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武侠仙侠 > 正文

主角叫无咎紫烟的小说[寻仙道]结局免费阅读

编辑:柠檬片片 2019-09-11 20:19:08

主角叫无咎紫烟的小说[寻仙道]结局免费阅读

《寻仙道》已上架微信公众号:金毛文学,关注后回复:寻仙道 即可阅读全文

《寻仙道》小说简介

细腻,主角光环微弱,逻辑感很强,难得的好书,专业知识极其丰富。主角是无咎紫烟的小说叫《寻仙道》,它的作者是曳光写的一本仙侠类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第十章什么意思感谢:骑驴看白话、seyingwujia、玉萧凉的捧场与月票的支持!也感谢各位的收藏、点击、红票的支持。看着新书榜的名次直往下掉,一口老血喷出!……………………上当了!无咎以脸抢地,摔了。主角叫无咎紫烟的小说叫做《寻仙道》,它的作者是曳光所编写的仙侠风格的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今朝修仙不为仙,只为春色花满园:来日九星冲牛斗,且看天刑开纪元。

精彩章节试读:

第四章偷鸡的贼

感谢:浊酒饮苍穹、青虎、香烟的世界、o老吉o、mitenike的捧场与月票的支持!

………………

曙光初现,晨霭淡淡。风华谷焕然如新,远近山色如黛。

无咎从原路返回,穿过角门,回到了祠堂所在的院子。他看着自己满身的泥泞,直奔灶房而去,却见祁散人已早早起来,正两手端着灶上的剩菜汤在美美地喝着。

又是菜汤,昨夜可被害苦了!

无咎像是仇人见面,气不打一处来,随手将短剑丢在屋檐下的台阶上,嚷嚷道:“你整日里滋阴壮阳也就罢了,却让我跟着遭殃……”

祁散人放下陶碗,抹了把嘴,又揉了揉眼角,这才拄着木拐,慢慢走出灶房,冷着脸讥讽道:“我年老体衰,痼疾难愈,滋补一二,有何不可?而先生如今精血健壮,全赖于我菜汤的调养。而养生健体的药物,多有壮阳之能。你不识好人心也就罢了,至于遭殃,又该怎讲……”

又该怎讲?事关隐私,羞于启齿啊!

无咎底气不足,欲说无言,只得偃旗息鼓,又不肯示弱般地哼了声,自去打水洗漱。灶房门前有水缸、水盆等物,洗漱起来很是方便。

祁散人则是站在门前继续上下打量,稍显意外道:“你果然救人去了,倒也命大……”他虽然躲在屋里,对于院内的动静却也有所耳闻。而他后一句话颇具玩味,莫非他早已料定有人死去?

无咎瞪了一眼,继续清洗着手上的泥垢。

祁散人不再多说,慢慢走至一旁,俯身捡起地上的短剑。而他才要凝神端详,短剑却被人一把抢走,还遭致埋怨:“此乃兵器,不得亵玩!”

无咎抢过短剑,转身离去,换了身干净的衣衫之后,又拿着沾满泥污的长袍走出屋子,在水缸前浆洗起来。在外漂泊的两年间,衣食住行都要自己动手。如今的他早已不复当年的养尊处优,只是一个寒酸度日的教书先生罢了!

祁散人坐在屋檐下的凳子上,翻捡着箩筐中的野菜野草。他见有人一边洗着衣裳,一边眉飞色舞自得其乐,不由好奇问道:“你夜半出门,天明才归,尚不知所救何人,眼下又去了何处?”

无咎将胡乱洗好了的长袍晾晒在祠堂走廊的绳子上,应道:“散人能掐会算,又何须多问。”

祁散人的脾气不错,摇头说道:“占卜问卦,无非趋吉避祸。而世事多变,岂能一一洞察先机!”

无咎挽着袖子,抬脚进了灶房,竟是拿着一根柴棒在灶灰中扒拉着,不一会手里拿着两个圆圆的黑乎乎的东西走了出来。

祁散人诧异道:“何物?”

无咎寻个凳子坐在旁边,两手一碰,干裂的泥土带着卵壳碎开,从中露出两个莹白的鸡子。他将之举起,得意道:“以泥土封裹深埋,便不怕被烤焦了。而你只管烧火,哪里顾得许多,且尝一个……”

祁散人看着香喷喷的鸡子,很想伸手去接,又心生狐疑:“鸡子从何而来?”

无咎直截了当道:“鸡子,当然是从母鸡的**而来,不然怎地……”他见无人领情,也不客套,一口一个,眨眼间便将两个鸡子吞下肚子,噎得连连捶胸,好一会儿才觉舒坦,却不忘问道:“老道……可曾听说过灵霞山?”

祁散人还想追问鸡子的来历,随即神色微怔,难以置信道:“无先生是说,昨晚叫门的两个女子,来自灵霞山……”

“嘿嘿,你人在屋里,怎知那是两个女子?”

“我……掐指一算……”

“咦……散人知道灵霞山?”

“我……当然知道……”

“哎呦、祁散人在上,请受小生一拜!且说说灵霞山……”

“砰、砰——”

便于此时,有人叩击院门。

虽然卯时未过,却已晨光大亮,而空中依然是乌云低沉,看来天色并未放晴。

不过,还没到学堂开门的时辰。这大清早的,谁在砸门?

无咎顾不得与祁散人说话,径自走到大门前取下门闩。

不待开门观望,大门已被人“吱呀”推开,接着涌进来几道人影,还有一个壮汉抱着个孩子,正是学堂的那个捣蛋鬼,名叫祁山,诨名山伢子,却耷拉着胳膊,带着满脸的泪痕。

无咎不明所以,往后躲闪,却认得来人中为首的老者,作揖道:“祁老先生……”

祁老先生,有着五、六十岁的光景,须发灰白,面色红润,身子骨颇为硬朗,却神色焦急,拱了拱手,转而催促道:“我孙子伤势不轻,速请散人前来诊治!”

这位老者不仅是祁家村的族长,还是山伢子的祖父。应该是孙子摔坏了胳臂,方才惹得祖父兴师动众前来求诊。

无咎让进众人,随后跟着走了过去。

祁散人已放下手中的箩筐,起身相迎,并拿起一个凳子,让抱着孩子的汉子坐下。他一边低头查看,一边出声询问道:“这是……”

祁老先生分说道:“我孙子今早不愿起床,说是先生要打他板子。好歹哄他起床穿衣,却哭哭啼啼不肯罢休,尚未出门,竟摔倒在地,怕是胳膊折了,由他爹抱来,哼……”老头说到此处,心疼难耐,竟是手扶长须埋怨道:“小儿无状,本该管教,而动辄打骂,则有失先生本分。还望先生求全责备之余,多些耐心……”

无咎跟在一旁凑热闹,没想到会麻烦上身。

学童不听话要挨板子,天经地义。谁料这位老先生宠溺过甚,竟将孙子摔伤的缘由牵扯到先生的头上。而那个倒霉孩子摔坏了胳臂,与我何干?此前是说过要揍板子,无非是口头吓唬、吓唬而已,却被那个捣蛋鬼当成了偷懒逃学的借口……

有了祁老先生的发话,抱孩子的汉子与同来的几人都在摇头叹息,至少看过来的眼光中,少了以往的那种敬意。

无咎察觉不妙,忙道:“老先生所言极是,怎奈山伢子顽劣不堪……”

祁老先生虽然德高望重,却听不得有人诋毁他的孙子。他闷哼了一声,脸色难看起来。山伢子的爹则是冲着无咎歉意一笑,意思是先生不要介意。

无咎见机识趣,只得躲在一旁而不再出声。

祁散人俯身查看过后,伸手抓住了山伢子的胳膊,不容对方哭闹,便是顺势一抖,只听得“喀嚓”一声轻微的动静,他已直起身来,拊掌笑道:“肩骨脱臼而已,好了……”

山伢子带着泪痕,来回晃动着右胳膊。看其情形,伤势已然痊愈。

祁老先生终于露出笑容,躬身致谢:“散人医术高超,名不虚传!”随行的几位族人也放下心来,跟着作揖行礼。

祁散人还礼:“举手之劳,不足挂齿!”

无咎也轻松起来,适时出声道:“祁山,莫再淘气了,以免家中长辈挂念,且回家用罢早饭,速来学堂……”

山伢子的学名,便是祁山,他赖在他爹的怀里不肯下地,闭着双眼干嚎:“先生不是好人,我才不来学堂呢……”

无咎神情尴尬,耸了耸肩头,笑道:“师者,传道、授业、解惑也!先生我为人师表,又怎会是坏人呢……”

他温文尔雅,言辞彬彬,使得在场的众人也深以为然。

祁老先生才要劝说宝贝孙子,谁料山伢子再次大喊:“先生偷捉村里的鸡,被我与妞儿看见,他却谎称戏耍来着,而村里的鸡,见日少了……”

院子里的地方不大,六、七个人挤在一起稍显促狭。尤其是还有一个孩子在扯着嗓子哭喊,使得原本安静的清晨变得混乱起来。

不过,众人的眼光都落在一人的身上。各自的神色中,有惊愕、有狐疑,还有恍然之后的同情。

教书的先生,竟是偷鸡贼?而童言无欺,看来八*九不离十。

祁老先生很是威严地咳嗽一下,尚自哭喊的山伢子顿时乖乖收声。而他还是抚须摇头,难以置信道:“先生素来为我祁家村所敬重,竟然……竟然偷吃村里的鸡……”

无咎神情发窘,抓耳挠腮,讪讪笑着,一时无从辩解。

唉!若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若不是隔三差五打打牙祭,谁受得了整日的菜饼子、菜汤的折磨啊!

祁老先生接着说道:“依循族规,偷鸡摸狗者,虽无大过,却祸害乡邻,要逐出村子……”

不就是几只鸡嘛,又何必要这般让人难堪呢!更何况众目睽睽之下,叫先生我颜面何存!

无咎佯作镇定,硬着头皮道:“诸位不知尊师重道也就罢了,岂能听信黄口小儿的一面之词……”

祁老先生逼问道:“那老朽问您一句,有没有偷吃村里的鸡?”

无咎摊开双手,诚恳道:“究竟如何,还须人证物证说话。倘若诸位不分青红皂白而冤枉了好人,只怕要遭报应的!”

祁散人始终在同情旁观,见无咎被几个人围着而处境艰难,住着木拐插了进来,说道:“无先生乃读书人,应该懂得仁义廉耻,且教授孩子们读书认字也是辛苦,请各位父老兄弟明察。现如今,找个先生可不容易……”

终于有人帮着说话了,无咎看向祁散人很是感激。而他稍稍琢磨,又禁不住暗自腹诽。这话中有话,好像本先生从来都不懂得仁义廉耻。

祁老先生迟疑起来,又看了看自家的宝贝孙子,觉得祁散人所言有理,便道:“我祁家村敬重先生,并不想冤枉好人,且回头查问清楚,再行计较不迟!”他拱了拱手,带着几个晚辈转身离去。

无咎追问:“那学堂……”

祁老先生头也不回:“先生辛苦,不妨关门歇息一日。”

山伢子听见不用上学,乐得直蹦高,还不忘回头甩个鬼脸,抢先跑出了祠堂。

转瞬之间,院子里只剩下一个老道与一个书生在相互瞪眼……

…………

ps:各位看完了,顺手收藏、红票啊!

《寻仙道》 第十章 什么意思 免费试读

第十章什么意思

感谢:骑驴看白话、seyingwujia、玉萧凉的捧场与月票的支持!

也感谢各位的收藏、点击、红票的支持。看着新书榜的名次直往下掉,一口老血喷出!

……………………

上当了!

无咎以脸抢地,摔了个实在,尚未看清四周的情形,便已明白了自身的处境。

还用多想吗,肯定是上当了!

那个木申算是白长了一张好人脸,骨子里却不是好人。他将本公子赚到这荒山野岭之中,定是要图财害命!

谁让自己上了贼船呢,这就叫一失足成千古恨啊!

不过,此处好像是洞中有洞。刚才的动静,应该是关闭石门所致。他本该痛下杀手才是,为何又多此一举……

无咎趴在地上,抬头去看。

四下里漆黑一片,什么都看不见。却有阴森而诡异的寒气逼来,还有淡淡的腐臭夹杂其中而令人闻之作呕。

无咎伸手去抓摔落的包裹,想找出火折子点燃光亮。一阵划拉中,似有触碰。他忙扯住了拽到身边,旋即又两手乱摸而疑惑不已。

所抓之物,干瘪冰冷。

什么东西……

便于此时,“扑”的一声微弱的风响传来,瞬息间撕裂了黑暗,紧接着有火光跳动闪现。

无咎尚自愕然,忽而发觉手中抓着的是个人。

不,借着火光看去,那竟是一具干瘪的死尸!

无咎吓得脸色大变,连滚带爬往后躲闪。而不过刹那,他又愣在原地。

天呐,四周横七竖八的,尽是死尸……这……这究竟是什么鬼地方?

火光来自一只陶碗,陶碗的近处是座石棺。也就是说,那火光乃是死人的长明灯。冷幽的光芒中,一个十余丈大小的洞穴出现在眼前。再加上四周的死尸,分明一个墓穴……

无咎的两眼直眨巴,忙擦拭着额头流下的冷汗。而他尚未从惊惧中回过神来,旋即又吓得目瞪口呆。

“轰——”

一记沉闷的响声从石棺上传来,紧接着棺盖缓缓挪动。不过少顷,一道人影从棺中冒出了出来,披头散发,看不清模样,却舒展双臂,伸着弯曲的十指,并悠悠飘起,且口中发出古怪的笑声!

要命啊,那不是传说中的尸变,就是恶鬼……

无咎顾不得许多,猛地跳起来转身便跑,却慌不择路,“砰”的一声撞在石门上,随即眼冒金星摔倒在地。

笑声瞬间逼近:“桀桀……老夫的弟子很孝顺……又送来一具血食……”

该死的木申,竟然拜一个吃人的鬼物为师。

而何为血食?莫非地上的死尸便是本公子的最终下场……

无咎急得猛击石门,而石门却是纹丝不动。除了石门之外,封闭的洞穴中再无去路。他绝望之下转身回望,那带着恶臭的黑影已倏然扑来。

完了,要死了!就这般稀里糊涂送了命,真是窝囊……

无咎自知死到临头,反而不怕了,猛地蹿起便要拼命,忽而又灵机一动,急急从怀中掏出一张兽皮往身上拍去。

这可是祁散人所赠的宝贝,据说一为遁符、一为剑符。且不管怎样,都该有些用处才是。

咦,怎么没有动静?

无咎无暇多想,再次飞快掏出一张兽皮狠命死拍。而兽皮像片树叶般直接滑落,与适才的情形如出一辙。

祁散人,你要成心害我啊!这是什么狗屁的符箓,为何毫无用处呢?

与之同时,黑影到了面前……

无咎惊骇万状,竭力躲避,而才将挪动了下,忽而又僵住了,就像是中了邪般,整个人已动弹不得。他顿时瞠目诧然,无力地发出一声叹息。

唉!纵然小心谨慎,还是劫数难逃。只可惜死在这荒山野岭之中,莫说家仇难报,便是紫烟仙子也不知晓啊……

那只夺命索魂的鬼手已抓到了胸前,寸余长的指甲上闪动着阴森的寒光。闪念之间,便该有人尸横当场。而与之刹那,异变突起。

只听“砰”的一声,衣衫破碎。接下来却非胸膛撕裂,而是一道黑光霍然而出,瞬间“轰”的一下,已将那抓来的鬼手连同黑影猛地撞飞了出去。继而雾气盘旋,惨叫连连,似有黑影在左冲右突,却始终不得摆脱,使得整个洞穴都好像陷入了激流漩涡之中,肆虐的劲风逼得人透不过气来。

少顷,再又一声凄厉的惨嚎,随即有身影“扑通”坠地。转眼雾气散尽,一把短剑摇摇晃晃栽下……

无咎依旧是半张着嘴巴,十足掉了魂的样子。即便他发觉身子自如了,却兀自难以置信般地僵立当场。

本以为大难临头而十死无生,谁料危急关头逢凶化吉。

而救了本公子的,竟然是爹爹留下的那把短剑?

一把破剑而已,缘何如此的神异?如此想来,始终有人追杀不止,根本不是为了斩草除根,或是另有缘由?

石棺前的那盏长明灯竟然还亮着,只是有些微微跳动。四周重归静寂,浓重的寒气弥漫不散。而洞穴内发生了如此巨变,却似与世隔绝一般……

无咎瞥了眼身后那关闭依旧的石门,又低头打量着胸前衣衫的破口子,兀自惊魂未定。须臾,他小心走了几步,俯身捡起了地上的短剑,并凝神端详。

带鞘的短剑还是老样子,只是上面的锈迹似乎褪去了三成。除此之外,倒也看不出有何名堂。而两丈远处的角落里,则躺着方才的那个鬼物,早已没了曾经的狰狞可怖,只剩下一具佝偻干瘪的躯体,如同被吸干了精血般,倒是与左近的干尸有着几分仿佛。只是他**的脸颊与手臂透着妖异的黑色,并长着一层黑色的毛发。

无咎余悸未消,幽幽舒了口气。

方才的情形看得清楚啊,想不到自己的短剑还有防鬼辟邪的本事。若真如此,本公子岂非身藏异宝而不自知?还有几日前那两具离奇的死尸,莫非也与之有关?

无咎思前想后,神色恍然,不由得抓紧了手中的短剑,并一个劲的暗呼侥幸。

既能防鬼辟邪、又能护主,真正的宝贝!也幸亏之前将其藏在胸前,这才意外捡得一条性命。

不过,那鬼物是何来历,又为何要藏在棺中,还收了一个徒弟,好像很厉害的样子……

无咎心有疑惑,却没忙着探寻究竟,而是将短剑插回怀中,并回头找了找,随即带着恶心的神情,从干尸中捡起了包裹。少顷,他又俯身抓起那两张害人不浅的兽皮符箓。

且留着罪证,以便日后与祁散人算账!

而石门还是纹丝不动,或许那个木申正在幸灾乐祸呢。地上的十几具干尸,也必是他所勾引来的“血食”。哼,回头也饶不了他。不过,本公子的三拳两脚,又怎能对付一个懂得法术的家伙呢!且看此处有无出路,设法逃命要紧!

无咎渐渐镇定下来,慢慢靠近那具干尸,确定那鬼物不会再暴起伤人,这才真正松了口气,转而壮着胆子走向石棺,并踮着脚尖而勾头去看。而他尚未看清其中的情形,急忙捂着鼻子转身干呕。

石棺内太臭了,简直要熏死人。

无咎稍缓了片刻,捂着鼻子,转身端起了长明灯,继续打量着石棺内的情形。

石棺平放地上,半人多高,为黑色的石头打造而成,有一丈多长、三尺多宽,被三寸多厚的棺盖遮住了半边。整个石棺透着阴森莫名,挨在旁边使人很不舒服。而借助长明灯的光亮看去,才发现空荡荡的棺底散落着几样东西。

浅而易见,那应该是鬼物所留,也就是说,死人的东西不吉利!

无咎便要就此作罢,却又心头一动。

鬼物呆在这洞穴内,不仅以活人精血为生,还收起了徒弟,显然是有些来历。他所留下的东西,或许也不一般!

无咎回头深吸换了口气,转而将身子探入石棺。几息之后,猛然闪开,再又蹲在地上放下长明灯,接着摊开袍袖并颇为顾忌般地连连甩手。

袍袖中跌落出几样东西,正是石棺内的遗物。

五块拇指大小的石头,似玉非玉,像是琉璃,却又棱角分明,色彩幻动,透着晶晶亮;一块白色玉片,也是手指粗细,三寸多长,有些斑驳破旧;一张黄色的兽皮,尺余见方,上面好像写满了字迹。

无咎略略迟疑,伸手铺开了兽皮而低头端详。上面的字迹很小,三、两百字数,稍显模糊,倒也认得。尤其开篇点名的四个字,天刑符经。

经文?鬼物吃人也就够了,难道还要念经超度……

“砰——”

无咎尚自冲着兽皮暗暗不解,忽闻动静,不及多想,急忙抓起地上的东西塞入袍袖之中。

而随着石门开启,三道人影匆匆而入。为首的年轻男女像是初来乍到,忽见死尸遍地,且有人蹲在地上守着油灯,不由得脚下一顿而双双诧然。跟后的一人则是手举火把,回首好奇道:“木道友,何不一起进来……”

独自站在门外的男子,正是木申。他两手掐诀,似有动作,却又微微一怔,随即不着痕迹地大袖一甩而走了进来,面带惊喜道:“无道友,可有大碍?”

无咎看着突如其来的三个陌生人,又看了看木申。

什么意思,害了人不认账?

还有那三位年轻的男女,又是什么来头……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