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武侠仙侠 > 正文

[凤逆三生]免费阅读 主角叫紫渊的小说免费阅读

编辑:森花 2019-02-12 08:05:46

[凤逆三生]免费阅读 主角叫紫渊的小说免费阅读

《凤逆三生》已上架微信公众号:轩轩文学,关注后回复:凤逆三生 即可阅读全文

《凤逆三生》小说简介

写的真好!情节,人物,智商样样靠谱!作者加油!小白退散!喷子退散!石乐志退散!。《凤逆三生》是由作者醉七羽著作的玄幻言情类小说,故事很有深意,值得一看。《凤逆三生》精彩章节节选:“你。”唐成生气收起白扇,脸色气成猪肝色,在宫门口不好发作,愤愤的踏进宫门。后到的一色马车盈盈走来一位嫩黄色女子,梳着精致的长发,斜插着流苏蝴蝶发钗,人未到跟前,声音先至“一年不见,东方妹妹嘴巴更伶俐。《凤逆三生》是醉七羽所著的一本玄幻言情类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凤逆三生》精彩章节节选:她降世于九天,携天令而来,筑九州焚魔界,最后由神坠魔,却被神族太子缠上,什么情情爱爱的,不健康!她:“万里苍穹,六界河川,我不想和你一起过."某腹黑妖孽男:“我想就行了。”又某一天她恶狠狠的地瞪着他;"你莫要得寸进尺。"他慵懒魅华;进了又如何!她腹黑,他比她更腹黑。

精彩章节试读:

魔兵还欲再追,见君璃天挥手,退居一旁。

“凤凰,走。”汤芜命令道,十分焦急。

凤凰高亮一声,直冲半空,只是经过青鸟时,帝羽突然被青鸟扯了下去。

“帝羽小殿下。”汤芜惊叫一声。

“救救云烬。”帝羽摇头示意汤芜别再停上,小小的身子垂直落下。

汤芜自知此时不该浪费时间,下了狠心,不再回头。

凤凰扶摇直上,消失在空中。

帝羽闭上眼睛,准备好摔个粉碎,却感觉被人抱住,睁开双眼,看见地是君璃天乌黑深邃的眼眸,俊魅的容颜。

“大坏蛋!”帝羽嘟起小嘴,恶狠狠地说道。

青鸟化为人形,站在君璃天身侧:“主人为何不乘胜追击?”方才她想拦住凤凰,主人却让她住手,实在是不明白主人的用意。

“于本尊来说,那股力量的主人更值得去追击。”

“这六界竟然有如何强大的力量,连神族太子都不自知。”

这六界云烬的法力绝对是一等一的厉害,却在毫无察觉下被重伤了,青鸟不知道六界还有这么厉害的人。

君璃天若有所思,却也不知道怎么回答。

“要是我知道是谁伤害了云烬,我定要他性命。”

君璃天见帝羽坚定地眼神,忽地一笑,犹如死气沉沉的花突然绽开,迷了眼,帝羽一愣,她觉得这个笑容要比任何鲜花好看,不知道云烬笑起来是怎么样的,可惜她没有看过云烬开心的笑容。

“你小小年纪就要人性命,不自量力。”

“哼。”帝羽头一甩,不理他。

“走吧,神、魔界都不是你该呆的地方。”

君璃天话音一落,帝羽后脖被青鸟一拍,陷入虚无梦境里。

这是一片桃花林,满地都是落下的桃花瓣,风吹过,卷起了漫天花瓣,桃花中夹带着一片湖水,湖水中开满了荷花,水清得快要看到湖里面的东西,里面有座井。

帝羽被君璃天抱在怀里,眼睛微闭,气息尚存,她的手腕上抱着一片白布,白布上染了鲜红地血。

青鸟步伐摇曳生姿地跟在后面,手上拿着一个透明的瓷瓶,里面装得满满鲜血。

站在湖水旁,君璃天目光遥远,低声道:“青鸟,用她的鲜血封印她的记忆和行踪。”

“是!”青鸟起咒,满山青色灵力飘动,布成法界,瓶子扔至空中,旋转几回,里面鲜血开始流淌交缠在一块。

“我不要,不要忘记云烬。”帝羽意识模糊,嘴里念叨。

“封!”青鸟双手结成法印与鲜血融合一起,朝帝羽眉心而入。

君璃天将怀里的人儿抛至湖水里,渐渐淹没入井。

桃花肆意,落在湖上。

人族九州。

蓝色的天幕上嵌着一轮金光灿烂的太阳,天幕下一阵一阵击鼓声传开,中央摆放着一块巨石,形成一个圆圈,此刻上面正站着一男一女,擂台下人群越聚越多。

巨石后上方盘桓着一排白石桌,云州皇帝洛皇着白色帝服正襟危坐,几位朝中重臣恭谨地跟随。

双方站在巨石擂台上,两人俨然已经比试一回,女子额头上满是冷汗,观武的众人无一杂音,宛如窒息一样,所有人感到一种前所未有的压抑,目光都聚焦在台上。

人族云州的大朝试,经过层层选拔,历经十个日头,唯有两人从一百八十八位同龄灵者脱颖而出,最后比试,云州洛皇携朝中重臣亲临赛场。

其一,这二人乃是云州精英,洛皇亲临已示看重之意,其二,这胜出的二位一位是云州太子洛七夜,一位是内定太子妃凤兮兮,洛皇怎么着也要来看上一眼。

九州乃一个灵者为王的世界,谁的灵力强谁就是王,自神识阶级分为灵尊,灵王,灵将,初灵,当今九州各州皇帝皆是灵尊,年岁过百,却还是中年模样。

九州分为:越州、宛州、雪州、青州、云州、冀州、澜州、中州、雷州。

越州是第一大州,云州排名第四,年轻一辈中唯有凤兮兮和洛七夜神识为灵将高级,自然都是境界超凡的至高强者,也是整个云州的希望。

赛场上比赛正白热化。

“太子可不要一直分心哦。”凤兮兮率先开了口,虽然占了下风,可脸上扬着得傲气,确实十分吸引人。

她白衣胜雪,玄纹云袖,修长的柳叶眉,清澈如水的眸子,偶尔抬起的头,让人呼吸一紧,好一张翩若惊鸿的脸。

被称为“太子”的男子收回四处寻找的目光,嘴角微微上扬。

锣鼓声再响,最后回合开始。

两人凝聚灵力,朝各自袭去,其身后凝聚的灵力化成了一龙一凤,怒吼着,声音震聋欲耳,许多灵力低的灵者捂着双耳。

“这凤凰之女凤兮兮与真龙之身的太子洛七夜的力量真是强大。”其中捂着耳朵,强忍不舒服的肥胖男人不满的嘀咕。

洛七夜手中的剑挥向凤兮兮,剑气犹如万斤重般扫过,凤兮兮跃身而起,躲开剑气,手上的剑亦毫不留情势如破竹,挡开剑气直刺而去。

洛七夜提剑挡在胸口前,利器相碰,尖利的声音令人不适。

一黄一白灵气环绕二人身边游荡,僵持不下,倏地,一道磅礴的力量从洛七夜体内向外涌出,凤兮兮同样使用全部力量阻挡,稍地,兵器分离,凤兮兮被弹出一丈外,姣好的身子摔在台上。

“洛七夜胜。”一位白胡子老者站了起来,宣布道,颇为高兴地捋了下胡须。

洛七夜站稳身躯后连忙过去轻扶起凤兮兮,风兮兮不悦瞪了他一眼,甩过头。

“哈哈,兮兮莫气,不过是云州年轻一辈的排行,以你现在的神识灵力定是比那八州的任何一个强。”洛皇起身,安慰道。

“兮兮知道。”

凤兮兮展颜一笑,台下的人群不由发出了一句“哇”感叹。

凤家一直和皇室交好,此番出了以为凤凰之女,更是早早被视为皇家儿媳,得到的重视比洛七夜这个太子不少几分。

比武台这边人群沸腾,而云城另外一边,城门口处则是聚集了一群青年,四周站立的人窃窃私语,不时发出嘲笑的声音。

“呃。”一声闷哼伴随着一个青色的身影踉跄的摔倒在地,挣扎了半天却丝毫起不了身。

几个衣着光鲜的少年正哈哈大笑,鄙夷的望着在地上挣扎的青衣少年。

“东方沥,你这个残废,还敢出门,真是丢我们云州的脸。”

为首的壮实少年说道,顺脚将青衣男子的随从也踩在脚下,以防随从过去扶自己的主子。

《凤逆三生》 第十三章 宴会冲突 免费试读

“你。”唐成生气收起白扇,脸色气成猪肝色,在宫门口不好发作,愤愤的踏进宫门。

后到的一色马车盈盈走来一位嫩黄色女子,梳着精致的长发,斜插着流苏蝴蝶发钗,人未到跟前,声音先至

“一年不见,东方妹妹嘴巴更伶俐了。”

帝羽不屑瞥了慕容舞:“对付你,绰绰有余。”

说完不理慕容舞扭曲的脸,拉着双菱赶紧进宫,期望不要再遇到这些牛鬼蛇神,慕容舞自视是慕容贵妃的小妹,对她看不上眼,多次暗地陷害,平日里装得大家闺秀柔柔弱弱,没有人相信她,每次都说是她诬陷慕容舞。

慕容舞怔在原地,手绢拧成一团,从牙缝透出一个字“好!”

御花园里,各色寥寥无几的鲜花倒是显得异常珍贵,帝羽家中不过才两株牡丹,这里加起来应有上百株,已经是顶珍贵的了。

整个御花园都充斥着花香,更有蝴蝶飞舞,一张张茶几放在空地上,铺着布匹,皇后邀请地公子小姐已经纷纷入坐,有两三位才女已在花丛中起舞弹琴。

凤兮兮与洛七夜坐在洛后身后,郎才女貌,洛后发髻两端插上鲜红无比的牡丹花,再在中央稳稳带上凤飞九天如意玛瑙镂空冠,着金色华服,绣绘着栩栩如生的凤凰,雍容华贵。

洛后灵力乃是灵尊初阶,统领后宫杀伐果断,又生有太子,母凭子贵,后宫嫔妃众多,皆不敢在洛后面前造次,连洛皇对她也是相敬如宾。

洛七夜着装简单,仅是平日穿的紫衣锦服,坐姿端正,神情恹恹。

风兮兮则是与平日不同,今日的白衣是宫服,秀发也是特别绾过,插着一只白玉簪子,可见她很看重此次宴会。

帝羽不动声色坐在最角落里,遥看花丛中的舞蹈。期间洛七夜回了次头,对她温和一笑,就没有人在意她了。

方才几位官家小姐展示完才能后,慕容舞连忙起身朝洛后微微行礼:“舞儿想为皇后娘娘弹奏一曲慕殇。”慕殇从久远的时代传下来,是一对爱恋男女所著。

云州人都知道,“慕殇”是当初洛皇娶洛后时特地弹奏的,洛后最是喜爱。

“这慕容舞好手段啊。”

帝羽听见旁边的女子不高兴哼道,遂望了过去,是季尚书家的独女,季萱。

季萱容貌清秀,琴棋书画精通,若是比普通人家,自然是顶好的,但是前有凤凰之血的凤兮兮,后有慕容贵妃的小妹,在云城贵族里也就显得没有那么从众。

果然,洛后充盈笑意,极为高兴连说了两句:“好,好。”

慕容舞暗自喜悦,唤丫鬟抬来爱琴,葱白玉指轻勾试音,待调好琴弦,提一口气抚上琴弦,美妙的音符从琴弦缓缓流淌着,琴声委婉连绵,有如山泉从幽谷中蜿蜒,令人流连忘返的爱恨情仇似乎展现在所有人眼前。

风兮兮状似不经意撇了一眼洛七夜的侧脸,猛灌了杯酒。

这琴声固然好听,她觉得倒不惊艳,慕容舞琴技虽好,但力度不足,“瑶殇”乃是一首荡气回肠的琴谱,弹奏者没有这方面的经历,自然弹不出效果。

洛后显然也是感受到了琴声不足,脸上挂着微笑,不点破也不赞赏。

一曲奏完,慕容舞抱着琴,碎步走到皇后面前,乖顺的很,与私下模样相反,不过长了他们一岁,这心思可谓是玲珑。

“舞儿想请娘娘点教。”

慕容舞细声细语,虚心求教的模样令洛后极为欣赏点了点头:“不错。”

这二字虽简洁,但这是云州洛后的点教,不同凡响,可谓为慕容舞增添了荣耀。

慕容舞心花怒放退下。

洛后扫视一圈众位公子小姐,目光在帝羽身上停留一瞬后,面无表情望向其他地方。

“哪位是季家宴小女?”

季萱起身,恭谨行礼:”小女正是。“落落大方,礼数周到。

这季家小女具备进入东宫的资格,洛后笑道:”本宫听闻你下棋厉害。“季萱点头回是。

”帝羽,你来与季小姐下一盘棋。“洛后不咸不淡地吩咐,一点也不掩饰对她的不喜。

就她,这废物也配当季萱对手,人群中开始轻声笑起来。

双菱担忧喊了句:”小姐~“

她示意双菱宽心,站了起来,朝洛后走去,这洛后好算计,明知她没有灵力,精通棋艺也斗不过灵者中阶的季萱,却要拉她出来被人耻笑。

嬷嬷和几个宫女开始摆放棋盘,季萱不屑地坐在棋盘前:”东方小姐,请坐!“

她正欲坐下,后方慕容舞站了起来,朝洛后禀告。

”舞儿听闻东方妹妹并不会下棋,不如让舞儿来吧。“

也许是刚才洛后的赞赏让慕容舞吃了定心丸,又或者太想表现自己,竟然站出来说话。

洛后宛如刀子的眼神扫向慕容舞,慕容舞一惊,低下头,暗恼自己忘了谨言慎行,此举肯定惹怒了洛后。

哪知洛后皮笑肉不笑的允了。

慕容舞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坐在季萱面前,帝羽默默退回原先的座位。

棋局正式开始。

黑白棋子在石盘上来回落下,双方灵力也在散发,与之博弈。

她距离太远,看不清棋局,只听最后是季萱胜出。

洛后赐了季萱一副红玛瑙的耳环,慕容舞一个玉镯。后面陆陆续续有公子或小姐上前展现才艺,一直维持到黄昏时分,所幸有嬷嬷和宫女适时更换茶水点心,不至于饿着肚子。

一整日的观赏,洛后已经将出类拔萃的几个人记住,到时候替他们安排婚事即可,猛地打了个哈欠,顶不住疲劳摆驾回宫小息,顺道让洛七夜和凤兮兮一同离开。

洛七夜本想过去和帝羽说几句话,却在接触到皇后阴鸷的眼神后,默然离去。

这花宴会本就是为了讨好洛后,洛后一走,其他人的兴致下降,都各自散了。

她也就不多作停留,携着双菱离开皇宫,刚上马车,就听到车外阴阳怪气的语调。

掀开车帘,眉头也微微蹙了蹙,慕容舞站在马车下,阳光照射在身上,显得格外刺眼。

慕容舞脸色不佳,记恨下棋时的一幕。

“你方才在宴会上令我丢脸?”

这句话颇为好笑,慕容舞几年来还是一点儿也没有改变,总喜欢将所有的问题推在她身上:“舞姐姐真是拉屎不出怪茅厕啊。”

这句话太粗俗,将慕容舞比喻着也不堪,慕容舞脸色一黑,抽出系在腰间的黄绫,向帝羽扫了过去。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