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武侠仙侠 > 正文

[白帝追妻:狐狸娘子,任性宠]完结版免费阅读 主角叫白心欣的小说完结版免费阅读

编辑:茉绿 2019-07-17 22:40:19

[白帝追妻:狐狸娘子,任性宠]完结版免费阅读 主角叫白心欣的小说完结版免费阅读

《白帝追妻:狐狸娘子,任性宠》已上架微信公众号:轩轩文学,关注后回复:白帝追妻:狐狸娘子,任性宠 即可阅读全文

《白帝追妻:狐狸娘子,任性宠》小说简介

此文峰回路转绝处逢生,总能有意想不到的效果。男主宠溺无度,实则是一篇暖宠佳作。。经典小说《白帝追妻:狐狸娘子,任性宠》是花开染墨痕倾心创作的一本玄幻言情风格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白心欣,书中主要讲述了:祭玄三十八年……灵狐山灵狐仙洞内白心欣一家齐聚一堂,室内欢声笑语,只有寂静的鲛人膏脂暗自垂泪。“心欣,你如今也十七岁了,按我狐族之规,需下山历练,这是我狐族子民必修的一程。”白奕看着下座的白心欣笑逐颜。经典小说《白帝追妻:狐狸娘子,任性宠》是花开染墨痕所编写的玄幻言情风格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白心欣,书中主要讲述了:心欣:“白帝别闹,请靠边,养小包子最重要!”白帝邪魅一笑:“包子哪有我重要?”心欣:“那我和蓝婉烟呢?”白帝一噎:“当然是你最重要。”谁没有爱过一个渣女,他错了还不行吗?一朝穿越,白心欣也没有想到自己

精彩章节试读:

昏过去的白心欣并不知道此刻自己的身体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手里紧握一枚红色玉佩。

戌时——

终于。

“嗯……”白心欣嘴里发出一声细微的**。

只要熬过七道天雷,身体历经重重淬炼,没有魂飞魄散,便渡劫成功。

眨眼间,地上的小狐狸变成了一个三岁的小姑娘。

一袭大红色的留仙裙直至脚底,身披紫色轻纱,水袖边缘镶了绿色仙蚕丝,裙摆轻盈摇曳,腰间用一条白色的丝带系了一个漂亮的蝴蝶结。三千青丝如数挽起,在头顶形成两个小丸子,其上各戴一枝如意发簪,头顶垂鬟分肖髻,额间齐刘海,两缕俏皮的秀发分别从耳朵两边垂下。

眉眼细长,挺巧的鼻梁,樱桃小嘴慢慢张开,明眸皓齿,**精致的脸蛋上镶嵌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倾国倾城,胸脯轻轻起伏。长长的睫毛像蝴蝶的翅膀一样微微颤抖,迷惑的睁开眼睛。

一眼望去。

魅惑。

高贵。

好像多看一眼就会亵渎了这个坠入凡间的天使。

“这是……”

“我变成人了,难道这里可以修炼成仙,那不是有很多妖怪(⊙o⊙)?”摸摸自己的身体,白心欣不可思议。

手里的玉佩安然无恙,即使渡劫多么痛苦,白心欣始终把玉佩护在胸前。红色的玉佩散发出陈阵梨花香。白心欣闭上眼睛用小巧的鼻子嗅了嗅玉佩。深吸一口气,嘴里发出悦耳的声音:“呵呵,好香,是我喜欢的味道。”

“心欣,终于找到你了,你渡劫成功了,真是太好了!”来人喜极而泣。

白心欣疑惑的问:“你是谁?”

“心欣,你不认识我了吗?我是诗雅姐姐啊。”来人焦急的看着白心欣。

记忆翻滚而来,白心欣痛苦的抱住头,身体卷缩成一团,蹲在地上

“啊……”

白心欣全都记起来了。

玉龙雪山的一切,父王白鸿殷慈祥的笑脸,母后苏倾城怜爱的目光,师傅碧海通永远都改不了唠唠叨叨的毛病,还有自己末出生的弟弟。亲人的容颜一个个从脑海里闪过,曾经说过的话仿佛还在耳边回响。

还有那个自己心心念念的未婚夫。想起那个男人对原主所做的一切,白心欣真替她不值。

不过现在这具身体的主人是白心欣,自然不会像原主一样痴缠洛无言。

原来这是自己的好姐妹洛诗雅,因为年龄比自己大,平时自己都叫她诗雅姐姐。洛诗雅还有一个弟弟,就是原主的未婚夫洛无言。

“诗雅姐姐,终于找到你了,和你走散后我一直在找你。”白心欣委屈的望着洛诗雅,哭倒在对方的怀里。

或许真的找到了一个依靠,白心欣晶莹的眼泪一滴一滴往下落。显得楚楚可怜,惹人怜爱。

洛诗雅轻拍着白心欣的背安慰:“傻丫头,不要哭了,都变成小狐猫了。”

“那也是最漂亮的小狐猫。”白心欣不依不饶,撒娇的语气不难看出对洛诗雅的依赖。

白心欣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即使自己不是原主,只继承了原主的记忆,占了原主的身体,对洛诗雅却有说不出的熟悉。

“好啦,好啦,该回去了,出来了两天了,族人一定很担心我们。”洛诗雅从袖子里拿出一条纯白色的丝帕,轻轻擦去白心欣脸上的泪水。

“嗯,好,诗雅姐姐,我们走。”白心欣破涕而笑,拉住洛诗雅的手慢慢站起来。

大雨过后,青草的气息扑鼻而来,万物生机勃勃,叶子再也承受不住水珠的重量,吧嗒一声滴里草丛里。

一红一白两道光闪过,白心欣和洛诗雅的身影早已消失得无影无踪。

《白帝追妻:狐狸娘子,任性宠》 第十五章 十五年后,下山 免费试读

祭玄三十八年……

灵狐山

灵狐仙洞内白心欣一家齐聚一堂,室内欢声笑语,只有寂静的鲛人膏脂暗自垂泪。

“心欣,你如今也十七岁了,按我狐族之规,需下山历练,这是我狐族子民必修的一程。”白奕看着下座的白心欣笑逐颜开。

对面的女子正值豆蔻年华,一袭火红色仙裙逶迤拖地,手挽紫红色轻纱,一条红色丝绸围绕在颈部一周,火红色绸带系在盈盈一握的细腰上,三千青丝一丝不苟挽在头顶,形成一个独特的发鬓,发鬓其中插一根发簪,脚踏红色靴子,耳朵上部各戴一只像狐狸耳朵一样的火红色发饰。精致的锁骨处依旧是一枚红色玉佩,偶尔传来阵阵梨花香。唇不点而朱,肤若凝脂,美眸流盼,眉目如画,手指细腻光滑,一双柔荑如上好的白玉,散发点点光辉。

狐媚……

妖艳……

美若天仙……

十五年后的白心欣美的让人窒息。

“爷爷,我舍不得你。”白心欣美眸微微一眨,晶莹剔透的泪珠砸在白奕手背上。

“好孩子,该来的总是会来的。”眼泪的热度像火一样灼烧着白奕的心,他也不想自己的孙女去人间受苦,只是……心欣虽然修成人形,尚有一劫还末历练。

情劫……

苏倾城泪眼朦胧:“是啊,心欣,这是每个白氏子女必经的。”

“孩子,你已经长大了,狐族以后还指望你呢。”情到深处白殷鸿极不自然的转身用手擦了擦眼泪。

“爷爷,父王,母后,这些年来你们一直不允许我下山,说我年龄太小,说人类贪婪,善变,我觉得不是这样的,至少当初救我的那个人是善良的。”白心欣回眸一笑,心里很兴奋,终于要见到那个善良又可爱的人了,不知道他这些年过的怎么样了?

“孩子,在人间一切小心,凡事留个心眼儿,我们等你回来。”苏倾城哽咽,却对白心欣强颜欢笑。

“心欣公主,我们走吧。”一个身穿冰蓝色及膝短裙,腰系宽大的素色腰带,一双蓝色靴子精致小巧,额前围一圈小珍珠,金色的头发全数用一根紫木簪高高挽起,大大的眼睛,小小的鼻子,额间一点红,明眸皓齿,好不可爱,背部一双翅膀微微颤抖的小人催促。

“不用着急,让心欣公主好好告别家人,需要好久才能回家呢?”一个身穿紫色长袍,腰系红色腰带,一双紫色靴子,额前一缕碎发迎风摆动,红色的头发用一根血玉簪高高挽起,大大的眼睛满是控诉,小人不满的看着身边的同伴。

这是十五年前白心欣在花园遇到的那两只小灵蝶,在白心欣的帮助下已经开始修炼,如今已经是两只可爱又聪明的小精灵了。

“爷爷,父王,母后,煽情的话我不会说,你们要保重身体,等心欣归来。”白心欣跟他们生活了十五年,现在已然是一个真正的狐族公主,早已经培养了深厚的感情。突然要离开了,谁都会不舍。

“心欣,保重!”苏倾城说完便转过身,美眸泪眼朦胧,她不想看到女儿离开的背影。

“心欣,在人间千万不能用法力,不然,有违天意的话,胡乱用法力会对你身体造成很大伤害。切记,不可滥杀无辜。”白殷鸿严肃又认真的嘱咐白心欣。

“父王,心欣明白。”白心欣点头。

“这里面有我狐族的圣果——火灵果,心欣你带些在身上。戒指……用我狐族之血便可开启。”一枚古朴典雅的戒指安静的躺在白奕手心。

“还有一件……龙绡羽裳,是当年璃茉留下的。”虽然不舍,此刻他还是把戒指戴在了白心欣的食指上。

“爷爷,这……”白心欣眼角的泪忍不住又流了下来。

“去吧,孩子。”白奕摆摆手。

“再见!”白心欣挥挥手带着两只灵蝶精灵化作一道红光瞬间消失的灵狐山。

百花城……

湖水清澈见底,岸边的柳絮飘扬,水底的鱼儿悠闲自在的游来游去。

“子凯,怎么今天有空出来了。”身穿一袭青衣的男子坐在白石桥墩上,双腿一晃一晃,好不自在,手里握着一根鱼竿,懒惰的凤眼微微眯了眯。

宫子凯冷嘲热讽:“呵,你以为人人都像你一样。”棕色的眸子看都没看夜玉凌一眼,嘴角的笑意却不减,伸手从石桌上拿起一杯上好的酒水一饮而尽。

“哎,再怎么说我也是你患难与共的好兄弟啊。”夜玉凌放下鱼竿足尖轻轻一点便飞到宫子凯所处的石桌旁。

“来,好不容易出来一趟,今天不醉不归。”一袭白衣纤尘不染,举手投足间都优雅高贵,只是曾经腰间那一枚玉佩不见踪影。

夜玉凌皱眉:“怎么,都这么多年过去了,小狐狸和玉佩还没找到?”万玄阁这些年也无任何线索。

自从那天遇到小狐狸过后,第二天便失去了小狐狸和那枚玉佩的踪迹,而玉佩是母亲留给自己的,对自己很重要。

“罢了,一切皆有定数,强求不来,随遇而安就好。”宫子凯仰头又喝一杯酒。只是,对不起母亲。

“别气馁,属于你的终会是你的,谁也抢不走。”夜玉凌安慰道。

“主上,刚刚有人在“白花楼”发现了我们寻找已久的玉佩,在一个身穿红色衣服的姑娘身上。”避免人多嘴杂,隔墙有耳,暗卫厉邝靠近宫子凯耳边细语。

身怀绝世武功的夜玉凌当然听到了“有玉佩的消息了!”

“时刻关注那位姑娘的动向,切不可跟丢了。”宫子凯说完去转身离去。

“等等我,子凯,带上我一起去啊。”好歹自己也是他多年的军师了,怎么能这样?

“十五年了,终于有玉佩的消息,不知道那只小狐狸是不是也在?”宫子凯内心难掩兴奋,终于要见到你了吗?

宫子凯和夜玉凌穿过大街小巷,终于,“白花楼”近在咫尺。

“这里什么时候开了一个百花楼了?子凯,不进去看看?”夜玉凌似笑非笑的看着好友挑衅。

宫子凯从来不出入女支院,但不知道为了他的玉佩和宝贝小狐狸好不好破例?

“走,先回去。”宫子凯没有犹豫,快步离开,夜玉凌紧跟其后。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