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武侠仙侠 > 正文

主角叫张浪林三娘的小说[重生之刀霸天下]全本免费阅读

编辑:倾城花音 2019-09-18 23:33:04

主角叫张浪林三娘的小说[重生之刀霸天下]全本免费阅读

《重生之刀霸天下》已上架微信公众号:轩轩文学,关注后回复:重生之刀霸天下 即可阅读全文

《重生之刀霸天下》小说简介

《重生之刀霸天下》这本书整体来说非常不错的,尤其是闯十八层地狱构思比较标准,反正很好看。火爆新书《重生之刀霸天下》是八景宫中客所编写的武侠类型的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张浪林三娘,书中主要讲述了:这个时候,柜台上老头依旧脸色陀红的趴着,似乎醉酒未醒一般。云在天见无人阻拦,不由得气焰更甚,开始对着少女动手动脚起来。这样一来,少女便不得不左右闪躲,显得颇为狼狈。张浪看得却颇觉得有趣。那云在天四人眼。《重生之刀霸天下》由八景宫中客所编写的武侠风格的小说,主角张浪林三娘,书中主要讲述了:张浪意外从沉浸式全息武侠游戏《天下》穿越到真实的天下武侠世界。天下江湖,各方势力风起云涌,武道强者各领风骚,正是百舸争流,群星闪耀之时。有剑道高手跨海而来,剑试天下,但求一败;有太行仙人以山为名,睥睨

精彩章节试读:

两人又过了十余招,周寨主始终拿不下对方,心中有了一丝急躁。

这时,张浪一刀收回,恰好露出一丝空当。

机不可失!

周寨主心中一喜,猛然跃起,手中鬼头大刀带去呼呼风声,向着张浪砸去。

“我这一式白虎跳涧可是杀招,配合我的内力威力无穷,施展起来,犹如饿虎扑击,碾轧而下,一个连凡境都未到的小子,尽管难缠,也休想抗衡的住我的攻击。”

他长得粗犷,心思却是不差,鬼头大刀砸出的瞬间,心里亦是冷笑一番。

“白虎跳涧!”

几乎瞬间,张浪便认出了这一招刀法。

前世之中,云州秦家寨被灭以后,秦家的家传武学五虎断门刀便开始在江湖上流传甚广,作为北地刀王,这一套刀法他怎会不识?

故意卖个破绽,却没想到此人还有如此杀招?

张浪心思急转,知道此招不能硬接,手腕翻转,一个妙招陡然使出,手中大刀便反手拂去。

正是张家连环刀中,最为精妙的三刀之一,分花拂柳。

“呲啦!”

周寨主心思笃定。

然则,在与张浪手中大刀碰撞的瞬间,兵刃相交,发出刺耳之声。

跟着,他就感觉到,在这双刀交汇之处,突然间爆发出一股巨大力量,这种力量猛的传递到自身的鬼头大刀之上,随后传到自己体内。

强烈的震荡之力,震的他浑身血肉都在剧烈的颤动,仿佛要即将生生崩碎一样。

于此同时,张浪眼睛露出一股深寒之意,嘴角微微一扯,这一瞬间,又是两个妙招瞬间使出。

流星闪电。

八方风雨。

拂开的大刀猛然变化,化作一抹刀光从鬼头大刀上闪过。而后猛然探出,斩了开去。

“砰!”

周寨主招式已老,身体又受到冲击,哪里还来得及阻挡?

张浪手中的厚背大刀猛然斩在周寨主的天灵盖上,斩得他的头盖骨带着蓬乱的头发斜斜飞起,鲜血脑浆喷涌而出。

周寨主瘫倒在地上,死透的身体之上,眼睛里犹自带着不可置信之意。

这连环三刀劈出,张浪几乎用出了全部力量,一切都到了极限。

刀身之上的震感让他手腕一抖,虎口裂开。手中大刀亦是拿捏不住,摔了开去。

“呼!”

张浪猛然吐出一口气,左手揉了揉右手手腕,这才向着张雪涧看去。

张雪涧此刻亦是难掩震惊,檀口微开,双手紧掩,竟是连微微走光的身体也顾不上了。

“七哥……”

过了片刻,她才反应过来,轻声的唤了一句。

张浪微微点了点头,冷然说道:

“听你今夜这两声七哥,我这回救你倒是也没救错。”

张雪涧听他此言,稍稍有些尴尬。

她心里也是明白,张家老爷张旭七子三女十个孩子中,张浪最不受待见。其余子女,从来没有一人真正将张浪当成自家兄弟,好一些的直呼其名,更过分的暗地里还叫他贱种。

便是自己性格柔弱,偶尔唤声七哥,实际心里,真的有把他当兄长对待吗?再想起此次商队出行,他一路上颇为照顾自己,自己一路上却对他都有些爱理不理…这次自己被掳上山,他还连夜来救…说起这么多年,竟是都不知道七哥竟然如此厉害……这般刀法简直……只是他的眼睛,为何这般冷漠?是因为我们冷落了他吗?

张雪涧心中想着,有些愧疚,有些惊讶,一时间竟是呆住了。

她在那边发呆,张浪也不管她,自顾在房间衣柜里找了两件稍微像样的长衫,一件自己穿上了,一件扔了过去。

“换上吧。”

衣衫落在身前,张雪涧才恍然惊醒,又想起自己衣衫破碎的模样,小脸一红,赶紧拿起衣衫披上。

不过经此一遭,他此番遭变惊疑不定的情绪倒是稳定了下。

外面山匪喝酒打闹之声隐隐传入屋内,她看着张浪瘦削的身影,心中竟然无比踏实起来。

心有所感,嘴上便不由得又弱弱的唤了一声。

“七哥……”

张浪看她模样有趣,倒也心里一乐,又想起她前世的赫赫声名,不由得起了逗弄之心,开口说道:

“我来时潜藏行迹,倒是没人发现,此时外间山匪正在饮酒,倒也不虞发现此间打斗。只是我若带你出去,你这般小样,怕是那帮醉鬼也能看出行迹,倒时候又将你截下,留在这寨中压寨,行那新婚之喜,可如何是好?”

“啊!”

张雪涧听闻此言,急了一声,随后看到张浪似笑非笑的戏谑表情,猛然醒转。

随后她开口说道:“七哥莫要取笑……”

说完这句,她似乎想到什么,脸上露出一丝悲恨,接着说道:“对了,七哥,这次我们张家商队受此劫难,并非这黑风寨单独出手,好像还有几个寨子在其中帮忙,而且我听这老狗说起,好像是有人在后面指使……”

张浪点了点头:“此事我心中有些猜想,倒是不急,不过这外面还有诸多山匪,你看要如何处理?”

张雪涧见她如此,也就止住话头,随后表情有些犹豫,有些仇恨。

过了一会才说道:“这帮匪徒,坏事做尽,全都死不足惜。”

张浪听她此言,倒是笑了:“这样倒是有些赤练魔女的模样了……”

“七哥你说什么赤练魔女?”

张雪涧听之不懂,疑惑问道。

“你稍等片刻,等我出去杀个一圈,便带你下山。”

张浪洒然一笑,摇头不答,说完便走上前去,拾起周寨主掉落的鬼头大刀,拿在手里掂了掂,便走了出去。

这黑风寨的山匪都喝得迷迷糊糊,到了此刻,竟然连山门之处两个守卫被杀都没发现,哪有还有抵抗能力。

不过片刻光景,这黑风寨的诸多匪徒就被张浪杀了个干净。

而后不久,张浪找了找,便在角落之处,发现张家商队里几个丫鬟使女的赤果尸体。

他知道被掳上山的女眷约莫只剩下张雪涧一人,也就息了救援之心。

随后张浪又在山寨中搜索起来,这黑风寨不是什么大户,他遍搜全寨,也不过找到一千三百两银票,外加一百多两银子,并没什么喜闻乐见的武功秘籍,绝世心法以及宝藏图之类。

跟着,他又在在黑风寨内找了些干粮,米酒,打了个包袱,到马厩里牵出了两匹马,随后又搬了些柴火,找了些火油烈酒之类,一把火将黑风寨点了。

而后才携着张雪涧,两人纵马下山而去……

烈火烹油,火借风势,整个黑风寨很快便覆盖在大火之中。

两人不知道的是,熊熊烈火之上,一个黑衣蒙面的女子虚空浮立,她缓缓摘下下自己面巾,露出妖冶的面容,望着两人离去的身影,眼中闪过一道寒芒,随后却是不断摇头,口中叹起身来:

“该死,在西岐花的时间有点多,竟是来晚了一步。”

“这小子倒是杀伐果断,心狠手也辣,可惜是个男的。”

“还有那小妮子,聪明灵慧,体量匀称,也是个苗子,本想让她受此劫难,完成蜕变,绝情绝性,正好能入我圣门,如今却这少年将她所救,真是可惜一番布置……”

“罢了,罢了,今日杀得也是够了,便放他们去吧。我圣门要复起,我这灭情一脉也要继续搜罗好的苗子,此处不得,还是去别处寻吧……”

《重生之刀霸天下》 第八章 认真起来我能一打二 免费试读

这个时候,柜台上老头依旧脸色陀红的趴着,似乎醉酒未醒一般。

云在天见无人阻拦,不由得气焰更甚,开始对着少女动手动脚起来。

这样一来,少女便不得不左右闪躲,显得颇为狼狈。

张浪看得却颇觉得有趣。

那云在天四人眼拙,看不出来。但是以他的眼力看来,这少女的内力修为分明有了些火候,若是她此时运些内力,使出手段,轻松便能挣脱开去,却偏偏弄得自己这么狼狈。

如此这般,那云在天的双手便越加过分,尽往少女敏感之处着手,少女只得拼命躲闪,眼神着急,频频向着柜台看去。

这时,那柜台上的老者伸了个懒腰,揉了揉眼睛,似乎刚醒一般。

只是那伸懒腰之际,却是微微点了点头。

于此同时,那少女脸色便是一喜,手腕便是一个翻转,一掌便探了出去……

“放开她!”

看到此刻,张浪却猛然站起身来,大声喝道。

那少女见有人出头,探出的手又迅捷的收了回去,速度之快,竟是叫人难以察觉。

“哟呵?”

云在天朝着张浪看了过来,笑着说道:“小兄弟,我祖父今年活了八十七岁了,每顿饭吃三碗,你知道为啥?”

张浪心里一阵好笑,脸上却是一副懵懂的样子,配合道:“为啥?”

云在天神情突然一变,阴森说道:“闲事不管,饭吃三碗。懂吗?”

他说罢此言,便朝韩刚施了个眼色,让他试试张浪的手段。

那韩刚得了指使,从后腰抽出大斧,脚步一个变幻,似扑似跃,便向着张浪冲来。

张浪伸手取过桌旁的鬼头大刀,迅速摆好刀法架势。

而这时,那韩刚已然一斧头劈向张浪的脑袋。

虎下山!

这一斧招虽然不算精妙,但是劈砍出来声势浩大,显然尽取一个猛字。在韩刚这等矮壮汉子手中使出,倒真如下山猛虎一般,携威带势。

大斧临头,张浪架势一起,便迎了上去。

兵刃相交,他却陡然将手腕一翻,随后重重一拉,刀刃便沿着斧柄切了上去。

这一变招若是打实,那韩刚的右手便算废了。

不过韩刚反应亦是不慢,见此情状,脚步一撤,身体后仰,一个小小铁板桥,便闪了开去。跟着,他把腰一弹,改劈为削,大斧猛然横甩。

虎探爪!

张浪微微一笑,竖起大刀,挡住斧刃。

一股巨力从刀身之上传来。

他也不去化解,只把手腕一震,借力使力,将鬼头刀划了个半圆,反手向上这韩刚下巴撩去。

简直巧妙之极!

真要说起来,斧法其实和刀法有诸多相通之处,可以说是刀法的简化版,剔除了刀法之中巧妙变化的招数,只是取其中劈,砍,削,剁,这此类刚猛使法。

所以在张浪这种刀法大家来说,这四人之中,韩刚在他眼中破绽百出,却是威胁最小的一个。

只是这韩刚斧法虽然不如,步法却是略有精妙,倒也只是稍落了下风。

如此一来,张浪便也不慌不忙,和那韩刚放对,琢磨起刀法来。

他二人在那对峙,倒成了场中焦点。

不仅云在天三人注目观看,那柜台上的老头,清秀少女以及酒馆中的闲杂酒客亦是看得津津有味。

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

在明眼人眼里,其实已是高下立判。

这明眼之人,在这群观众中,不过三个半,柜台老者算一个,清秀少女算一个,瘸子史达算一个。

他们都能看出,若韩刚不是靠着步法和内力优势,若是光论招式,早已经失败了。不过纵然他步法与内力高了一筹,撑到现在也不过是因为张浪有意拿他练刀。

便是如此,韩刚此刻也是捉襟见肘,几乎到了极限,最多十招,便快挡不住了。

而云在天便只能算半个,他只看出韩刚快要失败,却看不出张浪有意练刀。

不过四人之中还有明白人史达,他自然不会放任自己四师弟吃了大亏。

史达眉头微微一皱,开口道:“三娘,你上去,正好磨练一下鞭法。”

林三娘点了点头,脚步一踏,步法运起,整个人似乎蛇形一般冲出。

她抽出软鞭,寻了个空当,便加入战团,手中软鞭一个挥舞。

噼啪一声,鞭梢便向着张浪打去。

蛇吐信!

林三娘这一加入,张浪压力顿生,瞬间落入下风。

张浪此刻没有修持内力,体魄也不算强健,轻功步法更是一概不懂,只能简单的腾挪,所有本事全在一身刀法之上。

只是这依仗其实也不甚牢靠,无非便是人与刀合的御刀灵性,加上烂熟于心的基础刀法。

真正掌握的妙招便只有张家连环刀中的连环三刀。

而如今他以一敌二,自然不想阴沟翻船,是以不敢大意,专心应对起来。

张家连环刀共分一十八招,其中十五招是基础刀招,真正说得上名字的妙招不过三招。

流星闪电取之快,八方风雨取之急,分花拂柳取之巧。

不过他虽未使出这三个妙招,却能将其中精妙化出,所以一认真起来,气势便变得森然凌厉,一把鬼头大刀是既快且猛,又不乏巧妙,尽显刀法造诣。

这般造诣,叫那柜台上的老头也是眼睛一亮。

不过纵然如此他却还是落在下风,只是暂时未露败相。

史达眼睛微微眯着,嘴角却是微微一笑,他自然也能看出张浪刀法精妙,不过心里还是笃定起来。

他们师兄弟妹四人,一身武功,除了内修功法相同,招式步法都是恩师量身打造。

虎豹七击,蛇鹤八打。

韩刚得了虎字,霸气刚猛,步法猛烈,斧法霸道。

林三娘便得了一个蛇字,既巧且毒,步法灵巧,鞭法毒辣。

所以张浪可以使用巧劲戏耍韩刚,但是却耍不了林三娘。林三娘身法诡异巧妙,一条软鞭快如疾风,一鞭接着一鞭,却又变化多端,尽往要害处招呼,中间斜街全无半丝缝隙,只要反应稍稍慢些,便要命丧黄泉。

张浪眉头皱着,他也发现了这点。

所以鬼头刀在手里一抖,闪闪刀光闪过,一刀化八,便向着林三娘斩去。

妙招出手,八方风雨!

恰如骤雨,又似疾风!

林三娘也识得厉害,右手慌忙一绕,将手中软鞭抖起。

亦是使出一招精妙招数,蛇盘身!

噌!

兵刃相交,软鞭竟是迅速便往鬼头刀上缠去。

这蛇盘身之法,正是一招夺刃之法。若是对方无能,无法破解,便要被卸了兵刃。

然而张浪却是手腕一抖,鬼头大刀一个横拍,随后轻轻一拂,巧巧便挣脱开去,正是一记分花拂柳。

将蛇盘身破去,林三娘顿时一惊,她此刻已是露出破绽,空门大露。

张浪微微一笑,此刻若是接上那连环三刀中的杀招流星闪电,便能将林三娘斩于当场!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