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武侠仙侠 > 正文

主角叫秦天乌清雅的小说[太古狂魔]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编辑:追赶山边的风 2019-02-12 20:12:53

主角叫秦天乌清雅的小说[太古狂魔]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太古狂魔》已上架微信公众号:轩轩文学,关注后回复:太古狂魔 即可阅读全文

《太古狂魔》小说简介

我很喜欢作者的文笔,简单又不失灵活生动,盼着早日更新,一本书演译了某些人的人生。主人公叫秦天乌清雅的小说叫做《太古狂魔》,这本小说的作者是鬼才倾心创作的一本玄幻仙侠类型的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贾亮本就是身形魁梧,潜能爆发后的秦天更魁梧许多,这两尊壮汉在台上你来我往,不亦乐乎,只看得台下数万名弟子眼睛都直了。唯独云、方二位长老看出了其中端倪,秦天这是不知使了什么法子,让灵气在肉体血脉中无限膨。完整版小说《太古狂魔》由鬼才倾心创作的一本玄幻仙侠类小说,本小说的主角秦天乌清雅,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他以卑微的奴仆之身,却和高高在上的神仙立下生死赌约。他以最微末的外门身份,却能将整个天元世界搅得风起云涌,无数绝世强者,为之倾狂。他为仙,斩妖除魔,正道沧桑。他入魔,怒骂苍天,血染大地。布衣之怒,如何伏尸百万,流血千里。且看秦天狂魔之旅……

精彩章节试读:

夜凉如水,枫叶秋黄。

云岚仙宗虽然是仙山,但是也无法阻挡时光的流失,春夏秋冬,四季更迭,季节转变着四周的景色自然不一样,万物有它自己的规则和运转。

“灵蛇游步!”

淡淡的月光淋洒,气氛宁静而幽远,月光下方,一道身影非常的灵活,围绕着一株古树旋转,留下道道残影,动若脱兔,随即那身影如同狸猫一般,几个攀登的动作居然就窜到了树梢上。

“这招‘猿猴梯纵’,真是厉害!”

这身影不用多说,正是秦天,他讨好的灵禽中鹤仙子,还是那群灵禽中的大姐大,鹤仙子一声令下,那些灵禽,指点起秦天武道来倒是不遗余力。

“黑虎衔尸!”

秦天猛的一个鹞子翻身,平稳的落在地上,旋即他屈蹲着身子,狂暴气势,居然在他身上升腾了起来,双手凝爪,十根手指如同虎口獠牙,朝着古树狠狠一抓。

一步踏出,虎威凛然!

秦天身携猛虎下山之势,帝王巡疆,王霸之气,君临天下。

“撕拉!”

那古树被瞬撕了一大块树皮,足有寸深,而那树皮在秦天的掌中很快就化作了齑粉,他双手相互一拍,木糠纷纷扬扬。

“灵禽授武,果然非同小可,这短短一个多月,我也有了千斤巨力。”秦天兴奋的舔了舔嘴唇,双眼亮如星辰。

本来,他根本做不到魔鬼般的训练,体质虚弱,超强度的苦修身体素质也跟不上,不过鹤仙子却给他鹤涎,以及三天一枚蛇胆,那蛇丹是来自“金乌冠蟒”,一枚蛇胆,胜过百天苦修。

万管齐下,等于是给秦天他筑基。

千斤力量为一‘鼎’。

换句话说,不过一个多月时间,秦天已经达到了肉圣四方的神勇境界。

这要是在世俗中,简直不可想象。

“什么叫做仙凡有别,这就是啊!”秦天还仅仅只是,灵禽在教授他武艺,进步就已经如此神速,如果真的是仙人传授道法,那会恐怖到何等地步?

“传闻…这世上有真仙,真仙之下为众生!”

这是秦天听到最多的一句话。

“肉圣境界,一共分为十方,就是十个等级,十方大圆满的高手,称为武圣,这已经是肉圣巅峰,凡人所能够达到的极限。然而,武圣如果再进一步,那就能蜕凡成仙,那已经不是凡人,成圣化仙,龙蛇演义,这种人被尊称为‘地仙’……”

地仙眼中,王侯将相已经是蝼蚁般的存在。

“那么,传说中的真仙呢?”

秦天简直不敢想象。

就在秦天勤修苦炼的同时……

“牧爷…….”

一群人凑在了一起,为首的正是鄂下长着黑痣的乌牧,他被众星拱月,四周都是在奉承他的随从,其中包括那白狼和赵二。

“怎么样了?”乌牧提着紫砂壶在吃茶。

“那贱仆在练武呢。”

“哈哈,临时抱佛脚,又有多少手段。”

“咱们弄死他……”

“堂妹怎么说?”

“牧爷放心,这都过去一个多月了,郡主才出关过一次,听说仙宗的入门弟子,宗门赐给了辟谷丹,一枚丹药,可以让人七天七夜不吃不喝。郡主出关一天后,再次闭关,想来那贱仆是在扯着郡主的虎皮,吓唬人呢。”白狼一双三角眼,消瘦脸型给人一种精干感觉:“废了那小子,哪怕是郡主出关后,知道这事肯定也不会说什么。”

“对啊,废了那小子!”

“那贱仆是找死!”

围绕着乌牧的豪奴,纷纷挥舞着拳头。

“练武?”乌牧笑了。

他笑的阴森,区区一个养马的奴才,郡王府最卑贱的仆从,凭什么和他平起平坐,凭什么豢养灵禽?

在乌牧的心中,这是对他的侮辱。

“走,看看他练到什么程度。”乌牧他起身活动了下筋骨,满脸的戾气和杀机,嘴角勾勒出来一抹讽刺。

“区区一个多月,又能练到什么程度?”乌牧不屑的哼了声。

乌牧为首的一群人要找秦天麻烦的时候,秦天正准备返回,他耳朵突然如狸猫似的动了几下,脸色更是凝重了起来。一丝杀气,从林木中透露了出来。

“哈哈,看来这贱仆还挺警惕,这些天来,勤修武道,看来也有了一点造化,这临时抱佛脚还是有点用地。”丛林夜色,一道声音讽刺的传递了过来,透过月光,秦天发现自己被一群人包围了。

“乌牧!”秦天双眼一眯,同时将气息收敛了起来。

他早就清楚郡主的虎皮,震慑不了对方多长时间,只是没想到,乌牧为首的这群豪奴找自己麻烦的时间,比自己预料的貌似稍微晚了一些。

武道壮胆,胆壮人心。

秦天通过这段时间的苦修,在肉圣武道上,终于有了一些成就,可以说是登堂入室,掌握了力量后,人的胆气自然就足了起来。

“白狼、赵二,看来你俩说的不错,这小子果真是在练武。”乌牧幽幽的话,使得豪奴们纷纷冷笑。

“你想做什么?”秦天凛然一喝。

不知为何,秦天给乌牧多了几分异样的感觉,转念一想,他终于明白了这种异常感来源于什么。

区区一个贱仆,养马的下等奴才,凭什么不对自己卑躬屈膝?

在他想来,秦天此刻应该惶恐不安,跪地求饶才是。

“想干什么?”乌牧面目狰狞的威胁秦天:“跪下!你一个贱仆,下等奴才,凭什么和爷平起平坐,交出通灵卷轴,然后磕上三个响头,保不准爷我心情舒畅,还能免了你一顿皮肉之苦。”

“交出通灵卷轴?”秦天沉声应道:“这卷轴是郡主赐给我的,你们强行抢夺,难道就不怕郡主出关后问责?”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听到这话,豪奴们放肆的狂笑。

“真是白痴。你是什么东西,牧爷是谁?郡主将卷轴交给你,不过一时兴起,你还真以为郡主会牵挂着你小子的生死?牧爷可是郡主的堂兄,郡主之下,牧爷最大,今夜就算是将你小子给废了,不过也就像捏死了只臭虫……”豪奴们嘲讽秦天,恭维乌牧,尤其是以白狼和赵二叫嚣的最狂。

“可笑啊可笑……”哪曾想到,秦天舔着嘴唇笑了起来。

“你笑什么?!”豪奴脸色阴沉了下来。

“你,还有你你你,几个,我原本还以为只是条狗,摇尾乞怜的狗,没想到啊!”秦天仰头,故作惆怅的叹息,在豪奴们不解困惑的注视下,秦天淡淡的吐出四个字,字字锥心:“狗都不如!”

“什么,小子你找死啊!”被点名的豪奴一个个血气上涌,脸皮颤抖。

疯了,那小子肯定是疯了!

“小鬼,本来我只想给你一顿教训,现在的我改变主意,我要给你一个狠的教训,断你手腕。”白狼一步踏前,狞笑起来,五指虚空交叉,空气都带有几分撕裂声,凌厉无匹:“让你见识下‘狼牙疯疯拳’。”

七步,距离。

秦天没动,身形傲立,隐约有一览众山小的味道。

三步距离。

近了

白狼满嘴狞笑,他这一抓,势必要断了秦天手腕,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猛地,一声狂吼,顿时在他耳畔炸响,他的身前,甚至形成了短暂的真空漩涡,这股声波狠狠一撞击,白狼胸口如同挨了一记重锤,肋骨断了几根。

“不好!”

白狼大惊失色,想要抽身而退,可是迟了。

“咔嚓!”

秦天一个抢步,羚羊挂角,白狼只觉得眼前一花,随后右手肩胛骨像是被撕裂了一般,血肉模糊,右臂白骨嶙峋,显然是被废了。

“你想断我手腕?小爷我就废你一条胳膊。”

秦天淡淡语气,听在豪奴耳中却像觉得像是被毒蛇咬了一口,在场的人一个个目瞪口呆,谁都没有想到,在他们眼中砧板鱼肉般的贱仆,居然一招就废了白狼?

白狼虽然练过几招,不过也就庄稼把式。

又怎是秦天对手。

“爽…”秦天半眯着眼睛,细细的回味个中滋味:“拥有力量的感觉,真的很爽,生杀予夺,一念之间……”

说他小人得志也好,秦天反正此时爽的毛孔都炸开了般。

豪奴们你看我,我看你,很是惶恐。

“俩个月前,你不过就是养马奴才,当真是士别三日当刮目相待,没想到短短俩月你居然能够废了白狼,他真是个废物。”乌牧耸了耸肩,筋骨爆响,随后一副看死人的表情,盯着秦天:“看来你身上也有秘密,我估计应该和通灵卷轴有关吧。今天,你已经没活路了,交出卷轴,交代秘密,然后自杀。本来,牧爷我不过想教训你一顿,可你废了白狼一条胳膊,只好拿命来填,唯一恩赐就是让你死的轻松一些,留你一具全尸。”

“真他娘的恬噪,废话说完没?”

秦天闻言,双眼睁开,看乌牧的眼神如小丑,语气淡淡,甚至有点戏谑道:“你信不信小爷我一巴掌抽翻你?”

《太古狂魔》 第十八章 功法奥义 免费试读

贾亮本就是身形魁梧,潜能爆发后的秦天更魁梧许多,这两尊壮汉在台上你来我往,不亦乐乎,只看得台下数万名弟子眼睛都直了。

唯独云、方二位长老看出了其中端倪,秦天这是不知使了什么法子,让灵气在肉体血脉中无限膨胀,那就好比是气球。

不过气球中注入的是空气,一扎就破,万不比灵气的坚韧程度,如若这样打下去,只要秦天丹田处还有灵气储备,又不受到致命伤害,便能轻松将贾亮累死。

两位长老表情奇怪的交换了眼神,心中同时涌出一个名字。

神将门。

在恒国的南方,有一个古老国度名为夏国,其国境边缘的护国仙宗名为神将门,宗门弟子修习神将神通,最大的标志是引灵附身。

传说,神将门弟子修炼大成,可召唤真正的神灵附身战斗,当真是万夫难敌,纵横天下。

两位长老见识渊博,自然知道这神将门的神通,可细细一品又稍有些不同,想那神将门引灵附身是靠着神庭识海中的“精神力”,像秦天这样只凭灵气就能支撑这尊躯体,倒是更高出许多级别。

还不等两位长老再交流,台上陡然生变,原先还在分庭抗礼的两人,随着秦天一套短打猛攻,贾亮的胸前已经多出十几个凹动。

每一个都是沙包般大小,连成一片,整个胸膛都被打踏下去一寸有余,五脏俱损的贾亮哇的吐出一口鲜血来。

金钟铁布衫就这样被破了!

“秦天师弟技高一筹,贾某拜服!来日我们再打过!”贾亮横练肉体,自然知道身体的状况,挥了挥手,就想认输。

贾亮也懂留得青山在这个道理,此刻秦天风头正盛,正面硬抗并非明智之举。

秦天却不给这个机会,阴测测的笑着,道:“来日,来日如果是你把我逼上绝境你会给我留一条生路吗?怕是不会吧,你巴不得杀掉我去墨染跟前请功乞怜!”

说话间,秦天的双拳猛然挥出,金钟铁布衫罡气已破,贾亮的肉体别说是抗鼎之力了,就是力量稍微大一些的拳脚都会使内伤加重。

扑的只一拳,正打在鼻子上,打得鲜血迸流,鼻子歪在半边。

第二拳,便是朝贾亮的天灵盖上,这两三千斤的力道若是砸实了下去,钢铁坚石也要崩裂,定能叫贾亮横死当场。

“手下留人!”

却在这时,随着声音,那云长老突然降临,好似闪现般的挪移,挥手便打出一道五色罡气,将贾亮的周身牢牢护住。

秦天的拳头稍慢一分,砸在了护体罡气上,巨响之中伴随着一些碎裂的声音,那云长老仓促之下布置的罡气竟被打出一片片细密的蜘蛛网般裂痕。

云长老讲起课来滔滔不绝,这时反而变得不善言谈,支支吾吾半天也没说出一句话来,只是指挥了几名弟子将贾亮迅速抬走送医。

“哼。”秦天轻轻一哼,本想再追究下去。

转念又一想,自己不过是新晋外门弟子,若是真的失手杀了内门精锐,怕是刑法无情,不等三年后的生死赌约就要被断送在刑堂之上。

说来也巧,秦天区区肉圣四方神勇境的修为实力,虽说昨夜修炼中凝练出不少灵气,但那潜能爆发所需要的灵气支撑消耗并不小,若是贾亮能再坚持三五息的时间,秦天必当散去气劲恢复如初。

不过总归是赢下了这场比试,秦天长舒一口气,那坚实膨胀的肌肉也随着这口气尽数散去,恢复到那消瘦的体型。

随之而来的,还有一股头晕目眩,伴随着筋脉撕裂的剧痛,秦天猝不及防,眼前一黑,在讲台上踉踉跄跄走了几步,堪堪稳住了身形,可眩晕感觉丝毫未减。

黑暗中,秦天感觉一双大手按住了自己的肩膀,正想竭力反抗,就觉得随着那双手有一股暖流涌入体内,游走全身。

走过经脉,那撕裂剧痛立即减弱不少;行至丹田,那枯竭的灵气瞬间跳跃起来。

再上至神庭,头晕目眩也减退去了,秦天晃了晃脑袋便恢复清明,只是身体还有些不适。

定睛一看,来人居然是方长老。

“秦天,这一场你胜了,这养灵丹也是该你所得,拿去吧。”方长老长袖一挥,一枚瓷瓶便落入秦天手中。

亲传弟子被打至重伤,还能将胜者彩头不折不扣的颁下来,这方长老也算一位人物,不愿在这数万名弟子眼前食言而肥,颇能隐忍。

直到秦天被送下讲台,被郭保迎过来的时候,那后遗症还有余韵,好在方长老很快宣布早课结束,郭保赶忙与大黑虎一同将秦天送至诊疗所。

服下了安神调息的汤药,秦天只觉得好了七八分,这才回忆道那条激发潜能的秘术,心中惊骇不已。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