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武侠仙侠 > 正文

主角叫季慕白墨黎的小说[我的狐狸小叔叔]结局免费阅读

编辑:一抹晨曦 2019-03-15 23:19:55

主角叫季慕白墨黎的小说[我的狐狸小叔叔]结局免费阅读

《我的狐狸小叔叔》已上架微信公众号:敏轩文学,关注后回复:我的狐狸小叔叔 即可阅读全文

《我的狐狸小叔叔》小说简介

真的很好看 看了不下十遍 ,无狗血,无虐,就是那种感人,像天心那样哭了一次,全程都是欢笑和另类风格。主角叫季慕白墨黎的小说叫做《我的狐狸小叔叔》,它的作者是温暖创作的仙侠奇缘类型的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1996年6月8日。我爸是人,我妈是狐,我在人界叫季慕白,我妈懒得给我想名字,延续着我姥姥叫白狐,她叫白小狐的“优良”传统,给我起狐界的名字,叫白小小狐,乳名小小。我妈说她生我的时候费了老大劲了,人狐。小说主人公是季慕白墨黎的小说是《我的狐狸小叔叔》,本小说的作者是温暖所编写的仙侠奇缘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我的小叔叔是只狐狸,养了我十几年,就为了把我扑倒……

精彩章节试读:

两人在商场逛着,个个手上拎着大包小包,战绩惊人。

李菁儿见到一家内衣店,激动地硬拉着季慕白进去看看,季慕白已经逛累了,被动着任由李菁儿拽着走。

刚走进去,就有几个销售员热情迎上来,别说别的,看着她们二人手中大包小包的名牌袋子,就知道这是笔大单子,能不热情么?

季慕白找个位置坐下,**着酸痛的小腿,无力地摆摆手,对着销售员说道,“你们去跟着她,我坐一会儿。”

李菁儿倒是精力充足,来来回回地看着,最后拿了两个满意的bra咨询季慕白的意见,“小小,你觉得哪个好?禾原会喜欢哪个呢?”

禾原是李菁儿的男朋友,两人已经交往了三年。

季慕白抬起脑袋一看,手中的手机掉落,销售员连忙殷勤地帮季慕白捡起,季慕白道了一声谢,看着李菁儿,嘴巴越张越大,好半晌才开口说道,“你确定这是bra?”

李菁儿手上拿着的两个bra半斤八两,布料少得可怜,一个只能勉强遮点,一个基本只有几根带子,连快布都没有……

她们是不是走错店了?这不会是什么不干不净的店吧?

例如**店之类的……

季慕白虽然不懂情事,但是七七八八的零碎知识也知道一点,毕竟她的好友,李菁儿可不是一般的污……

“不就布料少了点嘛,这叫情趣懂吗?”李菁儿嫌弃地看了季慕白一眼,开始了孜孜不倦的“清新脱俗”的“授课”。

季慕白听得面红耳赤,偏偏那几个销售员还一个劲地附和李菁儿,季慕白孤立无援,只能垂着脑袋听着李菁儿的长篇大论,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

“要不你也选一个?墨黎不是冻了你的卡吗?你去哄哄他,色~诱比什么都来得管用。”李菁儿突然凑过来,一脸不怀好意。

“……”

李菁儿这话说的真有水平,这些销售员估计把她当成情妇看待了,好丢脸……

“喏,这个保守一点,你去试试。”李菁儿扔给季慕白一件bra,季慕白下意识地接住,打开一看,形状倒是跟普通bra没有差别,只是布料变成了若隐若现的黑色软纱,只有中间那两点绣了蔷薇花遮住,带子细的可以跟头发,季慕白红着脸拎起bra,懵懂地问道,“这个带子不会断吗?”

她是真的很好奇这个问题。

“质量好着呢,再说断了有什么所谓,你还指望它能再用?这种bra本来就是一次性用品。”李菁儿没好气地说道。

“……”

这话听着怎么那么怪呢?

“你还要不要卡?”李菁儿没好气地问道。

“要。”季慕白诚实地回答,目光真挚。

她的工资要用来还债,没有卡她活不下去啊。

“去试。”李菁儿的语气不容置喙,偏偏季慕白宁死不从,双手交叉摆在胸前,义正言辞地说道,“不试。”

“服务员,拿个34C的码,包起来。”李菁儿也没有多跟季慕白废话,直接让销售员拿了季慕白的码包起来。

“……”

季慕白很无奈,脑袋埋得更低了些,却也没有阻止李菁儿的动作,她是真的想解冻卡。

从小到大小叔叔就教她做一个矜持的淑女,虽然她淑女没做到,但矜持倒是做到了,她的脸皮太薄,应付不了李菁儿……

“小小,明天卡一解冻,你就会感谢我了,姐妹我这都是良苦用心啊。”李菁儿拍拍季慕白的肩膀,一副我都是为了你好的正义模样。

她此举自然不是为了帮季慕白解冻卡,季慕白就是没卡,墨黎也不会看着她饿死,再说了还有她在,季慕白有卡没卡都一样。

她和季慕白一同长大,见过墨黎无数次,她十分清楚只要是墨黎想要的没有到不了手的,小小也是一样。既然如此,她不如帮他一把,这样小小能少受些苦。

刷卡结账的时候,季慕白再次被告知卡被冻结,才发现已经过了一个小时,可她现在也不好意思让墨黎再给她解冻一次,万一他问理由……

想到这,季慕白的脸更红了些,正要销售员将bra拿回去,李菁儿拿出卡一次性结清了,还不怀好意地在她耳边说道,“正好可以给他一个惊喜嘛!”

在外疯玩了一天,李菁儿送季慕白回家,一路上还不忘嘱咐季慕白各种挑~逗技巧。

“……”

季慕白突然后悔,如果二十年前,她走路小心点,就不会摔倒。

如果她摔倒的时候不哭,就不会引来李菁儿的注意。

如果她已经引起了李菁儿的注意,她就不该接过李菁儿递过来的大苹果。

如果她接过李菁儿递过来的苹果,就不该笑嘻嘻地傻傻地说“我们当好朋友吧!”

如果她们当了好朋友,就不该念同一家小学,初中,高中,大学……

交友不慎,交友不慎啊……

季慕白红着脸上楼,看了一眼时间,墨黎快要下班回家,季慕白抓起那件bra进浴室洗澡,因为害羞竟全身通红起来。

洗完澡,季慕白在外穿了一件浴袍,坐在楼下客厅沙发等待着,她遣走了所有佣人,埋着脑袋,发丝垂下遮住通红的脸,双手紧握放在膝上,紧张到全身绷紧,像是等待帝王临幸的妃子。

门被推开,沉稳的脚步声踩在实木地板上,一下又一下,有力而又缓慢,让季慕白的心跳猛地掉了几拍,手握得更紧了些。

“小小?”

墨黎站在季慕白的面前俯视着她,只能看见她垂着的脑袋瓜,唤着季慕白的乳名,声音低沉磁性,带着疑惑不解。

墨黎环顾四周,只有他们两人,偌大的别墅显得空旷无比。

“小小?”墨黎又唤了一声,不过两个字,从墨黎口中说出来,如情话般缠绵磨人,季慕白的脸更红了,甚至耳根子也跟着红了起来。

“嗯。”小声到快要埋入空气的声音响起,季慕白的脑袋始终都没有抬起来。

“小小,你怎么了?”墨黎注意到了季慕白通红的耳朵,一把拽起季慕白,才发现她的脸比耳朵更红。

墨黎连忙拿手背去碰季慕白的额头,不出意料地滚烫一片,顿时心跳漏了一拍,抱起季慕白向房间走去,神色焦急紧张。

季慕白自小体质弱,小病小痛不断,一生病要拖个十几天才痊愈,他这么仔细照顾还是让她生病了,该死的!李菁儿那个女人今天带她去哪里了?!他就不该大意,该让保镖跟着的!

季慕白顺从地脑袋埋进墨黎的胸膛前,羞红了脸。

“小小,你等一下,我打电话叫医生。”墨黎明显很紧张,还是耐心地安慰着季慕白。

“小叔叔,我没生病。”季慕白苍白无力地解释道。

“别闹,小小,等一下,等一下就不难受了,乖。”墨黎哄着季慕白,一边按着电话号码。

这个世上,他能记住的号码很多,但用心去记的,只有两个,一是小小的电话号码,二是负责小小健康的医生的电话号码。

“……”季慕白插不进话,只能苍白无力地叫唤着,又说不出一个所以然来,紧紧地拽着床单,不知所措,“小叔叔,我、我……”

“怎么了?很难受?等一下,陈医生,你现在来别墅一趟,小小发高烧了,对,可能要打针,还有……”

见墨黎要叫医生,季慕白急得不知所措,深吸一口气,拽紧床单的手松开,像是下了什么天大的决心似的,褪下浴袍,红着脸一点点地靠近墨黎,双臂如藤蔓般缠住墨黎的脖子,羞红了脸。

墨黎一开始专心和医生打电话,嘱咐着一些注意事项,直到季慕白抱住他脖子才反应过来,目光从一开始的紧张焦急到错愕意外,最后笑出声,目光肆意地在她身上流连,欣赏着眼前女子的好身材,对着电话那头说道,“你不用过来了。”

他想他知道小小为什么“发高烧”了。

墨黎丢开手机,换了个位置,靠着床头好整以暇地坐着,好整以暇,手交叉叠在胸前,双腿交叉叠着,眼底的浓烈欲望不加掩饰。

季慕白是个天生的衣架子,细如发丝的带子松松垮垮地搭在肩上,精致的锁骨暴露在空气中,单薄的软纱包裹住她胸前耸起的柔软,中间的蔷薇花若隐若现,这一套布料单薄的内衣被她穿出了风情万种,却偏偏又带着清纯,很矛盾,却很适合她。

墨黎没有任何动作,嘴角浮起一抹满意地意味深长的笑意,用眼神示意季慕白继续。

季慕白很顺从,想到自己被冻结的卡,红着脸向墨黎的位置一点一滴地挪去,回想李菁儿的话,双手再次缠上他的脖子,闭上双眼,低下脑袋轻咬住他的唇瓣,停留不过五秒,季慕白便睁开双眼看墨黎,只见男子眼底的欲望愈加浓烈,那眼神就像是要把她撕碎了似的,却没有任何动作,故作平静地看着她。

季慕白咬唇,下定决心覆住墨黎的唇,或咬或吻,舌头试探性地伸入,她的动作生疏僵硬,却让墨黎很满意。

不再折磨她,墨黎轻咬住季慕白伸过来的丁香小舌,反客为主,一手禁锢住季慕白的腰际,使两人的身子更加贴近,一手扣住季慕白的后脑勺,深入这个吻,他霸道地闯入季慕白的口中,汲取着她甜蜜的津液,舌尖缠绕着,吮吻着,缠绵着……

墨黎的手在她身上游移着,季慕白渐渐不能控制自己的呼吸轻喘着,他高超的技巧让季慕白身子瘫软在身上任他为所欲为……

一个翻身,两人双双躺在床上,墨黎炙热的吻落在她的脖颈上,她的肩上,她白皙的肌肤渐渐染上一道又一道青紫的印记,隔着一层薄薄的布料,墨黎吻着她的身~体,旖旎的气息渐渐弥漫在炙热的空气中,女子的喘息声和男子满足的轻叹和成优美缠绵的乐章,在凌乱的房中奏响……

不知过了多久,墨黎才不舍地放过她,细碎的吻落在了她的脸上,缠绵得不愿放开她。

“小小,你知不知道你刚刚那个样子吓坏我了,下次不准开这样玩笑。”墨黎将头颅埋进她的脖颈处,吻着她娇嫩的肌肤,闻着她身上好闻的淡香味,声音宠溺没有一分责怪,不难听出声音中的愉悦,警告的意味有似无。

她的这个惊喜,还真是让他又惊又喜,惊得心跳快要骤停,喜得心跳快的突破天际,他的小小总能让他这样不知所措。

季慕白强忍着困意,墨黎提出要解冻银行卡的事,“小叔叔,我……”

“叫我墨黎。”墨黎的语气不容置喙,他实在是厌恶极了“小叔叔”这个三个字。

季慕白很顺从,说道,“墨黎,我……唔……”

季慕白的声音戛然而止,湮没在墨黎细碎的吻中,伴随着男子缠绵磨人的呢喃,“小小,小小,我的小小……”

夜还长,还在缠绵着……

《我的狐狸小叔叔》 楔子 免费试读

1996年6月8日。

我爸是人,我妈是狐,我在人界叫季慕白,我妈懒得给我想名字,延续着我姥姥叫白狐,她叫白小狐的“优良”传统,给我起狐界的名字,叫白小小狐,乳名小小。

我妈说她生我的时候费了老大劲了,人狐混血的我花了三年才化为人形。我爸说狐界的男孩子都花心,不让我跟他们玩,我妈认为我爸这是种族歧视,一气之下带着我回山洞闭关修炼。

今天是我在狐界的第四天,据说今天妈妈的干娘的七姑姥姥的大外侄子的孙女生小宝宝,妈妈要带我去观赏观赏,我很开心,小宝宝长得毛茸茸的,可爱极了。我叫他小弟弟,妈妈说不能这么叫,因为狐界是按化为人形的先后分辈分的,因为只有功力强大的人才能变成人形。而妈妈的祖祖祖祖祖奶奶因为资质不佳花了一千年化为人形,落了人家一辈,所以妈妈仔细推算了一下,小宝宝就变成了我的小叔叔。

1996年9月18日。

今天是小宝宝一百天,小宝宝化为人形了,变成了一个小婴儿,妈妈说小宝宝资质极佳,纯狐少则都要百年才化为人形的,就连我这种有人族血统这种先天优势的人也花了三年,妈妈说小宝宝比我聪明,这让我很生气,我开始不喜欢小宝宝了。

1997年1月1日。

今天是人界的元旦,爸爸算好日子跟妈妈道歉,妈妈心情好就原谅爸爸了,小宝宝长大了,变成了人界小孩子十岁的样子,按人的年龄来算,我今年七岁了,小叔叔说要去人界玩,我不答应,因为小叔叔喜欢欺负我。但是妈妈作为狐界里唯一在人界生活的狐狸,义不容辞地“领养”了小叔叔。

1997年1月10日。

爸爸妈妈说要出去旅行,把我丢给了他们认为“成熟稳重”的小叔叔照顾,小叔叔喜欢欺负我,我想和爸爸妈妈一起去玩,被妈妈严词拒绝了。

2012年4月9日。

今天是我的生日,我今年22岁了,正在读大二。按照往年惯例,爸爸妈妈只是和我视频聊天,是的,他们出去旅行了十五年,而我跟着“成熟稳重”的小叔叔生活了15年,受尽煎熬。现在是晚上十点钟,小叔叔出去应酬了,希望他不会忘记我的生日礼物。

2012年4月10日。

小叔叔早上才回来,没有带我的礼物。作为交换,小叔叔答应让我一个人要去环游世界,我很开心。

2015年3月25日

我终于回家了!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