性估计吓了眼的男人都不会要,还想在我莫老大的场子里撒野?”说着莫悠然拉着旁边的凳子,一只脚粗鲁地踩在了上面,边说话还边用力地拍旁边的桌子。

这阵势可真是把花娘娘给吓到了,当了这么多年的老鸨,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么个气势的女人,而且看上去不过二十出头的样子,可自己却是一句话都不敢说,身上还直打哆嗦。

莫悠然看到自己明显占了上风,她索性做得更绝一点,又捞了捞自己的袖子,一把抓住了花娘娘的头发。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