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武侠仙侠 > 正文

主角叫燕小七朗夜[沧云境之浮空集]最新章节完整版阅读

编辑:深拥孤独 2019-08-25 22:47:55

主角叫燕小七朗夜[沧云境之浮空集]最新章节完整版阅读

《沧云境之浮空集》已上架微信公众号:轩轩文学,关注后回复:沧云境之浮空集 即可阅读全文

《沧云境之浮空集》小说简介

每个人都是孤独的,可能天天有人陪伴,可内心还是会孤独,这个故事,就好像填补了一份空缺,成为一种陪伴,暖暖的。主人公叫燕小七朗夜的小说叫《沧云境之浮空集》,本小说的作者是木易欣然写的一本玄幻言情类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一片而已?那这一片竹林实在有些蹊跷。多思她要通过竹林需要近一个时辰,小七主子只用了半柱香的时间。她虽算不上绝顶聪明,但也不是榆木的脑袋不开窍。同一片竹林,主仆二人却走出了不同的路径,且所用时间还不一样。经典小说《沧云境之浮空集》是木易欣然最新写的一本玄幻言情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燕小七朗夜,书中主要讲述了:凤神降生,帝星陨落杀兽解契,逆鳞魂归河族覆灭,四国相残血染蓝翎,命御浮空。创世之初,天耀之门被封印,浮空大陆安渡万年,帝皇顺承九世;万年后,一场异动迫使浮空大陆开启一道天耀之隙,被镇压万年的蛟砾,从封

精彩章节试读:

“请父亲不要动气,这一切都是女儿的错,不能为父亲分忧不说,还累着母亲跟女儿担心。”

燕云梦起身走上前去,掀着裙摆,跪在地上,头微垂,绝美的面容掩在垂落的发间,目光有一瞬间寒似刀剑般盯着倒在一旁的瑞祥礼纹宝鼎,而后眼波流转带着些悲戚仰头看着燕茂壬说道:“近日母亲忙着与二姨娘为云朵姐姐婚事筹备嫁妆,连着想到女儿如今尴尬的身份,倍增伤感,所以在言辞间颇有偏激,其实母亲不是有意违逆父亲的,还请父亲不要介怀。”

燕茂壬一身玄青华贵的锦缎,被倾洒的果酿溅上了几滴印记,他抬手拭去沾身的果酿道:“我与你母亲百年夫妻,自不会因为一点小事有所介怀,更不会伤了彼此的情分。”

“梦儿,你的婚事是由王后定下的,于你最好的选择就是请王后出面再为你选一桩亲事。为父之所以不求王上出面,实乃是王后迁怒王上,当初会草草让二殿下以衣冠冢入葬。所以这件事情,要有个合适的时机来转圜。此事若是急办,王后会怎么想?天辰王城内的贵族势力盘根错节,为父虽身居高位亦不能随意而行。你且先等等,父亲总不会委屈你的。”

语毕,燕茂壬便要走,夕碧看着他不禁问道:“夜深了,老爷还要出去?”

燕茂壬一手抬起门上帘帐,一脚跨出门槛,听到夕碧的声音稍做停顿,回头望着屋内高做主位的女子说:“夜深了,梦儿照顾你母亲早点歇下吧!”

守在院子里挑灯的小厮见大司祭出来,赶忙为燕茂壬照路。他仰头看了看,刚才还好好的天,不知从哪里飘来的云朵将月亮藏得严严实实。

“爷,您是回书房吗?”挑灯的小厮伺候燕茂壬数十载,见他不说话便知道这是要去二夫人的晶秋院宿下了。

景惜居

等着一众侍婢收拾好屋内碎落的杯盏,盈姑姑重新备了些汤羹来,她端着一碗蜜枣红豆汤递给燕云梦。

“三小姐,夜深少食一些,万不可将身子养得圆润了。”

“盈姑姑,今日王后见我,说我消瘦许多要我好好将养补补身子呢。”燕云梦拿着汤匙搅了搅汤羹,红红的蜜枣像她的心头血色,这么一想,哪里还有半分食欲,转手便将汤碗放下。

燕云梦看着主位上神色恹恹的母亲,问站在一旁的盈姑姑:“刚刚见母亲同父亲下棋的棋桌旁,有个新的摆件,是谁送来的?”

“三小姐说的可是紫红琉璃花瓶?”那是午后送过来的,所以玉盈记得仔细。

“对。”

“是老爷从北麟给夫人带回的精贵物件,好看的紧。”

“父亲给母亲送来的东西总是最好的。”燕云梦这般说辞自是为了哄母亲高兴,见母亲面色稍有缓和,便吩咐道:“盈姑姑,去准备准备,我好伺候母亲梳洗。”

“是,三小姐。”

燕云梦来到夕碧身边,她挽着母亲的手臂问道:“母亲这是怎么了?”

夕碧从胡乱的思绪里醒神儿,她拍了拍燕云梦的手,边是叹息,边是感慨道:“你父亲给燕云朵择选的夫婿是司户庭官家的嫡二公子。这司户庭官林氏,我母族夕何氏以及里护一族,并为天辰王都的三大权贵。一个妾生养的女儿竟也值得你父亲如此为其筹谋,梦儿啊,为娘越想越觉得对不住你啊!”

夕碧抚摸着燕云梦乌黑的长发,看着身着素衣的女儿满眼心疼。她的梦儿应该拥有东国最尊贵的身份,得到最好的庇护,一生荣华夫敬子孝才是。

“母亲的话,梦儿不知何意?”

中厅里,清梨香气渐渐消散,眼下只有夕碧与燕云梦二人。

如此燕云梦便不用时时顾及着温顺二字,冷笑出声道:“王后只有二殿下一个儿子,可王上却不是。梦儿未嫁,承继世子未定,以后如何现下难以评说,母亲如果现在就放弃了,您又何苦在三年前违背父亲的意思,擅自答应王后定下亲事呢?”

“父亲是忠君之臣,一向不与王宫里的各位殿下有过多往来。他深知在当时择立世子之位上,我的婚事若与明扬王宫里哪位殿下有所关系,放在天辰王都内的贵族眼中便代表着王之司祭对承继世子的选择,而二殿下的身份正统,再有父亲的支持,王上便没有立其他殿下为世子的理由。一国之后的路,母亲没有为女儿选错,错在父亲顾忌太多。”

“梦儿,你怎可指责你的父亲。”

“女儿只是不明白,父亲为何不同意我与二殿下的婚事。”

燕云梦话语间透着一股狠决,二殿下往息后的三年里,周围那些氏族贵女对她有诸多嘲笑挑衅,就等着看她形影支离,落个惨淡下场,她怎么能就此放弃,顺了**的心思呢。

“梦儿,你才刚说以后如何难以评说,是有什么打算吗?”夕碧深知自己女儿的聪慧要盛过她的长子燕长生。

燕云梦平复心情,想起之前父亲训诫她的话,说道:“或许解铃还需系铃人。”

女儿的话激起了夕碧心中的疑问,这解铃人是谁?系铃人又是谁?不等她细问,门外传来玉盈的声音:“夫人,您可要准备梳洗了?”

夕碧刚要吩咐她们退下,燕云梦却允了她们进来,然后说道:“母亲,此事先容女儿好好想想,等日后再与母亲详谈。夜深了,女儿先伺候您梳洗。”

“好吧,我们今日先不说。不过梳洗就由侍女们来做好了,你也累了一天,早些回去休息吧!”夕碧拍了拍燕云梦的手背后由玉盈扶着进了内室,燕云梦站在一侧屈膝扶了扶礼:“女儿告退。”

出了门,踏过石阶,踩着青砖,两个侍奴走在燕云梦的前面挑灯引路。连着一番折腾,亥时已过,子夜将临,廊下的夜风吹出几丝凉意。

转过一处月亮门,迎面走来一抹纤瘦的身影,燕云梦身边另一位侍女秋月正等在一旁。

秋月手里拿着披风,越过挑灯的侍奴,行上礼道:“秋月见过主子,主子安好。”

一旁随侍的玲珑走上前去接过披风,一边给燕云梦披上,系好披风的锦带,一边出声责怪秋月:“怎么才过来,让主子吹了好一会儿冷风。”

言语上虽是责怪,实则是玲珑和秋月两位侍女的默契,暗语明说,省得一心想顶替她们的其他侍婢在主子面前乱嚼舌根。

夜来风凉,知道主子晚归,披风是早就备下的,只是秋月有心去别处探了探消息。

“回主子,老爷才刚往晶秋院去了。”

只一句话,就显出近身侍女与旁个侍奴的差别亲疏。

燕云梦笑道“秋月,不枉我记一回你的名字。”

言毕,燕云梦向前缓步而行,玲珑和秋月一个在左,一个在右,走在燕云梦的身后。此刻,薄云飘渺,月光倾泻而下,拉长行路人的身影。

偌大的风鸣宅院里,人心诡谲,数不清的魑魅魍魉游离在权势亲贵之间搅弄着卑微者的命运,又有谁会去真正记得一个侍奴的名字。

《沧云境之浮空集》 15 何为幻阵 免费试读

一片而已?那这一片竹林实在有些蹊跷。多思她要通过竹林需要近一个时辰,小七主子只用了半柱香的时间。她虽算不上绝顶聪明,但也不是榆木的脑袋不开窍。同一片竹林,主仆二人却走出了不同的路径,且所用时间还不一样,若说默语竹林没有一点玄机,她是决计不信的。

“你不识得此术?”

燕小七以为修灵之人的眼力应比像她这样的常人好些才是,毕竟有灵气加身,七窍该有所超然。

奈何多思摇了摇头:“我瞧出来默语竹林外布施了幻术,所以每次都是顺着竹林里的引路往来后院与云中坞之间。”

她不是没想过另辟蹊径,可万一走不出去怎么办?

“引路?”这一词燕小七还是第一次听到,不过想来是走出默语竹林的其他法子。

“幻术只是表面,像我们走进和走出时,眼前明明没有入口出口,可一旦走出某一步,所见之景却立时发生了变化,那是因为,我能找到此术的法门。“

”法门?什么是法门?“

燕小七细细的为多思讲解着:“法门,是类似于解术的一种通术。幻术是简单的幻景之术,它只是用来欺骗敌人的眼睛,并不能随着敌人的移动做出相应的变化;而默语竹林中的术法不仅能随着你的移动幻化出对应之景,还可以缔造出无限空间,一草一木,一朝一夕皆为实感。“

燕小七继续走在前头,先一步进入月纹长廊。沿着墙壁走了数十步,在一扇墙的雕花影壁处停下,她右手挑着夜光灯,闲着的左手伸直向前,竟从雕花影壁上穿了过去,且透过影壁的镂空缝隙看过去,对面仍是围墙,燕小七穿过去的手不知所踪,这画面看在多思眼里颇为诡异。

“这是幻阵。“燕小七说完,从雕花影壁的围墙上穿过去,多思来不及多想,闭着眼睛,跟着穿了过去。

无论是月纹长廊亦或是默语竹林中皆在幻术之上,加布了幻阵。幻阵不比一般灵术,它是一种困敌的阵法,时时变化阵型,好比一个可以移动的迷宫。若是无法找出其中法门,从外力上不能破术,敌人便会困死其中。”

“这幻阵之术,是东国所创。“

听小七主子如此说,多思立时为自己是东国人感到自豪,拎着手里沉重的食盒都觉得轻了不少。

月夜下,燕小七在月纹长廊里时不时的穿墙而过,每一步走的极稳。她问多思:“知道幻阵是东国何人所创吗?”

多思回答:“不知。”

“文通书院的首掌院,知文。”转过一个弯,燕小七和多思站在了后院到月纹长廊的入口。

“就是传言中浮空大陆最聪明的人?”多思问。

“应该是吧,外人道东国人善谋,多思你说,是不是因为他的缘故?”他,指的是知文,浮空大陆中五封最高学府的执掌首院。两百多年前于帝都禁地碧海林森中创造出幻阵拂晓之岭,至今无人可破,为天下惊叹。

燕小七不知这拂晓之岭到底有多厉害,毕竟传言之中有诸多不实,但浮空大陆的幻阵之术大多是依照着拂晓之岭布施幻化,想必是一个极了不得的术法吧!若有机会,她到想去探看一番。

“这就出来了,真快。“多思不禁感叹。她往来后宅与云中坞之间,每日花费在路上的时间要消耗掉半日时光,现在跟着小七主子走这一趟,大概用了有半个时辰。

可是,小七主子是怎么找到幻阵的法门呢?这句话,多思没有问出口,她的主子燕小七,同后山的阵法一样,总是让人意想不到。

虽然小七主子待她宽容,许她不问礼节,随意相处。可进了后院,主子就是主子,奴仆便是奴仆,尊卑礼法哪样都不能逾越。

主仆二人及至遥阁,多思叫了门,来人见面是七小姐,赶紧见礼道:“侍奴见过七小姐。“

燕小七问:“我五哥可回来了。“

应门的侍奴低头垂首,恭顺的紧:“回七小姐,五公子先到了外院,已经派人过来传话,说怕夜深打扰五夫人夜眠,明日一早再来问安。“

燕小七听后,转头对多思说道:“今夜我宿在秦姨这,明日好见见五哥,多思你先将食盒给我五哥送去。“

站在一旁的多思,学着应门侍奴的口气,恭顺道:“是,七小姐,奴去去就回。“

交代完多思,燕小七问那侍奴:“五夫人睡了吗?”

“回七小姐,五夫人还没有歇下,听娄清姐姐说,夫人近来正给五公子缝制新衣,这会儿该是在动针线呢。”

听见了娄清的名字,燕小七嘴角在不经意间泛起一丝冷笑。娄清是近半年来大夫人赐给秦姨随侍的贴身侍女,一入遥阁便端起了正室院子里侍者高人一等的架子,说是遥阁上上下下的侍者们没有规矩,应该重新立一立。燕小七原是想用些办法将娄清遣出去,奈何秦姨怕惹出什么事端来,说是五哥在外求学,若是惹恼了夫人从而坏了五哥得来不易的入考机会,就太得不偿失了。

守门的侍奴见燕小七出神,问道:“七小姐是直接去歇息,还是去五夫人屋里?”

既然五姨没有睡,她应该去问安的,随即燕小七说:“我要和五姨说说话,你去叫执夜的侍婢备盏清茶来!”

每每走在遥阁的院子里,燕小七总能想起当初从后山结界中跌跌撞撞走出来,循着秦姨所说的路线,寻到遥阁的情景。

云中坞和遥阁有两种静。

云中坞是凄静的,静的能听见鸟语花落的声音;而遥阁是恬静,一众奴仆有种不紧不慢的悠然。

说是奴仆一众,不外乎有侍女一人,侍婢二人,侍奴二人,院子里连扫院粗使的婆子也没有。

司祭不常入遥阁,妾氏们的荣宠五夫人求不来,自然得不到行走在后宅中侍者们的重视。但燕小七没有听过五姨有任何的怨怼,后宅谁人不知,五夫人是出了名的好性子。

五姨将她带到遥阁后十分善待她,给燕凛西做件衣裳,势必要给她也做一件。五姨人随和,院中奴仆们也跟着随和,每逢见了她都要说上几句话。弄的从不与四夫人有过多对话的燕小七,不知应该怎样应答他人。

所以小小的燕小七逃了,逃回了云中坞。躲着不见任何人,她反而觉得舒坦。五姨看她不见了,来云中坞寻她,无论寻回她几次,燕小七总是多逃一次。

她能从容的过幻阵,就是从逃跑开始的。等到后来长了些年岁,与人说话不那般艰难了,也不拘束自己非要住在哪里。

燕小七远远的瞧见娄清,娄清揖手见礼道:“七小姐好。”然后转身为燕小七抬起门帐,屋里隐隐的传来一声:“是小七回来了吗?”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