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武侠仙侠 > 正文

[天行映玥]免费试读 主角叫小玥的小说免费试读

编辑:四叶草紫丁香 2019-02-12 17:41:06

[天行映玥]免费试读 主角叫小玥的小说免费试读

《天行映玥》已上架微信公众号:轩轩文学,关注后回复:天行映玥 即可阅读全文

《天行映玥》小说简介

念念不忘的时候抱着爱响不响的态度,结果就真的响了!。主人公叫小玥的小说是《天行映玥》,本小说的作者是夜阑珊处最新写的一本仙侠奇缘类型的小说,内容主要讲述:那声音更大了些,小玥也听的更清楚了些,只是她依然不知道他想说什么,因为他只是如婴儿般的哼着,并未说话。在洞外纠结了良久,小玥最后还是决定进去看看。她凝剑挑开荒草,扔了一颗夜明珠进去,良久,里面依然只有。独家完整版小说《天行映玥》由夜阑珊处所编写的仙侠奇缘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小玥,内容主要讲述:天地初开,世间万物共和,天地灵气积聚,神魔频出,然物换星移,天道轮回,天地灵气骤减,诸神渐隐,魔道也已呈衰势,其间,正邪较量仍未停歇。一个推演的结果,使得静谧安然千百年的翠竹山喧嚣了起来,传说,争斗,

精彩章节试读:

探查到什么了吗?小玥也不知道算不算,刚刚她以追魂术探查竹叶青的身体,确实在她的身上发现了魂术,可是却没能追踪到施法之人。

魂术,主分三类:聚魂术、摄魂术和追魂术。

聚魂术,可聚死者之魂,若有灵力充沛者施法,且魂魄完整,七日之内,可使亡者聚魂重生。七日之后,亡者不可生,但魂魄依然可保。若是魂飞魄散者,魂魄亦可聚,但是施法者需付出极大的代价。

摄魂术,可控制被施术者的神智,乱其心智,或读取其记忆,也可以控制其魂魄,使之为其所用。

追魂术,可根据一人气息和施法追索那人位置,更甚者,可以探查到对方的身份。

那人施在竹叶青身上的魂术是摄魂术,且是两道,一道在她自己的身上,一道转移到了小玥身上。

而小玥刚刚用追魂术就是想探取对方的信息,可是却一无所获,很明显,对方斩断了其间的联系。

魂术是魔道之术,她学会魂术可说是机缘,所以那个人是魔?

还有,既然竹叶青中了摄魂术,那她之前说的话到底还可不可信呢?

而且,此人对魂术如此了解,又能同时施出两道,还能轻易就斩断联系,他的境界修为究竟到了何等地步?

想到这里,她不禁心下一寒,不过,既然是冲着自己来的,冲着翠竹山来的,那自己就是万万不能放弃追查的,定然要将他找出来。

这儿是她的家,是万千生灵的居所,她必须守着它,任何人都不能侵害。

可是,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的小白,她不知道该怎么跟他说,这儿也是他的家,可是他还那么小,斟酌了片刻,她轻叹道:“小白,你要快点长大”

小白疑惑看她,旋即像是想明白了什么,坚定点头“嗯”

小玥欣慰一笑,转头看向地上的竹叶青,素手轻动,将少许灵力缓缓注入她的体内,片刻后,她收回手,脸更白了几分,鬓角细发也染了些许银白。

缓缓起身,她对小白说道:“我已抹去了她的记忆,她此次受伤,灵力也只余一成,估计灵智也会受损,现在的她连你都打不过了,放了她吧!”

小白撇了撇嘴,看了一眼地上凄惨的人,又看了看小玥,轻轻点了下头。

小玥笑“我们回去吧”

接下来的几日,小玥一直在林中汲取天地灵气,调养恢复,小白则负责照顾那个男子。

他已经醒了,只是还很虚弱,每天只能任由小白捣鼓,舔了舔微涩的唇,想着他给自己喂药的方式,不由有些愤怒,但想着毕竟是在救他,就忍一忍吧。

脑海中有什么闪过,他想起那日的那个女子,她把他的衣服脱了,其实他是有知觉的,只是太累,太疼,不及睁开眼睛。

后来有喧闹的声音传来,他忍不住,抬起了眼皮,然后他看见了她,一个清灵的女子,是她救了他?可是他太累了,来不及同她讲话,就昏迷了。

这些天,他一直在问这个照顾他的男孩子她的讯息,他却是白了他一眼,然后什么都不说,没有问到,他有些黯然。

还有,这个小男孩是妖!她也会是妖吗?妖为何会救人?自己还会不会见不到她了?

其实他完全是想多了,因为小玥有很多事要问他,不可能不见他。

这日,天气晴朗,和风温昫,小玥自林中走出,向着小白的居所而来,径直进了山洞,小白不在里面,一个穿着破败青衣的男子坐在石桌旁,背对着她。

她走了过去,轻声道:“你醒了”

他似是吓了一跳,小玥见他的身子颤了颤,然后他缓缓转过身来,他脸上的伤已经好了,头发高高束着,除了那一身破败的衣衫,整个人很是清朗。

小玥正想问他伤势如何了?就见他起身对着自己,抱拳,躬身,行礼“在下慕容白,多谢姑娘救命之恩”

小玥若有所思道“慕容白?嗯,小白吗?跟我家小白一样”

慕容白有些困惑拘束,只笑了笑。

小玥上前一步,拉过他的手把脉“对了,你的伤势如何了?”

慕容白见她动作如此自然,又突然想起当日她将自己的衣服脱了,脸色微红。

虽说知道她是为了帮他治伤,但男女终是有别,她不介意吗?

还是妖不在意这些?是的,他知道她是妖,因为他是修道之人,又是门中重要弟子,有辨别妖的东西,实属平常。

想到这里,他有些失落,因为她是妖!

小玥抬头,见他面色微红,神情很是拘束,想来是害羞,她心下一叹,想不到世上竟还有脸皮这样薄的男子,一点都不像那个韩诩,脸皮简直比城墙还厚。

放开他的手,她淡然开口“你的伤已经好的差不多了,这两日便可下山了”

这是下逐客令吗?不知为何他有些难过,不过自己失踪了几日,想来师兄弟们定然着急,确实该回去了。

他还想着事,又听她道:“虽说施恩不图报,不过我也实在不知该找何人相询,有些事,还请如实相告?”

慕容白微微颔首:“姑娘请讲”

小玥走去石桌另一边坐下,看了一眼桌上的草药,心想他刚刚是在看这些吗?不过她没有问这个。

径直道“近来,这山上多了许多生灵,也乱了许多,不知道你们是为何而来?”

慕容白听到她的问题,有些惭愧,片刻后,坐回原来的位置,他轻声道“前些时候,有消息从天涯阁传出,说是碧云珠当年遗落在这翠竹山上,故而上山来的大多是为了寻碧云珠而来”

碧云珠?小玥的心轻跳了一下,似是共鸣,她疑惑抬头“碧云珠是何物?”

慕容白微讶,心想竟有人不知道碧云珠,旋即又想到她常年居于山中,不知道也正常,缓缓道:“碧云珠是这天地间灵力至高的法器,可聚万物之灵气,具有重生之力,而且,她曾是天女神凰的法器,天女离世时,曾将自己毕生的功力都注入了碧云珠,

所以说,碧云珠是整个天下的必争之物,得到她,便可以得到天下,且还有可能成为神灵,因为天女曾是最接近神的人,而且最后一位魔神死于她的手中,当然,也有人说,她就是神”

小玥心下稍顿,用眼神询问着“那后来呢?”

“天女将碧云珠交给了她的一个下属,让她归灵之前,择品行优良,修道极有天赋之人进行传承,以这样的方式,碧云珠代代相传,

直到三百年前,魔道中出了一个法力极高的魔头——空濛,为了不让天行剑出世,他并没有大肆的屠杀,径直去找了碧云珠的传人,因为有了碧云珠,即使天行剑出,也将无济于事

当时,碧云珠的传人是辛妍,她刚刚接受碧云珠的传承,法力不足,不能完全掌握碧云珠,无力相抗,最后,她燃烧自己的魂魄,全面催动碧云珠,欲与空濛同归于尽,空濛祭出魔道最高法器天魔杖相抵。

大战最后,空濛重伤而逃,辛妍身死,碧云珠不知所踪”

看了一眼小玥,他继续道:“天涯阁主收天下各种消息,而且传出的消息多是毫无偏差,很受世人信服,这些年,天涯阁的人一直在探寻碧云珠的下落,此次,传出碧云珠在此处,自是有无数人前来争夺”

小玥还是疑惑“碧云珠是与空濛一起消失的,为何你们不怀疑是空濛带走的呢?”

慕容白温润一笑“起初世人都是这样怀疑的,各方也都做好了大战的准备,可是百年过去,天地依然一片安然,空濛也再未出现过,人们便猜想,碧云珠或许不在他的手上”

这下小玥倒是想明白了,碧云珠力量无穷,若真是空濛所得,那他的伤必然早就好了,而且定然会迫不及待的称占整片大陆。

然而他没有出现,那便说明碧云珠不在他的手中,可是他又去了那里呢?是生是死呢?碧云珠真的在翠竹山吗?这些与那个‘大人’又有什么关系?或者他的目的就是碧云珠吗?

良久,小玥起身,看着慕容白,诚然道:“我于这翠竹山存于三百年,并未见过什么碧云珠?更没有听过,想来,并不在此处”

慕容白一怔,旋即有些急切的辩解道:“你莫要误会,我只是从未出过师门,此次也只是想出来看看,并非为了碧云珠而来”

小玥笑:“我相信你”

片刻后她又道:“其实就算是也没关系的,毕竟它是神物,天下应该没有几个人不想要的,不然他们也不会来这”

慕容白知道她说的是真的,就像自己的师兄弟们不都是冲着碧云珠来的吗?

可是那真的能比性命和道义重要吗?抬头,看向眼前明亮清雅的女子,很难将她与那些血腥联系在一起,第一次,他开始怀疑掌门的话,妖真的就是无恶不作的吗?

可是为何到现在他还活着呢?

他不明白!他也迷茫,日后他又该信谁呢?

“对了,你是如何遇到红袖的?”她的声音传入。

他回神,想到那一抹红影,他心下骤寒,缓缓道:“那日我与师兄弟们走散,遇到她在追杀一个同道,便出了手,谁知……后面醒来便到了这里”

《天行映玥》 06 九幽 免费试读

那声音更大了些,小玥也听的更清楚了些,只是她依然不知道他想说什么,因为他只是如婴儿般的哼着,并未说话。

在洞外纠结了良久,小玥最后还是决定进去看看。

她凝剑挑开荒草,扔了一颗夜明珠进去,良久,里面依然只有咿咿呀呀的声音,只是似乎更激动了些。

不在犹豫,她小心翼翼的越进去。

里面的空间很大,夜明珠掉在离洞口不远的地方,散着清亮的光,照亮这一方小天地。

“唔唔唔”有声音自前方传来,小玥拿着夜明珠小心的往前走了两步。

那有一个男子,而在他身后的石壁上,刻着两个字——九幽,不是小玥忽视面前的人,而是因为这两个字隐隐透着一股威严和震慑,令人心惊,容不得她忽视。

而这也是后来九幽名字的由来。

良久,她回神看向面前的男子,他同她一般大,长得极好看,比她见过的任何生灵都好看,但他的脸很白,如白纸一般,仿若地狱的无常,他的头发很长,铺满了他身后的地面,看上去极是恐怖,小玥有些害怕,后退了一步,九幽以为她要走,有些焦急的往前,咿呀的说着什么。

却像是被什么阻了,他生气的拍打着,小玥一怔,慢慢靠近他,伸手碰了碰,确实有阻力,是封印?小玥这时发现他的手和脚上都有细链束着,似是不想让他出去。

感受到他的生命波动,小玥很是震惊,想不到他竟然是活的,可是,她不确定他到底是好是坏,所以她打算离开。

有些抱歉的看了他一眼“对不起”她转身离开,九幽很是着急,更加用力的拍打着眼前的封印,“啊啊啊”他有些凄厉的叫着。

他渴望自由,他讨厌黑暗,他要看到有生命的东西,虽然那时他还不懂,但他不想一个人呆着那个黑漆漆的地方。

小玥终是不忍心,想救他,却是连封印的分毫都动不了,还受到封印的攻击,最后,她只能稍稍安抚他,前往峰云岭,将九幽的事告诉了寒忌,希望他可以帮到他,寒忌很是震惊,有些怅然道:“他竟然长大了吗?”

小玥疑惑问他是不是认识九幽。

寒忌告诉她,九幽是身体里有一半魔血,属魔道中人,一千年前,被封印在此的,三百年前曾有灵力波动自那方传来,他当时未曾多想,现在看来定然是封印减弱,九幽开始生长所致。

小玥很是震惊,但更多的是难过,不管是为了什么,怎么能将还是婴孩的他封在此处,限制他的生长,若非三百年前封印之力减弱,他或将永远沉睡。

这让她很难接受,可是她还太弱,不能帮他太多,只能想着常去看他,给他讲讲外面的事。

不过,后来借助忌爷爷的绿叶,稍稍破开了封印的一角,她借助自身的优势,竟能进入了封印之中,她想将他带出来,却是导致九幽被封印所伤,她极是愧疚,自那之后,她不敢再轻易尝试将他带出。

只常去看他,然后给他带许多东西,帮他修理了头发,教他束发,穿衣,认字写字……

时光一晃,如今已经一百年过去了,九幽说话已经不再如婴孩一般,现在的他与常人无异,除了他依然惨白的脸。

但那依然不影响他的好看,小玥每次见他都会想“你一个男子如何就能长得如此好看呢?若是我有你的一半好看,定然就能迷倒众生了”

九幽只笑着道:“书上说男子不宜有此像,不过,小玥既然喜欢,那也不错”

百年之期,长而寂,这期间,因为怕他无聊,除了一些简单的事项之外,小玥还教九幽学法术,学修炼,他很聪明,一学就会,短短几十年的时间就超过了小玥几百年的修为,对此她表示很不满,却也无可奈何。

这大概就是血脉与天赋的优势吧,虽说她不知道他的父亲母亲是何人,但必然是不会差,毕竟九幽本身就那么聪明,她暗暗的想着。

九幽也教了她魂术,小玥当时很震惊,虽说他身具魔血,但他并不曾见过这些啊?问他为何会这些!他有些茫然的说不知道,只说就是在脑海中的。

她轻叹,难道魔血还能传承这些吗?

想起与九幽从相遇到现在,小玥有些恍惚,再回神时,她已站在无妄崖边,想到今次九幽的封印虽然破了,却还是不能出来,她很难过,但却必须接受。

也不知道那个封印的人到底是谁?法力竟然如此之高,还有那条链子,她同九幽合力也未让那链子动过分毫。

现下只能祈祷那链子能如同封印一般自行解除或消失,再或者,等到他日九幽或者她足够强大,将它破开。

良久,她甩甩头,九幽日后定然能够出来的,她必须要相信他。

想着,她不在犹豫,几个纵跃便站在了洞口,这里已经大变样了,不再是当初的荒草丛生,杂乱无章了,而是应有尽有,整洁干净。

洞中的九幽自小玥来到崖上便知道了,一直在等着她到来,谁知等了半天,都不见动静,他站起身,正想着要不要出声叫她,便听到她到洞口的声音。

他连忙坐回凳子,拿起桌上的书假意看起来,突然又一怔,为何要如此?片刻后,他回神,不再去想,既然装了,那只能继续了,然后有些惊喜又不确定的开口“小玥,是你吗?”

小玥嘴角微扬“是”

说着就往里走,一个蓝衣男子坐在一张圆圆的石桌旁,借着夜明珠的光,正在看书,他头发高高的束起,一张倾世的脸上满是笑意的看着她。

然后,他放下手中的书,起身向前走了两步,抬手,手脚上的链子发出不和谐的声音。

他未在意,小玥却是皱眉,不过想起寒忌的话,她不曾表现出来,将手放进他手中,她笑道:“九幽,你最近如何了?我给你的那些书都看完了吗”

心里又有些庆幸道:“还好之前没有跟他提过找忌爷爷帮忙的事,不然他此时该是何等的失望”

九幽拉住她,往桌边走去,笑道“还好,只是你太久没来看我,我有些难过”说着伸手为她倒了杯水。

小玥在他面前坐下,接过他倒的水,有些愧疚道“对不起啊!九幽,最近山上出了些事,就没来的成”

九幽眉头微拢,担忧道:“你没事吧?”

小玥温暖一笑“当然没事了,只要不是遇到同你这样的高手,就算打不过,逃还是逃的了的”

说完喝了一口水,目光幽沉,有些犹豫道:“对了,九幽,最近这段时间我可能……不能来看你了”

九幽脸上的笑容一敛,假意端起眼前的茶喝了一口,声色却平静道:“为何?”

不想让他知道那些不愉快的事情,她想了想道:“嗯……我要出去寻一寻静遥,她之前说一年为期,她必定回来看我们,如今都一年多过去了,可是她还未回来,我担心她出什么事?你也知道,静遥是我的好朋友,我不能放着她不管的”

九幽不以为意“或许是路上耽搁了?别到时候错过了!”

听他这样说,小玥有些心虚,不过也不得不硬着头皮继续。

“这种可能应是不大,毕竟离约定之期已经过了好久了,静遥行事稳妥,若是有事她定然会想办法通知我们的”

九幽依然平静的看着她,道“一定要去吗?”

小玥垂眸,有些不敢看他,她也不想骗她,只是她不想让他跟着担心,而且她也确实好久不见静遥了,虽说她来了消息,说路上有事,但不确认一下,她还是不太放心。

可是……她抬头看九幽,他虽是没有什么表情,但她知道他一定不开心,毕竟这个地方只有她一个人来过,她是他唯一的朋友和聊天的对象。

其实她也很难过,接下来或许很长的时间里她都看不到他了,她吸了吸气,闷闷的。

不知过了多久,九幽的声音响起“那你要早日回来”

小玥怔了怔,旋即笑着承诺“嗯!你放心吧!只要找到她,一切结束了我就立刻回来”

九幽起身,拉着她也站起身来,两人相对而立。

九幽伸手抚了抚她的眉心,指尖有微光轻闪,轻柔嘱咐到“万事小心,无论如何,都不要让自己置身险境”

小玥脸色微赧,有些不适应他的动作,但又不讨厌,很奇怪的感觉,她想着自己的事,故而没有留意到眉心流入的光影。

片刻后,小玥回神,想到什么,伸手取下自己脖颈上红绳,上面挂着两个扁平的圆形的如白玉般的小石头,小玥抬头看了看九幽,手心灵力一动,两个小石头便分别挂在了不同的红绳上。

她让九幽低头,将其中一个给九幽戴上,然后一边给自己戴一边道:“忌爷爷说了,这两块石头是我第一次幻化为人形的时候借着天地灵气凝炼而成的,乃是我的本命,与我同属一体,日后,你若是念我,可以看看她”

九幽看了看她,清悦道“真巧,我也有东西给你”

小玥疑惑看他,只见他手指轻动,整个空间顿时灵力充裕,光芒四射,一株白莲于半空凌立,高雅而圣洁,明亮而璀璨,沐浴在其圣光之下,只觉百态舒心。

“这是……那一株?”小玥觉得很是惊奇。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