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武侠仙侠 > 正文

主角叫刘景雍喻华的小说[暴君爱上小刺客]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编辑:白衣未央 2019-08-19 09:19:35

主角叫刘景雍喻华的小说[暴君爱上小刺客]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暴君爱上小刺客》已上架微信公众号:轩轩文学,关注后回复:暴君爱上小刺客 即可阅读全文

《暴君爱上小刺客》小说简介

我觉得这本书写的很好,看了让人心疼,心痛,有一种犹罢不能,想一口气看到最后,看到一个完美的结局,满足一下,我们希望的有情人终成眷属的美好愿景。感谢作者为我们写出了这么精采的小说,丰富了我的情感生话!。独家完整版小说《暴君爱上小刺客》由煮雪问茶最新写的一本武侠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刘景雍喻华,内容主要讲述:当今皇帝本是太祖皇帝第三子,随太祖起兵立下汗马功劳,获封齐王,后惠帝即位,意欲削藩,他联合诸藩王先下手为强,逼得惠帝自绝于宫城,他则顺理成章地取而代之。而此刻,这个戎马半生的老皇帝,躺在床上,吊着最后。独家小说《暴君爱上小刺客》是煮雪问茶倾心创作的一本武侠类型的小说,主角刘景雍喻华,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一个于深山中被养傻了的刺客,碰上专爱白痴的暴君的故事。恶趣味帝王攻▽呆萌刺客受【成朝系列雍华篇】【番外的食用说明】●(一)至(七)按正文时间顺序来的●外篇舒意馆讲述舒意馆二三事,略简,未来可能开长篇●

精彩章节试读:

喻华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躺在一张比山中小屋舒服十倍的床上,闭上眼睛一阵小睡后,才真正醒转,想起了昏迷之前的情形,猛然坐起身。

“你醒了。”女子清灵的声音传来,入目的却是一面色清秀的紫衣少年。喻华自然反应不出这叫女扮男装。

 “我这是在哪?”

女子扣上门,笑盈盈地走来:“这是我家,你只管安心养伤就好。你真是太冲动了,怎么能强行冲破穴道呢?连武功绝顶的人都不敢轻易这么做。还好你内功深厚,谁教你的,你伤好后能不能教教我?”

“我......”

女子见喻华犹豫的样子,觉得自己这样说不妥,忙改口道:“不必勉强的,我救你也不是为了让你报答。而且我也没做什么,你能不死,全凭你深厚的内功。对了,你要不要喝杯水。”

“要!”其实喻华适才就是想说自己渴了,怎奈女子语速太快,让喻华应接不暇。

女子语速快,行动更快,打仗似的倒了一杯水,递到喻华面前。

喻华有点迷茫地接过,因身体虚弱,喝的速度很慢。女子自己是个性急的,对旁人倒甚是耐心,只站在一旁静静等喻华喝完。

 “景雍哥哥。”女子突然叫道。

喻华抬眼,对上不知何时出现的刘景雍,呛了一口水犹嫌不够,还面带惊惧地向后缩。

刘景雍翻了个白眼:“蠢货,你躲我做什么?是我伤的你吗?蠢成这样,怎么活到现在的?”

“你.......”喻华被堵地哑口无言,一脸愤恨地盯着刘景雍,手上杯子不自觉地扔了出去。

“哎你......”刘景雍躲过杯子,却不妨地被溅了一脸水,“信不信我把你丢到牢里去天天让你挨鞭子!”

“景雍哥哥!”女子忙拿来毛巾替刘景雍擦脸,“消消气,消消气,你们慢慢聊,我先出去了。”女子退出两步又折了回来,小声提醒道:“景雍哥哥,对人家温柔一点,温柔,温柔,走了哈。”

刘景雍大方地撩袍坐在床边,道:“你不是要杀我吗?那你跑什么?”

“哼!”刺客大人冷傲地歪头,“我要回山继续练武再来杀你。”

“哦......”刘景雍“恍然大悟”,继续道:“那又何必回山中呢?我的府上也有武场,还是武功秘籍无数。你就在这练呗,练好了也方便杀我。”

喻华若有所思地道:“说的也是。”

刘景雍继续道:“而且啊,你可是堂堂刺客,上面有神仙保护你,我又不敢对你怎么样。”

喻华很是骄傲地道:“那是当然。”

刘景雍忍住笑,接着哄骗道:“那你就安心在这儿住下,我保证不对你动鞭子,好吗?”

喻华点点头:“好。”

“你再坐一会,就传午膳了,自己吃还是我陪你吃?”

“我自己吃。”

“好,那我不打扰你休息了。”刘景雍起身走了出去,看看外面的太阳,忽觉自己也成了个智障。

“景雍哥哥。”女子从院中石凳上坐起身,将刘景雍拉回了本来的世界。

虽然口中叫着“景雍哥哥”,这女子却不是公主,更不是哪路郡主,而是这座王府的女主人——怀王妃周玥。确切的说,已经是太子妃、准皇后了。她本是太傅周廷节之女,却是出了名的疯丫头。及笈礼过,一向忙于朝政的周太傅拼了老命抽出身管教女儿。然而对于周玥来说,比起做女红、学礼仪更苦恼的是:女扮男装英雄救美的事干多了,发现自己真的喜欢女人。

她找到了青梅竹马的刘景雍诉苦。

刘景雍当时道:“这有什么,我还喜欢男人呢。”

周玥闻言灵机一动:“景雍哥哥,不然我们成亲吧,各玩各的,互不干扰。”

刘景雍应下了,却没有当真。他想的是,周家家风保守,周玥只是太小,对男女之事心怀恐惧罢了。然而周玥回了家,却直截了当地向父亲提出要嫁给二皇子。当时夺嫡苗头已起,周廷节不想让自家女儿卷入其中,坚决不肯同意。周玥一气之下,竟声称自己怀了刘景雍的孩子。

刘景雍得知此事后,未来得及向周廷节解释,便在赴三皇子刘景和的宴上中了剧毒,被御医告知命不久矣。

周玥又来过一次,她不知道刘景雍中毒已深,嘴里不停的念叨着他们二人的“婚事”。刘景雍当时自知寿数将近,看开了很多事,忽然觉得不如真给未玥一个寡居王妃的身份,再托江湖朋友暗中保护她,让她日后能继续自由自在,免得嫁给他人,一生活在牢笼里,恪守所谓妇道。如此想着,同意了所谓婚事。

再之后,刘景雍强撑着病体,亲自向周廷节“承认”了自己做的风流事,并在征得老皇帝同意后正式提了亲。最后一场“小产”的戏码跪候,周玥便在刘景雍的无限包容下,继续玩着她的江湖游戏。

外人只知怀王将王妃宠上了天,却不知他是娶了个老婆当妹妹养。

“阿玥。”刘景雍走下台阶,“我们回房边吃边聊。”

“好。”

刘景雍往府里带人回来,“贤惠大度”的王妃向来不过问,这次却主动提起道:“景雍哥哥,感情的事是不能勉强的。”周玥回府时,正遇喻华被侍卫团团围住,吐血倒地,故有此言。

刘景雍却不答她,只道:“我和你讲讲,我婚后失踪那一年发生了什么吧。”

当年,刘景雍在陪周玥演完最后一场“小产”的戏码后,自知生命走到了尽头,又不甘心让老大老三自此高枕无忧,便悄悄出了京,准备来个死不见尸。老大性情多疑,日后定心有戚戚,皇位坐不安稳。

刘景雍选择了跳万埃崖。万埃崖下万埃谷,江湖传言谷内毒虫遍布,有神秘江湖组织住在其内,是江湖几个有进无出的地点之一。刘景雍自然没有死成。

他醒来第一眼看到的是一条小蛇。

小蛇似乎一直伸着脑袋呆呆地看着他,见他醒了,一溜烟跑没影了。

随后进来一个人,云淡风轻的气韵。他问候道:“醒了.”

《暴君爱上小刺客》 第二章 面君 免费试读

当今皇帝本是太祖皇帝第三子,随太祖起兵立下汗马功劳,获封齐王,后惠帝即位,意欲削藩,他联合诸藩王先下手为强,逼得惠帝自绝于宫城,他则顺理成章地取而代之。而此刻,这个戎马半生的老皇帝,躺在床上,吊着最后一口气等着今夜宫变中大获全胜的好儿子。

“儿臣参见父皇。”

恍惚又睡了一觉,老皇闻声,悠悠醒转,声音稀松不复当年沉稳有力:“老二来了啊,扶朕起来。”

内侍战战兢兢地依言将老皇扶起,让他倚在床边,新旧交替之际,他们这些奴才的命是最不值钱的时候。

“都下去吧。”

内侍如蒙大赦,迫不及待地退了出去。

“老二,你过来。”

刘景雍应了一声“是”,起身走到老皇身前:“父皇有何吩咐。”

 “还是不够狠啊。”

老皇声线呜哑,刘景雍听不真切,问道:“父皇说什么?”

“除了太子之位,父皇还有样东西没交给你,你应该知道在哪?”

刘景雍皱皱眉,罢了,老东西要故弄玄虚,谁都问不出来。到了这个份上,刘景雍存心气他道:“父皇难道不想见见您那另外三个儿子吗?”

老皇皱巴巴的脸忽然笑了:“朕的儿子,一直都有一个,你不知道吗?”

刘景雍跟着笑了:“父皇的话,儿臣听不明白。”

老皇难得地不卖关子,坦言道:“你,老大,老三,你们三个斗的水平,跟过家家似的,实在让朕看不过眼,你们三个加起来,都斗不过京城之外一个强藩。朕只好时常拉拉偏架,加一把火,在老三招待你的饭菜投个毒,让老大忌惮你压根不存在的隐秘势力,你们才渐渐地,练出了一点火候,不容易啊。今夜这事,干得还不够狠,知道吗?当帝王,要狠。不狠呐,日后如何跟强藩斗,与百官斗?”

刘景雍一时心冷地如同掉入冰窟,仍旧面不改色道:“那老四呢?父皇待他终是有所不同的吧。”

“提到老四想起来了,你那个断袖的毛病要是改不了,就先别杀老四,让他早早的娶妻,待他有了男孩,就暗中将他杀了,名正言顺地替他抚养孩子,皇储就有着落了,你也不必勉强自己接受女人,后宫女人多了,外戚也是件麻烦事。”

“刘长睿!”今夜见过太多战栗,这次却换作刘景雍双手颤抖不已,爆发道:“你究竟有没有心!”

南疆有一种蛊术,多取毒虫,置于一皿,任其自相残杀,最后存活的一只即为蛊,能替养蛊人吸人精血,助其修炼。原来他们兄弟,不过是他们的父皇为了维护皇统养的蛊虫,就连老四自小承欢膝下,逗他开心,从未涉入朝局,竟也被他安排了这样的后路。

老皇摇了遥头,眼睛微闭:“好孩子,为帝王者,不可有心。”

“好......好......”刘景雍自觉无话可说,转身步出内殿,踢门而出。

 “来人!”

 “王爷,不不不,太子殿下,有何吩咐。”刘景雍身边侍从小步过来听令。

 “去天牢,给老三送些伤药。”

我刘景雍就是天生反骨,你让我做泯灭人性的毒虫守护你百年之后的江山,我偏要做出个兄友弟恭的表率!      

走回东宫的路上,刘景雍的心情很快平复。皇家亲情寡淡,他本来就没指望过老皇帝的感情,一直清楚他不过是老皇帝用来牵制太子的棋子。今日听到的答案,只是震惊于父皇对所有孩子的无情,而当涉及到自己,还真无甚所谓。

更何况,刘景雍向来只会给自己找乐子,从不钻牛角尖。想起东宫还有个小包子等着他审,刘景雍不由加快脚步。  

然而,当他回到东宫.......

他听得侍卫诚惶诚恐地禀报:“卑职办事不力,让那刺客跑了,请殿下降罪。”

“跑了?”就那德行?

“是。那刺客武功是不济,可......可轻功可谓出神入化,转眼功夫,就......不见踪影。”侍卫忐忑地说着令人难以置信的话,还好当时不止他一人在场,否则他真的可以一死谢罪了。

“无妨。你们也辛苦一夜了,恕你们无罪。”刘景雍漫不经心地道拿过宫女奉上的茶盏。

众侍卫皆舒了一口气。谁知他们的老大喝完茶悠悠道:“抓回来就是了!”

 啥?!!!

苍天啊大地啊,本以为干完今晚最后一票就可以升官发财从此过上混吃等死的堕落生活,谁知道从天上莫名其妙地飞下个小刺客,又莫名其妙地飞了回去,在宫墙之内都抓不着他,茫茫江湖去哪找啊。

以上是全体侍卫共同的心声。

热闹的街上,喻华盯着一屉新出炉的包子犯花痴。

“这位小哥,来几个吗?” 已过了饭点,吃饭的人不多,可包子还剩不少,是以小贩有时间主动和顾客说话。

喻华从怀中掏出一颗小巧精致的扣子,是宫变中一群伺机抢夺​财物的太监掉下来的:“我钱不知道哪里去了,这个看起来很值钱的样子,我能不能拿他换你一个包子。”

小贩拿过扣子细细打量:金色镂空的小笼,内里是一颗蓝汪汪的珠子,就算不是纯金宝石打造,单凭这份手艺,也远比他那一笼包子值钱。这小贩倒是个实在人,他将扣子还给喻华,热情道:“你啊,要是缺钱,就去对面的当铺将这扣子换些钱,再来买我这包子。你现在给了我换一个包子,下顿可怎么办?”

喻华挠挠头,不好意思地笑道:“你说的对,我先去换钱。”

当铺。

“这位爷,您先在这儿坐一会,小的去请示下掌柜的。”

“哦。”喻华揉揉肚子,依言耐心等待。

盏茶的功夫,自门外闯进一对衙役,将喻华重重包围。

“你们,有什么事吗?”喻华起身问道。

衙役却不发话,将枷锁套在喻华头上,拽着就走。

“哎,你们......你们......”

 “偷拿宫中财物,死罪,你胆子倒不小,昨天拿了宫中宝贝趁乱偷跑出来,今天就敢拿到当铺来当。说!你的同党呢?”一个头儿模样的人大喝道。

 “同党?什么同党?”喻华不明所以。

“算了,不要耽误人家做生意,回去再审。”另一衙役道。

“出来一趟容易吗?不趁机抓几个同党回去,咱哥几个亏得慌不?”

 “几位爷,一点小意思。”掌柜笑嘻嘻地递上一包东西。

衙役头儿垫了垫:“算你懂事,撤。”

 一队瘟神走了,掌柜擦了一把汉,无奈叹道:“这年头,倒腾赃物的一个个发了大财,我这老老实实做生意的,就报个官还得搭点。”

东宫。

“殿下,有消息了,那刺客昨夜还偷了宫中财物,今早拿去当,被京兆尹衙门抓起来了。”侍卫兴冲冲地跑进正殿,满头大汗地禀报道。

刘景雍道:“那还不快带过来。”

侍卫道:“卑职.......京兆府尹的官可比奴才大很多呢。”

刘景雍随手丢给他一个腰牌:“再办砸了,小心你的脑袋。”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