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武侠仙侠 > 正文

[宇宙级霸主系统]免费阅读 主角叫徐阳小岛凉子的小说免费阅读

编辑:森屿麋鹿 2019-08-23 23:26:10

[宇宙级霸主系统]免费阅读 主角叫徐阳小岛凉子的小说免费阅读

《宇宙级霸主系统》已上架微信公众号:轩轩文学,关注后回复:宇宙级霸主系统 即可阅读全文

《宇宙级霸主系统》小说简介

《宇宙级霸主系统》情节还是很吸引人的,环环相扣,欲罢不能。主角是徐阳小岛凉子的小说叫做《宇宙级霸主系统》,这本小说的作者是牧归人写的一本都市异能类型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叮!任务完成系列任务:冠军之路(1)级别:G级评价:拜托,这任务轻松的就连我的老奶奶都可以完成。奖励:什么?你还想要奖励?好吧好吧,这个给你好了。叮!宿主获得‘泰坦之握’碎片(1/3)”满心期待结果。小说主人公是徐阳小岛凉子的书名叫《宇宙级霸主系统》,本小说的作者是牧归人最新写的一本都市异能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异世地球,强者为尊!武道新星,惨遭毒手!天之骄子,跌落凡尘!绝望之际竟获得了泰坦进化系统!珍稀食材?给我强化力量!神秘邪能?给我强化体质!师姐学妹?给我……咳咳。请看一代武神逆天改命,书写属于自己的不

精彩章节试读:

微麻的触感戛然而止,面前的青铜巨像那神秘的气息也渐渐消失了。

按捺住心头快意,此地非是久留之地。带着沉甸甸的收获,徐阳回到下榻的酒店。

抓起桌上的水杯痛饮一大口,呼唤出了系统。

此前的加点带来的提升确实不同凡响,这次该加在哪一项上?

体质敏捷力量可以摄取的方式太多,而智力按照经验来判断,不是吃那些药物能够增长的。

“先加一点试试看吧。”

视线锁定在智力一栏上,最下方显示的“基础邪能”指数缓缓下降。

“叮!基础邪能320%→280%→220%!”

眼前突然一亮,眩晕感从脑海里喷薄而出!

喝醉酒般的徐阳跌跌撞撞地扶住椅背,过了一会才缓过来。

视线所及好像发生了什么变化?他抬起双手观察着,掌上的纹路和尘埃纤毫毕现,空气中的尘埃,皮屑在眼前缓缓飘过,轮廓都是那么的清楚!

以往的疑惑在这片清宁之下油然而解,时间仿佛也变得慢了!

“智力1.12→2.12。”

随手拿起书桌上的报纸,一目十行地扫视着头版。

“近年来,桂市加大环境整治力度,守住生态“生命线”。对离江城市段干流、小西江等9条支流的排水口进行截污整治……”头条新闻从口中不断朗诵而出,只是十数秒,便将数千字印在脑海中。

好!这就是智力提升的好处吗,观察力,思维能力都随之进步,不错,这100%邪能用的值!

“叮!由于宿主生态标准达到要求,r600泰坦进化系统启动第一次系统升级,升级完毕还需53小时59分钟。”

“我勒个去,这玩意还能升级?”徐阳一脸懵逼地看着不断跳动着数字的系统画面。

罢了,天要下雨娘要嫁人,劳累了一天的他扑倒床上酣睡起来。

※※※

“啊?这么快就要走吗?”一脸不舍的于叶放下了手中的调羹。

徐阳笑了笑,“后天学校有活动,所以得先赶回去”,舀起一勺撒了碎巴旦木的冰淇淋,化在嘴里甜丝丝的。

深秋的午后,相识不久的二人一口一口的品尝着面前的甜食,莫名的情愫萦绕在心扉,有许多话暗藏在胸却无法说出。

来自于平民家庭的于叶看着眼前面庞如雕塑般的阳光少年,心头不禁产生了些许自卑感。

这么帅气,又是名校出身的他,大概会有个更好的良配吧。搅动着杯中的冷饮,她不觉心中一紧,像是有什么稀世珍宝从指尖流出,再不复来。

“等这学期结束,我还想去巴蜀三眼堆亲眼见识下那浩瀚的伟迹,如果大美女有时间的话,能否做我的导游呢?”忽然间,徐阳发出了邀请。

面前的一切顿时鲜活了起来,“好啊,我会有空的!我是说,还有巴蜀的美食也不可错过哦!”于叶激动地语无伦次起来。

“那就这么说定了,君子一言。”

“八匹马也难追!”

笑嘻嘻的二人对视着。

窗外的紫茉莉开得更娇艳了。

※※※

第79届长江盟校争霸赛于金宁武道大学正式开幕。

来自汉洋大学的年轻鼓手们按照传统率先入场,为整场开幕式带动节奏。紧接着松江大学穿着靓丽的拉拉队舞动着,水蛇般的细腰和浑圆的大腿看得底下的学生老师们血脉忿张,口哨声此起彼伏不绝于耳。

“看着这么多年轻人,感觉自己都变得更有活力了,哈哈哈哈。”看到热火朝天的文艺汇演,主席台上松江大学校长捋着颌下美髯说道。

“不错,相信这代年轻人能够超越我们这些老家伙,攀上武学更高峰。”

“说起来,贵校的南宫紫嫣明年就要毕业了吧?南宫家的小丫头,可是足足压了兄弟学校的小伙子们整整两年啊,嘿嘿。”一个穿着紫色长袍的老者不阴不阳地说道。

“哼!牝鸡司晨!”一声冷哼从侧面发出。

众人闻得此言,有的捻须不语,有的暗暗点头,更有甚者抚掌大笑,显是深有同感。

“你们这群老家伙,弟子比不上他人就恶语中伤,一把年纪都活到了狗肚子里么?”一位丰满高挑的少妇拍桌而起,俏脸含霜地望着刚才冷言的老者,大有一言不合大打出手的气势。

“冷静下靳校长,开幕式还在进行,这些事待会再说也不迟。”一个中年人明似劝解实为挑拨地出言道。

“哼!”“哼!”数人互相瞪了一眼,暂且作罢。

台上开小会,台下开大会,好奇的年轻人们互相打量着交头接耳。

“诶,同学,我是骧阳大学的周学兵,请多指教。”一个身材健硕的大眼青年拍了拍徐阳的肩膀打着招呼。

他友好地笑了笑,“你好,我是金宁大学的徐阳。”

“是在战阵上以一敌万,力毙芒古武圣银轮法王的武圣郭劲所在的骧阳大学么?先贤伟绩真令人向往啊!”旁边一位自来熟的男生接口道,“哦对了我是武瀚大学的邢伟康,嘿嘿。”

“前辈!前辈!比赛抽签开始了!”

不用问,说话的这位一定是小岛凉子同学。

跟几位点头示意,徐阳便被这位元气少女拉扯着离开人群。

“前辈,这段时间你都去哪了呀。”噘着嘴不开心的少女问道。

徐阳笑道,“想知道吗,就不告诉你。”突然伸出手来揉了揉她标志性的马尾辫,二人笑闹着来到了抽签现场。

※※※

本届比赛按照传统使用单败淘汰赛制,十六名参赛队每一轮比赛都将采用KOF的方式进行对战。就是在比赛过程中,两队人马(各有主将,副将,主力,侍从四名队员)按照赛前随机分配的顺序轮番上阵较量,输者败后离场,换队内其他选手上阵,直至某队无人可上为止,从而分出胜负。

获得优异名次的代表队不但可以夺得大量天梯战点,更是可以获得年末的华国青年武道交流赛参赛权,在那里可以和全国的精英进行对战,并以此扬名,如果运气好被某个陆地真仙甚或是武圣大人看中了,必定一飞冲天!

待抽签台上的主持人宣布完比赛赛制和流程,抽签正式开始。

工作人员将一个纸箱搬上台,随即按照校名首字笔画顺序排列的校代表次第上台抽签。

“东林武道大学,F号牌。”一个面色阴鹜的男生率先上台。

“松江武道大学,A号牌。”

“武瀚武道大学,G号牌。”

“金宁武道大学,E号牌。”风姿绰约的南宫嫣然站在台上,这位大小姐面无表情的抽签,公示,下台。

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气质更是让众多好事之徒趋之若鹜。

……

“承都武道大学,P号牌。”一个眼里闪冒精光的男子亦步亦趋的登上抽签台,场面顿时鸦雀无声,随后,像是煮沸的开水般引起了众人的惊呼。

“歪日,他怎么来这了?”

“这种等级的比赛也值得他参加吗?”

“格老子的,有他在,再加个南宫紫嫣,这次的比赛咱们完了。”

“娘希匹!怎么是他!今年是我最后一年机会啊!”

“师弟,你快去订后天的机票,提前买可以打折,下午我带你们去买点纪念品。”抽到O签的骧阳武道大学代表急忙吩咐道。

徐阳茫然的看着四周沸沸扬扬的议论声,就连南宫大小姐此刻的面色也是白中泛青,银牙紧咬。

“他是谁啊?诶,凉子,凉子!”徐阳扭了扭正微张着嘴唇神游天外的凉子同学的小脸蛋问道。

“前,前辈,他就是上代武神“书剑尊者”赵东明的长孙赵明诚,听说他自小就跟着武神在剑崖修行,几年前就进入了知机境!”小岛凉子讳莫如深地说道。

※※※

“啪!”金宁饭店总统套房内,传出瓷器的破裂声。

“这老娘皮,老夫迟早要把你……!”昏暗的客厅里,气急的老者砸着眼前的器皿,宣泄着心中怒气。

待老者发泄完毕,坐回沙发,两条腿高跷着。

旁边一位等待已久的中年人顺势递过湿巾,供老者净手。

这位主极是爱干净,曾经有个仆人没眼力劲,不知道时常备着块湿毛巾,竟被眼前的老者当成肉靶活活打死。

“师叔,何必跟个女子一般见识。”

老者表情抽搐了下,语气尖刻地说道,“方林,我警告你,我的事用不着你来多话!”

说着,随手把毛巾砸到中年人脸上,“要不是她,我……算了,说这也没意思,你大老远来是有什么事?”

中年人陪笑着端上香茶,“师叔,您想必也知道,这次我们松江市七家金融协会理事联手向南宫家发难,是夺回我们基业的最好时机,嘿嘿。”

老者面色不虞地瞥了眼中年人,站起身走到落地窗前,“你们跟南宫家的恩怨我知道,可这跟我有什么干系?别跟我扯什么师叔师侄的,没必要!”

中年人凑上前来,点头哈腰的谄媚道,“嘿嘿,师叔啊,这次咱们学校首轮就要对阵南宫家的,如果趁这次大好机会把那个丫头彻底解决掉,那么……嘿嘿。”

老者面无表情地看着他,转过头去。

“你可以滚了。”

“是,师叔,晚辈下次再来看您。”

走廊中响起愈行愈远的脚步声。

只剩下落地窗映照着的老者嘴角扯起一声狞笑。

夜色如枭!

《宇宙级霸主系统》 第十一章 花开堪折直须折 免费试读

“叮!任务完成

系列任务:冠军之路(1)

级别:G级

评价:拜托,这任务轻松的就连我的老奶奶都可以完成。

奖励:什么?你还想要奖励?好吧好吧,这个给你好了。

叮!宿主获得‘泰坦之握’碎片(1/3)”

满心期待结果只换来这么一个碎片么?徐阳摇摇头,回味着刚刚一战的得失。

高恒表现出的不仅仅是武道境界的压制,更是精气神的体现。每个动作不管是分开组合都显得平淡朴实,却又如雪崩之势不可逃避,仿佛能先一步看穿我的意识的战斗意志,原来这就是知机境的威力。

如若不是刚好留下了点邪能,恐怕心灰意冷之下自己会被打死当场吧。

摇摇头甩开思绪,刚加强过的身躯是那么的精神抖擞,胸膛中像是有团炽热的火焰在燃烧,使不完的劲力游走在每一条肌肉上,就算面前有头大象也能伸手撕给你看。

直到这时,反应过来的观众才掀起山呼海啸般的尖叫,“徐阳!徐阳!……”

冲进场内的小岛凉子看着徐阳陌生的新模样,胆怯的不敢接近,嗫嚅道:“是你吗,前辈?”

“傻丫头,”一把将她抱进怀里,劫后余生贪婪地吸着小岛凉子身上若有若无的奶香味,任由她怎么挣扎都不放手。“讨厌啦前辈,那么多人看着呢!不要这样嘛!”小腿悬空乱踢着却无可奈何。

伴随着全场观众的鼓掌和好事者的口哨声,裁判组一致判定本轮比赛的胜利者是金宁武道大学!

洪钢三步并作两步地走了过来,荣光满面地拍着徐阳的肩膀,“行啊你小子,深藏不漏,把我都骗过去了!”

徐阳愁眉苦脸的咧咧嘴,“您别拍我肩膀啊我去,痛死我了。”虽是加强了力量,但是筋骨受的重伤显然还没修复好。

“我的我的。”没有半点不好意思的洪钢坏笑着眨了眨眼,“水平不赖。”

这时媒体众人已经涌入场中,闪光灯咔嚓不停,数不清的长枪短炮对着自己问个不停,

“徐阳同学你好,我是中心电台5套的xxx,请问你是不是金宁大学的秘密武器?”一个波浪长发的职业套装记者差点把话筒塞进徐阳嘴里。

“徐阳你好,我是苏省卫星频道的xxx,请问你是的体型是怎么突然变化的?是什么绝世武功吗?”

“徐阳,诶~徐阳,你妈嗨,我是斗狗tv的主播胖头鱼,这位美女是你的女朋友吗?”一个猥琐胖子撅着屁股挤开同行八卦道。

“不好意思各位媒体同志,刚才的比武徐阳受了重伤赶着去治疗,以后有机会的话会一一回答各位的问题,谢谢请让一下。”洪钢领着二人拨开人群,这帮热情的群众比刚刚的连番大战还要恐怖。

回到休息室,交好的众人送上了热烈的掌声,气喘吁吁地徐阳猛灌了半瓶营养剂恢复了点力气问道,“学姐他们怎么样了?”

洪钢闻言狠狠地把毛巾砸在墙上,“幸好发现的及时,毒药只是渗透进了内脏,毒素半个月应该可以排清,宋时升他们受的伤也不算严重,明天可以继续参赛。”说罢盯着徐阳不自然下垂的右臂,“你刚才受的伤也挺严重,今晚不要回家了,自己去找个医疗仓躺着吧。”

“x的东林那帮鳖孙竟敢下毒,老子非得把他们皮剥了!”一向老实人面目的戴志恒龇牙咧嘴的赌着咒。

“现在事情没有展开调查,不要乱说话。”洪钢瞪了一眼戴志恒,回头对徐阳说道,“幸好有你在,不然作为东道主第一轮就被淘汰,我是难辞其咎,真武人的面子也要丢尽了,这次真的谢谢你,你放心,学校肯定会重重奖励你的!”

“徐阳,这次你除了那么大个风头,是不是该请客呀?”班长大人叉着腰不怀好意地说道。

“就是就是,现在巨博热搜上面都有你的名字了,这次非得大出血不可!”来自南雅的雷蒙笑道。

“不,今天我来请。”洪钢拿起手机按着,“你们就去教工食堂,我来定个包厢,等会我还有个会,你们好好吃一顿。”

“真的呀!太好了!洪老师万岁!”活泼的小岛凉子拍掌叫好。

※※※

“这就是你说的十拿九稳?”一座商业大厦顶层传出老者的暴怒声,房间里的小到笔筒大到书桌,每样物事都随着他吐出的每个字震动着。

“师叔,您消消气,事已至此谁也不想的。”精于保养的中年人端起闪着釉彩的茶具递了过来,神情郑重得像是捧着什么宝物。

老者回过头,布满皱纹的脸上挤出一丝怪笑,一巴掌扇飞了递来的茶杯怒吼道,“喝茶?我孙子重伤在床,这辈子不知道能不能爬起来,你叫我喝茶?!!!”

“我不是来喝茶的,你懂吗?”老者瞪着他,浑身的杀气随着这个表情弥漫在每个角落,中年人像是被毒蛇盯住的猎物似得一动不动。

“师叔,南宫紫嫣身中剧毒,可以说计划进行的相当顺利。”话锋一转,“对于高恒的受伤,确实是难以预料的。不过还是希望师叔以大局为重,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一瞬间,中年人仿佛觉得面前的火山即将爆发,微小的身躯已彻底淹没在这气浪中,身体像是从水里捞出来般被汗水浸透,良久,听到一声冷哼,

“我亲自出手,别拦我。”

“不敢。”

※※※

一整天激烈的赛程终于得以放松,年轻人推杯换盏笑着闹着舒缓着情绪。

“我说哥们,你什么时候把东桑妹把上手的,也没个征兆啊。”喝多了的邱斌搂着徐阳猥琐的笑着给了个我懂的眼神,这家伙成天贼眉鼠眼的盯着女生的大白腿看,也不知道怎么考进真武系的。

“就是,都同班同学有什么不好意思的,以后不许这样了啊。”雷蒙通红个脸大着舌头说道。

“唉,我说你们两个,什么叫以后不许这样了,嘴里没点好话。”女班长瞪着眼睛一人赏了一颗栗子,“大情圣,以后可不许欺负咱们小岛妹子,否则哼哼……”举起白生生的小拳头亮着,真让人想咬一口的冲动。

听到他们的对话,小口咀嚼着桂花糕的小岛凉子羞涩地低下了头,抬首撞见徐阳看过来的眼神,膝盖上的手顿时抓紧了桌布。

正聊着,包厢的门被推开了,走进来一位戴着金丝眼镜的年轻男子,一身手工裁剪的西装穿在身上是那么的得体,不像是衣服衬托了他而是他衬托了衣服,让人觉得就算此人身上披条麻袋也能显得贵气逼人。嘴角挂着淡淡的笑容,也许是这个人不怎么笑过,配上那双镜片后面的冷目显得如此奇怪。

“你们好,我是张文远。”男子语气平淡的通报了姓名便止住口,仿佛这个名字背后就代表了很多含义。虽说的是你们,目光却始终放在徐阳身上。

“是男学生会会长。”邱斌踢了脚徐阳,小声说道。

“张会长您好,”艾莉薇恩看到大家没有反应,便起身打着招呼,“您也在这儿吃饭吗,太巧了,我……”

话没说完就被来人冷声打断,“不必客套了,我是来找他的,”手指虚点着徐阳,“你今天表现不错,有资格加入我们‘华青会’。”

众人心中暗暗不快,不管你是什么身份,未免也太不礼貌了些。

徐阳微皱着眉,“在下德薄能鲜,未经历练,恐怕要辜负了会长的美意……”

男子挥手止住他的话语,“没关系,只要你加入,有的是机会锻炼你,能打败知机境的新生,前途必定无量,假以时日坐上我的位置也尚未可知。况且,学校里的小打小闹对你我来说只是人生中微不足道的经历,华青会才是你更进一步的阶梯。”

“我知道你跟廖文耀有过节,没关系,只要我一句话,再给他十个胆子也不敢来找你不痛快,”边说边走了过来,居高临下地看着徐阳,冷硬的目光暗含威胁“不要忙着拒绝,想清楚再说也不迟。”

以势压人也许对别人有用,可徐阳的脾气从来都是吃软不吃硬,“抱歉,在下暂时没有这个打算。”生硬地拒绝了,站起身来与张文远对视着。

脸上始终挂着笑容的张文远点了点头,语气却如冬天般冷冽,“你很好,希望你能一直这么好下去。”

冷冷地瞥了一眼众人,推门而去。

紧张的气氛终于散了,邱斌担心的说道,“老大,你怎么就拒绝了?他可是……”

“不必再说,”徐阳喝干了杯中残酒,“不管他是谁,我讨厌和这种颐指气使的人共事。”

好动的雷蒙赶忙出来打圆场,“好了好了,徐阳他不愿意是他的事,今天大家都吃好了干脆撤了吧,明天还有比赛呢。”

好好的庆功宴就这么不欢而散了,坏了心情的众人四散离开。

看着小岛凉子望过来的担忧眼神,徐阳闪身过去一把抱住,揉搓着她的双马尾,气的她在怀里哇哇大叫。

闹完了的二人就这么互相对视着,皎白的月光撒在凉子脸上,映得怀中人是那么的娇弱惹人怜。

“前辈,你要小心点呀,我听说……”小岛凉子担心地说着,忽然被一股热气堵住了双唇,水灵灵的大眼睛猛地圆睁,整个人瘫软在情郎的怀中。

两人忘情地接吻着,这一刻所有的烦恼旧事统统抛到脑后,眼中只剩下彼此。

“呀,前辈突然变得这么……讨厌!”小岛凉子忽地挣扎开来,捂着通红的脸蛋跑向宿舍。

“前辈最讨厌啦!”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