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武侠仙侠 > 正文

主角叫秦一阳的小说[古镜奇仙]免费试读

编辑:微雨花间 2019-09-23 22:34:18

主角叫秦一阳的小说[古镜奇仙]免费试读

《古镜奇仙》已上架微信公众号:轩轩文学,关注后回复:古镜奇仙 即可阅读全文

《古镜奇仙》小说简介

《古镜奇仙》《古镜奇仙》我非常喜欢这本书,人物个性鲜明,故事情节曲折感人,很有逻辑性。既好看又励志。主角是秦一阳的小说叫《古镜奇仙》,它的作者是大黑马所编写的仙侠类型的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嘭嘭嘭!拳气呼啸,山风颤动!晨雾刚刚散开,黄鹤书院每日必修的晨练再次拉开帷幕,二十来个十四五岁的孩子立在山岗平地之上,脚站马步,不断出拳,嘴中还是霍霍有声,颇有阵势。山岗背后便是青城山西麓,高耸入云的。热门小说《古镜奇仙》是大黑马倾心创作的一本仙侠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秦一阳,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平凡少年秦一阳偶得神秘古镜,可变废为宝,化腐朽为神奇。自此鱼跃龙门,步步升仙。踏仙门,快意道途;问苍穹,谁主沉浮!笑傲三界,叱咤九天,问鼎大道,逍遥长生。

精彩章节试读:

“秦一阳见过院长!”听到声音,秦一阳急忙转身,拱手喊到。

立在他身前的一位白须老者,虽是年事已高,但仍旧是容光焕发,身强体壮,一身锦绣黄袍更是将他衬托的是神采奕奕。

他就是黄鹤书院的院长,谷沧海。

“你认得这幅画?”谷沧海说着,亦是看向那屏风,关于此画,连他都只是知晓一二,只知它是临摹自上古之神禹神的宝物,神禹山河图,相传此物具有万物复苏之力,再多也便不知道了,毕竟此宝已经消失数千年了。

“不认得,我在看这个!”秦一阳急忙否认,手指屏风前的一株药草,笑着答到。

纵是心中好奇,古镜中的那片山河是不是这神禹山河图,但他还是不敢说出来,万一那铜镜是妖物,定会被院长收了,禹国上下皆是传承正道诸法,容不得半点妖邪。

那可是他逆天改命的唯一依靠,断然是不能被收的,至于是法宝还是妖物,他就管不了那么多了,能让他从此不再矮人一等就行。

再说了,这《神禹山河图》是画卷,而他的山河图是在镜子里,也许只是相似而已,不一定就是同一物,可不能因为自己的好奇心而失了赖以生存的宝贝。

“哦,你看的那株草名曰灯笼草,你知道这草?”谷沧海没再多问,连他都搞不定的东西,一个书童又怎会认得?

他踱步来到秦一阳跟前,手指身前锦盒中的一株红草,形同柿子,看上去便如点亮的灯笼一般,只是根系极长,盘了几圈方才放进了盒子。

“哦,灯笼草产自东海海底,补气养血效用极好,更能炼制玄门灵丹,紫红之色为上品,橙红为中品,青红为下品,但即便是下品亦是千金难买,因为它的药效堪比百根千年老参!”秦一阳如实作答,眼睛则是直盯着那棵灯笼草,青红色,下品,那也不得了,且不说东海海底的东西很难采,据《禹州志》记载,即便是东海海底,这东西也不多见。

当然,他现在想的更多的是,要是这青红色灯笼草掉进他的古镜,出来之后会不会变成紫红色的,哪怕是橙红色也不得了啊,对于炼体期的修行中人来说,吃一棵橙红色的灯笼草,最起码半个月都不用吃“早餐”和“晚餐”了,而且效用还比天天吃强百倍。

“哈哈,原来你不但偷看他们修炼,藏书阁也没少偷去吧!”这时,谷沧海院长忽的笑了起来。

“院长,我……”秦一阳顿觉不妙,还以为院长只是跟他闲聊药草的事,原来是套他话啊!

“好了,什么都不要说了,院有院规,违者必罚,从今天开始,你就去伙房配药吧,再有违纪就别怪我无情了!”不等秦一阳把话说完,谷院长便背过身去,高声说到。

“配药?好,多谢院长!”秦一阳欢喜拱手,配药虽比扫地苦,但他喜欢药物,这样的惩罚对他来说简直是鼓励啊!再说了,只要是不把他赶走,他什么惩罚都不愿意接受。少许,他又拱手,“院长,学生……不,一阳能再求你一件事吗?”

“是门外那个丫头吧?”谷院长已经在研究药草了,回答看上去有些心不在焉,不过造化境的高手果然不是盖的,东阁离书院门口足有百步远呢,他竟能感觉到香玉的存在。

炼体期第六境便是耳目境,一旦修炼完成便可眼观六路、耳听八方,谷院长早已是第七境的高手,这样的能耐自是驾轻就熟。

“是的,我只剩下这么一个亲人了,把她留在外面我不放心!”秦一阳拱手,真诚相告。

“伙房多一个劈柴的也不打紧,她能劈柴吗?”谷院长径自翻着药书,言语之时没有抬头看秦一阳。

“能的,多谢院长!”秦一阳再拱手,脸上满是笑意,只要院长肯收留香玉就行,她劈柴不行,他去劈就是了。

“没其他事了就退下了,本院长要修炼了!”谷院长仍是面无表情,就在秦一阳快要出门的时候,他又轻声说到,“把那棵灯笼草带走吧!”

“啊?”秦一阳呆了呆,灯笼草可不便宜啊!即便是青城县的富贵人家想求得一棵都难,谷院长不罚他,反倒是给了他这么大的好处,他有点不太相信自己的耳朵,都说谷院长冷酷无情,怎么会是这样?

“不稀罕?那就算了!”谷院长见他愣住了,喃喃说到。

“多谢院长,多谢!”不稀罕?怎么可能,秦一阳一把抓起灯笼草狂奔离去,欢快的像只刚出笼的鸟儿。

“哎,苦命的孩子,老夫能帮到你的只有这么多了,接下来就要看你的造化了!”直至秦一阳离开,谷院长方才抬起头来。

秦一阳本是这届学子中的佼佼者,家中突发变故才沦落至此,他心中一直为之可惜,免他学费,让他继续修炼,那是万万不能的,规矩不能乱,但暗地里帮帮他还是可以的,让他即便无法参加县考了,日后也能凭借自己的本事谋个好生路。

他觉得以秦一阳的资质,不该是一辈子在书院干书童,这便是他老早就发现这小子进藏书阁、偷偷修炼但却从未阻挠的原因。

赠他一棵灯笼草,也是希望能助他一臂之力,但也只能是如此了,毕竟修炼的投入就像是一个无底洞,他不可能去一直养着他,因此他能有什么样的作为全靠他自己的造化了。

离开东阁之后,秦一阳便领着香玉去伙房报道了,打理伙房的都是书童,有的是新人,有的已经在这里干了几十年了,但都是书童,和秦一阳是一个阶层的,故而对他的到来都很欢迎。

为了方便香玉入住,他们还把仅有的两间屋舍腾出了一间给她住,其他人挤在一间,包括秦一阳。

尤其是一个叫李虎嘴的书童,长的是胖乎乎的,嘴很大,而且超能吃,他和秦一阳的关系本就很好,他刚进书院当书童的时候,力量很弱,还要负责担水这样的力气活,干不动的时候都是秦一阳帮他完成每日任务的,因此他对秦一阳一直是心存感激,于是他欣然帮香玉接下来劈柴的活。

至于秦一阳,则是跟着两个专门负责配药的书童开始接受“惩罚”。

书院是文武兼修,因此伙房不单单是烧饭的,还有一个药房,专门给学子熬制补药,只有富贵人家的孩子才会自己掏钱买药加餐,其他学子都是由书院统一配备滋补之物。

黄鹤书院的药房并不大,只有一个药柜和一排锅炉,秦一阳迈步进去的时候,锅炉上正在熬着补药,浓浓的药香扑鼻而来。

“一阳,这边是补气之药,这边是强身药草,有些是可以直接吃的,有些只能熬来喝,刚刚给你的书上都有写!”一个中年书童领着秦一阳在药柜前面走了一圈,还不时打开药柜,让他见识一下,少许,他扭过头来,一本正经的说到,“不能偷吃哦,所有的药物都有记录的,少了一根,我们所有人都会吃不了兜着走!”

“知道了,叶大哥!”秦一阳点头欢笑,他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么多药物,虽都不是什么太名贵的药物,但总比他每天拿来蜕变的杂草、草根强多了,尽管他用草根变出来的药物要比这里的东西都珍奇,但那都是一两棵,哪有这里这么玲琅满目。

“那你自己熟悉熟悉吧,有什么不懂的就来问我!”姓叶的书童说完之后便去看书了,书院的人都知道他窝在这里当书童只是为了多学点药草方面的学问,以后出去做一个大夫,成家立业。

秦一阳会意的点点头,然后手捧一堆雪白犀角,心中美滋滋,一直都是吃花花草草的,从未喝过药汤,熬出来的东西都比生吃效果更妙,因为可以添加很多辅药。

也不知道这犀角扔进自己的古镜会蜕变出什么?千年犀角,蛮荒犀角?还是异兽犀角?他不禁想着。

《古镜奇仙》 第一章 青城山幽甲天下 免费试读

嘭嘭嘭!

拳气呼啸,山风颤动!

晨雾刚刚散开,黄鹤书院每日必修的晨练再次拉开帷幕,二十来个十四五岁的孩子立在山岗平地之上,脚站马步,不断出拳,嘴中还是霍霍有声,颇有阵势。

山岗背后便是青城山西麓,高耸入云的青城山如同一柄利剑,直入苍穹,四周群山环绕,其间云雾飘飞,仙气十足,不愧为上古时代十大仙山之首。

山岗下面便是黄鹤书院,禹国水鼎州青城县第二大书院,房屋成排,青瓦白墙四周古树环抱,古韵风雅。

离山岗最近的屋顶上,此刻正趴着一个少年,身上穿的并不是和其它学子一样的白长衫,而是一件破旧的青衫,双袖挽起,像一只蛤蟆一样趴在巨大的瓦片上,清眉紧锁,秀目圆睁,直勾勾的看着山岗上的晨练武场,脸上满是焦急的神色。

“不会吧,一套伏虎拳练了一个多月了,教官怎么还不教气和境的法门?”少年握拳,他已经偷看了七日之久,教官还是没说气和境的法门,这让他在焦急之余亦是有些郁闷。

他叫秦一阳,以前是和山岗上的那些孩子一样,是黄鹤书院的学子,后来遇到变故,成了书院的书童,也就是打杂的,不能再和那些孩子一样读书修炼了,但他并没有放弃,每天都来这里偷看教官教了他们什么,然后夜间悄悄自学。

“来了!”少许,看到本是坐在山岗巨石上的方寒云方教官猛地跃身而起,秦一阳的嘴角露出了一丝笑意,方教官要训话了。

方寒云可是书院除了院长之外唯一一个勇力境的高手,仙门道法共有五期,对于凡人来说,只能修炼第一期炼体期,炼体期又分十境,勇力境为第五境,一旦踏入,便有奔马之力,可以说成是一人能轻松拉走一辆满载的马车,亦可以说成是可以一拳轻松撂倒一匹奔跑中的烈马。

“十年苦修,只为一朝成名,或成仙成佛,长生不死,或坐享天下,荣华富贵!”方寒云开始训话了,这是他的惯用开场白,用于鼓励学子们勤奋修行,“青城虽是古老仙家道场,但现如今只不过是禹国的一个小城,尔等也便是小城子民而已,若想名扬天下,首先要做的就是走出去!如何走出去,三年一度的县考是唯一的途径!”

尽管每天都是听着同样的话,但每次听方教官这么说,孩子们的脸上都是洋溢着兴奋的神色。

与县考一样,黄鹤书院也是每三年招生一次,这届参加完县考了,才开始招收下一届。他们都是三年前进入书院的,三年苦修,只为今年秋天的县考。

县考前三名会被县里推举到州里继续修行,那可是无上的荣耀啊!到了州学府,哪怕是学无所成,日后回到县里仍旧可以谋一份好差事。

但若是不能进入前三甲,只能是继续窝在青城县了,家境殷实的可以继续选择进书院修炼,等待下一次县考,家境不好的只能是出去谋生路了,或是给富足人家孩子当伴读,或是去找一份看家护院的活儿,当然,那也得在县考中表现出众、受人青睐才行,否则是没人愿意请的。

“黄鹤书院虽被人说成是青城县第二大书院,不如青城书院,但我并不认为我们比他们差,尤其是你们这一届,我相信最终一战扬名的会是我们书院的人!”方寒云继续给学子们打着气,少许,方才昂首说到,“好了,今天我将教给你们炼体期第四境气和境的法门,你们能否在最后的一个月内练好第四境,那就要看你们各自的努力了!如果你们能在短时间突破到第五境,和我一样,拥有着奔马之力,那在县考中进入前三甲就绝对没有问题!”

说着,方寒云猛地一挥拳,拳气如同劲风一般呼啸向前,随即只闻咔嚓一声,离他足有一丈多远的一座石桩轰然断裂。

这让一旁的孩子们都看呆了,包括远处趴在屋顶上的秦一阳,勇力境就是不一样啊!

见学子们都是目瞪口呆,方寒云满意的点点头,然后开始跟他们细细讲述气和境的法门,其实他心中清楚,青城书院这届的学子也很强,好多人数月前就已经修炼到气和境了,但这些消息不能告诉本院的学子们,免得他们心生挫败、失了斗志,毕竟离县考之期只有两月不到了,他们能把气和境修炼到什么程度很难说。

“原来这就是气和境的法门啊,爬了这么多天屋顶终于学到了,嘿嘿,以后不用爬屋顶了!”秦一阳一个纵身,从屋顶上欣然落下,双脚着地之时竟是一点声音没有。

左顾右盼少许,见四下无人,他放下心来,拿起早就准备好的扫帚,有一下没一下的扫着,同时身子快步退到后院,气和境的法门偷听到手,他自然是迫不及待的想去修炼一番了。

书院后院共分两块,左边是厢房,修缮如新,学子们居住的地方,都是独门独户,每个学子一间,方便学子们各自修行,富足人家的孩子还可以带佣人和伴读前来一同居住,以便照顾他们的饮食起居。

右边是宽敞大房,简陋破旧,书童们混居的地方,只有两间,七八个书童一起住,秦一阳自然是住在这边了。

这个时刻,其他的书童都去伙房给学子们准备早饭去了,院子里没人,这便是秦一阳决定来这里修炼的原因,白天不能像晚上一样去后山修炼,免得一会有人叫,他不在,那可是要受罚的。

进了简陋的大屋,秦一阳如往常一样,拴好门窗,然后盘腿坐到泥榻上,然后小心翼翼的从怀中掏出一块“铜镜”,很古老的铜镜,只有掌心大小,上面的纹理如同古石一般,污渍斑斑,但却极为浑厚,非刀斧之工所能造。

秦一阳左手托着铜镜,右手暗暗用力,然后猛地打出一股气力,袭入铜镜之中,那巴掌大的东西立马闪出一道金黄色亮光,边缘流动着古老的符文,虽是转瞬即逝,但那铜镜却是刹那间变成脸盆那么大,豁然呈现在秦一阳跟前,映着他那张秀气的脸蛋。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