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武侠仙侠 > 正文

主角叫无泪萧向承的小说[一生一梦若浮云]全本免费阅读

编辑:微笑听雨 2019-07-24 14:12:33

主角叫无泪萧向承的小说[一生一梦若浮云]全本免费阅读

《一生一梦若浮云》已上架微信公众号:轩轩文学,关注后回复:一生一梦若浮云 即可阅读全文

《一生一梦若浮云》小说简介

努力实现自己的写作梦想,棒棒哒。无泪萧向承是《一生一梦若浮云》里面的主角,这本小说的作者是文信茶,接下来就请各位一起来阅读小说的精彩内容:在遇见乾阳之前,无泪会以为,自己一辈子都会待在浮云山上。乾阳,那个拿着云展,狼狈地出现在自己眼前,将自己带出浮云山的老人,或许,可以说是自己这辈子唯一的亲人了。而那个人,让自己懂得了生命中最美好的东西。精品小说《一生一梦若浮云》是文信茶所编写的温馨,武侠,悬疑风格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无泪萧向承,书中主要讲述了:无泪:我爱他,但我亦知道,她对他很重要。所以我忍受着她一遍遍地伤害自己,只是为了不让他为难。遇见他,是我的劫。看过生离死别,看过相伴天涯她想的,只想能够和他相依到老,即使,我们的身份不和,那又怎样?可是,我们终究没能走在一起。世上,有太多的无奈。最后,我留给自己的,只有那首《总相依》。萧向承:她是个云淡风情的女子,那不经意的笑容,便让我彻底沦陷。遇见她,是我的幸。这么多年,终是让我等到了一个爱的女子,终于等到了一个可以陪我看尽世间繁华的人。莫桑:我唤她丫头,我亦知道她喜欢的是那个人,那个人,是我一辈子的朋友。遇见她,是我的命。她不爱我,没有关系。只要让我守护在她身边,能够看见她,我便知足。夏凡夕:我爱了他十四年,等了他七年。可是他却爱上了别人。遇见他,是我的难。只是,难又如何?我一定会成为他的新娘。

《一生一梦若浮云》 第一章 回忆 免费试读

在遇见乾阳之前,无泪会以为,自己一辈子都会待在浮云山上。乾阳,那个拿着云展,狼狈地出现在自己眼前,将自己带出浮云山的老人,或许,可以说是自己这辈子唯一的亲人了。而那个人,让自己懂得了生命中最美好的东西是什么。那个人,会不会偶尔觉得有那么一个很重要的人被他遗忘在角落里。

无泪来到老枫树下,这里一点都没变,还是自己在梦里的那个样子。

总以为自己是想回来的,可是为什么回来之后却发现,自己对外面有多不舍?华洛城与他走过的长街,安远镇岩洞外的怀抱,黎江城山坳里那个人焦急的表情……原来有这么多的事情放不下。

萧向承,我还是很想你。

无泪摸摸腰间的玉箫,想起萧向承说的那句“意境却与曲律甚合,奏曲之人心中有所思,有所情才可吹出那番感觉”,有些苦涩地笑了她一直没与他说过,当日吹着那曲的时候,她想的,便是他。

无泪在花田里走着,看夕阳慢慢下落,忽而想起了娘,想起了从前。

无泪对于娘的记忆已经很模糊了,只记得娘是一个很温柔的人,但不爱说话。娘以前常常会抱着无泪来到浮云花田中,坐在浮云花海中的老枫树下,望着夕阳慢慢落下。这时候,无泪就会在花海中疯跑,边跑边大声喊着:“娘,我在这,我在这”娘总会微笑地看着她,一言不发。跑累之后,无泪就会蹲着,将自己的脸和浮云花凑得很近很近。因为这样,她就可以看到浮云花花瓣边的那层光晕。等夕阳落下后,无泪就会跑回娘身边,娘会微笑的牵着无泪的手,回到洞中。

只是,后来娘走了。

娘走的那日,无泪跑遍了整个浮云山,不知跌跌撞撞了多少回。老藤秋千,小溪那,哪都没有。娘走的时候为什么都不和无泪说一声呢?

那夜,无泪抱着自己的双膝在石床上坐到天亮。

无泪常常在梦中看见娘。梦中娘的脸总像被一层纱蒙住,任凭无泪怎样努力都无法看清。慢慢的无泪忘记了娘的样子。可是她总还是记得她与娘在老枫树下看夕阳的情景。娘走了多久,无泪已经记不得了。只是花田中的那老枫树的叶子红了几百回,又绿了几百回,娘还是没有回来。浮云山外面的世界有多大,无泪一点也不知道,她想出去,可她又怕她出去了,娘又回来了。

无泪便把新的秋千安在了老枫树这。夕阳西下时,无泪便坐在秋千上,看着夕阳的余韵把整片花海染红,像是一层薄雾,却又比雾更清晰透彻。无泪发现,这样的花海又是另一种风景。

有时候,无泪在浮云花田一坐就是一整日,什么也不干。起初,无泪还会跟老枫树说说话,跟停留在枫树上鸟儿说说话,说说以前和娘一起的快乐日子。可是,渐渐的,无泪的话越来越少,因为无泪发现有些事情越来越模糊。到最后,无泪便什么话也不说了,只是呆呆地坐在老枫树下,看朝阳,看夕阳,没有喜悦,没有悲伤。

一天,无泪漫步在浮云山的小径。她不知自己要干什么,只是想走走。走着走着,又走到了浮云山的边缘。浮云山本就是一座很险峻的山,到处都是悬崖峭壁,世人看来就似一座仙山一般。殊不知浮云山虽险,却也不如看上去那般高。只因有人施了幻术,让人觉得若要攀这浮云山,必有Xing命之忧。又得先人在浮云山脚施了法术,莫说攀这浮云山,即是进了这浮云山周边的枫树林子,也会叫那阵法给困住,兜兜转转又送回来处,因此这浮云山竟无人能入。虽说这阵法不至于要人Xing命,但也使得世人不愿再费心思进去,满足好奇心,探这浮云山的光彩。偶尔有那么一两个热血少年想要穿那林子,也失败而归。这也便使得这几百来,无泪竟是没有见过一个人。

无泪站在浮云山脚,看着眼前的这片树林,心知若是穿过这树林,必定能去那红尘走一遭,看看些新奇事物。只是无泪虽在这浮云山待了数百年,却因总是一个人,竟对这法术之类一窍不通,便也无法走出这片林子,也曾试过许多次,却总是转会原地。终是叹息,转身往回走去。没走几步,却听得身后传来一阵声响。无聊心中暗自惊奇,这浮云山上奇花异草不少,但会活动的,她也只是如青灵鸟一般的小生灵。能发出这般动静的,却是没有的,不知是何物。无泪转过身,却见那灌木丛被一双手拨开,竟是一个人探身而出,当下便愣在那。

那人见着无泪,也是一愣,却很快回过神来,向无泪走过来。无泪见他走来,嘴里不知在说些什么,心中有些害怕,当下便想跑。不料那人动作更快,一把抓住了无泪的手臂。无泪只觉他对自己一通乱叫,竟发现自己已经不知如何说话了,或许是一个人太久,竟连人话也听不懂了,又挣脱不了他。见他似也没什么恶意,便也停止了挣扎,又听不懂他在讲什么,只好愣愣地盯着他。

乾阳道长游历了好些地方,这才到了古音城,又在店中听得这城外浮云山的奥妙,连行囊都未安置,便决定去那浮云山看看,看看自己是否能破那迷阵,得见浮云山近颜。

走了约两个时辰,终于见到那片树林。乾阳抬头看那浮云山,果觉灵气逼人,倒是个修仙的好去处。山上的奇宝想必不少,也幸得先人将其护之,否则这清净之地也会被世人破坏掉。

进入那树林,发现这阵法果然精妙异常。乾阳修道多年,修为在这世上本就是数一数二的,只因Xing子随意,不愿执那玄武观的掌门,便偷着跑出,将那掌门之位丢与师弟,自个在外逍遥去了。这一路走来,乾阳遇到不少妖物,皆被其收复,修为自又是精进不少。这枫树林中的阵法纵然奥妙,却也困不住乾阳,只是需耗些时辰而已。

那树林因几百年无人进入,灌木异常茂盛,倒将乾阳弄得有些狼狈。乾阳终是破了这阵法,边拨开灌木边嘟嚷道:“这山上珍宝应不少,咋这树林里尽是些破灌木呢,把老道这身皮骨刮的……”还未说完,却见一女子立于身前。乾阳只道这山中无人,见到这女子便一下愣在那。但乾阳很快回神,虽知其并非凡人,竟一时看不出其真身何物,但全身却无一点妖气,想是待在这山中尽收灵气,心中又从无恶念,方有此造化。乾阳催动功力又看了一会,竟还是看不出,只是他却大觉惊异,只因为这女子身上竟然有回魄珠。

回魄珠消失于世上已有千年,现在却被他发现在这山中的一个女娃身上,这女娃到底是谁?千年前的那场恶战与她又有何关系?

乾阳向那女子走去,见她似有惧色,便边走边道:“姑娘莫怕,贫道闻得浮云山盛名,特此来拜访,不想姑娘居住此山,惊扰了姑娘,还望姑娘……”话未说完,却见她转头便跑。乾阳急忙上前拽住无泪的手臂,急道:“莫怕莫怕,贫道不是坏人,贫道只是想让姑娘为贫道引下路,贫道……”乾阳话说到一半,见那姑娘一脸迷茫,似是听不懂他在讲些什么。乾阳猜她是久居山中,听不懂人话,便不再说下去,松手放开无泪。

无泪见乾阳松开手,便急急后退几步,仔细打量起乾阳。乾阳因在灌木从中穿梭,青灰色的道袍有好几处被划破,头上的檀木簪子斜斜地插着,还有些枯叶粘在发上,那手上的拂尘已经乱作一团,鞋上又沾了许多灰尘,背上斜背这一个包袱,加上他那皱起的一上一下的眉,样子甚是滑稽。无泪看着乾阳这幅模样,竟也不再怕他。

乾阳见无泪盯着他看,也打量了下自己,见自己这般光景,便对无泪讪笑。知其对自己已无防备,乾阳便想该如何与其沟通,却见无泪转身而去,便赶紧跟着无泪走去。

乾阳跟着无泪东拐西转,却见无泪走入一个洞中。乾阳当下便明白这是无泪的栖身之所。见无泪并无阻拦,乾阳也跟着进来。无泪看看乾阳,又看看洞中的石凳。乾阳知是无泪让他坐下,当下也不客气,一**坐了下来。无泪见乾阳坐了下来,也坐到他对面,却无任何动作,只是托着腮看着乾阳。乾阳被无泪盯得有些不好意思,正待开口,却又想起无泪听不懂,一时竟不知如何是好。

无泪看着乾阳,想着他应是这山外之人。可惜自己绝于人言已久,听不懂他讲的话,不然向他问问这山外之事也好。无泪见他神色有些不大自然,还以为他是不适应这山中的环境,却哪知他是被自己盯得不安。

无泪想着娘便是出了浮云山,找爹爹去了。自己呆在这山中也不知多少年岁了,却始终不见娘回来,无泪心里便想,这人竟然可以穿过这树林到这浮云山来,必也可以出去,何不让他带自己出去,这样自己就可以去找娘亲和爹爹了。乾阳先前见无泪盯着自己,还不大自在。但后见无泪慢慢陷入沉思,也便放松下来。无泪哪管那么多,想着便兴冲冲地拉住乾阳往外走去。

乾阳见无泪拉着自己往外走,还一时没有反应过来,走了几步,见是来时的路,便更加疑惑。无泪将乾阳拉到树林边,指指枫树林,乾阳以为无泪是要赶自己走,不禁愕然,思来想去自己并无冒犯之处。无泪见乾阳杵着不动,便推着他向树林里走。乾阳无奈,只得迈步,毕竟这是人家的地盘,心中却想,找个时机避开这女娃再进来。走了没几步,却发现自己的袖角被人拽着,回头见是无泪。乾阳见无泪满脸兴奋的样子,恍然大悟,原来是这女娃想让自己带她出这浮云山。只是这女娃连人言尚都听不明白,若是带她出去,在那繁杂尘世,她该如何生存。这浮云山的一片天地方是适于她生存的地方。

乾阳想把袖角从无泪手中拽走。无泪见了,却是急了,拼命地与乾阳抢那袖角,又抢不过乾阳,一个趔趄摔倒在地,见乾阳要走,便急得一把抱住乾阳的大腿。

乾阳这下懵了,自己活得这把岁数,若他是常人,孙女也已有这女娃一般大了。现在自己竟莫名其妙地被一个女娃“调戏”了,那张老脸哪还挂的住,也不管无泪听不懂他讲得话,一个劲道:“女娃莫这样,女娃莫这样!老道带你出去便是,你可莫要坏了老道的一世清白。”

无泪虽不懂乾阳说些什么,但见乾阳那样,知是他已答应带自己出去,赶紧站起来,也不管裙上的泥土,兴冲冲地拽着乾阳的袖子,跟着他向树林深处走去。

穿过这树林,也花了些时间。待乾阳与无泪到古音城时,已是黄昏时分。乾阳因去那浮云山,午饭也只是随便吃了些干粮,现已饥肠辘辘,便想带无泪寻个酒楼坐下,先填饱肚子再说。一路走过,惹来不少人的注意。众人见那老道的道服被划破,发髻也松松散散,但一身的仙风道骨,那女子虽一身素衣沾满灰尘,那眸子却是纯净无比。这对奇异组合让路人好奇无比,那乾阳却是不甚在意,带着无泪走进酒楼便坐下,吩咐小二上了几样素菜,便执起筷子吃了起来。

无泪初次下山,定是对一切非常好奇,虽很想到处看看,但又不敢离开乾阳,只得跟着他。进了酒楼,看那小二上了一堆奇怪的东西,不知是做何用。无泪虽在浮云山中待了数百年,却一直是用那野果裹腹,哪见过这米饭蔬菜。无泪见乾阳手执两根细棍,夹起那白乎乎的东西就吃,便明白那必是用来填饱肚子的。当下肚子正饿,也就学着乾阳,拿起两根细棍拨弄起碗中的食物来。

后来。无泪常常会想起这日。若未下山,是否后面的种种都不会存在?在浮云山上,即使没有快乐,亦不会有悲伤,而在山下悲痛夹杂的日子,是好?是坏?

这次下山,究竟,是对?是错?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