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武侠仙侠 > 正文

主角叫楚一流谢然儿的小说[牧天武神]免费试读

编辑:柚子味的诗 2019-02-12 07:19:32

主角叫楚一流谢然儿的小说[牧天武神]免费试读

《牧天武神》已上架微信公众号:轩轩文学,关注后回复:牧天武神 即可阅读全文

《牧天武神》小说简介

文笔真的不错,每篇文章都能紧扣人心,对人物的描写也很细腻,很值得大家去看。主角叫楚一流谢然儿的小说叫《牧天武神》,它的作者是会飞的猪写的一本仙侠类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谢然儿。正是青龙院的那个大小姐。她此时身边簇拥着十几个白袍、紫衫弟子,对她前呼后拥,态度极为恭敬。原来今天是灵符宫前,有人比斗刻画符隶的技巧。“你怎么来了?”谢然儿看到楚一流不禁柳眉一皱,脸上露出不悦。主人公叫楚一流谢然儿的小说叫做《牧天武神》,它的作者是会飞的猪所编写的仙侠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地无道,人牧之; 人无道,天牧之; 天无道,吾牧之。 牧天而行,杀伐果断,谁能挡我大业。 泣血而上,百折不悔,自成造化乾坤!

精彩章节试读:

“你是什么人?”银袍长老声音陡然一寒,沧海学宫收徒这么多年,还是头一次有人敢冲上来捣乱。

不是死活!

银袍长老脸色一拉。之前那个被赵父买通的紫衫弟子郑烽也是眉头一皱,呵斥道:“好大的胆子,胆敢在学宫收徒一事上捣乱,给我轰下去。”

他毫不客气地命令白袍弟子出手。

一群白袍弟子如狼似虎地冲上来,虎视眈眈地盯着楚一流两人。

“慢着!”楚一流大喝一声,沉声道:“这你是不是沧海学宫的收徒测试?”

“不错!”郑烽冷声道,瞎子都知道的事情。

“是不是荣耀世家弟子都可以上来?”楚一流又问道。

“不错!”郑烽果断地说道,这小子为什么明知故问?

“既然这样,那我有全力站在这里,你们凭什么要轰我下去?”楚一流言之凿凿地看着沧海学宫众人。

银袍长老的目光落在他身上,挥挥衣袍,示意一众弟子退下,沉声道:“这么说,你也是荣耀世家的后人?你是谁?”

“楚一流,荣耀世家楚氏嫡系!”楚一流扫视全场,目光灼灼逼人,吓得赵俊没由得心里发虚,背后冷汗直流。

台下的赵父脸色变得极为阴厉,握紧的拳头青筋暴起,恨不得冲上来,将楚一流扔下去。

“笑话,楚世家已经将名额赠给赵俊师弟,而且他还是地阶下品灵脉,岂是你一个黄口小儿说是就是的。”郑烽拿人家的手短,自然替赵俊说话。

“不错。”赵俊心里陡然有些底气,走过来,指着楚一流喝道:“你虽然是楚家嫡子,但是谁不知道你是个不学无术的废物,楚家因你蒙受了多大耻辱,你还有什么理由代替楚家,有什么资格配做荣耀世家!”

什么?

堂堂荣耀世家的子弟居然是废物啊。

四周众人纷纷窃窃私语,对楚一流指指点点。

“我看也是,这家伙八成是看不得仆人的天赋比自己强啊,是在太过自私了。”有人忍不住责骂道。

“对啊,楚先生那样一位声明大义的人,怎么就生了这么个东西。”有人鄙夷地看着楚一流。

而台下,赵父也趁机尖叫道:“楚小公子,我们父子二人照顾你十多年,你一句感激不说,反而诬陷我父子?俊儿的名额可是你父亲亲口许诺的。”

反正死无对证,这老东西自然毫不客气地信口雌黄。

四周对楚一流的责骂声更大了,骂声越来越难听。

“住口!”莫己忍不住怒吼一声,瞬间四周安静了许多。

“好大的胆子,这里是沧海学宫的收徒大典,岂能容你们捣乱!”郑烽怒目以视,厉声喝道。

楚一流眉头一皱,示意莫己稍作安静,目光淡淡地扫向他们,轻声道:“你们说我是废物,可有证据?”

“证据?”赵俊当即嗤笑一声,指着楚一流鼻子骂道:“我五岁有气感,六岁养气修炼,如今已经凝气四重天之境。敢问楚大公子什么水平?”

“凝气二重天。”楚一流淡淡地说道。

“哈哈,你享有学宫的无数供奉,居然修炼还不如一个仆人,不是个废物又是什么?”郑烽毫不客气地冷笑一声。

楚一流用一种白痴的眼神,看着他,冷冷道:“你怎么知道宗门的供奉全都被我吃了,而不是被他们父子夺去了。”

四周顿时一阵嘈杂声。

赵父突然歇斯底里地咆哮声:“一派胡言,我等仆人怎敢妄想主人之物,请学宫长老明断啊。”

他突然老泪纵横,跪倒在地。本来四周还有人有些猜疑,现在处于同情心,纷纷对赵父怜悯不已。

楚一流冷冷地扫了他一眼,要不是早已看透这老家伙伪善的面孔,八成就要被他给骗了。

“楚一流,既然你自负天赋过人,不如我们打一场,让众人来评理!”赵俊跳出来,指着楚一流,厉声咆哮。

父子二人相识一眼,眼中尽是毒辣之色。刚才凭借着老父卖惨,直接将抢夺主人修炼资源一事给糊弄过去了。

“对啊,既然入门测试自然是比一场更可靠。”众人纷纷同意。

银袍长老也点头称是。

赵俊嘴角勾出一抹冷笑之色,以他实力教训楚一流,如同探囊取物。

“好,既然你相斗,我就答应你。”楚一流点点头。

赵俊眼中狂喜,心里大笑道:小畜生,这可是你自找的。

众人让开了地方,赵俊走到场中央,目光轻蔑地逼射向楚一流。

吼……

莫己咆哮一声,冲上台前。

“这是什么意思?”众人纷纷不解。

“八成是这小子怕死,让手下的替死鬼上来。”有人小声地说道。立马众人看着楚一流的眼神都变得极为不屑。

赵俊脸色微动,冷哼一声,“既然你这大块头找死,我就先教训你,再收拾那小子!”

他身形一动,四道灵力缠绕在手中,一拳轰向莫己。在他看来,莫己不过是空有几分蛮力的粗汉子而已,根本不放在眼中。

莫己身形一动,静等赵俊一拳轰来。

“这大块头不是傻子吧。”有人小声地说道,语气尽是鄙夷的味道。

“我看八成是个傻子,否则也不会被这个废物利用。”一人轻蔑地扫了楚一流一眼。

一个傻子,配个废物正好。

台下,赵父眼中尽是得意之色,现在人心尽在他们父子二人手中,楚一流这一次定然身败名裂!

“小畜生,这可都是你自找的!”他阴毒的目光落在楚一流身上。

楚一流罔若未闻,气定神闲地站在原地,看着场中的打斗。

莫己动了,浑身肌肉鼓动着,如同遒劲的莽牛抬起狰狞的犄角。一股凶悍的气势扩散出来。

本来不屑一顾的银袍长老见状,也不由得坐直了身子,嘀咕道:“炼体者。”

他神情不免有些惊异。他从莫己身上感觉到一股不俗的力量。

而边上的郑烽脸上露出鄙夷之色,冷笑道:“原来是个粗鄙的炼体士,庄稼把式,也敢到台前来卖弄。”

他眼中尽是不屑之色。

但是,莫己动了。

赵俊脸上露出狰狞的笑容,一拳轰出。凝气四重天,拳劲四百多斤,足以轰杀一头铁甲蛮牛,何况是莫己。

他似乎已经看到莫己在自己一拳之下的痛苦和挣扎了,残忍的笑容更加灿烂了。

莫己浑身若有丝丝缕缕的气劲流转,骤然间一拳轰出,气劲涌动之中,直逼赵俊落下。

嘎吱一声清脆的骨折声响起。

郑烽脸上露出冷酷的笑意,嗤笑道:“臭小子,自寻死路。”

一个炼体者敢跟练气者为敌,简直是自寻死路。不用猜,就知道结果了。

但是没想到,赵俊突然发出一声杀猪的惨叫声,抱着一只折断的胳膊,冷汗直流,泪流满面。

什么?

在场所有人都露出诧异的神情,没想到赵俊居然被打败了。

而且是一拳落败。

怎么可能!

所有人脸上都露出诧异的神情,难以置信地看着场中的局面。

“一定是这小子使诈的!”赵父突然跳到台上指着楚一流,歇斯底里地咆哮着。

在场数万张眼睛看着,楚一流怎么可能作弊?

“你是老糊涂了吗?”楚一流冷冷地说道,“成败已经这么明显了,还想狡辩什么?”

“那也不是你打败了俊儿,你得意什么?”赵父凄厉地怒吼着。

“哦?这么说,你是吃定我会输给这个小畜生了。”楚一流脸上露出戏谑之色,上前一步,冷冷道。

台下有人立马讥讽道:“这小子好大的口气,居然敢这么辱骂地阶灵脉的天才,一定要重重处罚他。”

“闭嘴!”楚一流厉喝一声,目光直逼台下插嘴的人,这些家伙什么事情都不知道,有什么资格指手画脚。

“地阶灵脉,你以为很强吗?”楚一流冷笑一声,“在我眼里不过是个垃圾。”

他轻蔑地横扫全场。

“好大的口气。”郑烽一步踏出,目光怒视着楚一流,“我倒要看看你什么资质。”

楚一流轻笑一声,上前拿过一个弟子手中的灵脉球。

一道玄妙的气息没入灵脉球中,陡然之间,灵脉球上爆射出夺目的白光,闪耀众人眼球。

“地……地脉上品!”郑烽脸色陡然大变,忍不住惊呼一声。

楚一流扫了他一眼,轻笑道:“忘记了,垃圾也包括你!”

说话间,他手中的灵脉球轰然炸开了。

什么?

全场一瞬间鸦雀无声。

《牧天武神》 第13章 灵符宫前 免费试读

谢然儿。

正是青龙院的那个大小姐。

她此时身边簇拥着十几个白袍、紫衫弟子,对她前呼后拥,态度极为恭敬。

原来今天是灵符宫前,有人比斗刻画符隶的技巧。

“你怎么来了?”谢然儿看到楚一流不禁柳眉一皱,脸上露出不悦之色。她之前打伤了楚一流,还被谢青衣教训了一顿。

“你能来,为什么我不能来?”楚一流感觉这女人莫名其妙,处处针对自己,好看的皮囊都被这刁蛮的性格给破坏了。

“放肆!”谢然儿身后有弟子大声怒斥一声,指着楚一流,厉声道:“区区白袍弟子,敢在然儿姑娘面前放肆!不想活了是不是?”

说话之人,是个紫衫弟子,看着楚一流眼中充满敌意,恨不得立马要冲上来教训他一顿。

谢然儿挥挥手,拦住那人,她居然没有生气,嘴角微微扬起,轻笑道:“好,既然你想看,那你就随便看。反正你也看不懂。”

言语中,流露出对楚一流的轻蔑之意。毕竟符隶一道何其高深,放眼沧海城,除了沧海学宫,还没有人能够炼制符隶的。

他们从楚一流身边走过,那几个紫衫、白袍弟子都恶狠狠地瞪了他一眼。

莫己摸了摸鼻子,脸上露出讪讪之色。

“原来今天十五,灵符宫会有长老出来指点学子刻画符隶的技巧。符隶刻画前三的人能够获得一千点贡献值呢。”有人在边上小声地说道。

刻画符隶?

楚一流脸上露出淡淡地笑意,当即问道:“这位兄弟,自己刻画好的符隶可以带回去吗?”

那人好奇地打量了楚一流一眼,说道:“你是新人吧。当然可以带回去了。”

“多谢。”楚一流脸上露出微笑之意,居然朝着灵符宫前走去了。

“你也要参加刻画符隶的比赛?”那人拉住他,疑惑道。

“你不可以吗?”楚一流反问道。

“可以是可以,但是你不是新人吗?”那人皱了皱眉头,什么都不懂的新人上去比赛,不是丢人现眼吗?

“我随便试试。”楚一流笑道。

莫己跟着他身后,一同走上前去。

参加比赛的人还不少,四周有不少弟子围观,虽然跃跃欲试,但是不是什么人都敢上来的。没有金刚钻,也不敢拦这瓷器活啊。

还有弟子负责分发刻画符隶需要的灵笔、符纸和灵墨。

“哎哎,你是什么人?”那负责弟子看到楚一流要往里面去,立马叫住他。

“我是青龙院弟子,想要来试试。”楚一流摇了摇手中的玉牌。

“青龙院?”那弟子哦了一声,问道:“以前怎么没见过你?”

他一边问着,一边给楚一流准备灵笔灵墨。

“我是新来的。”楚一流说道。

“新人?”那弟子闻声,声音陡然高了八度,递到半空中的灵笔和灵墨又收回去了,嫌弃道:“走开,走开。这里不是你一个新人能够来的!”

不让参赛?

楚一流皱了皱眉头,反问道:“为什么?”

“你懂灵符吗?这些可都是要花钱的。三百点贡献,有没有?”那弟子轻蔑地扫了楚一流一眼。

三百点贡献,对白袍弟子来说可不少了。要知道扫一个月的宗门楼梯才五百贡献点呢。

“早说。”楚一流拿起玉牌在那弟子晃了晃。

五千一百点贡献!

那弟子脸上一变,立马换了副好脸色,将灵笔和灵墨恭敬地递到楚一流身前,说道:“有贡献度就好说。”

果然是见钱眼开啊。

楚一流接过灵笔、灵墨走进比赛场中。

“又是个人傻钱多的臭小子。”身后那弟子轻蔑地说了一声,他以为楚一流是什么世家弟子,否则也不会花这么多贡献度来参赛。

同样参赛的人脸上也露出不屑之色,一个初入门的新人就想来参加灵符的比赛,以为是捡贡献度呢?

谢然儿也在其中,看到楚一流拿出三百贡献度的时候,俏脸露出一抹诧异之色,随即轻笑道:“你白白花了三百贡献度,有什么意义呢?”

“谁说我是白花?”楚一流眉头一挑,不悦道:“不是前三名有一千贡献度吗?三百换一千,不是赚了吗?”

“哈哈。”四周一阵哄笑声。

之前那个想要打楚一流的紫衫弟子,脸上露出浓浓的讥笑之色,叱责道:“黄口小儿,无法无天了。就凭你还想拿到前三?你以为这些师兄弟,都是摆设吗?”

“哈哈,孙师兄所言极是啊。就凭孙师兄一手符隶之术,稳入此次前三啊。”边上有人恭维道。

那孙师兄本名叫孙晃,在炼符之术上可是小有造诣,已经拿了五六次的前三了。

被人恭维,孙晃脸上露出得意之色。

楚一流皱了皱眉头,疑声问道:“你怎么就知道我拿不到前三呢?”

莫己也不服,大声道:“我一流哥厉害着呢,他说能拿到前三就一定能拿到前三。”

“这两人怕不是个傻子吧。”边上有弟子嗤笑道。

谢然儿俏脸上露出淡淡的笑意,别人不知道楚一流两人的来历,她可是清清楚楚,落魄世家楚家人,要不是自己爹爹心善,这小子恐怕已经流落街头了吧。

“好了,楚一流,没想到你是这样好戏大公的人,枉费我爹爹接你入宫了。在一旁好好学习一下吧,算是花三百贡献度买个教训。”谢然儿淡淡地说道,言语中有几分斥责之意。

“原来是青龙掌院带来的人啊。”孙晃脸上露出笑意,但是看谢然儿对楚一流的态度就知道,这小子肯定不受人待见,自然要好好地教训一顿,然后在然儿面前长长脸了。

“咳咳,既然然儿都发话了,孙师兄我也不为难你,在边上好好学着,长点见识也好。”孙晃故意大度地说道。

楚一流扫了他一眼,不禁皱皱眉头,说道:“凭你的符隶之术想要教我,恐怕还差远了。”

“放肆!”孙晃顿时脸色一变,怒斥一声,符隶之术可是他引以为傲的手段啊,居然被一个新人弟子瞧不起了!

谢然儿俏脸也变色了,不悦道:“够了,楚一流。你是不是忘记自己有几斤几两了?”

楚一流皱了皱眉头,这女人怎么就这么看不起他们呢,当即朗声道:“要是我能够夺得前三,怎么办?”

“哈哈。”四周一阵哄笑声,根本没人相信楚一流的话,除了莫己。

“你要是能夺得前三,以后我就不来参赛了。”

“你要是能赢,我吃桌子,哈哈。”

四周嘈杂的笑声,众人对楚一流都是指指点点。莫己涨红了脸,想要替楚一流辩解,但是众口难辨哪。

倒是楚一流老神在在地看着孙晃,丝毫不被身边众人的话所影响。

“好!”孙晃大笑一声,说道:“你要是能够获得前三,你说什么就是什么?”

“那你就把那桶的灵墨全都喝下去吧。”楚一流淡淡地说道,他指着报名弟子那边水桶大的灵墨。

那报名弟子脸色一变,小声道:“这灵墨可是花钱的。”

“放心,让孙师兄买下就好。”楚一流笑道。

孙晃此时脸色变得极为难看,看来楚一流铁了心挑衅他的尊严了,这样的话,他自然也就不必客气了。

“那要是你输了呢?”孙晃脸色阴沉,大喝道。

“输?”楚一流眉头一挑,“怎么会?”

好猖狂的口气啊。

四周众人脸上都露出惊讶之色,没想到一个刚刚入门的白袍弟子敢跟紫衫弟子这么说话?

“你要是输了,就绕着这比赛场学狗爬三圈,还要一边爬一边叫孙师兄真厉害。”孙晃冷笑道。

他根本看不起楚一流这种新人弟子,如果不是谢然儿在一旁,他都懒得跟楚一流打赌。不过,美人在旁,自然要展示展示自己的实力了。

谢然儿皱了皱眉头,寒声道:“楚一流,你胆子太大了。到时候将我们青龙院的名声丢尽,看我爹爹还怎么容你?”

楚一流淡淡地看了她一眼,说道:“放心好了,输了的话,我自己离开。”

他说罢,转身站到自己的桌子前,莫己在一旁帮他磨灵墨。

这时,灵符宫中有长老走出来,银袍玉带,脸上带着温润的笑意,身后还跟几个长老。

“天哪,没想到今天三长老也来了。”有人惊呼一声。

灵符宫等六宫不属于五大院,直属学宫长老会的。而三长老正是炼制符隶的高手啊,据说已经是九品符隶师了。

“哈哈,没想到今天还能看到这么有意思的赌斗啊。真是有趣。”三长老倒是个妙人,显然听到楚一流二人的赌斗了,大笑一声。

“本长老就额外在加个筹码,如果你们谁赢了,贡献度提升到三千,算本长老的。”

三千贡献度,孙晃眼睛一亮,这可不是一笔小数目啊。

他当即笑道:“多谢长老了。”

显然这家伙已经觉得自己胜券在握了。三千贡献度简直就是送给他的啊。他轻蔑地扫了楚一流一眼,露出冷笑之色。

楚一流仿佛没有看到,只是专心地研究自己手中的符纸。

这时,有三长老身后有人开口道:“这个十五的灵符比斗题目是:唤灵符。现在可以开始了。”

一声令下,参加比斗的众人都开始动手了。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