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武侠仙侠 > 正文

主角叫楚一流谢然儿[牧天武神]最新章节完整版阅读

编辑:但愿花开如初 2019-02-12 23:48:05

主角叫楚一流谢然儿[牧天武神]最新章节完整版阅读

《牧天武神》已上架微信公众号:轩轩文学,关注后回复:牧天武神 即可阅读全文

《牧天武神》小说简介

写得不错,对事件描述条理清晰,环环相扣。中间有不少哲言,名句,使人受益非浅!如有值得推荐的好文章,请多指导!。主角是楚一流谢然儿的小说叫《牧天武神》,它的作者是会飞的猪所编写的仙侠风格的小说,内容主要讲述:谢然儿。正是青龙院的那个大小姐。她此时身边簇拥着十几个白袍、紫衫弟子,对她前呼后拥,态度极为恭敬。原来今天是灵符宫前,有人比斗刻画符隶的技巧。“你怎么来了?”谢然儿看到楚一流不禁柳眉一皱,脸上露出不悦。热门小说《牧天武神》由会飞的猪最新写的一本仙侠风格的小说,主角楚一流谢然儿,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地无道,人牧之; 人无道,天牧之; 天无道,吾牧之。 牧天而行,杀伐果断,谁能挡我大业。 泣血而上,百折不悔,自成造化乾坤!

精彩章节试读:

“区区地脉,不过是垃圾货色而已。”楚一流淡淡地看向一脸煞白的赵俊,淡淡地说道。

灵脉球都测不出他的灵脉,他的灵脉到底有多强!这种猖狂的话放在被人嘴里绝对是张狂,但是从楚一流口中说出来,反而有几分谦虚的姿态了。

“不可能!”赵父厉声大叫道,众人看去,他正朝着高台上爬上来,指着楚一流,猩红着眼睛,喝道:“小畜生,你一定是使诈了。”

这么多年,楚一流的修炼资源全都被他父子二人夺取,怎么能孕养出这么强大的灵脉,一定是假的!别人将信将疑,但是赵父是一定不信的,因为楚一流的狼狈处境都是拜他所赐。

赵俊败在了莫己手中,楚一流爆发出惊天的资质……

这怎么可能!赵父颤抖着手,指着楚一流,恨不得将他当场撕碎。

楚一流脸色微沉,目光扫向赵父,冷冷道:“好大的胆子,区区仆人敢这么跟主子说话?”

恶仆父子二人欺主多年,还敢在众目睽睽之下撒野。

银袍长老的脸色微微一变,他也隐约感觉到不对劲的地方了,这不像是一个仆人对主人说话的语气。

而这时,赵俊吃力地从地上爬起来,怒视着楚一流,他向来看不起的废物主子,居然众目睽睽之下,打了他的脸。赵俊如何能够接受?

“够了!”他大喝一声,怒吼道:“楚一流,既然你说是真的,不妨让我瞧瞧你到底有多强吧。”

说话间,他四道灵力在拳头上凝聚,面目狰狞地一拳轰向楚一流,没有丝毫留情的余地。

莫己低吼一声,一步踏出,再次一拳将赵俊轰飞出去,打趴在地上,如同死狗一般。

“你还不配让我出手。”楚一流淡淡地说道。

“好大的口气啊。”一旁的紫衫弟子郑烽一步踏出,冷冷地看着楚一流,面露森然之色。

他已经拿了赵家父子的礼物,自然要替人办事。

“说,你到底是耍了什么花样?”郑烽怒目圆睁,指着楚一流,厉喝道,一股咄咄逼人的气势散发出来,有几分骇人的模样。一旁白袍弟子纷纷退到一侧了。

台下一阵嘈杂声,众人小声议论起来。

“完了,这小子激怒学宫的紫衫弟子了。”有人轻声说道,同情地看了楚一流一眼。

“对啊,还没入学宫就得罪紫衫弟子,太糊涂了。”有人叹了口气,摇摇头。

要知道,这些紫衫弟子在学宫中都是高人一等的,寻常人讨好他们还来不及呢。

郑烽不分青红皂白,将楚一流一顿训斥,泥菩萨尚有三分火气,何况楚一流。

楚一流淡淡地扫了他一眼,沉声道:“我教训自己奴仆,跟你有什么关系?这事应该你们管不着吧。”

“自家奴仆?”郑烽面色一沉,很少同辈之人敢跟他这么说话,声音陡然变得森然,厉声道:“赵俊已经是我沧海学宫之人,我身为师兄,自然要为他出头!”

“那希望你有出头的本事。”楚一流淡淡地说道。

总有些人自以为是,以为自己很了不起,看不起他人。

“你……”郑烽声音陡然变得凄厉,周身灵力围绕周身盘旋。

“这点小事也劳烦师兄出手,交给我们来吧。”立马有白袍弟子挺身而出,平时他们巴结郑烽都没有机会,现在有个这么好的机会怎么会放弃。

一位白袍弟子一步踏出,目光森然地盯着楚一流。

“跪下给郑师兄道歉,否则,后果自负!”他声音冷厉,目光轻蔑地看向楚一流。

沧海城,他们沧海学宫弟子就是高人一等,同辈根本不放在眼中弄。所以,白袍弟子有这样说话的底气。

天赋好又如何,该低头的时候就得低头。

莫己怒喝一声,几欲要冲出去。

那个白袍弟子面色一沉,他既然敢站出来,就做好了对付莫己的准备了。他以为莫己是楚一流的靠山,打到了莫己,楚一流自然会乖乖服软的。

但是,莫己被拦住了。

被楚一流拦住了。

“这个你不用上,让我来。”楚一流淡淡地说道。

他上前一步,相比之下,他的气势比莫己弱了好几分,如果不是之前爆了一枚灵脉球,可能都有些不起眼。

“哦?”白袍弟子轻笑一声,讥讽道:“我还以为你会吓得躲到那大块头身后去。没想到敢站出来送死。”

他衣袍猎猎,一步踏出,气势十足。

“不愧是沧海学宫弟子啊。”台下有人啧啧称赞道。

赵父羞愤的脸上不经意间露出一抹得意之色,心里冷笑道:小畜生,就算你有绝世天赋,敢跟沧海学宫弟子作对,一样是自寻死路!

众人的目光全都落到场中,几乎没人看好楚一流。

“送死?”楚一流摇摇头,说道:“恐怕你还不配!”

他手中两道灵力盘旋而起,而对面的白袍弟子讥笑一声,手中五道灵力呼啸。

凝气二重天对凝气五重天,哪来的勇气?众人的目光怜悯地看向楚一流。

白袍弟子动了。

“黄阶下品秘籍——碎石拳!”他怒吼一声,五道灵力盘旋在拳头上,散发出幽莹的光芒,极为闪耀。

脸上一抹得意之色流露出来,这一拳足以将楚一流的门牙全都轰下来。

楚一流眉头微微一挑,以不变应万变。等到白袍弟子一拳轰来的时候,他目光灼灼其华,嘴角扬起一抹笑意。

“这就是沧海学宫的水平?有点失望了啊。”他轻叹一声,摇摇头。

白袍弟子脸上的得意之色瞬间变得羞怒。

四周一众沧海学宫弟子闻声,皆是大怒不已,厉声道:“好大的口气,曾师兄(弟)狠狠教训他一顿,让这小子知道厉害。”

砰……

一声闷哼传来,是一拳到肉的声音,听得有些麻牙。

“啊!我的肚子。”那个白袍弟子突然惨叫一声,抱着肚子蹲在地上,蜷缩成一团,豆大的汗水从额头上滚落下来。

而楚一流还保持了出拳的姿态。

显然是碎石拳没有碰到楚一流的衣角,反倒是白袍弟子被楚一流教训了。

“天哪,怎么可能?”有人惊呼一声。

沧海学宫弟子代表着沧海城同辈最强的实力,而现在白袍弟子被楚一流一拳打趴下了。

看来之前楚一流的话并不是危言耸听,他真的做到了。

台下,众人看着楚一流的眼神由之前的不屑和轻蔑,变成了敬畏和迷惑。

赵父二人脸上的冷笑之色也瞬间僵硬住了,楚一流这么轻松地打败了沧海学宫弟子?

郑烽瞳孔微微一缩,刚才楚一流出拳的速度太快了,连他都只看到了一缕残影,心里顿时有几分懊恼,冷色道:“好手段,我倒是小看你了。”

楚一流看了郑烽一眼,说道:“这下郑师兄应该不会干涉我们楚家的私事了吧。”

“私事?”郑烽冷笑一声,目光不善地看着楚一流。他为人极为贪婪而且小气,楚一流众目睽睽之下顶撞他,无疑是触碰了他的逆鳞,如何会轻易放过他!

“今天有我在,我倒要看看你能将赵师弟怎样?”说话间,他瞥了身后的银袍长老一眼,长老并没说话。

郑烽心里清楚,银袍长老是给他师傅面子,他师傅可是金袍掌院!现在,他为赵俊出手,已经不仅仅是因为礼物的问题了,而是他的颜面。

楚一流眉头一皱,心里暗道:这家伙毛病吧,非要干涉我楚家的私事?

“你想要怎么样?”楚一流淡淡地问道。

郑烽冷冷地扫了楚一流一眼,说道:“你不是天赋过人嘛?只要你能接住我三招,我就不过问此事,如果不能你就要跪下来给曾师弟和赵师弟道歉!”

曾师弟就是刚才被楚一流打翻在地的人。

而赵师弟就是赵俊。

让主子给恶仆下跪!那日后楚一流的颜面何存?荣耀世家楚氏也将因此而颜面扫地。

“只有三招?”楚一流声音微微一冷。

“对,就三招!”郑烽冷笑道,以他的实力对付凝气二重天修士,其实一招就够了,他不过是为了保险起见。

楚一流看了他一眼,问道:“你要是输了怎么办?”

输?

四周白袍弟子脸上都露出嗤笑之色,这家伙是疯了吧,郑烽师兄可是掌院弟子,会输给他?

“疯子,不自量力的疯子!”有白袍弟子冷笑道。

“输?”郑烽不屑地扫了楚一流一眼,冷笑道:“就陪你也想挡住我的三招?”

他眼中的不屑之色越来越浓郁,楚一流能够一拳打倒白袍弟子又如何?他同样能够做到,而且更轻松。

“不过,为了让你输得安心,我答应你。这瓶六品聚气丹,就是你的!”郑烽摇了摇手中的玉瓶。

六品聚气丹!

四周白袍弟子眼中都露出炙热光芒,要知道六品聚气丹只有紫衫弟子和白袍弟子中极少数顶尖之人才能够获得,而且价格不菲啊。

楚一流瞥了那瓶聚气丹一眼,点头道:“看在丹药的面子上,我就答应你吧。”

什么?

这家伙还敢应战!

郑烽可是凝气八重天的高阶修士!三招之力,就算是一个白袍弟子都能打废了,何况是楚一流这个还没入门的弟子。

《牧天武神》 第13章 灵符宫前 免费试读

谢然儿。

正是青龙院的那个大小姐。

她此时身边簇拥着十几个白袍、紫衫弟子,对她前呼后拥,态度极为恭敬。

原来今天是灵符宫前,有人比斗刻画符隶的技巧。

“你怎么来了?”谢然儿看到楚一流不禁柳眉一皱,脸上露出不悦之色。她之前打伤了楚一流,还被谢青衣教训了一顿。

“你能来,为什么我不能来?”楚一流感觉这女人莫名其妙,处处针对自己,好看的皮囊都被这刁蛮的性格给破坏了。

“放肆!”谢然儿身后有弟子大声怒斥一声,指着楚一流,厉声道:“区区白袍弟子,敢在然儿姑娘面前放肆!不想活了是不是?”

说话之人,是个紫衫弟子,看着楚一流眼中充满敌意,恨不得立马要冲上来教训他一顿。

谢然儿挥挥手,拦住那人,她居然没有生气,嘴角微微扬起,轻笑道:“好,既然你想看,那你就随便看。反正你也看不懂。”

言语中,流露出对楚一流的轻蔑之意。毕竟符隶一道何其高深,放眼沧海城,除了沧海学宫,还没有人能够炼制符隶的。

他们从楚一流身边走过,那几个紫衫、白袍弟子都恶狠狠地瞪了他一眼。

莫己摸了摸鼻子,脸上露出讪讪之色。

“原来今天十五,灵符宫会有长老出来指点学子刻画符隶的技巧。符隶刻画前三的人能够获得一千点贡献值呢。”有人在边上小声地说道。

刻画符隶?

楚一流脸上露出淡淡地笑意,当即问道:“这位兄弟,自己刻画好的符隶可以带回去吗?”

那人好奇地打量了楚一流一眼,说道:“你是新人吧。当然可以带回去了。”

“多谢。”楚一流脸上露出微笑之意,居然朝着灵符宫前走去了。

“你也要参加刻画符隶的比赛?”那人拉住他,疑惑道。

“你不可以吗?”楚一流反问道。

“可以是可以,但是你不是新人吗?”那人皱了皱眉头,什么都不懂的新人上去比赛,不是丢人现眼吗?

“我随便试试。”楚一流笑道。

莫己跟着他身后,一同走上前去。

参加比赛的人还不少,四周有不少弟子围观,虽然跃跃欲试,但是不是什么人都敢上来的。没有金刚钻,也不敢拦这瓷器活啊。

还有弟子负责分发刻画符隶需要的灵笔、符纸和灵墨。

“哎哎,你是什么人?”那负责弟子看到楚一流要往里面去,立马叫住他。

“我是青龙院弟子,想要来试试。”楚一流摇了摇手中的玉牌。

“青龙院?”那弟子哦了一声,问道:“以前怎么没见过你?”

他一边问着,一边给楚一流准备灵笔灵墨。

“我是新来的。”楚一流说道。

“新人?”那弟子闻声,声音陡然高了八度,递到半空中的灵笔和灵墨又收回去了,嫌弃道:“走开,走开。这里不是你一个新人能够来的!”

不让参赛?

楚一流皱了皱眉头,反问道:“为什么?”

“你懂灵符吗?这些可都是要花钱的。三百点贡献,有没有?”那弟子轻蔑地扫了楚一流一眼。

三百点贡献,对白袍弟子来说可不少了。要知道扫一个月的宗门楼梯才五百贡献点呢。

“早说。”楚一流拿起玉牌在那弟子晃了晃。

五千一百点贡献!

那弟子脸上一变,立马换了副好脸色,将灵笔和灵墨恭敬地递到楚一流身前,说道:“有贡献度就好说。”

果然是见钱眼开啊。

楚一流接过灵笔、灵墨走进比赛场中。

“又是个人傻钱多的臭小子。”身后那弟子轻蔑地说了一声,他以为楚一流是什么世家弟子,否则也不会花这么多贡献度来参赛。

同样参赛的人脸上也露出不屑之色,一个初入门的新人就想来参加灵符的比赛,以为是捡贡献度呢?

谢然儿也在其中,看到楚一流拿出三百贡献度的时候,俏脸露出一抹诧异之色,随即轻笑道:“你白白花了三百贡献度,有什么意义呢?”

“谁说我是白花?”楚一流眉头一挑,不悦道:“不是前三名有一千贡献度吗?三百换一千,不是赚了吗?”

“哈哈。”四周一阵哄笑声。

之前那个想要打楚一流的紫衫弟子,脸上露出浓浓的讥笑之色,叱责道:“黄口小儿,无法无天了。就凭你还想拿到前三?你以为这些师兄弟,都是摆设吗?”

“哈哈,孙师兄所言极是啊。就凭孙师兄一手符隶之术,稳入此次前三啊。”边上有人恭维道。

那孙师兄本名叫孙晃,在炼符之术上可是小有造诣,已经拿了五六次的前三了。

被人恭维,孙晃脸上露出得意之色。

楚一流皱了皱眉头,疑声问道:“你怎么就知道我拿不到前三呢?”

莫己也不服,大声道:“我一流哥厉害着呢,他说能拿到前三就一定能拿到前三。”

“这两人怕不是个傻子吧。”边上有弟子嗤笑道。

谢然儿俏脸上露出淡淡的笑意,别人不知道楚一流两人的来历,她可是清清楚楚,落魄世家楚家人,要不是自己爹爹心善,这小子恐怕已经流落街头了吧。

“好了,楚一流,没想到你是这样好戏大公的人,枉费我爹爹接你入宫了。在一旁好好学习一下吧,算是花三百贡献度买个教训。”谢然儿淡淡地说道,言语中有几分斥责之意。

“原来是青龙掌院带来的人啊。”孙晃脸上露出笑意,但是看谢然儿对楚一流的态度就知道,这小子肯定不受人待见,自然要好好地教训一顿,然后在然儿面前长长脸了。

“咳咳,既然然儿都发话了,孙师兄我也不为难你,在边上好好学着,长点见识也好。”孙晃故意大度地说道。

楚一流扫了他一眼,不禁皱皱眉头,说道:“凭你的符隶之术想要教我,恐怕还差远了。”

“放肆!”孙晃顿时脸色一变,怒斥一声,符隶之术可是他引以为傲的手段啊,居然被一个新人弟子瞧不起了!

谢然儿俏脸也变色了,不悦道:“够了,楚一流。你是不是忘记自己有几斤几两了?”

楚一流皱了皱眉头,这女人怎么就这么看不起他们呢,当即朗声道:“要是我能够夺得前三,怎么办?”

“哈哈。”四周一阵哄笑声,根本没人相信楚一流的话,除了莫己。

“你要是能夺得前三,以后我就不来参赛了。”

“你要是能赢,我吃桌子,哈哈。”

四周嘈杂的笑声,众人对楚一流都是指指点点。莫己涨红了脸,想要替楚一流辩解,但是众口难辨哪。

倒是楚一流老神在在地看着孙晃,丝毫不被身边众人的话所影响。

“好!”孙晃大笑一声,说道:“你要是能够获得前三,你说什么就是什么?”

“那你就把那桶的灵墨全都喝下去吧。”楚一流淡淡地说道,他指着报名弟子那边水桶大的灵墨。

那报名弟子脸色一变,小声道:“这灵墨可是花钱的。”

“放心,让孙师兄买下就好。”楚一流笑道。

孙晃此时脸色变得极为难看,看来楚一流铁了心挑衅他的尊严了,这样的话,他自然也就不必客气了。

“那要是你输了呢?”孙晃脸色阴沉,大喝道。

“输?”楚一流眉头一挑,“怎么会?”

好猖狂的口气啊。

四周众人脸上都露出惊讶之色,没想到一个刚刚入门的白袍弟子敢跟紫衫弟子这么说话?

“你要是输了,就绕着这比赛场学狗爬三圈,还要一边爬一边叫孙师兄真厉害。”孙晃冷笑道。

他根本看不起楚一流这种新人弟子,如果不是谢然儿在一旁,他都懒得跟楚一流打赌。不过,美人在旁,自然要展示展示自己的实力了。

谢然儿皱了皱眉头,寒声道:“楚一流,你胆子太大了。到时候将我们青龙院的名声丢尽,看我爹爹还怎么容你?”

楚一流淡淡地看了她一眼,说道:“放心好了,输了的话,我自己离开。”

他说罢,转身站到自己的桌子前,莫己在一旁帮他磨灵墨。

这时,灵符宫中有长老走出来,银袍玉带,脸上带着温润的笑意,身后还跟几个长老。

“天哪,没想到今天三长老也来了。”有人惊呼一声。

灵符宫等六宫不属于五大院,直属学宫长老会的。而三长老正是炼制符隶的高手啊,据说已经是九品符隶师了。

“哈哈,没想到今天还能看到这么有意思的赌斗啊。真是有趣。”三长老倒是个妙人,显然听到楚一流二人的赌斗了,大笑一声。

“本长老就额外在加个筹码,如果你们谁赢了,贡献度提升到三千,算本长老的。”

三千贡献度,孙晃眼睛一亮,这可不是一笔小数目啊。

他当即笑道:“多谢长老了。”

显然这家伙已经觉得自己胜券在握了。三千贡献度简直就是送给他的啊。他轻蔑地扫了楚一流一眼,露出冷笑之色。

楚一流仿佛没有看到,只是专心地研究自己手中的符纸。

这时,有三长老身后有人开口道:“这个十五的灵符比斗题目是:唤灵符。现在可以开始了。”

一声令下,参加比斗的众人都开始动手了。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