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武侠仙侠 > 正文

主角叫紫渊[凤逆三生]最新章节完整版阅读

编辑:风之乐 2019-02-12 18:47:30

主角叫紫渊[凤逆三生]最新章节完整版阅读

《凤逆三生》已上架微信公众号:轩轩文学,关注后回复:凤逆三生 即可阅读全文

《凤逆三生》小说简介

这本书能给人一种放松压力的感觉,这是本人的感觉。因为每天上班好累,但是看到本书有好笑的地方自己也跟着傻笑。一天的彼劳一下子就了。。主角是紫渊的书名叫《凤逆三生》,是作者醉七羽写的一本玄幻言情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走过长长的石梯,方到了神魔结界旁,一堆士兵正围成一群蹲在那,中间放了几个火石,身上却一直在结冰,冷得直哆嗦。远远望见帝羽等人,就齐齐半跪行礼:“太子~殿下。”云烬快步上前作势扶起众人,许是接触到了寒气。《凤逆三生》是醉七羽写的一本玄幻言情类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凤逆三生》精彩章节节选:她降世于九天,携天令而来,筑九州焚魔界,最后由神坠魔,却被神族太子缠上,什么情情爱爱的,不健康!她:“万里苍穹,六界河川,我不想和你一起过."某腹黑妖孽男:“我想就行了。”又某一天她恶狠狠的地瞪着他;

精彩章节试读:

帝羽在魔族待的第四日,一大早有“铛铛,摪”的声音充斥于耳,剑铮铮的发出了几声清鸣,兵器相交之声,叮叮当当响成一片。

她不甘被这等声音吵醒,怒睁双目,站了起来往出声处看去,心里颤了下,树下打成一片,白与黑的法力笼罩着,法力强盛,四处狂卷着风,那些树叶纷纷掉落,唯有她站着这颗屹立不倒,应该是有人下了结界了。

“汤芜”帝羽高声喊叫,却没有人回头看她。

汤芜手执银鞭,与那魔族妖人纠缠,不输半分,好不威风。

仙魔交战中,帝羽四处望了望,没有那道白衣,也不见君璃天,汤芜虽占上风,却有些分心,总想朝西北方向去,奈何总是被妖魔围住。

云烬!在西北方向,帝羽心思一动,立马跳下千年树,走了几步又被弹回原处。

“我要去见云烬,你不要拦我。”她眉头紧锁,瞪大了双眼,双手使劲握拳,怒视着结界。

瞪了许久,结界依然存在,帝羽有些气馁“汤芜,我出不去。”

结界隔着外界,汤芜根本没听见,帝羽气闷地坐在地上,暗自恼怒。

突然,一道尖利的凤鸣声伴随鸟鸣声,西北方向,凤凰与青鸟飞翔在空中,两大神兽对战,周边冲天地火光将河岸两旁映射的一片通明。

“凤凰,今日我倒要与你真正一战,看看谁才是万鸟之王。”青鸟扑哧着双翅,口中吐出一团青焰。

凤凰亦吐出一团红色火焰挡住,它的声音较为清冷:“好!”

“吼~”一道一道火焰从半空坠下,挥出一片绚烂的光幕,浩荡的火焰,仿佛泄洪一般,砸在地上的神魔兵上,发出阵阵焦灼臭味。

神魔兵顾不得打斗,全部坐在地上,凝聚真力,结起结界,以防被烧成碳。

汤芜见眼前没有了阻碍,自身结起一个结界,朝西北方向飞走了。

帝羽连忙站起来,拍打结界,喊叫着汤芜,妄想她会发现这个结界。

始终无功,帝羽脚下不停地挪换着脚步,从有过的焦躁不安、急不可耐。

云空中,凤凰与青鸟双方恶战不停,强大的火焰之力燃起了整个魔界,神魔兵筑起的结界已被火力砸着不堪,十分狼狈,自知再待下去,怕是被烧成火炭,纷纷飞走。

这里只剩尸体与她相伴,阻挡的结界也因凤凰青鸟两大神兽之力破开了一个口子,纵然她在结界中,仍是感觉外面炽热的很。

已不知过了多久,结界终是承受不住这巨大的破坏力,破开两半,帝羽得已出来,确也十分难受,不停的留下汗水。

地上都是滚烫的,她的鞋子都被烧掉了,帝羽痛苦的掉了两滴眼泪,顾不得脚上的疼痛,朝西北方向跑去。

西北方向是魔界的核心处,此时云烬正与君璃天斗法,四周的神魔兵死伤一片。

云烬杀意随之弥漫开来此刻体内的仙气如数尽放同君璃天释放的魔气交缠一块,旁人接近不得。

他手持昆仑剑,剑气袭人,天地间充满了肃杀之意,眼中带着不同于他平日的清冷淡漠,而是浓烈的煞气和决断。

君璃天手中魔气势如破竹,眉宇上狠辣凌厉,嘴角轻扬:“没想到你竟为了个女娃娃,毅然到了魔界。”

神魔两族气息不同,到了另外一界,待得久了,法力将会下降,受到侵蚀,只有在石之天边,两族才可以不受影响,此番云烬等神人已在魔界待有两日时光,身体定会受到影响。

“你现在至此,不知道“她”看到了会怎么样。”云烬语音平缓随意,落在君璃天耳里,却是平地一声惊雷。

君璃天手中一顿,晃神间便被云烬剑气扫出几米外,嘴角缓慢的流下猩红的血,几缕长发飘落在脸上,他抬起食指轻拭掉嘴角的鲜血,邪魅一笑。

“那“她”看见你这般,又会怎样,高高在上的神族太子竟然做了些见不得人事。”

云烬落在君璃天面前,听到此话,面如冰霜此刻有了一丝动容,凤目已然变成了猩红,他单手一挥将君璃天拉至跟前,细长的手指抵在君璃天的脖子上:“你知道了些什么?”

“你不想让六界知道的事情,我都知道!”君璃天一副笑意,轻佻的看着他。

“你可知,你此番话会令你们整个魔族都荡然无存。”

“当然知道,我们高贵的神族太子定是有这个能力。”君璃天环视了眼四周的神魔兵,一个个倒下,又一个个站起来,脸上都是兴奋无畏的神情,大战一场,是所有神魔兵的心愿,不再小打小闹。

君璃天收回眼神:“只是本尊不明白,你为何是因为一个孩子坏了你计划。”

“帝羽和别人不同。”

帝羽,那个小家伙名讳是帝羽吗?承六界之初,从未有人姓帝,起了这名,她日要如何惊天动地才不枉此名。

“云烬~~~”清脆响亮的声音穿透四周,直击云烬内心,云烬放眼望去,只见帝羽骑着一只独角兽,小手上拿着一支长矛,头发散落,白色的衣裳上尽是鲜血。

云烬未发现他此刻竟扬起了笑容,眼中的煞气,逐渐散去,一旁的君璃天不可置地看着这一切。

云烬朝帝羽所在地方飞了过去,却在半空中被一股力量击中,这股力量来得太快,所有人都毫无察觉。

他倒在她脚下,闷哼一声。

帝羽心突然重重的跳了一下,脑袋一片空白,等反应过来,自己已经在地上了,脚上本就血肉模糊,动一动就是那彻骨的钻心的疼痛。

鼻子酸涩,双手颤抖地抱着云烬的头,眼泪簌簌往下掉:“云烬,你没事吧,呜呜~”

云烬强忍胸口上的毒气,柔和道:“没事。”

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总对这个孩子有一种特别的感觉,很亲切!

说完没事两字后,云烬的身体却不听话,他吐了一口黑血,嘴唇也渐渐变成黑色,双眼微闭,像是要睡过去一般。

“再不送他回神界,怕是救不了咯。”君璃天此刻站在那里,双手环抱,玩味地看着她。

若不是刚才那股力量是从别处来的,帝羽定要和这个魔尊拼个你死我活。

帝羽闭上眼睛,凝聚意识,用意识喊叫:“凤凰,汤芜,云烬受伤了,你们快快带他回去。”

远在半空的凤凰似乎听到,展翅朝帝羽方向飞去,青鸟正欲阻挡,却停顿了下,放它离去。

汤芜青色的身影也从一堆神魔兵中飞跃过来,停在帝羽面前,警惕地看着君璃天,见君璃天无意再战,扶起云烬,与帝羽一同飞到凤凰的背上。

“收兵!”汤芜气势磅礴,神兵听闻纷纷运法离去。

《凤逆三生》 第五章 魔尊大人 免费试读

走过长长的石梯,方到了神魔结界旁,一堆士兵正围成一群蹲在那,中间放了几个火石,身上却一直在结冰,冷得直哆嗦。

远远望见帝羽等人,就齐齐半跪行礼:“太子~殿下。”

云烬快步上前作势扶起众人,许是接触到了寒气,不禁咳嗽了两声。

这些兵将是前两日与魔族战斗时,不小心中了对方的冰寒术。

帝羽见云烬和兵将正在说战事,眼睛开始四处张望,当瞥见那一丝丝结界时,不禁挪了脚步,高兴的跑到结界处,伸手想摸摸这个残破已久的结界。

三万年前,紫渊战神开启这个结界时候不久就魂归星海了。

如今神魔两族常年战争,结界早已不稳固,红莲再现,魔族势必要聚齐三枚红莲,一场大战免不了。

触碰到结界时,帝羽感觉手上暖暖的,有股温和的气息缠绕在手上。

这种感觉让帝羽心里雀跃不已,对面恍恍惚惚飘过黑影,扬唇皎洁一笑,整个人撞进结界。

“小殿下!”背后传来一句惊呼,帝羽充耳不闻,擅直的跨过另一道结界。

结界外,黑雾更甚,且到处弥漫着魔气,是一片滚动的沼泽,好似有什么不得了的东西在里面,帝羽面前正站着一群凶神恶煞的魔兵,皆是黑色铠甲,脸上刻着不同的刺青。

魔兵面面相觑,举起的长矛不知是该落下还是不该。

天书上记载,魔族生性残忍霸道,阴狠毒辣,喜战乱,野心甚大。

这是帝羽第一次见到魔族,心里直打鼓,连忙转身想要逃入结界,只是一阵强烈的风将她卷起,甩到魔族中间。

魔兵上前,长矛直指帝羽胸口,帝羽只敢坐在地上,不敢妄动。

一声尖锐地鸟鸣,促使帝羽朝南望去,只见一只硕大的青鸟一飞而上,扶摇千里,转瞬便到她的上空,青色的羽毛纯净而高贵,头上的彼岸花印记彰显着它的身份。

青目中又带着紫色,高高在上的姿态比起云烬的坐骑凤凰也不逊色。

“赤练青鸟?”随紫渊战神出生,守护六界的四大神兽之一,赤练青鸟!

赤练青鸟雀跃鸣叫两声,化为人形。

青鸟一身青纱罩体,露出肩头,肩膀纹着一只青色的彼岸花,更显妖媚几分,如雪玉肌白皙,一帘直垂腰间的黑发散乱的披在肩上,素腰一束,竟不盈一握,一双颀长水润匀称的秀腿**着,就连秀美的莲足也在无声地妖娆着。

极其艳冶!媚意荡漾!这是她对赤练青鸟的评语。

“小娃娃,你是神界的人?”青鸟伸了个懒腰,双眼嚣张的问,举手投足皆是风情。

这些魔兵望向青鸟的皆是双眼迷恋。

她姑且算是神界的吧?帝羽缓缓点头。

青鸟发出银铃般笑声,魅惑人心,朝沼泽黑暗处扬声:“主人,我猜对了。”

“倒是给你聪明了一回。”黑暗处走出一人,一身玄衣,透着棱角分明的冷俊,猩红深邃的眼眸直击心灵,飞扬的眉角,墨发飘扬,削薄轻抿的唇,说不出的极致魅惑,道不尽的隽秀飘逸。

青鸟的主人?魔族的魔尊大人!君璃天。

帝羽心里突然响起一句话,睥睨万物,不可一世却又带着寂寞的灵魂。

君璃天接触到帝羽悲悯的目光怔在那里,四目相对,她的眼,悲悯苍凉。

明明是个十岁孩童,怎么会有这种眼光,君璃天面容冷峻,伸出手用魔力将帝羽拉到面前,紧紧地掐着她的脖子,十指微凉。

“你身上并无神仙的气味,自称神界?”君璃天冷冷的笑着,手上的力度却一分未减。

帝羽感觉到空气稀少,涨得难受,用尽全力举起手呼在君璃天的魅惑的脸上。

“啪”清脆的耳光声,青鸟媚眼睁得老大,嘴巴更是张得快要塞下一颗鸡蛋。

君璃天的脸上现出了一道红痕,双眼怒火燃烧,手劲加重。

“坏蛋,放开我!咳咳咳~”

青鸟收回惊讶的表情:“主人。”

君璃天眼中怒火消逝,将帝羽削瘦的身躯像稻草般扔在一旁。

帝羽躺在地上剧烈的咳嗽,但重新呼吸到空气,脸色好了起来。

君璃天睨了一眼,吩咐了几句,转瞬便消失了踪迹。

青鸟蹲在帝羽面前,用食指戳了戳她:“喂,我问你,你觉得是我好看还是凤凰好看。”

青鸟玩世不恭的询问,美目里却是满满的期待。

“我还未见过凤凰。”凤凰虽然是云烬的坐骑,但是在神界的日子平安无事,凤凰并未出现过。

据华玹所说,凤凰是要比青鸟好看几分的,但帝羽不敢直说,怕自己小命不保。

青鸟撇嘴念了句“无趣”后,就化为原身,飞翔离去。

一个身形魁梧的魔兵上前,手轻轻一拎,力道粗鲁,刚刚又缺氧了许久,帝羽感觉头晕晕,双眼发黑,昏迷过去。

待醒来时,已经身处一颗千年老树上,这树枝延绵几米长,巨大,仅是小树枝就够她躺着了。

“我以为你要睡上几天几夜。”

循声看去,君璃天负手而立,站在树下。

她睡了很久了吗?云烬会不会担心啊?帝羽从树上跳下,稳稳的站在君璃天面前,她的个子只到他的腰。

至今,君璃天才认真的打量起眼前的小女孩,一双凤眸清澈纯净,总有一股疏离之意,肤色白腻,嘴角的弧度似月牙般完美,黑发飞瀑般飘洒下来,她日长大并非凡物。

“我能回去吗?”帝羽怯声问道。

君璃天不答,却指着不远处的石头:“它如果开花,你就能回去。”

“石头开花,这不可能!”

君璃天望着这张发愁的小脸,突然伸手在她的额头上轻轻一点,一道黑色的气息涌入帝羽的脑海。

一阵困意袭来,帝羽闭上眼睛,身躯往前倒在君璃天的怀里。

待她闭眼后,方才那道魔气从她的灵海中化作点点黑气消弭不见。

君璃天双眼猩红,眼里冒着狂热的目光:“果然,天生的魔胚。”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