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武侠仙侠 > 正文

[凤逆三生]全本免费阅读 主角叫紫渊的小说全本免费阅读

编辑:微笑听雨 2019-08-23 23:40:59

[凤逆三生]全本免费阅读 主角叫紫渊的小说全本免费阅读

《凤逆三生》已上架微信公众号:轩轩文学,关注后回复:凤逆三生 即可阅读全文

《凤逆三生》小说简介

喜欢作者所有的书,这本书中男主实力宠女主,女主凭实力站到事业的高峰,唯一一部看两遍还不腻的书。火爆新书《凤逆三生》是醉七羽倾心创作的一本玄幻言情类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紫渊,书中主要讲述了:“你。”唐成生气收起白扇,脸色气成猪肝色,在宫门口不好发作,愤愤的踏进宫门。后到的一色马车盈盈走来一位嫩黄色女子,梳着精致的长发,斜插着流苏蝴蝶发钗,人未到跟前,声音先至“一年不见,东方妹妹嘴巴更伶俐。火爆新书《凤逆三生》是醉七羽倾心创作的一本玄幻言情类型的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紫渊,书中主要讲述了:她降世于九天,携天令而来,筑九州焚魔界,最后由神坠魔,却被神族太子缠上,什么情情爱爱的,不健康!她:“万里苍穹,六界河川,我不想和你一起过."某腹黑妖孽男:“我想就行了。”又某一天她恶狠狠的地瞪着他;

精彩章节试读:

帝羽在魔族待的第四日,一大早有“铛铛,摪”的声音充斥于耳,剑铮铮的发出了几声清鸣,兵器相交之声,叮叮当当响成一片。

她不甘被这等声音吵醒,怒睁双目,站了起来往出声处看去,心里颤了下,树下打成一片,白与黑的法力笼罩着,法力强盛,四处狂卷着风,那些树叶纷纷掉落,唯有她站着这颗屹立不倒,应该是有人下了结界了。

“汤芜”帝羽高声喊叫,却没有人回头看她。

汤芜手执银鞭,与那魔族妖人纠缠,不输半分,好不威风。

仙魔交战中,帝羽四处望了望,没有那道白衣,也不见君璃天,汤芜虽占上风,却有些分心,总想朝西北方向去,奈何总是被妖魔围住。

云烬!在西北方向,帝羽心思一动,立马跳下千年树,走了几步又被弹回原处。

“我要去见云烬,你不要拦我。”她眉头紧锁,瞪大了双眼,双手使劲握拳,怒视着结界。

瞪了许久,结界依然存在,帝羽有些气馁“汤芜,我出不去。”

结界隔着外界,汤芜根本没听见,帝羽气闷地坐在地上,暗自恼怒。

突然,一道尖利的凤鸣声伴随鸟鸣声,西北方向,凤凰与青鸟飞翔在空中,两大神兽对战,周边冲天地火光将河岸两旁映射的一片通明。

“凤凰,今日我倒要与你真正一战,看看谁才是万鸟之王。”青鸟扑哧着双翅,口中吐出一团青焰。

凤凰亦吐出一团红色火焰挡住,它的声音较为清冷:“好!”

“吼~”一道一道火焰从半空坠下,挥出一片绚烂的光幕,浩荡的火焰,仿佛泄洪一般,砸在地上的神魔兵上,发出阵阵焦灼臭味。

神魔兵顾不得打斗,全部坐在地上,凝聚真力,结起结界,以防被烧成碳。

汤芜见眼前没有了阻碍,自身结起一个结界,朝西北方向飞走了。

帝羽连忙站起来,拍打结界,喊叫着汤芜,妄想她会发现这个结界。

始终无功,帝羽脚下不停地挪换着脚步,从有过的焦躁不安、急不可耐。

云空中,凤凰与青鸟双方恶战不停,强大的火焰之力燃起了整个魔界,神魔兵筑起的结界已被火力砸着不堪,十分狼狈,自知再待下去,怕是被烧成火炭,纷纷飞走。

这里只剩尸体与她相伴,阻挡的结界也因凤凰青鸟两大神兽之力破开了一个口子,纵然她在结界中,仍是感觉外面炽热的很。

已不知过了多久,结界终是承受不住这巨大的破坏力,破开两半,帝羽得已出来,确也十分难受,不停的留下汗水。

地上都是滚烫的,她的鞋子都被烧掉了,帝羽痛苦的掉了两滴眼泪,顾不得脚上的疼痛,朝西北方向跑去。

西北方向是魔界的核心处,此时云烬正与君璃天斗法,四周的神魔兵死伤一片。

云烬杀意随之弥漫开来此刻体内的仙气如数尽放同君璃天释放的魔气交缠一块,旁人接近不得。

他手持昆仑剑,剑气袭人,天地间充满了肃杀之意,眼中带着不同于他平日的清冷淡漠,而是浓烈的煞气和决断。

君璃天手中魔气势如破竹,眉宇上狠辣凌厉,嘴角轻扬:“没想到你竟为了个女娃娃,毅然到了魔界。”

神魔两族气息不同,到了另外一界,待得久了,法力将会下降,受到侵蚀,只有在石之天边,两族才可以不受影响,此番云烬等神人已在魔界待有两日时光,身体定会受到影响。

“你现在至此,不知道“她”看到了会怎么样。”云烬语音平缓随意,落在君璃天耳里,却是平地一声惊雷。

君璃天手中一顿,晃神间便被云烬剑气扫出几米外,嘴角缓慢的流下猩红的血,几缕长发飘落在脸上,他抬起食指轻拭掉嘴角的鲜血,邪魅一笑。

“那“她”看见你这般,又会怎样,高高在上的神族太子竟然做了些见不得人事。”

云烬落在君璃天面前,听到此话,面如冰霜此刻有了一丝动容,凤目已然变成了猩红,他单手一挥将君璃天拉至跟前,细长的手指抵在君璃天的脖子上:“你知道了些什么?”

“你不想让六界知道的事情,我都知道!”君璃天一副笑意,轻佻的看着他。

“你可知,你此番话会令你们整个魔族都荡然无存。”

“当然知道,我们高贵的神族太子定是有这个能力。”君璃天环视了眼四周的神魔兵,一个个倒下,又一个个站起来,脸上都是兴奋无畏的神情,大战一场,是所有神魔兵的心愿,不再小打小闹。

君璃天收回眼神:“只是本尊不明白,你为何是因为一个孩子坏了你计划。”

“帝羽和别人不同。”

帝羽,那个小家伙名讳是帝羽吗?承六界之初,从未有人姓帝,起了这名,她日要如何惊天动地才不枉此名。

“云烬~~~”清脆响亮的声音穿透四周,直击云烬内心,云烬放眼望去,只见帝羽骑着一只独角兽,小手上拿着一支长矛,头发散落,白色的衣裳上尽是鲜血。

云烬未发现他此刻竟扬起了笑容,眼中的煞气,逐渐散去,一旁的君璃天不可置地看着这一切。

云烬朝帝羽所在地方飞了过去,却在半空中被一股力量击中,这股力量来得太快,所有人都毫无察觉。

他倒在她脚下,闷哼一声。

帝羽心突然重重的跳了一下,脑袋一片空白,等反应过来,自己已经在地上了,脚上本就血肉模糊,动一动就是那彻骨的钻心的疼痛。

鼻子酸涩,双手颤抖地抱着云烬的头,眼泪簌簌往下掉:“云烬,你没事吧,呜呜~”

云烬强忍胸口上的毒气,柔和道:“没事。”

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总对这个孩子有一种特别的感觉,很亲切!

说完没事两字后,云烬的身体却不听话,他吐了一口黑血,嘴唇也渐渐变成黑色,双眼微闭,像是要睡过去一般。

“再不送他回神界,怕是救不了咯。”君璃天此刻站在那里,双手环抱,玩味地看着她。

若不是刚才那股力量是从别处来的,帝羽定要和这个魔尊拼个你死我活。

帝羽闭上眼睛,凝聚意识,用意识喊叫:“凤凰,汤芜,云烬受伤了,你们快快带他回去。”

远在半空的凤凰似乎听到,展翅朝帝羽方向飞去,青鸟正欲阻挡,却停顿了下,放它离去。

汤芜青色的身影也从一堆神魔兵中飞跃过来,停在帝羽面前,警惕地看着君璃天,见君璃天无意再战,扶起云烬,与帝羽一同飞到凤凰的背上。

“收兵!”汤芜气势磅礴,神兵听闻纷纷运法离去。

《凤逆三生》 第十三章 宴会冲突 免费试读

“你。”唐成生气收起白扇,脸色气成猪肝色,在宫门口不好发作,愤愤的踏进宫门。

后到的一色马车盈盈走来一位嫩黄色女子,梳着精致的长发,斜插着流苏蝴蝶发钗,人未到跟前,声音先至

“一年不见,东方妹妹嘴巴更伶俐了。”

帝羽不屑瞥了慕容舞:“对付你,绰绰有余。”

说完不理慕容舞扭曲的脸,拉着双菱赶紧进宫,期望不要再遇到这些牛鬼蛇神,慕容舞自视是慕容贵妃的小妹,对她看不上眼,多次暗地陷害,平日里装得大家闺秀柔柔弱弱,没有人相信她,每次都说是她诬陷慕容舞。

慕容舞怔在原地,手绢拧成一团,从牙缝透出一个字“好!”

御花园里,各色寥寥无几的鲜花倒是显得异常珍贵,帝羽家中不过才两株牡丹,这里加起来应有上百株,已经是顶珍贵的了。

整个御花园都充斥着花香,更有蝴蝶飞舞,一张张茶几放在空地上,铺着布匹,皇后邀请地公子小姐已经纷纷入坐,有两三位才女已在花丛中起舞弹琴。

凤兮兮与洛七夜坐在洛后身后,郎才女貌,洛后发髻两端插上鲜红无比的牡丹花,再在中央稳稳带上凤飞九天如意玛瑙镂空冠,着金色华服,绣绘着栩栩如生的凤凰,雍容华贵。

洛后灵力乃是灵尊初阶,统领后宫杀伐果断,又生有太子,母凭子贵,后宫嫔妃众多,皆不敢在洛后面前造次,连洛皇对她也是相敬如宾。

洛七夜着装简单,仅是平日穿的紫衣锦服,坐姿端正,神情恹恹。

风兮兮则是与平日不同,今日的白衣是宫服,秀发也是特别绾过,插着一只白玉簪子,可见她很看重此次宴会。

帝羽不动声色坐在最角落里,遥看花丛中的舞蹈。期间洛七夜回了次头,对她温和一笑,就没有人在意她了。

方才几位官家小姐展示完才能后,慕容舞连忙起身朝洛后微微行礼:“舞儿想为皇后娘娘弹奏一曲慕殇。”慕殇从久远的时代传下来,是一对爱恋男女所著。

云州人都知道,“慕殇”是当初洛皇娶洛后时特地弹奏的,洛后最是喜爱。

“这慕容舞好手段啊。”

帝羽听见旁边的女子不高兴哼道,遂望了过去,是季尚书家的独女,季萱。

季萱容貌清秀,琴棋书画精通,若是比普通人家,自然是顶好的,但是前有凤凰之血的凤兮兮,后有慕容贵妃的小妹,在云城贵族里也就显得没有那么从众。

果然,洛后充盈笑意,极为高兴连说了两句:“好,好。”

慕容舞暗自喜悦,唤丫鬟抬来爱琴,葱白玉指轻勾试音,待调好琴弦,提一口气抚上琴弦,美妙的音符从琴弦缓缓流淌着,琴声委婉连绵,有如山泉从幽谷中蜿蜒,令人流连忘返的爱恨情仇似乎展现在所有人眼前。

风兮兮状似不经意撇了一眼洛七夜的侧脸,猛灌了杯酒。

这琴声固然好听,她觉得倒不惊艳,慕容舞琴技虽好,但力度不足,“瑶殇”乃是一首荡气回肠的琴谱,弹奏者没有这方面的经历,自然弹不出效果。

洛后显然也是感受到了琴声不足,脸上挂着微笑,不点破也不赞赏。

一曲奏完,慕容舞抱着琴,碎步走到皇后面前,乖顺的很,与私下模样相反,不过长了他们一岁,这心思可谓是玲珑。

“舞儿想请娘娘点教。”

慕容舞细声细语,虚心求教的模样令洛后极为欣赏点了点头:“不错。”

这二字虽简洁,但这是云州洛后的点教,不同凡响,可谓为慕容舞增添了荣耀。

慕容舞心花怒放退下。

洛后扫视一圈众位公子小姐,目光在帝羽身上停留一瞬后,面无表情望向其他地方。

“哪位是季家宴小女?”

季萱起身,恭谨行礼:”小女正是。“落落大方,礼数周到。

这季家小女具备进入东宫的资格,洛后笑道:”本宫听闻你下棋厉害。“季萱点头回是。

”帝羽,你来与季小姐下一盘棋。“洛后不咸不淡地吩咐,一点也不掩饰对她的不喜。

就她,这废物也配当季萱对手,人群中开始轻声笑起来。

双菱担忧喊了句:”小姐~“

她示意双菱宽心,站了起来,朝洛后走去,这洛后好算计,明知她没有灵力,精通棋艺也斗不过灵者中阶的季萱,却要拉她出来被人耻笑。

嬷嬷和几个宫女开始摆放棋盘,季萱不屑地坐在棋盘前:”东方小姐,请坐!“

她正欲坐下,后方慕容舞站了起来,朝洛后禀告。

”舞儿听闻东方妹妹并不会下棋,不如让舞儿来吧。“

也许是刚才洛后的赞赏让慕容舞吃了定心丸,又或者太想表现自己,竟然站出来说话。

洛后宛如刀子的眼神扫向慕容舞,慕容舞一惊,低下头,暗恼自己忘了谨言慎行,此举肯定惹怒了洛后。

哪知洛后皮笑肉不笑的允了。

慕容舞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坐在季萱面前,帝羽默默退回原先的座位。

棋局正式开始。

黑白棋子在石盘上来回落下,双方灵力也在散发,与之博弈。

她距离太远,看不清棋局,只听最后是季萱胜出。

洛后赐了季萱一副红玛瑙的耳环,慕容舞一个玉镯。后面陆陆续续有公子或小姐上前展现才艺,一直维持到黄昏时分,所幸有嬷嬷和宫女适时更换茶水点心,不至于饿着肚子。

一整日的观赏,洛后已经将出类拔萃的几个人记住,到时候替他们安排婚事即可,猛地打了个哈欠,顶不住疲劳摆驾回宫小息,顺道让洛七夜和凤兮兮一同离开。

洛七夜本想过去和帝羽说几句话,却在接触到皇后阴鸷的眼神后,默然离去。

这花宴会本就是为了讨好洛后,洛后一走,其他人的兴致下降,都各自散了。

她也就不多作停留,携着双菱离开皇宫,刚上马车,就听到车外阴阳怪气的语调。

掀开车帘,眉头也微微蹙了蹙,慕容舞站在马车下,阳光照射在身上,显得格外刺眼。

慕容舞脸色不佳,记恨下棋时的一幕。

“你方才在宴会上令我丢脸?”

这句话颇为好笑,慕容舞几年来还是一点儿也没有改变,总喜欢将所有的问题推在她身上:“舞姐姐真是拉屎不出怪茅厕啊。”

这句话太粗俗,将慕容舞比喻着也不堪,慕容舞脸色一黑,抽出系在腰间的黄绫,向帝羽扫了过去。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