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武侠仙侠 > 正文

主角叫白凝安洛城的小说[暗香浮动月黄昏]最新章节

编辑:草莓味的风 2019-09-23 23:33:47

主角叫白凝安洛城的小说[暗香浮动月黄昏]最新章节

《暗香浮动月黄昏》已上架微信公众号:敏轩文学,关注后回复:暗香浮动月黄昏 即可阅读全文

《暗香浮动月黄昏》小说简介

《暗香浮动月黄昏》情节还是很吸引人的,环环相扣,欲罢不能。白凝安洛城是小说《暗香浮动月黄昏》里的主角,本小说的作者是月下风花,这本小说的主要内容是:耳边传来了嘈杂声,嘴唇干裂,面容枯槁的白凝安迷糊的醒来。“是洛城吗?”眼前的人听到这声呼唤,并没有回应,只是轻轻的叹息了一声。白凝安伸出瘦弱的手指,想去触碰坐在床前的男子,却发现自己打不起精神睁开双眼。火爆新书《暗香浮动月黄昏》是月下风花倾心创作的一本仙侠风格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白凝安洛城,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你是什么样的人,本君比你更清楚,即便你是天之娇女,四海八荒的第一美人又如何,本帝君不爱你,你什么都不是。”

精彩章节试读:

第九章

白凝安从噩梦中惊醒,满身冷汗,梦里的洛城要杀了她

“夫人,你醒了。”

幽兰殿里何时多了几位丫鬟婆子,在之前的殿里只有几位粗使的丫鬟。

“你叫什么名字?”白凝安靠在床边,看着眼前这个颇为伶俐的丫鬟。

丫鬟细心的给白凝安折了一下被子的边,回道,“回夫人的话,奴婢香兰。”

再之后,香兰便把白凝安怀孕的事如实的说了出来。

白凝安摸着平摊的小腹,感受着这个小生命的气息,觉得自己浑身充满了力量,可喜悦的内心回想起眼前的种种,生出一丝担忧,洛城会让她生下这个孩子吗?

因着白凝安怀了孩子,洛城再也没有向她讨过龙鳞,对她的约束也宽泛了。可看似平静的幽兰殿,仿若在积蓄着更大的暴风雨。

白凝安出在大殿内踱步,来来回回,犹豫不决。

终于,白凝安仿若下定了决心那般,方熄灯睡去。

“我的夫人,你要去哪里。”趁着暮色,在桃林里喝酒的洛城将装扮成丫鬟的白凝安喊住。

再往前走几百里路就出了魔族,白凝安只得停下脚步。

洛城躺在桃花树上,身上的衣袂飘飘然随风摆动,被酒蕴红的俊脸多了几分柔情。

白凝安看着树上的落成,心里油然生出几分担忧,即便是不可一世的魔界至尊竟然有着独自一人寂寞饮酒的时候。

白凝安不知道洛城会如此,以为在她看不见的时候,洛城每日有狐若相伴,夜夜笙歌,芙蓉帐暖。

“怎么,被我逮到竟然说不出话来。”

洛城一个轻功,从树上飘然落地,桃花随风如雪一般飘落。此时的洛城惊为天人,让白凝安看的出神,仿若那年桃花树下的少年,可自己就是回想不出来。

“你放我走吧。”白凝安满眼寂寥地望着他。

洛城将手中的酒坛子用力向地下砸去,冰冷的手指掐着白凝安的手肘,一把将她带进自己的怀里。

“本君说过,你是本君的人,永远也别想逃出这里。”

白凝安不再挣扎,任由着洛城禁锢着,再次靠近洛城,已经没有了当初小女儿般的欢喜,现在白凝安只想为着自己的骨血。

“我走了,你大可与狐若两个人双宿双飞,也威胁不到你魔君的地位,呵呵,也是,狐若还需要我的龙鳞续命。”白凝安苦笑道,这不公平的命运。

“你走,你还有地方可去吗?出了魔族,天庭你还回的去吗?对了,你还有个青梅竹马的慕辰。”洛城讥笑道。

白凝安沉默了,她一心想逃离这里,可天下之大已经没有自己的容身之处,何况洛城绝对不会放她走。

洛城见状放开了手,看着不说话的白凝安竟有几分小时候见到的狐若几分影子,可自己多次带狐若来桃林,却没有找到之前半分的熟悉感。

就这样,白凝安转身回去,而洛城跟在白凝安的身后,无声的一步步跟到幽兰殿。

殿里的丫鬟婆子看到洛城跟回来,都喜出望外,以为着自家的主子得到君上的喜爱。

“你们都听好了,以后没有我的命令,不准让白凝安踏出幽兰殿半步。”

“喏”所有仆人异口同声道,他们走进放看到洛城那铁青的脸色,心里战战兢兢,生怕有分毫的过错。

禁足,白凝安仿若豢养的宠物一般,三年来没有任何自由,伤痕累累的三年,她无时无刻不在悔恨着当初的决定。

狐若自得知白凝安怀孕那日,喉咙里就如同梗住了一根鱼刺般,她费劲心机想让洛城杀了白凝安,可还是到了如今这个地步。

孩子,狐若一声声的念叨着,可休要怪我凶狠。

自那日白凝安被禁足以后,众人对白凝安的态度有所缓和,就连着洛城偶尔也会来看她一眼。

白凝安看着自己一天天大起来的肚子,心里面空落落的,原本自己想逃离,投奔慕辰,起码自己和孩子也会有个庇佑。可被发现那日自己被看管的更严了,慕辰也没有来偷偷看过自己。

“夫人,用力啊,用力啊。”

白凝安躺在大床上大口大口的吸着气,没想到那些人间画本子上的生孩子竟然是那么的疼。

身边的产婆和丫鬟也为白凝安捏了一把汗,白凝安自羊水破后,半天没有生出孩子。

白凝安的额头已经出了满头的汗水,声音嘶哑的为自己积蓄力量,可几次用力过度昏过去,孩子还没有出来。

白凝安抓住香兰的手,问道:“洛城来了吗?”

香兰摇了摇头,鼓励她再加把劲。

白凝安略显失望,她多么想在自己分娩的时候看洛城一眼,也不枉自己对他的一往情深。

终于,幽兰殿传来婴儿的啼哭,孩子终于生出来了。

“恭喜夫人是个男孩。”

白凝安看着稳婆裹着的小娃娃,苍白的脸上露出了笑容,眼皮沉重的昏睡了过去。

“恭喜君上,贺喜君上,喜得贵子。”

洛城走进产房,接过产婆抱着的小娃娃,看了一眼床上的白凝安,匆匆离开了。

“孩子呢?我的孩子呢?”白凝安醒来,紧紧的抓着香兰的手问道。

“回夫人的话,孩子君上抱走了,您好生静养,君上大概是怕您身体虚弱无法照顾好小主子。”

白凝安不信,不顾昨日分娩留下的伤痛,向幽冥殿跑去,想尽快见到自己的孩子。

“孩子呢?”白凝安闯入大殿,提着侍卫的刀,指着案牍前淡然的洛城。

“孩子已经死了。”

洛城一字一句的字眼,像是把白凝安的心踩在地上来回践踏。

痛,钻心的痛。

只见白凝安跪在洛城的脚边,哭着求道,“你要我的命都可以,让我见一面我的孩子。”

“云峥,带她离开。”洛城没有丝毫的动容。

白凝安看着眼前这个无情的男人,“虎毒尚不食子,洛城,你好狠的心!”

云峥带着这个可怜的白凝安离开大殿,即便是君上做出来任何事,他作为属下,也只能照办。

白凝安踉踉跄跄的在宫殿里无神的走着,如行尸走肉般,路过琼华殿的时候,两个宫女走出拱门讨论着用新生的孩子做药引的事。

听到这,白凝安眼前一亮,快步奔向琼华殿,生怕自己一去晚,自己的孩子真的已经被做成了药。

《暗香浮动月黄昏》 第三章叹息 免费试读

耳边传来了嘈杂声,嘴唇干裂,面容枯槁的白凝安迷糊的醒来。

“是洛城吗?”

眼前的人听到这声呼唤,并没有回应,只是轻轻的叹息了一声。

白凝安伸出瘦弱的手指,想去触碰坐在床前的男子,却发现自己打不起精神睁开双眼,浑身的新伤旧伤在几日几夜滴水未进下,隐隐作痛。

慕辰看着昔日活泼精怪的白凝安,墨眉紧促,指尖瞬时施法,向白凝安发白的嘴里灌入清冽的玉泉水,好让这天宫中的灵泉水能让她尽快恢复元气。

咕嘟,咕嘟~

白凝安在舌尖触到温润的泉水后,大口大口的猛喝,直到呛了一声,方才作罢。

“凝安,你受苦了。”慕辰看着白凝安,心揪疼了。

听到这熟悉的声音,白凝安方睁开了双眼,先前灿若星辰的眸子,看到慕辰之后变得黯淡了。

“慕辰哥哥~”白凝安低低的唤了一声,正如当年一直跟在慕辰身后一样。

当年的天宫,谁都知道,四海八荒第一美男慕辰与帝女白凝安是从小到大的玩伴。因着白凝安总是跟着慕辰身边,多少仙子仙娥芳心空付,若不是在那一日的群仙宴遇到洛城,二人早就成为了另人羡慕的神仙眷侣。

慕辰看到白凝安这般受尽屈辱的模样,悔恨自己当初应该阻止这场婚礼。

“凝安,跟我走吧,莫要在这里受着这份罪。”

白凝安早已泪流满面,从小到大除了帝君,也就慕辰最疼她了。

“慕辰哥哥,可是我已经回不去了。”

“你若想离开,我可以带你去任何地方。”慕辰激动的握住白凝安的手,“洛城,总不是你记忆中的那个人。”

白凝安听到这句话,沉默了一会儿,推开了慕辰温暖的大手,起身坐在铜镜旁边,看着镜子里落魄的自己。

好久,方偷偷拭去眼角的泪水,努了努嘴道,“慕辰哥哥,父君现在如何?”

慕辰看白凝安稍微恢复了状态,目光柔和了下来,“你父君现在甚好,六界一派祥和平静,只不过~”

“只不过怎样?”白凝安见慕辰故意拉长话语,急切的问道。

“只不过时长念叨你,却又气你当初的决绝,拉不下帝君的面子来看你。”

白凝安听到此,长舒了一口气。

比起自己在这荒凉的幽兰殿内自生自灭,除了慕辰,不曾有任何仙界的人前来探望。魔族的人更是对她避之不及。

“外面是什么声音?”白凝安纳闷的问道。

就在此时,洛城的亲信云峥进来了,看到屋子里的慕辰后,愣了一下,说道:“白夫人,君上让我吧这封信交给您。”

云峥恭敬的将信放在白凝安面前的梳妆桌前,迅速的离开了。

白凝安手指颤抖的打开了信封,心情忐忑的祈祷不要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发生。

当看完信之后,她怔住了,轻薄的纸张顺着她嶙峋的指尖滑落。

白凝安眼眶又一次湿润了,只觉心痛如绞,她扑向慕辰,紧紧地拉着慕辰的衣袖,喃喃道:“慕辰,慕辰,洛城他要娶狐若为妻。”

慕辰看着神志有些不清的白凝安,眼神里满是担忧,倘若洛城对她有半分呵护怜爱之心,神采飞扬的帝女也不会被折磨着弄成如今这幅模样。

“下月初八,他要娶狐若为妻,那我算什么,我才是他明媒正娶的夫人。”白凝安的眼底尽是忧伤,刚被玉泉水止住的伤痛,再一次的加剧。

“凝安,你冷静点,洛城那样的男人何怜惜。”

“慕辰,你看到了吗?他要娶狐若为妻,我算什么,妾吗?”

白凝安竭力想要挣脱慕辰的法术控制,可连着三年,不间断的拔去龙鳞给狐若,自身的修为已经损失近半。

“凝安,你~”

慕辰为了保护白凝安设下法术,被白凝安咬破舌尖,用自己的龙血冲破了禁锢。

慕辰惊呆了,几欲失控冲她吼道:“你放手吧,凝安,洛城的心理根本没有你。”

可白凝安已经什么听不到了,顾不得了慕辰,向洛城的书房奔去。

简简单单的几条路,白凝安走的异常漫长,一路上的亭台楼阁、花草树木皆被装饰上了耀眼的大红。来来往往的人看到失魂落魄的她,纷纷避让,谁都不会去理不得宠的白凝安。

对于天帝之女白凝安,始终对于魔族来说是一个致命的威胁。

幽冥殿内,依然如地狱修罗一般死寂,与殿外热火朝天准备婚宴的众人不甚符合。

案牍旁的洛城魅眼如丝,嘴角微微向上翘起,骨节分明的修长玉指正轻捻一枚像似双心形的干枯桃枝,思绪早已深深的陷入不知名的回忆之中。

“君上,白凝安夫人求见。”云峥进的殿前,向洛城禀报。

洛城眉头微皱,似是不满意云峥的打断,可又不好发作,将干枯的桃枝小心翼翼的放入锦盒之中。

“让她走,本君不想见她。”

云峥听到洛城的吩咐,心里暗暗叫苦,君上的话语中透露这十分明显的不悦。

“君上,白夫人说今天见不到君上,就在殿前的柱子上自尽。”

“呵,女人,还知道威胁本君,让她进来吧。”洛城轻蔑的笑了一下,也不想因此破坏了与狐若的大婚。

白凝安,本想闯进大殿,可奈何殿前的侍卫拦着,自己也只好作罢,只能寄托于刚刚苦苦哀求过的云峥。

映着侍卫手中的刀光,白凝安不经意的一瞥看到了自己此时凌乱邋遢的妆容,有些嫌弃自己。

“君上可是允许我进去?”看到从殿内出来的云峥,白凝安的眼中闪现一丝希望。

“你们都让开,君上请白夫人进去!”云峥呵退殿外的守卫,依旧冷漠而又恭敬。

白凝安控制了一下自己的情绪,她也许自己的心里已经有了答案,可还是不死心的要去证实,哪怕是多看洛城一眼。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