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武侠仙侠 > 正文

主角叫墨苍幽的小说[异能少女:邪尊,来战!]最新章节免费试读

编辑:捧着风的少女 2019-08-23 23:12:12

主角叫墨苍幽的小说[异能少女:邪尊,来战!]最新章节免费试读

《异能少女:邪尊,来战!》已上架微信公众号:轩轩文学,关注后回复:异能少女:邪尊,来战! 即可阅读全文

《异能少女:邪尊,来战!》小说简介

《异能少女:邪尊,来战!》书的内容情节都非常好,善良,孝顺,勇敢,坚强,立志,做人处事鲜明,一部非常好看的书,。主角叫墨苍幽的小说叫《异能少女:邪尊,来战!》,这本小说的作者是壹醉清心最新写的一本玄幻言情类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墨苍幽低着头,姿态优雅速度却不慢地扫荡着碗中的食物,一双腮子吃得鼓起来,就像只可爱护食的小松鼠。三人看得惊奇又好笑,以前墨苍幽是爱吃的,但却没有现在的夸张,好像有好吃的就得到全世界。吃完饭之后,下人把。小说主人公是墨苍幽的小说叫《异能少女:邪尊,来战!》,这本小说的作者是壹醉清心写的一本玄幻言情类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14岁前,她是墨王府无心无情的病弱才女,14岁生死劫后,异能少女记忆苏醒!前世你舍我而去,今生我重得家人,发誓定要护他们一生!再不让人伤害他们,也不会再让人拿他们来要挟她!本以为这一生就只想好好守着家人,谁不知一次意外相见,两人命运从此交杂——两个同样变态的妖孽,与天斗,与地斗,与人斗,其乐无穷!一场又一场的交锋,谁会成为最先沦陷的那个?少女一笑,温暖沁人,又有谁能看出那温柔笑靥之下的黑暗绝望?“我愿意用我的心温暖妳的心,伴妳左右,护妳成长。”“我想研究你。”少女亮出一把有着精致雕刻的银色手术刀。某尊一脸出尘,懒懒地抬眸:“很巧,我对妳也充满兴趣。”(1V1宠文,男女主强大,无虐)

精彩章节试读:

“把妳刚刚炼制的药给本尊,本尊救妳,怎么样?”男子的声音很好听,但如同他给人的感觉,霜雪冰凉,冷漠无情,只是因为声色华丽,性感极富磁性,掩盖了其中的冷意,让人不自觉沉醉其中。

闻言,少女微愣,不是被声音所迷惑,而是被他的提议所惊。

这个人一身清贵,看似谪仙却绝对是个把人心当消遣,把人命当搏弈的变态!

又岂会救个不相关的人?

别问她为什么知道,因为一个眼神交汇,她就可以断定这个男人跟她是同类。

所以从一开始,她就没有把希望放在他身上,而是选择无视。

她敢肯定,若是之前她去找男人救自己,他分分钟会把自己拍死!

难不成,他真的是对那瓶浓缩回血药剂感兴趣?

那药的药方的确是她自创的,对于有着一颗高智商大脑,还拥有透视能力,能轻易而举看透草药中所有药性的墨苍幽来说,想要创新并不困难。

回血药是她取的名字,名字出处想必大家并不陌生。

可是那药虽然达至高级,且质量完美,但理论上也不至于引起男人注意才对。

正因为她思量过,不然再怎样她也不会在男子面前炼药,使自己陷入危机之中。

“阁下对我的药有兴趣?还是另有目的请明说。”墨苍幽柔和清灵的嗓音不卑不亢地问,看不出是个没有修为的普通人对一个实力强大的人说话。

男子双眸微瞇,他虽然不通炼药之术,但见识不低。刚刚她炼制的,明显不是一般的疗伤药,甚至是从未出现过的新药剂。具体作用如何他不清楚,只单看其质量就知道那药是难得一见的珍品。

因此,对药有兴趣是真的,当然他更感兴趣的是少女本人。

要不然,以他的身份,不会纡尊降贵地去要一瓶药;以他的性子,更不会去救一个无关的人。

男子没有回答的打算,墨苍幽不过微微思考了一下就答应,那药没有什么不能给的,而以她目前的情况,也绝不可能跟这么个危险人物硬碰,能和平共处自然最好。

墨苍幽随意地把药抛给男子,男子接过后一瞬间讶然,她还真是心大,把救命的药随手就丢出。

他反手丢了一个瓷瓶给她,墨苍幽接过打开一看,一阵清新的药香传出来,里面是几颗碧绿似玉的圆润丹药。

炼丹师是立于炼药师之上的职业,据她所知,在这个大陆上早已不存在炼丹师。

墨苍幽见此略微惊讶,她惊讶的不是丹药本身,而是男子的身份明显比她想象的还要高,不然怎么会一出手就是一瓶丹药?

只扫了眼,她就把丹药的成份全部解析出来,这是非常高级的疗伤药。

黑衣人毁她容的刀加了料,让她的伤难以愈合。而筋伤虽然没有经络或丹田一类的伤难以医治,却也不是随随便便的疗伤药就能不留后遗症治好。至少她的回血药做不到,她本来是打算回去后另找材料重新炼药的。

现在这丹药只要一颗,就能够解决她所有的问题,不留任何后遗症。

男子如今竟用几颗这样的疗伤药,换她那不过高级药剂的回血药?虽然她不否定自己创造出来的回血药剂也很有价值,但也绝非这疗伤丹药可比。到底是这丹药在男子眼中不值一提,还是男子太任性?

“这是碧心丹。”

墨苍幽漫不经心地应了声,心中却在可惜这药仅是疗伤圣药,无法解她双眼中的毒,又得另外去找药。对眼中的毒她并不怎么在意,又不是真的看不见,就是毒素带来的痛楚有点烦人。

她虽然不怕痛,却也不是受虐狂。

她刚刚更狼狈的样子男子已经看过,墨苍幽也不嫌,指挥着铁剑载她过去冰火泉边缘放下她。

她倒出一颗丹药出来吃下,然后慢慢落入冰火交界的位置,泉水没过她的胸口,只露出她的肩膀以上。

男子见到墨苍幽进入冰火泉,微微挑眉,够狠!

视线一转又放到立在她旁边半空的铁剑上,这剑随它主人一样有趣,看上去没有品级,也感觉不到有剑灵,却有自我意识。

铁剑感觉到男子锐利的目光不禁颤了颤,却还是坚持守在墨苍幽身边,为她护法。

“倒是个护主的。”男子随口说了一句就把视线收回来,打开手上刚得到的药剂上,仔细研究了一下。

“果然……”少女炼制的药剂,功效已经比得上低级丹药,只是药效较窄,只能治一般的内外伤。

但这瓶药剂的质量是完美!

术法生产出来的物品能分成五种质量,最差的劣等属于不及格,绝大部分的术法师做出来的物品都是一般和良好质量,技术比较好的术法师则有机会做出优等,而最好的完美品级……

药剂的话零副作用,往往都是术法师在制作时陷入某种感悟或特殊境界才能做出来。要不然就是用高级水晶做的药剂瓶,也能慢慢净化杂质,使药剂质量提升。

如果这药剂是她自己研究出来的话,她绝对是个炼药鬼才,就算不是,凭她那一手炼药技巧,也是个不可一遇的天才。

这边,墨苍幽却不是那么好受。

身子一半冰一半火,冷热交缠,让她难受至极。

她忍着身上的不适,随意坐着开始炼化药力,同时借着药力炼化身体里的力量,一举突破。

很多人修炼都选择打坐,不过是因为打坐会更容易进入修炼状态,也更容易使心绪保持集中和平静,实际上,你喜欢摆着高难度姿势也不成问题。

随着药力化开,她的身体出现一股舒服的暖意,一股柔和的药力往四肢百骸散开,身上的内外伤都在慢慢愈合,酥**痒,又加上外在的一冷一意,她开始觉得麻木。

她之所以选择疗伤同时洗髓,是因为丹药太高级,她如今的身体无法完全吸收,会造成浪费。但是洗髓时吸收就不同,可以发挥最大效用,又因为有药力的帮助,会令她洗髓的效果更好。

过了一会,墨苍幽身上的伤口就消失得无影无踪,但是她的折磨才刚刚开始。

自古以来,想要洗根伐髓就得承受痛苦,她现在的感觉就好像身体被碾得破碎,又再砌回来,不断循环。

虽然有着柔和的药力为她舒缓痛楚,却是杯水车薪。

《异能少女:邪尊,来战!》 第14章 价值万金,不值 免费试读

墨苍幽低着头,姿态优雅速度却不慢地扫荡着碗中的食物,一双腮子吃得鼓起来,就像只可爱护食的小松鼠。

三人看得惊奇又好笑,以前墨苍幽是爱吃的,但却没有现在的夸张,好像有好吃的就得到全世界。

吃完饭之后,下人把东西清走,墨家人留在饭厅展开家庭会议。

“小幽啊,妳之前为什么会去九岭山脉?在九岭山脉又发生了什么事?”墨陵一副哄小孩的语气。

墨苍幽拿着茶杯的手顿了顿,这前世的事她能怎么说?她不想说谎,所以她难得地迟疑了。

前世她在组织欺上暪下,阳奉阴违,玩弄人心,游戏世间,在世界上搞得翻天覆地也不过是一场消遣。

因为那时的她,无所在乎。

甚至,怀着一颗报复社会的心。

如今却不同了。

她可以算尽天下,却唯独想保留心中那一处净土。

墨陵见状,轻声地道:“其实我们一早就知道,若妳有朝一日灵魂封印解开,妳的性格可能会大变,毕竟妳以前的性格是受到压制。小幽儿,不论如何妳都是我们最宝贝的小公主。”

以前她很冷漠,为人却很乖顺,如今她气质温驯起来,却从骨子里透出一种肆意叛逆。

他们也早就注意到墨苍幽心里有心结,所以才会主动跟她说开,希望她知道不论她有没有变,都是他们墨家的宝贝。

这个问题,墨苍幽经过一餐饭后就已经想通了,不论最后是黑暗完全吞噬光明,还是光明驱散黑暗,如今的她也是获得了新生,一个全新的墨苍幽!

她看着几人期待又鼓励的眼神,心中有些无语,他们真是搞错重点了,她只是不好把前世的事说出口,却没打算把九岭的事隐暪。

在六双眼睛的注视下,她缓缓道出之前的那一场谋杀,语气不带起伏,说得跟别人的事似的。

当日是她的未婚夫翼王邀请她去九岭山脉的,因为两人以往也一同外出过,九岭山脉也不是没有去过,又是她最亲近的大婢女传的信,她自然没有多想。

若是跟皇子一起,那么不带侍卫也合理,所以她没有察觉到问题。

之后遭追杀,受了多重的伤她也原原本本的说出来。

若果是一般人,为了不让家人担心,在伤好的情况下或会选择隐暪,但是,墨苍幽的三观是长歪的。

在前世贫民区和组织实验室那样的环境下,她能够培养出什么正常的三观?尤其是在人际交往方面,就从未建立过正常的价值观,从另一角度来说也可谓是非常单纯直白。

对敌人可以说谎,但对家人要诚实。

所以她把一切全部都说出来了,只是后面的部分她改编了一点,说是碰巧被一个路过的高人救援赠药,疗伤之后一举反杀杀手,之后发现那些杀手的身份是皇卫军,冰火泉和传承也没有隐暪。

她不是说谎,只那个男子解释起来太麻烦,她选择混淆一些小细节罢了。

几人听得一愣一愣,好像也不过过去了几日,怎么整个世界都不同了?

但当听到最后那些杀手是皇卫军,几人又气又怒。

“欺人太甚!”墨陵怒极拍枱,直接把饭枱拍到裂开,墨飞麟挥手设下屏障,墨苍幽和墨子瑜快速退开才免受波及。

墨飞麟在一片寂静中淡淡开口:“天青石的圆枱,价值万金,为了那些人,不值。”

墨苍幽说得太详细,他们虽然奇怪,短短几天墨苍幽就一下子变得那么厉害,可是听到又是高人,又是冰火泉,还有个传承,好像又不那么奇怪了。

于是墨家一家人就高高兴兴地接受了灵魂解封的墨苍幽,反正只要他们的宝贝没事就好!

“那么来说说我和翼王的婚约吧。”

翼王炎禹翼是当今国君的第三子,当年在墨家最辉煌的时候就跟她指腹为婚,一直以来相处得不错。

至于爱不爱,在灵魂封印之下,她的感情淡薄近无,更不会有爱这么强烈的感情。

侍女说的拦路她曾经想过指这婚约,加上毁容和侮辱都能解释为女性的嫉妒,可细想之下就发现漏洞百出,她又把这个可能性划掉。

“退婚!绝对要退婚!我从一开始就不同意这婚事!”墨陵激动地说,那臭小子根本配不上他家宝贝。

爷爷,你确定自己的关注点没错?

“是要退婚。”墨苍幽赞同地点头,这婚约她是不会认的!

小叔和大哥都同意,以前觉得三王子人还不错,两人虽无爱也有些情义,幽幽只是个病弱的少女没什么威胁,到时以墨玄军做嫁妆,三王子应该会好好保护她爱惜她。

可惜人算不如天算,他们的退让没有令他们止步,而是让皇家步步进逼,甚至到现在对墨苍幽出手,那么她到最后就算嫁给了翼王也不会有好结果。

“我希望你们对外能说我堕崖碰巧被人救了送回来,但眼睛盲了,且双腿残废了。”

墨子瑜不解地问:“为什么?”眼盲很明显,无法做假,但是她双腿明明治好,为何要让人误会她残废了。

“苍幽是有什么计划吗?”小叔一直是墨王府的军师,此事他也想做做文章,就算最后不会有结果,也要恶心他们,当然也有暂时示弱的目的。

她语气微沉地道:“我已身陷局中。”

从今次的事看来,就知道他们连她这么个病弱废物都不打算放过。如果他们知道派去刺杀的人全死掉,她却安然回来,那他们会怎么想?

接下来她也不会有一天安稳日子,墨王府将要面对的,是无穷无尽的试探!

墨飞麟思索片刻就想明白了,“妳想要借机出局,对吗?”

如果她一身伤残,那她被追杀不死,不过是好运被人救了,保住一命,不会惹人怀疑,另一方面,她残废了,加上体弱,她就有完美的理由留在王府中闭门不出。

这样做,能够示弱和混淆视听,只要再把身上的婚约解决掉,就能让有心人的关注从她身上移开,以后能够自由行动,也不会再被卷入局中。

墨苍幽点了点头,继续道:“就拿我身体问题做文章,跟阿翼和平退婚。”她看看自家大哥,显然是想让他处理这件事,大哥的文采很好,此事交给他最好。

小叔和哥哥同意了,这件事和平处理最好,但孙女控墨王却不这么觉得,“那个小子做出这样的事,怎么可以便宜他!”

“爷爷,此事闹大对幽幽也会不好。”墨子瑜好声劝道。这个世界对女子的约束虽没有东方古时的大,但这种事上面备受伤害的始终都是女方,墨子瑜才不想把事情闹大,只要最后退到婚就好了。

最后墨陵不情不愿地点头,把此事交给墨子瑜去做。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