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武侠仙侠 > 正文

[狐戏之妖倾天下]全本免费阅读 主角叫桃夭君南无的小说全本免费阅读

编辑:暮草兮 2019-08-23 22:27:26

[狐戏之妖倾天下]全本免费阅读 主角叫桃夭君南无的小说全本免费阅读

《狐戏之妖倾天下》已上架微信公众号:轩轩文学,关注后回复:狐戏之妖倾天下 即可阅读全文

《狐戏之妖倾天下》小说简介

《狐戏之妖倾天下》于平淡中育真情,现实中寄无奈,无需激烈的冲突,人物便融入生活,虽青涩却让人感怀,从而追忆生活中那些流逝的小美好。小说主人公是桃夭君南无的小说是《狐戏之妖倾天下》,本小说的作者是阿笔大人写的一本玄幻仙侠类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    “大师,我迷路了,你带我回去吧,我家在青玄山上。”桃之轻身一跃跳进和尚的怀里,脑袋还在他的衣袖上蹭了蹭。    和尚以为桃之要偷袭,没想到那只狐狸竟直接跳进他的怀里。原本豁然的身体顿时变得僵硬。甜宠新书《狐戏之妖倾天下》由阿笔大人倾心创作的一本玄幻仙侠类型的小说,主角桃夭君南无,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纵使最后一败涂地,也要爱得惊天动地。我为狐,使得天下为我倾之披了别人的皮,代替别人去爱,哪怕遍体鳞伤!——桃之。我有我的傲气,别用你的自私来包装你。——轩辕宜你娶妻,我出家!——凉颜看群妖如何倾绝天下

精彩章节试读:

桃之有些震惊,对于沈烨,她的那种感情叫喜欢吗?

“我,我不知道……”桃之有些心虚地用左手拍打着右手,眼睛不敢看苏青衣。

苏青衣挑起好看的丹凤眼,狐疑地看了一眼桃之,蓦然又换了另一个表情。

“你的名字,很好听。”苏青衣突然来了这么一句,原本神经紧绷的桃之瞬间睁大眼睛。

“啊?”

“没什么,你该回去了,明天早点来。”

桃之离开后,苏青衣看着镜子里的自己,邪魅地勾起了嘴唇。

都说戏子入画,一生天涯。苏青衣唱了无数人,演了无数人,最终只认识戏中的自己,忘了戏外的模样。

沈烨并没有离开,而是一直站在戏班子外面,不停向里面张望。见有人进来了,急忙循着脚步声看过去,只见一个粉衣女子正从里面出来。是戏班主带去的那个姑娘。

很是奇怪,他确认自己没见过这个长相普通的少女,但是他对那个粉衣少女却产生一种莫名的熟悉感。

“我们是不是见过?”沈烨一把拉住桃之的衣袖,挑眉问道。

被吓了一跳的桃之深深地吸了口气,脸微微红着。“没,没见过……”

沈烨深思似的点点头,拉住桃之的那只手也不知不觉地松开。

“抱歉,认错人了,你长得很像一个人。”

桃之不以为然的弯弯嘴角,心里却十分抽搐。她明明已经幻化成另外一个人了,沈烨怎么可能会觉得她像呢?或者……沈烨并不是觉得她像以前的那个她。

随便说了几句之后桃之就立马离开了,最近君南无不知道跑哪去了,成天不见踪影。

独自一人回到小竹屋,桃之变成小狐狸跳到床上躺着,一直在思考刚才苏青衣说的话。

她喜欢沈烨吗?她好像连什么是喜欢都不知道。

桃之叹了口气,罢了罢了!

身旁传来了一阵阵铃铛声,桃之感到头晕目眩。门突然被一阵强风刮开,只见门外有三个和尚手里拿着除妖铃不停向屋内施法。

狐狸凄厉的惨叫声在屋内回荡着,桃之幻化成人想要抵抗,但是此时她却施不出任何法力。撕心裂肺的叫声不断传来,三个和尚仍旧面无表情的施法。“妖孽,在妖山不好好待着竟跑到人间作乱,今日看贫道不灭了你。”

“大,大师……我……我没有……没有作……作乱……”桃之捂着耳朵,用嘶哑的声音求饶着,眼泪也随之落了下来。

三个和尚其中的一个哼笑一声:“妖就是妖,该灭。”

桃之闭上眼睛,绝望地卷缩着身子,放弃了挣扎。沈烨的身影回荡在她的脑海。沈烨冰冷的面容,见到苏青衣时的痴迷,还有他手中的剑……

但是,没想到沈烨的身影竟让她想到了君南无。

大师的法力那么高强,一定对付得了这三个臭和尚。想着想着,她竟然就这样晕了过去。

“桃之,桃之?”

桃之……

似乎有人在叫她。

桃之只感到空白的一大片,四周白茫茫的,不知道是哪里传来的声音。

白雾慢慢退散,映入眼帘的竟然是沈烨!

《狐戏之妖倾天下》 第二章 大师 免费试读

    “大师,我迷路了,你带我回去吧,我家在青玄山上。”桃之轻身一跃跳进和尚的怀里,脑袋还在他的衣袖上蹭了蹭。

    和尚以为桃之要偷袭,没想到那只狐狸竟直接跳进他的怀里。原本豁然的身体顿时变得僵硬。

    怀里的温度让和尚舍不得放手,他知道小狐狸肯定说谎了。狐狸的灵敏度非常强,况且小狐狸已经修炼成精了,能迷路那也就奇怪了。

    “你来人间干什么?这里不是妖该来的地方。”和尚无奈地摇头,抱着小狐狸向前走去。

    “桃树姐姐说人间很有趣,而且人间有一种叫做爱的东西,我想来见识见识。”桃之又想起桃树姐姐说的话,难免很好奇,更何况看和尚的样子还挺善良,也就和和尚聊起了天。

    和尚看了一眼满脸天真的小狐狸,冷冰冰的脸上也有了一丝温度:“爱那种东西,只会让人迷失自己,你以后千万别爱上任何人,因为人类太过于自私,到时候只会让你遍体鳞伤。”

    本来是无心之言,到最后桃之还是遍体鳞伤地带着遗恨死一次。

    “大师,你叫什么名字?”小狐狸眯着眼睛,满怀开心地躺在和尚的怀里问。

    “君南无。”

    “我叫桃之。”小狐狸来了兴致,又自顾自说道:“妖王爹……妖王在我成人礼那天给我赐的名,但是我不知道是什么意思……”原来还挺高兴的小脸顿时变得有些沮丧。

    君南无没意识地轻抚着小狐狸的脑袋,一边解释道:“这是取自人间的一首很美的歌谣。桃之夭夭,灼灼其华。”

    “如果下一世我为人,我要取名为南裟。”

    “哦?为什么?”

    “因为我以后想送大师一件袈裟,这样的话到了下一世我就会记得。”小狐狸眯眼笑着说。

    这时候君南无才发现小狐狸的眼睛很美,不是狐狸该有的狐狸眼,而是一双形似桃花花瓣的桃花眼。并且她的眼珠比墨还要黑,看起来那么天真无邪,只是这时桃之还不知道,这一世她直到死了也没机会送君南无一件袈裟,而她的下一世,也确实是叫做南裟,只是到了下一世,两个人都不认识了。

    也不知走了多久,小狐狸早就在君南无的怀里睡着了。君南无失笑,居然这么容易相信人,真是傻。

    但是,他以前的任务是捉妖,如今这样……

    到了傍晚小狐狸醒来,却发现自己躺在客栈里。转头看,君南无呼吸平稳地躺在床上,应该是睡着了。

    悄悄的打开门,小狐狸一溜烟跑了。

    桃树姐姐说过,防人之心不可无,虽然君南无挺好的,可他毕竟是和尚。

    傍晚的街上光线很暗,而贯穿整个城内的烟柳河旁,一家戏班正明晃晃地开着业。

    小狐狸在隐秘处幻化成人。大摇大摆地向戏班走去。

    戏班很热闹,即使在门外也还能听到里面的喧闹声,

    到了门口,两个小童似的人守在门两边,见到桃之的样子,竟有些呆愣。

    这位姑娘的容貌竟然与自己班子里的第一美人苏青衣的容貌不相上下,怎么之前没有见过。桃之无视小童们的注视,径直走了进去。

    “喂,阿蒙,那个姑娘和苏青衣竟然不相上下。”两个小童回过神来讨论着,脸上满是惊讶。

    桃之自然是听到了那人的话,非常好奇。苏青衣是谁?相貌能和狐族的相提并论。难不成能有桃妖一族的族长美?那可是妖界第一美男。

    进去后,桃之随意找了个位置坐下,过不久她便发现,有许多人直勾勾地看着她。但是,直到台上传来了一句好听的唱腔,众人的眼神又一齐向台上看去。

    桃之随之看去,台上那人画了浓浓的妆,看不出样貌,但是声音却出奇地好听。

    台下已经非常骚动了,许多人纷纷议论着一个名字:苏青衣。

    “苏青衣出场了。”

    “苏青衣不愧是苏青衣,竟能唱得如此传神。”

    “苏青衣……”

    “既然苏青衣出场了,沈烨不可能不在吧?”不知谁说了一声,众人的目光都落到了桃之的身旁。

    一个低沉的声音在桃之身边围绕:“大家别吵,让青衣好好唱戏。”

    桃之寻着声音看去,只见自己身旁坐着一个白衣侠客,之所以看出他是侠客,是因为他脸上有些伤口,而且他的腰上配着一把剑,满身皆是沧桑之感。

    众人听到声音,一声也不敢吭。台上那婉转美妙的歌声又在戏班子里缠绕。

    桃之对身旁这人很有好感,但无奈,那人太过于冰冷,让桃之既想接近却又不敢接近。

    听到一半,一阵铃铛声传来。

    “妖孽,还不快快现形。”君南无的声音竟然从门口传来。

    桃之还以为君南无是在叫自己,刚想跑,却不料自己身后的一个布衣男子纵身而起,直接飞上台去带走了苏青衣。沈烨皱眉,刚准备追上去,却被君南无制止。

    原来不是说自己。桃之放下心来,再想,君南无也没看过她幻化为人的样子啊。

    大摇大摆地从君南无面前走过,刚要走出去,却被君南无抓住了胳膊。

    “妖孽,你还想去哪里?”君南无冷声道。

    “大师,我只是想来见识见识人间的美人能美到什么程度……”桃之叹了口气,低着头扯着君南无的袖口,十足的小媳妇模样。

    君南无震惊了好一会儿,许久才抓住她的手道:“跟我走,去救人。”

    两人几乎是飞出戏班子,桃之偷偷瞥了一眼身后,那个叫沈烨的男子好像在打量着她。因为是第一次被人打量,桃之非常不自在地脸红了。

    君南无带着桃之到了一个破旧的房子里,那里面脏兮兮破破烂烂的。推开门,一只大老鼠正趴在苏青衣的身上。那只老鼠是在吸苏青衣的阳气!

    桃之刚要上前去救,却被君南无抓住:“你打不过他,这只老鼠吸了不少人的阳气,你现在过去只会受伤。”说完后,君南无取下手上的佛珠扔过去,只见一道金光闪过,那只老鼠刚要闪开,却已经来不及了,只听它怪叫了一声,竟然就被君南无收进了佛珠里。

    桃之连忙跑过去扶起苏青衣,并且将她的意识唤醒。

    “我就知道又是你救我,南无。”迷迷糊糊的苏青衣突然冒出这句,剩下桃之一脸雾水。

    他们不是说苏青衣喜欢的是沈烨吗?怎么会……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