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武侠仙侠 > 正文

主角叫容月[天命仙妻]最新章节完整版阅读

编辑:稍尽春风 2019-02-12 07:48:04

主角叫容月[天命仙妻]最新章节完整版阅读

《天命仙妻》已上架微信公众号:轩轩文学,关注后回复:天命仙妻 即可阅读全文

《天命仙妻》小说简介

小说情节得有起有伏,惊险至极处揪住读者的心。。独家小说《天命仙妻》由古小狸所编写的仙侠奇缘风格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容月,书中主要讲述了:“姑娘,咳咳…。可否解签?”我正坐得百无聊奈,一声温软的声音响起。我抬头,哟,生意上门了。价值不菲的金线锦袍,上好的羊脂白玉玉佩,是个有钱人。我的眼前直直的冒着金子的光芒。这可是我跟随师傅学艺以来,第。《天命仙妻》是古小狸倾心创作的一本仙侠奇缘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容月,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神魔大战之后,天界神君先后下凡历劫,一笔书万世,掌万物命运的司命星君也被迫入凡世。我本随神棍师傅走南闯北,混吃骗喝。月老祠庙会,师傅为我卜得一上上桃花签,哪曾想一向神棍的师傅这次却灵验了一把,桃花的的

精彩章节试读:

我打定是这老板想要诓骗我的金子才这般说,眨巴眨巴眼睛,眼泪就吧嗒吧嗒的掉了下来,哭嚎道:“没良心啊,我辛辛苦苦赚了一锭金子,今儿来买只烤鸭,竟然遇到无良的老板要坑我的金子啊,没天理啊,没王法啊。”

流眼泪什么的也算是我的一项技艺,行走江湖那么多年哪里能没点护身的本事不是?

老板肥胖的脸涨得通红,都变成猪肝色了,指着我气哼哼的说道:“你,你还敢恶人先告状,拿着假金子也敢来买烤鸭。”说罢将早前掷我的那锭金子捡了来放到我面前。

乖乖,那黄灿灿的金子竟然有一道深深的牙印,那牙印除呈黑色,妈呀,这里面裹的是铁啊,难怪会把牙给磕没了。

我在心里将那给我假金子的病公子从里到外,从上到下骂了个遍,这不是存心坑我吗?

今儿这事我可不能认,认了别说这断了的牙我赔不起,万一这老板一个心狠的将我送衙门可就完了。

不过一会儿的功夫,我在心里溜了十八道弯,继续哭嚎道:“哎呀,没良心啊,醉仙楼的老板打人啦,骗人金子啦。”

老板肥胖的脸抖了抖吐了一口血沫,说话有些漏风:“骗,骗人金子,好,好呀,咱就去官府衙门好好理论理论,免得还以为我坑你这假金子。”

去衙门?那可不行。师傅早年教导我:

人在江湖飘,哪能不挨刀,

挨刀怎么办?低头又哈腰!

我立刻扯了一个笑脸,拽着老板宽大镶着金边的袖子,“老板,老板,咱有话好好说,有话好好说。”

衙门可是去不得,若只是个小小的民事纠纷也就罢了。可这假金子可不是闹着玩儿的,私自造金子已是死罪,若是还扣上个造假金子的罪名,那是死上加死,碗口大的脖子怕是得砍好几次了。

想到这里,我这后脖子一阵发凉。要说还是怪那个病怏怏柔柔弱弱的病公子,没想到穿的是像模像样的,却是个坑蒙拐骗之徒,他这拿着假金子去诓骗别人也就罢了,偏偏骗我这个常年坑蒙拐骗的始祖奶奶。

得,这一巴掌,姑奶奶我记下了。当下我得想办法脱身才好。

那胖老板一甩手,青着一张脸,张着漏风的嘴哼道:“没什么好说的,去衙门跟官老爷说去。”

胖老板让那两个瘦竹竿的小二架着我就往门外拖。

我挣扎着跑过去一**坐在地上开始悲切的痛哭。

“老板,您大人有大量就放过我吧,我也是逼不得已才拿铁疙瘩骗您的,我师傅病了,临了就心心念念的想吃上一口醉仙居的烤鸭,我想满足我师傅唯一的心愿,才出此下策。”说到后面更是声泪俱下,一把鼻涕一把泪,哭得是闻者伤心,见者流泪。

我这头哭诉得昏天黑地,按道理接下来老板就该怜悯之心放过我让我走,可等了半响,我这干嚎得嗓子都快哑了也没见动静。

我试探的虚着眼,抬头悄悄的往上看。

“演,演,你接着演。”胖老板操着手居高临下的看着我。

《天命仙妻》 第二章解签 免费试读

“姑娘,咳咳…。可否解签?”我正坐得百无聊奈,一声温软的声音响起。

我抬头,哟,生意上门了。价值不菲的金线锦袍,上好的羊脂白玉玉佩,是个有钱人。我的眼前直直的冒着金子的光芒。

这可是我跟随师傅学艺以来,第一个上门解签的人。

我咧嘴露出一副和善可亲的笑:“公子请坐,公子可是要解签?”

他听了我的话,拿着手绢掩嘴又咳嗽了两声,身旁的小厮连忙掏出一块手绢铺在凳子上,他才缓缓的坐下去。

我看着他一系列的动作,面上笑着心里却嘀咕,哟,这富家公子就是毛病多,这是嫌凳子脏吧?

“我……咳咳……”刚开口,他有事一阵咳嗽,白瓷一样的皮肤染上了一抹嫣红。

原来是个病秧子,可惜了。我在心里惋惜道。

“公子慢慢说,不急,不急。”

“可否帮我看一下这支签?”咳了好一会儿,我都替他难受了,他才回过气来从袖子里拿出一支竹签子放到我面前。

我挺直了腰,端坐着拿过签,煞有介事的念道:“关关雎鸠,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

“春木宿鸟,正好追求,男婚女嫁,月老牵成,哟,公子,这可是上上签,公子可是求姻缘?”我抬头问道。

他竟然低下头轻轻点了点头,耳际通红。

这是害羞了吗?这病若西子的贵公子害羞起来还真是一片芙蓉颜色,啧啧啧,若不是这身子骨弱了些,还不知道迷倒多少闺阁怀春的少女们。

“公子此签福缘俱足,只需要足够的勇气必定能抱得佳人归。”我摇头晃脑一番装模作样。

“真的?”他抬起头晶莹的双眸亮晶晶的看着我。

“咳咳……”哎呦,这纯洁的小眼神看得我这颗少女心一颤一颤的。

“公子放心,错不了,错不了。”我刚想做师傅长做的动作捋捋胡须,发现下巴光溜溜的,遂拿起那把拍了十八只蚊子的诸葛羽扇左右摇晃。

“可,可我去何处寻她?”

呃…。这可难倒我了,我这半吊子大仙对于这种掐指一算的能力还尚得修炼,胡诌一个吧,又怕这公子万一没遇到回来找我麻烦,那岂不是砸了招牌,不说吧,又岂不是说我招摇撞骗?

看师傅那样子,一时半会儿是不想离开这镇子了,谁叫这里有玉壶春呢,哦,不,是玉壶春的老板娘。

我抬头看了看天空,故作深沉的在手指上来掐算,沉吟道:“紫气东来,大利东南,公子只需一直往东南方向走,自会遇到良人,此缘天定,良配啊良配。”说个大致的方向,此去往东南方向,怎么都会遇到母的,哦不,是女子,连我自己都佩服自己的机智聪明。

“多谢。”他起身拱手道谢,神色飞扬,精神了许多。

原来桃花能治病,妙哉妙哉!

他身旁的小厮从怀里拿出一小块金元宝放在我的摊桌上,我眼睛都看直了,乖乖,想我跟随师傅行走江湖这么多年还未见过出手如此大方之人。

金子啊,金子啊,这一锭金子可以让我和师傅吃半年的了。

我故作镇定的点点头,当没有看见那摊桌上的金子,咱做大仙的就得有一份仙风道骨,超然脱俗,需有不为金银所惑的气度。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