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武侠仙侠 > 正文

[霸王的恶后]最新章节 主角叫莫悠然洪无痕的小说最新章节

编辑:花香满园 2019-07-17 23:05:34

[霸王的恶后]最新章节 主角叫莫悠然洪无痕的小说最新章节

《霸王的恶后》已上架微信公众号:轩轩文学,关注后回复:霸王的恶后 即可阅读全文

《霸王的恶后》小说简介

《霸王的恶后》很热血的一部小说,看到眼眶红过,真心推荐!。主人公叫莫悠然洪无痕的书名叫《霸王的恶后》,是作者蜜糖_倾心创作的一本玄幻仙侠风格的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第三章天!这不会就是个妓院吧!痛!莫悠然真实想不到只是一天的时间,自己像被甩冬瓜一样摔得满身伤痕,她已经不愿意再睁开眼睛,她怕睁开眼睛以后又看到什么奇怪的事情?可是此刻她的肚子已经饿得不行了,所以她不。主角是莫悠然洪无痕的书名叫《霸王的恶后》,它的作者是蜜糖_写的一本玄幻仙侠类型的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哇!好大的珍珠,挖到宝贝了!挖到宝贝了!她莫悠然做了这么多年的盗墓者,今天总算有出头之日了,可只听见磅的一声石门关上了,地面震动,山石崩塌,她害怕地抱住脑袋蜷缩起来,然后眼前一片眩晕,这下完了……

精彩章节试读:

“好!我这就去把人给带来!”听到莫老大的应许,蓝月娘的心可是乐开了花,她扭动着那蛇腰,快速地消失在阁楼上。

莫悠然喝了一口茶,继续闭目养神地听着下面的曲子,生活真是悠哉!悠哉!

蓝月娘快步走到了后院,可是找了个遍却不见无痕的影子,她气呼呼地刚想往前厅走时,忽然看到了无痕的影子,她偷偷地跟在后面上去看个究竟。

凉风吹袭着院子里的树哗啦啦地发出摩擦的声音,无痕看着月亮就快要到了正空,不知道今晚是否可以借着月光恢复一点法力?他总不能一天闷在这个妓院里算着指头过日子,他抬头看着天空的月光,一个翻身就上了房顶。

好厉害哦!蓝月娘惊讶地用手捂住了嘴,难道他跟莫老大一样也是深藏不漏的那种?她感觉自己的心跳在加速,目不转睛地看着房顶上的无痕。

无痕秉住呼吸,从腰间拿出一块妖牌对着月亮照出来一个半圆,半圆随着月光很快洒到了他的身上。无痕顿时感觉到身上的血液开始顺畅起来,他闭着眼睛深深地吸了口气。

蓝月娘看着无痕身上居然会闪光,她的眼睛瞪得更大起来,还想继续看个究竟,却感觉到背后一阵疼痛,然后扑通一声躺在了地上晕了过去。

原来莫悠然看蓝月娘半天没回来,怕她找到了无痕的异样,所以就跑到后院来找找,没想到刚走过来就看到蓝月娘鬼鬼祟祟的样子,走进一看差点没吓到自己,没办法的情况下也只有把人给打晕了。

莫悠然继续趴在墙边看着楼顶的状况,此时她感觉到自己的玉佩有了温度,伸手把玉佩拿了出来。

月光透过无痕的腰牌将光线射向了莫悠然的玉佩,莫悠然被从地上升到了半空中。无痕顿时感觉不到刚才的温度,睁开眼睛一看,他马上被惊呆了。

奇怪!这个女人怎么可能能够吸收到半月里面的光芒?而且还能被这样的光升到半空?定睛一看,她身上的那块玉佩还散发着紫色的光芒,明明是一块普通的玉佩,此时居然还能发出紫色的光芒?难不成她跟起色彩红有关?

天空的月光忽然被黑色的云给遮盖住了,无痕抬头一看,糟糕!肯定是独孤风闻到了半月的气息!

莫悠然正感受着飞起来的喜悦,此时被乌云一盖,没有了光线,她直接从半空中摔了下去,还好无痕眼疾手快,一个飞身把人给接住了。

好浪漫的一个动作,只可惜接住自己的人是个丑八怪!莫悠然心里有些失望,她用力地打开了无痕的手,拍了拍身上站稳住了脚步。

明明刚才还是月光普照,为何现在又变成了乌云密布?难道是那个独孤风来了?该不是真的给自己送夜明珠了来吧?

莫悠然瞪大眼睛,竖起耳朵,看着院子里面的动静。

果然不到几分钟的时间,院子里的半空中出现了一颗颗不同颜色的星星。莫悠然伸出了手指,嘴里还一颗,两颗地数着。

半空中很快就星辰密布,一个熟悉的影子在一阵强烈的光以后出现在院子里。他手上还托着一个篮子,篮子里装着很多水果,看得莫悠然直掉口水。

“莫姑娘,在下深夜拜访,打扰了!”独孤风笑盈盈地看着莫悠然。

多日不见,她还是依旧漂亮。看到她脸上那惊奇的样子,看来今天带来的礼物还是比较让她满意的,他心里可是非常高兴。

“不打扰!不打扰!”莫悠然的眼睛一下看着独孤风手中的水果,一下又看向那半空中闪烁的星星。

无痕看了独孤风一眼,看来这个男人还真是对莫悠然有意思。不过也奇怪!他不可能闻不到自己身上的妖气,而且还是这么近的距离。

“姑娘喜欢这些五颜六色的夜明珠?”独孤风说着,一个飞身从半空中摘了一颗夜明珠放在了手上。

夜明珠的颜色是紫色的,这可是莫悠然最喜欢的颜色。看着夜明珠不断地在独孤风的手里发光,她不禁伸出了手想去摸摸,可是手到了一半又害怕地缩了回来,眉头一下紧张地皱在了一起。

“别怕!这夜明珠不会伤害你的。”独孤风温柔地说道,一下忽视了旁边的另一个人。

莫悠然这才小心地把夜明珠放在了手上,紫色的夜明珠,她可是想都没想过世界上还有彩色的夜明珠?今天可以放在手上,她的心情可是激动地有点不知该如何言语?眼神可完全放出了光彩。

“贪心的女人!”无痕在旁边冷冷的说道。

估计那天这个女人为了钱,可以把自己都给卖了!还一天装作清高的样子,女人就是女人,妖界女人需要法力可以不惜一切,凡间的女人为了钱,就可以买身,甚至出卖自己的灵魂。

“给我死到一边去!”莫悠然眼睛眯成了一条线,走到无痕面前,她捞起了衣袖用手指毫不客气地搓着他的脑门,一下忘记了自己需要在帅哥面前保持的淑女形象。

独孤风看到莫悠然大大咧咧的样子,忍不住笑了起来。莫悠然这才意识到,自己的动作好像有点过于激烈了点,她急忙放下衣袖,对着独孤风傻傻地笑了笑。

德行!还真没见过这样的女人,无痕也毫不客气地给了莫悠然一个大大的白眼,他昂首挺胸地走出了院子,就怕一个不小心自己漏了馅。

看到无痕的离去,莫悠然马上摆出了淑女的状态,面前这个妖不知道什么来历?不过看样子是被自己的风华正茂给迷住了,或许他能帮自己更快地进入妖界,不过自己还是小心点为好!

独孤风的手在篮子前一划过,蓝子里面的水果一下都摆放在了院子里面的是石桌子上,而篮子里已经装满了半空中的那些夜明珠。

莫悠然可又是一幅目瞪口呆的样子,老天!这可是一篮子,不知道这些能换多少金子回来?她颇不接待地想把篮子抱在怀里。独孤风看着她脸上可爱的表情,非常知趣地把篮子递到了莫悠然手上。

莫悠然手上有点发抖,这可是他们的第三次见面。第一次见面是个意味,第二次见面献上了见面礼,可这第三次见面,这礼可大了!不过不知道下次见面,这个妖男会不会送自己一座皇陵?那可是她做盗墓买卖这么久的梦想啊!

“你好像喜欢那些发亮的东西?”在妖界,对于独孤风来说这些都是些不值钱的东西,只要有法力的小妖都可以随手得到,每想到却能迎来美人一笑。

“嗯!”莫悠然痛快地点了点头,眼睛一直没离开过那篮子夜明珠。废话!谁都知道金子才会发光,如今可是发光的夜明珠,那比金子还要值钱!

不对!不能表现地自己太过于贪财,可不能把眼前的财神给吓走了,她慌忙把篮子放在了石桌子上。

“独孤公子今天来不是因为要送本姑娘东西吧?”莫悠然忽然想到了今天晚上看到的那些景象,她眼睛偷偷地扫了一眼,果然那个无痕没有离开,他正躲在墙角上偷听这他们的谈话。

“实不相瞒,在下是路过,感觉到一个朋友就在附近,所以顺便过来拜访姑娘一下,有些唐突还请恕罪!”独孤风礼貌地抱了抱拳头,一抬头看到了墙角的无痕。看来这个男人有点问题,难道他跟莫悠然的关系非浅?独孤风在心里疑惑着。

“朋友?独孤公子的朋友还真是特别,想必也都是晚上活动的那种吧?或许您在前院子可能会碰上,我悠然阁的客人可都是来自不同地方的。”莫悠然故意把话题支开,看来是刚才的那些半月光把他给引来的。

“可能是在下找错地方了,那独孤风告辞了!改日方便再来拜访!”独孤风心里还是记挂着完颜无痕的去处,应该就在附近没错,可是为何找到这里就没有了气息?

“这么晚了,悠然不送!谢谢独孤公子的厚礼,有时间欢迎来喝茶听曲。”莫悠然做了个非常淑女的动作,她对着独孤风欠了欠身。

“打扰了!”说完独孤风抱了抱拳,一个转身强光一闪消失在莫悠然的面前。

莫悠然偷偷地看一眼角落的无痕,低下头才想起蓝月娘好像刚才被自己给打晕了。她慌忙地走过去蹲了下来,怎么办?不知道这个欧巴桑醒过来的时候,会不会想起刚才看到的?如果这样那无痕的身份肯定会泄露,这可不行!

她冲着墙角的无痕挥了挥手,无痕知道莫悠然担心的是什么,他大步地走了过来,蹲下身子抓起了蓝月娘的手。

“有没有搞错?欧巴桑的豆腐你也不放过?”莫悠然喃喃地说道,不屑地看了看无痕。

无痕竖起来耳朵,拿着蓝月娘的手停在了半空中,这个女人又在唧唧歪歪地说点什么?不过看着她脸上的表情肯定不会是什么好话?这两天他算看明白了,这个粗鲁的女人嘴里可是没有一句好话,动作也是有多粗鲁就多粗鲁!

“看什么看!要是她把你的身份说出来,你的麻烦可就大了!”边小洁警告地看了无痕一眼,那可是个嘴巴用胶布都封不上的女人。

“那宰了她不就完了!”说着无痕已经用力地掐住了蓝月娘的脖子。

“你敢!你杀了她,我把你轰出去,别忘了你现在吃我的、住我的、用我的,所以你得老老实实地听我的!”莫悠然恶狠狠地看着无痕,厉声地说道。

她用力地想打开无痕的手,可是好像有点力道不足,眼看蓝月娘的嘴已经张开了,无奈这下她直接一口咬了下去。

“啊!”无痕惊叫了一声把手给放开了,这女人还真是够蛮的!

“别看我!君子动口不动手,我现在可没对你动手。”莫悠然振振有词地说着,又是一个大大的白眼,准备去把地上的蓝月娘给弄醒。

无痕一把把莫悠然给推开,莫悠然以为他又要对蓝月娘动手,站起身来对着无痕的身手就是一脚。无痕一个没蹲好,直接爬到了蓝月娘的身上,此时蓝月娘刚好睁开了眼睛。

“啊……”蓝月娘睁开眼就看到这么丑的男人爬在自己身上,她就是一声尖叫。

随即听到啪的一声!一个大大的巴掌印在了无痕的脸上。

莫悠然这回也愣住了,不过片刻以后确实爽朗的笑声,心里直在骂活该!

无痕眼睛了冒着绿火,小女人欺负自己就算了,如今老女人也爬到了自己的头上,如果这么放过她们,那自己不是太没面子了。

“丑男人还不从我身上滚开!”蓝月娘用力地把无痕推倒在地上,自己站起身来拍打着身上的灰尘,真是多给他两个耳光。

无痕这才意识到自己还爬在那个老女人的身上,他看她那大浓妆就开始觉得恶心,慌忙爬了起来,转身过去发觉莫悠然在笑,他给了她一记白眼。

“刚才肯定是你这个混小子把我给打晕的对不对?”说着蓝月娘上前一把揪住了无痕的耳朵,又是一脚踹了过去,可怜的无痕直接跪在了地上。

可怜的无痕!那可不是个人,那可是个妖啊!竟然被一个欧巴桑欺负成这样,莫悠然小小的心灵开始有了点同情感,她上前打开了蓝月娘的手。

毕竟刚才的孽是自己造的,现在要他来承受,心里怪是过意不去的。不过想不到这小子居然还挺够意思的,被折磨成这样却没有出卖自己,精神可佳!精神可佳!

“老大,你不能老贯着他,如今他敢把我给打晕了,或许有一天他一把火把悠然阁烧了怎么办?”蓝月娘话一出口又觉得有地方不对!

刚才过来的时候那个丑男人明明就在楼梁上,可自己是被从后面打晕的,那就是说打晕自己的不是无痕,而是莫老大。不过聪明的她并没用说出来,她知道这里面肯定还有别的问题,到现在自己还不知道莫老大的具体来历。

“他烧了我赔,放他离开!”莫悠然温柔地说道。

蓝月娘也不敢多说什么,老实地退到了一边。可蓝月娘刚退了两步,无痕就出手又一次把她给打晕了。

“你不是真的想把人给宰了吧?”莫悠然一个健步把无痕推开,自己搀扶着已经晕过去的蓝月娘。可怜的欧巴桑一个晚上被打晕两次,希望再次醒来的时候不要影响她的神经。

“滚开!”无痕又上前一步把莫悠然给推开,把蓝月娘抢到了自己的手上。

莫悠然捞起了袖子,娘的!今天就不相信会输给一个丑男人,她野蛮地伸手就打算去抢人,却被一掌给飞了出去,重重地爬在了地上,脸上眉头全皱在了一块,这回可是感觉骨头都快散架了。

无痕惊愕地看着自己的手掌,看来自己的能量回来了。他打手在蓝月娘的脸上划过,一阵蓝光闪过,蓝月娘被放在了地上。

无痕快步地走到还爬在地上的莫悠然旁边,一把把人从地上爬着抱了起来。莫悠然感觉到全身都不能动弹,动一动,她就痛一痛!

莫悠然被无痕用力一抛抛到床上,这可是又是让她重重地被击了一下,她伸手指着面无表情地无痕。

无痕又是把莫悠然一摆,让她翻过身好好地躺在床上。他伸手在她的身上按摩了一下,希望给她减轻点痛苦。

莫悠然被他按得舒服,慢慢地就闭上了眼睛安然睡去。而无痕则又一次躺在了她的床上,摸着自己的脸,发觉竟然有了变化,他迅速地从上爬了起来,看着镜子里面又恢复了帅气的模样。

无痕心里一阵高兴,他站起来一个转圈换上了华丽的衣服,看着床上这个折腾了自己许久的女人。他张开了手掌,手掌马上冒出了蓝光,蓝光射向了正沉睡的莫悠然,他想从她的脑海里知道她的来历。

可蓝光刚刚照耀了莫悠然的脑袋,却被她胸前玉佩上面的紫色光环给弹了回来,无痕没站稳跌坐在床边上。

莫悠然被震了一下张开了眼睛,哇!那个蓝妖王竟然坐在了自己的床边,那张帅气的脸她迷迷糊糊地伸手去了摸了摸,嘿嘿!她傻傻地笑了笑这肯定是在做梦了,好不错的梦哦!闭上眼睛继续好了。

无痕被吓了一跳,不行!现在不能让这个女人知道自己的身份,而且身上的法力好像有点断断续续的。他刚想再试探的点什么,忽然一闪身上的衣服又变成了原样,摸了摸脸,完了!又成了丑样!

莫悠然又迷迷糊糊地醒了过来,睁开眼睛看到面前的无痕,她被狠狠地吓了一跳,刚才真是自己在做梦,否则那个完颜无痕怎么会在自己的床边?那可是众妖氰咪的对象,她拼命地摇晃着脑袋。

“还不滚在这做什么?”莫悠然一下坐了起来,奇怪!这家伙怎么还在这里?莫不是想吃姑***豆腐吧?

“我爱呆在这里就呆在这里!”无痕二话没说啪一声躺在了床上,闭上眼睛打算好好养养精神。

“你!”莫悠然气得说不出话来,

她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她一下抽掉了无痕身下的枕头,把被子一翻全都盖在了无痕的身上。这下她是疯了,一下扑了上去,捂住被子用力地把他压在了身下。

“呜呜!”无痕被突如其来的攻击闷得有点喘不过气来,他拼命地挣扎着,想不到这个女人的力气像牛一样。

“王八蛋!一天到晚来睡姑***床,这床也是你睡的吗?别以为你是妖,老子就怕你!告诉你!我莫悠然从小到大还没怕过谁?”莫悠然边奋力地跟无痕纠缠着,嘴里气愤地说着。

受不了了!受不了了!无痕感觉自己真的快无法呼吸了,他聚集起了内力,在被子下面寻找了一个机会,用力一掌把莫悠然给弹了回去。可是他刚伸出了脑袋喘上了一口气,莫悠然又从半空中重重地摔到了他的身上。

“啊哟!”无痕感觉自己身子快要散架一样,感觉身上的骨头一下全松了。

莫悠然也无力地爬在了无痕的身上,感觉脑袋还有点眩晕,刚才自己好像差点到了房梁上,还好这下子没有再使力,否则还真是担心被冲出房梁。

她无力地往上挪了挪身子,肉垫子躺着可真是舒服,怪不得那些女人也喜欢躺在男人身上,她又顺其自然地伸手一摸,哇!看不出这小子的身材好像不错,肌肉蛮结实的!

“女人你知不知道你很重?”无痕眉头皱在了一起。

不过近距离看这个女人她真的很美,不觉就被她XG的双唇给吸引住了,于是他覆上了她的唇,狠狠地给了一个吻。

莫悠然有点觉得晕乎乎的,刚才这个吻怎么觉得那么地熟悉?可是不可能啊?那个完颜无痕可是美男,眼前的可是丑八怪!

不对!这小子又吃姑***豆腐,想到这里她对着无痕笑了笑,然后巴掌一挥,啪一声打在他的脸上,顿时可以看到几个清晰的巴掌印。

无痕顿时清醒过来,他一个翻身把莫悠然压在了身下,手开始不老实地在她身上乱摸起来。

“你给住手!”莫悠然大声地叫着,抓住了无痕那不老实的手,她用力地一个翻滚,又一次把无痕压在了身下。

可是无痕是铁了心要惩罚这个女人,他依旧不停地把手往莫悠然的衣服里面摸。莫悠然也不是省油的灯,她俯下身子对着无痕的脖子上用力一口咬了下去,尝到了血腥味到,才不心甘地松开了口。

无痕瞪大了眼睛,张开了嘴,连痛都已经喊不出喉咙。真是难以置信,这个女人居然敢又一次咬自己,而且还是在脖子上来上了这么一大口。这样的动作也只有狼族才能做得出来,可眼前的女人是个地地道道的人!

“爽不爽!要不要再了一下?”莫悠然冷冷地笑笑,用手擦了擦嘴角还残留的血迹。

蓝色的血液跟自己的血就是不一样,人类的血是咸的,可这妖男的血居然还有点甜,要不是有浓浓的腥味,作为饮料还真是个不错的选择。

“你到底是不是女人?”无痕眼睛眯成一条线,见过粗鲁的女人,可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么粗鲁的女人!

“是你没见过这么女人味的女人吧?就你这德性,估计还是个处男呢!还在姑奶奶面前评价女人,你不要命了!”莫悠然坐得笔直,昂首挺胸的看着身下的无痕。

“那有女人味的女人你能不能先从我身下下来?”无痕已经累得不能动弹,他只想好好睡上一觉。

莫悠然这才觉得好像姿势的却有点不够雅观,她一个翻身躺在了靠墙壁这边。看到无痕刚闭上了眼睛,她嘿嘿两声!迅速地伸出了觉,可怜的妖又一次被踢下了床,跌坐在地上。

无痕一下清醒了过来,可是他实在没有力气再去抵抗,于是他磅的一声!往后一趟,地上也睡吧!

蓝月娘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是黎明,完全是因为倾盆大雨而被淋醒过来的。她傻呆呆地坐在地上,猛回忆昨晚的一切,可总是只记得莫老大叫自己去叫无痕前的那一刻,剩下得怎么也想不起来。

拖着疼痛的脑袋她从地上爬了起来,一切让她觉得有些害怕,莫不是这院子里真有不干净的东西?她冷颤了一下,脚开始发软,不过还是胆却地到处看看往自己屋子的方向跑去。

莫悠然躺在自己舒服的床上,那美梦做得简直如痴如醉,嘴角上还不是挂着笑意。激动之下,她一个大的翻身动作直接掉下了床,可是她却没有任何反应,因为她刚好压在了无痕的身上。

无痕非常恼怒,好不容易睡个安稳觉,却被一个女人给压醒。他眉头紧皱地看着睡意盎然的莫悠然,清早火气就让腮帮子鼓了起来。

该死的女人!坐没坐样,站没站样,现在睡都没睡样!既然这样,那就干脆让她完全清醒过来,想到这里他把冰冷的手放到了莫悠然的衣服里面。

一阵冰凉袭来,莫悠然顿时从美梦中惊醒过来。睁开眼睛边看到自己躺在无痕的身上,再仔细一看这还是在地上,用脚都可以想到自己是从上面滚下来的。这躺在男人身上睡觉还真是不舒服,她挪动了一下身体想坐起来,才发现某人的手在自己衣服里面。

啪!毫不客气一个大大的巴掌又一次落在了那张丑陋的脸上,无痕这回是被打愣住了。这个女人也太霸道了,明明是她先送上门来的,现在居然还对自己动手!

“看什么看!没见过女人那!一天到晚想吃姑***豆腐,等着收拾啊!”莫悠然非常有理地给了他一个白眼,指着无痕就大声骂了起来。

无痕心里有火,又是在早上,仔细看着莫悠然的衣服还半撩开,让男人有种蠢蠢欲动的欲望。这可是在早晨,早晨的欲望是最薄弱的,他生气,一下把另一只手也放进了她的衣服里面,两手抱住她的腰直接压倒在身下。

“你不想活了,混蛋,再不放手姑奶奶可要不客气了!”莫悠然发觉无痕开始对自己用蛮力,她心里有一丝害怕,毕竟女人的力气怎么都抵不过男人的力气。

两人在地上撕扯着,翻滚着,不到一会儿的工夫,无痕那张脸更是无法见人,全是莫悠然的丰功伟绩,脸上冒出了一道道蓝色的血路。莫悠然的爪子上也沾满了血腥的气味,让她一下想呕,又是一个翻身无痕被莫悠然骑在了身下。无痕用力地摇晃着莫悠然的身子,莫悠然往前一倾,直接呕到了他的脸上。

此时时间凝固了,莫悠然捂着嘴有点不好意思地笑了笑,看到那张脸已经无法入眼,慌忙才从无痕身上爬了下来。

狼狈啊!真是狼狈啊!他可是堂堂正正的妖王,如今已经狼狈成这样?无痕瞪大了眼睛看着房梁,他感觉自己要是再跟这个女人呆下去快要疯了!

“我去洗脸!”莫悠然觉得好像也有点过头了,这个男人好像已经被自己弄得有点木纳了,她转身就往门外面走去。

无痕这才慢慢地从地上爬了起来,他一下冲了出去,莫悠然感觉到一阵风,她赶紧趴在了门上,感觉嗖的一声!人已经出去了。

无痕在大雨中很快把身上的脏物给洗干净了,可脸上的伤口却因为雨点的低落而感觉到有点刺痛。

莫悠然看着无痕的样子,心有点软了下来。这个妖男身上本来就还有伤,如果在淋出什么毛病,到时候谁伺候他?不行!他不是正常人类,如果让丫头们照顾就怕出点什么问题?为了不给自己带来太多的麻烦,还是假装做一次好人吧!

想到这里莫悠然一下冲进了雨中,死命地拽住无痕的手把他往屋子里拉。

“放开我!你这个疯女人!”无痕算是恨透莫悠然了,他奋力地甩开她的手。

莫悠然往后踉跄了几步,扑通一声坐在了地上。他娘的!好心没好报!死妖居然还敢推自己?

雨中,两人眼里放出了仇恨的目光。

莫悠然又一次卷起了袖子,准备今天早上的第二场运动。无痕也看出了莫悠然的动作,他一肚子火,索性也把袖子给卷了起来,以前看那些男人们打架的时候都是卷袖子,他总觉得很不雅观,可是此时他却觉得卷袖子是多么爽快的事情。

“啊……”莫悠然大叫了一声站了起来。

还没等到无痕反应过来,就直接扑了过去,听到很大的脑袋撞在地上的声音。两个人又一次厮打在了一起,在淋漓的泥土里两人疯狂地翻滚着。

《霸王的恶后》 第三章 天!这不会就是个妓院吧! 第1部分 免费试读

第三章天!这不会就是个妓院吧!

痛!莫悠然真实想不到只是一天的时间,自己像被甩冬瓜一样摔得满身伤痕,她已经不愿意再睁开眼睛,她怕睁开眼睛以后又看到什么奇怪的事情?可是此刻她的肚子已经饿得不行了,所以她不得不睁开了双眼。

咦!这又是什么地方?莫悠然咕噜一声爬了起来,发现她竟然是躺在床上,再看看自己身上的衣服已经被换了下来,她从床上站到了地上,哇!好漂亮的裙子,在大铜镜面前前后得照了照,看来自己跟美女还是沾得上边的。可是!这又是什么地方呢?

咯吱!一声,门开了,从外面走进来一个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女人,一脸的浓妆,估计已经有五十好几了,不过还穿着微薄透明的红色纱裙,头顶上还插着多大红花。

嘿嘿!莫悠然傻傻地笑了笑,自己不会到了神经病院了吧?她进盯着走进来的浓妆女人。

“姑娘总算醒过来了,果然是个标致的丫头!”浓妆女人手中摇着扇子在围着莫悠然转了个大圈,眼睛不怀好意地在她身上打转。

“大娘这里是什么地方啊?”莫悠然被这女人看得浑身不自在,怎么感觉她好像是在瞄猎物似的看自己,那种眼神有点像KTV里面的妈妈桑,天!这不会就是个妓院吧!

不到几天,妓院原来的招牌被换了下来,现在成了闻名一条街的‘悠然阁’老板娘不庸说从原来的蓝月娘换成了莫悠然,蓝月娘则又干上了她的老本行,继续做她的妈妈桑。新官上任可是三把火,莫悠然可是这把火烧得厉害。

悠然阁里的姑娘们也被莫悠然给完全改造,那些原本不想做妓女的姑娘全部还返了她们的卖身契,还给了一些银子让她们以后生存之用。虽然现在在不知道名的地方,估计也跟古代差不多。

莫悠然想过了,不管在哪个朝代?钱是最基本的一切,为了可以更好地经营起悠然阁,她决定了使用现代化的管理方式,一切心甘情愿,想赚银子的就来,不想的也不勉强。刚开始蓝月娘还有点不乐意,可是她却不敢开口反对,就怕莫悠然用身上还有什么没使出来的法宝对付自己。

“小姐您看这样如何?”蓝月娘指着挂上去的牌匾,从今天开始这个地方可就完全不属于自己,可是她自己也无话可说,谁叫碰上了这么一个厉害的人物?

“听着,以后不许叫我小姐,我可是妓院的头子,叫什么小姐?直接就叫我莫老大!”莫悠然一身蓝色的纱衣,原本还是有点保守的衣服已经被她改成了低胸吊带,外面加上一件轻纱,看上去完全XG无掩盖。

“姑娘家这样叫唤好像有点不雅,而且你现在的这身衣服,可是让那些男人吃够了眼睛的豆腐。”蓝月娘可是做了半辈子的妓院买卖,还是第一次见到有人这么去经营的,不过这段时间的生意还真是改善了不少。

“舍不得孩子套不住狼,一天到晚把自己包得如此掩饰,那些男人们会给银子吗?你看这几天帮那些姑娘们改革了一下服装,这生意都不一样了。放心,我可不是那些贪心的主,这赚来的钱我们对半分。”莫悠然看这蓝月娘一副不高兴的样子,说出了自己想好了的意思。

她知道自己夺取了蓝月娘的全部家财有点说不过去,不过她觉得自己还是比较明智的,自己没钱可以用能力来占股,就像现代化的管治一样,出力拿钱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再说就凭我莫悠然的能力,害怕不能让一个妓院火起来?

“姑娘……不!不!不!莫老大说的对,舍不得孩子套不住狼!”蓝月娘在旁边符合道。

她心里猜测这句话会不会也是在对自己说?管她的,只要可以赚银子,还有人可以帮自己撑着场子,那可是件求都求不来的事情。

“只要你乖乖得听老大我的,一定会有更多的银子进口袋。”莫悠然可对自己的能力非常自信。

既然回不到自己的时代,那就先在这里享受够在回去,而且自己可是还未情窍初开,说不定还真能在这个地方找到帅哥级的钻石王老五。

嘿嘿!想到这里她嘴角勾起了一丝诡异的笑,让旁边的蓝月娘有点摸不着头脑。

“不好了!不好了!”

正当她们高兴讨论钱的问题时,一个龟公打扮的男人跌跌撞撞地从外面跑了进来,看着莫悠然和蓝月娘大声地呼叫着。

“赶着投胎啊?急什么?”蓝月娘甩着手中的丝巾,上前指着男人的额头就大骂起来。

“蓝妈妈,小姐。”来人被蓝月娘这么一说才从地上爬了起来。

“叫莫老大!”蓝月娘赶紧在旁边纠正了过来,她也要下人们都养成习惯,免得惹主子不高兴。

“莫……莫老大,有人……有人来收保护费。”男人吞吞吐吐地说道。

“我还以为你慌什么呢?不就是来收保护费的,给点钱打发了不就行了。”又不是第一天开这个场,来个收保护费的就把人给吓成了这样,都不知道这个场怎么生存了这么久?

“莫老大有所不知,这帮人不仅要钱,还要我们的姑娘。”男人小声地说道。

“找两个姑娘伺候着不就行了。”真是够多余的,这么小的事情还要来禀报,墨悠然斜眼看了看一直不说话的蓝月娘,看来这个女人是故意地。

“没有钱,哪个姑娘愿意伺候那些人物?”男人憋了憋嘴不情愿地说道。

“这可是公事,场子不好做她们赚什么钱?把话给我带下去了,不想赚钱的乘早走,别妨碍我赚大钱的机会,把这些土霸王给喂饱了,以后可有她们的好日子过!”杜佳佳可是见过地头蛇的厉害,不过这种场还是需要这些人物,否则要有人闹场那也是件麻烦的事情。

“没听到莫老大的意思,还不给我滚下去传话?”蓝月娘看到莫悠然一脸怒气,对着男人又是一次大吼。

男人没讨到好,灰溜溜地低着头退了下去。莫悠然一个转身看到阁楼上的扁,悠然阁,希望这里可以让自己大展拳脚。盗墓得不到什么好处?风水也要轮流转,今天也该自己是捞上一把的时候,如今捡到一个妓院,还可以过回妈妈桑和老板娘的瘾,真是够爽!

可她还没想明白的是,明明让自己去找那个蓝妖王,可这妓院的地方,估计妖王找不到,那些霸王可能会碰上很多。也好!就当给自己的锻炼,老天这样的安排应该有另外的道理。

一个曾经驰刹风雨的妖王,如今轮成了一个丑不啦叽的用人,那个死女人还说自己太丑不能在前厅,要在后面帮刷碗,你说这气不气人?

完颜无痕长这么大还从来没做过这些,从小生在帝王家里,一切都有下人们张罗,今天可算是够狼狈的。可是那又有什么办法?自己身上可是半点法力都没有了,他也不知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不能跟手下联系上,自己根本无法恢复法力,要是碰上那个独孤风自己估计会死在黑掌之下。

忍吧!完颜无痕,他在心里告诉自己。

莫悠然打着哈欠伸着懒腰在院子里做起了广播体操,再这样吃了就睡,睡了就吃,那身上的醉肉很快就要变成两个游泳圈了。她是死把自己从眷恋的窝里掏出来的,今天天气也不错,出来沙沙菌也好。

她一边舞动着身子,脑海里面却想着那个丑男人,该死的东西,死都不肯说出自己的身份。莫悠然以前就喜欢看那些玄幻小说,所以她一直也幻想着自己一个妖的世界是如何?如何?哈哈!这回可让自己碰上了真正的妖怪,可惜却是个奇丑无比的男人,真是晦气!

蓝月娘昨晚上很早就睡了,所以今天一大早就出去给莫老大张罗一些吃的,打算来讨个好。

这两天自己可是被莫老大骂得头都臭,也不知道老大从哪里弄来了一个那么丑的男人?难不成老大有怪癖,不喜欢那些俊朗的,反倒喜欢那些丑八怪?不过也难过,老大的脾气也怪怪的!

蓝月娘手上端着香喷喷的糕点和甜品,自己都忍不住想掉口水,可一进院子的门却发现莫老大已经起来了,还在那里跳着舞,可是那舞蹈看上去怎么那么奇怪,感觉身体硬邦邦的,难道是在打拳?

“莫老大,你看月娘给你带什么来了?”蓝月娘拿着东西在悠然的眼前晃了晃,然后又把东西给收了回来。

“看上去好像很好吃的样子。”莫悠然咽了咽口水。

她不得不佩服蓝月娘的手艺,这个女人做出来的东西简直就可以跟那些大酒店的大厨相提并论。那味道是美啊!或许这就是这个女人身上唯一的优点了。

“老大,这可是我一早出门给您准备的,直到您这段时间为了悠然阁的生意太操心,所以特地来孝敬您的,快乘热吃了。”蓝月娘说着把手上的东西放在了石桌子上,给莫悠然拿了一双筷子。

莫悠然又咽了咽口水,筷子也不接,直接本地筷子(就是用手来),抓在手里就大口大口地吃起来。她也觉得奇怪,自从那个丑八怪来了以后,她夜夜都会梦见自己那个母后,只是每次都重复着那些要自己复国的话,她也在心里猜想,那个丑男人是不是冥冥中注定带自己入妖届的人?

“怎么?老大不好吃吗?”蓝月娘看着老大脸上那奇怪的表情,又看了看那些糕点,不会是今天糖放多了点吧?

“好吃!好吃!你还真是手艺不错,我很好奇,这窑子里的女人怎么会有这么好的手艺?”莫悠然把自己从思绪中拉了回来,她一边把糕点往嘴里塞,一边看着蓝月娘说着说。

她在想如果自己是蓝月娘,把要赚的钱都给赚够了,绝对从良,然后开上一家风味小吃店,然后找个踏实的男人平淡地过下半年被子。不过想想这些女人过惯了那些,饭来张口,衣来伸手的日子,估计很难!

“这窑子里的女人哪个没有一段故事?我家里从小就是做糕点的,要不是那个爹爹烂赌,我蓝月娘估计今天已经嫁夫生子,可惜!命就是命,认了吧!”蓝月娘长长地叹息了一声。

她最不想回忆过去,现在能有这么一个场子,对她来说已经算是不错了,比起那些人老珠黄的女人,自己可是要强多了,而且现在还有一个帮自己赚钱的莫老大,她能不知足吗?

“想开点!我的命也不是很好,从下被老爹从坟地里捡回来的,老爹对我好好,可惜他老人家命不长。”莫悠然一下想起了自己的养父,不知道他老人家在地下过得如何?下次如果真让自己碰上鬼王一定要去问问。

“坟地?”蓝月娘瞪大了眼睛,怪不得老大的脾气怪怪的,肯定是跟那些冤魂有关!

“别大惊小怪的,我以前就是盗墓的,那些死人什么的我见多了,你没看到那些尸体,有点上面全是那些小蛐蛐,还有的墓地里埋的是两具尸体,有的肚子里还有些未成型的小孩。”莫悠然大口大口地吃着,还说得津津有味。

蓝月娘听着她的形容,感觉自己早上吃下去的东西开始往喉咙里涌,可莫老大居然还能吃的津津有味,神啊!还真是神啊!

“怎么了?月娘,脸色怎么如此难看?肚子不舒服,还是那个来了?”莫悠然喝了一口甜汤,还没意识到蓝月娘是在害怕。

“老大您快点吃吧!别说了,我怕晚上会做噩梦。”蓝月娘摸着自己的胸口,感觉心在扑通扑通的猛跳,别说让自己去坟地,计算是看到那些死人,她蓝月娘都会连做好几天的噩梦。

正当她们还在探讨坟地的时候,一个小丫头急急忙忙地跑了进来,扑通一下跪在了地上,脸上还全是泪水。

“不好了!不好了!莫老大,那个新开的把厨房里的碗全都给砸了,还把小翠的手都给弄出血了,您快去看看吧!”小丫头叫小白,原来是蓝月娘身边的丫头,后来因为不愿意出去接客,才被蓝月娘放到了厨房打杂。

“这下子要造反那!老子收留他,他竟然还敢砸老子的饭碗,走!去看看!”莫悠然气氛地塞完了最后一口糕点,喝了一口甜汤把东西咽了下去才站起身来。

小白带路,三人往厨房的方向走去,不知道这回完颜无痕又要受到什么样的折腾?

夜空星月高照,树林里树叶随着风发出了沙沙的声音。宁静了夜里,这一个偏僻的湖边一种危险正侵袭着。

仔细一看,湖边上半空中悬挂着两颗很大的夜明珠,把岸边的一大片照得通亮。岸边还站着两个人,两个男人。其中一个男人身穿着黑色的盔甲,头上还有一只脚,脸上腾腾杀气,手中举着长长的亮剑,在月光下直反光。

另一个男人则穿着一身蓝色盔甲,头上也带着顶帽子,可那是一顶珠光宝气的皇冠,手中的剑柄上刻石还雕刻着龙凤呈祥,剑一个转动那光直接就反射到黑色盔甲男人的脸上,让他有点睁不开眼睛,可是男人的嘴角上却挂着血迹,看上去受了很重的内伤。

“完颜无痕,你就死了这条心吧!不要再做无谓的反抗,投向我可以留你一具全尸。”黑色盔甲的男人恶狠狠地说到。

“独孤风别高兴得太早了,谁死还不一定呢!”完颜无痕哼哼了两声,长剑一挥就杀了上去。

飞沙走石,剑气四射,把那原本岸上的毅力多年的老树一下被修成了光头,可怜巴巴地站在岸边观望着两个王者的争夺。

完颜无痕一个转身被一掌打在了背心,一口大大的鲜血吐了出来,他一个踉跄单膝跪在了地上,横着眼睛看着黑虎。真是卑鄙,既然敢冲后面袭击自己。

“哈哈哈!完颜无痕,想不到你也有输在我手上的那一刻!”独孤风狂笑着,那笑声震憾着整片树林,让林子里的那些鸟都飞出了窝纷纷往别的地方飞去。

“独孤风,别高兴得太早。”好汉不吃眼前亏,完颜无痕也把手中的剑柄一拉,一股蓝烟从剑柄上释放出来。

独孤风顿时感觉到有种全身软弱,完颜无痕乘机一个转身消失在岸边。

他拖着伤痕累累的身子一路逃到了源城,看到城口的大门紧闭,他捂着胸口贴在了墙边,身上的那身盔甲在一声咒语以后全然消失。他换上了一身干净的衣服,可是血却浸湿了一大块。

他摸了摸自己的脸,变了,原来的容貌估计已经全飞了,没有镜子不知道自己会有一张什么样的脸?

天空一阵黑云,慢慢地弥漫了源城的上空。完颜无痕抬头一看,糟糕!他对着墙壁就是一穿,那原本厚实的城墙就像没有一样。

完颜无痕捂着胸口一路小跑着往小巷的地方逃去,那地上滴满了蓝色的血滴,他感觉自己快要顶不住了,看到一条比较热闹的巷子,他看也不看就往其中一间给钻了进去。

天上的黑云很快化成了人形,独孤风一个转身也换上了一身斯文的打扮,手上还多了一把白色的扇子,摇晃着扇子,血迹到这里就没有了,他潇洒地走了到了正门口悠然阁。

悠然阁真是每天都是张灯结彩的,每天不是有这样活动就是有那样的戏,可把旁边的那些妓院的生意都给抢完了。看着手上白花花的银子可是把蓝月娘和姑娘们给乐翻了,让莫悠然也有种骄傲的心情。

今晚也不例外,大厅里原本那土气的阁楼已经为莫悠然改成了神秘的艳舞台,台下都点着红色的蜡烛,每张台上都有姑娘们陪着,感觉就像现代版的坐台。屋子里那些灯光全都是灯笼营造的气氛,没有别的妓院里那些沸沸腾腾,感觉上还是个优雅的地方,而且看样子到来的人物都还不是简单。

今天可是悠然阁的精心版,今晚可全都是琴棋书画的表演,与昨晚、千万的风格又是大有不同。

独孤风一进门就感觉到有特别的感觉,可是一时说不上来,门口的姑娘们都看着有贵客临门赶紧热情的迎了上去。

“哟,爷来了!有没有认识的姑娘啊?”门口的妈妈桑看到一身气宇的独孤风甩着手中的丝巾,迭声迭气地把身子贴了上来。

“妈妈有什么好的介绍吗?”独孤风一下被里面独特的气氛给吸引住了,定睛一看,还真没见过这样的妓院,看上去有种风雅。

再往台上一看,台上的灯光打得比较亮,一位佳人正在弹奏着古筝,身边还有几位美女在旁边伴舞。还都是绝没佳人的那种,看得台下的男人们眼睛都瞪得老大。

“爷就一个人吗?”妈妈桑拉着他走到了台下的一个角落。

“难不成来这个地方还要带上大队人马不成?”独孤风嗖一下收住了扇子,转身看了一眼那一脸浓妆的妈妈桑。

“哈哈!不好意思让爷笑话了,春花,秋月还不过来?”妈妈桑对着远处的姑娘们挥动了扇子。

那些等待着出台的姑娘们很快就扭动着小细腰来到了独孤风的面前,礼貌地对他欠了欠身。

“春花,秋月欢迎爷光临悠然阁。”春花,秋月甜甜地一笑,等待着男人的使唤。

“坐这里。”独孤风的感觉又是一震,这里的姑娘的待客之道都不一样,有意思!真是太有意思了!

春花和秋月老实地坐到了独孤风的身边,为他倒上了一杯酒,天南地北地跟他聊开了。

角落里,蓝月娘和莫悠然都在偷偷地看着,从一进门起,莫悠然就注意到了这个男人。那一身霸气,肯定不是简单的人物,看来本姑娘的悠然阁又要有大生意做了。

莫悠然觉得把姑娘们分层次还是比较好的,像这样的大人物一定要素质比较好的姑娘陪着才行。恩!找人,姑娘眼看就不够用了,她把手指放在唇上深思起来。

没有黑云覆盖的天空,院子被月亮照得特别明亮,莫悠然哼着小曲三步并两步地回到了自己的别院,终于摆脱了蓝月娘的纠缠,她张望着院子里的花草树木。

古代的房子可真大,要是在现代这地方不知道能买多少钞票?这么大个院子,刚开始莫悠然还觉得有些害怕,现在终于慢慢习惯了这样的生活。只是一天到晚地熬夜对女人可是不太好,所以她也不会亏待自己,每天可是燕窝顿着美容。

唉!这生意可是慢慢地好起来了,我莫悠然的皮肤却是一点都没补回来。要快点回去照照镜子,看脸上是不是又因为疲倦长出了斑点?

这是什么?蓝色的液体?是不是什么花的汁洒落在了地上?莫悠然顺着液体的方向一路寻去,竟然是从自己房间蔓延出来的。

是什么呢?会是什么呢?她推门走了进去,古代就是这点不好,门基本都不上锁,真是便宜了那些梁上君子。莫悠然带着疑问小心看着地上越来越多的蓝色液体,老天!再下去到床上了,她定了定睛用力地拉开床上的栾帐。

老天!自己的床上竟然躺着个男人,他身上可全是那些蓝色液体,莫不是碰上那玩艺了吧?她害怕地往后退了两步,用手捂住了差点叫出声的嘴。

床上的男人皱着眉头一个翻身把头转了过来,他吃力地半睁开了眼睛,这个女人!她怎么会在这里?他向她伸出了手,可是男人忘记了自己的容颜已经改变,面前的女人根本就不认识自己,原来此人正是受了重伤的完颜无痕!

“你……你怎么了?千万不要死在我的床上哦!”莫悠然一脸害怕的样子往前又走了几步,刚到床边就被完颜无痕一下拖了下去,她直接爬到了他的身上。

“放开我!放开我!”说着莫悠然眯着眼睛就挥起了拳头,看都不看就往完颜无痕的胸膛轮去。

好一会儿没听到他的哼哼声,她动了动,发觉他没有了反抗。不是真的被自己这无力的拳头给打死了吧?

莫悠然伸手探了探完颜无痕的鼻息,还好!还没死,不过气息好像很微弱了。她吃力地从他身上爬了起来,看了看手上竟然全是蓝色的液体,放在鼻子上闻了闻,好大的腥味,她有种想呕的欲望,这不是花汁,而是血!怪物!这男人是怪物!

以前在电视上常见到那些僵尸的血好像是蓝色的,可是没看到这男人的牙齿是尖利的,莫悠然又爬上了完颜无痕的身上,用手掰开了他的唇仔细地检查来一遍,没有僵尸牙,那这又是什么怪物?狼族?还是别的没见过的东西?

救还是不救?莫悠然有点迟疑,救了他,等一下他真是僵尸之类的玩艺,那自己不是送上门的肥肉?可要是不救,那他可真是死定了,虽然不是一个帅气的男人,可是那也是一条生命啊!

紫色的光?莫悠然感觉到自己胸前的玉佩开始温热,于是她把玉佩掏了出来。玉佩好像感应到完颜无痕身体的微吸,慢慢地把紫色的光输入了他的眉心。

奇怪!为何玉佩要救这个男人?莫悠然索性坐在了床边,手上的那些蓝色血液还真是难闻,她把那些血液全都抹在了完颜无痕的衣摆上,然后在旁边等待着他的清醒。

玉佩的光越来越暗淡,玉佩中间的水晶缩了回去,很快恢复了原样,莫悠然才把玉佩放进了衣服里面。

好神奇!莫悠然又爬到了完颜无痕身上,他的伤口居然不流血了,她伸手摸了摸他那半张已经被毁灭的脸,忽然觉得面前的男人好可怜。

“拿开你的手!”完颜无痕醒了过来,身体还不能动弹,可是眼中带着强烈的杀气。

莫悠然才意识到自己还爬在男人身上,她慌忙从他身上挪了挪,让自己躺在旁边。横着眼睛看了看身边的男人,侧面看上去还像个人。

“从我身边滚开!”完颜无痕冲着莫悠然大声地吼叫着,他不喜欢女人看到自己狼狈的样子,特别是这个上次没有得到手的女人。

“你找死啊!这可是我莫老大的地盘,告诉你,你现在可是还欠我的一条命,也不看看你躺在谁的床上?装高傲!”莫悠然说着啪一声!一个巴掌打在了完颜无痕的脸上。

这个女人居然敢对自己动手?完颜无痕瞪大了眼睛,自己可是高高在上的王,这个不知死活的女人居然……他气得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可看到莫悠然低胸的一幅,他感觉自己的鼻子好像有种酸楚,该不是流碧血了吧?

“看什么看?没见过美女啊!看了就要给钱,你今晚还欠我一百两银子,不管你是什么来头?告诉你,不还清你休想走出我的悠然阁!”莫悠然说着粗鲁地一手拽住了完颜无痕的衣领,说完话才把人重重的推倒在床上。

咚咚咚!咚咚咚!

“谁啊!那么晚过来找死啊!”莫悠然还在气头上,听到门外的敲门声大声吼了起来。

“是我!月娘,莫老大,我可是特地来给您送燕窝的。”蓝月娘亮了亮嗓门高声说道,生怕里面的莫悠然听不见。

“放地上就行!快点离开,我今晚要练神功,要是被骚扰了,我可不会客气!”莫悠然的口气说得很重,就怕蓝月娘在门口不肯离去。

“是!是!是!月娘马上就走!月娘马上就走!”听出了莫悠然话中的火气,蓝月娘连走带跑地离开了院子,往人多地地方跑去。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