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武侠仙侠 > 正文

[精灵密语]结局免费阅读 主角叫秦长安青阳桦的小说结局免费阅读

编辑:恬淡春风 2019-06-27 16:41:04

[精灵密语]结局免费阅读 主角叫秦长安青阳桦的小说结局免费阅读

《精灵密语》已上架微信公众号:敏轩文学,关注后回复:精灵密语 即可阅读全文

《精灵密语》小说简介

《精灵密语》这本书是我看过最精彩的书之一,有热血,有感人,有知性的地方,有着对人生价值的思考和领悟。完结小说《精灵密语》是七秒记忆最新写的一本玄幻奇幻风格的小说,主角秦长安青阳桦,书中主要讲述了:石头城,顾名思义,城中地势起伏,石巷纵横。这座华夏历朝古都,已经经历过几千年的风雨,进入新世纪以来,石头城像是上紧了发条的钟表,滴答滴答,几乎眨眼之间,一座山中的小城镇很快发展为一座国际大都市。早晨,。主角是秦长安青阳桦的小说是《精灵密语》,本小说的作者是七秒记忆倾心创作的一本玄幻奇幻类型的小说,内容主要讲述:因为人类的乱采乱伐,森林里的生物都面临灭绝的命运。所以,有些修行的树精灵跟动物妖精化为人形,隐藏到了人类社会,妖精们在人类社会苟且偷生,每时每刻都想着回家重建家园。

精彩章节试读:

时近中午,街道上摩肩擦踵,小汽车、电瓶车、自行车,一个个如池塘中的抢食的鱼,横冲直撞,拖板车拉了一棵大槐树,在人流中愈发慢了下来。

秦长安跟在前边,走几步,停几步。

有心再跟身后的青阳桦说几句话,但小萝莉的注意力显然不在这里,几次鼓足勇气,秦长安都不由败下阵来。正百无聊赖,忽然,街道上一个报亭有人喊道,“新报纸,新报纸,刚出炉的石城日报到了……”

秦长安心中一喜。

是时候表现自己的优秀,给身后的小萝莉看一眼了。他慢慢的将车停在路边,冲车后的姐妹两喊一声“等我一会”就奔向报亭。

掏出十块钱,不由分说,捡了十份报纸。

石城日报分两版,分别是晨报跟晚报,售价不过五毛钱,但人逢喜事精神爽,秦长安也不等摊主找钱,喜滋滋的拿着报纸走回来,分给了后座的姐妹俩一人一份。

“呐,头版头条,我的焦点报道。”秦长安甩甩头发上的雨水,又指着报纸上的头版,脸色严肃,一副忧国忧民的神态。

“营造绿色石头城,将森林种进都市。”身后的姐妹俩异口同声将报纸的标题读出来。

这是秦长安的灵光一闪。

过去几千年来,石头城一直山清水秀,只是随着新世纪的大开发,原来的石头城有些荒芜了,大街小巷难以见到一棵有年头的古树。

这跟石头城的历史完全不搭。

所以,在早上见到钟鼓楼街的植树活动之后,秦长安脑海中灵光一闪,就写出了这片报道。

从民生来说,人们急需改变城市污染严重的迫切问题,从政治来说,领导需要这种歌功颂德,所以,秦长安的这片报道,无论从上到下,肯定会受到一致好评。

这也是早晨顾颖主编眼前一亮的原因。

作为一个在国营单位侵淫多年的领导,顾颖的政治眼光又岂是秦长安可比,甚至,老处女已经看到了这片报道身后巨大的政治利益跟经济利益。

移栽森林进城,惠及农民、工人、能增加无数的工作岗位,惠及企业、单位,能让园林部门有油水可捞,惠及政治、环保,能让政府有嚎头可卖。

从长远来说,这确实是一项功在千秋,利在当代的大事业。

不过,秦长安千不该万不该,将自己的报道递给身后的姐妹俩。

青阳桦今天整整一天,都在思考怎么阻止人们的行为,杜绝森林中姐妹们悲惨命运。作为一棵树来说,最幸福的生活莫过于独自生长在角落,看云卷云舒,听松涛阵阵,安静的活在这个世界。

但办法没有想出来,反而看见了人类更加疯狂的计划。

这简直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可以想象,若是报纸上这偏报道得到人类的响应,那么,剩余不多的森林,将经历一场浩劫。

那些修成人形的兄弟姐妹们先不说了,最惨的是,那些幼年的亲人,他们或许生长了几十年,一两百年,正是吸收天地精华,准备渡劫的年代。

若是被移栽到城市中,那么,他们的修行势必会被打断,身体受伤,再也难以恢复自身的元气。

移栽,移栽,还不是砍断胳膊砍断筋,将植物扎根地下吸收灵气的筋脉斩断。

“这是你写的?”青阳藤虎视眈眈,问了一句,“你就是秦长安?”

“对,就是我。”秦长安完全没有听出青阳藤口气中的愤怒,撩了撩额前的发丝,“小藤姑娘,你觉得我这个焦点报道如何?”

“呵呵。”青阳藤怒极反笑,“我觉得就是狗屁……”

说到这里,身旁的青阳桦蓦然扯了扯她的袖子,青阳藤就不由住了嘴。

青阳桦从森林来到石头城,一切都是小心行事,能低调的就低调,为了能拯救移栽的树木,她一直忍辱负重,躇躇独行,就是为了有一天能阻止人类残害同胞的计划。

百年大计,需要从长计议。

被青阳桦一提醒,青阳藤就不由止住愤怒的怒火,硬生生在脸上露出一丝笑容,说道,“我觉得长安哥哥你,唔……苟富贵,勿相忘呀,哥哥真是忧国忧民呐。”

“哪里哪里。”秦长安倒有些不好意思起来。

“秦大叔。”青阳桦多长了几百年,心性平和,在一瞬间思虑也多一些,“你这个焦点报道之后,会出现什么情况?”

“这个……”秦长安并不是大嘴巴,但耐不住面前是两个娇滴滴的小美女,这时候,身体内的荷尔蒙乱飞,在一瞬间,竟然想到了无数种可能,他说,“最大的可能,就是政府班子乘胜追击,实行这个计划,让石头城以后都沐浴在森林之中,如果政府的觉悟低一点,可能会先立项,经过论证之后才采取下一步举动,当然,我会密切关注这一点,继续大版面的追踪报道,争取让石头城恢复绿水蓝天……”

秦长安侃侃而谈。

其实,他说的虽然不错,但总有一些吹牛的成分在里边,什么打造绿水蓝天,那可不是一时半会儿就能建设完成的,不过,为了证明自己焦点报道的可靠性、有效性,时代性,他夸大了报纸的作用。

青阳桦跟青阳藤不由对视一眼。

两人在森林里共同生活几百年,这一眼包含的意义,只有亲近的人才能读懂,那就是,面前的秦长安,是一个祸害。

留着他,会让森林生灵涂炭。

秦长安丝毫未觉。

片刻之后,几人终于来到了青阳桦的居所。

这是一处郊区的民房,有一个硕大的院子,院子里各种各样的植物随风摇曳,占据了大片庭院。在青阳桦的指挥下,工人们将大槐树卸了下来放到了门口。

好在门前的胡同宽阔,倒也不怕阻挡了人们的脚步。

秦长安跟工人们一一道谢,等到拖板车离开,青阳桦不由笑道,“大叔,要不要进来喝杯茶?”

《精灵密语》 第一章石头城 免费试读

石头城,顾名思义,城中地势起伏,石巷纵横。

这座华夏历朝古都,已经经历过几千年的风雨,进入新世纪以来,石头城像是上紧了发条的钟表,滴答滴答,几乎眨眼之间,一座山中的小城镇很快发展为一座国际大都市。

早晨,城市还未完全苏醒起来,一阵推土机的突突声就惊醒了正在睡觉的秦长安。秦长安睁开眼睛,趴到窗帘前撩起一角,只看了一眼,就蓦然跳了起来。

他是一名应届新闻系毕业生,托了环保局副局长老爹的福,分到了石城日报社做记者。

今天,是他上班的第三十三天。

上了三十三天班的秦长安一点也不安,石城日报是一个国营单位,国营单位论资排辈,秦长安的老爹虽然有点权力,但自己不过是一个22岁的年轻人,哪儿有半点资历。

何况,报社里那些老油条们,谁没有一点深厚的背景,要想从报社里脱颖而出,总的拿出点成绩来才像话。

这可让秦长安想破了脑袋。

话说,作为一个记者,无非是寻找新闻线索,博取民众的眼球,秦长安新闻系毕业,就算没有高端的笔杆子,总也有一双发现线索的眼睛。

不过,现今这社会,跟前几年早就没法比了,互联网兴盛,纸媒就像受尽委屈的小媳妇,只能缩在角落里偷偷抹眼泪。

没有焦点新闻,没有吸引公众的嚎头,想要成绩?还是乖乖去一边玩儿泥巴吧!

主编很忙,没空搭理你。

版面很贵,不如卖点广告费。

所以,秦长安很着急。

刚刚毕业的年轻人,胸中装着天下,装着社稷民生,天天跟社会三无人员一样,又怎么让胸中所学施展开来?

不过,今天早晨,焦点新闻来了。

在秦长安撩开窗帘一角的片刻时间里,他那双加强版钛合金狗眼仿佛看见了香喷喷的肉骨头。

不错,风水轮流转,今年到我家。

秦长安家住在钟鼓楼街,在古代,这里是历朝历代的繁华地段,勾栏、当铺、酒楼、商店应有尽有,但进入新世纪之后,钟鼓楼街因为改造困难,这里反而成了城市的困难户。

不过,自从新市长上任之后,就开始大刀阔斧的改革,力争在钟鼓楼重新打造一个商业中心。

这不,在秦长安还没毕业的时候,钟鼓楼街道就开始修路。正应了华夏的那句谚语,要想富,先修路,要想发,少生孩子多养鸭。

新大街被命名为中华商业步行街,宽一百五十米,长二十公里,一切都按照园林标准修建。

大街地面全部用花岗岩铺就,在大街中间,还留了十几米的绿化带,哪怕就是日本鬼子重来,恐怕也得吓得打个哆嗦。

当今的华夏,今非昔比。

而此刻,新大街早就完成了地面的铺就,只剩下中间绿化带的植树工作。

十月,正是植物休养生息的季节,所以,中华商业步行街的植树活动,就在此时轰轰烈烈的展开了。

刚刚,秦长安透过窗户,看见的正是这样一幕。

一辆推土机轰鸣着,将大街中间的泥土翻开,挖出一个大坑,另一边的工人又齐声吆喝着,将一株包裹的严严实实的大树种进坑里。

那一株大树全身被草绳包裹着,上边的枝丫都被砍成光秃秃的模样。

不过,秦长安的眼睛可不是一般人的眼睛。

就在草绳的层层包裹中,他看见了中间蕴藏的焦点骨头,哦,不,是焦点新闻,不错,新闻就在其中,要是精心策划一下,撩起人们的情绪,石城日报的销量最少要翻一番。

秦长安仿佛看见了人们群情激奋的呼喊声。

他索性爬起床来,随便套了一个夹袄,光着脚丫跑进书房,开始伏案疾书,不一会儿,一篇一万多字的新闻稿就出现在稿纸上。

用稿纸写字儿是秦长安的习惯。

虽然现在都是电脑时代了,但是秦长安作为一个新闻系才子,心中没来由的就抗拒电子办公,在他的潜意识深处,有一种古代的文人情怀。

笔墨纸砚,才更符合云淡风轻。

从上到下重读了一遍新闻稿,秦长安满意的点点头,这时候,已经到了上班时间,秦长安也来不及吃早饭,下楼开了车,一路向石城日报社赶去。

到了办公室的时候,同事们还没来,秦长安索性找了拖把,开始拖地。

作为一个新人,这是秦长安每天的工作,以前,他对打扫卫生是一百个不愿意,但是今天,他一边拖地一边哼起了歌儿。过不了多久,哥们儿就会成为首席记者。

也给后来人做个榜样。

当年,哥们儿是多么务实,多么脚踏实地,多么的……风流倜傥,秦长安越想越是兴奋,手中的拖把也大开大合,仿佛装了电动马达。

不过,就在这时,一双踩着高跟鞋的小脚蓦然踏进了办公室,猝不及防间,拖把上甩起的污水就溅到了对方洁白的裤腿上。

“哎呀!”

对方脚步一退,高跟鞋就不由在湿滑的地面上一滑。

“噗通!”

“哗啦!”

对方的身影以一个诡异的姿势摔倒下去,手中拿着的一摞文件也撒的到处都是。

秦长安咧咧嘴巴,在原地愣了片刻,这才急忙扑上前去,将摔倒的身影扶起来,“顾颖主编,您……您怎么这么早来了?”

顾颖主编今年35岁,作为石城日报的当家人物,已经在主编位置上干了七年,想想当时她做主编的时候只有28岁,秦长安就不由瑟瑟发抖。

这是一个手眼通天的厉害人物啊!

何况,顾颖主编整日不拘言笑,据考证,她一年裂开嘴巴的机会绝不超过三次。

“秦长安……”顾颖咬牙切齿的坐起身来,伸出手,戳着秦长安的额头,“你这个**,眼睛长到额头上去了?今天上级领导来检查,你让我怎么办?嗯?”

“领导检查?”

“对,最近报纸的销量越来越差劲,你们这些吃干饭的,没有一个像样的稿子,没有奇思妙想,抓不住社会热点,天天就是夜总会小姐、清洁工大妈……”

秦长安掏出自己的稿子递到主编面前。

正在唾液横飞的顾颖愣了一下,再愣了一下,接着,她一把将顾长安的稿子抢到手里,眼睛也不由亮起来,“环保?这是个好题材呀,是你写的?”

“对,顾主编,你看……”

“那还用说,这么好的焦点新闻自然是头版头条。”顾颖一拍大腿,站起身来,“真是天助我也,哎呀,秦记者,看不出来呀,你这新闻系才子果然有两把刷……啊,小秦,快,快去我家,帮我取一套衣服来,领导就要来视察了……”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