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武侠仙侠 > 正文

[白帝追妻:狐狸娘子,任性宠]结局免费阅读 主角叫白心欣的小说结局免费阅读

编辑:捧着风的少女 2019-02-11 20:27:07

[白帝追妻:狐狸娘子,任性宠]结局免费阅读 主角叫白心欣的小说结局免费阅读

《白帝追妻:狐狸娘子,任性宠》已上架微信公众号:轩轩文学,关注后回复:白帝追妻:狐狸娘子,任性宠 即可阅读全文

《白帝追妻:狐狸娘子,任性宠》小说简介

故事虽短,但里面的人物、情节链接的很好,很虐人也很煽情,看完久久不能抽离。。主角是白心欣的小说叫《白帝追妻:狐狸娘子,任性宠》,本小说的作者是花开染墨痕写的一本玄幻言情类型的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逗逗这个人类?还以为我不识字?书都拿倒了。”小狐狸迅速跳都桌子上,顺真宫子凯的衣服往上爬,举起小爪子,在书卷上印上两朵小花。“……”望着油腻腻的两朵小花宫子凯哭笑不得,这小狐狸有仇必报啊。当小狐狸回。火爆新书《白帝追妻:狐狸娘子,任性宠》是花开染墨痕所编写的玄幻言情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白心欣,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心欣:“白帝别闹,请靠边,养小包子最重要!”白帝邪魅一笑:“包子哪有我重要?”心欣:“那我和蓝婉烟呢?”白帝一噎:“当然是你最重要。”谁没有爱过一个渣女,他错了还不行吗?一朝穿越,白心欣也没有想到自己

精彩章节试读:

“逗逗这个人类?还以为我不识字?书都拿倒了。”

小狐狸迅速跳都桌子上,顺真宫子凯的衣服往上爬,举起小爪子,在书卷上印上两朵小花。

“……”望着油腻腻的两朵小花宫子凯哭笑不得,这小狐狸有仇必报啊。

当小狐狸回过头的时候,宫子凯正用一双棕色的眼睛看着她。

“唧唧……”小狐狸懵了,难道我做错了?软软的小爪子慢慢从角落挪去。还不忘用纱幔遮住小身子!

“厉邝,准备热水,我想沐浴。”宫子凯忍不住对贴身护卫说道。

“是,属下这就去准备。”门外传来厉邝恭敬的声音,不一会,就窸窸窣窣走远了。

“过来!”

宫子凯对缩在角落的小狐狸奶声奶气道。成熟的语气从三岁的宫梓凯嘴里说出来,不但不显稚嫩,反而让人觉得理所当然。

“就不,我又不傻,母后说人类的话不能相信。湘君表姐就是因为相信了人类,最后把心都丢了。”

浑然不觉刚刚才用过人类食物的小狐狸义愤填膺的替表姐抱不平。

“主子,热水已经准备好了。咦?”

厉邝推门过来,不见小狐狸。听叶管家说,小主子拾到一只小狐狸,怎么不见?

“好,我知道了,你先去忙,不用管我。”

厉邝不明所以,以往都是自己伺候小主子沐浴,怎么今天……带着疑问,厉邝还是出去了,连走不忘关门。

“小狐狸乖乖,过来洗澡澡了哦。”

似笑非笑的宫子凯轻声细语的哄到,喜爱的语气连自己都没有发现。

“不要,怎么办,闲我脏?难道今天我要栽倒在一个人类小孩手里。”

小狐狸低下头看了一眼自己通体雪白的外衣——毛,并不觉得自己有多脏。当然,除了几个油腻腻的小爪子。

“再不过来,我来帮你哦。”小心翼翼的声音从纱幔前传来,把正在思考的白心欣吓一跳。

“老夫的少女心,吓死狐了。”

不情不愿的从角落里挪出来。一人一狐都没察觉到,小狐狸露馅了。狐狸是听不懂人类语言的,但宫子凯并不惊讶。父亲说过,有些动物是开了灵智的,可以听懂人类的语言,甚至有些动物还可以修炼人形。

“我想母后和诗雅姐姐了,每次洗澡澡都是心欣自己扑水玩,从来没有狐强迫自己。”

怎么人类这么可恶,难道不知道男女授受不亲的道理吗?

“抓到你了,看你还怎么躲。”

趁小狐狸犹豫之际,宫子凯已经抱起小狐狸从卧室走去。卧室隔壁有沐浴专用的地方,和卧室仅一门之隔。

“我自己可以走,放我下来。”

“油腻腻的。”宫子凯嫌弃的看着小狐狸的爪子,他向来有洁癖。

一年前的那只小狐狸现在应该也有这么大了吧。父亲说过,灵狐天生娇贵,属于弱势群体,为了躲避天敌和人类的肆意捕杀,经过漫长岁月后,他们进化出了有利于自身安全的身形。

顺便一小堆树叶就是它们的藏身之处,即使有人从它们身边经过,也不会发现。

如果那只小狐狸还在世上,会不会已经为了他,忘了在雪山上的点点滴滴?

已经被抱入怀的白心欣不忘挣扎。从宫子凯身上传来一阵梨花香,让白心欣恍惚了一下。

记得一年前,自己因为贪玩,背着家人偷偷溜下山,结果不小心踩到了猎人的夹子。有一个莫约二岁左右的小孩救了自己。

“父亲,哥哥,我们在这里休息一下吧,凯儿好累!”

经不住长途跋涉,年幼的宫子凯满身疲惫。

“是啊,父亲,休息片刻再赶路吧,弟弟还小,他身子承受不起长途奔波。”

哥哥宫亦犹看了看弟弟,也忍不住对父亲请求。

并非宫子凯身体差,而是从娘胎里就慢性中毒而导致,自己还好,而妹妹情况更糟糕,宫子凯眼神黯淡了一息不过瞬间恢复自然。

他们此行的目的不过就是去玉龙雪山寻找在雪上上生活的一种动物。

那就是——天山雪狐。

神医“碧海通”告诉父亲,只有用天山雪狐的一滴眼泪做药引,此毒便可断根。

但天山雪狐仅存在于传说,没有人见过它们,因为药用价值高,遭到人类肆意围捕,如今也所剩无几。也还有人说,雪狐是没有眼泪的。

宫子凯陷入回忆,就在他准备坐下休息时,不经意看到不远处草垛旁一只奄奄一息的小狐狸。

“天山雪狐?”宫子凯惊喜道,小心翼翼的用小身体挡在小狐狸身前,父亲和哥哥并没有发现他的异状。

“希望你救救我。”

奄奄一息的小狐狸昏迷前,隐隐约约看到一个人影来到自己面前,虚弱的唧唧两声然后便失去知觉。

“这是哪里?”

再次睁开眼睛,周围环境改变了,一颠一颠的,让白心欣怀疑自己是不是在坐旋转木马,毕竟女人的第六感有时候很准。

“别动,当心摔下去,受伤了还不老实?”宫子凯把小狐狸又往脑前按了按。

“麻烦来了,是谁?”

可怜的白心欣还不知道自己现在是一只小狐狸,说出来的话也是唧唧声。

和闺蜜去旅行的白心欣被偷窥自己男友的塑料姐妹推下山崖,救治无效当场身亡。

机缘巧合魂穿到了雪狐身上,而被夹子困住的倒霉小狐狸最终因失血过多被白心欣机缘巧合之际,占了身体。

微风轻佛,一望无际的白雪在太阳的照射下闪烁着耀眼的光芒,雪地里一行人此刻正在赶路。

高大的骏马上坐着一个身穿深蓝色直襟长袍的男子,莫约二十五六。

领袖皆镶冰蚕金丝,腰系紫金祥云腰带,其上悬挂一块罕见千年血玉。

脚踏黑色靴子,一头乌发仅用一根碧玉簪高高束起。脸似雕刻一般棱角分明,一双浅棕色的眼睛炯炯有神。

男子身前抱了一个2岁左右的小男孩,男孩衣襟里藏了一只软萌可爱多小狐狸。

“这是在哪里,难道我在北极?”放眼望去,白茫茫的一片,把白心欣吓坏了。

“喂!这是在哪,难道我们旅行到北极来了?”

小爪子戳戳,白心欣想问问身边的人,抬起头来一看。

嗯,古装?难道在拍戏,更崩溃的还在后面,因为我们的心欣发现了自己是一只小狐狸。

《白帝追妻:狐狸娘子,任性宠》 第四章 喂,这是在哪? 免费试读

“逗逗这个人类?还以为我不识字?书都拿倒了。”

小狐狸迅速跳都桌子上,顺真宫子凯的衣服往上爬,举起小爪子,在书卷上印上两朵小花。

“……”望着油腻腻的两朵小花宫子凯哭笑不得,这小狐狸有仇必报啊。

当小狐狸回过头的时候,宫子凯正用一双棕色的眼睛看着她。

“唧唧……”小狐狸懵了,难道我做错了?软软的小爪子慢慢从角落挪去。还不忘用纱幔遮住小身子!

“厉邝,准备热水,我想沐浴。”宫子凯忍不住对贴身护卫说道。

“是,属下这就去准备。”门外传来厉邝恭敬的声音,不一会,就窸窸窣窣走远了。

“过来!”

宫子凯对缩在角落的小狐狸奶声奶气道。成熟的语气从三岁的宫梓凯嘴里说出来,不但不显稚嫩,反而让人觉得理所当然。

“就不,我又不傻,母后说人类的话不能相信。湘君表姐就是因为相信了人类,最后把心都丢了。”

浑然不觉刚刚才用过人类食物的小狐狸义愤填膺的替表姐抱不平。

“主子,热水已经准备好了。咦?”

厉邝推门过来,不见小狐狸。听叶管家说,小主子拾到一只小狐狸,怎么不见?

“好,我知道了,你先去忙,不用管我。”

厉邝不明所以,以往都是自己伺候小主子沐浴,怎么今天……带着疑问,厉邝还是出去了,连走不忘关门。

“小狐狸乖乖,过来洗澡澡了哦。”

似笑非笑的宫子凯轻声细语的哄到,喜爱的语气连自己都没有发现。

“不要,怎么办,闲我脏?难道今天我要栽倒在一个人类小孩手里。”

小狐狸低下头看了一眼自己通体雪白的外衣——毛,并不觉得自己有多脏。当然,除了几个油腻腻的小爪子。

“再不过来,我来帮你哦。”小心翼翼的声音从纱幔前传来,把正在思考的白心欣吓一跳。

“老夫的少女心,吓死狐了。”

不情不愿的从角落里挪出来。一人一狐都没察觉到,小狐狸露馅了。狐狸是听不懂人类语言的,但宫子凯并不惊讶。父亲说过,有些动物是开了灵智的,可以听懂人类的语言,甚至有些动物还可以修炼人形。

“我想母后和诗雅姐姐了,每次洗澡澡都是心欣自己扑水玩,从来没有狐强迫自己。”

怎么人类这么可恶,难道不知道男女授受不亲的道理吗?

“抓到你了,看你还怎么躲。”

趁小狐狸犹豫之际,宫子凯已经抱起小狐狸从卧室走去。卧室隔壁有沐浴专用的地方,和卧室仅一门之隔。

“我自己可以走,放我下来。”

“油腻腻的。”宫子凯嫌弃的看着小狐狸的爪子,他向来有洁癖。

一年前的那只小狐狸现在应该也有这么大了吧。父亲说过,灵狐天生娇贵,属于弱势群体,为了躲避天敌和人类的肆意捕杀,经过漫长岁月后,他们进化出了有利于自身安全的身形。

顺便一小堆树叶就是它们的藏身之处,即使有人从它们身边经过,也不会发现。

如果那只小狐狸还在世上,会不会已经为了他,忘了在雪山上的点点滴滴?

已经被抱入怀的白心欣不忘挣扎。从宫子凯身上传来一阵梨花香,让白心欣恍惚了一下。

记得一年前,自己因为贪玩,背着家人偷偷溜下山,结果不小心踩到了猎人的夹子。有一个莫约二岁左右的小孩救了自己。

“父亲,哥哥,我们在这里休息一下吧,凯儿好累!”

经不住长途跋涉,年幼的宫子凯满身疲惫。

“是啊,父亲,休息片刻再赶路吧,弟弟还小,他身子承受不起长途奔波。”

哥哥宫亦犹看了看弟弟,也忍不住对父亲请求。

并非宫子凯身体差,而是从娘胎里就慢性中毒而导致,自己还好,而妹妹情况更糟糕,宫子凯眼神黯淡了一息不过瞬间恢复自然。

他们此行的目的不过就是去玉龙雪山寻找在雪上上生活的一种动物。

那就是——天山雪狐。

神医“碧海通”告诉父亲,只有用天山雪狐的一滴眼泪做药引,此毒便可断根。

但天山雪狐仅存在于传说,没有人见过它们,因为药用价值高,遭到人类肆意围捕,如今也所剩无几。也还有人说,雪狐是没有眼泪的。

宫子凯陷入回忆,就在他准备坐下休息时,不经意看到不远处草垛旁一只奄奄一息的小狐狸。

“天山雪狐?”宫子凯惊喜道,小心翼翼的用小身体挡在小狐狸身前,父亲和哥哥并没有发现他的异状。

“希望你救救我。”

奄奄一息的小狐狸昏迷前,隐隐约约看到一个人影来到自己面前,虚弱的唧唧两声然后便失去知觉。

“这是哪里?”

再次睁开眼睛,周围环境改变了,一颠一颠的,让白心欣怀疑自己是不是在坐旋转木马,毕竟女人的第六感有时候很准。

“别动,当心摔下去,受伤了还不老实?”宫子凯把小狐狸又往脑前按了按。

“麻烦来了,是谁?”

可怜的白心欣还不知道自己现在是一只小狐狸,说出来的话也是唧唧声。

和闺蜜去旅行的白心欣被偷窥自己男友的塑料姐妹推下山崖,救治无效当场身亡。

机缘巧合魂穿到了雪狐身上,而被夹子困住的倒霉小狐狸最终因失血过多被白心欣机缘巧合之际,占了身体。

微风轻佛,一望无际的白雪在太阳的照射下闪烁着耀眼的光芒,雪地里一行人此刻正在赶路。

高大的骏马上坐着一个身穿深蓝色直襟长袍的男子,莫约二十五六。

领袖皆镶冰蚕金丝,腰系紫金祥云腰带,其上悬挂一块罕见千年血玉。

脚踏黑色靴子,一头乌发仅用一根碧玉簪高高束起。脸似雕刻一般棱角分明,一双浅棕色的眼睛炯炯有神。

男子身前抱了一个2岁左右的小男孩,男孩衣襟里藏了一只软萌可爱多小狐狸。

“这是在哪里,难道我在北极?”放眼望去,白茫茫的一片,把白心欣吓坏了。

“喂!这是在哪,难道我们旅行到北极来了?”

小爪子戳戳,白心欣想问问身边的人,抬起头来一看。

嗯,古装?难道在拍戏,更崩溃的还在后面,因为我们的心欣发现了自己是一只小狐狸。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