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武侠仙侠 > 正文

主角叫紫渊的小说[凤逆三生]完结版免费阅读

编辑:聚橙为海 2019-06-27 16:33:43

主角叫紫渊的小说[凤逆三生]完结版免费阅读

《凤逆三生》已上架微信公众号:轩轩文学,关注后回复:凤逆三生 即可阅读全文

《凤逆三生》小说简介

没有一般小说里的脸谱化和俗套的情节,故事逻辑合情合理对话真实生动,感觉就是生活在你我周围的人。。主角叫紫渊的小说叫做《凤逆三生》,是作者醉七羽倾心创作的一本玄幻言情类小说,内容主要讲述:魔兵还欲再追,见君璃天挥手,退居一旁。“凤凰,走。”汤芜命令道,十分焦急。凤凰高亮一声,直冲半空,只是经过青鸟时,帝羽突然被青鸟扯了下去。“帝羽小殿下。”汤芜惊叫一声。“救救云烬。”帝羽摇头示意汤芜别。主角是紫渊的小说是《凤逆三生》,它的作者是醉七羽倾心创作的一本玄幻言情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她降世于九天,携天令而来,筑九州焚魔界,最后由神坠魔,却被神族太子缠上,什么情情爱爱的,不健康!她:“万里苍穹,六界河川,我不想和你一起过."某腹黑妖孽男:“我想就行了。”又某一天她恶狠狠的地瞪着他;

精彩章节试读:

帝羽在魔族待的第四日,一大早有“铛铛,摪”的声音充斥于耳,剑铮铮的发出了几声清鸣,兵器相交之声,叮叮当当响成一片。

她不甘被这等声音吵醒,怒睁双目,站了起来往出声处看去,心里颤了下,树下打成一片,白与黑的法力笼罩着,法力强盛,四处狂卷着风,那些树叶纷纷掉落,唯有她站着这颗屹立不倒,应该是有人下了结界了。

“汤芜”帝羽高声喊叫,却没有人回头看她。

汤芜手执银鞭,与那魔族妖人纠缠,不输半分,好不威风。

仙魔交战中,帝羽四处望了望,没有那道白衣,也不见君璃天,汤芜虽占上风,却有些分心,总想朝西北方向去,奈何总是被妖魔围住。

云烬!在西北方向,帝羽心思一动,立马跳下千年树,走了几步又被弹回原处。

“我要去见云烬,你不要拦我。”她眉头紧锁,瞪大了双眼,双手使劲握拳,怒视着结界。

瞪了许久,结界依然存在,帝羽有些气馁“汤芜,我出不去。”

结界隔着外界,汤芜根本没听见,帝羽气闷地坐在地上,暗自恼怒。

突然,一道尖利的凤鸣声伴随鸟鸣声,西北方向,凤凰与青鸟飞翔在空中,两大神兽对战,周边冲天地火光将河岸两旁映射的一片通明。

“凤凰,今日我倒要与你真正一战,看看谁才是万鸟之王。”青鸟扑哧着双翅,口中吐出一团青焰。

凤凰亦吐出一团红色火焰挡住,它的声音较为清冷:“好!”

“吼~”一道一道火焰从半空坠下,挥出一片绚烂的光幕,浩荡的火焰,仿佛泄洪一般,砸在地上的神魔兵上,发出阵阵焦灼臭味。

神魔兵顾不得打斗,全部坐在地上,凝聚真力,结起结界,以防被烧成碳。

汤芜见眼前没有了阻碍,自身结起一个结界,朝西北方向飞走了。

帝羽连忙站起来,拍打结界,喊叫着汤芜,妄想她会发现这个结界。

始终无功,帝羽脚下不停地挪换着脚步,从有过的焦躁不安、急不可耐。

云空中,凤凰与青鸟双方恶战不停,强大的火焰之力燃起了整个魔界,神魔兵筑起的结界已被火力砸着不堪,十分狼狈,自知再待下去,怕是被烧成火炭,纷纷飞走。

这里只剩尸体与她相伴,阻挡的结界也因凤凰青鸟两大神兽之力破开了一个口子,纵然她在结界中,仍是感觉外面炽热的很。

已不知过了多久,结界终是承受不住这巨大的破坏力,破开两半,帝羽得已出来,确也十分难受,不停的留下汗水。

地上都是滚烫的,她的鞋子都被烧掉了,帝羽痛苦的掉了两滴眼泪,顾不得脚上的疼痛,朝西北方向跑去。

西北方向是魔界的核心处,此时云烬正与君璃天斗法,四周的神魔兵死伤一片。

云烬杀意随之弥漫开来此刻体内的仙气如数尽放同君璃天释放的魔气交缠一块,旁人接近不得。

他手持昆仑剑,剑气袭人,天地间充满了肃杀之意,眼中带着不同于他平日的清冷淡漠,而是浓烈的煞气和决断。

君璃天手中魔气势如破竹,眉宇上狠辣凌厉,嘴角轻扬:“没想到你竟为了个女娃娃,毅然到了魔界。”

神魔两族气息不同,到了另外一界,待得久了,法力将会下降,受到侵蚀,只有在石之天边,两族才可以不受影响,此番云烬等神人已在魔界待有两日时光,身体定会受到影响。

“你现在至此,不知道“她”看到了会怎么样。”云烬语音平缓随意,落在君璃天耳里,却是平地一声惊雷。

君璃天手中一顿,晃神间便被云烬剑气扫出几米外,嘴角缓慢的流下猩红的血,几缕长发飘落在脸上,他抬起食指轻拭掉嘴角的鲜血,邪魅一笑。

“那“她”看见你这般,又会怎样,高高在上的神族太子竟然做了些见不得人事。”

云烬落在君璃天面前,听到此话,面如冰霜此刻有了一丝动容,凤目已然变成了猩红,他单手一挥将君璃天拉至跟前,细长的手指抵在君璃天的脖子上:“你知道了些什么?”

“你不想让六界知道的事情,我都知道!”君璃天一副笑意,轻佻的看着他。

“你可知,你此番话会令你们整个魔族都荡然无存。”

“当然知道,我们高贵的神族太子定是有这个能力。”君璃天环视了眼四周的神魔兵,一个个倒下,又一个个站起来,脸上都是兴奋无畏的神情,大战一场,是所有神魔兵的心愿,不再小打小闹。

君璃天收回眼神:“只是本尊不明白,你为何是因为一个孩子坏了你计划。”

“帝羽和别人不同。”

帝羽,那个小家伙名讳是帝羽吗?承六界之初,从未有人姓帝,起了这名,她日要如何惊天动地才不枉此名。

“云烬~~~”清脆响亮的声音穿透四周,直击云烬内心,云烬放眼望去,只见帝羽骑着一只独角兽,小手上拿着一支长矛,头发散落,白色的衣裳上尽是鲜血。

云烬未发现他此刻竟扬起了笑容,眼中的煞气,逐渐散去,一旁的君璃天不可置地看着这一切。

云烬朝帝羽所在地方飞了过去,却在半空中被一股力量击中,这股力量来得太快,所有人都毫无察觉。

他倒在她脚下,闷哼一声。

帝羽心突然重重的跳了一下,脑袋一片空白,等反应过来,自己已经在地上了,脚上本就血肉模糊,动一动就是那彻骨的钻心的疼痛。

鼻子酸涩,双手颤抖地抱着云烬的头,眼泪簌簌往下掉:“云烬,你没事吧,呜呜~”

云烬强忍胸口上的毒气,柔和道:“没事。”

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总对这个孩子有一种特别的感觉,很亲切!

说完没事两字后,云烬的身体却不听话,他吐了一口黑血,嘴唇也渐渐变成黑色,双眼微闭,像是要睡过去一般。

“再不送他回神界,怕是救不了咯。”君璃天此刻站在那里,双手环抱,玩味地看着她。

若不是刚才那股力量是从别处来的,帝羽定要和这个魔尊拼个你死我活。

帝羽闭上眼睛,凝聚意识,用意识喊叫:“凤凰,汤芜,云烬受伤了,你们快快带他回去。”

远在半空的凤凰似乎听到,展翅朝帝羽方向飞去,青鸟正欲阻挡,却停顿了下,放它离去。

汤芜青色的身影也从一堆神魔兵中飞跃过来,停在帝羽面前,警惕地看着君璃天,见君璃天无意再战,扶起云烬,与帝羽一同飞到凤凰的背上。

“收兵!”汤芜气势磅礴,神兵听闻纷纷运法离去。

《凤逆三生》 第七章 人族九州 免费试读

魔兵还欲再追,见君璃天挥手,退居一旁。

“凤凰,走。”汤芜命令道,十分焦急。

凤凰高亮一声,直冲半空,只是经过青鸟时,帝羽突然被青鸟扯了下去。

“帝羽小殿下。”汤芜惊叫一声。

“救救云烬。”帝羽摇头示意汤芜别再停上,小小的身子垂直落下。

汤芜自知此时不该浪费时间,下了狠心,不再回头。

凤凰扶摇直上,消失在空中。

帝羽闭上眼睛,准备好摔个粉碎,却感觉被人抱住,睁开双眼,看见地是君璃天乌黑深邃的眼眸,俊魅的容颜。

“大坏蛋!”帝羽嘟起小嘴,恶狠狠地说道。

青鸟化为人形,站在君璃天身侧:“主人为何不乘胜追击?”方才她想拦住凤凰,主人却让她住手,实在是不明白主人的用意。

“于本尊来说,那股力量的主人更值得去追击。”

“这六界竟然有如何强大的力量,连神族太子都不自知。”

这六界云烬的法力绝对是一等一的厉害,却在毫无察觉下被重伤了,青鸟不知道六界还有这么厉害的人。

君璃天若有所思,却也不知道怎么回答。

“要是我知道是谁伤害了云烬,我定要他性命。”

君璃天见帝羽坚定地眼神,忽地一笑,犹如死气沉沉的花突然绽开,迷了眼,帝羽一愣,她觉得这个笑容要比任何鲜花好看,不知道云烬笑起来是怎么样的,可惜她没有看过云烬开心的笑容。

“你小小年纪就要人性命,不自量力。”

“哼。”帝羽头一甩,不理他。

“走吧,神、魔界都不是你该呆的地方。”

君璃天话音一落,帝羽后脖被青鸟一拍,陷入虚无梦境里。

这是一片桃花林,满地都是落下的桃花瓣,风吹过,卷起了漫天花瓣,桃花中夹带着一片湖水,湖水中开满了荷花,水清得快要看到湖里面的东西,里面有座井。

帝羽被君璃天抱在怀里,眼睛微闭,气息尚存,她的手腕上抱着一片白布,白布上染了鲜红地血。

青鸟步伐摇曳生姿地跟在后面,手上拿着一个透明的瓷瓶,里面装得满满鲜血。

站在湖水旁,君璃天目光遥远,低声道:“青鸟,用她的鲜血封印她的记忆和行踪。”

“是!”青鸟起咒,满山青色灵力飘动,布成法界,瓶子扔至空中,旋转几回,里面鲜血开始流淌交缠在一块。

“我不要,不要忘记云烬。”帝羽意识模糊,嘴里念叨。

“封!”青鸟双手结成法印与鲜血融合一起,朝帝羽眉心而入。

君璃天将怀里的人儿抛至湖水里,渐渐淹没入井。

桃花肆意,落在湖上。

人族九州。

蓝色的天幕上嵌着一轮金光灿烂的太阳,天幕下一阵一阵击鼓声传开,中央摆放着一块巨石,形成一个圆圈,此刻上面正站着一男一女,擂台下人群越聚越多。

巨石后上方盘桓着一排白石桌,云州皇帝洛皇着白色帝服正襟危坐,几位朝中重臣恭谨地跟随。

双方站在巨石擂台上,两人俨然已经比试一回,女子额头上满是冷汗,观武的众人无一杂音,宛如窒息一样,所有人感到一种前所未有的压抑,目光都聚焦在台上。

人族云州的大朝试,经过层层选拔,历经十个日头,唯有两人从一百八十八位同龄灵者脱颖而出,最后比试,云州洛皇携朝中重臣亲临赛场。

其一,这二人乃是云州精英,洛皇亲临已示看重之意,其二,这胜出的二位一位是云州太子洛七夜,一位是内定太子妃凤兮兮,洛皇怎么着也要来看上一眼。

九州乃一个灵者为王的世界,谁的灵力强谁就是王,自神识阶级分为灵尊,灵王,灵将,初灵,当今九州各州皇帝皆是灵尊,年岁过百,却还是中年模样。

九州分为:越州、宛州、雪州、青州、云州、冀州、澜州、中州、雷州。

越州是第一大州,云州排名第四,年轻一辈中唯有凤兮兮和洛七夜神识为灵将高级,自然都是境界超凡的至高强者,也是整个云州的希望。

赛场上比赛正白热化。

“太子可不要一直分心哦。”凤兮兮率先开了口,虽然占了下风,可脸上扬着得傲气,确实十分吸引人。

她白衣胜雪,玄纹云袖,修长的柳叶眉,清澈如水的眸子,偶尔抬起的头,让人呼吸一紧,好一张翩若惊鸿的脸。

被称为“太子”的男子收回四处寻找的目光,嘴角微微上扬。

锣鼓声再响,最后回合开始。

两人凝聚灵力,朝各自袭去,其身后凝聚的灵力化成了一龙一凤,怒吼着,声音震聋欲耳,许多灵力低的灵者捂着双耳。

“这凤凰之女凤兮兮与真龙之身的太子洛七夜的力量真是强大。”其中捂着耳朵,强忍不舒服的肥胖男人不满的嘀咕。

洛七夜手中的剑挥向凤兮兮,剑气犹如万斤重般扫过,凤兮兮跃身而起,躲开剑气,手上的剑亦毫不留情势如破竹,挡开剑气直刺而去。

洛七夜提剑挡在胸口前,利器相碰,尖利的声音令人不适。

一黄一白灵气环绕二人身边游荡,僵持不下,倏地,一道磅礴的力量从洛七夜体内向外涌出,凤兮兮同样使用全部力量阻挡,稍地,兵器分离,凤兮兮被弹出一丈外,姣好的身子摔在台上。

“洛七夜胜。”一位白胡子老者站了起来,宣布道,颇为高兴地捋了下胡须。

洛七夜站稳身躯后连忙过去轻扶起凤兮兮,风兮兮不悦瞪了他一眼,甩过头。

“哈哈,兮兮莫气,不过是云州年轻一辈的排行,以你现在的神识灵力定是比那八州的任何一个强。”洛皇起身,安慰道。

“兮兮知道。”

凤兮兮展颜一笑,台下的人群不由发出了一句“哇”感叹。

凤家一直和皇室交好,此番出了以为凤凰之女,更是早早被视为皇家儿媳,得到的重视比洛七夜这个太子不少几分。

比武台这边人群沸腾,而云城另外一边,城门口处则是聚集了一群青年,四周站立的人窃窃私语,不时发出嘲笑的声音。

“呃。”一声闷哼伴随着一个青色的身影踉跄的摔倒在地,挣扎了半天却丝毫起不了身。

几个衣着光鲜的少年正哈哈大笑,鄙夷的望着在地上挣扎的青衣少年。

“东方沥,你这个残废,还敢出门,真是丢我们云州的脸。”

为首的壮实少年说道,顺脚将青衣男子的随从也踩在脚下,以防随从过去扶自己的主子。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