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武侠仙侠 > 正文

主角叫花百茵的小说[小仙儿]全本免费阅读

编辑:夏风不燥 2019-08-25 21:13:01

主角叫花百茵的小说[小仙儿]全本免费阅读

《小仙儿》已上架微信公众号:轩轩文学,关注后回复:小仙儿 即可阅读全文

《小仙儿》小说简介

《小仙儿》这本书前期是有点坑,甚至可以说一部分读者接受不了,到后面绝对精彩,有自己的风格,跟求魔有的一拼,就是挖的坑有点多。《小仙儿》是由作者绿浅半窗著作的仙侠奇缘类型的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小仙儿》精彩节选:灌完醋,我也吃不下包子。盼来盼去,终于见台阶尽头的门再次打开。来人却不是淳爷,而是郑敏英。郑敏英进来时,看我的那个家丁点头哈腰,郑敏英也没让他离开。“听说你吃醋了?”她阴阳怪气地问我。不会她也喜欢吃醋。主角是花百茵的小说是《小仙儿》,这本小说的作者是绿浅半窗写的一本仙侠奇缘类型的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她——金木双灵根,被糊涂父母分别注入自己元精,两股元气分别效命两根高级灵根,险些丧命。他——五百年前为情所困,五百年后许愿下凡,破军贪狼双命格,史上最无所适从的纠结帝。她要揭开自己身世之谜;他因当初的错过要与她一世芳华;他既是她仙山上青梅竹马的伙伴,又是捱过清苦下凡寻情的转世帝王;这一世的纠结纵然化作乌有,仙山上却再也寻不到当年踪迹。

精彩章节试读:

我恨恨地瞪一眼那个傲霜寒梅,他也冷冷望我一眼便拂袖离去。待他走远,重九云才起身,站到我面前,关心地问我:“没事吧?”

“没事。我叫花百茵,不叫重九月!”我低头嘟囔着,一个凡人就敢给我改名字,被三哥知道又要笑话我。

“唉,我这也是为了你好。你是没娘的孩子吧?以后记得喊我大哥,我就是你哥哥。以前的名字也莫要提起,以后有我一口饭,就绝不会给你粥。回去吧,我跟管家说一声儿,给你安排轻省点儿的活儿。”

重九云说话时我慢慢抬头看着他,竟然不像初见时那么吓人,不,是吓仙儿。

我试着张口:“大哥?”

他笑了笑,很温暖,像一抹春阳。

我不觉地嘿嘿笑了下:“大哥,我饿,我要吃大白馒头。”

他怔了下,挠了挠后脑勺:“等着妹子,大哥领你找吃的去!”

哇,有大哥就能吃饱!这声大哥不白叫。

我随他离开阴冷的铭昭堂,穿过满是花香的水上游廊,虽然这边风景别致,可我觉得怪怪的,好像总有一双眼睛在后面盯着我俩,可是每每我回头看时,却什么都看不到。

我转身瞄一眼身后的随波逐流的桃花瓣,它们在假山下的石头旁不肯离去;目光再往假山方向挪了两尺,那双做工精巧的靴子尖猛然撤了回去,之后便听见低低的风声,是有人走路时带起的风声。

傲霜寒梅在盯梢?他是这家主人,难道因为我要吃他家馒头?

小气!比怒水还小气!

我一定要留心,别让他抓住什么把柄!

一路上我都在思索,重九云说让我在这边干活儿,我可是个懒坯子,做不了工!还是先混饱肚皮再说,等和墨竹会合,听墨竹的就是了。

随着重九云又拐了个弯儿,就到了一个和我院子那么大的厨房。

重九云让我在厨房的院子里等着,那有个鸡笼子,我就蹲在笼子面前学着母鸡咯咯地叫声,咦?它们竟然觉得我很美诶!说我像花儿一样美,哈哈哈,当然啦,我是花仙儿!

我正得意地在心里狂笑,那个高大的影子落在我身上:“月儿,没有大白馒头了,桂花糕你吃么?”

我起身,望着重九云却憋不住笑,虽然用手捂住嘴,依旧哈哈笑出声。

从前只有墨竹偷偷说我比大师姐好看,现在母鸡竟然夸我是安府里最美的人诶!

重九云哭一般的笑容僵在脸上,五官都挤在一起,我还是第一次见到这样不知所谓的表情,更加笑的上气不接下气。

“哈哈哈,大哥,你的样子……哈哈哈……好好笑!”我忍不住伸手指着他的拧巴的脸。

诶,这样的表情好像叫尴尬?

原来尴尬很好笑。

他总算放弃这种有难度的表情,不好意思地微笑了下,将手里一个方形的玉递给我。

“没有馒头了,这个你喜欢么?”

我接过来,竟然软软的。

还从没见过这种玉,那么应该不是玉——师傅总是给我看很多种玉,说我的身世和某种玉有关,和我娘留下的玉佩有关。

我捏起这个软软的小东西晃了晃:“大哥,这是什么啊?”

他又带出一抹暖阳般的笑意:“月儿,你真的没见过?这个叫桂花糕,比大白馒头好吃。”

吃的?

我刚要放到嘴里,忽地想起自己的禁忌,忙问满眼期待的重九云:“大哥,我只能吃素。”

他连连点头:“素的,纯素的。这几日守丧,府上都不曾开荤。”

我小心翼翼地咬了一小口。

嗯?!好吃!凡人竟然有这么美味的食物!我要做凡人!

我边吃边感叹:“真好吃诶!我师傅只给我吃过野菜和馒头!”

三两口,我就把这一小块儿咽了下去,正在舔手指时又看到重九云那怜惜的目光。

好吧,我承认我不光懒,还有点馋。

我一直都羡慕小黑花样繁多的食谱。

但是我绝不吃荤,连闻都闻不了!

重九云瞬间消失,瞬间又出现。

这次,他手上拿了……让我数一数……

一、二、三、四……

我边吃边数,等我吃的饱饱的,已经忘记是五块儿、还是六块儿了。

重九云一直望着我微笑,那样子就好像我是他亲手种下、历经风雨后终于绽开的花儿一样。

吃饱了,我也觉得格外有精神,嘻嘻一笑问道:“大哥,现在干嘛?”

重九云拧眉望着我问:“你手臂还疼不疼?我带你去找贺管家,领份轻省的差事。你——原来在安府是做什么的?”

我仔细回忆,那天那个老太太好像问过我“想伺候大少爷?”

大少爷应该就是现在的老爷。

我迟疑了下,缓缓抬头望着重九云:“伺候老爷?”

“伺候老爷?!”重九云惊呼着重复。

我肯定地点点头,那天老太太是这么说的。

“有个叫灯儿的,让我跟着她,她被老太太指着说去伺候大少爷。她是这里对我最好的人哦!”

重九云低头凝思,之后自言自语道:“灯儿?可是我刚听说灯儿已经……”

“灯儿怎么啦?我好想她,她给我送的大白馒头好好吃!”我问重九云。

他忽然抬头微笑,不怎么好看的微笑:“没、没事啦。灯儿随父母回乡下去农忙了,一时半会儿不回来。”

我有些失落。

眼看太阳就要落山,我要找个地方安顿自己才行,于是拉着重九云的袖子说:“大哥,就让我伺候老爷吧。”

大概就像若云伺候中毒的墨梅那样,端茶倒水,我倒能做的来,别的我也不会。

咳,是不愿意会。

《小仙儿》 第十四章 重见天日 免费试读

灌完醋,我也吃不下包子。

盼来盼去,终于见台阶尽头的门再次打开。

来人却不是淳爷,而是郑敏英。

郑敏英进来时,看我的那个家丁点头哈腰,郑敏英也没让他离开。

“听说你吃醋了?”她阴阳怪气地问我。

不会她也喜欢吃醋吧?我那叫勉为其难,为了救自己才吃的。

我把剩下的半瓶子醋递给她:“喏,你要是喜欢你就拿去吧,我是灌不下去了。”

她没接瓶子,却扑哧一笑。

之后她就转身离开,望着那个家丁诡异地一笑:“冬至,便宜你了啊。”

她离开后,我郁郁地跺着脚,这样小耗子们就不敢接近我。

家丁笑嘻嘻地打开门,搓着手朝我过来,嘴里还淌了好些口水。

“干什么?你刚才不是吃了挺多?我一点也不好吃。”我一边跺着脚,一边望着他。

“呦,小丫头,都这份儿了还这么镇静,是不是欲擒故纵那!”他继续靠近我。

我才发现这人好像有点不怀好意呢!

他猛然张开双臂朝我扑过来。

我可不要再被扔到地上,砸到那些无辜的小耗子了!

我一闪身,他扑了空,自己差点摔倒。

他笑的更加难看,又缓缓朝我伸手过来。此时我已经可以确定他就是不怀好意。

“来吧,小甜心,也让爷尝尝……”

“我不是桂花糕妖精!”我大叫着闪开,同时心里想着对策。

吱呀一声门开了:“干什么呢!”

从上面涌下来好几个人,为首的就是郑敏英。

“好大胆子的奴才,竟然敢动爷的丫鬟!绑起来!”

郑敏英这句非常有气势的话落,那个叫冬至的就被绑了起来,他惊愕的望着郑敏英,刚要开口,就被破布堵上了,只能呜呜地表达自己的不满。

“稻儿,赶紧去告诉爷!”

“是。”一个丫鬟飞快跑走。

“苗儿,快去到碗茶来。”

“是。”另一个丫鬟去桌子上倒茶。

我吃惊地望着郑敏英,哦,不,该叫夫人。

夫人依旧带着一丝诡笑走到我面前,低声说道:“以爷的狠戾,竟然没有立刻杀了你,呵呵。既如此,不如从此你跟了我,我待你好吃好喝,和自己亲姐妹一般,可好?”

我皱起眉,这个女人外表文弱,心思却不简单。

过了一会儿,外面响起急促而沉重的脚步声。

那个高大的身影由上而下,快要走近时才放慢脚步。

这时夫人端茶打开门,走到我跟前,怜惜地说:“好月儿,快喝点茶压压惊吧。都怪我不好……竟然没问明白就……”

“夫人,这是怎么回事?”淳爷站在栅栏外,望一眼夫人背影,之后又询问似地问旁边的人。

夫人掏出一块手帕,慢慢擦拭眼里的泪。

“苗儿,你说!”淳爷命令。

“回老爷,刚刚夫人去了厨房,厨子说昨晚儿是玄秋拿错了点心,那些点心本来是用来毒耗子的。”

“什么?”淳爷忽然大惊,一个跨步到我跟前,失神地问道:“昨晚你没吃吧?”

我愣愣地望着他,我要是吃了还能站在这儿?不过我也想明白,原来他不是要害我,没想到安府耗子的伙食都这么好。

夫人走过来,手搭在淳爷手臂上,淳爷忽然被人敲了下似的,直起腰身,轻咳了下,挪开目光:“咳,没有冤枉人就好……以后一定要注意。”

“是,老爷。”夫人娇滴滴地回答,又用柔弱无骨的手指指着我说:“我刚才想到,就赶紧过来想放了月儿妹妹,哪知这个不知好歹的冬至,竟然对月儿动了邪念……就差一步,他就……都是我不好。”

淳爷似乎又紧张起来,上上下下打量我问:“月儿,你……还好么?”

我抬头,余光中看到夫人眼里的阴霾,点头讷讷地说:“我没事。他以为我是桂花糕。”

我的话让所有人一愣。

夫人问我何意,我望着被塞上嘴巴的冬至说:“他流了好多口水,还说要尝尝。”

我的话说完,我又感觉淳爷散发了一阵寒气。

现在见面次数多了,偶尔我也敢看看他的眼睛。

“仗毙!”他冷冷吐出两个字。

夫人又把双手搭在淳爷手臂上:“老爷,既然我和月儿妹妹这么有缘,不如就让她来伺候我,看她也是不谙世事,让敏英好生**,以后兴许也能伺候爷,守完三年丧过到明路也就名正言顺。”

淳爷忽然非常温柔地望了眼夫人,就像大师哥看大师姐。

然后,他转过来看着我,依旧冷冷地问:“月儿觉得如何?”

淳爷对夫人总是暖暖的,对我却是冷冷的。

为了离开这耗子窝,我虽然听不太懂夫人的话,还是点头:“回老爷,月儿愿意。”

淳爷眉眼立刻开朗起来,而后又严肃地背过手说:“三年……敏英看着办吧。”

之后,夫人就搭着他的手走在前头,我在后面跟着。

夫人脚下被醋瓶子绊了下,“啊呀”一声险些摔倒,淳爷忙弯腰去扶夫人。我想起我灌的半瓶子醋,连忙说了句:“老爷,月儿吃醋了。”

之后所有人都看着我,淳爷也回头看我,用那种叫做尴尬的表情。

淳爷撤了扶住夫人的手,夫人忙朝我走过来:“看,老爷,月儿妹妹没准心急了呢!”

我是着急,我着急回去看看三哥咋样了。

我再次点头:“回老爷,月儿确实着急。”

这回夫人也尴尬地望着我,这些人都怎么了?

离开牢房,我终于再次沐浴阳光,好舒爽的感觉。

我的房间被换到翠微轩,就在西边偏房里,一起伺候夫人的丫鬟还有她的陪嫁丫头稻儿、苗儿和麦穗。

我们四个人虽然都在西厢房,但是一人一间屋子,倒还敞亮。

收拾妥当,日头已经在正中,我还没吃过东西,这会儿就盼着早点开饭。

稻儿喊我给夫人进茶,刚一进去,就见老爷也在夫人房里看书。

“老爷、夫人万福。”放下茶盘,我行了个礼。

“小九儿这几天就回来,到时候我也要问下你哥的意思。”淳爷放下书,没头没脑地说了一句。

我点头嗯了下。在主子面前,点头是最简单有效的动作。

想到可以再见到重九云,我就很开心,我真希望有个如此的哥哥。

“你很开心?”淳爷问。

我笑着点头:“回老爷,月儿很开心。”

淳爷望着我笑了下,他终于看我笑了。

“回老爷,老爷笑起来很好看。”

说完,他神色微僵,再次板起脸,还用余光看了眼旁白正在喝茶的夫人。

夫人的岁数不大,据说是十八岁,此时她正笑望着我。

淳爷起身,嘱咐了句:“小九说月儿只能吃素,若是翠微轩这边没有素食,就让月儿回来松萧苑用餐。”

夫人起身送淳爷,微笑着回:“老爷,敏英知道了,老爷放心就是。”

老爷离开后,夫人又问了我几句话,什么多大岁数,家里有什么人一类,我胡诌一通,她也没深究,就让我去外面做活计,还说没有她的话儿我不能进屋。

不进屋最好,我悄悄在心里喊了小黑,嘿,它好像回来了。

趁没人注意,我就去了牲口棚,小黑果然在。我从他尾巴后面找到一封信:茵儿,墨竹安好,勿念。墨梅。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