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武侠仙侠 > 正文

主角叫白凝安洛城的小说[暗香浮动月黄昏]免费试读

编辑:绿水染清风 2019-07-17 22:33:13

主角叫白凝安洛城的小说[暗香浮动月黄昏]免费试读

《暗香浮动月黄昏》已上架微信公众号:敏轩文学,关注后回复:暗香浮动月黄昏 即可阅读全文

《暗香浮动月黄昏》小说简介

《暗香浮动月黄昏》情节还是很吸引人的,环环相扣,欲罢不能。小说主人公是白凝安洛城的书名叫《暗香浮动月黄昏》,它的作者是月下风花倾心创作的一本仙侠类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慕辰将白凝安放在一边的草地上,右手幻化出一把耀眼的长剑,那是上古时期留下来的赤霄,没想到竟然在慕辰的手里。“来吧,我想杀你很久了。”说罢,慕辰就挥舞着赤霄向洛城刺去。洛城也是对于白凝安的死无法忘怀,在。火爆新书《暗香浮动月黄昏》是月下风花倾心创作的一本仙侠风格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白凝安洛城,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你是什么样的人,本君比你更清楚,即便你是天之娇女,四海八荒的第一美人又如何,本帝君不爱你,你什么都不是。”

精彩章节试读:

第九章

白凝安从噩梦中惊醒,满身冷汗,梦里的洛城要杀了她

“夫人,你醒了。”

幽兰殿里何时多了几位丫鬟婆子,在之前的殿里只有几位粗使的丫鬟。

“你叫什么名字?”白凝安靠在床边,看着眼前这个颇为伶俐的丫鬟。

丫鬟细心的给白凝安折了一下被子的边,回道,“回夫人的话,奴婢香兰。”

再之后,香兰便把白凝安怀孕的事如实的说了出来。

白凝安摸着平摊的小腹,感受着这个小生命的气息,觉得自己浑身充满了力量,可喜悦的内心回想起眼前的种种,生出一丝担忧,洛城会让她生下这个孩子吗?

因着白凝安怀了孩子,洛城再也没有向她讨过龙鳞,对她的约束也宽泛了。可看似平静的幽兰殿,仿若在积蓄着更大的暴风雨。

白凝安出在大殿内踱步,来来回回,犹豫不决。

终于,白凝安仿若下定了决心那般,方熄灯睡去。

“我的夫人,你要去哪里。”趁着暮色,在桃林里喝酒的洛城将装扮成丫鬟的白凝安喊住。

再往前走几百里路就出了魔族,白凝安只得停下脚步。

洛城躺在桃花树上,身上的衣袂飘飘然随风摆动,被酒蕴红的俊脸多了几分柔情。

白凝安看着树上的落成,心里油然生出几分担忧,即便是不可一世的魔界至尊竟然有着独自一人寂寞饮酒的时候。

白凝安不知道洛城会如此,以为在她看不见的时候,洛城每日有狐若相伴,夜夜笙歌,芙蓉帐暖。

“怎么,被我逮到竟然说不出话来。”

洛城一个轻功,从树上飘然落地,桃花随风如雪一般飘落。此时的洛城惊为天人,让白凝安看的出神,仿若那年桃花树下的少年,可自己就是回想不出来。

“你放我走吧。”白凝安满眼寂寥地望着他。

洛城将手中的酒坛子用力向地下砸去,冰冷的手指掐着白凝安的手肘,一把将她带进自己的怀里。

“本君说过,你是本君的人,永远也别想逃出这里。”

白凝安不再挣扎,任由着洛城禁锢着,再次靠近洛城,已经没有了当初小女儿般的欢喜,现在白凝安只想为着自己的骨血。

“我走了,你大可与狐若两个人双宿双飞,也威胁不到你魔君的地位,呵呵,也是,狐若还需要我的龙鳞续命。”白凝安苦笑道,这不公平的命运。

“你走,你还有地方可去吗?出了魔族,天庭你还回的去吗?对了,你还有个青梅竹马的慕辰。”洛城讥笑道。

白凝安沉默了,她一心想逃离这里,可天下之大已经没有自己的容身之处,何况洛城绝对不会放她走。

洛城见状放开了手,看着不说话的白凝安竟有几分小时候见到的狐若几分影子,可自己多次带狐若来桃林,却没有找到之前半分的熟悉感。

就这样,白凝安转身回去,而洛城跟在白凝安的身后,无声的一步步跟到幽兰殿。

殿里的丫鬟婆子看到洛城跟回来,都喜出望外,以为着自家的主子得到君上的喜爱。

“你们都听好了,以后没有我的命令,不准让白凝安踏出幽兰殿半步。”

“喏”所有仆人异口同声道,他们走进放看到洛城那铁青的脸色,心里战战兢兢,生怕有分毫的过错。

禁足,白凝安仿若豢养的宠物一般,三年来没有任何自由,伤痕累累的三年,她无时无刻不在悔恨着当初的决定。

狐若自得知白凝安怀孕那日,喉咙里就如同梗住了一根鱼刺般,她费劲心机想让洛城杀了白凝安,可还是到了如今这个地步。

孩子,狐若一声声的念叨着,可休要怪我凶狠。

自那日白凝安被禁足以后,众人对白凝安的态度有所缓和,就连着洛城偶尔也会来看她一眼。

白凝安看着自己一天天大起来的肚子,心里面空落落的,原本自己想逃离,投奔慕辰,起码自己和孩子也会有个庇佑。可被发现那日自己被看管的更严了,慕辰也没有来偷偷看过自己。

“夫人,用力啊,用力啊。”

白凝安躺在大床上大口大口的吸着气,没想到那些人间画本子上的生孩子竟然是那么的疼。

身边的产婆和丫鬟也为白凝安捏了一把汗,白凝安自羊水破后,半天没有生出孩子。

白凝安的额头已经出了满头的汗水,声音嘶哑的为自己积蓄力量,可几次用力过度昏过去,孩子还没有出来。

白凝安抓住香兰的手,问道:“洛城来了吗?”

香兰摇了摇头,鼓励她再加把劲。

白凝安略显失望,她多么想在自己分娩的时候看洛城一眼,也不枉自己对他的一往情深。

终于,幽兰殿传来婴儿的啼哭,孩子终于生出来了。

“恭喜夫人是个男孩。”

白凝安看着稳婆裹着的小娃娃,苍白的脸上露出了笑容,眼皮沉重的昏睡了过去。

“恭喜君上,贺喜君上,喜得贵子。”

洛城走进产房,接过产婆抱着的小娃娃,看了一眼床上的白凝安,匆匆离开了。

“孩子呢?我的孩子呢?”白凝安醒来,紧紧的抓着香兰的手问道。

“回夫人的话,孩子君上抱走了,您好生静养,君上大概是怕您身体虚弱无法照顾好小主子。”

白凝安不信,不顾昨日分娩留下的伤痛,向幽冥殿跑去,想尽快见到自己的孩子。

“孩子呢?”白凝安闯入大殿,提着侍卫的刀,指着案牍前淡然的洛城。

“孩子已经死了。”

洛城一字一句的字眼,像是把白凝安的心踩在地上来回践踏。

痛,钻心的痛。

只见白凝安跪在洛城的脚边,哭着求道,“你要我的命都可以,让我见一面我的孩子。”

“云峥,带她离开。”洛城没有丝毫的动容。

白凝安看着眼前这个无情的男人,“虎毒尚不食子,洛城,你好狠的心!”

云峥带着这个可怜的白凝安离开大殿,即便是君上做出来任何事,他作为属下,也只能照办。

白凝安踉踉跄跄的在宫殿里无神的走着,如行尸走肉般,路过琼华殿的时候,两个宫女走出拱门讨论着用新生的孩子做药引的事。

听到这,白凝安眼前一亮,快步奔向琼华殿,生怕自己一去晚,自己的孩子真的已经被做成了药。

《暗香浮动月黄昏》 第十四章无法忘怀 免费试读

慕辰将白凝安放在一边的草地上,右手幻化出一把耀眼的长剑,那是上古时期留下来的赤霄,没想到竟然在慕辰的手里。

“来吧,我想杀你很久了。”说罢,慕辰就挥舞着赤霄向洛城刺去。

洛城也是对于白凝安的死无法忘怀,在面对慕辰的攻击时,慢了一拍,被慕辰划伤了胳膊。

“来啊,想带走白凝安,除非从我的尸体踏过去!”

一时间,天庭与魔界的交界之处天气变得混沌起来,一个是天界的战神,一个是魔界至尊,这场大战足以撼动天地。

经过一番恶斗,洛城因之前被划伤了胳膊,趁着慕辰分神,将白凝安抱起就要离开。

慕辰站在洛城面前,用赤霄抵着他的脖子,“放下!”

“不放,你就算是杀了我也不放。”

没想到洛城如此倔强,死也要带走白凝安。

慕辰无奈,放下手中的剑,“你好狠,凝儿被你生生拔下一百八十多片龙鳞,一尸两命。”

洛城怔住了,这是最让他心痛的地方,自己的疏忽竟真真正正的失去了她,以及她心心念念的的另一个孩子。

“我还要告诉你,万年前你遇到的那个小女孩,就是谎称狐若的白凝安。”

这一句话,让原本仅存一丝理智的洛城,彻底崩溃。

自己心尖的人被他当成仇人,折磨了整整三年!

一向冷酷如千年寒冰的他,竟也忍不住落下了眼泪。

再次回到幽兰殿,狐若还没有走,她知道洛城还会回到这里。

当看到洛城抱着白凝安的尸首时,狐若赶紧迎上去,掩面痛哭道:“姐姐,你这是怎么了?”

触碰到白凝安的尸体,没有感受到一点活着的气息,狐若方按捺住自己心,“君上,请节哀,姐姐竟然先一步离开我了。

“她还没有死,只是睡着了。”洛城打断狐若的话,快速的向大殿之内走去。

狐若慌了,即便是死去的白凝安,依然抹杀不掉她在洛城心中的存在感。

“白凝安,你死了,也不让也不让我安宁。”狐若恶狠狠的说道,即便是慌乱,她也要想办法度过眼前的难关。

狐若原本以为慕辰会带着白凝安离开,那自己的恶行就会死无对证。可此时的洛城对白凝安的宠爱是绝对不会放过凶手的。因此,狐若现在急需要一个替罪羊顶罪。

狐若再次来到幽兰殿的时候,洛城正在为白凝安擦拭身体,动作轻柔,生怕弄疼了白凝安。可白凝安已经没有了气息,连魂魄也已经离开了,怎么会知道疼呢。

洛城冲狐若打了个嘘的手势,示意她不要出声。

就这么静静的站在那里,狐若等了好久,站的腿都都酸了。

过了好久,洛城为白凝安盖上被子,才回过神来,“什么事?”

狐若顾不得站疼的双腿,急忙回答道,“伤害姐姐的人,我已经找到了。”

她指着不远处跪着的侍卫,“是那个将云峥支开的侍卫,他是之前死牢里狱卒的弟弟,他记恨着姐姐~”

狐若刚说完,眼前一道血光闪过,侍卫当场毙命,身首异处,苦涩的血腥味弥漫开来。

洛城眸光闪着凶光,“伤害凝安的人都得死!”

他的话震慑住了狐若,狐若一时不知所措,走上前去就要抱着洛城,却被洛城躲开了。

“君上,你莫要生气,姐姐不会有事的,我会会好好的照看姐姐的。”

洛城双目清冷,恢复如常,盯着眼前的狐若:“狐若,你身体已经大好了吗?”

狐若听到洛城的话,立刻一改先前的紧张,笑逐颜开的回道:“托君上和姐姐的福,已经痊愈了。”

狐若等着这一天很久了,狐狸的妖媚天性已经按耐不住,当初为了**白凝安,故意做出一副与洛城恩爱的模样,那身上的青紫都是自己掐出来的。君上每次都以自己身上的恶疾尚未痊愈为由,未曾宠幸过她。这白凝安已死,谁还奈何的了她狐若。

洛城眸光深沉,“好,既然已经痊愈了,那就可以将欠下凝安的给还回来了。”

狐若以为自己听错了,“什么?”

“我知道狐若你最好了,据说九尾妖狐的心头血能够有起死回生,让尸身千万年不腐的功效,从今往后,就由你来为凝安供血。”

狐若瘫坐在地上,不敢相信洛城的话,一颗躁动的心顿时变得恐慌起来。

洛城如天神俯视万物般,看着吓瘫的狐若,“怎么?你不愿意吗?”

这洛城的架势恨不得要生吞活剥了狐若,狐若本想摇头,可这不容抗拒的天威,只能屈从的点了点头。

洛城犹若地狱罗刹般笑了,“还是我的狐若最懂事。”

洛城笑着对狐若,却让狐若感到毛骨悚然,白凝安的死,洛城整个人都充满了暴戾的气息。

狐若无法想象接下要迎接她的事怎样的地狱。

第一次要狐若的心头血,是洛城亲自拔的刀,下手之快,没有一丝的犹豫。

狐若的心口上出现一道极深的伤口,看着涓涓留下的血液,狐若疼的手指深深的扣紧自己的肉里,想拒绝,想反抗,可知道都是无效的。

最伤的莫过于最爱的人亲手拿着刀捅向自己的心头,这痛,狐若头一回体会到。

这一次,狐若流了一大碗的血,整个人都已经疼昏过去了。

“别让她死了,还会需要她的血。”狐若昏过去后,听到洛城对鬼医说。

天道好轮回,狐若方想起慕辰说过的话,悔不当初。

第二次,狐若看着手拿匕首的洛城等着她,整个人都在颤抖,那种锥心之疼,丝毫不亚于剔骨削肉。

“君上,可以不要吗?”虚弱的狐若,胆怯的哀求这洛城。

洛城扯过狐若,刀尖轻轻划过狐若的脖子,眼看就要向胸口刺去,却停下了。

“不要?那我的凝安怎么办,你当我不想杀了你吗?”

手起刀落,在之前的胸口的位置,这一次的伤口比上一次的还要深。

狐若睁大双眼,满目惊恐,眼眶的泪水滑落,一直流过胸口的伤疤。

第三次,第四次,每一次都是洛城亲自动手,先前有多疼爱纵容狐若,洛城就会有多狠的对待狐若。

“君上,可不可以,不要再要血了,我快要不行了。”她仅存最后一口气,悲戚地哀求道。

洛城再一次亲手取狐若的心头血,“不可以,凝安还没有好,你再坚持下。”

狐若奄奄一息的看着洛城将自己的血液给白凝安灌下去,白凝安已经死了,在怎么要自己的心头血也不会活过来了。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