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武侠仙侠 > 正文

主角叫卫阳[叹情谣]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编辑:森里伊人 2019-09-23 22:47:11

主角叫卫阳[叹情谣]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叹情谣》已上架微信公众号:轩轩文学,关注后回复:叹情谣 即可阅读全文

《叹情谣》小说简介

《叹情谣》来来回回看了三遍,就是看完了,还想看,三少的文笔好的不得了,想想丰富,情节一环扣一环,反正就是一本非常非常好看的小说。主角是卫阳的小说是《叹情谣》,本小说的作者是红燕南飞写的一本仙侠奇缘类型的小说,内容主要讲述:“妙极!妙极!今日算是大开眼界了。不曾想侄女舞起剑来竟有如此的惊鸿之势。”渤海水君连声赞叹道。“惭愧!惭愧!卉卉早年跟天庭上仙学道了几百年,不过修为还是尚浅。”龙君回道。“细看侄女的剑式,乃是落花剑诀。独家完整版小说《叹情谣》是红燕南飞所编写的仙侠奇缘类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卫阳,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一段宿世情缘,一场久别重逢。为你守候九百年,历尽沧海桑田,只为找寻颠覆生死的轮回之法,待与你共续前缘。

精彩章节试读:

天边陨白,祥云飘溢,白驹初现。

告别了老汉夫妇,照着他们所指的方向,卉卉独自来到了村落的后山。

后山原来有一片很大的竹林,地下也满是飘落的竹叶,叶缝之间隐隐约约还能看见幼嫩的笋尖似要挣开禁锢出土一般。

寻觅不到片刻,便能望见老汉先前口中一直念叨的溶洞了。五六尺宽的溶洞口,时不时还会有水滴沿着石柱往下滑落,远远望去,确与寻常洞口无异。

大抵走到离洞口十丈左右的地方,卉卉用小手往前伸探,感觉到眼前有一堵看不见的结界阻挡了去路。

时下正值阳春三月,本应是春风吹拂,万物苏醒的景象。可眼前只可观竹干随风摇曳,却闻不得半点风的声响。

这应该就是他们口中所说的隐形墙了。

曾听自己的恩师朱雀星君说过,结界是以阵法的之形存在天地之间,修道人以法力催动在其阵法范围内所形成的防罩。但凡诸多阵法都有命门,皆可破解。

回想在朱雀宫内修行的那段时间,自己只潜心修炼师傅的绝学落花剑诀,至于排布五行阵法连皮毛都未曾向师傅请教。

记忆之中只听师傅言过,阵法并非虚无缥缈,是凡修道者注以自身法力而具其形,以咒法配神兵利器则破之。

神兵,自己手中就有一把临渊剑了。而咒术如今看来,也只能勉强尽力一试了。

卉卉手握临渊剑,剑锋直指法阵,口中咒语缓缓而出:“乾为天,坎为水,妙法引动,凝意合一。”咒语一出,临渊剑微泛紫光,剑体通透,“破....”

语毕,一道紫色光芒径直撞向法阵壁垣,一瞬间在法阵四周绽放开来,那恍若明镜的法罩在紫光隐去之后,轰然崩裂。虽未明眼历见,但卉卉还是切身感受到迎面吹来的丝丝凉风。

循道往洞口行进,洞口走廊狭窄,还是能清晰听得到水滴穿石的声响,甚是清脆。

继续下洞,洞内清脆的水滴声愈发清晰。往内行至数十步,地方较先前的洞口走廊相比,变得空旷了起来。

距离洞口越来越远,洞外的光线自然照不进来半毫,洞内环境更是无从查看。卉卉无措地望着四下一片漆黑,无意中触摸了系在腰间的乾坤袋,灵光一现。

从袋中拿出了一盏玲珑剔透的灯,小巧美观,单是灯柄就已相当别致。这是烁日灯,在黑暗当中点起就犹如身处白昼一般,想来也是巧物无疑。

卉卉拿起手中的烁日灯一照,洞内一览无余,面前现出了一个天然溶洞,洞顶遍布倒垂的钟乳石和脚下拔地而起的石笋,在耀眼的烁日灯映射下显得更为妖娆。

“原来这世间还有比我东海更令人叹止的洞府。”卉卉不禁蹭蹭赞叹道。

带着突如起来的好奇心,卉卉越往内去,偶抬头仰望,一根根钟乳石错落有致地并排着,洞顶的水珠顺着石柱滴沥,如露雨凝化一般。

可能是这洞府荒废已久,鲜有人迹的缘故,洞内不时有阵阵凉风袭人,伴着这四下一片冷幽寂静,每一阵风尤如阴风蚀骨,寒意直透身躯,让卉卉不由的打起了寒颤。这或许是寒冷,亦或是她自己内心深处的恐惧所致。

越往内里去,愈发感觉空气中竟还夹杂着腥臭之味,保不准是那些被白衣妖人掳进来的姑娘尸体,还是后山有小动物不小心被困此洞中而殒灵于此,卉卉心中宁愿相信是后者,而那异味是自己一千多年来从未闻过的。

细看,只见洞内四周遍布各类各色的女子衣裳,许多衣裳上面的斑斑血迹还未完全风干,每一件都破烂不堪。一些衣物的破损之处似曾被烈火焚过一般,还有些更像是被人连衣带皮肉硬生生的撕扯掉一般,场面凄厉非常,想来那些众多衣裳的主人生前必受了残酷的虐刑。

眼前的这番景象,让卉卉不禁毛骨悚然。

等等.....恍惚间....卉卉隐隐有一种不祥的预感,这些莫不是洛河村里的那些姑娘的吧?

先前还抱着乐观的心态,村里的那一众年轻姑娘约估只不过是那白衣妖人诱骗至此,而后一一对其行歹事,性命也不会被伤及分毫。可如今,看着满地混乱的破烂衣裳,只怕是她们凶多吉少了。

芳华若晨露,何曾历夸姣。生命这么脆弱,或去或留,也只不过须臾之间。

“雨柔,今日我为你拾得了你生前最爱的花朵,喜欢吗?这么久了,你没变,还是这么嗜睡,知不知道我们一起种的那颗落玉兰,此去经年,如今已是苍天大树了,就等着你带我一起去松土浇灌....”

....................

一阵温润的说话声由远及近的传了过来,萦绕回荡在洞内上方,传声绵绵,此起彼伏。

卉卉循声而前,找了块较庞大的石块就地藏匿,注视着不远处。

只见一白衣男子单臂倚靠在台阶之上的一张石床旁边,石床四周被五彩缤纷的花朵环绕,床中央静静躺着一个妙龄女子,虽不能亲睹芳容,但能得那男子如此倾心,想必也是有闭月之容。

只是如此曼妙的一位女子,为何会在这里长眠呢?莫不是身染重疾,亦或是红颜薄命,顷刻间,万般猜测在卉卉脑中盘绕。

“我已备好了所有药材,如今就差一步就可入药炼制续命丹....你放心!你我很快就能再次相见了。”白衣男子一边道一边用指尖温柔的划过那女子的圆润脸庞。

回想之前老汉口中所道的那白衣,应是杀人如麻、心狠手辣之辈,可眼下的他却是这般的深情暖意,如不是亲眼所见,根本就见不到他这柔情的另一面。

兀乎间,与前刻相较,卉卉竟向前挪动了一尺有余,也丝毫未在意脚底的众多石块。

“出来吧!堂堂东海九公主,来我这溶洞已算屈尊了,方才蹲在那边又那么久,如此大礼,我严翼可受不起啊。”白衣男子邪笑着说道。

“你就是村民口里所说的白衣男子吧?快说村子里的那些姑娘被你关在何处了,还有你又是如何得知我是东海的九公主。”卉卉口中打舌又强作镇定的问道。

“村子里那些姑娘的下落,想必在你来到这里的半路上就已知晓了。至于你的身份,我本无从所知,可看你手中的临渊剑,我便猜到了几分。再者早就听闻东海九公主俏皮伶俐,龙君龙后甚是宠爱。”

“即使如此,这临渊剑不属东海圣物,何况封存近上千年,入世未久,你又如何猜到的?”卉卉不解道。

“临渊剑是本不属你们东海,就是此刻你握剑去天上地下走一遭,也未必有人会识得它。可恰好这三界之内只有我一人识得。”严翼走下了台阶,“那临渊剑本就是我魔族之物,只不过当年我们技不如人,落入你们之手代为保管而已。”

“我看你仪表堂堂,一身正气,可为何要下狠心,对村子里的那些姑娘下毒手。你就不知天道轮回,到时那些怨魂宿主会回来找你吗?”卉卉用剑指着凛然说道。

“可笑!何为正气?何为天道?云柔历劫难之时,天有没有兑现他所谓的公道,”严翼情急之下义正论道,“二百年前,我也相信过天道。但自雨柔魂断困睡在这里开始,我就不再相信正与道了。也多亏当年魔族的收留。让我重新相信雨柔会有苏醒的那么一天。”

“所以你就不眨眼一下,就让你的双手徒添那么条性命吗?”

“只要雨柔能完好的醒来,这些牺牲算不得什么。那些人的性命与雨柔相比,也只不过是恒河一沙。”严翼眉峰轻挑,冷冷的回道。

《叹情谣》 第三章 神算 免费试读

“妙极!妙极!今日算是大开眼界了。不曾想侄女舞起剑来竟有如此的惊鸿之势。”渤海水君连声赞叹道。

“惭愧!惭愧!卉卉早年跟天庭上仙学道了几百年,不过修为还是尚浅。”龙君回道。

“细看侄女的剑式,乃是落花剑诀。想必龙君你所提的上仙是朱雀陵光神君吧。”渤海水君说道。

“水君!好眼力。她正是拜在神君门下。”

朱雀陵光神君。天庭四方神之一,平日不轻易収授门徒,要不是见当年的小卉卉聪慧灵气,断不会将其收于门下,授其绝学落花剑诀了。

“龙君,宴席许久,我也该表明今日冒昧拜访的来意了。”渤海水君一边说着,一边手指着身旁的冀阳继续说道,“我与小儿此番前来,主要是想向龙君你提亲。”

“先前对侄儿知之甚少,但从刚才的舞剑可以看出,侄儿的修为在同辈当中已属佼者。倘若东海与渤海能结为亲家,自然甚妙!”龙君笑着说道,看起来对眼前的这位准女婿很是满意。

“龙君既已口头应允,我就理应先奉上彩礼。”渤海水君说完便示意下属抬东西进来。

只见蟹奴扛上了一个个大箱子,打开箱盖,里面什么翡翠珠宝,什么绝世法器,应有尽有。

大厅上一派和悦的景象,让在场的众人瞬间感觉喜事就近在咫尺。不过还是会有人打破了宴席之上多数人的美好憧憬。

“等一下。可是我年纪尚小,还未曾有想出嫁的念头。”卉卉公主单闭着眼、俏皮的对着龙君说道。

这本不应该出自平日里活泼乖巧的卉卉之口,因为她明白当面直接回绝渤海的提亲就不妥,何况今日席上有诸多人在场。

但她深信宿缘一说,倘若今天自己再不开口的话,那自己这几百年一直守候的那段宿世情缘可真就成为茶桌上的谈资了。

自然,卉卉的那番话一出,也着实让宴席的气氛变得凝重起来,身为客人的渤海水君及其大殿下自然不发声,二人都把希望寄予龙君身上。

就连席下的龟丞相也开始好奇,眼前这番景象,龙君该如何妥善处置。

龙君重重掷了下酒杯,“男大当婚女大当嫁。今日这事还真就由不得你任性。”这话刚从龙君口中说出,一旁的龙后就连忙扯了扯龙君的衣裳。

“无妨!无妨!龙君暂且息怒!”一看气氛不对,渤海水君连忙说道。

龙君的一席话,让卉卉顿时不悦,连忙起身:“女儿身子忽感不适,暂先拜别父皇母后还有水君叔叔。”

话还没说完,宴席上的众人就已经看不见卉卉的身影了。

酒席之上的龙君无奈叹了口重气,缓慢举起了自己右手边的酒杯:“让水君见笑了,这一杯就当是给你赔罪!”

“我看侄女已是懂事非常了,龙君大可不必动怒。”渤海水君劝道。

“这都是被我们宠坏了。”龙君叹气道。

“既是如此,我与小儿就先行回水府。”水君作辑正要拜别。

“水君不留下再痛饮几杯......”

“不了!渤海事务繁多,今日是偷空来拜访龙君。就此拜别吧!”渤海水君说完就领着冀阳灰溜溜的遁去了。

虽说这渤海水君是出了名的好脾气,可经历今天这么一场有波澜的宴会,心中多少有几分不悦,这一切龙君看在心里也未曾表言。因为他知道,他得花花心思想想如何安慰自己那宝贝女儿。

.....

东海神府的龙渊小榭里有一处亭子,唤作望月亭。

此亭由六根水晶柱鼎立而成,亭顶也是由水原石雕刻而成,远远望去,像碧绿透彻的玉石一般,且坚固非常。

平日里这是卉卉散心玩耍的地方。

但今日的她,两眼无神的望着头顶上的那片水光。手里还在一边扯着刚从路过的百花苑里采摘的青玉紫罗花瓣。

开始慢慢不相信龟丞相所说的宿世情缘一说了,整日困在东海水府之内,哪来的缘?

或许是时候了,是该自己独自去水上看看外面的世界了。

恍然间,卉卉感觉到有一双温暖柔软的手掌搭在了自己的肩上。

“卉卉!”龙后慈爱的笑容挂在嘴边“刚才酒席的事你不用介怀,你做什么选择母后都支持你,只要你开心就好。”

卉卉转过身来,正欲对着自己的母亲傲娇一把,可一看到自己母亲背后的龙君之时,就立马拉长了脸,转过身去。

“还在生父王的气吗?”龙君叹了叹气说道。

“哼!父王不疼我了,只顾贪婪别人送来的法器珠宝了。”

“父王就你一个宝贝女儿,那些玩意又岂能抵得上我女儿的万分之一。”龙君解释道。

“这一千多年来,父王未曾怒骂过我,可今天竟当众呵责我。”卉卉一边说道,一边呜呜的流出了眼泪。

一旁的龙后见状,连忙走近紧紧抱着自己的爱女。

“父王这也是为你着想,才会急着为你择一夫家。”

“渤海殿下非女儿良配。女儿只愿有一段宿世情缘,只不过是时候未到而已。”卉卉边擦眼泪边说道。

“宿世情缘纯为虚谈,且那渤海殿下不论相貌品性配你也已足矣!”龙君苦心劝道。

“女儿欲续宿世情缘,我们依她便是了,只要我们女儿看上的定也是才俊。”一旁的龙后开始帮着卉卉说道。

“若是如此,那就依你罢了,我这就叫龟丞相推算你口中所说的有缘人现在何处。待知其所踪,我便为你们择一吉日尽早完婚。”龙君说着便转过身来,“龟丞相,你今日应该还未卜卦吧?”

“回禀龙君,今日还未曾卜卦!”龟丞相诚心回道。

龙君即回道“那你此刻就给卉卉算一卦,测算一下她的良缘现居何处?”

“是!龙君。”龟丞相毕恭毕敬的回命后,便从袖中拿出一个精致的贝壳和三枚铜钱。

只见他把三枚铜钱放入贝壳内后,口中念道:“伏相天命,内窥乾坤,着”,贝壳便像听了话似的,渐泛金光色泽,缓缓脱出龟丞相手掌,凌空翻转,不时还能听到铜钱碰击贝壳的声响。

没多久,就看见龟丞相单手一伸出,三枚铜钱稳稳的落入其掌心。一睹三枚铜钱的摆相,他眉头隐约紧锁了一下。这一微妙神色也早被龙君收入眼中。

“龙君,殿下的良缘可往易水之畔寻觅。”犹豫些许的龟丞相终于还是开口了。

“如此看来得趁早为卉卉准备远行事宜了。”龙君继续说道,“卉卉,你且让母后陪你片刻,父王和龟丞相这就为你挑选几个得力虾将,护你一路离开东海的周全。”

一旁本来满是泪眼的卉卉,此刻听到自己的父王如此明理,脸上开始翻出喜色。

龙君一说完,便对龟丞相使了眼神,龟丞相也会意的跟着龙君来到了不远处的龙渊小榭。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