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武侠仙侠 > 正文

主角叫陆天羽陆怡的小说[战气凌霄]全本免费阅读

编辑:南风草木香 2019-08-25 22:33:34

主角叫陆天羽陆怡的小说[战气凌霄]全本免费阅读

《战气凌霄》已上架微信公众号:轩轩文学,关注后回复:战气凌霄 即可阅读全文

《战气凌霄》小说简介

《战气凌霄》这本书前期是有点坑,甚至可以说一部分读者接受不了,到后面绝对精彩,有自己的风格,跟求魔有的一拼,就是挖的坑有点多。小说主人公是陆天羽陆怡的书名叫《战气凌霄》,这本小说的作者是新闻工作者所编写的玄幻仙侠类型的小说,内容主要讲述:眼前,是一片茫茫白色寒气,陆天羽仅能看清楚前方三丈左右的距离,但求生的欲望令得他忘记了一切,只是机械般的不停划动双臂,双腿拼命蹬动着,艰难的向着前方慢慢游去。“嗷……”突然,一声尖利的哀嚎从身后传来,。小说主人公是陆天羽陆怡的小说是《战气凌霄》,这本小说的作者是新闻工作者最新写的一本玄幻仙侠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陆天羽,本是陆府有名的废物少爷,机缘巧合之下,成为《盘古天书》之主,从此,步步夺造化,夺天命……敢跟我抢女人?一脚踢飞。敢跟我争宝贝?一拳轰杀。热血的激情碰撞,天才的生死对决,生死的无情考验。修炼等级

精彩章节试读:

“三十六道。我记得父亲昔日和我讲解这凝聚气旋的时候,他说他凝聚的气旋,可是引导了近三十道灵气,如此看来,我现在的情况应该和父亲当年差不多,若是这个时候开始凝聚气旋,可能也会和父亲一样,修炼起来很是快速把。但俗话说得好,做人,一定要眼光放长远,为何我不能青出于蓝胜于蓝呢?”一念至此,陆天羽立刻咬紧牙关,继续运转心法,引导着第三十七道灵气,再次汇入丹田位置。

陆天羽的肚腹位置再次微微鼓胀了一些,他完全有一种肚子要被撑破的感觉。

但,陆天羽觉得,这还不是自己所能承受的极限。

“我要看看,我的极限到底是多少道灵气。”陆天羽狠狠咬了咬牙,再次运转心法,又是一道灵气进入丹田位置。

“呼”陆天羽的肚腹部位,又隆起了几分。

已经是三十八道了。

“还能承受。”陆天羽眉头紧皱,脸部因为痛苦,早已扭曲变形得不成样子,可性子坚定的他,仍然没有罢休。

三十九、四十、四十一……

当陆天羽成功引导入了第五十道灵气后,他的肚腹,已经鼓胀得像是怀胎十月了,额上的汗滴,也已变成了血红色,沿着脸颊缓缓滑落。

陆天羽的嘴唇,早被他咬破,鲜血沿着嘴角悄然滑下,打湿了颈部衣领。

“五十道,这是我的极限了吗?”陆天羽在心中暗暗呐喊着,他所知道的是,在整个陆府,没人能够引导五十道灵气凝聚气旋,就算是陆府最为杰出的天才人物,陆府老太爷陆秉威,昔日也只是引导了四十道灵气凝聚成气旋,而现在的陆老太爷,实力已达到了恐怖的战将后期,在整个陆家镇,也是独霸一方的超级强者。

“不,我还能承受,再引入一道把。”为了日后的进展着想,陆天羽仍然没有罢休,任由嘴角鲜血滑落,再次缓缓运转心法,引导着外界灵气,钻入头顶百会穴,缓缓向着丹田位置汇入。

可还未等这股灵气汇入丹田,陆天羽立刻大惊,他感觉到自己的丹田部位,突然传来一阵撕裂般的剧痛,先前那五十道灵气,已经不安分的开始躁动起来,这下,麻烦大了。

但现在的陆天羽,可谓是骑虎难下,第五十一道灵气已经入体,现在的他,尚不知该如何将其排出体外,唯有一条路走到底,那就是继续引导着这五十一道灵气,尽快汇入丹田,继而完成最后的环节,凝聚出属于自己的气旋。

“砰砰”丹田位置,竟然传来阵阵炸响,陆天羽感觉到,那五十道灵气已经在自己体内进行肆意破坏了。

“必须尽快才行,如若不然,我命休矣!”陆天羽响起昔日父亲的告诫,一旦灵气过多,难以忍受的话,便会发生暴体而亡的悲剧。

“是生是死,在此一举了。娘的,拼了!”陆天羽忍不住咬牙切齿的爆出一句粗口,疯狂运转心法,引导着第五十一道灵气,以着比之先前快上一倍的速度,猛然涌入了丹田位置。

“砰砰……”再次多出一道灵气,陆天羽丹田位置的炸响之音愈发响亮起来,陆天羽感觉到,自己的肚腹之中,似乎有着万千利刃,在狠狠的切割一般,那种痛苦,简直非笔墨所能形容。

“必须在灵气爆炸之前成功凝聚成气旋,如若不然,我今日定是死路一条!”第五十一道灵气汇入丹田,陆天羽顾不上那种撕裂般的剧痛,立刻运转《盘古天书》第一层法诀中最终凝聚气旋之法,疯狂的对这五十一道灵气压缩起来。

“呼呼”躁动不安的灵气,似乎具有灵性般,不甘受陆天羽的摆布,立刻疯狂的冲撞起来,陆天羽刚压缩了不到十道灵气,其他的四十一道灵气,早已开始横冲直闯,快要冲出丹田位置了。

一旦这四十一道灵气离开丹田位置,冲入陆天羽体内,那么,他定会落得个经脉尽碎的下场。

“小子,你胆子也太大了把?竟敢引导如此多的灵气凝聚气旋,你不想活了?”就在这生死一发的关键时刻,陆天羽脑海中,突然响起道古前辈的怒吼。

“唰”道古的话刚落,立刻便有着一道五彩能量,迅速从陆天羽眉心位置出现,沿着他体内经脉游走一周天,眨眼间便抵达了陆天羽丹田部位。

在这股五彩能量的逼迫下,那四十一道即将遁出陆天羽丹田位置的灵气,立刻乖乖掉头,回到丹田位置,而且再也无法动弹分毫。

“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快快运转心法,凝聚气旋?”见陆天羽兀自愣神,道古的话再次响起。

“谢谢道古前辈!”陆天羽不由长长舒了口气,心中暗呼好险,刚才若不是道古前辈帮忙,自己恐怕早就经脉尽碎,成为一个真正的废人了。

看来,为人行事还是不能太过激进,必须量力而行才行,要不然,可能怎么死的都不知道了。

“呼”莫约半个时辰后,陆天羽终于长长吐了口气,凝聚气旋,成功。

“小子,你这次冒险也值了,古往今来,历任《盘古天书》的主人,无人能像你这样,用了足足五十一道灵气凝聚气旋,小子,日后前途不可限量啊!”看清楚陆天羽丹田位置那个犹如黑洞般的恐怖气旋,道古也是忍不住暗暗倒吸了口凉气,真诚的赞叹了一句。

凝聚气旋成功,便意味着奠定了修炼的基础。

陆天羽整日里足不出户,把自己关在房中,不断研究领舞着《盘古天书》第一层的修炼法诀,每当领悟出一些,便毫不犹豫的付诸行动,开始修炼,疯狂吸收着外界灵气,不断提升着实力。

修炼的时间过得很快,一晃,便是二个月过去。

在这两个月内,陆天羽的娘亲李香慧每日清晨帮他弄好早餐,便出去做事了,至于陆天羽,则像是疯了似的,拼命修炼着。

晚上,再次吃上一顿娘亲做的晚餐,陆天羽又将自己关在房中,刻苦修炼起来,一天十二个时辰,除了吃饭外,陆天羽可说是有着十一个时辰在修炼。

作为一个废物,自然无人关注,更何况这个废物还整日里足不出户,因此,整个陆府的人,几乎已经将他遗忘,在陆府还有着陆天羽这么一个人存在。

这段时间,除了陆怡偶尔来看一下陆天羽外,其它陆府之人,根本未曾踏足此地半步,至于以前经常来这里欺负陆天羽的陆天赐,也没有再来过一次了,因为在陆天赐心中,陆天羽早已被他丢下万丈悬崖,死掉了。

在第一个月,陆天羽已经将《盘古天书》第一层修炼法诀基本领悟透彻,第二个月的时间,便是疯狂修炼了。

还别说,那道古前辈的确没有吹牛,《盘古天书》不亏是神级宝典,仅仅一个月的时间,陆天羽的实力就从战徒初期,一举提升到了战士初期,足足进步了一大阶。

若是有人知晓了陆天羽的修炼速度,定会震惊得连眼珠子都掉出来,因为这种进展速度,就算在整个神荒大陆,也是凤毛麟角般的存在。

当然,这与陆天羽两个月前,不惜拼命用五十一道灵气凝聚成的气旋有关。

那恐怖的气旋凝聚成功后,陆天羽发现,每次修炼之时,自己丹田位置能够存储的灵气,就像是一个无底洞似的,所以,修炼速度自然是异常快速。

在这两个月内,道古前辈只是出现过一次,见到陆天羽的修炼速度,只说了一句话:“好,很好,继续努力。”便又继续闭关修炼,恢复创伤去了。

但陆天羽却不会因此满足,他心中很清楚,自己现在战士初期的实力,在陆府,还只能算是个小喽啰,就算是那陆天赐,也比自己强上不少。

说不定,这两个月内,陆天赐已经突破战士后期,进阶到了战师初期境界也是有可能的。

所以,现在的自己,没有任何骄傲的资本,唯一能做的,便是继续疯狂修炼,不断提升实力。

因为,只有拥有了足够的实力,才能去找陆天赐算账,揪出那个小时候在自己身上做手脚的真凶,将其铲除,报仇雪恨。

“呼”将最后一缕灵气转化为战气,储存在了丹田之中,陆天羽不由欣喜的睁开了双目,他能感觉到,自己距离战士中期,已经不远了,只需再努力修炼上几天,估计就能成功冲阶,顺利冲击到战士中期了。

抬头望了望窗外,陆天羽发现,此刻外面的天色已经暗了下来,这个时候,娘亲应该回来,为自己做饭了。

陆天羽一咕噜从床上跃起,跳到地上,舒展了一下四肢,立刻开门而出,站在小院中,等待娘亲回来。

天际的夕阳缓缓沉入西山,将黑暗逐渐洒落大地。

时间悄然而逝,转眼便是半个小时过去。

但左等右等,就是不见娘亲的踪影。

陆天羽不由变得有些烦躁不安起来,开始在小院内来回走动起来,拳头紧握,时不时的抬头望向小院外,希望能看到那个熟悉的身影。

但,一次次的抬头瞭望,陆天羽一次次的失望。

又是半个小时过去,娘亲还是没有回来。

《战气凌霄》 第2章 因祸得福 免费试读

眼前,是一片茫茫白色寒气,陆天羽仅能看清楚前方三丈左右的距离,但求生的欲望令得他忘记了一切,只是机械般的不停划动双臂,双腿拼命蹬动着,艰难的向着前方慢慢游去。

“嗷……”突然,一声尖利的哀嚎从身后传来,随即便是一阵剧烈的水花激荡之音响起,陆天羽吓得一个激灵,努力扭头望向身后战场,但凭他的目力,却是无法看清楚分毫。

“这么快就分出胜负了吗?”陆天羽心中更为焦虑,再次拼命的掉头游动起来。

“嗤嗤……”陆天羽刚游出三米左右,身后立刻响起一阵刺耳的嗤嗤声。

那大蟒,又追来了。

陆天羽吓得魂飞魄散,扭头一望之下,那大蟒嘴里正叼着一颗篮球大小的赤红色珠子,疯狂向着自己追来。

“妖丹?”陆天羽一见之下,更为惊骇,那颗赤红色珠子,应该就是先前那只七彩火鸟的妖丹,没想到已经结成妖丹的七彩火鸟,竟然还丧命在大蟒手中,被开肠破肚,夺走了妖丹,这说明,那只妖兽大蟒,绝对是实力超强之辈,它要杀死自己的话,就像是捏死一只蚂蚁般简单。

但那大蟒虽然取得了最终胜利,却也是付出了极为惨重的代价,只见它身上遍布着无数沟壑般的伤痕,血盆大嘴中,明显可见,缺了几颗门牙,应该是在与七彩火鸟的激战中掉落。

“呼”那大蟒虽然身受重伤,速度比之以前慢了许多,但在陆天羽眼中,仍然是快得恐怖,几乎眨眼间,便乘风破浪,冲到了他的身后,两只闪烁幽红之芒的三角眼,在白色寒气的衬托下显得更为吓人。

“嗤嗤”大蟒冲至,毫不犹豫的张嘴猛然一吸,陆天羽立刻感觉到一股巨大的吸力涌来,整个人伴随着身周的潭水,迅速被拉扯着,唰的冲进了大蟒的血盆大嘴之中。

“咕噜”陆天羽与那颗赤红色的妖丹一起,咕噜噜的沿着大蟒的喉间滑落,直接进入了大蟒肚中。

进入大蟒肚内的陆天羽,最终啪的落到了实处,一阵刺鼻的腥味扑鼻而至,不由骇然睁开双目,顿时发现,自己所在之处,竟然是一处莫约上百平米的空间,四周是一片蠕动的肉壁,里面存在着许多还未完全消化的食物残渣,那颗赤红色火鸟妖丹,正静静躺在自己身旁。

“啊!”突然感觉到腰身位置传来一阵剧痛,陆天羽忍不住发生一声痛苦哀嚎,低头一望之下,这才发现,刚才自己掉落的地方,竟然还有着一块拳头大小的石头,此石晶莹剔透,犹如白色的玉石一般,其上散发出阵阵耀眼至极的白光,将大蟒肚腹内部照得亮如白昼。

刚才,便是因为砸在这块石头上,令得陆天羽腰身位置遭受重创,从而忍不住哀嚎出声。

但此刻的陆天羽,身陷大蟒肚腹之中,却无暇去观察这块白色石头,迅速收回目光,不由绝望的喃喃嘀咕了一句:“难道我今日注定要死在这里了吗?”

陆天羽心中雪亮,一旦大蟒发动消化功能,那么自己很快便会成为四周那些食物残渣一样的存在了。

果然,陆天羽思绪刚落,便见到四周的肉壁疯狂的蠕动起来,拼命向着自己和那颗赤红色妖丹挤压起来。

陆天羽脑子顿时一片空白,一股窒息感随之而来,慢慢的,眼前闪过一张慈爱的笑脸,那张脸,正是母亲李香慧所有。

“娘……”陆天羽喃喃嘀咕了一句,脸上露出开心的笑容,在死前,能最后见到母亲的笑脸,于愿足矣。

陆天羽的思绪越来越模糊,很快,整个人便在窒息的压迫中,忍不住头一歪,昏死过去。

谁也没有看到的是,陆天羽腰身受创位置,迅速流出一缕缕鲜红血液,不断洒落在身下的白色石头上,而那白色石头,也像是吸水的海绵,尽数将陆天羽的鲜血吸收,晶莹剔透的白色石头,正逐渐向着浅红色转化。

“蓬!”就在此时,异变突生,那颗赤红色火鸟妖丹,难以忍受四周肉壁的强横挤压之力,突然疯狂爆炸开来,一股近乎毁灭性的力量,猛然涌出,将那四周逐渐收缩的肉壁,瞬间炸成了碎片,与此同时,那股毁灭性的火红能量,一直冲撞到了大蟒的肚腹下方丹田位置,将那颗拳头大小的白色妖丹,一下子撞得四分五裂。

“嗷!”剧痛难耐之下,大蟒忍不住张嘴发出一阵撕心裂肺般的哀嚎,整个身子疯狂在水潭中抽摆着。

这就叫做“自作孽不可活”,大蟒的实力比之火鸟高不了多少,它竟然妄图强行炼化吸收火鸟的妖丹能量,最终却是难以掌控,火鸟妖丹爆炸之下,弄了个同归于尽的下场。

火鸟的妖丹性极炙热,而那大蟒妖丹,碎裂后却是发出一阵极为冰寒的能量,两股能量互相撞击中,迅速融为一体,疯狂向着昏死过去的陆天羽冲撞而来。

若无意外,被这股能量一撞,陆天羽定必落得个粉身碎骨的下场。

但,就在此等生死一线的关键时刻,陆天羽压在身下的那块白色石头,突然发出一阵耀眼夺目的白光,化作一面白色大网,迅速罩住了那股冲来的能量,随之拉扯而回,全部强行注入了陆天羽的头顶百会穴内。

“澎”伴随着一阵惊天巨响,大蟒的身体迅速爆炸开来,其内的陆天羽,兀自紧闭双目,像是一枚炮弹般,猛然从大蟒肚中飞出,啪的重重摔在了寒潭之中。

那块白色石头,也随之沉到了潭底,静静躺在潭水中,此刻的石头,其内部清晰可辨,隐隐出现了一条细微的红色血线,正是吸收了陆天羽的鲜血所致。

“咕咚咕咚……”逐渐下沉的陆天羽,身体左边不断冒出阵阵冰寒之气,右边身子,却是不断冒出阵阵炙热至极的烈焰,瞬间将极寒的潭水煮得沸腾,不断冒出阵阵白色水泡。

寒潭中,这一幕奇景,一直持续了莫约半个时辰。

“小子,醒醒……”模模糊糊间,陆天羽似乎听到一个苍老的声音,在耳畔呼唤着自己。

眼睫毛微微动弹了一下,陆天羽终于幽幽睁开双目,但看清楚身周情况后,却是忍不住大吃一惊,自己身周,仍然是一片碧绿的潭水,而自己正静静躺在寒潭底部的一块岩石之上。在自己右侧,还躺着一个拳头大小的白色石头,除此之外,别无他物了。

“谁在叫我?”陆天羽想起先前朦胧间听到的那个声音,不由惊诧的张嘴喝问起来,可刚一张嘴,立刻便有着一口极寒潭水冲进了嘴里,将他的话语淹没。

只是,极为诡异的是,陆天羽喝进了这口寒潭之水,却无半点不适,就像是平日里喝水一般。

“这是怎么回事?”陆天羽挣扎着爬起,就这么站在寒潭之中,竟然发现,自己能够在这潭水内正常呼吸,就算是鼻子进水了,也无半点不适。

“小子,你醒了!”就在此时,耳畔再次响起那个苍老的声音。

“你是谁?”陆天羽犹如见鬼了一样,心中大骇,纵目四顾,却没发现半点端倪,身周除了那无尽的碧绿潭水,没有一个人存在。

“我是你旁边的这块白石,你只需心中兴起念头,便能和老夫正常交流了。”苍老的声音缓缓道。

“啊?”陆天羽闻言再次震惊莫名,不由自主的弯腰伸手抓起那块白色石头。

“你到底是什么东西?怎么能够和我说话?”陆天羽死死盯着手中石头,心中疑惑的问道。

一块白色石头,竟然能够开口说话,像此等诡异之事,他还是第一次遇到。若不是亲眼所见,就算别人讲给他听,他也是绝对不会相信的。

突然,陆天羽脸色剧变,想起一个可能,立刻慌不急待的猛然将手中白色石头丢在了地上,战战兢兢的喝问道:“你……你莫非是先前那只妖兽?”

传闻中,一些实力强横的妖兽,能够以灵魂体的形态,寄居在一些东西之上,而这白色石头,很有可能便是那只白色大蟒寄身所致,如若不然,也不可能会开口说话了。

见闻有限的陆天羽,也只能想到这个可能了,

“混账小子,胡说八道什么,老夫乃是至高无上的《盘古天书》器灵,你岂能拿我与那低劣的妖兽相提并论?”那苍老声音闻言,似乎极不高兴,扬声怒喝起来。

“《盘古天书》?什么玩意?”陆天羽绞尽脑汁,却是想不起《盘古天书》是什么东西,不由疑虑至极的追问起来。

“就你这乳臭未干的小子,自然不知道《盘古天书》是什么,此事还是以后再解释把,莫非你想一直就呆在这寒潭中,和老夫说话吗?”苍老的声音语带讥讽的道。

“啊?”陆天羽看清楚形势,这才发现,自己一直站在寒潭底部,竟然没有半点不适,心中虽然极为疑惑,可也来不多想,再次弯腰捡起那块奇怪的白色石头,双腿一瞪之下,拼命向着寒潭上方浮去。

可双脚刚一离地,陆天羽立刻懵了,他整个人竟然像是一枚炮弹般,疯狂离地,破浪上冲起来,不到一分钟,已然浮至寒潭顶部,而且,现在身处这极为寒冷的潭水中,竟然再无半点先前的不适,整个身体,就像是侵泡在温泉中一样,暖洋洋的,感觉非常的舒服。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陆天羽就像是大梦初醒般,目瞪口呆的睁圆了双目,愣愣的仰首望天,完全不知道自己身上发生了何事。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